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惩罚手段*看来昨晚的惩罚还不够

2021-09-27 09:47 · 新商盟

你让我上一次就知道我行不行了!”隔着房间门,我也开始肆无忌惮起来,调侃着这个平时根本不敢惹的女人。

蒋依依狠狠地踹了房门一脚,丢下狠话,“有本事你这辈子都不要出来!”

房间门外完全没有了动静,我才敢彻底松气。

靠在房间门上,回想着刚刚蒋依依在床上的一幕幕,我的身体猛地有了反应,狠狠地冲了一发,爽极了。

不过蒋依依刚刚的话倒是不是吓我的,这是她家,我们迟早是要见的,看来躲得过初一,最终还是躲不过十五啊!

算了,还是赶紧洗洗睡吧,明天尽量起早一点,好避开这个母老虎。

清晨的眼光暖洋洋地照在我的脸上,睡得很安稳的我睁开眼睛,瞬间愣住了。

全身上下被绳子捆得严严实实地,蒋依依突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她穿着黑色的吊带睡裙,性感妩媚,坐在我的身体上。

纵使身体被捆得严严实实的,但是还是抵挡不住蒋依依身体上散发出来的诱惑,我的小帐篷突然勃起。

我一脸惊愕地看着坐在自己身体上,散发着清香的蒋依依问到:“你怎么进来的?门明明我已经关好了。”

蒋依依笑着俯下身子,在离我只有几厘米远的地方突然停下,手里的鸡毛掸子在手里挥动着,嘟着嘴巴摇摇头说:“你可能是忘记了,这是我家,又怎么会没有钥匙呢?”

想要起来,但是发现浑身捆着的绳子让我根本动弹不了,只好求饶,“老婆大人,你最好了,我错了,你赶紧把我解开好不好?”

我的话分明让蒋依依不爽,她高高地举起了手里的鸡毛掸子,狠狠地抽在我的身上,“谁让你又胡说?谁是你的老婆,信不信我抽死你?叫女王大人!”

只好妥协,一脸委屈地看着她说:“女王大人,世界上最漂亮的女王殿下,请求你饶恕我,我再也不敢了。”

蒋依依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又突然变得高冷,盯着我厉声说:“昨天你不是很猖狂吗?你继续啊!我看着你表演。”

一边说着,一边又连续狠狠地在我的身上抽了几鞭子。

大清早地睡意全被打没了,我赶紧大喊着求饶,“女王殿下,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蒋依依再次举起的鸡毛掸子悬在了半空中,砰!

瞬间被她扔在地上,蒋依依蒋依依拍了拍手,从我的身上站了起来,起身的那一秒钟,我看到了她黑色性感的内裤,喉咙不自觉地干渴。

“好了,我也要去上班了,你今天就在家里好好躺着吧。”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喂,你回来,你得解开我啊,你走了我怎么办,我还要去上班啊。”我赶紧大喊。

蒋依依转身看着我说:“解开你,可以啊,不过你下次要是再敢耍花样,小心我阉了你!”

她走过来,俯下身慢慢地一道一道地解开了我的绳子,快到胸口的位置,我看到了蒋依依睡裙里摇晃着的双峰,白嫩,可人。

丈母娘还是老了,双峰的水分似乎已经不及蒋依依的,没有蒋依依的丰满圆润。

早就勃起很久的我总算是被解开了绳子,像一个抓狂的野兽,一把抓住了蒋依依的胳膊,把她按倒在床上。

突然被我按倒在床上,蒋依依一脸错愕,瞪大眼睛盯着我问到:“熊陵,你要干什么?”

“嘿嘿嘿,刚刚你不是收拾得很爽嘛,现在该轮到我了。”我坏坏地看着蒋依依,伸手就要扯开她的睡裙。

关顾着按住蒋依依的手臂,没想到她居然会用膝盖抄我的裤裆处顶过来。

本来就发胀的帐篷,剧烈的疼痛感席卷而来,我的痛得额头都冒出了冷汗,只好倒在了床上。

蒋依依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凌乱的秀发,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在我的身上踹了一脚,光滑的脚让疼痛中的我有了一丝安慰。

躺在床上缓了很久才有所好转,走出去的时候,看着空荡荡的客厅我才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女人已经去上班了。

吃过早餐,一个人在家躺着实在是太无聊了,拿起桌上的钥匙,出门溜达溜达。

走到十字路口,看见一群人围着,都在指指点点,议论着什么。

我也走了上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何曼,她穿着白色的T恤,浅蓝色的牛仔裤,粉色的双肩包,两只手紧紧地拽着双肩包的肩带。

站在何曼旁边的是一个男孩,也穿着浅色的牛仔和橙色的T恤,看样子应该也只是学生,他抓住了何曼的胳膊不放开。

何曼眉头紧皱,猛地甩开了男孩的手说:“我求你了,不要再跟着我了好吗?”

男孩依旧不依不饶,上前拽住了何曼的书包,何曼生气地背上的书包扔在了地上,站在原地的男孩错愕紧张地看着何曼的身影说:“你再走,我就报警,把你去做小姐的事情告诉警察。”

男孩说完这话以后,突然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何曼转身走上去,一巴掌扇在男孩的脸上,“你混蛋,我说了我们已经分手了,没有关系了,请你不要再来缠着我了好吗?”

男孩摸着自己被打的脸颊,瞬间震怒,看了看周围的人,随即给了何曼一记耳光,打得何曼倒在地上。

男孩指着地上的何曼说:“丫的,你在这里装什么清高,当初和老子在一起的时候,连胸都他妈不让摸,现在去做小姐,每天都被各种人艹,真他妈下贱!”

何曼委屈地摸着自己被打得留下几个红印记的脸,眼泪已经在眼角慢慢地滑落下来。

看到这一幕,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拨开了人群,走上去向地上的何曼伸出了手,关切地问到:“你没事吧?”

坐在地上的何曼抬头看了我一眼,眼泪瞬间止不住了,哭泣着说:“熊陵,是你?”

我把何曼从地上扶了起来,男孩看到非常不悦,走上前来看着我讽刺着说:“哟,这是你的第几个客人啊?这样的货色你都要,真的是........不过好在还懂得英雄救美,不错!”

看着嚣张的男孩,我转身看着他说:“英雄倒是算不上,但是我知道打女人的男人他妈的都不是人!”

我的话刚刚说完,男孩的表情立马变黑,果然是年轻气盛,他直接冲上来一脚踹在我的身上,我直接被踹到在地。

围观的人吓得后退了几步,我刚要站起来,又被他飞来的一脚踹在肚子上。

何曼见状,赶紧走上来伸手挡在我的前面吼到:“肖强,你住手,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肖强根本不理会何曼,一把拎着她的衣领扔到一边,恶狠狠地说:“呸,你这个婊子,这个小子是给了你多少钱?是不是我愿意出这些钱,你什么姿势都会?”

何曼听到这话,被气得不轻,失声痛哭,“肖强,你够了!”

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担心在外面惹事给奶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一直不敢和别人打架,这就导致我在面对这样的场面都是任人宰割的局面。

我慢慢地爬过去,企图抱着肖强的大腿来牵制住他,谁知道他震怒,一脚直接踹在我的脸上。

瞬间一股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散开来,我的鼻子里鲜血顺着流了出来。

但是这个肖强根本没有打算放过我,上前踩在我的脸上,盯着的地上动弹不了的我说:“现在老子再问你,谁是狗熊?”

我拼尽全力想要起来,声音嘶哑地说:“你是狗熊!”

踩在脸上的脚更加用力了,他看了我一眼不屑地说:“自不量力!”

说着又抬起了脚,看着那双即将落在脸上的脚,我的眼前一片黑,似乎已经看到爸妈在给我慈祥地招着手。

带着笑意准备接受这一切,脚在离自己只有一厘米不到的距离时,肖强突然倒下了,摔在地上的声音是那样的重。

惊魂未定,我赶紧坐了起来,一个一米九几的大汉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他四肢发达也就算了,肌肉发达得让人不得不为之惊叹,就像一座屹立不倒的泰山。

被打倒的肖强马上站了起来,非常生气,看着高大的男人吼到:“妈的,居然敢偷袭我,是不是.......”

看到眼前的大汉,肖强还是没了底气,男人直接走了上去,一把抓住肖强的衣领,就像是提一个玩物一样把肖强高高地举了起来。

肖强在男人的手里挣扎着,“你放开我,妈的,有本事你放开我!”

一个挥手,肖强就被男人再一次狠狠地砸在地上,对于这个男人而言,肖强不过是一个小学生的水平罢了。

反应过来的何曼赶紧跑到我的跟前问到:“熊陵,你没事吧?”

说着就赶紧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虽然身体有些刺痛,但我还是勉强地挤出了微笑说:“没事,你没事吧?”

何曼皱着眉头说:“刚才真是谢谢你,真是对不起.......”

我坏坏地笑着说:“你准备要怎么谢我呢?”

何曼一巴掌拍在我的肩膀上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坏。”

被何曼再次拍打,刚刚被打得有些难受的地方突然抽痛了一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看着何曼说:“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不过是想蹭你的一段饭而已。”

何曼有些害羞地站了起来,“走吧。”

跟在何曼的身后,我一直在想刚才的那件事,那个后面冒出来的额大汉到底是谁?总不会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心人吧。

果然,在温州会所上班的人,都是有钱人,何曼第一次请我吃饭,就到了一家比较高档的餐厅。

我们倒还算得上是彼此的知音,可能是年纪相差不大的原因,席间有说有笑。

吃完饭以后,本来想问一下关于肖强的事情,但是话到嘴边又被我硬生生地吞下了。

我还没有开口问,何曼倒是先开口了,她看着我有些为难地说:“熊陵,这一次你可惨了。”

我惊讶地看着她问到:“怎么了?”

何曼没有多说,在离开的时候告诉我,以后说话做事一定要小心点才好。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今天发生的问题,难道何曼所指的麻烦是肖强?

像往常一样去上班,晚上回家的时候看到一个陌生女人出现在家里,身材曼妙。

女孩看了看我,又看看自己的身材,打趣着问到:“有什么问题吗?”

我赶紧低下头说:“没,没问题。”

蒋依依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出来了,穿着睡衣的蒋依依依旧是那样的迷人,她冷声说到:“这是我妹妹,将乔。”

“小乔,这是你姐夫,熊陵。”

蒋依依的话刚说完,蒋乔就笑着走上来拉着我的胳膊撒娇着说:“姐夫好,你可以叫我小乔。”

蒋依依见状,轻咳了两声,我马上扒开蒋乔的手,笑了笑说:“你好,我叫熊陵。”

要不是蒋依依黑着的脸,恐怕被一个转着短衬衣的女孩一直拉着,身体又该有反应了。

蒋乔撒娇着看着蒋依依说:“看来姐姐很喜欢姐夫呢,人家才只是拉了一下姐夫的胳膊,你就不高兴了。”

蒋依依没有说完,转身上楼睡觉了。

我当然不敢违背蒋依依的意思,赶紧上楼,家里来人总是要装装样子,按照约定,今天晚上我又可以和蒋依依睡在同一个房间了。

一边上楼,一边幻想着等一会儿和蒋依依在房间里翻云覆雨的画面,她那飘飘欲仙,销魂的吧表情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但是,这只是我的幻想,最后我还是只能在地上睡。

到了半夜,听到蒋依依均匀的呼吸声,我实在是心里奇痒难耐,毫无睡意。

看样子,这个女人已经睡着了,我的嘴角上扬,开始酝酿着坏主意。

我蹑手蹑脚地掀开被褥,慢慢地爬上蒋依依的床,小声地问到:“老婆,老婆,你睡着了吗?”

熟睡的蒋依依翻了一个身,没有任何反应,看样子是已经睡着了。

看着她那性感的身材,极具诱惑力,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倒在床上,慢慢地环住了她的腰,伸手抓住了她柔软的馒头。

那手感,让我根本停不下来,恨不得自己能用自己嘴巴狠狠地吮吸。

越捏越带劲,就连下面也一下子坚挺起来,我慢慢地凑上去,把坚挺朝蒋依依的两腿之间凑去,蹭了又蹭。

实在是忍不住了,恨不得马上直接往里送。

蒋依依突然睁开了眼睛,直接坐了起来。

毋庸置疑,我自然是被踹到了床底下,屁股被摔得生疼,蒋依依马上胡乱地抓起了桌上的防狼喷雾对着我胡乱地喷着。

幸好我机智,伸手抵挡了很多喷射出来的额液体,才不至于全部喷洒在眼睛里,但是还是觉得有些难受。

蒋依依看着坐在地板上的我,丝毫不客气地说:“你这个变态,要是再有下次,我不会再轻易地放过你了!”

说着,蒋依依拿着防狼电棍朝我扑来。

看着她手里的东西,我瞬间认怂,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手:“你,你不要乱来,有话我们好好说,要是被你堂妹发现就不好了。”

听到堂妹两个字,蒋依依才忽然记起自己的堂妹还在自己的家里,马上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昏暗的灯光下,依旧能看清蒋依依冷冷的眼神,“看来下次我就应该直接把你电晕,省得你睡觉老是不老实!”

说着蒋依依把手里的电棍启动了,瞬间发出了刺眼的光,吓得我浑身发凉。

赶紧求饶,“老婆,我的好老婆,我再也不敢了,以后一定听你的,老老实实地躺着,不会再乱来了。”

蒋依依挑了挑眉,斜眼看着我问到:“你刚刚叫我什么?”

我赶紧改口,“女王殿下,女王大人,我不敢了,我保证!”

蒋依依把电棍扔在床头柜上,看着我说:“今天要不是小乔在这里,看我怎么收拾你,你最好不要一次又一次挑战我的底线!”

不敢抵抗,乖乖地缩进了自己的吧被褥里睡觉。

第二天早上醒来,全身又被绳子捆得严严实实的,我挣扎着,蒋依依一脸坏笑地看着我。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带着些许乞求,赶紧看着蒋依依说。

蒋依依没有理会我,静静地盯着我说:“不要做无谓的挣扎,我堂妹已经去上学了,你现在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说着还在我的脸上拍了两下,笑容更加灿烂了。

我赶紧乞求着,用委屈巴巴的眼神看着蒋依依说:“女王大人,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吧。”

“你今天就给我好好在家反省吧。”蒋依依说完直接抬起了大腿,从我的身上跨过去,粉色的内裤在我的眼前展露无疑,似乎还掠过一丝清香。

深深地闭着眼睛享受着,再次睁开眼睛,就听到了关门的声音,看来这个女人今天是不准备让我出门了。

我躺在地上哀嚎着,不停地打着滚,空荡荡的房子根本没有一个人,回音在走廊里回荡着。

我一溜烟地试了几次,才勉强坐起了身子,尝试着用嘴巴咬住了绳子打结的地方,额头上渗出了很多汗水。

绳子解开的那一秒钟,总算是得到了解放。

一边下楼,一边揉着自己被绳子捆得有点酸的地方,自言自语地谩骂这个恶毒的女人。

还真是不能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我的话音还没有落,蒋依依就拿着钥匙开门走了进来,看到那张高冷的面孔,我马上愣住了。

“那个,你还没有走啊?”心想这下完了,刚刚的话是不是又被这个女人全部听到了?

我尴尬地看着蒋依依笑了笑说:“那个,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蒋依依打断,“变态,谁让你自己解开绳子了,赶紧滚回去!”

被她的话震得我一愣一愣的,还以为她要上来给我一脚,没想到她说完就转身走出了客厅。

砰!

关门的声音,吓得我的身体一颤。

难道她是回来把我放了的?看到她进来什么也没有拿又转身离开了,我只能这样猜想了,看来这个女人还是在意我的,心里暗自窃喜。

吃完早餐,我开车去了医院,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奶奶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加上本来就不喜欢呆在病房里,我只好赶紧趁着自己空闲的时间把她老人家接回家。

走在医院的走廊上,一个低头慌忙走着的人突然撞在我的身上。

被撞得生疼,我抬头刚要指责,却发现撞到自己的人有些眼熟。

好像是,对了,就是那天帮我教训肖强的大汉。

他二话不说,低着头朝缴费处走着,一看到是那天救了自己的大汉,想到还没有亲自给他道谢,我马上跟了上去。

大汉走到前台,赶紧把病例递给了护士,着急地问到:“护士,你赶紧帮我看看,我妹妹的情况到底怎么样?能好吗?”

护士打开病例看了一眼,接着就打开电脑敲击了两下,看着大汉说:“对不起先生,你妹妹的医药费还没有付清,暂时还不能给她安排手术。”

听了护士的话,大汉很着急,一把抓住护士的手,吓得护士赶紧缩了回去,大汉着急地看着护士乞求着说:“你们先给我妹妹做手术好吗?我一定会把医药费凑齐的,求求你们了。”

此时此刻的大汉,和那天的威风凛凛完全判若两人,在疾病面前,谁都不得不妥协,正如我亦是如此。

我不禁感叹,看来也是一位有难处的哥们啊。

护士有点为难地看着大汉,“不好意思,我们医药都是要交清费用才会安排手术,真的很抱歉。”

护士面对这样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自然不敢得罪他,态度也还算诚恳。

大汉突然暴躁地吼到:“医院不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吗?我妹妹都快不行了,我说了医药费我会尽快凑齐的!”

他的声音引来了很多男医生,他们围着大汉,不让他在一眼闹事,“先生,这是我们医院的规定,我们不可能为了你一个人破例,你还是赶紧想想别的办法吧。”

另外一个医生也不悦地看着大汉说:“你要是再这样,我们就叫保安了。”

大汉更加恼怒了,一把抓住了男医生的领口,怒目双嗔地盯着男医生说:“你们到底做不做?”

被他抓着衣领不放的男医生根本不敢说话,一旁的男医生赶紧对身边的护士说:“赶紧,去把保安叫进来,快!”

相关文章:

同桌用白丝袜夹我好爽/民工把我奶头掏出来

沙特阿拉伯奢侈生活@男主闷骚爱吃醋古言

【完整版】盛宠假面名媛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火爆新书》诡案迷局小说在线全文章节

都市,握住那根硬物坐下去/夹葡萄荡秋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