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情可期无删减,余情可期全文章节目录

2021-09-27 14:16 · 新商盟

“宇风,你要是娶了瑾瑜,那我怎么办?我可是跟了你三年,你不能不要我……”

“我怎么会不要你呢?……那个女人只是逢场作戏而已,我真正爱的人是你……”

断断续续的对话传入耳畔,钟瑾瑜哑着嗓子叮咛了一声便睁了眼,喉咙犹如灌了一瓶沙子,剌着疼,威士忌酒后劲儿太大了,大脑几近炸裂的痛感也在狠狠刺激着她。

仅剩失去意识前被蒋若曦灌酒的画面在脑海里闪着:“瑾瑜,这可是你单身的最后一个晚上,必须不醉不归!”

房里的一切都那么虚无,在她眼前转了三百六十度才停下,晃得她得意识越发清醒。

三年!这对狗男女还真是“忍辱负重”!

听着脚步越来越近,钟瑾瑜索性掀开被子起身,直冲门外,刚到门口却听着脚步在门前消失了,她握紧了门把却死活打不开。

她真想当面问问蒋若曦,天天看着她跟江宇风恩爱,心里是觉得刺激还是嫉妒!

听着对面门落锁的声音,门似乎被狠狠抵了上去,发出微弱的吱呀声。

钟瑾瑜僵着脸,瞳孔不自觉放大,一副不可置信的呆站在门前……

江宇风隐忍的低喘声中还夹着蒋若曦的娇喘撒娇,犹如一道晴天霹雳一般直对上她,炸的她脑子里嗡嗡响。

屋内她的眼前渐渐迷蒙,而屋外,两人的动静叫声也越来越大。

钟瑾瑜甚至能清楚的听到屋内两人的对话,“宇风,我们去浴室吧,我怕瑾瑜醒......”

“怎么了小妖精?偷情偷了这么多年,现在才知道怕了?”江宇风轻笑着低语。

“讨厌,你坏死了!”

手机从指间滑落,与地板接触发出清脆的响声,录音界面的波纹还在不停振动,将门外的激情全都收录其中。

钟瑾瑜将嘴角扬起,却勾出一丝苦涩,眼前瞬时水雾一片。

靠着墙缓缓蹲下,钟瑾瑜将脸埋至腿间,牙齿紧紧咬着下唇,泪水渍染的浅色牛仔裤都成了深蓝。

为何这会儿她听的如此清晰?连两道门之隔的浴室里的声音她都听的一清二楚!

蒋若曦!

江宇风!

真当她钟瑾瑜是个笑话,任凭玩耍吗?!

眸光如月,越发清冷。

......

民政局。

钟瑾瑜到的很早,比约定时间早了一个小时不止,今天,是她千挑万选的日子,甚至封建迷信了一把,找人算了吉日,真是讽刺......

钟瑾瑜冷眼看着,就这么看了几个小时,天逐渐转灰,灰蒙的有些阴沉,颇有暴风雨到来之势,待她回过神来,大厅里已经没了人。

“小姐您好,我们还有五分钟就下班了,您看您爱人还没到,要不您明天再来?”工作人员走来劝道。

她们早就注意到了,厅里来来回回换了几轮人,这个小姐都没动过身,也不预约,估计男朋友不是悔婚就是不在心。

“抱歉了。”钟瑾瑜歉意的笑了笑,起身往门外走,站在当风口拨出了电话,风越吹,她的心便越凉一分,良久,电话才接通,“宇风,你还来吗?”

“若曦在秀台上崴了脚,我先处理要事,领证的事改天吧!”江宇风说完便急匆匆给挂了。

钟瑾瑜不是听不到电话那头的女人撒娇的声音,不由得冷笑一声。

风刮的越来越狠,雨点噼里啪啦就砸了下来,钟瑾瑜冻得两手都是木的,也不进门,看着雨势由小及大,再越发大。

黑色迈巴赫随着雨由远及近,四个八的车牌在A市极为少见,钟瑾瑜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看着后座下来的男人,眼前划过一丝异样:“是他?”

她还真想不到,千禧集团主席,Z国第一娱乐公司煜熠娱乐CEO的司煜也是今天领证。

男人目不斜视,将钟瑾瑜视若空气一般,继而又低头看了表,脚下如风似的进了门,钟瑾瑜听得十分清楚,那个男人冷若寒冰的声音:“领证都可以迟到,让白婉不用来了,顺便把昨晚她和别人厮混的视频一起送到白家。”

紧随其后的管家连声称是,又道:“可是老爷说了,今天少爷你必须结婚,只要能领证,人妖他都无所谓。”

“咳咳......”紧随其后的凌骁听到这儿不由得忍俊不禁,看着管家一副老古董,忙轻咳一声严肃起来,愣是将一张俊脸憋的通红。

“那就随便选个能看的名媛,限你十分钟。”司煜轻睨了凌骁一眼,见怪不怪的无所谓道。

钟瑾瑜听了个大概,想起江宇风和蒋若曦两人的背叛,主动上前:“等等!”

司煜回身,看向钟瑾瑜,面无表情,目光中却又带着些许审视。倒是凌骁,面色变了一瞬,心里有了计较,又瞬间了然,看向司煜不由得玩味起来,难怪呢......

看着司煜的目光,钟瑾瑜突然卸了力,但随即她用力的握了拳,逼迫自己正视男人,笑道:“司总,你新娘出轨迟到,我新郎偷人缺席,你一表人才,我清新脱俗,不如……咱们拼个婚?”

司煜将钟瑾瑜上下一番打量,一双桃花眼笑起来人畜无害的很,一如三年前......

钟瑾瑜被盯得头皮发麻,良久,司煜才盯着她向着她身后道:“陈叔,婚前协议给她签。”

管家连忙应允,递上合约,又赶紧找了人来手续。

两人拍了照,十分钟后便有工作人员送来了两张红本,其中一张给了钟瑾瑜,鲜红的结婚证看得她眼睛酸胀。

高人给她算的果真是吉日!

她今天嫁了!

不是那个自己瞎眼爱了三年的渣男,而是嫁给了司煜,这个在娱乐圈被称为帝王的男人!

车内,凌骁看着民政局内等完结手续的钟瑾瑜,不由得侧头,看着司煜一脸坏笑道:“我说你今儿怎么日头打西边出来了,还窜民政局结婚,感情是算计好人姑娘了啊!”

司煜对着凌骁踹了一脚:“滚。”

“得嘞爷,小的告退。”凌骁嬉笑着要下车,临开门又被叫了回来:“把那个女人叫上来。”

凌骁撇撇嘴,他天生就是个助理命!

“人给你带来了,我先走了。”凌骁将人带到车上,接着便闪了人,他可没心思做十万瓦的灯。

“协议书上的内容都看清了吗?”司煜忍不住皱起眉来,这个女人从上车开始就对着他一副欲言又止模样。

“看清楚了,但是......我有要求。”钟瑾瑜出了口气,正不知从何说起,既然司煜提出来了,那她就开门见山。

司煜听此不禁挑眉,要求?

“你说。”

“我希望司先生能秉着合约精神认真对待。”钟瑾瑜目光炯炯,半晌,才见司煜点点头,示意她继续:“首先,我希望我们的关系对外保密。”

司煜点点头,不可置否:“等你的名气大到公开之后可以为公司增长股票再说吧。”

钟瑾瑜语结,这个男人,名不虚传的毒舌......

“其二,我希望司先生可以不要干涉我的私事,当然同理,我也管不到司先生。”

司煜轻笑两声,模仿钟瑾瑜的语气提醒道:“钟小姐,您忘了,就算是拼婚,我们这个红本也是真的。”

钟瑾瑜一愣便也了然,她又不傻,怎么听不出司煜话中的意思,忙保证:“这个司先生大可放心,我钟瑾瑜绝不会做出有损婚姻名誉和您个人声誉的事情来。”

末了,钟瑾瑜顿了顿,接着道:“只是......还有一些事情,我必须要先去处理。”

钟瑾瑜倒也没想到司煜这么开明,直接问了句多久,她思忖了会儿才道:“半年。”

半年,足够她重回辉煌,也足够她将那两个背叛她的人踩在脚下!

“好,给你半年时间,你的情况我全都了解,时间和自由都可以给你。”司煜放下二郎腿,将身子坐直了些,宛如从小说里走出来的霸道总裁,“但是,作为妻子该履行的职责,我希望你清楚。”

“谢谢,那个,我...我一定会遵守婚前协议内容的,你放心!”钟瑾瑜臊红了脸,想到协议里的条款内容。

这男人,看着倒是一副性冷淡模样,看来都是装的啊......

钟瑾瑜咂咂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反正她也缺不了两块肉!

再说了,跟自己合法丈夫……她不亏!

至于那对狗男女,她钟瑾瑜,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她一定要毁了江宇风和蒋若曦,毁了他们两个在乎的一切!

下了车,钟瑾瑜便拨了悠姐的电话过去:“悠姐,明天有时间吗?那好,我在家等你......”

悠姐是带她出道的经纪人,忠心耿耿,一心向着她,只是可惜她当初瞎了眼,为了一个渣男放弃了悠姐煞费苦心帮她争取来的星途!

......

酒吧的霓虹灯轮流将每个黑暗角落扫过一遍,凌骁眯着眼遮住眼前的光,待灯光扫过,眼前暗了下来才接过酒保递来的酒,笑意盈盈看着身边吸引了无数眼球的男人道:“你这副样子要是被狗仔拍去,估计明儿个煜熠娱乐的股票能涨不少。”

“要是发出去一张背影,你就辞职回去继承家业。”司煜正眼都不看凌骁一眼,将酒举杯饮下,闭上眼满脑子都是钟瑾瑜的脸。

他给她足够的尊重和时间,三年都等了,还在乎这会儿?

证都领了,人还能跑了不成?

“别介,赌不起。”旋而,凌骁一副扫兴模样的摇了摇头,将酒一饮而尽,摆摆手道:“你要的资料都发你邮箱里了,这个女人,你是来真的?”

司煜没吭声,凌骁也没再问。

他心里倒也真稀奇,认识司煜多年,能让司煜这么上心的,这钟瑾瑜还真是头一个。

想起资料里的介绍,他就不由得啧啧称奇:“这女人有骨气啊,三年前风头正盛时候拒绝魔星签约,也算是个英雄人物。魔星林甘多那老家伙的性子圈里人都知道,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说封杀可给封杀了,真是可惜……”

司煜当然知道这事儿,魔星要封杀钟瑾瑜时,也是经过他默许的,不然,谁动得了她。

他当时的确是动怒了,当听到她和江宇风同居时。

“要说之后倒也悠闲自在,隐退后过小日子去了......”

“和江宇风。”后半句司煜给补充上了,凌骁一愣,没再说话,他总觉得司煜和这女人之间有点故事,奈何他一年前才回国,什么也不知情,问旁人又谁也不敢说内幕。

司煜又突然想起白天在车上两人商议协议时,小女人羞红了脸的模样:“谢谢,那个……我,我一定会遵守婚前协议的......”

协议内容是司煜定的,他当然知道钟瑾瑜是在脸红什么,不由得小腹一热,心里直暗骂自己的自制力,面上却镇静起身:“我先走了。”

凌骁在身后大喊:“不是你丫叫我来,我才喝一杯你就走!仗不仗义啊你!”

司煜幽幽甩了句:“记我账上。”

果不其然,凌骁立马安静。

第二天早早的,悠姐就到了,钟瑾瑜简单做了顿饭,两人商议着复出的事儿。

“我倒是真没想到你能想开,我很开心。”悠姐慈母般的目光让钟瑾瑜越发愧疚,不由得眼眶渐润。

“悠姐,江宇风出轨了......”

半晌,钟瑾瑜将这事儿对悠姐如实以告,气得悠姐脸色皲黑,只想把那两人抽筋扒皮。

“所以,我要复出,要让那两个人付出代价!”钟瑾瑜声音颤抖,全是气的,看在悠姐眼里却满是委屈,心疼的不得了,忙抱住那娇弱的身子:

“放心,有我陈悠悠在,就保准让你重新成为万众瞩目的那颗星!江宇风那个不懂珍惜的渣男,就等着后悔吧!”

“谢谢你,悠姐。”钟瑾瑜由衷道。

“跟我瞎客气,不就是从头来过嘛,我能带红你一次,就能有第二次。”陈悠悠一脸欣慰,钟瑾瑜是她这么多年见过为数不多的真正属于舞台的人,当初若是没有放弃签约魔星,可想而知能走到什么地位,真是可惜了。

不过还好,浪子回头,为时不晚。

钟瑾瑜正要感谢,便见江宇风电话打了过来:“瑾瑜,你现在去海风,替若曦走场秀,别忘了戴面具。”

钟瑾瑜还没吭声对面就挂断了,陈悠悠听得清楚,脏话都吐出了口,钟瑾瑜安慰了悠姐,心中冷笑一声,这可真是瞌睡送枕头:“悠姐,这不就是现成的复出机会吗?”

陈悠悠何等精明,了然一笑,“我去给你准备服装,叫司机来接你。”

当初为了捧蒋若曦,江宇风安排她带着面具替走了几场秀,不仅几乎垄断大牌代言,甚至还为蒋若曦赢得了面具女王的称号。

如今,她全部都要拿回来!

临行前,钟瑾瑜又拨了电话给江宇风,“宇风,我刚坐上车,我就是想问一下,咱们什么时候去领证?毕竟上次......”

话还未完,就被男人给打断了:

“若曦是公司目前最赚钱的模特,现在她脚伤了,我作为公司执行总裁,怎么能不过问?”江宇风语气里带着点不耐烦,但深呼吸一口后又缓和了语气道:“更何况,你们俩关系还不错,我更得亲力亲为,一切先等若曦身体好了,恢复正常工作了再说。”

亲力亲为?

偷情新名词?

钟瑾瑜不禁冷笑,口上却乖巧答应:“好,都听你的,那我先去会场了。”

电话刚挂,江宇风便搂紧了身边人将嘴凑了上去,蒋若曦干脆坐在男人腿上,上下不停的动着,模仿着性爱的动作,任由江宇风上下其手。

“宝贝儿,你可真骚。”

“那你可不就是喜欢骚的嘛!”

蒋若曦娇嗔着,心里却想着这次钟瑾瑜替自己走秀能带来多少代言。

上次她的确没想到钟瑾瑜居然还能为她赢得了面具女王的称号,倒是让她不劳而获了不少,所以这次,她就假借腿伤,让江宇风出面让那个贱女人去替她走秀。

出身豪门又如何?和高层谈恋爱又如何?

还不是要给她蒋若曦做替身?

钟瑾瑜有的,她蒋若曦都要丝毫不差的拥有,甚至更好!

......

奔驰保姆车缓缓驶入会场后台,悠姐慢悠悠将手机递还给钟瑾瑜,“聊天记录都备份了。”

钟瑾瑜点点头,将面具带上后下了车直往后台,她的妆在车上就已经化好了。

她让悠姐将这三年来和江宇风的聊天记录全备份了下来,接着便是动用悠姐在传媒的人脉关系,去找这三年来情人节、生日这些日子江宇风和蒋若曦在一起的证据了。

而她,要先从抢走蒋若曦的代言开始......

“你怎么现在才来?”张小峰埋怨道,却不敢多过抱怨,只催着钟瑾瑜快点换衣服。

张小峰是蒋若曦的助理,自然知道内幕,但碍于江宇风,也不敢太过放肆,毕竟蒋若曦还没扶正。

更何况,钟瑾瑜虽然被全面封杀,但不管怎么说也是钟家大小姐,不是他轻易能惹得起的。

“好,我现在就去。”钟瑾瑜笑得温和,谦逊有礼的模样让张小峰也没了刁难的理由。

他去了前台,在席座上刚扫过一眼就看见了司煜,心中不由得闪过几分疑云,这样的小秀场司煜也会来?

十点钟声敲响,走秀开场,主题是和风珠宝,现场布置的尤为古风古韵,钟瑾瑜压轴的是一套祖母绿的饰品,模特们清一色的各色旗袍确是添分不少,看来这次举办方找的设计师还是很有眼光的。

“你怎么还没换好衣服?!”张小峰从门外进来,见钟瑾瑜还穿着便服,嗓门就提了上来,悠姐正要怼回去,却被钟瑾瑜给拉住了:“拿衣服的还没来,我怎么换?”

张小峰愣住,随即忙又骂骂咧咧打电话:“真是该死,都快走完了你们还没到?干什么吃的?一件衣服给你们一上午时间都拿不过来?!”

挂了电话又转头向钟瑾瑜解释:“昨个儿彩排时候设计师又给pass了十来号模特,现在该走的都快走完了才来通知,现在前头也就剩下十几号模特了,要不,先看看别的模特衣服......”

钟瑾瑜没理会他,自顾自在换衣室转了一圈,挑了件白礼服换上,末了出门时还拽了根纱巾戴上。

刚出门,前台就来喊人了:“蒋若曦!蒋若曦!二十三号蒋若曦!”

“你......你拿白婚纱配老古董祖母绿?你退圈三年脑子也瓦特了!”张小峰尖细的声音刺得钟瑾瑜耳朵疼,干脆她也懒得解释,微微一笑便上台去了。

留下张小峰独自摇头,完了......

最后一个模特走下后半晌,钟瑾瑜才身着白纱上前,长发挽起一半盘起白纱遮盖,剩下一半自然垂下,面上一抹金色面具,颈上确是翡翠的祖母绿项链,三者在一起却丝毫不违和。

标准弓形唇微张,偶偶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徒增几分神秘,引得不少人开始遐想面具下的真容。

脚踝亦是翡翠的结扣手环,本是按照蒋若曦的尺寸定做的,她戴上便不能垂手,一垂就滑下,于是她便想了这个法子。

一双细长的腿被誉为是全球最美,白皙修长,白炽的灯光射来,每走一步都更是衬得翡翠绿的清幽。

司煜的眸光自钟瑾瑜上台来便紧紧锁定了。

结果,果然没让他失望,无论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她都是浑身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光芒,吸引着全场目光的超级名模,仿佛她就是为T台而生的天耀之女......

随着最后一个动作定格,全场瞬间爆发了无比热烈的掌声,所有观秀的人都激动的站起了身来,就为了给钟瑾瑜鼓掌…...

司煜偏过头,果不其然,设计师Jo俨然一脸赞赏,从业这么多年来,他的确是第一次见到能把中国的古典和西方的浪漫结合的如此完美的模特,不单指长相和搭配。

他曾一直认为长相是最重要的,但今天的面具女郎让他不得不承认,还有依靠气场得胜的。

Jo扭过头来看着司煜用蹩脚的中文道:“这个女孩儿,很美丽!”

说完还不满意似的又用英文说了一遍:“good!Ilike!”

“No,she'smine。”说完司煜重新将目光移到吸引全场的女人身上,留下Jo一脸惊讶。

莫名的一阵烦躁,司煜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将钟瑾瑜藏起来,只能他一个人欣赏。

下一瞬,两人便目光相接了,钟瑾瑜心里一个咯噔,竟然错了半步。

相关文章:

老师不行我做不下去了小说,肉乳臀浪

一级做人爰c026/摸女朋友下边时她会痒

男人更爱现任还是前任/男友让我跪门口等他

强行扒开双腿玩弄*强行 娇嫩 粗大 惨叫

别进来了,太大了,会撑爆的/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