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腿张开从后边进:大学澡堂有的男生好大

2021-09-25 21:43 · 新商盟

浮现出了那么一丝丝的笑意,我盯着梅姐看着,心里也是挺舒服的。

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丢掉那些肮脏的想法,就这么平平静静地给梅姐按一按,也还挺好的啊。

我继续按着,又按了一会儿,但是,按摩这玩意儿,终究是不能在一个地方长按的,髀关和不容虽然会让人觉得有种很爽快的感觉,但其实也并不是一种肮脏的穴位,相反,这个穴位,不仅能让你感觉到爽快,更重要的是,还能活跃上下二体,对上,可以防止乳腺增生,乳腺癌的发生,对下,可以防止宫颈癌,宫颈糜烂等一些个病症的发生。

所以,我还是决定要按按这两个地方。

“梅姐,我要按髀关穴了,可以么?”

梅姐本来已经很正常的脸庞,在听到我要按髀关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楞了一下,盯着我看着,有种很不自然的感觉。

很明显,梅姐也清楚,髀关穴,就是之前那个让她湿了床单的穴位。

我盯着梅姐看着,以为梅姐会不同意,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梅姐羞红着脸,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可以的,小阳,你按吧。”

看着梅姐的模样,我最终也还是轻轻点了点头,说道:“那行,梅姐,我按了。”

说着话,我就将手指下移,来到了髀关穴上。

或许是梅姐太敏感的缘故吧,我只是轻轻按了一下,梅姐就嘤咛一声,整个人的脸上,一脸的潮红,看上去已经有了感觉的模样。

对于我来说,这自然也是一件很爽快的感觉了,我暗暗咽了一口唾沫,稍微加重了一些力气,按着髀关穴的穴位。

梅姐整个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一副很是销魂的模样,只是看着梅姐这一副销魂的模样,我就知道,此刻的梅姐,是真的很享受。

我继续按着,没多久,便发现梅姐的裤子已经湿了。

不过,我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毕竟,在梅姐的眼中,我可还是那个眼睛看不见的瞎子。

梅姐的嘤咛声越来越浪,我开始向上移动,来到了不容穴上。

替梅姐按了几下之后,梅姐整个人都是兴奋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我,也是再也忍不住了,我慢慢的身子前倾,凑到了梅姐身旁。

“梅姐……”我低声喊了一句。

我以为,梅姐应该会像之前一样跟我完成之前没有完成的那个事儿。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准备要做些什么的时候,梅姐却是突然推开了我。

“小阳,别这样,这样不好。”梅姐看着我,一脸慌乱的样子。

我一屁股坐倒在了床上,心里却是有些疑惑,我盯着梅姐看着,有些不明白,说道:“梅姐,这……你怎么了?”

梅姐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小阳,对不起,梅姐不能接受这些。”

之前的时候,其实还是有那么一层窗户纸在,感觉说这种话题,还有些顾忌,但是,现在梅姐这么一说,我就感觉没什么顾忌了,盯着梅姐看着,我说道:“梅姐,我知道爸爸对不起你,欺负了你,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跟爸爸不同,我对梅姐,是真心的,我是真心的喜欢梅姐。”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整个人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就这么盯着梅姐看着,梅姐竟然是有一种想要哭出来的感觉了。

她伸手捂在自己的嘴巴上,微微摇着头,说道:“小阳,你不知道,其实,其实梅姐真的配不上你,别这样了,出去吧。”

说着话,梅姐转过了身子,背对着了我。

我不知道梅姐的心里到底有什么苦楚,也不知道现在的梅姐,心里到底是在想着些什么,我只知道,这是一个机会,我必须要将自己心里所有的话都说出来。

就这样盯着梅姐的背影看着,我也是长吸了一口气,随后才说道:“梅姐,自从我妈离开之后,你就一直都在照顾着我,这么多年来,我记得你身上的味道,也记得你帮过我的每一件事情,在我的心里,其实你早就已经是我最亲最近的人了,我不想你受伤,也不想你难过,我想要保护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够保护你的,梅姐。”

我很认真的说着,感觉自己已经将所有的情绪都是逼了出来。

就这样盯着梅姐看着,我在等待着梅姐的答案,一直都背对着我的梅姐,突然之间就啜泣了起来,她微微转头,看向了我,脸上已经满是泪痕。

“小阳,真的,这是梅姐听过的最好的情话。”梅姐含着热泪,就那样看着我。

说真的,直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梅姐的心情今天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的这么差了,但是,在我想来,不论梅姐的心情是多么的差,对于梅姐来说,有些东西,也依旧还是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内心深处的。

我相信,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陪伴,这样的一个告白,一定是有用的,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梅姐竟然还是拒绝了我。

“小阳,我知道你很好,你也一定会保护梅姐的,但是,梅姐真的配不上你,你还小,会有更好的青春在等着你,就不要在梅姐身上浪费时间了。”

说着话,梅姐伸手搂住了我,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随后对我说道:“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要继续上班呢。”

我被梅姐拒绝了,而且是很直白的拒绝,一时间,竟然也是有些心情低落了。

从梅姐的房间里面出来,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面,我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感觉整个人都与这个世界隔绝了一样,我开始不断的问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呢?

我有些不清楚,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是,这个时候,我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整个人的心里,都是空虚的。

我在想,梅姐是不是因为我眼睛的问题才拒绝我的呢?

可是,很快,我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梅姐嫌弃我眼睛瞎的话,她根本就不会照顾我,又怎么可能会是这个原因呢?

而且,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那也太好解决了,毕竟,我现在已经能够看见了,只要告诉梅姐,不就行了么。

可是,事实不是这个样子的,在这个时候,我所能够做的,就只能是平静了。

睡了一觉,第二天中午吃过饭,我来到了会所里。

白桦看到我就很兴奋,立马抓住了我的手,说道:“一晚上没见,想姐姐了没?”

我点了点头,说道:“想了。”

其实心里真的没怎么想,一直都在想着梅姐的事儿。

白桦听我这么说,也是很开心,立马就带着我来到了楼上的一个房间里面。

她将房间门关好,随后就躺在了床上,说道:“过来,帮姐姐再按一下。”

我看着白桦,其实明白白桦想要的是什么,便是鼓起勇气说道“桦姐姐,你一直都说要教我按摩的,还没怎么教过我呢,要不今天我躺着,你帮我按一按?我学学你的手法?”

白桦明显是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表现的很是积极的样子,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我,伸手在我的鼻子上勾了一下,说道:“你个臭小子,心里想的可真美。”

说着话,她就搂住了我的腰身,直接将我给放倒在了床上,两只手轻轻搓了两下,随后就放在了我的腰身上。

“华姐要按的话,那就得来点直接的,先把这个脱了,华姐再帮你好好按一按。”

说着话,华姐往下一扯,便是将我的外裤给扯了下去。

她笑着,伸手在我那里轻轻按了两下,说道:“要不先从这个开始?是用手呢,还是用脚啊?或者是……”

她狞笑着,用舌头轻轻舔了舔嘴唇,露出一脸魅惑的样子。

这个时候的我,感觉整个人都是要飘起来了,那种欲罢不能的感觉,让我全身都是火热了起来。

“姐……姐姐你看着来,我相信姐姐。”

暗暗咽了一口唾沫,我盯着白桦那涂着唇膏的嘴唇,有些期待了起来。

白桦轻轻一笑,眼神间透露着一种撩人的性感。

她微微撇嘴,说道:“你个小坏蛋,感觉你都要坏透了。”

说着话,白桦往前凑了凑,凑到了我的身边,轻轻地靠了过来。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的全身都有一种让人觉得难以忍受的燥热,我暗暗咽了口唾沫,就这么盯着白桦看着,白桦也是慢慢的往下,越来越靠近我那个敏感的地方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白桦噗嗤笑了一声,说道:“小坏蛋,你不是要让姐姐给你按摩么,怎么一上来就引导姐姐往这种地方去啊,姐姐还是先给你教一教,然后再让你好好玩玩,如何?”

白桦说的一本正经的,我也不好在这个时候多说些什么,便是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可以,姐姐觉得怎样好,就怎样来。”

白桦又笑了起来,伸手在我的额头上指了一下,说道:“你个坏小子,可真是坏透了。”

说着话,白桦伸手就在我的身上按了起来,她从上而下,慢慢的按着,男人身上敏感的穴位跟女人身上的是不同的,但白桦的手法却依然是美的妙不可言,只是轻轻按了几下,我就感觉自己全身都是舒畅了起来。

她微微笑着,说道:“怎么样,感觉姐姐的手法还可以吧?”

“姐姐的手法绝世无双,真的是太妙了。”

此刻的我,已经完全享受在了其中,这种感觉,在这个时候,让我有一种很风流的感觉。

白桦轻轻笑着,说道:“知道就好,姐姐可是练过的,是练家子。”

说着话,白桦就那么继续按了起来。

我继续享受着,这种感觉,让我在这个时候特别的享受,也不知道是过去了有多久的时间之后,白桦轻轻凑了过来,在我的耳旁低声说道:“感觉怎么样了?要不要姐姐给你进一步地按按?”

进一步的按按是什么,我自然是清楚了,当即就兴奋了起来,微微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谢谢姐姐了。”

白桦微微笑着,随即伸手就继续往下了。

这简直就是一种神仙般的感受,随着白桦的手每一次轻轻一动,我都是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只是不长的时间,我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已经陷入到了这种感觉当中,无法自拔了,说起来,这种感觉,那真的是相当的美妙的。

也不知道是过去了有多久的时间之后,白桦又舔了舔嘴唇,说道:“还想继续么?”

看着白桦那涂着唇膏的嘴唇,我再次陷入到了那种让人有些疯狂的感觉当中。

其实我一直期待的就是这个,刚刚白桦给我按了好久,那一双细嫩的手几乎拂过了我的全身,但即便是这样,也不如白桦的那一张双唇让人觉得刺激。

我暗暗咽了一口唾沫,就这么盯着白桦看着,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姐姐,这次,是来真的么?”

因为之前有过一次的激动,最终却变成了普通的按摩,这个时候的我,心里也还是有些打鼓的。

白桦微微一笑,伸手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下,说道:“你个小崽子,竟然敢怀疑姐姐么?”

我赶紧摇头,说道:“不敢不敢,只是,姐姐,你真的……”

白桦点点头:“这是按摩的基本程序好吧?不过,这种程序,姐姐一般是不会给别人走的,只是看你挺可爱的,所以姐姐今天就给你走走。”

说着话,白桦的嘴唇,就那么凑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我,感觉全身一个激灵,有一种特别爽快的感觉。

处男这么久了,其实,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最大的期待了。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即将要享受到人间最快乐的事情的时候,房间门竟然开了。

一个男的站在了房间门口,对着白桦就呵斥了起来。

“你干什么,给我死出来!”

那男人语气特别的坚决,白桦回头看了一眼,随后,整个人就傻了,立马就说道:“果……果哥?你怎么来了?”

“我要是再不来,你不是就要翻天了么?”

果哥的语气也是相当的坚决,当场就冲着白桦吼了起来。

白桦看了一眼我,又怯生生地看向果哥,随后就从床上下去,往果哥那边去了。

果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随后抓着白桦的手,就往楼上去了。

我感觉就像是从天堂又一下子跌落到了地狱里面,就这么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一样,这是一种让我觉得异常难受的感觉。

躺了也不知道是多久的时间,房间门被敲响了。

我赶紧拉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随后,我就看到一个长的很是漂亮,穿着黑色镂空装的年轻小妹走了进来。

我假装自己看不见,对着那年轻小妹的方向说道:“是华姐么?”

那年轻小妹嘿嘿一笑,随后就走了过来,说道:“你猜呢?”

她的声音跟华姐的声音完全没有比拟度,所以我只好是警惕地往后躺了躺,说道:“你是谁啊,找我干什么?”

那女的随后就说道:“我叫青柠,以后你在这边的活儿,就是我给你安排了。”

“那……华姐呢?”我说道。

青柠微微一摇头,说道:“华姐早就被果哥包养了,果哥今天看到华姐那样,所以,以后也坚决不会让华姐来这里了,所以,就只能是我了。”

我楞了一下,随后说道:“这个会所不是华姐的么?”

青柠呵呵一笑,说道:“这么大一个会所,华姐要是能开的起来,那就真的太厉害了。”

她看着我,脸上突然之间就露出了坏笑,盯着我看着,说道:“听说你跟华姐在里面做坏事儿,到底在做什么坏事儿啊?”

说着话,青柠伸手一下子就掀开了被子。

这一个瞬间,我感觉自己整个人的脸都是有些红了。

青柠一愣,随即赶紧将眼睛给捂了起来:“你们这是干嘛啊,怎么都脱成这样了,你……你赶紧穿上,太丢人了。”

青柠立刻就背过了身子,那样子看上去,就好像真的是未经人事一样。

我楞了楞,拿过衣裤来穿上,对背对着我的青柠说道:“你是不是还没做过坏事呢?”

青柠点了点头:“是啊,我可还是个小姑娘呢。”

我嘿嘿笑了一声,正准备继续穿呢,青柠突然就转过了身子来,看向了我,厉声呵斥道:“你不是看不见么,那你怎么知道我背过身子去了?你一定是骗人的对不对?”

说着话,青柠立刻就从旁边拿了一根银针,对着我的眼球刺了过来。

这一刻,我慌了,我是真的怕青柠用银针刺到我的眼睛,可是,如果我要是避开的话,那我眼睛能看见的事情,就要完全的暴露出来了。

我的大脑在继续的运转着,到底是要躲开还是不躲开,这个时候的我,内心之中也是惶恐不安。

眼看着银针已经越来越接近我的眼睛,这个时候,我终于是鼓起了勇气,决定不予理会,因为,我相信,青柠是绝对不敢来刺我的眼球的。

她可以吓唬我,但是,在这个时候,她若是真的这么做了,那就真的是要犯罪了,这可就是故意伤害了。

我淡定地看着那根针越来越接近我的眼球,最后,我还是微微笑了笑,说道:“青柠姐姐,你在做什么?”

青柠赶紧将银针收了起来,说道:“没什么,就是想看看你是真瞎还是假瞎,现在看来,你倒是真的瞎了。”

听到青柠这么说,我也是微微笑了笑,说道:“我只是眼睛瞎,但是我的心不瞎啊,青柠姐姐以后还是不要说我瞎了,我不喜欢别人说我瞎。”

青柠立马就说道:“对不起啊,说到你的痛处了,以后姐姐一定注意。”

“嗯。”我轻轻点了点头,想到以前自己真瞎的那些日子,突然也是觉得有些伤感。

青柠以为我心里不舒服了,立马就说道:“你别难过啊,姐姐也只是随便说说的。”

她赶紧伸手抓住了我的手,突然又惊喜地看向了我,说道:“哎,你这手不错啊,挺嫩的,要不给姐姐按一按?”

我一听,也是乐了,立马就说道:“只要姐姐不嫌弃,那我就给姐姐按一按。”

“姐姐怎么可能会嫌弃呢,那你赶紧给姐姐按一按吧。”

说着话,青柠就趴在了床上,看向了我。

她虽然有些时候说话挺大方的,但其实看上去还是挺谨慎的一个姑娘,她躺在床上,双手放在胸前,看上去都是有些拘谨,很显然,她是知道这所谓的按摩里面的门道的。

“姐姐要是准备好的话,那我可就要开始了啊?”

我将手伸了过去,在周围胡乱的摸了摸,随后就放在了青柠的腹部。

青柠看向了我,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啥,你就正常按,可不要乱按啊。”

我点了点头,自然是明白青柠的意思,很明显的,青柠是怕我按她身上某些个比较敏感的地方,那些个地方对于很多人来说,按上去,都是不会舒服的。

想到这里,我也是稍微放轻松了一点,便是说道:“放心吧,姐姐,我不会乱按的。”

所谓的不会乱按,当然就是不会随意触碰那些敏感的地方了,但是,对于髀关穴来说,却并不是在敏感的地方上。

这个穴位距离敏感的部位其实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的,只是因为这个穴位有特殊的功效,所以才导致被按摩的人会有一种很舒爽的感觉。

找到腹部的位置之后,我正准备要下移,青柠突然就抓住了我的手。

“刘阳,你这是要按哪里啊?”

“髀关穴啊,都是从髀关开始的。”我很认真的说道。

青柠楞了楞,随后说道:“我不是说了么,让你不要乱按的啊。”

我心里笑着,嘴上还是说道:“髀关穴可不是乱按啊,她在腹部下三寸,不在什么敏感的部位,也不是敏感的部位,是个很正常的穴位。”

青柠见我这么说,也是轻轻抿了抿嘴唇,随后像是无奈了一样,这才说道:“那行吧,你按吧,不过,一定要记住,可不要乱按啊。”

我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不会乱按的。”

说着话,我的手就往髀关穴移了过去,这个时候的我,是真的想笑了,髀关穴自然不是乱按了,但是,绝对会让你这个漂亮的小妮子感觉非常的爽快的。

说着话,我的手就已经放了上去,轻轻按了两下。

青柠的承受能力明显是很差的,我仅仅是轻轻按了两下,青柠就闷哼了一声,潮红的颜色上了脸庞,整个人的身子都是跟着颤抖了两下。

我故意装作很担心的样子,说道:“青柠姐姐,你是不习惯这个穴位么?要不我换个其他地方按吧?”

青柠脸上满是享受的样子,她摇着头,说道:“不用了,没什么不习惯的,挺好的,你继续按吧。”

说着话,青柠又嘤咛浪叫了一声。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明明是一个羞涩的小樱桃,却是在这个时候表现的像是一个荡妇一样,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你新婚夜面对着自己从未跟别的男人上过床的女人时候那种激动的心情一样,让人觉得有些回味。

当然了,对于这些,我是没有什么经验的。

看着青柠一脸舒服的样子,我继续加重了我的手法,给青柠按着,只是没多久的时间,青柠整个人就都变的妖娆了起来。

她以为我看不到,就伸手自己搓着自己的上面,而且还一脸享受的样子,但是,这些全部都显现在了我的眼皮子底下,可以说,对于青柠的这些个神态,我是尽收眼底了。

而且,很显然的,青柠自己的承受能力是没有多大的,没多久一会儿的时间,她身子颤抖了两下,紧接着,我就发现,青柠下面的床单竟然都湿了一大片。

我决定要调戏一下青柠,就故意用手碰了一下床单,随后很骇然的说道:“青柠姐姐,床单怎么湿了?”

“啊?”青柠很惊讶的样子,立马就坐了起来,“真的湿了么?我看看。”

说着话,青柠就装模作样的看了过来,随后,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原来是这个啊,是刚刚不小心把饮料洒在床单上了吧?没事儿的,你先待着,姐姐去拿一条新的床单过来换上,只要把新的床单给换上,就好了。”

说着话,青柠立马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下地之后,要往外面去了。

只是,青柠刚刚走了两步,脚下就一个趔趄,差点都跌到了。

看那样子,似乎确实是有些用力过猛之后留下的后遗症,青柠整个人都是软了。

我想笑,不过,我自己心里清楚,作为一个盲人,我是看不到这些的,所以,我只能是将自己的笑憋在心里,没有表现出来。

作为我自己来说,这个时候要是将这些个东西给表现出来,那是万万不可以的。

从床上下来,我走过去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几口之后,青柠就拿着一条干净的床单来了。

见我不在床上,她也没有跟我说话,但是,我已经听到了她进来的声音,便是说道:“青柠姐姐,是你么?”

青柠立马就说道:“是我,我来换一下床单。”

“这样啊,要不找个人过来换吧,换床单这种事情,不应该是保洁阿姨该做的事情么?”

“不用了,我自己就能搞定的。”青柠说着话,就已经换了起来。

我站了起来,用导盲杖在地上敲了两下,往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说道:“还是叫保洁阿姨过来收拾一下吧,我过去叫。”

说着话,我就准备要出去了,青柠急了,立马就跑了过来,伸手就拦住了我。

“你别去,我说了,我自己能换的。”

青柠抓着我的手,直接牵着我就来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指了指我的坐位,说道:“你赶紧坐上去吧。”

说着话,青柠就将我给按在了沙发上。

随后,她拿着床单,过去之后立马就又换了起来。

就在青柠换好床单之后,我站了起来,说道:“青柠姐姐,还要继续么?我给你继续暗按按吧,行么?”

青柠咬着嘴唇,似乎是有些犹豫,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门开了,一个服务员走了进来,说道:“赶紧准备一下,王总过来了,点名要刘阳过去。”

我一愣,心里突然之间就更加的乐呵了起来,王总不仅出手阔绰,而且还有女王范儿,伺候这样的女人,其实最爽快了。

我搓了搓手,想到很快就要见到王总了,整个人的心里都是乐滋滋的。

相关文章: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从床上做到浴室的小说

你看起来很好吃1v1/腹黑学弟强行掰弯校草学长

男人做的次数越多越久吗~ktv包房公主怎么定房

躺在妇科椅上被调教 那一夜我把她的内衣脱了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_艳情短篇合集_短篇辣文合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