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一张一合撑到极致 女尸|连裤袜 精斑

2021-09-28 14:02 · 新商盟

贺璘睿脱口而出,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愣了一下,他问,“手表给她了吗?”

“给了。小姐说很喜欢。”

“嗯。”贺璘睿挂了电话。

阿成马上进屋,见装手表的盒子放在茶几上,而清苓正在翻报纸。

“小姐!”他大喊一声。

清苓吓了一跳,抬头看着他:“怎么了?”

“手表你不戴吗?”

清苓看了一眼,说:“怕弄坏了。”

“总裁送你,肯定是希望你戴的。”

清苓愣了片刻,点头:“也是。”说完放下报纸,拿着手表上楼了。

阿成等楼上传来关门声,确定她进了屋,飞快地走到茶几边,拿起报纸,翻到娱乐版——

《贺璘睿携神秘女子商场购物,两小时挥霍上百万》

下面的配图是一张模糊的照片,清苓几乎只拍到背影,贺璘睿也只露了半边侧脸。这当然是因为狗仔队忌惮贺璘睿,不敢拍得太清楚的缘故。

如果清苓是个有点知名度的明星,他们倒不用怕。毕竟哪个富豪不玩明星,贺璘睿从前也没少玩。

但如果这个人换成一个从来没在公众媒体露过脸的小姑娘,而且气质上无论如何都与浮华的娱乐圈和奢侈的上流社会搭不上边,大家自然就小心谨慎了——谁知道贺璘睿是不是突然动了真感情?万一将他的心头肉曝光了、惹来了什么麻烦,他们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与此同时,叶家别墅的叶雅菲也看到了这责新闻。

“妈!”她把报纸给一边的薛丽娜看,“你看这像不像清苓?”

薛丽娜一愣:“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和贺璘睿在一起?”

“可是这件衣服明明是她那天晚上穿的那件!”

“长得像罢了!”

“那可是Elie Saab的高定!我不会认错!”叶雅菲说,“如果她不是认识了贺璘睿,她穿得起吗?”

薛丽娜皱眉想了一下:“说不定是A货呢?你别东想西想,她哪有机会认识贺璘睿?”

“说不定是爸介绍的!你想想,她妈都要死了,就算是A货,她也买不起吧?”

薛丽娜觉得有道理,但不愿意接受,沉吟了片刻安慰:“她哪比得上你?贺璘睿连你都看不上,又怎么看得上她?”

按常人的标准,叶雅菲多多少少算个千金,外型上又比清苓成熟性感,的确更吸引男人的目光。

她拢了拢长发,扔下报纸:“哼!多半又是哪个小明星!清苓这死丫头,居然弄得我胆战心惊!我输给谁都行,就不能输给她!”

薛丽娜看她一眼:“那你又不去争取?贺璘睿现在是一块无主的肥肉,别人可以抢,你照样可以抢。”

叶雅菲得意地看着她:“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成为贺太太!”

……

清苓吃完午饭,给贺璘睿打电话:“贺先生……”

“你叫我什么?”贺璘睿声音一冽,浓浓的威胁感透过电话线传来。虽然接到她的电话很意外,但这称呼很刺耳。

清苓愣了一下,试探地喊:“贺总?”不然她要怎么称呼。

贺璘睿的手指在办公桌上敲了敲,冷笑道:“或许你该叫’金主’合适些。”

清苓脸色一变,呐呐地说:“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什么事?”贺璘睿没时间和她讨论这个,“我很忙!你最好有要紧事,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想到他的收拾方法,清苓身子一抖,颤着声音说:“我今天该去医院换药了,所以我想给你报备一声。”

“哦,顺便再去看你妈是不是?”

“……如果可以的话。”清苓细若蚊蝇地说,“当然,我会听你的。”

“那只换药,不准去看你妈。”

清苓听了,鼻头一酸,眼泪嗒嗒嗒地落下来。她哽咽着问:“真的不可以吗?”

贺璘睿正批阅文件的手一顿,皱起眉:“你在哭?”

“没有!”清苓急忙擦了擦眼泪,“我没……”

贺璘睿闷声沉默了片刻,说:“去吧!从别墅到医院只要半个多小时,我给你两个小时来回。”

“谢谢。”清苓说,“但是我想五点半左右再出发。”

“为什么?”

“因为学校五点放学,从那里赶到医院差不多六点。我不想让我妈怀疑什么。”

“那你有没有告诉她你是住校还是走读?”

“我……我从前是走读。无论住校还是走读,晚上都要上自习。”

贺璘睿没发表意见,问:“还有事吗?”

“没了。”

啪!他挂了电话。

……

清苓到医院,发现徐可薇比昨天精神了许多。

“你怎么又来了?”徐可薇见到她,虽然心里很高兴,但总是忍不住担心她的学习。

“因为放学了呀!”清苓笑道,“放学了就来看妈妈——”

“晚上不上晚自习?”

“我有请假——”

“不要老是请假!”徐可薇严肃地说。

“我知道啦。”清苓低头咕哝,一副“我知道错了”的样子。

徐可薇叹口气,握住她的手:“你的手怎么样了?”

“好多了。”

徐可薇拍拍她的肩,突然看着她身上的衣服:“新衣服?”

“呃……”她忘了,这是贺璘睿买的!妈妈没见过!

徐可薇拉着她的衣角看了下,质地如何一下就能感受出来。

“很贵吧?”

“不……不贵吧……”清苓不知道怎么解释,冷汗直流。

徐可薇看她一眼,问:“你爸买的?”

清苓一呆,突然想起她还有一个爸!

她不知道该什么反应,僵硬地点头:“嗯,爸爸买的……”说完,她很想哭。爸爸已经把她卖了,又怎么会给她买衣服?

徐可薇收回手,脸色淡漠:“至少他对你还是好的。”

“妈……”清苓不知道怎么劝她。

徐可薇笑了笑,问:“你们现在经常见面吗?”

清苓摇头:“没有。那对母女怎么会同意?他们巴不得我们死掉呢。”

徐可薇冷哼一声,突然气得肋骨发痛。

清苓见她脸色发白,急道:“妈!你怎么了?你别急,我们不想他们了!”

她急忙把护士叫来,护士和医生一阵忙活,才没让徐可薇出事。

清苓急得哭起来:“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惹起妈的伤心事……”

“没事。你不哭,妈就不伤心了。”徐可薇虚弱地说。

“好,我不哭!”清苓急忙擦干净眼泪。

休息了一会,徐可薇问:“最近有考试吗?成绩怎么样?”

“挺好的,我进步了呢。”清苓说,“上次考到了班上第七名,年级已经进了前一百了,想考个好大学一定没问题。”

徐可薇听了她的话,总算得到了安慰,心情愉悦起来。

其实清苓平时的成绩在班上十名左右,如今几个月没学了,再考的话多半跌出二十名以外,说不定更远。

但这时候为了安慰徐可薇,她也没有办法了。大不了过几天复了学,她就加班加点把之前的都补起来!

二人又聊了十多分钟,护士走进来:“病人需要休息了。”

清苓不舍地望着徐可薇:“那我走了。”

“以后别请假了,放假了再来。”徐可薇说。

清苓点点头,检查了一遍她盖的被子才离开病房。走出病房,看到阿成站在外面,她吓了一跳。

阿成低声道:“小姐。”

清苓看看病房里面,往前走了几步,压抑着怒气问:“你叫护士进去的?”居然打扰她和妈妈相聚,太过分了!

阿成彷佛知道她在想什么,说:“总裁打电话来催了,小姐别忘了正事,先去把药换了吧。”

正事?

对了,换药才是正事,看她妈只是顺便。

……

几天后,清苓回学校。走出别墅,汽车已经停在外面,阿成拉开车门:“小姐,请上车!”

“谢谢。”她低头坐进去,发现贺璘睿在里面,有些吓住。他……他要送她去学校吗?她以为这种小事他会直接叫阿成做。

贺璘睿正在看一份商业杂志,头也不抬地说:“他拿了我的工资,你不用跟他客气。”

清苓轻咬下唇:“我只是习惯了……礼貌而已。”

他冷笑一声:“好习惯,有素质。”

这话听得好不舒服,她恼怒地蹙眉,却不敢反驳。

汽车缓缓开动,贺璘睿放下杂志,将一个信封交给她:“学费。”

清苓愣了一下,伸手接过来:“谢谢……”好可悲,无论她多不情愿,她的衣食住行、一切的一切,全都要仰仗他。

“我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钱,你要谢也谢得大方点!我和阿成能一样吗?”贺璘睿隐含怒气地问。

清苓吓了一跳,同时感觉前面开车的阿成也抖了一下。她手足无措地看着贺璘睿,见他如王者一般坐在那里,莫名想要退缩。

他眼睛一眯,危险的气息散发开来。

她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前方的阿成,他应该不敢回头才是……

她鼓起勇气凑上去,飞快地在贺璘睿脸上吻了一下。

贺璘睿神色不满:“就这样?你是仙女下凡,一颦一笑都值千金?一个吻就价值万金了?”

清苓无奈,只能再次靠过去。

这次坚持了三秒,她又要退开,他突然抓住她,对准她的唇狠狠地吻下来。

“呀——”清苓惊呼出声。前面还有人啊,他怎么敢?!

贺璘睿没理会她,几乎将她整个人揉进怀里,狠狠地蹂躏着她的唇瓣、啃噬着她,直到她呼吸不过来才放开她。

清苓跌坐在位置上,完全不敢抬头看前方的阿成是什么反应。

迟早有一天,贺璘睿会彻底地羞辱她!今天他可以当着别人的面吻她,难不保某一天会……

想到那天在客厅里发生的事,她浑身发抖。其实,已经发生过了不是吗?羞耻和绝望爬上心头,她难过地哭起来。

“和我接吻的女人,一向都是意乱情迷。敢哭的,你是第一个……”贺璘睿伸手扳过她的脸,掐住她的下巴,“很难受?被我吻让你难受?”

“我……”清苓下颚发痛,被他掐得发不出声来。

“还敢不敢哭了?”他加重力道。

她痛哼一声,想说话,却说不了,想摇头,也摇不动。疼痛让她落泪,她怕这泪让他更生气,拼尽全力发出一个音节:“不……”

贺璘睿瞪着她,猛地将她甩开:“把眼泪擦干!”

清苓趴在座位上,扯起衣袖擦了擦眼角,直到擦干了才坐直身体。

贺璘睿从身侧递过来一个小盒子:“拿着。”

清苓深吸一口气,用双手接住:“是什么?”

“自己打开看!”贺璘睿闭上眼,懒懒地靠在椅背上。

清苓打开盒子,是一只漂亮的手机……

“这——”她抬头看着他。

“你那破手机别用了,以后用这个。”

……

一放学,清苓就飞快地往学校外面跑。刚出校门,就看到阿成站在人群中,身后停着一辆黑色的私家车,默默地看着她。

她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

阿成拨开人群走过来,恭敬地叫道:“小姐——”

“你怎么在这里?”清苓压低声音问,惶然不安地看了一下周围。

还好,学校外停的车不只他们这一辆,而且学生的兴致根本不在这些东西上头,所以没有人注意他们。

“总裁叫我来接你。”

“还不到时间!”她告诉贺璘睿,晚饭在学校吃,下了晚自习才回家。所以,要接也应该在晚自习下课的时候!

“那你为什么出来?”

“我……我出来吃晚饭,食堂太挤了。”

阿成默默地看着她身上的挎包,里面鼓鼓的,明显是塞了书本。如果是出来吃饭,没必要塞书本吧?

清苓被他看得心虚。

她的确不是出来吃晚饭的。母亲的情况,班主任一直知道,她说放学后要照顾母亲,所以请假不上晚自习,班主任表示理解,同意了。

这是她一早就计划好的——请假去看徐可薇,但告诉贺璘睿自己在上自习,只要赶在自习课下课之前回来就是了。

但她没想到,贺璘睿居然猜中了她的心思,居然派人在这里堵她!

回到别墅,清苓躲回房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显然阳奉阴违这一套对他不起作用,而且又一次惹恼了他。等他回来,他肯定又会教训她!

过去的几日,历历在目,那些春光旖旎、无尽羞耻的夜啊……

清苓一想起就浑身发凉,五官都产生了幻觉。她好像听见他粗重的喘息,看到他溢满汗水的脸庞,还有在她身上游走的大手……

她猛地甩了甩头,拉开挎包,拿出书本,决定用作业来麻痹神经。

虽然休学半学期,但她仍然回到从前的班级。正是高二下学期,有些科目的内容已经完全上完,提前进入了高三复习。清苓错过了太多,只能用自学和无尽的习题补回来。

拿出习题集,她看了看四周,没有桌椅,只能走进更衣室,坐在梳妆台前做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头顶的灯闪了闪,她吓了一跳,抬头就见贺璘睿靠在墙角,手指正按在开关上。

“你……你回来了!”清苓慌忙站起来,发现整个梳妆台都被书本和试卷占据,急忙收拾起来。

“怎么在这里写?”贺璘睿问。

清苓听他声音没有波澜,没有生气和发怒的迹象,大胆地说:“我又不敢进你的书房。”

贺璘睿笑了一下,朝她走过来。

她吓了一跳,往后一退,碰得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一阵乱响。

他走到她身边,勾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一吻:“听说你今天想偷跑?”

“我……”清苓不知道这时候该不该说实话,“我没有。”

“是吗?”贺璘睿的吻顺着她的脸颊向下。

“真的没有。”

清苓双手搭在他肩上,想推开他,但又不敢,只好轻轻地抓住他的衣服。

这欲拒还迎的姿势取悦了他,他一把将她抱起,让她坐在了梳妆台上。

“诶——”清苓惊呼一声,很快淹没在他欺上来的唇舌里。

相关文章:

啊不好大好舒好深,三个小姑娘诱人的肉体(奇门医圣)

50岁的女人还会有性反应嘛——他的下面好大只能进去一个头

厉少轻点吻(已完结),厉少轻点吻小说全文阅读#

在家里跟家公做那事|女主涨奶 男主英杰帮喝

美女的爱液流出[11p]&沉沦的熟妇教师_最强圣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