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天骄免费阅读,神剑天骄小说在线最新章节

2021-09-27 21:04 · 新商盟

神武大陆,天香雪域极西方一个叫天羽山脉上,天羽山脉中隐藏着一共十大宗门,其中慕容山庄就是十大宗门之一。

天色还很早,只露出丝丝晨曦之光。慕容山庄内,决斗台之上,站着一名青年。青年大约十七八岁,青年身穿一套黑色劲装袍,手里提着一把宝剑,一张刚毅俊俏的脸蛋,乌黑的头发扎成马尾辫,神宇之间流露出丝丝的霸气,神情很沉稳,安静的站在台上,保持的十分镇定。

“哗啦!”

就在这时,一道劲风掀起,只见,一屡黑色的身影从决斗台的左侧方闪了出来,快速的来到了决斗台上。

上台的是一名二十四五的青年,青年身材高挑,一张俊俏的脸,背上一把阔刀,配合那双桃花眼,对少女很有杀伤力。

“你来了?”

萧云冷淡的眸子平静的看着来到了比武台上的慕容辰。

就在昨日,一直在慕容山庄内默默无闻,修为垫底,丝毫不起眼的萧云,却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以炼力境三层的他,对慕容山庄外门第一人,炼力境九层的慕容辰,发出了挑战。

这个消息一出,很快成为了慕容山庄内的佳话。一夜之间,萧云成为了一个笑柄。要是,萧云拥有炼力境七层八层,那还好说,可偏偏他只有炼力境三层的修为,所以,对于这个挑战,在众人眼里,他是在找死。

“萧云?就是你来挑战我?”

慕容辰上台之后,目光闪烁了几下,露出了残酷的余光看着萧云。

他也知道萧云,天赋平平,实力在慕容山庄外门中算是垫底。平时平庸的不能在平庸了,可今日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却来挑战自己。

可他慕容辰不同,他在慕容山庄外门中,实力排第一,声望第一,大家公认的外门领军人,曾今无数想挑衅他的人,都一个个死在了他的刀下。

可今日,一个如此弱小的人却来挑战他。

“没错!”萧云的眼神很淡,没有丝毫表情,冷淡回答两个字。

等待这一天,已经足足五年了。五年前,萧云本是马州萧家村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农村孩童,世世代代以种田为生。

父亲是一名老实憨厚的农民,母亲是一名很平凡的家庭主妇,在家里,除了萧云外,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妹妹叫萧灵,比萧云小三岁。

在萧云的记忆里,本以为自己的一生也跟父母一样。平凡在萧家村长大,娶个妻子,共度一生。

可是,往往事态风云。

一伙强盗闯进了萧家村,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他无法忘记那一夜的情景,无法忘记那群强盗对待自己父母,对待自己亲人的一幕。他们当着自己和妹妹的面,砍掉了父亲和母亲的双手,挖掉了父亲和母亲的双眼,然后把父亲和母亲丢进了林子里,被蚂蚁活活的给咬死,那种凄厉的叫声,那种如厉鬼一样的咆哮。萧云永远也无法忘记……

更加让萧云无法忘记的是,他们竟然在仅仅七岁的妹妹身上砍上了十几刀,然后洒满了盐,丢进了河里,让河中的鱼去啃食妹妹的血肉。

妹妹丢进河中的尖叫,妹妹痛苦的哭泣声,这五年来每天晚上都出现在萧云的梦境中。

可是,上天或许在眷恋着萧云,这些强盗离去前,把萧云丢进了一个悬崖下,萧云非但没有死,而且更加坚定的活了下来。他活下来,唯一的心愿只有一个,那就是复仇。

为了复仇,萧云加入到了慕容山庄修炼,整整五年里,除了努力修炼外,另外一条使命就是寻找屠村凶手。

就在三天前,萧云无意偷听到,慕容辰就是当年那伙强盗之一。

“炼力境三层也想挑战我?简直是自不量力。”

慕容辰眼中充满了讽刺和鄙视,要是,挑战自己的人是一名炼力境七八层,他或许不会像现在这样,可眼前这个人根本就是一名炼力境三层的小蝼蚁。一个蝼蚁来挑战自己,这不是对自己的羞辱吗?

“你的胆量,我很欣赏你。说吧!生战,还是死战?”

慕容辰补充了一句。

决斗台上有两种决斗,一种是生战,生战可点到为止,不至对方性命。至于死战,则是不死不休。

“死!”

萧云的瞳孔一缩,那看似不起眼的身躯,流露出一抹杀机出来。

随着萧云这简单一个字落下,台上的气氛压抑了起来。

“哈哈哈哈!好,好!本来本师兄不想对你怎么样。既然你想死,那就别怪我慕容辰手下不留情。”

慕容辰完全被萧云的话刺激的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

一名炼力境三层去挑战一名炼力境九层的武者,这根本就是在找死。

“三招!三招若不能取你性命。算我输!”

萧云没有回答慕容辰前面的话,反而从嘴里淡淡冒出了一句来。

“……”

此话一出,慕容辰先是一楞,后是脸色涨红,眼里闪出一股狰狞。“好,好!萧云是吧!就凭你这句话,我慕容辰必杀你。”

羞辱,赤裸裸的羞辱。

在慕容山庄外门霸占那么多年,至今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大的羞辱。

三招?一个蝼蚁一般的人物,居然说三招杀自己,这不是笑话吗?

霸天刀决——

慕容辰怒吼一声,手快速抽出了背后的大刀,瞬间虚空闪过一片刀影,刀影如潮水一样覆盖笼罩向了萧云。

在此刻,萧云已经被砍为了无数片,这一刀过来,别说是一名炼力境三层了,就算是炼力境八层也不敢小视。

可是……萧云非但没有半丝恐慌,瞳孔逐渐缩起,样子保持的极为镇定。

“嗡!”

就在那些刀影即将落到了萧云身上一刻,萧云的身影消失不见了。

只见,一道残影从慕容辰身边划了过去。

“噗嗤!”

那道身影闪过去一刻,慕容辰脖子处鲜血如水一样喷射而出。慕容辰的挥出大刀的动作立刻保持在了原地,眼珠子瞪大,眼里满是难以置信。

快,太快了。这种快的程度让他没有反应过来。

而且……他不是右手拿剑吗?怎么换成左手了。

“怎么可能……”

慕容辰嘴里喃喃的说着,身躯直挺挺朝着地上趴了下去,身躯不断的抽搐着,脖子处鲜血不断的流出,生机缓缓的流去。

而在他身后的方向,萧云正安静的站在那里。只是,原本右手提的剑,如今换到了左手上。剑上还滴答着一滴滴鲜血。

“五年前,马州萧家村。不知你是否还记得?”

萧云淡淡的余光看着身后躺在血泊当中的慕容辰。

“你……你……”

慕容辰瞪大了眼珠子,颤抖的手指指向萧云,似乎想起了什么,带着不甘的眼神吞下了最后一口气。到死都不瞑目。要是当年狠一点的话,他今日也不会死。

萧云收回了宝剑,冷淡的转身朝着台下行走了去。

五年前,萧云落入到了悬崖之下,无意中闯入到了一个山洞中。在山洞中,他得到了一套剑法,剑法的名字叫《左手剑诀》。

《左手剑诀》是一套非常神奇的剑诀,以字诀为主,快为尊。一剑出,左手换剑,趁其不备而攻杀。

只是,萧云的天赋太过平庸,整整五年的修炼,到今日才修炼到炼力境三层。至于《左手剑诀》更是寸步难移。别说是复仇,就是走出去,连自保都难。

或许是上天在眷顾萧云,在昨天晚上,萧云悲愤之下。居然领悟出了修炼整整五年的《左手剑诀》第一层快字诀。这才让萧云有了复仇的心思。

“哗!”

萧云在慕容山庄后山一处水潭边停了下来。平日里,萧云就是独自一人在这里修炼。

“当年灭我萧家村的一共有九人,这才第一个。我不会放弃的……”

萧云狠狠的握紧了拳头,在外面时,他一直很镇定,很安静,可是此时,仿佛把内心的怨恨统统释放了出来。

这些年来,他除了修炼之外,最大的心愿就是寻找那些屠村的凶手。只是,修为太低了,让他显得无力。

而今日,杀死了第一个凶手慕容辰一刻起,心中的那股复仇的欲望更深了起来。

“呼!”

萧云狠狠压住了心中的情绪,让自己内心那份激动镇定下来。此时,丹田内运转着元力开始蔓延笼罩着全身。

“《左手剑决》一共有九个字决,分别是:快、准、狠、毒、辣、阴、杀、灭、毁。一字比一字要强,一字比一字要快。现在我仅仅领悟出第一个字决,快字。其速度和威力就足以轻易秒杀一名炼力境九层高手,如果领悟了准字,我有把握挑战锻体境高手。”

萧云内心充满着一股期待。

几年的修炼,他对这套《左手剑决》琢磨的非常彻底,左手挥剑,要么不动,一动必杀人。而且,想要领悟掌握一个字决,却比登天还要艰难。

“爹,娘,灵儿。快了,快了,很快了。那些凶手很快一个个都会下去为你们陪葬。我一定要让那些害你们的人,死无葬身之地。”

萧云双眼赤红,大声一吼。

“嗡!”

萧云的心神一定,内心狂暴的气势下,右手挥舞起了手中的宝剑,横扫一起,在元力带动下。四周掀起了一阵余波。

剑一出,气先动。气一动,必杀人。

左手剑决,快——

“嗡!”

萧云右手的剑体忽地一动,眨眼来到了左手之上,在剑体落到了左手之上刹那,人却已经到了身前水潭的边缘。然而,一道足足两三米高的剑影由下而上切割而起,仿佛整个水潭被切成了两半,一阵强烈的爆炸轰然而起。

“轰!”

一个个水柱冲天,整个水潭炸开了锅一样。

“嗡嗡!”

可是,在水柱重新落到了水潭内的一刻,在水潭中忽然涌起了一个细小的旋涡,旋涡越来越大,对着外界形成了一股吞噬力。

“怎么回事?”

萧云收回了剑体,诧异看向了眼前这个水潭旋涡。整个人不由得一惊,他对自己的左手剑诀的快字很了解,虽然威力很强,但是却没强大到了如此地步,能够在水潭中凝聚成一个旋涡出来。

“嗡!”

不等萧云回过神来,此刻,那个旋涡中呈现一片白皙的光芒,白皙的光芒一呈现。此时,只见四周的碎石、树叶纷纷朝着旋涡内拉了进去。

“不好……”

萧云脸色一变,他知道,这个旋涡绝对不是自己的左手剑诀造成的,只是,平日里都在这里炼剑都没出现这种情况,可为何今日却发生这种变化?

想到这里,萧云快速朝着后方一跳跃。可是,身体还在半空,那个旋涡中的吞噬力直接拉扯住了萧云向着旋涡内吞了进去。

“啊……”

萧云大叫一声,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变化。但是,自己的修为实在太低了,完全无法借助元力来抵御这股强大的吞噬力。

“噗!”

身躯一进入旋涡内,开始猛地旋转了起来。而且身体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水潭下方沉了下去,好像下方一张巨嘴想吞噬自己。

“哗啦!”

当萧云沉入水潭底下不下三十米时,却发现在潭底出现了一个大约人头大小的圆形的岩石球,这时,那个岩石球正裂开一条条缝隙。那股来自下方的吞噬力,竟然是从岩石球的缝隙中产生的。

“咔!”

萧云无助的一刻,这个岩石球缝隙中形成的吞噬力立刻停止了,萧云也停止了朝着岩石球上吸了去,可是徒然间,岩石球上龟裂的痕迹越来越快,那道痕迹一路蔓延到了岩石球体四周,从裂开的痕迹中,散发出丝丝白色的光芒,这些光芒看似无形,却如同千万把剑体一样,锋利无比。

“这是……”

萧云脸色一变。

“蓬蓬!”

徒然,这个岩石球一抛起,那些裂开的碎岩四周膨胀散去。

“嗡!”

岩石球上的岩石碎片散去之后,无穷无尽的白色光芒朝着四面八方散去,这白色光芒中呈现锋利袭身的力量,就好像这不是光芒,而是无数把宝剑在飞舞一样。

但是,不等萧云回过神来,那片白色的光芒猛地笼罩住了萧云,快速把萧云朝着那团白光中拉扯了过去。

“这……这……”

萧云震撼的抬起了脑袋看着前方。

之前,那个岩石球所在处,如今漂浮着一团光芒,在光芒中出现了一把仅仅手掌大的剑体,剑体散发着白色的锋利光芒,轻轻柔柔在光芒中呈现着。仿佛一个刚诞生的婴儿。

“岩石中诞生了一把剑?可是这剑……”

萧云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岩石球把自己吸入水潭内,岩石球中又出现了一把散发锋利光芒的小剑?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嗡!”

就在萧云楞住一刻,那把小剑忽地一颤,仿佛看似一个可爱的小孩子,正在玩耍一样。

“唰!”

不等萧云回过神来,那把细小的剑体轻巧一起,急速朝着萧云的丹田处猛地冲去。

“不好……”

萧云脸色一变,潜意识下朝着后方游去。

“嗡!”

萧云刚一退开,那把细小的剑体一颤,仿佛融入到了萧云身体内一样。直接消失不见。而且对萧云身体表面,没有丝毫的伤害。

可是在这把细小的剑体钻入到了丹田内一刹那,萧云只觉得一股惊天磅礴的锋利光芒以丹田为中心,蔓延到了全身各处。

“啊……”

萧云双眼一赤红,昂起了脑袋一吼,感觉无数把刀子在身体内不断的毁灭和切割一样,剧烈刺激的疼痛由心而起。

几乎能够凭借心灵的感觉,自己的筋脉、骨骼、肌肉都在切碎。

“噗嗤!”

无穷无尽的疼痛刺激下,萧云的眼珠子一黑,意识全无,身体直挺挺的朝着水潭上漂了上去。

可是,在萧云昏迷的一刻,那股来自丹田中小型剑体的白色光芒并没有停止,反而以更快的速度穿梭在了萧云身体内。

然后,慢慢可见,那些被破损的肌肉慢慢的恢复,破损的筋脉乃至骨骼都逐渐的修复。在修复之后,肌肉更加坚硬,骨骼如钢一般,筋脉比之前更加宽阔。甚至,在萧云的肌肤表面,还能见到一层层奇臭无比的乌黑液体从肌肉之间逐渐的排了出来。

随着萧云身体的变化结束,那些穿梭在萧云身体表面的白色光芒逐渐缩拢向着丹田处那把小型剑体内钻了去。

可是,那白色的锋利光芒虽然钻入到了小型剑体当中,但隐约之下,可以感觉到,萧云的身体表面,还呈现着丝丝白色锋利光芒的痕迹。仿佛这股光芒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萧云意识清醒了过来,一屡阳光照射在眼皮底下后,让意识更加清明了许多。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水潭底了,而是在水潭边缘上,自己的脑袋正靠在了一块岩石上。

他无法忘记昏迷前那股刺激的疼痛,那种疼痛让他觉得自己像是被分尸了。

“怎么回事?”

萧云心神一定,睁开眼睛一刻,自己身上的疼痛非但不见了。反而,全身一阵舒爽,一股说不出的力量来自身体内。

更重要的是,他被身上一层黑暗恶臭的物体吸引了过去。

“洗经伐髓……”

看到了身体各处那层恶臭的物体后,萧云楞在了原地。

在一年前,慕容山庄内一名外门长老眼见自己大限已到,于是决定用全身所有的元力为一名外门弟子洗经伐髓一次。最后,在外门中挑选了一名十岁的小男孩。

这名十岁的小男孩洗经伐髓很成功,但是,那名长老不出三日就油尽灯枯而死,可是长老死了不到一个月,小男孩从炼力境一层,直接踏入到炼力境五层,之后的三个月,更是直接进入到了炼力境九层,最后短短半年的时间,进入锻体境,成为了一名内门弟子。

对此,无数人都感到十分的震撼和羡慕。

不过,大家都很清楚,这个小男孩之所以如此厉害,原因还是那次洗经伐髓。

可是现在,萧云发现自己也经历了洗经伐髓。

“没错,就是洗经伐髓?”

萧云一阵激动,心神马上入丹田,乃至全身各处,此刻自己的肌肉变的更扎实了,骨骼更坚硬了。筋脉比之前至少宽上了一倍以上。

“莫非……”

想到这里,萧云立即把心神转移到了丹田中。

丹田中,一把细小的白色剑体轻轻悬浮着,就像一个充满生机的生灵。

萧云能够万分肯定,自己之所以经历了洗经伐髓,这绝对跟这把小剑脱不了干系。

只是,萧云不明白,为什么这把小剑要钻入到自己的丹田内?甚至不对自己进行半点伤害,在丹田处生存了下来。

“这剑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何如此神奇?”

萧云苦涩一笑。他的见识有限,对此剑的了解几乎全无。

“恩?”

萧云的心神钻入到丹田内,带动着一丝元力时。忽然身躯四周膨胀起一股白皙的光芒,光芒锋利无比,如同无数把剑体从身体内四散爆开一样,导致了四周的树叶飞舞而起。

“剑气?是剑气?难道说……”

萧云的瞳孔逐渐瞪大了起来。这种光芒只出现在小剑上面时,萧云只把光芒当作一种锋利的光芒,可是,如今这股光芒从身体内如气流一样散发之后,萧云明白,这是剑气。

天底下任何一名剑修者梦寐以求的剑气。

要知道,在天底下无数剑修者都希望自己能够领悟剑气,一旦领悟了剑气,就是一名堂堂正正的剑客。

“难道小剑进入我的身体内一刻,就是散发出这种剑气对我进行洗经伐髓,之后剑气融入我的身体内,让我趁机领悟了剑气?”

萧云内心一阵豁然开朗了起来。

此刻,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洗经伐髓了,以及如今自己身体内散发出的这种剑气。

想到这里,萧云内心激动无比,他之前虽然没接触过剑气,但是,却听过剑客的传说,剑客手中一剑,要么不动,一动必见血。

相关文章:

被男朋友啪到起不来|男朋友在学校要我过程

《宠溺无度:老公大人别心急》最新章节

总裁从背后要了她;无力承受他的撞击

抱与搂的区别哪个更爱_药性发作扭动

顺产后老公说变紧了很难进入疼/对象把我胸吃的越来越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