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老湿机福利/被男朋友强吻解内衣

2021-09-28 15:23 · 新商盟

再说杀了我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何况我还得帮你们取精!”

“臭流氓,别想就这么糊弄过去,即使没了你,大不了老娘再花三十万找一个!”吴敏说。

我翻了个白眼,这吴敏果然强大,连老娘这么彪悍的称呼都用出来了,看来还真有泼妇的潜质。

“那你们杀了我吧!”我两眼一闭,索性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我觉得两个女人再疯狂,冷静了这么一会后,也不敢做那杀人的勾当!

“哼!杀了你倒是不至于,不过活罪难逃,今天晚上你就在阳台上好好冷静一下吧,想清楚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不该做!”吴敏冷哼了一声,说。

我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关总算是过了。

我依然闭着眼,没接茬,此时沉默才是最好的办法,果然过了一会,两个女人见我无动于衷离开了阳台。

我睁开眼,脑子里想着自救的办法,不过这显然是徒劳的,此时的我浑身像散了架一般,使不出半分的力气。

果然是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啊!

先前两回偷看,尝到了一点甜头,我就有点忘乎所以了,最终受到了这样的惩罚。

这两个臭娘们竟然这么对我,如果真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我一定十倍百倍的讨回来,我心里暗暗下着决心,眼皮也越来越沉,终于又昏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阳台的门一响我就睁开眼了,进来的是霍小燕,看到我这副惨象一阵唏嘘,给我松绑后,还把我扶回了卧室。

这座别墅里也就这个小保姆对我相对好一点了,不过也不能彻底信任,毕竟吴敏是她的雇主,一切皆有可能,我也必须多个心眼,要不然被卖了,真就万劫不复了。

“小燕是,这段时间哥是不能陪你出去玩了!”在床沿上坐下后,我对霍小燕说。

“为什么?”霍小燕问。

“哥被打的这副惨样,还有脸见人吗?”虽然没照镜子,可脸上那种又麻又疼的感觉告诉我,在我昏迷之后,两个臭娘们肯定没少往我脸上招呼。

“那她们为什么打你呢?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今天早上吴小姐和柳小姐出门的时候还气呼呼呢!”霍小燕好奇的问。

我摆摆手,“不该知道的别问,总之这两个女人就是变.态。”

霍小燕的眼神有点迷茫,估计不知道吴敏和柳青瑶变.态之处在哪里?

“好了,你也别多想了,赶紧给我找个镜子来,我看看有没有破相!”眼见霍小燕又想问东问西,我立马转移话题。

“你一个大男人那么在乎相貌干什么?”霍小燕看了我一眼,有些好笑的说。

“切!你愿意嫁一个丑八怪啊!”我不屑的说道,“哥要钱没钱,要官没官的,也就指着这张脸娶媳妇了!”

霍小燕噗嗤一笑,“服了你了,我给你找镜子去。”

没多久霍小燕就拿了一个小化妆镜来,我一瞧这样式有点像是地摊货,八成是霍小燕自己的。

拿着小镜子一照,我对吴敏和柳青瑶的恨意就上升了八度,这俩变.态简直没拿我当人啊。

镜子里,我的脸青一块,紫一块,肿的像猪头,要不是知道镜子里的人是我自己,我都怀疑是猪八戒在照镜子了。

看到我脸色越来越难看,霍小燕噗嗤又笑了一声。

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笑毛线啊!没见过挨打啊!”

我不说还好,一说霍小燕笑的更畅快了,妹的,郁闷死了。

白天休息了一天,身上的伤也不怎么疼了,毕竟只是一点皮外伤,忍忍也就过去了。

到了晚上,柳青瑶又来找我,冷着一张脸,将一个小杯子递给我,连话都没跟我说。

我心里大骂,昨晚上刚把我打的这么惨,今晚上又来压榨我,不过心里骂归骂,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自从知道她们仅仅将我当作一个捐精工具之后,我有点迫切的想离开这个别墅了。在这里我总有受不完的冷眼,还有压榨,心里更是屈辱不已。

我再一次将吴敏当成了YY的对象,其中甚至连柳青瑶都加上了,同时也心里暗暗发誓,有机会一定要将这两个女人真正的压在身下。

这次的效率很高,不到半小时就完活了,在我出来将小杯子交给柳青瑶的后,柳青瑶嗤笑一声,“这次你要是还敢偷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我不屑的笑了笑,扭头就走,真他妈以为老子是吓大的?要不是因为拿了你们的钱,还真以为老子打不过你们两个女人?

接下来的几天,吴敏的老公都没再回来过,柳青瑶倒是在别墅里住了下来,白天偶尔会跟吴敏出去一下,不过我看的出来,两个女人对怀孕都很重视,同时也对我严加提防。

又过了两天,柳青瑶终于停止了对我的压榨,看样子事情要告一段落,只等最后的结果了。

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是不能离开的,不过经过这几天下来,我脸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只有几块小小的淤青,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别墅里的生活是沉闷枯燥的,我迫切的期待这次吴敏能够成功怀孕,我也可以功成身退,不再面对着两个横眉竖眼的女人。

只是愿望总比不上现实的残酷,几天后吴敏的‘大姨妈’准时赶来,不但让我前段时间的努力付之一炬,也让我在别墅的煎熬生活无限期的拖延下去了。

一整天,吴敏和柳青瑶的脸色都难看的可怕,让我有种暴风雨即将来临的预感,我干脆不触那个霉头,除了吃饭,几乎在屋子里闷了一天。

到了晚上,我的预感终于成真,在房间里我清楚的听到黄胖子的咆哮声。

看样子黄胖子也接到了这个他也不愿意听到的噩耗,如吴敏的大姨妈一样赶回来了!

从黄胖子咆哮的声音当中,我终于弄清楚这借种事件的始末,原来黄胖子家里有一家很大的公司,好像黄胖子的父亲或者爷爷因为年纪大了,要将股权分配给子孙后代们,黄胖子为了多拿股份,这才一手操纵了这场借种的好戏。

也难怪黄胖子对借种这事如此上心,这可事关切身利益啊。

咆哮了一阵后,黄胖子最终摔门而去,看来这次吴敏没成功怀上,对他的打击还是比较大的。

黄胖子走了没多久,我的房门就被砸的砰砰响。

“梁明,你给老娘死出来!”门外吴敏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

我苦笑一下,这娘们可真是现世现报,在黄胖子那里受了委屈,马上就要在我这找回来。

房门打开后,吴敏那张还挂着泪痕的脸就出现在我眼前。此时的吴敏发丝凌乱,两眼通红,两道泪痕划过脸颊,丝绸睡袍外面果露的胳膊和小腿上竟然有着一块块的淤青,看样子黄胖子还动手了。

“都是你这个没种的男人让老娘挨打!”房门一开,吴敏就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

“挨了打就来找老子撒气,老子是你的出气包吗?”我闪到一旁,嘴里也没闲着,本来看她这副模样,我心里还泛起了一丝的同情心,这下连那一丝同情心也消散了。

撒气不成,反被我讥讽了一句,吴敏火气更加大了,不过她也不傻,有了上次的教训,单枪匹马的她,还真不敢再扑上来,生怕我再还手,只是气鼓鼓的瞪着我,吼道,“你要是让老娘怀孕了,老娘至于挨打吗?”

说着说着,好像又勾起了她满腹的委屈,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麻痹的,你哭个屁啊!

看到吴敏的样子,我顿时无语起来,当然我的警惕心也没放松下来,到这时候柳青瑶竟然没出现,说不定躲在哪个犄角旮旯拿着棒球棒,等着闷我黑棍呢!

吴敏越哭越伤心,最后直接坐在地上哭起来了。

我有些傻眼,这叫什么事啊。

就在这时候,一直没发现踪影的柳青瑶终于出现了,一进门看到吴敏坐在地上大哭,劈头盖脸就来了一句,“你把我表姐怎么了?”

柳青瑶两手空空,想象中的那根黑棍倒是没出现,不过一进门同样也冲着我大吼大叫,听那话的意思,貌似还有点什么歧义。

我翻了个白眼,说,“像你表姐这样的母老虎,我能把她怎么了,又敢把她怎么了吗?”

“你叫谁母老虎?”吴敏顿时不哭了,抬头怒视着我。

我嘴角一抽,这女人的眼泪来得快,去的也快,跟闪电似的,前一刻还跟死了亲娘一样,下一瞬,竟然好像屁事没有的一样瞪着我。

我没回答吴敏,只是看了她一眼,已经无声胜有声了。

“你敢叫我母老虎,老娘跟你拼了!”吴敏大怒,咆哮着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连忙退了两步,几乎退到了床沿的位置,嘴里急道,“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不是母老虎是什么!”

本来这话有点口不择言的味道,同时我也做好了随时闪避和反击的准备,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有了效果,吴敏生生的顿了那里。

“就是因为你,我老公才打我的!”吴敏也冷静了不少,抬手抹了一把满脸的泪花,嘴里还是恨恨的说道。

我撇了撇嘴,冷笑道,“这种屎盆子可别乱扣,咱们清清白白的,又没给你老公戴绿,关我鸟事!”

“就关你鸟事!”吴敏也是被气急了,有点口不择言,这话说出来貌似有些后悔,眼神闪躲了一下,竟然还瞄了我胯.下一眼。

我嗤笑一声,嘴里说道,“要不是你们非要整那种人工授精的幺蛾子,直接用我的鸟,说不定早已经怀孕了!”

我这话说完,只见吴敏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无比,而柳青瑶小嘴张大老大,一幅不敢置信的模样。

“就你也想我的好事?告诉你下辈子吧!”好一会,吴敏嘴里才蹦出这么一句。

反正早就撕破脸了,我也不避讳什么了,目光直接投向她那平坦的小腹,冷冷的说道,“想叫你的肚子鼓起来,最好听我的!”

“你做梦!”吴敏被我气的浑身颤抖,“要是老娘下个月再不能怀孕,小心老娘给你剪了!”

撂下这句话,吴敏扭头出了我的房间,反倒是落后一步的柳青瑶给了我一个复杂的目光。

等两只母老虎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内后,我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如果没有必要我还真不想跟吴敏的关系闹的这么僵。只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想挽回看样子是不可能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重新将房门关好,正打算睡觉,房门又轻轻的响了起来。听这偷偷摸摸的动作,我一猜就知道是霍小燕。

房门一开,霍小燕就挤了进来,在看到我随手将门关掉之后,才用小手拍着有些规模的胸口,说,“今晚上别墅里好吓人啊!”

看到霍小燕搞怪的模样,我原本郁闷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再吓人也不关你这个做保姆的事啊!”

“反正好吓人的样子,我打算做完这个月就不在这里做了!”霍小燕一幅心有余悸的样子。

我意外的看了她一眼,说,“这里的工作轻松,工资还高,你舍得吗?”

霍小燕顿时露出一副苦恼的样子,“可这里好闷的,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我叹了一口气,别墅里自从上次的偷.窥事件败露之后,气氛就异常的沉默和诡异,我因为养伤,还有懒得看吴敏和柳青瑶那两张臭脸的原因,没事的时候就在房间里手机上上网,反倒是霍小燕大气也不敢喘,这日子确实挺辛苦的。

“你大半夜的跑到的房间,就是跟我说这个?”我也不打算劝她了,辞职了也好,算是早日脱离苦海了。

“是啊!”霍小燕眼神有些迷茫的看着我,“你以为我来干什么?”

看到霍小燕的样子,我感到有些好笑,打算调戏她一下,“深更半夜,你跑到我这来,孤男寡女的,可让我想到了不少事啊!”

霍小燕赶紧退了一步,两手捂着胸口,警惕的看着我,“你可别乱来,我可是会喊人的!”

“哈哈!”我顿时笑了起来,“瞧你那样,我跟谁乱来,也不会跟你乱来的!”

一听这话,霍小燕顿时不乐意了,“怎么,人家不好吗?竟然让你乱来的心思也没有?”

虾米?

听这话的意思好像包含不少内容啊。难不成,这小妮子打算让我乱来?

我两眼微眯,今天的霍小燕穿着一件连体的白色卡通睡裙,裙摆有些短,只盖过了臀部的位置,两条纤细的长腿露在外面,上次游泳时试过手感,弹性惊人。

高高的胸脯,说明她发育上乘,加上她那张略显萝莉的俏脸,倒是具备着一种童颜巨.胸的诱.惑美,绝对跟井空姐姐有一拼。

“哼!不理你了,你肯定是在想坏事!”看到我的样子,霍小燕小嘴一撅。

我摸了摸鼻子,嘴里说道,“你话里有歧义,难怪我想的多啊!”

“早就听说你们男人没有好东西,你也一样!”霍小燕白了我一眼。

我嘴角抽了抽,难不成我刚才给天下的男人们抹黑了?

女人的心思果然难懂,我苦笑了一下,嘴里说道,“你离开这里有什么打算?”

霍小燕轻松一笑,“再找份工作呗,反正我以后不打算做保姆了。”

我点了点头,说,“这样也好,你这个年纪当保姆也没什么前途。说不定离开这里后,能找份好工作。”

“嗯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这天晚上,我跟霍小燕聊到很晚,不过硬是没有擦起什么火花,可能对我来说她只能算是一个过客。

又过了几天,霍小燕果然辞职了,吴敏也没用继续再请保姆,一日三餐都交给了外卖公司。

霍小燕走了之后,别墅里只剩下我们三个人,这回轮到我郁闷了,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了,霍小燕在的时候,起码还有个人跟我说说心里话,解解闷,这下好了,我成孤家寡人了!

最让我郁闷的是,别墅里明明有两个大美女,只能看着还不能吃,这也就罢了,这俩美女从来不会给我好脸色不说,每每看到我,还连风带刺的,让我的日子越发窝火。

日子就这么慢慢的过着,又是十来天以后,柳青瑶通知我吴敏的重要日子又到了。听到这个通知,我心里也暗暗高兴了一下,只要这次能让吴敏怀孕,我就能功成身退了,至于一亲芳泽那事,早被两个女人的态度掐断了我的念想,即便是有,也是报复的成分居多。

“为了保证成功率,你以后每天要取三次精!”柳青瑶很严肃的告诉我。

我当场就火了,“没门,你们当老子是造精机器吗?”

柳青瑶不温不火的翻了个好看我白眼,说,“你觉得不是吗?”

我当场被噎住了,仔细一想还真尼玛的是那么回事。

“不行!总之三次,我是万万做不到的,我可不想这么早英年早逝!”我坚决的摇着头。

柳青瑶冷笑,“拿了钱还想反悔,这事可由不得你!给你两条路,要不按照我说的办,要不退钱赔款!”

“你说赔款就赔款啊!有本事尽管使出来,老子还真就不吃你那一套了!”我是被柳青瑶嚣张的模样气炸了。

“切!几天没搭理你,本事见长啊!”柳青瑶也是个小辣椒,顿时也跟我针锋相对起来。

被柳青瑶这么一说,我又想起了那天被她俩打那个凄惨模样,顿时冷笑起来,“怎么?还想打我?上次要不是被你下了黑手,你以为老子会怕了你们?”

我一边说着,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一幅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模样。柳青瑶退了两步,估计是被我样子吓到了,“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尽快让我表姐怀孕,你也能早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

我冷冷一笑,“我在这里好吃好喝的被伺候着,还有两个养眼的大美女来回晃悠着,我才不想这么早离开呢!吴敏想怀孕不要紧,让老子真给她两发,保证怀孕!”

柳青瑶也冷笑起来,“你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毛病还没改啊!早就告诉你别做梦了!”

“那我也实话告诉你,想要我一天三次,你们也别做梦了!”我寸步不让的说道。

“只要你同意,成功怀孕之后,我再给你加十万!”一道冷冷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我视线越过柳青瑶,正好看到吴敏出现在门口,脸色有些铁青,估计我和柳青瑶争吵的话都被她一字不落的听到了。

我眼睛顿时一亮,再加十万,这事也不是不能考虑的。先前的三十万,我已经原封不动的寄回了老家,如果能再拿到十万块的话,我起码能开个小店什么的,如果生意好,到时候也能将父母接到滨海享清福。

“如果再加十万的话,我同意了!”我最终还是屈服在了金钱的诱.惑下。

自从答应了吴敏再加十万块之后,两个女人看我的眼神越发鄙视,认为我只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出卖的人。

对于她俩的想法和眼神,我早已经免疫了,随便她们怎么想,反正只要给钱就行,此时的我,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

柳青瑶也开始了一天三次对我的压榨,不过两个女人估计是怕真把我给玩坏了,生活上为我准备的食物越发丰盛起来,鸡鸭鱼肉海鲜之类的是每餐必有,甚至请了一个营养师给我专门安排了食谱。

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感激她们,这一切都是为了吴敏能够怀孕而已。

十天之后,吴敏的好日子过去了,我不但没有消瘦,反而还胖了四五斤。

等待结果的日子里,无论是吴敏和柳青瑶,还是我,心情都有些紧张,万分的期待这次能够成功。不说吴敏她们,这件事可事关我十万块的奖金,要是不成,我十来天的辛苦,可就付诸东流了!

可现实又跟吴敏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吴敏的大姨妈又他玛的来了!我有时候就在想,吴敏的大姨妈怎么比她亲妈还亲,快两个月了,她亲妈都没来踩个脚印,她那个大姨妈竟然准时来两次了!

吴敏大姨妈来的当天,焦虑、紧张、还有害怕种种不一的情绪都表现在了她的脸上,我知道吴敏是在害怕黄胖子。

到了晚上,黄胖子果然像吴敏的大姨妈一样,准时的来了,然后房间里又响起了咆哮声和哭泣声,我估计吴敏这次又挨打了!

我当时一点也不觉得吴敏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要是早听了我的意见,真的跟我睡了,说不定早就怀上了。这才是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黄胖子撒完气就走了,我担心吴敏再来找我出气,老早就把门给锁上了,还打定主意,这次她们不把门砸破了,我就不开门。

让我意外的是,等了大半个小时,吴敏竟然没有过来,而楼上还隐隐传来哭泣的声音。

我打算出去看看,反正她们又不能真把我怎么样,至于吴敏说的十万块的奖金,我已经不报希望了。

吴敏的房间门是开着的,吴敏跪坐在房间的地板上低声的哭泣着,头发凌乱,脸上一个红红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我心里暗叹了一口气,这豪门的女人也不好当,看似风光,谁知道背后有什么辛酸苦辣。

抛弃吴敏现在的身份,作为一个女人其实她也挺可怜的,而那个黄胖子不但是一个不举的家伙,甚至还打女人,实在不是东西。

“看到我这个样子很高兴是吧?”吴敏发现了我,抬起头,目光怨恨的向我看来。

早知道她会迁怒于我,听她这么说,我一点都不意外,我冷笑道,“我高兴什么,你要是怀不上,我那十万不是打了水漂?”

“哼,知道就好!实话告诉你,那十万块,你一分都别想拿到!”吴敏的目光越发怨毒,被她这种眼神盯着,我浑身竟然有些发冷,汗毛都仿佛要竖起来了。

吴敏继续说道,“我老公给了我最后一个月的期限,要是再怀不上,我不好过,你也不会好过,到时候我先把你扔到北海去喂鱼。别以为这是在吓唬你,太多人为了钱,会帮我这么做的!”

我心里一颤,真是最毒妇人心啊!他娘的,原本以为弄了个好差事,不但有三十万拿,还能傍上一个美女富婆,谁想到竟然是上了贼船,还是有去无还的那种!

有钱能使鬼推磨,吴敏真要不惜一切代价弄死我,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虽然不怀疑吴敏的决心,不过她这番话也挑起了我的火气,我随即针锋相对的说道,“少拿老子当挡箭牌,你怀不上就只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来的时候,你们早就给我做过检查了,老子健康的很,你以为老子是你那举不起来的老公?”

我心里越说越气,反正已经骂开头了,索性一口气将最近这俩月的受的窝囊气一起撒了出来,“我早就说用最简单的办法,你们他玛的还嫌老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反正烂命一条,有三十万打底,就是去喂鱼也够本啦!何况还能拉着你垫背!”

我一通大骂下来,吴敏竟然愣在当场,估计被我骂的有些懵比了,再者我说的可是很有道理的,到时候鱼死网破,我烂命一条,她可舍不得跟我做同命鸳鸯。

“好了,你别说了,赶紧下去吧!你的方法我们会考虑的!”这时候旁边的柳青瑶突然插了一句,顿时令整个别墅寂静了下来。

自从答应了吴敏再加十万块之后,两个女人看我的眼神越发鄙视,认为我只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出卖的人。

对于她俩的想法和眼神,我早已经免疫了,随便她们怎么想,反正只要给钱就行,此时的我,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

柳青瑶也开始了一天三次对我的压榨,不过两个女人估计是怕真把我给玩坏了,生活上为我准备的食物越发丰盛起来,鸡鸭鱼肉海鲜之类的是每餐必有,甚至请了一个营养师给我专门安排了食谱。

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感激她们,这一切都是为了吴敏能够怀孕而已。

十天之后,吴敏的好日子过去了,我不但没有消瘦,反而还胖了四五斤。

等待结果的日子里,无论是吴敏和柳青瑶,还是我,心情都有些紧张,万分的期待这次能够成功。不说吴敏她们,这件事可事关我十万块的奖金,要是不成,我十来天的辛苦,可就付诸东流了!

可现实又跟吴敏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吴敏的大姨妈又他玛的来了!我有时候就在想,吴敏的大姨妈怎么比她亲妈还亲,快两个月了,她亲妈都没来踩个脚印,她那个大姨妈竟然准时来两次了!

吴敏大姨妈来的当天,焦虑、紧张、还有害怕种种不一的情绪都表现在了她的脸上,我知道吴敏是在害怕黄胖子。

到了晚上,黄胖子果然像吴敏的大姨妈一样,准时的来了,然后房间里又响起了咆哮声和哭泣声,我估计吴敏这次又挨打了!

我当时一点也不觉得吴敏可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要是早听了我的意见,真的跟我睡了,说不定早就怀上了。这才是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黄胖子撒完气就走了,我担心吴敏再来找我出气,老早就把门给锁上了,还打定主意,这次她们不把门砸破了,我就不开门。

让我意外的是,等了大半个小时,吴敏竟然没有过来,而楼上还隐隐传来哭泣的声音。

我打算出去看看,反正她们又不能真把我怎么样,至于吴敏说的十万块的奖金,我已经不报希望了。

吴敏的房间门是开着的,吴敏跪坐在房间的地板上低声的哭泣着,头发凌乱,脸上一个红红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我心里暗叹了一口气,这豪门的女人也不好当,看似风光,谁知道背后有什么辛酸苦辣。

抛弃吴敏现在的身份,作为一个女人其实她也挺可怜的,而那个黄胖子不但是一个不举的家伙,甚至还打女人,实在不是东西。

“看到我这个样子很高兴是吧?”吴敏发现了我,抬起头,目光怨恨的向我看来。

早知道她会迁怒于我,听她这么说,我一点都不意外,我冷笑道,“我高兴什么,你要是怀不上,我那十万不是打了水漂?”

“哼,知道就好!实话告诉你,那十万块,你一分都别想拿到!”吴敏的目光越发怨毒,被她这种眼神盯着,我浑身竟然有些发冷,汗毛都仿佛要竖起来了。

吴敏继续说道,“我老公给了我最后一个月的期限,要是再怀不上,我不好过,你也不会好过,到时候我先把你扔到北海去喂鱼。别以为这是在吓唬你,太多人为了钱,会帮我这么做的!”

我心里一颤,真是最毒妇人心啊!他娘的,原本以为弄了个好差事,不但有三十万拿,还能傍上一个美女富婆,谁想到竟然是上了贼船,还是有去无还的那种!

有钱能使鬼推磨,吴敏真要不惜一切代价弄死我,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虽然不怀疑吴敏的决心,不过她这番话也挑起了我的火气,我随即针锋相对的说道,“少拿老子当挡箭牌,你怀不上就只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来的时候,你们早就给我做过检查了,老子健康的很,你以为老子是你那举不起来的老公?”

我心里越说越气,反正已经骂开头了,索性一口气将最近这俩月的受的窝囊气一起撒了出来,“我早就说用最简单的办法,你们他玛的还嫌老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反正烂命一条,有三十万打底,就是去喂鱼也够本啦!何况还能拉着你垫背!”

我一通大骂下来,吴敏竟然愣在当场,估计被我骂的有些懵比了,再者我说的可是很有道理的,到时候鱼死网破,我烂命一条,她可舍不得跟我做同命鸳鸯。

“好了,你别说了,赶紧下去吧!你的方法我们会考虑的!”这时候旁边的柳青瑶突然插了一句,顿时令整个别墅寂静了下来。

“表姐那么漂亮的女人,真是便宜你了!”柳青瑶幽怨的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嘿嘿……”今天就能上吴敏了,任她怎么说吧。

“白天先把样子收拾一下,别邋邋遢遢的,让表姐反感。”柳青瑶像是个被抢了糖的小姑娘,要多幽怨有多幽怨。

我才不管她心情好不好,今天是吴敏排那个的日子,也是我大喜的日子,这二十多年的处.男生涯,今天就能作别了。

这天我特意出去了一趟,理了发,然后将应聘工作时才穿的那件西装也找了出来套在身上,镜子前一照,赛过了刘德华!

让吴敏的孩子遗传了老子的基因,也不算辱没了他!

我从房间出来,在客厅里见到吴敏的时候,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寒着脸,一点即将跟我啪啪啪的觉悟也没有。

当然吴敏也不是一点准备没有,今天的她明显化了淡妆,白色的包臀短裙,肉色的丝袜,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细高跟皮鞋,加上她那张冷傲的俏脸,显现出一幅女御姐的风范。

注意到我在看她,吴敏嘴角勾起一丝冷意,“我这都是为了能够怀孕,你可别想多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也不跟她犟嘴,反正不管为了什么,今天你是逃脱不了被啪啪啪的命运,我决定到时候让她知道哥哥厉害,后悔这么久以来对哥哥这种冷嘲热讽的态度。

万事俱备,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我用眼神瞟了一下柳青瑶,提示她在这里已经碍眼了。难不成这妮子要在旁边观战,或者直接三批?

想到这里我再看柳青瑶的眼神就不那么纯洁了,反正这妮子也不是什么的纯洁的少女,早已经跟吴敏不知道玩过多少次拉拉了。那层膜更是不知道交给了五指山,还是某某工具!

柳青瑶瞪了我一眼,说,“这次表嫂一定能够成功的,你们要加油哦!”

吴敏冷着脸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我,“跟我上楼吧!”

原来要在楼上啊!我心中暗喜,终于要进入正戏了。

我抑制住心头的激动,跟在吴敏身后往二楼走去。从后面正好看到她婀娜的身,和那已经完全已经熟透了翘.臀,我暗暗打定主意,一会儿一定要从后面狠狠的上她!

“把门关上!”进了房间,吴敏冷冰冰吩咐我说。

我随手将门关上,心里冷笑,都到这时候了,还装什么高傲,老子就是得不到你的认同,也同样能够占有你,即使有了孩子不能跟老子姓,那也是老子的种!

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我也不用压制自己的欲.望了,心里那团已经熊熊燃烧的烈火,如火山一般彻底爆发出来。

我一个箭步追上还未走到床沿的吴敏,伸手就将她拦在了怀中,两只大手也随之攀上盛峰,然后狠狠的揉.搓了两下。

吴敏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在短暂的失神后,呵斥道,“梁明,你要干什么!?”

“借种啊!”我畅快的笑了一声,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一把将吴敏抱了起来粗.暴的扔在了床上。

今天我就是要好好虐你,让你后悔这一直以来对我的百般羞辱和嘲讽,让你知道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且这还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何必客气?

这一刻,我不但心里的浴火被点燃,同时点燃的还有我作为一个男人的野性!

“不要!不要这么粗鲁……”吴敏好像被我的动作和模样惊呆了,满脸的惊慌。

吴敏惊慌的叫声不但没有让我停下来,反而越发勾起了我的野性,我饿虎扑食般的扑了上去,狠狠的将她压在了身下。一只手狠狠的将她的外衣扯开,另一只手已经来到了两腿之间。

此时我分明感觉到吴敏如触电般悸动了一下,本想张口呼叫的声音也噎在嗓子里。

果然是个贱.人,竟然喜欢挨虐!那我就更不能客气了!

一低头,我就堵住了她的嘴巴,这回喊吧,喊破喉咙也喊不出来了!我心里邪恶的想着,不过令我意外的是,一只柔软嫩滑的小舌竟然随着我们的接触滑进了我的嘴中。

一边感受着小舌的香甜嫩滑,我也没忘了正事,一只手已经在吴敏的胸前狠狠的揉.搓着,令吴敏喉间不住的发出沉闷的声音。而我的另一只手,则深入幽地,在察觉到丝袜的阻隔之后,随之粗.暴的撕扯起来。

相关文章:

宝贝太大要涨坏了(啊宝贝你的奶真大书包)绝品教练

交换系列38部分阅读,风韵多水的老熟妇|超品俏佳人

老师裙子下的风光照片|我把老师摁倒在床500字,在朋友家最刺激的一次

使劲真大用力再深点 口述情感_别吸我b我受不了

啊老板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 蛇王两根巨大进入bl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