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你逃不了_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2021-09-28 08:58 · 新商盟

他就脆明摆着跟我说,他有钱但是不会在我身上多花一毛钱,因为我不配,反正饿不死就行!

这句话简直把我气坏了,真是越有钱越扣,知道我没利用价值了,就这么对我!

但我也明白,白云飞估计也看我不顺眼,毕竟他老婆肚子里的孩子,跟他没什么关系,怀的是我的骨肉,可是他为了那份家族财产却要当亲儿子一样养着。

一想到这些,我心里就别提有多高兴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高珊珊走了,也是被白云飞卸磨杀驴了。

晚上,我正躺在床上休息,忽然听到门外传来苏亚和白云飞的对话。

好像白云飞说什么要处理点事情去,而苏亚则是关怀万分的让白云飞路上小心。

我心中一动,偷偷的在窗户前看着院内的情景,等到确认白云飞走了之后,我这才打开房门,看了一眼大厅的方向。

苏亚穿着一身性感至极的吊带裙,在客厅前的玻璃窗,远远的注视着白云飞,我看到她那妙曼高挑的背影,以及那若隐若现的白嫩肌肤,忍不住狠狠吞了吞口水。

我在别墅最多能呆个两三天就要走了,但是我挺舍不得的,因为我和苏亚之间还有一个事情没有做完,上次只是做了一半,做了个前戏。

今晚,别墅内只有我和她两个人,孤男寡女,柴烈火,我想要修她的车。

苏亚或许感受到了我的目光注释,她回头看了我一眼,精美的俏表现的很淡定,只是扫了我一眼之后,便扭着浑圆的小屁股走了上去。

然而,她路过我身边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带着一股香风,更是让我有些魂不守舍……

我脑中浮现了那天的场景,要知道那天我和苏亚都是‘坦诚相待’,就差一点点就可以就可以双宿双飞,一起逍遥快乐了,可是却被白云飞给打搅了。

眼下,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机会!

我站在原地,看着苏亚在楼梯上扭着屁股前行,只感觉浑身燥热,身体不受控制的跟了上去,说实话,毕竟别墅内只有苏亚一个女人,所以我的胆子变得很大。

‘那天,苏亚知道我是一个雏之后,表现的很喜欢,还说想要转运……’

我脑中不停的幻想着和苏亚美好的一面,随后就跟了上去!

果然,苏亚卧室的门没有关,反而给我留了一条细缝,在细缝中,我看到苏亚此时手里拿着另外一条性感的绿色睡裙,在轻轻的比划着。

‘苏亚再换睡衣?’我狠狠的吞了吞口水,目不转睛的看着房间内的画面。

只见,苏亚将身上的吊带裙缓缓拨开,丝滑如绸般的吊带顺着她白嫩香滑的香肩轻轻滑落,路过那洁白无暇的美背,浑圆挺翘的臀瓣,修长白皙的美腿,以及盈手可握的美脚上。

这下,我的呼吸彻底急促了起来,因为苏亚浑身上下,什么都没有穿!

我的天呐,我这个时候要不做出一点行动来,我还算什么男人?

想到这里,我直接推开了门,随后大步朝着苏亚走去,那双手毫不犹豫的就搂住了她那傲人雪白的,并且狠狠一握!

“啊~”

苏亚猝不及防之下,发出一道惊慌失措的声音,随后不停的在我怀里扭动挣扎。

“苏亚,是我,别怕。”

我搂着苏亚在她耳旁轻轻吹了一口热乎气,本以为她能够放松下来,可是她却挣扎的更厉害,还骂我:

“王虎!你这个王八蛋!你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这么对我!给我松手!”

面对苏亚的语气,我早就习以为常了,反而继续坏笑道:

“苏亚,别闹了,白云飞也不行,你自己憋着多难受啊?来吧,我想要你。”

“混蛋!你说什么呐你!你给我起开!”

苏亚剧烈挣扎着,而且小腿忽然猛地上抬,想要踢我的命根子,我急忙向后一退,松开了苏亚,随后有些不依不饶的不爽道:

“苏亚,别装了,白云飞不是走了吗?咱们痛痛快快的开心一场吧,你忘了?上次你不是说想要转运吗?我的雏还给你留着呐。”

说到最后,我极为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但谁成想,苏亚却翻脸不认人,反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来,那张俏脸冷若冰霜道:

“王虎!你少在这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告诉你,你就是一个下贱人!这辈子都别想碰我!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

‘妈的,什么情况啊?辣手无情啊?’

我眉头紧皱,感觉苏亚这个变化也太快了吧,要知道当初我俩因为那天的事情,关系略有缓和,结果现在苏亚就仿佛是忘了那天似得。

“行!我走!”

我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苏亚,随后就准备走,但是忽然楼梯口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完了!

我心里咯噔一声,听这个脚步声,就不是一个人!

果然,下一秒白云飞带着他的几个保镖,面色不善的盯着我,冷笑道:

“王虎!你好大的胆子啊?!我的女人你都敢动?!”

“不是,白…….”我彻底慌了,我那里经历过这种事情啊,刚想要开口解释,可白云飞却毫不犹豫的大手一挥,恶狠狠的吩咐道:

“给我打!”

砰!

白云飞其中一个保镖,一拳就朝着我的鼻子打了出来,直接把我打的流出了鼻血,我整个人脑袋晕头转向的,随后就被他们按在地上,狠狠的拳打脚踢。

他们打了足足有五六分钟,我几乎都快要窒息死了,白云飞这才让他们停手,随后一脚踩在了我的脸上,来回的碾着,冷笑道:

“王虎!舒服吗?爽了吗?恩?”

我疼的不行不行的,尤其是感觉自己眼睛都快要踩爆了,连忙求饶道:

“我错了!我错了!白总,放了我吧!放了我吧!苏亚!求你了,我错了!”

然而,我的哀求没有一点用,苏亚不仅不帮我,反而落井下石的朝着我吐口水道:

“呸!你这个无耻之徒!竟然还想要占我的便宜,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配吗?哈?你这个下贱人,没用的废物!”

苏亚一边说着,一边小鸟依人的搂着白云飞,继续贬低我道:

“有些人一直搞不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王虎你是什么东西,心里还没个逼数吗?我这样的女人,注定是你这辈子都没办法碰到的!”

苏亚的话语,让我彻底心凉,让我心如刀割,我想不到自己幻想的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对我,亏老子之前还偷偷的担心她,我真是瞎了狗眼了!

‘苏亚,别给我机会,否则,老子非要把你草到求饶!!’

白云飞又在我身上吐了口痰,极为不屑的淡淡道:

“王虎,你在我面前就是一条狗,还敢打我女人的注意?真是不想活了,既然你做出了这种事情,那二十万我也就省下来!”

“什么?”

我瞬间勃然大怒,想要反抗,要知道我辛辛苦苦就是为了省下那二十万余款!

“草尼玛!谁让你起来的!”

白云飞又是一脚狠狠的踩踏在了我的脑袋上,随后恶狠狠道:

“王虎!出去以后嘴上有个把门的东西,你要是敢在外面乱说话,我绝对饶不了你!你的身份信息,从出生到现在我了如指掌!听明白了吧?恩?”

白云飞一阵威胁过后,又让那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把我扔到了外面的街道上,他们一个抓着我的头发,一个抓着我的小腿,就如同一条死狗一样把我扔进了垃圾堆。

“哼!这个白痴,敢动苏亚的注意,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小子!以后出去小心点,别把白总的话当做耳旁风,不然有你受的!”

“哈哈,废物就应该在垃圾堆里,这个地方还挺适合他的。”

轰隆隆——

此时外面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我在垃圾堆里瑟瑟发抖,那股令人呕吐的气味沾满了我的全身,我回想起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老天爷!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啊!!呜呜呜!”

此时冷冷的雨水在我脸上胡乱的拍,我饥寒交迫,真的是好恨!

我恨自己没有用,我恨自己是一个孤儿,我恨自己没有钱给王叔治病!

我恨自己因为钱走上了这条重金求子的不归路,我恨自己没用,不仅被苏亚奚落,还被白云飞扔了出来!

我更恨从我面前丢失的二十万尾款!

“没了,什么都没了,我现在一无所有了,呜呜呜呜!”

我躺在垃圾堆里,放声大哭,任由雨水尽情的打在我的身上,我之前为了重金求子的事情,把自己的工作丢了,把自己的出租房退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过了一会,我忍不住雨水的侵袭,打了个哆嗦,连忙站起身来去旁边的银行避雨。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沉沦下去,我还年轻,我的未来还很长远!我要卷土重来,我要开始我的新生活!”

我紧紧的攥着拳头,这段时间在别墅内我也不是没有什么收获,我因为坚持健身,体魄更加强壮,意志更加坚毅,我完全可以从新开始!

“苏亚!白云飞!莫欺少年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老子出人头地那天吧!”

我给自己打了打气,随后就在银行的ATM机取出了我身上仅存的余额。

我卡里还剩一千多,这是我当时退房时候的押金,还有那工作了半个多月的薪水,等雨停了之后,我便在附近的一家私营小旅店住了下来,为了明天而做打算。

这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权倾一方,在羊城叱咤风云,拳打脚踢白云飞,而苏亚面对我的时候也成了一条温顺至极的小母狗,在我的扳手。

好梦总被人吵醒,因为小旅店的房间不隔音,早上九点多的时候我就醒了过来,醒来之后的我浑身酸痛无力,去卫生间看了一下,自己鼻青脸肿,身上全是淤青。

“草特码的,幸好自己这两个月锻炼了不少肌肉出来,否则自己起码三天下不来床!”

我在卫生间谩骂了几句,随后便躺回了床上,安心休息,等到第二天感觉自己恢复了不少之后,这才出门找点事情。

我因为从小出身的原因,危机意识特别强,我兜里的一千块钱在羊城根本撑不了几天,所以自己必须要找一个包吃包住的工作稳定下来,否则人越呆越懒。

说真的,我昨天躺在床上想了整整一整天,就想自己能什么。

我之前的那份工作是一家网店的打包员,每天在阴暗的仓库里不停的打包计件,一点乐趣都没有,也接触不到女人,所以越来越自卑。

但是现在,我觉得自己的形象已经大有改变了,身高体壮,长得也不差,我想要渴望女人,所以我便把目光放在了娱乐场所上面,因为那里女人最多!

不过我也不想做那些伺候人的活,当什么服务生和男公关这都不是我想要的,我要做的就是保安,夜店的保安就有一点好,出了什么事一帮人上去,打的都是顺风架。

于是乎,我就去了一家名叫夜未央的娱乐城应聘保安。

这家保安的招聘条件和待遇都挺不错的,要求形象佳气质好,身材高大,供吃供住,综合工资能够达到五千以上。

说句实话,我以前很少去这种娱乐场所,所以冷不丁的进去,还有点不好意思,但幸好现在夜未央还没有营业,一帮服务员在旁边嗑瓜子聊天,知道我是应聘保安的,便主动带我去了经理室。

经理室。

一个面相沉稳,五大三粗男人和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正在里面聊天,我进去后,那个男人随意打量了我几眼,淡淡道:

“应聘保安的?”

“对对对,陈经理。”我立马点头,我在门外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经理姓陈,是夜未央的一个负责人,专门负责场子里面安全的,说白了这里他罩着的。

他看我的时候,我也在偷偷的打量着他,这个男人鼻子挺大的,看起来面相沉稳,但是眉宇之间有一种凶相,他看着我忽然道:

“你这个伤怎么回事?”

我啊了一声,脑中快速运转,自己是来应聘保安的,总不能说是被人打了吧?

想到这里,我就立马装作郁闷心烦道:

“嗨,别提了,昨天我看到几个小偷偷东西,上去制止,结果被反被他们诬陷,三四个人上来打我,但幸好我也没怂,抓住一个人往死里打。”

“打到最后,那小子满身是血,居然被我打哭了,另外那几个人也不敢上前,后来围观群众多了,他们就主动跑了。”

我这一番话既表现了我高尚的人格,也表现了我英勇的性格,简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天才。

果然,陈经理眼神一亮,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赞许,笑着点头道:

“行,小伙子挺不错的,身上有股气,你是那里人?”

接下来,陈经理就开始摸我的底了,问我是那里人,住在那里,我也没耍心眼,直接如实相告,说自己正好没房住了,如果自己能应聘成功,最好能供吃供住。

陈经理一听我可以住在这里,对我更加放心了,拍着我肩膀欣慰道:

“行,小虎,咱这供吃供住肯定没问题,好好在这里,遇到事别怂,气势不能输,上去就完了!要打出你名字里的虎字!哈哈哈!”

陈经理豪爽的打趣了我几句,现在他也不忙,直接从传呼机里叫来了一个六子。

大概过了几分钟,六子来了,他是一个饼子脸,身穿一件小黑背心,点头哈腰的走了进来问陈经理什么吩咐。

“六子,刚来一个小兄弟,你宿舍不是少个人吗?带他过去吧,好好处。”

“好,好。”六子点头哈腰的带我出了办公室。

一出办公室,这个叫六子小子就变了脸色,挺胸抬背的上下打量我,瞧见我脸上的伤,有些不屑道:

“你这是挨打了?”

我来这种地方当保安之前,也做足了功课,在这里千万不能装老实人,因为装老实人谁都会欺负你,你必须表现的比别人凶狠,人家才不会招惹你。

所以我就把打小偷的事情重复了一下,果然,六子看我的神色没有那么不屑了,反而愤恨道:

“草特码的,老子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小偷,我当初刚来羊城就被小偷偷了钱包,走吧兄弟,带你去宿舍看看。”

一转眼,我和六子就称兄道弟了起来,宿舍里还有一个人叫做阿伟。

六子和他关系挺不错的,一直打趣说叫做伟哥,我也会做人,买了一包软中华给他们,没一会就混熟了,他们对我比较好奇,一直摸我的底。

我就当做闲聊天似得,吹了几个牛逼,说自己上学的时候特别淘气,总跟人打架,还和人掏过刀捅过人,还把背后的一条伤口给他们看,说高中被一个小混子给砍了。

但实际上,我背后的那一条伤疤,是我小时候上身被木头的时候不小心弄的,只不过看起来特别像刀疤,这让六子和阿伟更加高看我一眼。

下午三点半,六子和阿伟就带我去夜未央开始工作了,六子带我左右乱逛介绍道:

“虎子,咱们做保安的其实整天也没啥事,主要是防火,平时遇到事了,汉哥会上去谈,如果谈不成咱们就上去,不过很有少有这种事情发生,毕竟汉哥在这一片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我连连点头,六子所说的汉哥实际上就是经理陈汉,据说以前是个社会人,在道上挺有名气的,现在洗白了才在夜未央这里当经理。

转眼,时光如流水,我在夜未央已经呆了小半个月了,身上的淤青好了,和里面的人也混熟了,只不过我时常会在梦中梦见苏亚和高珊珊。

但我知道,当初那一切终究是一场梦罢了,毕竟我们的身份相差的太远,根本没有办法再次接触,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竟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高珊珊!

那天我正在三楼包厢巡视,看看有没有什么突发事件,但是忽然目光一怔在前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白云飞的表妹高珊珊!

高珊珊看起来是在外面喝了点酒,被一个身穿西装,头戴帽子的中年人扶着进了三楼的一个包厢,我确信我没有看错人,因为高珊珊的那张俏脸,我永远不会忘记!

‘妈的,高珊珊怎么会和一个中年人在一起?还喝了酒?’

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在夜未央呆了这十多天,我也知道,女人一喝多了就会被人占便宜,亲吻搂抱都是轻的,更有可能被人强行啪啪!

‘不行!如果是别人就算了,可是对方是高珊珊,自己得看看。’

我毕竟对高珊珊心存幻想过,所以心有不甘,便在门口偷看,想要看看里面在什么。

然而,当我凑过去看到里面的情景之时,瞬间大惊失色,不可思议道:

‘卧槽,怎么是他?’

只见和高珊珊坐在一起的那个中年男人,竟然是当初去白云飞别墅做客的那个副市长石大千,只不过她们两个怎么在一起了?!

我心中正疑惑着,只见石大千搂住了高珊珊柔软至极的倩腰,特别认真道:

“珊珊,你真的好漂亮。”

高珊珊娇羞的哼唧了一声,故作不满道:

“你是不是总对女孩子这么说呀?油嘴滑舌的。”

石大千此时已经脱下了西装外套和帽子,他穿着蓝色衬衫,抓着高珊珊的小手继续道:

“珊珊,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自从第一次见面,我就喜欢上你了……真的。”

我看着石大千一个劲的占便宜,心里就不舒服,忍不住恶心道:

‘呕,恶不恶心啊?还第一次见面就喜欢?喜欢你麻痹啊!’

石大千瞧见高珊珊那娇羞的模样,别提心中有多兴奋了,直接伸手去捏高珊珊那弹性十足的雪白美腿,凑在其耳边暧昧道:

“珊珊,看着我的眼睛。”

高珊珊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可是石大千却忍不住在她的俏脸上请啄了一口,她芳心大乱,羞愤不已的推着石大千道:

“石老板,你好坏,你坏死了,竟然这么对我,我不理你了。”

尼玛!

够骚的!

我现在都能够看出来,高珊珊是在半推半就的和石大千演戏,因为她那小女儿姿态,根本就不是说不理石大千,反而更加的在勾引石大千!

以石大千的岁数都可以做高珊珊的父亲了,可是却可以肆无忌惮的占高珊珊便宜。

‘有钱就是好啊,尤其是有钱有权,更是可以为所欲为!’

果然,石大千坏坏一笑,直接想要搂着高珊珊坐在他的大腿上,坏笑道:

“珊珊,还叫我是老板?咱们也不是外人了,以后叫我千哥就行了。”

说完,石大千就还想要抱着高珊珊的小蛮腰去亲吻,但却被一双玉手堵住,高珊珊羞涩万分道:

“那好千哥,我现在毕业了,想要去市医院工作,可是那里不好进……”

“哦,这事啊。”

石大千略微停顿了一下,抓着高珊珊的芊芊玉手,轻轻玩把,像个领导似得淡笑道:

“市医院不好进?有市政府难进吗?只要想做,千哥都支持你,都在暗中帮着你。”

高珊珊得到了石大千的回复,整个人别提有多高兴了,拿着一杯红酒便笑嘻嘻道:

“那我先谢谢千哥了,千哥,这杯酒我敬你。”

高珊珊一饮而尽,石大千却仅仅是抿了一小口,随后他眼睛一转,又许诺了高珊珊不少好处,比如说他跟市医院的院长熟悉,明天打声招呼就可以办妥。

一来二去,高珊珊就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喝起了交杯酒,甚至还主动亲了一口石大千。

我在包厢外面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心中愤恨不已,暗想这潜规则真的是层出不穷,任何一个地方都跑不了。

高珊珊我也接触过,她是那种没有太多坏心思的女人,结果现在却为了一个工作,就要接受石大千这种老男人的潜规则!

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苏亚和白云飞的过错,白云飞为了笼络石大千,送了不少礼物回扣,眼下肯定又把高珊珊利用了起来,让其和石大千接触,亲近一番。

不仅如此,高珊珊的嫂子苏亚更是一个十足的拜金女,特别的势利,为了钱嫁给了一个有生理问题的白云飞,有这对夫妻在身边,高珊珊迟早要误入歧途,

‘这个狗娘养的社会!老子迟早要翻身奴隶把歌唱!’

我现在已经彻底明悟了,这个社会太现实,只有强者才能够支配一切,而我王虎,我这辈子一定要当上一个强者,一个可以支配一切的强者!

包厢内。

酒过三巡后,石大千也开始猴急了起来,他一把将高珊珊推在沙发上,想要修车。

“千哥……不要,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你别这样……”

高珊珊到了现在还想要抵抗,不停的摇晃着性感娇躯,却让石大千更加兴奋。

“臭宝贝,我知道你不是随便的人,给千哥吧?”

“明天我就给市医院院长打电话,帮你安排工作,上次我和李院长喝酒的时候,他还说有个护士长要下去了,千哥觉得你可以直接做护士长,怎么样?”

石大千的话语中,充满着浓浓的诱惑,要知道护士和护士长的差距,那可不是一星半点的,福利待遇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面对这种诱惑,高珊珊根本没有办法拒绝,只是犹豫了片刻,就羞涩的点头道:

“千哥,你别骗我……”

“嘿嘿,放心吧,千哥怎么会舍得骗你呐?宝贝?”

话音落下,石大千就抱着高珊珊一顿亲,想要脱掉高珊珊的裤子,但是高珊珊却不让:

“千哥,别……唔,我不行,不行的……改天,改天好吗,现在真的不行的。”

高珊珊也不是真傻,她担心石大千穿上裤子不认人,所以说这句话就是想要让等石大千完成了承诺之后,这才把自己奉献给对方。

石大千又占了一会便宜,发现无法突破最后一步的时候,这才有些沉着脸道:

“行吧,到时候我把李院长叫出来,咱们再出来玩玩。”

我在外面看的复杂不已,忽然身后有人拍了我一下,我心中一惊,连忙回头。

我回过头却发现是站包厢的公主妍妍,她穿着夜场标志套装,蓝色连衣包臀短裙,一条黑丝袜踩着高跟鞋正睁大眼睛看着我:

“虎哥,你在这里什么呢?”

因为我是跟六子他们混的内保,身份地位比那些普通保安高了一点,加上夜场的女生说话嘴甜,所以才叫我一声虎哥。

我哦了一声,随口道:“我就随便看看,你刚才什么去了?”

妍妍吐了吐小舌头,特别可爱道:

“我去了趟卫生间。”

话音落下,石大千带着高珊珊也从里面出来了,他重新戴上了帽子,压得特别低,正常情况来讲,就算是迎面走来的人,也未必能够看到他的容貌。

妍妍看到俩人出来,立马甜美道:

“老板好,女士好,请问有什么需求?”

石大千故意压着声道:“买单了,来,这是你的小费。”

说着,就从包里掏出七八张毛爷爷塞进了妍妍的手里,让妍妍乐开了花。

‘妈的,真是贪污啊,打小费都是七八百。’

我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而就在这时高珊珊却忽然发现了我,诧异道:

“咦?王虎?你怎么在这?”

我根本不慌,淡定自若道:

“我在这里当保安啊,珊珊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跟我打声招呼?”

石大千低头抓了一下高珊珊,轻声道:“珊珊,看到熟人了?”

“啊……这是,我以前的朋友。”

高珊珊显然是不想把我的真正身份说出来,所以编造了一个以前的朋友。

石大千哦了一声,也一直没抬头,高珊珊更担心他的身份暴露,毕竟是副市长级别的,所以只是复杂的看了我几眼,便带着石大千走出了夜未央。

“虎哥。”妍妍娇滴滴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她口吐香兰道:

“人家都走了,你就别看了。”

我啊了一声,回过神来苦笑一声,自己还真挺怀念当初在别墅生活的那段时光。

“怎么?你的前女友?”

妍妍站在我身前挑动眉毛,那双美丽的眼睛,闪烁着神秘光芒,还了诱人的红唇。

“别瞎说,我们就是普通朋友罢了。”

妍妍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反而娇嗔的哼了一声,撇嘴道:

“少骗人了,我一看就知道你俩以前有故事,不过……”说道这里,妍妍有些娇声道:

“虎哥,你这么帅,也没必要吃回头草啊?”

我愣了一下,将目光放在了妍妍的身上,她穿着低胸裙,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肌肤,而且还点着脚尖微微晃动,仿佛是在勾引我一般。

我在夜未央也混了一段时间,知道有些女人心里空虚,还有点骚,就喜欢勾搭男人,处个炮友情人之类的,听妍妍这意思,似乎想要和自己来一炮?

要知道,我来夜未央的目的,那就是想要结束一下单身生活,找一个女人搭伙过日子。

我心里正胡思乱想着,但妍妍却忽然笑嘻嘻道:

“虎哥,闲着没事进来坐坐呗,正好帮我收拾一下。”

“好啊,那我就进去做做。”

我故意饱含深意,一语双关的说了句做做,随后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泛起一丝美滋滋的笑意,看来自己今晚可以爽爽咯!

包厢内。

妍妍进去之后没着急收拾包厢,反而坐在了一旁,吃着柜台上的果盘。

石大千毕竟也是一个副市长级别的人物,比较讲究面子,所以虽然就他和高珊珊两个人,但还是点了不少东西,一些小吃和果盘什么的,根本就没怎么动。

我坐在妍妍的身边,感觉有些口渴便开了一瓶没开封的鸡尾酒。

相关文章:

给女票口完整教程_新婚别人下了种

第11部分夫妇交换系列,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都市俏佳人)

女朋友水太多太滑了不爽:淫荡熟女

餐桌下的逗弄/深入浅出摩擦

一个男生主动搂你腰/碰男生腰会有反应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