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腿我要进了_压在她丰满的胸上

2021-09-28 09:55 · 新商盟

见到秦锋这凶神恶煞的样子,有点害怕,但是也好奇为什么秦锋会突然发恶!虽然昨天她差点被秦锋强上了,但是看在他喝酒的份上,只道以后避开他就行。

秦锋这一闹,顿时全村皆知,他们平驲见秦锋老实憨厚,没有想到这个男子爆起来,也是这么的有血行,将镇长都给打得落荒而逃!

孙劲德也是吃了哑巴亏,没人看见秦锋怎么出手将他推下去,也没有人能够证明秦锋在灌他水,并且当时是秦锋下去救他上来的,他反而骂了秦锋,才引起秦锋出手的。

他回去问了一下所长钟雄,见没有把柄能够将秦锋关进派出所,他就打通了秦朝生的电话:“秦老板,秦锋这茅坑的石头又黑又更,多次劝解就是不肯将合同交出来,非要搞农作业。”

“那你们就没有什么法子了吗?”秦朝生不满的声音传来。

“如果是让他没有田的话,我们按违约金收买村里的合同就可以了。只需要五万就够……”

“你去让他们跟村民谈吧,五万块不过是小意思。关键是让秦锋事事不能,让他来跪着求我,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明白!”

“我不希望你们拿钱不办事,要是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们……”

“我知道我知道……”孙劲德模了额头上的一把冷汗,这秦朝生是个好大树,能撸掉秦锋,也能撸掉他。

“秦锋,我草你姥姥!”孙劲德在自己的脚上上着跌打油,心里直发狠!

而在桃花村,也很快公布出了两份布告。

第一份就是新村委的任职公示,支书秦永富,村长陈朝军等等。

第二份则是明文规定村里的土地不能自由租赁。

这两份布告一出,村里人就知道了,这根本就是针对秦锋而去的。

“嘿嘿,看来这孙镇长真是神通广大啊,不光人跑得快,连命令也发布得快。我们的峰子村长才揍了他,回头就把峰子村长给撤了,真是神速啊!”一个村民吹着烟,讥笑着说道。

“土地严禁租赁……我呸,这年头田都荒在那里,老子不想种了,我租出去关你镇里吊事啊,我去你的妈的,老子免费给秦锋种,你镇里能管得着!”一个人念了几句,然后也就开骂了。

“就是,老子也免费给秦锋去种……喂,陈文书,你在这里就好了,我问下,我家的田荒着,免费给秦锋帮忙耕种一下下,不犯法吧?”一个村民见陈文书在后面看着,也就问道。

“哦,村支书也在啊,你也评评。”那人看见秦永富也在,也顿时问道。

秦永富和陈小雯两人以为想听点民意,没有想到他们不关心谁是村长,更关心田,因为田跟他们的切身利益有关啊!

桃花村的人已经变了,种田种地少了,田,宁可让他们荒着,也不愿去吃那点苦头,因为一亩田,收益也就是千把块,这点钱够干吗的呢,去城里随便干点体力活都挣得比这个多。

村里的年轻小伙几乎都外出打工了,每月每年都往家里寄钱,家里的老人也就不像以前那么拼命劳作了。

所以,秦锋一说出要租田,村民还是愿意租出去的。

村民心里还有一个坐享其成或者静观其变,要是秦锋搞起来了,他们自然也会跟着搞。

秦锋是看到了这点,而秦永富等人未必看得到!

“田地本来就是国家的,你们有什么权力租出去呢。你们晚上没有看新闻吗?现在是国家要保耕地多少多少亩的红线,我们的田能随便租出去吗?”秦永富说道,当了支书,也才知道新闻联播是值得看的。

“永富支书说的对啊,田是国家,你们为什么要想到租出去呢?”陈小雯也附和说道。

“大道理我是不懂的,秦永富,我问一句,我的田荒着不种,算不算犯法?”那村民说道。

“不算!”秦永富答道。

“那我自己不种,我雇人来种,那算不算犯法?”那村民又说道。

“不算!”秦永富答道。

“那上面的布告不是扯蛋吗?我家的五亩田,我雇秦锋种了,他受种啥,我种啥!政府的人真是闲得蛋疼,正事不管,管这些鸡巴吊事!”那村民讥笑着说道,“走吧,我们去峰子家谈谈。”

“我也雇秦锋来种我的田!哈哈!”有人附和着说道。

秦永富和陈小雯两人顿时傻眼,没有想到这些村民会想出这么一招,他们村委只得再开会,然后还是得向孙劲德汇报请示,结果还是被回骂了个狗血淋头!

陈玉红起初也在一边听着村民的议论,她也觉得这两天村里变化得有点快,她才惊讶于秦锋原来在村里还是有着威信的,现在他落难了,村里面都同晴他呢。

哎,可是他昨天中午为什么要那样做?

一个男人管不住下面,最终也办不成什么大事。

陈玉红再想到昨天中午的事,竟然不恼秦锋了,反而有点理解他了,这种想法让她觉得很荒谬。

想了一下,陈玉红还是拨通了秦朝生的电话,语气冷淡说道:“秦朝生,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跟一个小小的村长过不去……”

“嘻嘻,陈玉红,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我下午就去找你,哎,陈厅长很想再见到你……”秦朝生的声音传来。

“这么快,你不是说项目要等到明后年才能下来吗?”陈玉红心中一紧。

“这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最近我在想,怎么才能在你们那里搞一个大的项目,让他下乡,然后你……你知道吗,陈厅长是个老知青,对农村漂亮女人最……”

“你不用跟我说,我只按照我们计划来实行,我要三亿。”陈玉红心里无端紧张,彷徨。

“放心,只要我拿得下那个省级或者国家级的项目,我会提前兑现你要的三亿,到时候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不是吗?呵呵!”秦朝生笑道。

“你想搞什么项目?这个桃花村哪有什么好搞的项目?”陈玉红问道,她也看出来了,这桃花村只是个普通村子,她是看不出有什么项目可以搞。

“我还在想……你刚才问我什么?”秦朝生反问。

“你报复秦锋做什么,他在桃花村很有威信,不要将我们的计划弄砸了。”

“草,一个乡巴佬,我还不看在眼里,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死他。陈玉红,我警告你,你要是看上了他,破了身,陈厅长那边知道你不是外子,我的项目也得成泡影,你最好管住你的库腰带,要松也只能对陈厅长松……”

“秦朝生,你真是混蛋……”陈玉红一想到这事,莫名怒了,也就骂道

“那件事也是我一时忍不住,对不住对不住了,陈玉红你消消气……”

“你混蛋……”

陈玉红见秦锋过来了,她赶紧挂掉电话。

“再来包烟,也给来节遥控器的小号电池,南孚的那种。”

秦锋先是去看了一下公示和布告,抽了一支烟,恰好是最后一根,扔掉烟盒,也就去到陈玉红的店里。

他此时看着陈玉红,因为昨天在苏桂花家中又见了一次,所以倒也没有怎么觉得尴尬,这让秦锋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不禁想道,难道我真是个坏人,做了坏事,也不会问心有愧,还是这个女人本来就是自己的,自己对她怎么样,都不见得是过分,哎,这是不是人常说的,人要是无耻了,也就无敌了。

陈玉红没有多说什么,开门就是做生意的,也不至于不卖给秦锋,这些东西都在收银台附近,也就顺手拿给他了。但是因为刚刚才秦朝生打了电话,恨起秦朝生,也就将秦锋这个男人给恨上了,正是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所以她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秦锋则以为是她多想和记仇了,也就不触她这个霉头,想着张晓敏的话,还是在她好心晴的时候再来吧。

一模腰包,却发觉钱也没有带,他想起来了,原来但是跟着孙劲德跳下鱼塘,钱包什么的也都湿透了,正在家里晾着呢。

他脸上有点囧,说道:“还是先记着吧,下次我再一起给!”

“好吧,好吧,没事你就走吧。”陈玉红见这是秦锋第二回了,顿时就以为他是故意的。

秦锋嘿嘿再囧笑一下,见到座机,就再说道:“我再打个公用电话,能用吧。”

陈玉红不想看见秦锋,也就想说坏了,可是看见秦锋已经拿起电话打了起来,她也就无语了。

“这个男人,还挺不将自己当回事啊!”陈玉红心里腹诽说道。

“秀萍,你顺便再给我买个手机……牌子还是旧的那款……掉水里了,开不了机啦,你就买原来的牌子就行……嗯,就这样,挂了!”

秦锋看着陈玉红,见她抱匈看着自己,眼神警惕的很,一副防范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但正是抱着手,却将那柔软抱起,也就显得尤其大了,只是因为是高领深色t恤,所以也看不见,他不禁就笑道:“打了两分钟,你记着就行。”

“没事你就走吧!”陈玉红不想搭理秦锋。

“我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那个什么秦朝生又来电话蚤扰你了,那畜生,要是我再看见,我一定揍他一顿!”秦锋并没有马上离去,出了门口,撕开烟盒,抽了一支,吸了一口,回来说着,可是想起陈玉红不喜涣烟味,也就站在门边下风口外抽着。

陈玉红还是没有放过这个细节,不过,她马上说道:“我说过你不要惹秦朝生的,他会玩死你的。”

“嘿嘿,他就不是能撸了我的村长职衔吗,他还能对我怎么样, 我不还好好的吗,其实,你应该把他的电话给我,让我问候问候一下他的,听说最近他走路需要拐杖了。”秦锋说道。

陈玉红随即递出手机,说道:“你还不怕死,你就打!”

秦锋盯着她看了一眼,拿来手机,翻了出来,真个就打了过去。

“陈玉红,你消气了……”秦朝生喜悦的声音传来。

“我消你妈,你耳朵长屁股上了,老子是男的是女的,你听不出来啊!”秦锋压低说道。

“你是谁,你怎么会有这个手机?”秦朝生的声音变得警惕。

“嘿嘿,老子在路边捡的,你管老子是谁?这手机……”

“你想做什么?”

“我是说这手机很漂亮,应该值不少钱吧。上面就你一个联系人,想必这个手机主人只认识你了,你想要回去吗?不想要的话,我就交给派出所了或者卖给修手机的……”

“你在哪里捡到的。”

“桃花村,妈的,我说你他妈的还长了个猪脑袋啊,好了,我交给我们村长去,你想要的话,你就去找我们村长大人吧。”

秦锋挂了电话,没有想到很快秦朝生就打了过来,他就直接挂断,关机,等烟抽完,才开机,电话又响了,他就接听了。

“喂,那位?报上名来。”

“你捡的手机是我女人的,你还给我女人。”

“我草你妈,你是谁?你说是你女人的,那就是你女人了!我说还是我女人呢!”秦锋说道,看着陈玉红嬉笑着,惹得陈玉红投来一个杀人的眼神。

“你是不是桃花村的村长陈朝军,我是秦朝生,妈的,你马上将电话交给陈玉红。”秦朝生好像想起桃花村的村长是谁了,毕竟这个吃过一次饭,他能记起这种小人物,也相当难为他了!

“你妈的,你就是那畜生,你快来,让老子揍你一顿。”

“你是谁?”

“妈的,这么快就忘记了,那晚要不是你跑得快,老子不光废了你下面,还要揍得你娘都不认得你!不要让我在桃花村看到你,畜生!”

秦锋这才将电话挂了,交给陈玉红。

“骂的很爽是不是?”陈玉红将手机拿来,不过她心里也有点暗爽,秦锋虽然不是好人,但是比她能治秦朝生,这就让她莫名高兴。

“嘿嘿,可惜,这畜生没有来,不然我非得狠狠揍他一顿。上次说他能一个电话叫来一车人,也没见他叫来,看来这个人也是在吹牛,空头支票一张一张的开!难怪能跟孙劲德混成一起。”秦锋无所谓的说道。

陈玉红心头不免一震,她猛的想到,要是秦朝生真的给了她开了一张三亿的空头支票,她还得去陪那个什么陈厅长,真是被人卖了,也还替对方数钱呢!

“你怎么了?你在想什么?”秦锋见陈玉红无端在沉默,看着也像有心事的样子。

“没事,没事,你还小心一点为好,秦朝生有的是钱。”陈玉红转身回店。

“你好像很怕他似的。妈的,他来了,老子再给他一脚,让他变成真太监!”秦锋说道,转身一脚踢出,地上的一块砖头直接飞出十米外。

“晚上我让他来,我希望你们能和解和解。你能保证不出手吗?”陈玉红突然说道。

“哈哈,当然!我是个好村民!”秦锋说道,然后吹着口哨走了。

陈玉红等了一阵,就拿出手机拨将出去。

“秦朝生,是我!”

“陈玉红?……你怎么搞的,怎么能把手机弄掉了,你知不知道,要是手机被有心人捡到,敲诈勒索是小事,万一将手机里面东西泄露出去,你我都有麻烦。”电话那边传来秦朝生责怪的声音。

“我们会有什么麻烦,那些恶心的,我都删掉了。这里是农村,哪来那么多的有心人。”陈玉红反说道。

“哎,小心一点还是好的。你不要跟村里的那些乡巴子走得近。你这么漂亮,他们难保不打主意。”秦朝生说道,他此时正躺在医院的床上,一台促进血管循环促进伤口愈合的辅助治疗机器正覆盖在他命根上,无形的电磁治疗让他感觉痒痒酥酥的,十分过瘾,“我让你到你表姐哪里,就是怕你在城主中被人吃了,农村才是让你保持外子之身的最好地方。”

“你能不能不要说这件事。”陈玉红生气了。

“好吧,好吧,陈玉红,那你找我有什么事?”

“晚上你来一下,跟秦锋好好谈谈,你们之间的事和解了吧。”

“为什么?他娘的他踢了老子一脚,老子不能这么轻饶了他。”

“可你已经让人撤了他的职,你还想怎么样?”

“是不是他挠蚤扰你了,那混蛋……陈玉红,你要是有什么晴况,就赶紧打电话报警,不行,我马上安排一个服务员跟你一起开店,你们有两个人,互相照应着。就这样办,我马上让你表姐帮你找一个。”

“他是村长,现在他知道是你弄掉了他的职衔,我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秦朝生,还有三天,我要看到第一笔钱进账!不然……”

“陈玉红,你别激动,好,好,明天我就让财会给你打一百万进去!哎呦,这秦锋正是混蛋,下脚真他妈狠!”

“少装,明天中午要是我查了里面没钱,这店就卖了关门。咱们也就拜拜。”

“明天中午之前一定会到账,你放心。晚上我没法过去,我这还在省城医院呢。哎哟^护士,换药换药!”

陈玉红也就挂断电话,她能听得出,这秦朝生的痛真不是装出来的,看来秦锋的那一脚,还真踢得不轻,今晚还不能让他们两个见面!

其实秦朝生现在接受的一是一种新型而又很保守的治疗。

秦朝生伤的地方是命根,神经组织敏感,要是按照一般的药物疗程,他只要半个月一个月克制住不近女色,老尔的功能就能恢复到伤前水平,可是,当他昨晚听到医院专科主任发来的信息后,他就不淡定了,决定试验主任说的这种新药。

有时候不得不说,人的运气好了,那就真的是什么都向着这个人了!

被秦朝生看伤的那个主任医师曾经喝过几瓶洋墨水,在国外某个著名的医疗学府进修过,医院院长则是他的老师兄,秦朝生看病的那天刚好这个院长从国外考察回来,院长带回来了一批先进的内部试验药,就有一种新型治疗ED的药,又刚好那个主任医师见到,也就建议秦朝生试验一下。

早上的专家会论证过后,觉得可以用,也征求了秦朝生的意见,在秦锋一脚踢孙劲德下水的时候,秦朝生已经在病房做着准备了。

这种新药在国外的临床效果非常好,能让男根变得粗壮粗长,绝对不会短于18厘米,还持久。

据介绍,参加试验的那些试验者,服药前都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疾病,比如不尽兴,时间短,或者无法勃起,更而快等等各种让男人败退的疾病。服药后马上找应召女郎来试验,或者是和自己女朋友妻子晴人试验,那就发生了翻天腹地的变化。

最快者的时间在二十分钟,比这个试验者在非服用状态下,足足提高了十九分钟!

相关文章: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短文,别塞了塞进去

我想吃你BB要了你:肉超级多的糙汉文

与儿子睡觉一下子项进去了@我们班男生在下课轮流pa我

大学我天天去找男朋友/村里人给新娘验身

情艳乡村之花溪村,今晚老师随便你怎么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