你是不是欠g了在线阅读_女人磨豆腐啥意思

2021-09-24 14:03 · 新商盟

依旧如昨夜那般安全,依旧如昨夜那般舒心,她发现自己真的舍不得杜老三这个中年男人。

在情感的交融中,杜老三趁热打铁,捧住了余薇梨花带雨娇滴滴的面庞,然后吻上了她的朱红小嘴。

余薇没有拒绝,她唯一做出的举动就是闭合双眼,仿佛任君采撷的娇艳之花。

这种感觉所带动的热烈情绪,更是她以前从未体会过的。

余薇的呼吸愈发急促,一双白皙的小手更是不停在杜老三的后背上来回动作,她需要这具强健的身体,精神世界与现实世界双重空虚的她,极度需要杜老三爱的来临!

杜老三同样也感受到了这些,所以他故意带动节奏,拥抱着余薇从客厅径直吻到了卧室。

当他耳旁传来羞声的嘤咛及急促的喘息时,他知道火候到了。

杜老三很庆幸,庆幸自己今天果决的拒绝了那一万块钱,完美承受住了诱惑。如此,他就可以轻而易举得到余薇,跟她发生不可告人的关系。

望着被放倒在大床上媚眼迷离的余薇,杜老三忍不住了,火急火燎的探向了余薇身上的居家睡裙。

可就在他的手掌触及到秀美长腿,即将触碰到睡裙的边缘时,一只白皙小手拦住了他,并狠狠按住了裙摆,不让他有任何的作为。

杜老三很懵,不明白前一刻还水深火热的余薇,这一刻怎么就彻底凉了下来。

当他顺着余薇的目光望向身后时才发现,墙头上,竟然挂着余薇跟她丈夫的婚纱照。婚纱照里的那个又矮又肥的胖子,满脸的得意笑容。

吗的,大活人让一张死照片给挡住了!!!

杜老三心中大窝火,他明白余薇肯定是因为看到了这张婚纱照,所以才凉的。早知道如此,那会儿直接在客厅里就地解决该有多好,为啥非得要来卧室啊!

随后的事实证明,杜老三猜测的一点也不错。

余薇坐起身来,红着脸望向了墙上的照片,然后她说,“三哥,真的对不起,看到我跟我丈夫的合影,我真的做不到,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真的不能。”

坐在床上的余薇说了好多,表情中斥满了纠结的苦楚。

从她话里杜老三不难听出,她丈夫有钱,也很爱她,只不过因为工作的缘故应酬太多,而且在男女感情方面只懂做不懂爱,关键做也没做利索,所以余薇的精神世界跟现实世界特别的空虚,所以他杜老三才有机会趁虚而入。

了解了这些,杜老三借理由将余薇带出卧室,然后在客厅的沙发上搂着她,谈起了余薇的家庭感情生活,又谈起了他对余薇的感情。

足足谈了一个多小时,这才让照片的影响力消失了大部分。但关于将她推倒然后狠狠爱的这种事情,今天显然是没机会了。

感情这玩意积攒起来不容易,但破坏起来却很轻松,床上感情同样如此。

所以最终杜老三选择了改变战略,今儿可不能白来了,顺带手的他也得让余薇更加习惯自己的存在,并渐渐勾引扩大其心中对于他的强烈渴求。

于是他提出建议,希望让余薇用丝袜嫩足帮他解决一下。

有了昨晚在车上的磨蹭做铺垫,且昨晚已经答应过了,因而余薇也就没有拒绝,羞羞的点头同意了。

当然,最为关键的是她真的很怀念那半个小时的战斗力,要知道那可是用手,手速多快啊……

脱掉鞋子,余薇倚靠着宽敞的沙发,轻轻抬起了那双细嫩的香足,眼神中斥满羞涩与期待。

可杜老三不干了,说好的丝-袜嫩足,你不能打五折对半砍啊!

“薇薇,你在我眼中是圣洁的天使,我不想直接的亵渎你,所以咱们之间能不能加上丝-袜的隔阂。这样既可以替我解决,也可以让我不那么愧疚。”

杜老三明明就是想要丝-袜,但却说的冠冕堂皇。

余薇起初显得有些小娇羞,但抵不住杜老三的缠绵,最终羞羞的点头应下。

下一刻,她起身往储物室走去,去翻衣柜找她的丝-袜。

可刚进门的,她就发现杜老三跟在后面。

“你干嘛呀?”

“我想亲眼看你穿丝-袜,我没见过女人是怎么穿的。”

杜老三的要求,让余薇心里顿时羞到不要不要的,可脑海中幻想起杜老三注视着她穿丝-袜的画面,却又感觉到羞涩之余还有一种另类的刺激。

所以在纠结过后,她不置可否,红着脸取来了丝-袜。

她羞声嗔道:“行了,不要看了,你转过身去。”

杜老三却是适时的发挥了老无赖本色,他不仅不转,还死皮赖脸的说,“我就不,我想欣赏我心中最完美最无暇的女神!”

理直气壮,明明是耍流氓占便宜,他竟说得理直气壮!

可偏偏余薇还拿他没有办法,再三娇嗔无果,只好羞红着脸蛋儿背转过身,将睡裙掀开,随即弯腰轻轻提起丝-袜。

然后,杜老三就看到无比美好的一面。

杜老三很庆幸,庆幸自己今天果决的拒绝了那一万块钱,完美承受住了诱惑。如此,他就可以轻而易举得到余薇,跟她发生不可告人的关系。

望着被放倒在大床上媚眼迷离的余薇,杜老三忍不住了,火急火燎的探向了余薇身上的居家睡裙。

可就在他的手掌触及到秀美长腿,即将触碰到睡裙的边缘时,一只白皙小手拦住了他,并狠狠按住了裙摆,不让他有任何的作为。

杜老三很懵,不明白前一刻还水深火热的余薇,这一刻怎么就彻底凉了下来。

当他顺着余薇的目光望向身后时才发现,墙头上,竟然挂着余薇跟她丈夫的婚纱照。婚纱照里的那个又矮又肥的胖子,满脸的得意笑容。

吗的,大活人让一张死照片给挡住了!!!

杜老三心中大窝火,他明白余薇肯定是因为看到了这张婚纱照,所以才凉的。早知道如此,那会儿直接在客厅里就地解决该有多好,为啥非得要来卧室啊!

随后的事实证明,杜老三猜测的一点也不错。

余薇坐起身来,红着脸望向了墙上的照片,然后她说,“三哥,真的对不起,看到我跟我丈夫的合影,我真的做不到,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真的不能。”

坐在床上的余薇说了好多,表情中斥满了纠结的苦楚。

从她话里杜老三不难听出,她丈夫有钱,也很爱她,只不过因为工作的缘故应酬太多,而且在男女感情方面只懂做不懂爱,关键做也没做利索,所以余薇的精神世界跟现实世界特别的空虚,所以他杜老三才有机会趁虚而入。

了解了这些,杜老三借理由将余薇带出卧室,然后在客厅的沙发上搂着她,谈起了余薇的家庭感情生活,又谈起了他对余薇的感情。

足足谈了一个多小时,这才让照片的影响力消失了大部分。但关于将她推倒然后狠狠爱的这种事情,今天显然是没机会了。

感情这玩意积攒起来不容易,但破坏起来却很轻松,床上感情同样如此。

所以最终杜老三选择了改变战略,今儿可不能白来了,顺带手的他也得让余薇更加习惯自己的存在,并渐渐勾引扩大其心中对于他的强烈渴求。

于是他提出建议,希望让余薇用丝袜嫩足帮他解决一下。

有了昨晚在车上的磨蹭做铺垫,且昨晚已经答应过了,因而余薇也就没有拒绝,羞羞的点头同意了。

当然,最为关键的是她真的很怀念那半个小时的战斗力,要知道那可是用手,手速多快啊……

脱掉鞋子,余薇倚靠着宽敞的沙发,轻轻抬起了那双细嫩的香足,眼神中斥满羞涩与期待。

可杜老三不干了,说好的丝-袜嫩足,你不能打五折对半砍啊!

“薇薇,你在我眼中是圣洁的天使,我不想直接的亵渎你,所以咱们之间能不能加上丝-袜的隔阂。这样既可以替我解决,也可以让我不那么愧疚。”

杜老三明明就是想要丝-袜,但却说的冠冕堂皇。

余薇起初显得有些小娇羞,但抵不住杜老三的缠绵,最终羞羞的点头应下。

下一刻,她起身往储物室走去,去翻衣柜找她的丝-袜。

可刚进门的,她就发现杜老三跟在后面。

“你干嘛呀?”

“我想亲眼看你穿丝-袜,我没见过女人是怎么穿的。”

杜老三的要求,让余薇心里顿时羞到不要不要的,可脑海中幻想起杜老三注视着她穿丝-袜的画面,却又感觉到羞涩之余还有一种另类的刺激。

所以在纠结过后,她不置可否,红着脸取来了丝-袜。

她羞声嗔道:“行了,不要看了,你转过身去。”

杜老三却是适时的发挥了老无赖本色,他不仅不转,还死皮赖脸的说,“我就不,我想欣赏我心中最完美最无暇的女神!”

理直气壮,明明是耍流氓占便宜,他竟说得理直气壮!

可偏偏余薇还拿他没有办法,再三娇嗔无果,只好羞红着脸蛋儿背转过身,将睡裙掀开,随即弯腰轻轻提起丝-袜。

然后,杜老三就看到无比美好的一面。

台上大戏精彩绝伦,台下小戏无比澎湃。

就在台上大戏尾声将至的时候,杜老三跟余薇的缠绵也彻底告终。

余薇大羞,轻轻掐了身后的杜老三一把,羞声嗔道:“你混蛋,谁让你弄在那里的,万一怀孕了怎么办?让你停下你就不,还故意使劲蹭,流氓……”

在余薇的白皙脖颈上深情亲吻过后,杜老三回道:“怎么可能怀孕,薇薇你想多了,隔着丝袜和裤裤呢”

余薇也觉得不太可能,但她还是愈发娇羞。

她甚至都忍不住的想,赶紧把母亲送走,然后她就可以和杜老三在一起完美的放纵自己。

只是这念头冒出的第一时间,她又惦记起了丈夫。

很纠结,明明想要却不能要,就好比饿了一星期的人突然见到一块香喷喷的牛肉,明知上面被人撒了海络因,但在诱惑面前还是忍不住的想要以身试毒。

趁着还有理智残余,余薇深吸口气,赶紧脱离了杜老三的侵袭。

恰好老太太旁边那人接了个电话有急事离开,于是她赶紧坐了过去。

如果再不离杜老三远点,她真怕眼下就会将自己彻底交给杜老三。那,可就是彻底放纵到极致了……

大戏很快散场,老太太心满意足的拉着女儿的手,携手去了卫生间。

杜老三尽职尽责地担负起了司机的职责,告知过后提前离开去车里开空调。

出剧院的时候,通道狭窄,人群有些拥挤。

前方有一对二十来岁的小情侣,也不知道这个年纪为什么会喜欢来听戏,不过看他们亲昵的样子,更像是借住这个幽暗的环境来干点旖旎的事情。即便是散场离开的时候,也没耽误青年去伸手抚弄旁边漂亮女孩浑圆。

杜老三恰好就在他们后面,见到女孩走路一扭一扭的,他委实有些手痒。

于是趁青年搂着漂亮女孩耳鬓厮磨的时候,他把手掌伸入了女孩的短裙内……

二十几米的狭窄通道,由于人多的缘故愣是走了三分钟。

即将来到通道尽头的时候,杜老三这才恋恋不舍的将手拿开。

望着前面女孩别扭的走路姿势,杜老三狠狠嗅了口手掌上的旖旎味道。

那种如同鱼腥之于猫的淡淡腥涩,当真曼妙。

回到车上后,他发动车子打开了空调。

等待余薇那娘俩的过程中,他透过前窗注意到了那对年轻的小情侣。

小情侣就在他车前不远处,此刻正发生着面红耳赤的争执。

漂亮女孩气急败坏的数落着,“你混蛋,臭流氓,当着那么多人对我动手动脚,还把我丝-袜给抠破了,你臭不要脸!”

青年很冤枉,“我没有,我真没有!!!”

漂亮女孩羞恼到哭,“做了不敢认,你这个无耻的混蛋。不是你难道还能是别人?”

青年懵了,低头看了眼漂亮女孩湿漉漉的丝-袜,顿时了然。

下一瞬,他怒火中烧,跳着脚的大骂,“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敢动我的女人!!!”

边拿纸巾擦手,杜老三边嘟哝道:“就是大叔我了,但我偏偏不告诉你,大叔做好事不留名!让你女人在我面前把屁-股扭来扭去,让你们在我面前秀恩爱,活该!”

与此同时,女卫生间内,余薇拿着纸巾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着。

望着纸巾上的痕迹,她当真是羞到不行,同时又暗暗恼火杜老三的可恶。

“什么人啊,都阻止你了,你非得……”

她都不好意思在嗔责了,想想都羞人。不过再回味下那仿佛永恒的火热,真的挺刺激啊,让她寂寞空虚的心湖春波荡漾,难以抑制……

送余薇娘俩回家后,杜老三就被撵走了。

杜老三也知道,这是余薇怕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再做出某些不轨举动。所以他也不介意,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钓鱼也没有下钩就提的,慢慢来呗!

开着自己的普桑行驶在路上,目光寻找着路边的打车人。

正找着呢,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是个女孩的声音,说找他打车。

杜老三挺诧异,这女孩哪来的他手机号呢?不过倒也没多想,以前经常给乘客留电话,没准就是哪位老乘客给介绍的客户呢,所以他就开车过去了。

当他把车驶进一趟胡同后,看到了尽头处有个打扮妖艳的女孩。

那女孩穿着暴露,低胸露脐,小短裤穿在身上就跟套了条男式平角内-裤似的,身材倒是还不错,就是长相实在有些太对不起观众。

倒也无所谓了,没理由人美钱是钱,人丑钱就不是钱了,反正都是赚。

驾车来到女孩身前,杜老三示意她上车,但女孩却请求他帮忙搬行李。

杜老三下车打开了后备箱,然后准备随女孩去搬行李。

可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突然呼啦啦的冲出六个青年,各持明晃晃的砍刀。领头的那个,正是早上街头调戏赵颖的那个,鲁刚!

“兄弟们,就是这个老壁养的,砍他!!!”

尽管被赵颖戏称为史泰龙,但他杜老三终究不是。

而且即便是真的史泰龙,也不见得能在狭窄小胡同里抵得住六个持刀行凶的莽撞青年。

所以杜老三在躲过劈肩的一刀后,撞开那青年转身就跑。

身后鲁刚气焰格外嚣张,追砍的同时破口大骂,“老壁养的,你不是挺牛壁的吗?有本事你别跑,爷爷我今天砍死你!”

不光是鲁刚,还有他的几个小弟,个个凶厉不到不行。

而打电话把杜老三坑来的那个女孩,则跳着脚的拍手叫好,更是宣称‘追上他砍死他’。

杜老三咬紧了牙齿,腮帮子都鼓了起来,他这是被后面那几个小崽子给气的。要是再年轻个十岁八岁的,凭着胸间那股子怒气,他宁死也给弄倒几个。

不过现在已经过了靠火气行事的年纪,十年的牢狱生活已经令他学会了隐忍。当然了,隐忍,可不代表着他只会逃!

在行经一处废弃拆迁房的时候,恰好有人在砸水泥取钢筋,他就顺手抄走了一根六七十公分长、食指肚粗的钢筋。

砸钢筋那人不乐意了,站起身来就要怒骂。

可当他看到有六个青年持刀追来后他当即又蹲回了地上,屁都不敢放一个,只暗暗乞求漫天神佛保佑,那六个青年千万别砍他……

杜老三手持钢筋转进岔路小巷,恰好前方有棵大树他就躲到了后面。

没几秒钟鲁刚等人也追了过来,面对岔路口鲁刚下令分开追,他带着两个人去那边,另外三个人来杜老三这边。

只要这群小崽子分开,杜老三可就不怵了,况且现在手里还有了家伙。

倚靠着大树,耳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动静,杜老三如草丛中的猎豹静静等待。

很快,三个持刀混混追了上来,杜老三放过了前两人,当最后那个混混的身影出现时,他二话不说就拿钢筋抡在混混的持刀胳膊上。

‘砰’的一下子,那混混当时就嗷嗷的尖叫着松了手,那凄厉的尖叫声就跟被猫踩了尾巴似的,抱着胳膊在地上蹦高,足以想象他手臂处的强烈痛楚。

只是他的痛楚没延续多久,脑袋瓜子就被杜老三按着撞在墙上,昏厥倒地。

瞬间解决一人,杜老三提起钢筋迎上了折身而返的两个混混。

不得不说,这些年轻的混混当真是下手没个轻重,抬刀就往脑袋上劈砍。

好几次杜老三都差点被人劈了脑门,险之又险的才堪堪躲过,这才好不容易将两个混混给放倒在地,捂胸抱肚的哀嚎痛吼。

这边刚刚解决完三个人,那边鲁刚三人听到动静又赶了过来。

跑是不可能了,再跑就是民居,杜老三可不想把这些祸害引无辜人家里去。况且面对剩下的鲁刚三人,他也没什么可惧怕的了。

干呗,哪怕挨上两刀,也比被鲁刚那个小崽子追在后面叫骂的强。

于是乎又是鸡飞狗跳的一通乱打,说刀光剑影有些武侠化了,但明晃晃的片刀挥舞在正午的阳光下,当真是泛起银色的刺眼刀光。

以至于在刀光的影响下,杜老三的前胸和肩头各挨了一刀。虽然没伤到骨头,却也被刀割的鲜血淋漓。

手持钢筋一顿乱斗,终于成功放倒了两个混混,只剩鲁刚一人。

这个时候,鲁刚面部表情依旧狰狞,但眼神中却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惧意。

带个五个兄弟来砍人,结果被放翻了五个,就剩下他自己一人,他怎能不怕?

杜老三擦了把肩头溅到脖颈上的血迹,轻轻晃了晃脑袋,表情很是轻松。但在鲁刚眼里,这哪还是个开黑车的中年大叔,分明就是嗜血的凶神恶煞!

他想逃,可是当他看到地上躺着的五个兄弟后,又不能逃。万一现在真的逃了,那他以后就彻底没法在社会上混了。人家帮他找场子,结果他把人家丢地上自己逃了,脊梁杆子得被人生生戳碎。

所以鼓足了勇气后,他再次挥动起了手中明晃晃的大砍刀。

只是砍刀都还没来得及落下,持刀的胳膊就被杜老三先行拿钢筋敲折了。

砍刀‘呛啷’一声坠地,小臂也以近90度的诡异角度耷拉着。

鲁刚彻底吓毛了,他挨过揍挨过砍,但真没见识过自己胳膊被敲折成这样。

他害怕了,面对一步步上前的杜老三,他捂着断臂步步倒退,更是被一块凸起的碎石绊倒在地,然后就跟狗似的单手扒地双脚蹬着想要起身。

可越紧张他就越起不来,越起不来他就越紧张。

最终在杜老三走到近前时他终于爬起来了,爬起来的第一时间他撩开脚丫子就跑,至于他身后地上的五个倒霉兄弟,至于逃走以后怎么在社会上混,他不想了,他现在就想离杜老三这个凶老头远远的,千万别再遇到。

可杜老三显然不会让他如意,于是钢筋重重抡向了鲁刚的后脑勺!

杜老三终究不再是当年那个火气十足的青年,所以在鲁刚紧闭着眼睛吓到嗷嗷吼叫的时候,他手中的钢筋故意偏了几分,砸落在鲁刚的肩头上。

重重落下的钢筋当时就把鲁刚踉跄的身形给砸翻在地,随即又是一通疾风暴雨般的拳打脚踢,直把人打的鼻青脸肿躺在地上直哼哼,这才收手作罢。

没有任何报复性的语言,杜老三啐了口唾沫,转身就走人了。

真要嘲讽鲁刚这几个小家伙的话,杜老三觉得实在太丢份,这跟人不和驴计较是一样的道理。不听话?揍他就足够了,讲个鸡毛的道理!

返回停车处的路上,杜老三这才详细感受到肩膀和胸前的刀口疼痛,火辣辣的,就跟有人拿烧红的铁条在烙烫一样。

“这几个小壁崽子,下手还真狠……”

暗暗腹诽中,杜老三回到了停车的小胡同。

这个时候,那身材不错长相颇丑的年轻女孩正坐在车内翻弄着。

透过车窗看到她在车内的举动,应该是在找什么值钱的东西吧!

虽然是鲁刚的帮凶,虽然是她打电话把自己骗来的,但杜老三还真不好意思对女人动手,尤其是这么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

所以在年轻女孩看到回来的人是他导致满脸惊恐后,杜老三挥挥手,示意她从自己的车内滚出去。

“以后少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鬼混,你混不出个好结果来,顶多当个尿罐!”

虽然话不中听,但好歹也是中年大叔发自肺腑的真诚建议。

年轻女孩也没有说什么,站在旁边低着头,像是认错的孩子。

杜老三没再说什么,走到车旁准备上车走人。

可就在这时,透过车窗贴膜玻璃的反光,他看到女孩手里竟然多出一把匕首,更是朝着自己后腰捅来。这特么的,小女孩下手比鲁刚那群孙子还没个壁数!

杜老三赶紧闪身一旁,即便动作够快胳膊也依旧被划了一道。

火辣辣的疼痛钻进,杜老三也顾不得更多,反身就是一脚揣向了女孩的小腹,当时就把人给踹趴在地上。

年轻女孩也是个疯魔货色,趴在地上的她根本不考虑那么多,抓着匕首就是一顿乱划,以至于杜老三根本闪避不及,小腿肚子又被生生拉了一刀,鲜血淋漓。

本想放过这个女孩,但没成想她竟然这么手黑,杜老三当时就怒了。

瞅准机会一脚踢在了年轻女孩胳膊上,匕首被轻易踢飞,然后第二脚就落在了女孩的胸前,当时就把人家踢的嗷嗷尖叫,双手捂着胸前满脸痛苦。

本来这只是无意中踢到的,但是那痛苦的尖叫声实在像极了女人第一次那个时的痛苦叫声,着实勾人心魂。加上被恩将仇报的怒火,杜老三大受刺激。

来到年轻女孩的身后,强行分开她的双腿,杜老三卯足了力气一通猛踢,令整个小胡同里都斥满了撕心裂肺的痛苦哀嚎声……

驾车离开后,杜老三去了医院。

腿伤特别严重,虽不影响日后走路,但缝疤住院是必不可免的。

躺在医院病床上,杜老三满心的郁闷。这几刀挨的,当真是窝囊。

正郁闷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赵颖打过来的电话。

电话刚刚接起来,赵颖急切的声音就响起来,问他在哪里,有没有受伤。

杜老三很好奇赵颖怎么知道这些,便展开询问。

随即赵颖告诉他说,鲁刚托人找到了她给她传话,说是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井水不犯河水。

狗屎,这分明就是被打怕了,怕引来自己更强烈的报复。

不过既然鲁刚那混混低头认怂了,杜老三自然也就不会再追究。

挂断电话也就十几分钟的工夫,赵颖那靓丽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病房内。

趴在杜老三的身上,赵颖呜呜痛哭,随后在哽噎中道歉,“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也不会被他带人砍伤住院,真的对不起……”

杜老三揉弄着赵颖的脑袋,忍着伤口的痛楚强笑道:“这没什么,只要没有人再伤害你、欺负你就好,我受点伤根本不算什么。再说了,你是大叔的租客嘛,大叔应该保护你的,谁让你长的这么好看,跟个小仙女似的。”

赵颖抬起头来,梨花带泪,长长的睫毛上沾染着泪珠,“谢谢你。”

这泪珠是委屈还是心疼,或许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当她看到杜老三身上被血染红的绷带后,顿时忍不住的又哭了起来,再度趴在了杜老三的身上。

只是这次趴的位置比较尴尬啊,尽管盖着薄薄的毯子,可依旧能够明显感受到她火热的娇息。

而且由于抽泣耸动的缘故,还在那一蹭一蹭的。

这杜老三哪受得了,这么娇滴滴的清纯可人小姑娘,又趴在自己那里。

这种反应感受最直接的人则是赵颖,起初她还琢磨着,啥东西撞我嘴?可当她反应过来趴的位置后,顿时脸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西红柿,几乎滴血。

“竟然、竟然趴在了那上面?真是羞死个人了……”

杜老三终究不再是当年那个火气十足的青年,所以在鲁刚紧闭着眼睛吓到嗷嗷吼叫的时候,他手中的钢筋故意偏了几分,砸落在鲁刚的肩头上。

重重落下的钢筋当时就把鲁刚踉跄的身形给砸翻在地,随即又是一通疾风暴雨般的拳打脚踢,直把人打的鼻青脸肿躺在地上直哼哼,这才收手作罢。

没有任何报复性的语言,杜老三啐了口唾沫,转身就走人了。

真要嘲讽鲁刚这几个小家伙的话,杜老三觉得实在太丢份,这跟人不和驴计较是一样的道理。不听话?揍他就足够了,讲个鸡毛的道理!

返回停车处的路上,杜老三这才详细感受到肩膀和胸前的刀口疼痛,火辣辣的,就跟有人拿烧红的铁条在烙烫一样。

“这几个小壁崽子,下手还真狠……”

暗暗腹诽中,杜老三回到了停车的小胡同。

这个时候,那身材不错长相颇丑的年轻女孩正坐在车内翻弄着。

透过车窗看到她在车内的举动,应该是在找什么值钱的东西吧!

虽然是鲁刚的帮凶,虽然是她打电话把自己骗来的,但杜老三还真不好意思对女人动手,尤其是这么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

所以在年轻女孩看到回来的人是他导致满脸惊恐后,杜老三挥挥手,示意她从自己的车内滚出去。

“以后少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鬼混,你混不出个好结果来,顶多当个尿罐!”

虽然话不中听,但好歹也是中年大叔发自肺腑的真诚建议。

年轻女孩也没有说什么,站在旁边低着头,像是认错的孩子。

杜老三没再说什么,走到车旁准备上车走人。

可就在这时,透过车窗贴膜玻璃的反光,他看到女孩手里竟然多出一把匕首,更是朝着自己后腰捅来。这特么的,小女孩下手比鲁刚那群孙子还没个壁数!

杜老三赶紧闪身一旁,即便动作够快胳膊也依旧被划了一道。

火辣辣的疼痛钻进,杜老三也顾不得更多,反身就是一脚揣向了女孩的小腹,当时就把人给踹趴在地上。

年轻女孩也是个疯魔货色,趴在地上的她根本不考虑那么多,抓着匕首就是一顿乱划,以至于杜老三根本闪避不及,小腿肚子又被生生拉了一刀,鲜血淋漓。

本想放过这个女孩,但没成想她竟然这么手黑,杜老三当时就怒了。

瞅准机会一脚踢在了年轻女孩胳膊上,匕首被轻易踢飞,然后第二脚就落在了女孩的胸前,当时就把人家踢的嗷嗷尖叫,双手捂着胸前满脸痛苦。

本来这只是无意中踢到的,但是那痛苦的尖叫声实在像极了女人第一次那个时的痛苦叫声,着实勾人心魂。加上被恩将仇报的怒火,杜老三大受刺激。

来到年轻女孩的身后,强行分开她的双腿,杜老三卯足了力气一通猛踢,令整个小胡同里都斥满了撕心裂肺的痛苦哀嚎声……

驾车离开后,杜老三去了医院。

腿伤特别严重,虽不影响日后走路,但缝疤住院是必不可免的。

躺在医院病床上,杜老三满心的郁闷。这几刀挨的,当真是窝囊。

正郁闷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赵颖打过来的电话。

电话刚刚接起来,赵颖急切的声音就响起来,问他在哪里,有没有受伤。

杜老三很好奇赵颖怎么知道这些,便展开询问。

随即赵颖告诉他说,鲁刚托人找到了她给她传话,说是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井水不犯河水。

狗屎,这分明就是被打怕了,怕引来自己更强烈的报复。

不过既然鲁刚那混混低头认怂了,杜老三自然也就不会再追究。

挂断电话也就十几分钟的工夫,赵颖那靓丽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病房内。

趴在杜老三的身上,赵颖呜呜痛哭,随后在哽噎中道歉,“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也不会被他带人砍伤住院,真的对不起……”

杜老三揉弄着赵颖的脑袋,忍着伤口的痛楚强笑道:“这没什么,只要没有人再伤害你、欺负你就好,我受点伤根本不算什么。再说了,你是大叔的租客嘛,大叔应该保护你的,谁让你长的这么好看,跟个小仙女似的。”

赵颖抬起头来,梨花带泪,长长的睫毛上沾染着泪珠,“谢谢你。”

这泪珠是委屈还是心疼,或许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当她看到杜老三身上被血染红的绷带后,顿时忍不住的又哭了起来,再度趴在了杜老三的身上。

只是这次趴的位置比较尴尬啊,尽管盖着薄薄的毯子,可依旧能够明显感受到她火热的娇息。

而且由于抽泣耸动的缘故,还在那一蹭一蹭的。

这杜老三哪受得了,这么娇滴滴的清纯可人小姑娘,又趴在自己那里。

这种反应感受最直接的人则是赵颖,起初她还琢磨着,啥东西撞我嘴?可当她反应过来趴的位置后,顿时脸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西红柿,几乎滴血。

“竟然、竟然趴在了那上面?真是羞死个人了……”

相关文章:

农村妇女性饥渴到疯狂,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绝品开光师)

帮男票口图片教程_高凯正将一条腿支在床沿上

聚会打友情炮/把奶头绑起来虐

男朋友喜欢让我抓他那个|舌头再深一点甜甜

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身体/车上被顶屁股用手挡住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