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情可期免费阅读,余情可期小说在线连载新番

2021-09-28 08:12 · 新商盟

钟瑾瑜缓了心神,转身,往T台尽头去,侧面就是张小峰,正满意的看着她,这场秀可真是赚足了人气,他家若曦今天保准又该上热搜了!

钟瑾瑜瞥了一眼也回以微笑,现在感谢她难免也太早了些,好戏正准备开场!

“感谢大家,当然也非常感谢若曦对于这场秀的演绎,真的非常精彩!”

品牌创始人威宁.李携着钟瑾瑜上前,设计师Jo站在左侧,一众模特挨个在身后站定,摆明了这场秀是捧她这个压轴的,也不知道蒋若曦砸进去了多少。

钟瑾瑜没说话,只是礼貌的鞠了一躬,心中却是在冷笑,还真是送给她的一份大礼呢!

突然,T台的尽头传来一道尖锐的声音:“她根本不是蒋若曦,我见过蒋若曦本人,根本没有这么长的腿!”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愣住了,一脸疑云的看着台上的钟瑾瑜,并不停的打量她的那双长腿,钟瑾瑜面具下的眸光看着远处的悠姐满是赞赏。

悠姐请的托仍继续在台下煽风点火道:“如果你真的是蒋若曦小姐,就请你摘下面具,如果不是,海风娱乐就是骗子!”

怀疑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大,威宁.李的脸色越来越差,身旁Jo也是一脸疑惑的看向钟瑾瑜,这个难道不是司煜的女人吗?

“蒋小姐,请你摘下面具吧……”威宁.李缓缓道,他也想知道,眼前这个人究竟是不是蒋若曦,如果不是,那么和海风的合作也不必再进行下去了。

远处正襟危坐的司煜已是嘴角含笑,这个女人,还真没让他失望。

台上的钟瑾瑜表现的左右为难,看向张小峰,后者却干脆不看她了,这会儿让她走也不是,取下面具也不是,更不能牵扯上他!

很好!那她这会儿就是四面楚歌,怪不得她了!

取下面具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甚至有人一眼便认出了眼前这个当初名震模特界的过气名模:“她是钟瑾瑜!”

台下一片哗然。

果然,刚一回到后台,江宇风问责的电话便打了过来:“秀场怎么回事儿?你为什么要揭面?!我告诉过你这是替走!替若曦走的秀!”

男人斥责的声音传来,钟瑾瑜无所谓的打开外放,将礼服换下,示意悠姐录音,听着电话那头换了口气道:“你先来医院跟若曦道歉,若曦看了新闻,气的直接进了医院!你赶紧过来把这件事解释清楚!”

“好,我马上过去。”钟瑾瑜应下。

“瑾瑜,你真去?!”悠姐气愤填膺道。

“去是要去的,只是道不道歉,谁给谁道歉,就不一定了。”

陈悠悠见钟瑾瑜一副胸有成竹模样,也不便在劝说什么,身旁手机一个劲儿响个不停,陈悠悠无奈的晃晃手机笑道:“看看这效果,这可为你的复出造足了声势啊!”

“有劳悠姐。”钟瑾瑜甜甜的眨着眼起身:“那我就去了。”

刚出门,钟瑾瑜便接到了司煜的电话,“你自己避开记者,来停车场,我等你。”

钟瑾瑜一愣,从后门楼梯进了停车场,刚进拐角,身侧车突然按了声喇叭吓得她一激灵。

仔细往车内看了眼,钟瑾瑜一脸疑惑,司煜还开路虎?

司煜看着车外的小女人做贼一般的往车里瞅,半晌,他才摇下车窗,强忍着笑意道:“别看了,上车。”

“司先生这车挺低调的。”钟瑾瑜坐上车,笑着缓解尴尬。

“给你首秀成功的贺礼,拿去,想怎么用你随意。”司煜没回应钟瑾瑜的话,从车袋里拿出一个U盘递过去,不急不缓道:

“听说蒋小姐怀孕了,不小心进了医院,孩子父亲这会儿应该也在医院等着你。我好奇的是,什么时候全国十佳模特大赛允许参赛者孕期也能参加了?”

钟瑾瑜一瞬当遭雷劈,呆愣着半晌没动静,眼中的恨意渐生,越发浓重。

蒋若曦怀孕了......

江宇风!蒋若曦!你们可真对得起我!

她咬紧牙,将胸中怒火一再压抑,满脑子都是两个贱人那晚在她床前苟合的画面。

良久,她笑了,压下怒意,剩下的只有悲哀。

这三年,她到底爱了个什么男人,做了些什么蠢事……

但她也发誓,这样蠢的事情,她这辈子都不会再犯!

那两人将她一次次推入深渊火坑,她不好过,那两人也要跟着陪葬!

“悠姐,我先消失一天,24小时之后再联系。”钟瑾瑜拿出手机,给悠姐发了条短信后就关了机。

她突然,也想放纵一次。

哪怕没了后路。

转头,钟瑾瑜眼都笑成了月牙,俨然当初最吸引司煜的模样:“司先生有没有空?晚上陪我喝一杯?”

司煜眉一挑,默认了:“那司太太想去哪儿喝?”

钟瑾瑜莞尔:“两夫妻,当然是回家喝。”

司煜脚踩油门,驰往爱尔庄园,司宅。

司煜先一步下车,绅士的替钟瑾瑜开了车门:“欢迎回家。”

钟瑾瑜滞了滞,心中蓦地一沉,家?她还有家吗?

“谢谢。”

司煜带着钟瑾瑜绕着别墅四处看了看,饶是豪门出身的她也难掩眼中的惊艳,这房子太大了!

二楼,司煜停下了脚步,“这里,主卧。”

“不请我进去看看?”钟瑾瑜笑着,反客为主的先开了门。

装修是一贯的冷淡黑白灰,毛毯半铺满了屋,窗前的酒柜一眼就将钟瑾瑜给引了过去:“看不出来司先生还是个藏家!”

司煜笑了笑,没做声,朝前倾了倾,越发逼近,直将钟瑾瑜逼的背靠着酒柜。

心撞如鹿,两人四目相对着,钟瑾瑜直直看着司煜眼睛,深眸如漩涡,她甚至清楚看得到司煜浓密的睫毛,一眨一眨将她吸了进去。

司煜越靠越近,一手伸出撑着酒柜,脸缓缓靠近,钟瑾瑜慢慢闭上了眼,等待着下一步。

“咳......”半晌,司煜轻笑一声,钟瑾瑜猛地清醒,忙将眼睛睁开,脸颊泛起酡红。

她曾堂堂一代名模,居然会被美色引诱!

苍天快赐给她一个地缝让她钻进去吧,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钟瑾瑜看着司煜慢慢脱离,本没有抬起的手这会儿从她身后带了瓶酒出来,一张小脸更加绯红。

“来一杯尝尝,80年的康帝我可不轻易开封的。”司煜说着从柜里又拿出两个杯子来。

“等下。”钟瑾瑜挡住了杯口,转身在酒柜前瞅了瞅,探下身拿了瓶:“我想司先生连康帝都舍得,那美国Everclear肯定不在话下。”

“这酒酒精浓度百分之九十五,你应该知道。”司煜淡淡省略那生疏的称呼,夺过钟瑾瑜手里的酒,带着些微强硬:“一醉方休可以,但酒可不能这么喝。”

“那我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钟瑾瑜毫不客气的拿过康帝。

......

钟瑾瑜觉得,世界上最贵的酒也不过如此,喝醉了不也没让人产生上天的错觉么?

那,她也能成酒庄大老板,嘿嘿......

司煜看着眼前傻笑的女人又看了看见底的酒瓶,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起身搀扶起女人来。

“司煜,我觉得,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儿见过?”钟瑾瑜皱着秀眉磕磕巴巴道,吐字还算清楚。

司煜动作一滞,脑袋突然回想到三年前。

三年前,她已经是有名的A模,助理说要将她挖来煜熠的建议他并没有明确否决,有意考察一番。

他第一次见她是在一场酒会结束时,她正被老男人抓着手,甚至快要摸到大腿根,司煜冷眼看着,转身离去,心中已经否决助理的建议。

不干不净的圈子和人,他最讨厌。

直到,他听到了响亮的一巴掌和男人骂骂咧咧的脏话,脚下猛地一滞,转过身去,看着狼狈却高傲的她挺直了腰板离去,一步一步就像踏在他心上。

接着,事情不出乎意料,她近乎被封杀,但他暗中保了她。

从那开始,他开始关注她,而她,却仅仅是听说过他的名字而已,亦没人发现,钟瑾瑜走的秀,司煜从未缺席一次。

只是那时,她的眼里从不看他。

更甚至,她不惜半退圈得罪魔星和江宇风同居了,他怒气中烧,默许了魔星封杀她的事。

不然有他在,有谁敢动她?

这三年他一直隐在暗处,江宇风的出轨他都知晓,甚至准备好了所有,包括蒋若曦怀孕的诊单和b超视频,一切只等钟瑾瑜向他走来。

只要她在民政局跨出了那一步,他就绝不放手,幸而,他赌对了......

“唔......我难受......”钟瑾瑜嘟囔着将司煜从回忆里唤出,一声一声叮咛绕在他耳畔不肯消散。

“哪儿难受?”司煜索性将女人抱到床上,心中不禁吃疑,模特的标准体重他是知道的,但这女人,未免也太轻了点。

以后得养肥些。

正欲抽身,钟瑾瑜哼哼唧唧竟将他压制身下,醉眼朦胧的看着他,一双桃花眼使劲儿睁得更大似乎想要看清楚他是谁。

司煜看着钟瑾瑜乖巧的趴在他胸口,眼眶已经红润起来,委屈的奶声奶气道:“我、我...哪儿哪儿都难受......”

司煜翻身,将钟瑾瑜压在身下,女人嘿嘿一笑,酒劲儿上来玩心大起,搂着司煜的脖子,对准了嘴就亲了上去。

毫无吻技可言,纯一顿乱啃,却是让司煜饱受煎熬,下腹紧紧绷着。

他真想,现在!立刻!

把这个小东西给吃干抹净!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司煜悬着心问道,如果她敢答错,他保证要让她这辈子都忘不了今天。

“嗯......你是谁......”钟瑾瑜疑惑的眨眨眼,垂下了眸子,随即又立马睁大了眼,一脸求表扬:“我知道!你是司,司煜!”

司煜满意的笑了,蜻蜓点水般温柔的亲了亲女人额头。

眼看又一个吻上来,司煜忙控制住女人,翻身下床,将女人塞进被子里哄道:“乖乖的躺着睡觉就不难受了,我去给你做好吃的。”

“好,我要吃......”

“玉米卷、红樱桃、芝士蛋糕。”不等钟瑾瑜话说完,司煜已经开了口,“够不够?不够还有鸡翅。”

他早就将她的喜好熟知心底。

“我要吃鸡翅......”

司煜听着女人吧唧了几下嘴后便发出了浅浅的鼾声,吩咐了女佣后,他便去了浴室,他的生理问题亟待解决。

从浴室出来,女佣已经将钟瑾瑜的衣服换下,换上了睡衣,司煜凑近了,心满意足的闻着钟瑾瑜脖颈处的体香,像极了牛奶,不由得深吸了几口。

“记得给太太准备解酒汤。”

“是,先生。”

女佣不由得多看了钟瑾瑜两眼,先生能带女人回家已经是让人惊愕不已,现在居然还承认了她的身份!

这女人的魅力得有多大啊!

上辈子拯救了宇宙?居然能收了一度让外界怀疑已经弯了的司煜这个娱乐圈一霸的心。

......

脑袋炸了!

钟瑾瑜醒的时候,疼得她捂着太阳穴,久久恢复不过来。

这酒后劲儿可真大!喝到最后她感觉自己都能快上天!

她钟瑾瑜发誓,以后绝对滴酒不沾!

发完了誓她才想起来尖叫一声扒开被子往里看,还好......穿着衣服。

良久,她才又反应过来,是睡衣!

她不会真的和司煜发生关系了吧?!

钟瑾瑜一阵懊悔,她就不该冲动,一时头脑发热,魔鬼啊......

恰好这时女佣开门进来了,手里还端着托盘:“夫人醒了,这是先生吩咐的醒酒汤,喝了头就不疼了!”

钟瑾瑜道了声谢,脑袋嗡嗡的响着,只有两个大字:司煜!

说曹操曹操到,下一秒钟瑾瑜就看见司煜靠在门边系着西装扣:“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等等!

这话为什么这么暧昧!

问她感觉也别当着人面问啊!

看钟瑾瑜半晌不说话,脸上羞红一片,司煜就知道她想歪了,却也不解释,接过女佣手里的汤坐在床边,暧昧道:“你应该挺累的,来,我喂你。”

“唰”的一下,钟瑾瑜的脸再次红成柿子。

一旁的女佣一副了然模样笑嘻嘻的退下了,钟瑾瑜待脸上红晕消退,坐直了身子轻咳了一声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司煜没有坚持,只是一脸宠溺看的钟瑾瑜心里直打鼓,眼神飘飘忽忽的不敢直视男人。

“把东西搬来吧。”

“啊?......哦......”

良久,男人才开口,钟瑾瑜一愣神的功夫大脑当机了,直到司煜走后她才反应过来,这是要她搬过来住啊!

想起公寓,还是三年前她被封杀签约海风旗下给配置的,那个她当成家的地方,江宇风却去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钟瑾瑜思及此,眸光黯淡了下去,看来今天还得抽空去搬东西了,正好,今天一并解决。

下楼时候,钟瑾瑜一阵惊愕,客厅里已然是她的行李箱和包裹。

“你......你?”

“替你省笔搬家公司的钱。”

钟瑾瑜苦笑,看来刚才他说的那不是询问,是通知,不管她答不答应,都得搬来了。

“那我先谢过?”

“谢谢不必了,不过用吻抵债,我很乐意接受。”

唰!

钟瑾瑜脸色通红,这男人!

......

钟瑾瑜拿出手机开机,果不其然,悠姐的电话来了一个,江宇风的却鲜有的多了十几个,毋庸置疑,拿她问罪的。

钟瑾瑜约了悠姐,医院见。

她到的时候悠姐已经在医院隔壁咖啡厅坐着了,“放心吧,俩人都在医院没出来过,还有的事儿,监控拍的一清二楚,我已经备份下来了。”

钟瑾瑜点点头道:“麻烦悠姐了,我......”

陈悠悠疑惑的看着钟瑾瑜欲言又止,半晌,钟瑾瑜复又抬起头来,喊了声悠姐,眼神辍辍,“悠姐,你真的想好了吗?哪怕之后要跟海风为敌......”

话还未说完,钟瑾瑜就被赏了个脑瓜蹦,陈悠悠盘起手来双手环胸,往后椅背一靠,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你呀!我缺的是海风那个小公司?傻不傻!我有你这个王牌在,去哪儿不能挣钱?再者说了,我早看那渣男贱女不顺眼了!”

钟瑾瑜笑了,跟陈悠悠又道了声谢,两人又商量起正事来:“悠姐,狗仔联系好了吗?”

“好了,透露了病房号,估摸着会正好到。”陈悠悠眼中闪着狡黠,她现在对钟瑾瑜,还莫名的多了些佩服。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姑娘这么机灵鬼呢!

“那我就进去会会他们。”

钟瑾瑜带好口罩往医院去。

江宇风安排的是高级病房,一层就两间房,安静的很,门没关严,她到门口的时候,还清楚的听到门内的说话声。

是江宇风的声音,似乎在和蒋若曦争辩着什么,钟瑾瑜冷笑一声,婚都没结这会儿可就腻了?

“不管怎么说,瑾瑜不是故意的,你自己多心了,她不是那种人......”

“女人了解女人!她就是故意的!故意想给我难堪!好让我身败名裂!......宇风,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护着瑾瑜,我心里就好难过好难过!”

钟瑾瑜倒是挺意外的,没想到江宇风会给她说好话。

但是,这两句话的分量,还大不到能让她卸下仇恨,握手言和!

她白付三年的时光,被当成傻子一样利用......仅凭这些,她都绝不会客气!

敛去狠厉,钟瑾瑜推门而入,特意留了缝没关严,门内的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江宇风疑惑的声音:“瑾瑜,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让我来道歉的吗?”钟瑾瑜淡淡看了眼蒋若曦,后者却突然想疯了一般,目光毒辣的瞪着她,抄起一旁桌子上的水杯就向钟瑾瑜砸去,嘴里还骂骂咧咧着:“你这个心机婊!你就是故意这样对我的!你贱不贱!”

钟瑾瑜躲了过去,一声也不吭,见此,江宇风心里一疼,忙拦着,“瑾瑜,你快道歉!”

可她仍旧一声不吭,敏锐的听着走廊的声响。

蓦地,“啪!”的一声,蒋若曦抬手给了自己响亮的一巴掌,江宇风错愕的看着,蒋若曦自扮自怜的哭着骂她,钟瑾瑜心中却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一点想笑:

在江宇风面前演戏,她也不觉得尴尬?

这演技,当什么模特,演戏才是最好的归宿,不拿个影后都对不起她扇自己这一巴掌吧!

“你这么对我,你良心上过得去吗?!”蒋若曦哭喊出这一句,恰时,一大群记者涌了进来,拍照的咔咔声不绝于耳。

钟瑾瑜看着蒋若曦一闪而过的笑容,心中越发阴厉。

不过,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请问钟小姐为什么要掌掴蒋若曦小姐?”

“你们之间可有过节?这次替换事件是不是刻意安排好的?”

尖锐的问题越发助长了蒋若曦的气焰,拉住准备赶人的江宇风就开始哭诉:“钟小姐为了江总隐退三年大家都知道,但是因为海风最近比较捧我,可能钟小姐吃醋了,况且钟小姐也有复出的意思,所以,虽然我很珍惜这次机会,但是我也只能......”

蒋若曦欲言又止,可怜兮兮的低下头,论哪个不知情的都会以为是钟瑾瑜以私谋权,欺压下层。

议论声此起彼伏,江宇风并未开口阻止,也不敢正眼看钟瑾瑜,见江宇风帮自己,蒋若曦索性再次添柴火焰高,不如多说几句:“当时瑾瑜只说是多年没上台想找回感觉试试,我也没想到......瑾瑜居然是想利用这次机会赶走我,接了代言好复出。”

“什么?!钟瑾瑜原来是这种人,亏我以前还喜欢她......”

“以前可是A模啊,现在变成这样......”

“连这点手段都没有A模怎么当上的?”

钟瑾瑜并不打算开口解释,站在床边。保安此时也涌来,将一众呜泱记者赶至走廊,江宇风安慰了蒋若曦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钟瑾瑜,两人一同到走廊。

“各位媒体记者,这次是海风安排错了走秀名单,与蒋若曦小姐无关,并非替走事件......”江宇风开始他的公关方案,话里话外都偏向蒋若曦,听得钟瑾瑜一阵心灰意冷。

相关文章:

一女被多男强轮H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

校长办公室校长和诗怡670章,用遥控器玩下面

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玉股花心尘柄

主人我错了不敢了逃了别打了|女主快穿系统肉多无cp

男主占有欲强到病态的囚禁文|遥控器颤抖教室湿h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