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从小喂精长大*咬雪峰上的红梅

2021-09-25 08:44 · 新商盟

你的弟弟侮辱了我的老婆,你现在就到我家瓜棚来,看看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吧。”

程伟强一听,脑袋嗡的一声,差一点坐到地上,这厮根本就没有报警,而是给杨佳宜打了电话。

这事情,他最怕嫂子知道,那一刻,他真想出去,把陈大彪劈了,可是陈大彪死死拉着门,就是不开。

时间不大,外边响起了杨佳宜那熟悉的声音,“陈大彪,我家强子在哪里?”

“就在瓜棚里面,他侮辱我老婆,被我按到了床上。”陈大彪瞪着杨佳宜,冷笑着说道。

杨佳宜的俏脸,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她咬了咬红唇,还是来到门口,伸手推开了门。

看到程伟强和王小翠赤条条的样子时,杨佳宜的脑袋嗡的一声,身体一晃,差一点趴到地上。

看来陈大彪说的,还真有可能是真的。

她狠狠瞪了一眼还在傻笑的程伟强,愤怒的吼了一句,“还不快穿上衣服,跟我走。”

程伟强傻笑着,把裤衩穿好,跟着杨佳宜走出了瓜棚。

王小翠低着头,蜷缩在那里,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杨佳宜拉着程伟强,刚出了门,就被陈大彪拦住,他盯着杨佳宜,狞狰的说道,“杨佳宜,这个傻子侮辱了我老婆,你就想这样把他带走?你想的也太轻松了吧?”

杨佳宜身体后退了一步,看着陈大彪,警惕的问道,“陈大彪,你想怎么样?”

陈大彪上下打量着杨佳宜,冷笑一声,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可是那条件却让杨佳宜差一点疯了。

“杨佳宜,我不想怎么样,你想把傻子带走,可以,但是你必须陪我睡一觉,这一章,就算掀过去。”陈大彪狞笑着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你无耻。”杨佳宜气得胸脯急剧起伏起来。

“哼,是这个傻子无耻在先,是他先睡了我老婆,所以,你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不然的话,我就直接报警,让这个傻子去蹲大狱。”陈大彪一脸狞狰的说着。

杨佳宜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她看了一眼程伟强,心如刀绞,老公死的时候,自己答应他照顾好强子,现在却要眼睁睁的看着他去蹲大狱。

可是不这样,难道自己就真的答应了陈大彪这个畜生吗?

她做不到啊!

她站在那里,无计可施。

陈大彪看出了杨佳宜的犹豫,他心里暗自欣喜,看来自己今天,可是要尝到梦寐以求的杨佳宜了啊!

他一步一步来到了杨佳宜面前,猛地伸手搂住了她,伸着臭嘴,就朝杨佳宜的俏脸上拱了过去。

可是下一刻,他的后背却传来一阵剧痛。陈大彪惨叫了一声,转过头一看,只见程伟强就像疯了一样,抡着刀又朝他砍了过来。

“你他么的找死。”陈大彪操起旁边的锄头,朝着程伟强就劈了过来。

“强子快进屋。”杨佳宜尖叫一声,猛地推了程伟强一把,把他推进了瓜棚,自己跟着跑进了瓜棚,顺手关上了门,然后用后背死死顶住了门。

陈大彪在外边暴跳如雷,却推不开那门。

“杨佳宜,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就等着这个傻蛋蹲大狱吧。”陈大彪在外边咆哮着。

紧接着,外边传来陈大彪的声音,“喂,派出所吗?我要报警,有人侮辱我老婆,就在桃花坞村南的瓜棚。”

王小翠一听陈大彪真的报了警,她的身子,一下子软到了地上,眼神瞬间呆滞起来。

……

正在他们心里不安的时候,外边响起了吵吵嚷嚷的声音。

那是赶来热闹的村民。

村民听到了陈大彪说傻子强奸了他老婆,并且被抓了现行,于是就悄悄回家去说给其余村民听。

那些村民晚上本来没有什么娱乐项目,一听陈大彪捉奸,大家都精神亢奋了起来。

于是乎有不少人,都赶来看这精彩的大片。

他们站在不远处,指指点点,不停地讨论着剧情。

正在这时,一辆警车疾驰而来,迅速停到了瓜棚附近,从车上下来了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带着两名警察,来到了陈大彪面前。

陈大彪一看,竟然是村子里警校毕业后,在乡派出所当了警察的姚萌,他立刻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看着姚萌喊道,“萌萌,就是程伟强那个傻蛋,侮辱了我老婆!”

姚萌一听,俏脸一下子冷了下来,“陈大彪,程伟强是个傻子,村子里谁不知道,一个傻子会侮辱你老婆?你逗我们开心是不是?这一次我就不计较了,要是下一次你再报假警,你就等着承担法律责任吧。”

姚萌说完,朝两名警察摆了摆手,一起朝警车走去。

“萌萌,你们别走啊,我说的都是真的啊!”陈大彪拉住了姚萌的手,急促的喊道。

姚萌转过身,冷冷的盯着陈大彪。

陈大彪赶紧说道,“萌萌,傻蛋和我老婆,就被我关在这瓜棚里,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我真的没有说瞎话啊!”

陈大彪指了指瓜棚。

姚萌萌想了想,还是来到了瓜棚前面,敲了敲门,“开门。”

杨佳宜把门打开,直接走了出来。

姚萌一看,是杨佳宜,她又朝瓜棚里面看了看,却看到王小翠和程伟强,穿得整整齐齐的站在那里。

她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她转过头,看着陈大彪说道,“陈大彪,你这不是胡扯吗,这房间里,明明是三个人,怎么你说是程伟强强了你老婆呢?难道是一个人看着,程伟强和你老婆那样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陈大彪急促的刚想解释,周围的村民却哄笑了起来。

一个村民喊道,“就是,傻子知道什么,我们喂孩子吃奶,甚至在池塘里洗澡都不避他,也没见他什么反应,你现在却说他睡了你老婆,说梦话吧?”

“要我说啊,别说两个人没有关系,就算是真的有事情,那也是王小翠勾搭傻子。”另一个人补充了一句。

又一个村民喊了一句,“陈大彪,你是打杨佳宜的主意,被王小翠和傻子堵住了,这才倒打一耙吧。”

……

“你们都给我住口。”陈大彪都快哭了。

怎么这民意,都一边倒的偏向了傻蛋呢?明明是程伟强上了自己老婆啊!

他哪里知道,自己在村里偷鸡摸狗的行为,早就让大家都恨透了他,这关键时候,大家谁会帮助他呢?

姚萌看着陈大彪,冷笑起来,“陈大彪,大家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吗?”

“不是,他真的上了我老婆啊!”陈大彪脸色苍白的说道。

“那好吧,陈大彪,我们现在就带王小翠,去做化验,要是她身体里没有程伟强的遗留物,那你不但要承担化验费,并且还要承担诬告他人的罪名,你同意不?”姚萌盯着陈大彪,不客气的问了一句。

“这个……”陈大彪一下子愣住了,说实话,他还真没注意,傻蛋到底进没进去,要是他根本就没进去,这化验结果一出来,那自己不是上赶着朝枪口上撞吗?

看到陈大彪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周围的村民都哄笑了起来。

姚萌盯着面红耳赤陈大彪,严肃的说道,“陈大彪,这事情是讲究证据的,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懂吗?”

陈大彪听了,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赶紧来到了王小翠身边,伸手抓住了王小翠的手,急促的说道,“老婆,你快点告诉萌萌,就是这个傻蛋,想要强奸你,快说。”

只要王小翠咬定了程伟强强奸她,那程伟强就难逃法网。

可是王小翠一句话,却差一点让陈大彪闭过气去。

“其实,程伟强他什么都不懂。”王小翠低着头,羞愧的说道。

“哈哈,傻子不懂,但是你懂是吧,所以你就想把傻子吃了,是这样吧。”村民哄笑了起来。

“马勒戈壁的,你到底是那一头的。”愤怒异常的陈大彪一巴掌扇到了王小翠的脸上。

王小翠的半边脸,一下子肿了起来。

正在这时,程伟强在后面傻叫了一句,“你这个魔鬼,我要消灭你。”程伟强说完,抡起木棍,一下子砸到了陈大彪的脑袋上。

那血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啊……”陈大彪惨叫一声,捂住了脑袋,然后愤怒指着程伟强一眼,对姚萌喊了起来,“萌萌,你也看到了,他竟然敢当着你们的面打我,把我头打出血了,你们快点抓住他。”

姚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嘴里淡淡的说道,“陈大彪,难道你不知道,傻子是不具备承担法律责任的能力的。”

陈大彪看着姚萌,气得都说不出囫囵话了,“姚萌,你,你的意思是,他揍我白揍,我挨了白挨?”

“基本上就是这样。”姚萌认真的点了点头,

周围的村民都哈哈大笑起来。

陈大彪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憋屈,他觉得自己就像是那被窝着脖子的烧鸡,那脖子都快被窝断了。

一肚子恶气没处撒的陈大彪,转身盯着王小翠,咬着牙说道,“王小翠,从今天开始,我们俩,完了,你要是敢再踏进我家一步,我打断你的狗腿。”

他还想踢王小翠,却看到旁边拎着锄头,揍自己也是白揍的程伟强,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他吓得捂着脑袋,在村民的哄笑声中,灰溜溜的转身走了。

王小翠羞愧的转身进了瓜棚,关上了门,再也没有出来。

村民一看,好戏已经散场,都满足的评论着,转身离开。

杨佳宜看着姚萌,心里一阵感激。

今天这事情,要不是姚萌,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看着程伟强,瞪了一眼说道,“强子,还不谢谢萌萌。”

程伟强看了看姚萌,傻笑着来到了姚萌面前,结结巴巴的说着,“警察阿姨,谢谢。”

姚萌身体一阵晃荡,我有那么老嘛。

正在这时,程伟强突然伸手抱住了姚萌,放声大哭起来,“呜呜,那个魔鬼欺负我……”

他一边哭着,一边把脑袋,用力朝姚萌的胸前拱着。

姚萌的大胸,被程伟强拱得急剧变形,那结实的感觉,程伟强只有两个字形容:真爽!

姚萌被顶的有些不自在,她拍了拍程伟强的后背,安慰了一句,“强子,没事,以后谁再无怨无故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替你惩罚坏人。”

程伟强用力点了点头,“谢谢姨姨。”

姚萌一头黑线,心里话你就别姨姨了!

程伟强还想多在姚萌的怀里待一阵,可是却怕时间长了,被姚萌发觉自己已经不傻了,所以他还是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姚萌。

姚萌看了看程伟强,叹了口气,然后转身看着杨佳宜说道,“嫂子,强子的脑袋,不太好使,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别再让他乱跑了,这样容易出事。”

杨佳宜赶紧点头,“萌萌,我记住了。不过还是谢谢你帮我们,要不然强子今天非吃亏不可。”

姚萌叹息了一声,“嫂子,我和伟强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学,他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那一次在学校,有个男人扯我裤,哦,衣服,还是强子打跑了那个坏蛋,他那时候,还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呢,没想到现在他变成了这样。”

姚萌说不下去了,她沉默了一阵,看着杨佳宜说道,“嫂子,我还是那句话,要是真有人欺负强子,你告诉我,在法律允许的范围里,我还是能够帮助到他的。”

程伟强听到了姚萌这句话,心里一亮,很好,有姚萌罩着,这一次,他要让陈大彪这个杂碎,好好倒霉一把。

“啊……”陈大彪惨叫一声,捂住了脑袋,然后愤怒指着程伟强一眼,对姚萌喊了起来,“萌萌,你也看到了,他竟然敢当着你们的面打我,把我头打出血了,你们快点抓住他。”

姚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嘴里淡淡的说道,“陈大彪,难道你不知道,傻子是不具备承担法律责任的能力的。”

陈大彪看着姚萌,气得都说不出囫囵话了,“姚萌,你,你的意思是,他揍我白揍,我挨了白挨?”

“基本上就是这样。”姚萌认真的点了点头,

周围的村民都哈哈大笑起来。

陈大彪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憋屈,他觉得自己就像是那被窝着脖子的烧鸡,那脖子都快被窝断了。

一肚子恶气没处撒的陈大彪,转身盯着王小翠,咬着牙说道,“王小翠,从今天开始,我们俩,完了,你要是敢再踏进我家一步,我打断你的狗腿。”

他还想踢王小翠,却看到旁边拎着锄头,揍自己也是白揍的程伟强,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他吓得捂着脑袋,在村民的哄笑声中,灰溜溜的转身走了。

王小翠羞愧的转身进了瓜棚,关上了门,再也没有出来。

村民一看,好戏已经散场,都满足的评论着,转身离开。

杨佳宜看着姚萌,心里一阵感激。

今天这事情,要不是姚萌,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看着程伟强,瞪了一眼说道,“强子,还不谢谢萌萌。”

程伟强看了看姚萌,傻笑着来到了姚萌面前,结结巴巴的说着,“警察阿姨,谢谢。”

姚萌身体一阵晃荡,我有那么老嘛。

正在这时,程伟强突然伸手抱住了姚萌,放声大哭起来,“呜呜,那个魔鬼欺负我……”

他一边哭着,一边把脑袋,用力朝姚萌的胸前拱着。

姚萌的大胸,被程伟强拱得急剧变形,那结实的感觉,程伟强只有两个字形容:真爽!

姚萌被顶的有些不自在,她拍了拍程伟强的后背,安慰了一句,“强子,没事,以后谁再无怨无故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替你惩罚坏人。”

程伟强用力点了点头,“谢谢姨姨。”

姚萌一头黑线,心里话你就别姨姨了!

程伟强还想多在姚萌的怀里待一阵,可是却怕时间长了,被姚萌发觉自己已经不傻了,所以他还是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姚萌。

姚萌看了看程伟强,叹了口气,然后转身看着杨佳宜说道,“嫂子,强子的脑袋,不太好使,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别再让他乱跑了,这样容易出事。”

杨佳宜赶紧点头,“萌萌,我记住了。不过还是谢谢你帮我们,要不然强子今天非吃亏不可。”

姚萌叹息了一声,“嫂子,我和伟强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学,他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那一次在学校,有个男人扯我裤,哦,衣服,还是强子打跑了那个坏蛋,他那时候,还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呢,没想到现在他变成了这样。”

姚萌说不下去了,她沉默了一阵,看着杨佳宜说道,“嫂子,我还是那句话,要是真有人欺负强子,你告诉我,在法律允许的范围里,我还是能够帮助到他的。”

程伟强听到了姚萌这句话,心里一亮,很好,有姚萌罩着,这一次,他要让陈大彪这个杂碎,好好倒霉一把。

“嫂子,我……”程伟强刚喊了一半,嘴巴就被王小翠那温热的嘴唇堵上,她的舌头,灵蛇一般的伸进了程伟强的嘴里。

程伟强刚想推开王小翠,可是王小翠却顺势抓住了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前。

喝多了酒,再加上那致命柔软的刺激,程伟强的身体里,腾地一下,就窜起了熊熊大火。

他那推着王小翠的手,慢慢的改变了方位,最后两只手,都按到了王小翠的胸口。

王小翠闷哼一声,抬起腿,骑在了程伟强的腿上,上身一压,直接把程伟强压到了地上,贪婪的吸吮着,缠绕着。

在酒精的作用下,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爆炸了,她把手抓住了程伟强,放到了自己那里,用力就坐了下去。

王小翠一声闷哼,迅速抬起了身子。

“强子,你把嫂子都弄死了。”王小翠尖叫了一声,一脸痛楚。

过了好久,她才有些适应,然后扶着程伟强,一点一点的。

当程伟强被一团温热包裹的时候,他差一点就到了。

从那里传出来一阵蚀骨的舒爽,并且迅速弥漫了全身。

他的双手搂住了王小翠的纤腰,不停地前后晃动,晃动。

……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王小翠,已经晕死了过去几次,程伟强才到了。

王小翠躺在程伟强的怀里,微微娇喘,她的脸上,满是幸福的泪水。

和陈大彪结婚已经一年了,可是今天,她才真的做了一回女人。

真正的女人。

那种进了天堂的感觉。

她伏在程伟强的胸膛上,一脸幸福的说道,“强子,我决定了,以后我要和你在一起,我也不会计较你的傻,我会替你嫂子好好照顾你的,照顾你一辈子。”

程伟强一听,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他看着王小翠,摇了摇头,“翠嫂子,我们不可能的,在我心里,只有我嫂子杨佳宜。”

听了程伟强的话,王小翠一下子愣住了,这话,可能是一个傻子说的吗?

她抬起头,惊讶的看着程伟强。却发现程伟强的眼睛,清澈无比。

那根本不可能是一个傻子的眼神。

她看着程伟强,试探着问了一句,“强子,你是不是已经不傻了?”

程伟强犹豫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是的,翠嫂子,我已经醒了。”

王小翠一下子捂住了嘴巴。

程伟强看着王小翠,真诚的说道,“翠嫂子,我感谢你把身子给了我,但是,我们以后不可能走到一起的,我的心里,只有我嫂子一个人,我以后,是一定要和她结婚的。”

“不是,你和你嫂子结婚,你考虑过村子里的人会怎么看你们吗?小叔子和嫂子,大家的唾沫星子,都会把你们淹死的。”王小翠急促的喊道。

程伟强摇了摇头,“翠嫂子,你来我们村子时间短,你不知道,我和我哥程伟峰,根本就不是亲兄弟。所以,我是外人,我照顾我嫂子,也就名正言顺了。”

“你和你哥不是亲兄弟?”王小翠的嘴巴张的,几乎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

程伟强点了点头,“是的,我是被程伟峰的爸爸捡回来的。我和他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

这些年,嫂子不离不弃的照顾我,她早就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里,所以,我以后一定要娶她,好好照顾她,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

“那,我呢!”王小翠看着程伟强,眼圈一红,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

虽然两个人只有一次,但是那一次,却已经拴住了王小翠的心。

让她体味到做女人的滋味。

她的心里,已经彻底沦陷了。

听了王小翠的话,程伟强的心里,也有些难受,自己毕竟和王小翠,已经有了那层关系,虽然自己不能和她在一起,但是也不能就像是卫生纸一样,使用完了,直接扔进纸篓不是。

想到这里,程伟强伸手抓住了王小翠的肩膀,真诚的说道,“翠嫂子,你放心,我要了你,我会对你负责的,以后我会把你像姐姐一样看待的。”

王小翠一听,眼睛红了起来,“不,我不要做你的姐姐,我宁愿做你的情人,就算是不见光的情人也行。”

程伟强扶着王小翠的肩膀,真诚的说道,“翠嫂子,我怎么能那么做,再说了,那样对你不公平啊。”

“我不在乎,我以后就要做你的情人,就要。”王小翠固执的喊道。

程伟强觉得一阵头大,这可怎么劝王小翠呢?

他想了想,这件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现在还是冷处理为好。

所以他看着王小翠,转移了话题,“翠嫂子,这件事情,我们以后再谈,现在有个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我做。”

王小翠擦了擦眼睛,哽咽着点了点头,“强子,你说,我做。”

“翠嫂子,你被陈大彪赶了出来,以后没有钱,肯定难以生活,我嫂子现在为了家里的房子,也是愁的不行。

所以,我们现在都很缺钱,我们现在最关键的事情,就是赚钱。”

听了程伟强的话,王小翠的眼睛亮了起来,“强子,你的意思是,你有赚钱的门路?”

程伟强点了点头,“翠嫂子,我告诉你,我们这里的桃子,大家都使用化肥,所以口感很不好,到了市场上,也不受欢迎,甚至就没有人购买,好多家的桃子,都烂到了地里。

我现在有个想法,可以大幅度改善桃子的品质,就是使用农家肥,这农家肥,还属鸭粪最好,那对桃子的品质改善最有作用。

我准备买五百只鸭苗,放到我家地头的池塘里,这样,鸭子产出的鸭粪,可以改善桃子品质,同时鸭子长大了,也是一份收入。

还有,在鸭子生长期间,我们可以用那些剔除的桃子,喂鸭子,这样饲料也可以省掉。

当然,如果仅仅一个品种的桃子,那很短时间就会没有,鸭子就没有了食物,所以,我准备把附近的桃园,多收购一些过来,分别种上不同品种的桃子,这样,就拉长了成熟时间,鸭子就会有充足的食物了。这就是立体农业。”

听着程伟强的话,王小翠彻底愣了,她看着程伟强,吃惊的说道,“强子,这些东西,你是怎么知道的?”

程伟强笑了笑说道,“这个,是我没事上网查的。”

程伟强说着,脑子里出现了他醒来的情形。

他隐约记得,自己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上,然后他好像看到了一道白光一闪,进入了他的脑袋里,后来他的脑海里,就多了许多东西。

不过那里面的东西,大部分都处在混沌状态,倒是这农业知识,十分清晰。

所以当他看到整个桃花坞那数百亩的桃园时,他的脑海里,就出现了改善品质的方法。

不过这东西太过匪夷所思,所以,他也不想和王小翠解释过多。

“强子,你你知道的真多,你真是太棒了。”王小翠激动地搂住了程伟强,朝怀里一搂。

她本来就坐在程伟强的腿上,这用力一搂,自己的身体直接就顺着程伟强的腿滑了过去。

这一下可好,当王小翠滑过去的时候,程伟强咕叽一声,直接就陷了进去。

相关文章:

再嫁蜜宠:我家上司很高冷【陈悠,易北寒】小说完结版阅读

和同事双飞真实经历——舌尖探进滑溜的

男朋友说回来收拾我.男朋友只有14cm好小啊

按摩师傅按到下面是故意的吗|绳结粗糙肉珠h

纳斯卡线条到底有多复杂 是如何制作的呢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