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舞厅里做了_我说过你是逃不掉的

2021-09-28 14:40 · 新商盟

傻二狗爹已经真成了哈巴狗了,紧随在杨羽身后,杨羽转弯他也转弯,杨羽停他也停,每次想问,又欲言又止,怕打扰了大师。

“找到了,屋内果然有妖气,是蛇妖!”杨羽瞪大着眼睛,一脸惊恐的样子,当然都是装的:“你们养了蛇?”

“蛇?没有啊!我们有养蛇吗?”傻二狗一愣一愣的,看着那村妇,那村妇使劲得摇摇头,这村妇杨羽猜测估计是傻二狗的保姆。杨羽见这两人还傻乎乎得反应不过来,心里比谁都急啊,又不能明说,那样会被怀疑,必须借助别人的口说出来。

见他们一点都没往表姐媛熙身上想,杨羽急死了,一看那村妇,就知道是个文盲,只能给点提示了:“傻二狗是不是属鼠?”

“是啊,大师怎么知道?那就对了啊。蛇吃鼠,这蛇是冲着你这三脉单传的儿子来的,你看他那红疹就是征兆!”杨羽瞪着眼睛,一副很吓人的样子。

傻二狗脸色苍白,一屁股软在了地上,自言自语着完了完了。

杨羽都觉得自己可以拿金像奖最佳男主角了,这多亏看了《演员的自我修养》这书本啊。但问题是,呀的这两傻子,还是没把表姐给联系在一起,杨羽恨不得吼给他们听:呀的,老子的表姐属蛇,你家傻二狗属鼠,老子绕了360度就是想撇开关系,你呀的,脑子被驴踢了,快想啊!

“老爷,会不会跟你的儿媳妇有关?”那村妇竟然比这傻二狗的爹还聪明,这傻二狗是有多笨啊,怪不得生个儿子也是如此,但呀的,这种人,怎么就发财了呢?

杨羽终于松了口气,成败就在此了。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那李媛熙就是属蛇,下周我就要去提亲了,难道?”傻二狗狠狠的瞪着杨羽:“大师,我那未过门的儿媳妇属蛇,这可怎么办?”

“哎呀,这蛇鼠配是自古以来的禁忌,你怎么就犯这么低级的错呢?还亏你拿关公坐镇!”杨羽气得都快跳起来。

“可那媒婆说,蛇鼠不冲啊,鼠马才冲相啊!”傻二狗爹一脸迷茫,也不知这怎么回事,他哪里知道这都是杨羽忽悠人的,蛇鼠本来就不冲。

“连镜子都裂了,香樟树都蛀虫了,你儿子都中邪了,关公的脸都憋红了,你看这四象四柱都快被妖气腐蚀了,这四象一倒,关公也镇不住!这还不算冲?这是要克夫啊,你儿子的命危在旦夕,你做爹的真是狠啊!”杨羽拿出各种东西能忽悠就忽悠能瞎编就瞎编,吓死他,不吓他也活活折磨死他,谁让娶我表姐,那是你儿子娶的吗?呀的,那是老子的女人!

村妇也进了里屋,估计是照顾傻二狗去了。

“好,下周我让媒婆去退婚吧,哎!”傻二狗爹本来对这本婚事很满意,谁知道会是这么个结局。

杨羽心里乐了,这话可是你说的,可不是我说的,你可别怪我哦,但是杨羽还是不放心,以免被揭穿和怀疑,他要撇开一切关系:

“退婚?这么缺德的事你也干得出来?要是那蛇妖生气了怎么办?”杨羽的意思很明确,我是不同意退婚的,退婚可不是我的目的哦,要是这傻二狗爹知道这杨羽这么阴险,做婊子还想立牌坊,估计想杀了杨羽的心都有。

“下周我亲自去,彩礼也不要了,顺便带点东西,已示诚意,大师觉得如何?”傻二狗爹一脸迷茫。

“嗯,不错,我看你儿子的邪气也快渐渐散去了!”杨羽刚一说完,那村妇就跑出来大喊着:“老爷,傻二狗好了,红疹都退了,真是邪门。”

“哎呦,你真是大师啊!晚上一定要留下来吃饭!”

杨羽是百般推谢,终于把饭局给退了,但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回头看看送别的傻二狗爹,心中暗自窃喜:把你给卖了,你还帮我数钱!

至于下周傻二狗爹会不会来退婚,其实杨羽心里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刚才的一场戏,杨羽感觉自己是演得天衣无缝,这多亏了事前的信息收集,才敢这么大胆赌一把。

人生,到处都是赌博!

天色已近黄昏,夕阳西下!

杨羽加快了爬山的脚步,这村子又没什么旅馆,借宿还真不习惯,于是还是决定连夜赶回去。可杨羽的脚步显然没有太阳西下的速度快,这刚到山顶,天竟然真的黑了。

完了,这不是又是迷路的命?杨羽拿着手电筒照着路,路越来越小,越来越不清楚,更郁闷的事,这荒山野岭,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人气,静得可怕。

杨羽几次想晚上出去走走,小姨都告诉他,别往后山走,那里有山鬼,杨羽每次都会呵呵一笑,感觉非常幼稚。可自己真的独自一人,在这片大自然中时,也感觉到丝丝的寒意。

黑夜的大山,谁知道隐藏了些什么?杨羽深深得吸了口气,发现自己不敢往前走了。

前方右侧竟然是个坟墓,农村还是土葬,很显然这个坟墓里面‘住’了人,杨羽用手电筒照了照,咽了口气,白天他还敢走,但是晚上,一个人,荒山野岭的。

“有什么好怕的,这世上又没鬼,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过等等,我印象中,我过来时,没有看到过这座坟墓啊,难道?”杨羽连自己都记不清了,杨羽一口气走了过去,头都不敢抬,总感觉坟墓里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可刚过了坟墓,前面一片杂草,竟然没路了。

“我咧了个去,我就不该感夜路,我逞什么强!”杨羽后悔了。深处荒山深山中,没有方向,没有路,甚至连手电筒的电随时都可以用光,怎么办?杨羽一片迷茫。

只好拨开杂草,循着点方向,一点点往前走!

就在杨羽快绝望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些许灯光,杨羽擦了擦眼睛,以为自己看错,或是鬼火,可定睛一看,真的是灯光啊,就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兴奋得往那光点处跑去。

这里算不上村庄,六七户人家的样子,还开着灯。杨羽往理自己最近的那户人家走去,绕过树,拨开杂草,发现这里是房屋的后院,后院很黑,杂草丛生,屋内照出微弱的灯光。

杨羽刚要起步进后院,些许哗啦啦的声音传入耳朵,杨羽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在院子左侧漆黑中有个人影,仔细一看,竟然是个女人正在淋澡。

靠,这农村怎么到处都是春色啊!杨羽兴奋了,躲起来偷看。那女人背对着自己,正拿着水管往身上淋,身子丰满,胸前只看到边缘,臀部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两股很深。

就在杨羽兴奋之时,屋内又走出来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看起来才十四岁左右,关键是,她也是裸着身子的。

“郭美,来,妈妈给你洗洗!”原来是一对母女。

郭美?杨羽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班里没有叫郭美的女孩子啊。倒也不管,继续偷看母女两一起洗澡。这小女孩几次转身,杨羽还是看清了。

“妈妈,草丛里好像有人?”那女孩子眼就是尖,人也敏感,杨羽刚才只是蹲累了,先站一下,竟然就被这女孩子给发现了。

那村妇一看,还真是个人,喊了声:“谁?谁在偷看人家洗澡呢?”说着,急忙拿起衣服挡在了自己和郭美的胸口和屁股前。

杨羽知道自己露了馅,知道再躲下去也没意思,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迷路了,路过这里,想借宿一晚,不知道可以不?”

杨羽也不敢走过去,怕他们误会,何况自己偷看在先,万一她家里的男人冲出来打自己一顿,那也是要被白打一顿的,谁让自己没理呢。

“那你先进屋吧!”谁知道这村妇不仅相信了杨羽的话,还请他进屋了。杨羽反而有点惭愧,自己偷窥人家,人家还这么好对自己。这点农村和城市又有很多的区别,农村邻里之间,或是碰到陌生人,都是很信任,引用一句话那就叫因为信任,所以简单。而城里人却完全不同,他们没有安全感,有戒心。

杨羽松了口气,晚上总算有着落了,可走进母女一看,发现这村妇竟然就是白天那帮忙扛树的村妇。

“是你?”

“是你?”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惊讶道。杨羽觉得这世界太小了,更是印证了自己的座右铭: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没想到这村妇帮了自己两次大忙。

“杨老师?”可惊讶的事还远远不止如此,杨羽竟然听到这女孩子喊他杨老师,可杨羽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杨老师愣在那里。

杨羽愣了半天硬是没想起来。

“我是郭美,上初一,你上周还教我们体育课呢,告诉我们运动有益身体,尤其是跟我们说”郭美说着脸都红了起来。

杨羽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体育课的一名学生,这初一初二一个班级,三十来号人,二十来女生,才上了一次,杨羽自然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当时说,爬山起蹲可以练提臀,让屁股更翘的话,谁知道这郭美还记得自己。

杨羽有些尴尬,因为今天穿得实在有点寒酸,大大坏了自己大帅哥的形象。

“原来还是小美的老师啊,快进里屋吧。”村妇可从来没见过什么老师,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有所出息,因为从这爬到浴女村上学,那还真不是一般的远。

杨羽急忙点了点头,顺便偷偷看了眼那村妇,却发现这洗干净了的村妇哪里还是白天那般模样。郭美的妈妈洗干净了身子,看起来年轻多了,三十五左右,原来盘起来的头发也挂了下来,还带着卷儿,虽然遮住了大部分关键部位,但是整个身体的皮肤身材还是看的很清楚,风雨犹存啊,比城里二十几的姑娘还要年轻。

屋内非常节俭,一进来就是厨房,那叫锅灶,压根不是城里烧的煤气炉,那都是烧的柴火,旁边摆了饭桌。左边是个房间,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

“我叫赵迎,你就叫我迎姐吧。”赵迎从黑乎乎的房间走了出来,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整个人都清秀了起来,这可比城里的少妇要漂亮多了。而郭美却是从外面进来,不知何时穿的衣服,这让杨羽很奇怪。

“我叫杨羽,你也可以叫小羽。对了,迎姐,你老公呢?怎么没看见他?”杨羽好奇的问。

“他?”赵迎欲言又止。

“我爸爸去外省打工了,一年到头都不回来。”郭美坐到了灶后,倒替妈妈回答了话:“家里很久没来男人了。”

“小孩子懂什么,你个乌鸦嘴!”赵迎急忙训斥道:“杨老师还没吃晚饭吧,我下碗面给你,你等等啊。”

杨羽这才知道,原来迎姐是留守妇女,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也当过留守儿童,心一下子疼了起来,无比的同情,留守家庭的生活那是心理和生理的双重考验。

而杨羽也发觉,自己已经饿过了头,肚子都没了知觉,只好嗯了一声。赵迎又从里屋拿出了一堆面条,从碗柜里抓出一把青菜,灶上的天花板上割下了一块腊肉,就开始烧起来。

郭美今晚却显得很开心,因为在她眼里,这个家已经寂寞很久很久,算下来,已经一年没来过什么男人,虽然她还不是非常懂男女的事情,但是模模糊糊也是知道些事的。

杨羽见郭美烧柴熏得一脸黑烟,急忙过去帮忙,这锅灶小时候也都是这样烧过来的,一点都不觉得稀奇。

郭美抬头看看妈妈,发现妈妈面露笑容,郭美已经很久没见妈妈这样发自内心的笑过了。

“妈妈,杨老师今晚是睡我们家的吧?”郭美不知道怎么问出这么个问题。杨羽愣了下,这个问题,他确实没法回答,因为自己确实来求宿的。

“是啊,你晚上跟妈妈睡,杨老师去你那睡!”赵迎边炒着青菜说道。

“不要,我一个人,杨老师跟妈妈睡!”

杨羽一听,惊呆了,这娃子也太懂事了。抬头看了看赵迎,赵迎正一脸尴尬,急忙解释:“你小子乱说什么呢?”

“今晚杨老师和妈妈睡哦,今晚杨老师和妈妈睡哦!”郭美喊得更响了更起劲了,虽然她还不是完全明白男女之事,但是她几次半夜被妈妈的呻吟声吵醒,好几次,看见妈妈躺床上,手伸到腿下面,折腾来折腾去,郭美自然明白这代表什么,可爸爸不在家。

如今,杨老师的出现,一下子让郭美高兴起来,因为妈妈今晚不用一个人了。

“别喊了,被人听见的,快停!”赵迎已经急了,收留杨羽过夜本来就很容易招人流言蜚语,还这宝贝这折腾,万一真有人路过,那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好了,快别喊了,你晚上一个人睡可以了吧?”赵迎发现拿女儿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先应付下来。

杨羽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农家面,也许是饿过头了,整整吃了两大碗。赵迎和郭美母女俩看着杨羽狼吞虎咽的样子,逗得他直乐。

“真好吃,以前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呢。”其实杨羽不知道,这点腊肉,母女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炸上一点点,满足下嘴馋,平时都舍不得吃,这一下被杨羽吃了一大块,虽然心疼,但这点腊肉换快乐,母女俩觉得很值得。

“杨老师如果爱吃,就经常来吃吧,我妈妈一定欢迎。”这郭美的嘴巴就是甜。

“好啊!到时吃光了你们家的面条可别哭鼻子!”杨羽当然乐意来了,这留守妇女这么好的机会偷情,但他心里很清楚母女两的生活必然很艰苦,偶尔过来帮点忙也是好的。

“你啊,别缠着杨老师了,杨老师还要洗澡呢,快去写作业,睡觉。”赵迎准备还是先把这小鬼头给打发走,不然不知道会说出多少让她尴尬的话。

郭美调皮得吐了吐舌头,就往外面跑去,接着听到爬梯子的声音,杨羽才知道,原来外面有架木梯,可以爬到二楼,而郭美的房间也在赵迎卧室的正上方。

“我去给你找些我老公的衣服,你要不将就点穿吧?”迎姐解释着。

“不,不用了,我不习惯穿别人的衣服,内裤就更不习惯了。”也许穿下衣服还可以,但是要穿他老公的内裤杨羽宁愿裸着。

赵迎一听,也觉得给老公的内裤穿不太合适,也就随杨羽去了:“要不我先铺下床,等下你直接进被窝,然后我帮你把衣服洗了,明早也许就能干!”

杨羽嗯了一声,就往后院走去。

农村的夜晚本来就是要冷许多,何况这是在山顶,那就更冷了,杨羽将自己脱了精光,就淋起水来,奇怪的事这水竟然是温和的。

赵迎在里屋铺着床,而杨羽就在里屋窗户的正对面赤裸着身子冲澡,已经整整一年没有碰过男人的赵迎心里自有有所想法。

不过,让杨羽和赵迎都没有想到的事,二楼的郭美却悄悄的探出了脑袋,目不转睛的盯着杨羽看,。

洗完澡,整理了下头发的杨羽又恢复到了之前帅气的模样,所以当赵迎在里屋看见杨羽那么帅气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深怕自己忍不住扑过去,夺过杨羽手上的衣服和内裤就匆忙奔出了房间,杨羽还一头雾水。

而在杨羽的头顶上,一双眼睛,从头到尾跟着杨羽的移动而移动,这里屋的灯光比起外面就亮太多太多了,郭美很清晰的看到杨老师那东西。

杨羽冷得急忙钻进了被窝,可这时,他才发现,这房间里哪有地铺?分明就只有一张床!迎姐没有铺地铺吗?

迎姐这么主动跟我睡一张床?杨羽觉得自己最近的桃花运有点多,。

正上方的小美熄了灯,趴在地板上偷窥着下方,这地板可是木头的,下方可没水泥这么高级的东西。

之前小美在木板间挖开了个小缝隙,可以完全看见正下方妈妈的房间,心中有股强烈的刺激感,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偷窥这点事。

其实这时最紧张的应该是赵迎了,赵迎不是故意不铺地铺的,而是实在拿不出像样的棉被了,家里那是真的穷啊。

出门打工一年多的老公一点消息都没有,甚至没寄回家里一点钱,赵迎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扛树这种活连壮汉都不敢去,可她明早还得四点起来扛树到隔壁镇,可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带着小美到处乞讨吧。

结果赵迎越想越气,一肚子苦水哗啦啦的都涌了出来,眼里都是泪,她恨不得趴到杨羽身上大哭一场,杨羽的突然到来,给了她一丝的安全感和依靠。

赵迎洗好了衣服,挂到了右边的屋檐下,回了屋,锁了门,熄了厨房的灯,低着头尴尬的进了里屋,关了门,拉上了窗帘。

正不知怎么跟杨羽解释时,杨羽倒先开了口:“迎姐扛了一天的树,回来还给我烧面洗衣服,应该很累了吧,早点休息吧,这山顶比山下冷多了,两个人挤挤还更暖和,如果迎姐不介意的话?”

没想到杨羽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赵迎心里听了暖烘烘的,还有人关心她,而且还主动帮自己回避了尴尬。赵迎毕竟是第一次背着老公跟其他男人一起睡,总感觉有点对不起,可一想起自己是个女流之辈,有正常的七情六欲,谁让老公一年都不回家呢?

赵迎还听说,出去打工的村民还常常组织临时夫妻行房事,谁知道自己的老公是不是和村里的陈娟在外也是这样呢,当时他们俩可是一起去的,搞不好他们俩也正在做那事呢。赵迎找了一堆说服自己的理由,可第一次跟其他男人睡还是有些紧张。

赵迎从衣柜里找出件睡衣,无非就是宽大点的衬衫而已,说道:“杨老师能关下灯吗?我要换下衣服。”赵迎说得很轻。

“站那多冷,进被窝换吧,我已经暖和床了。”杨羽很有诚意的说道。

赵迎一想也对,自己本就怕冷,就畏畏缩缩的爬上了床,也不敢看杨羽。杨羽拉了拉床头的灯,房间里顿时漆黑一片。

小美发现啥也看不见了,一阵失望,就爬回了被窝。

赵迎轻轻地爬上了床,两人都感觉到彼此那急促的呼吸。正当赵迎找着衬衫准备穿的时候,杨羽双手抱了过来,将迎姐直接抱进了被窝。

赵迎本能的叫了一声,马上去推开杨羽。

可是,赵迎却发现被窝非常暖和,而且杨羽紧紧地把自己抱在怀里,赵迎顿时有点舍不得。

“杨老师,别这样!”赵迎只能嘴上反抗!可杨羽不仅不听,动作还更大了

迎姐大喊一声,用力推开了杨羽,起了身,离开了床:“杨老师,别这样,我是有老公的。”

不知道睡了多久,也不知道外面天亮了没有,小美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喊自己,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杨老师。

“杨老师,你怎么在这?天亮了吗?”

小美的房间窗户贴了纸,再拉上窗帘透光性很差,即使外面天亮了房内也是漆黑一片,何况今天是周日。

杨羽摸了摸小美的脸蛋,笑着说道:“还没呢,你继续睡吧,妈妈已经出去干活了,所以杨老师来陪你。”

杨羽说了一半实话,现在差不多凌晨五点,公鸡鸣叫过三声了,可外面还是黑的,赵迎已经起床,又要去扛树,下午才能回来。

悄悄钻进了被窝,赫然发现小美内裤竟然只穿了一半,杨羽很有经验的去摸了摸内裤内侧,发现些已经干结的东西,马上明白了过来。

这条山路,杨羽已经走了三回了。

那个第一次看见杨琳洗澡的水潭也经过了三回,可每次经过,都让杨羽有些不舒服的感觉,总感觉这水潭里有双眼睛一直看着自己,下次遇到杨琳一定要问问她那天是怎么回事。

杨羽想起来,今晚还有个和美女李若水的约会!这个会,他可不能迟到,于是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可远远的还没到家,就看见一熟悉的身影,那人见了杨羽,飞奔而来,像脱了绳的野马,直接扑到了杨羽的身上。

“怎么了表姐?这么开心?”杨羽见表姐主动拥抱自己,那肯定是又有事相求了。

李媛熙紧紧抱着杨羽好久,很真诚得说道:“谢谢你,表弟!”

“怎么了?退婚这事还不一定办成了,就这么高兴?”杨羽感觉莫名其妙,傻二狗他爹还不一定会相信自己的话。

“今早傻二狗他爹来退婚了!彩礼都不用还,还松了几张木椅和一袋鸡蛋过来。”

杨羽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多亏自己的演技和不烂之舌:“那表姐是不是欠了我什么啊?”杨羽马上奸笑道。

“表弟就知道惦记着这个!好吧,表姐给你了!”媛熙昂着头,一副骄傲的公主模样。

这可把杨羽乐坏了,终于付出有了收获,老天开眼了啊,没想到,这么顺利,表姐这女神的身体就给了自己?哈哈!

可正在杨羽想入非非,乐不思蜀时,嘣的一身,表姐在他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说道:“好了,给你了!”

“只有就个?”杨羽睁大了眼睛,张大着嘴巴,打死他也不愿去相信,表姐说的给就只是一个亲?我裤子都脱了,表姐就只给我一个亲?

“那表弟还想要什么?上次偷袭我的事表姐还没找你算账呢?”表姐哼了一声,扭头竟然走了。

剩下杨羽愣在那里!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杨羽进屋的时候,姨父脸憋得通红,见杨羽回来,一把气就撒到了他的头上:“是不是你从中搞乱?不然好好的怎么会退婚呢?这两天去哪了?”

相关文章:

男朋友老说涨的难受.在洗手台上顶我

两对夫妻换着玩/嗯他竟然一直放在里面

日本顶级媚药按摩_蜜水白浊高H一女多男

饥渴男女办公室激战 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爽

男朋友和他的好兄弟一起上我_爸爸太大了会撑坏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