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电高手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列表】

2021-09-29 07:03 · 新商盟

时间如梭,转瞬间,三天逝去。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李世杰经过尝试,用家庭用电导入自己的身体,完全了充能,把之前因为救人耗尽的电能补充回来,尽管家庭用电的220伏进入身体时伴随的是大肆破坏身体器官那种撕裂般的疼痛,他还是咬牙坚持下来,并有新的发现和收获。

或许是因为李世扬用四个汽车电池共计48伏电他对身体进行改造,让他的身体可以储存更多的电流,让他不由得有一个新的设计,那就是控制体内的电流有意识的改造身体。

长久下去,体质不仅会发生质变,也可以储存更多的电流。

有了想法就付出行动。

李世杰自认为自己是一个行动派,他也真的付出行动,结果是喜人的,在他的控制之下,从原来的控制一丝的电流游走身体的每一块机肤,最后电流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有意识的破坏身体组织,又有强悍的恢复力之下恢复。

破坏,恢复…

循环进行。

周而复始之下,体质飞跃,力量增强,更加灵敏。

如果说他之前可以单手轻松提起五十斤的重物,现在他单手可以轻松的提起八十斤的重物。

这就是进行,也是他乐于见到,要知道,他面对的可是李家,一个京城的豪门世族,没有强大实力作为后盾,他无法完成复仇。

三天下来,他的实力已经有长足的进行,只不过体内的电流因为他的改造已经无限接近耗尽,他不得不再一次充能。

结果是被命名为锦绣中华的小区再一次停电半天时间,原因还是跟三天前一样,外围的变电器发生爆炸烧毁,管电工人不得不再一次更换变电器。

锦绣中华小区33号小别墅是李诗画的住处,也是李世杰现在的居所,眼下他们两个人住在一起,名义上是夫妻,也是合法的夫妻,全因在两天前,两个人照了相,又去民政局登记,领到红色的小本,结为夫妇。

没有人知道,这两个合法的夫妇在三天的时间里,连十句话的交流都没有,相敬如宾有些过头。

倒是当天的傍晚有些异常。

“回来了?”李世杰很平淡的一次发问,也算是打声招呼。

“嗯。”

唐诗画轻轻的点了点头,一如既往的冰冷,张了张嘴,薄薄的嘴唇张了好几次都没有出声,一直在犹豫着,好大一会仿佛是鼓足了勇气:“我的几个朋友想要见见你。”

“见我?”

李世杰指了指自己,眼中有些惊讶和不解,最后一笑:“也是…咱们都是夫妻了,总要让我见见不是?也好上某些人放心才是。”

“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聚会…”

唐诗画一脸的希翼,却还是说:“当然,你可以选择拒绝。”

“我为什么要拒绝?”

李世杰摇了摇头,暂时忘记仇恨,他还是一个很开朗的人:“在你的朋友面前应该要装装亲密什么的,比如说你挽着我的手臂出场,这可是一个占便宜的机会…”

“你…”

唐诗画原本就吊着一颗心,很是坎坷,也很愧疚,闻言顿时所有都扫为一空,有的是羞怒:“想占便宜外面找去,大把…”

“你是我老婆,我占你的便宜似乎是应该的。”李世杰一脸玩世不恭,也带着几许的侃笑和认真。

“谁是你老婆了?”唐诗画被气得真不轻,俏脸通红,应该有一些是娇羞。

“喂…两天前可是你拉着我去照相,又去民政局领证的。”李世杰注视着这个老婆,不得不说,真的很漂亮,特别是俏脸有些微丝之时,更是倾城倾国,娇滴滴的,都有让他扑上去啃一口的冲动。

“你…”

唐诗画话到一半随说不出口,气恼的甩了甩头,跨步不小的上楼,前脚刚踏上楼梯,顿了一下:“沙发上的衣服是买给你的,我可不想…”

“不想让你的朋友说你老公是个土老冒么?”李世杰出声打断,侃意十足。

“……”唐诗画没有回应,爬楼梯明显双脚用力,木制的楼梯发出更大的声响。

“我就说嘛,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原来是…”

李世杰摇了摇头,他刚才还在奇怪着这个老婆怎么今晚这么早回来,平常的时候不到凌晨不会回家,他也知道原因,就是不想与他过多的接触,用工作来避让相见。

时间流逝,晚上九点整!

唐诗画呆在三楼的房间里最少有三个小时之久,一直到九点整才下楼,入眼是一道高高却不瘦的身影,一套纯黑色的礼服套在身上,修身得体,男模特都没有那么好的身段。

站在楼梯上大概愣了三秒钟左右,她才收回视线,转化为平淡和冰冷:“走吧。”

李世杰自然是紧跟而上,京城他不熟悉,也不知道聚会的地点,当然要跟着唐诗画走。

红色的法拉利在京城这个政治中心,国际大都市并不少见,很是平常。在平稳的车速下经过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车程,低达一个会所。

“我的那些朋友有些高傲,说话可能有点…你等下别太往心里去。”唐诗画在下车之时,不由叮嘱了一声,算是打一记预防针吧。

李世杰摇了摇头,他是一个乡村小子没错,不代表着他没有见识,相反,社会阴暗的一面,人性百态,他早有所闻,全赖于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在就读高中开始便背负着养家的责任。

那个时候他的母亲因为长期劳作身体垮掉,他一边读书一边打小工,一直到上完大学毕业,母亲逝去,再到现在,经历见识何其丰富。再结合唐诗画的身份,可想而知她口中的那些朋友是什么身份,也就可以想象出什么境况。

挺起高傲的头颅,迈步向前,昂首进入会所。

在到达会所的大门,一直行走在前头的唐诗画顿住了脚步,等到李世杰与她平行方才重新迈开脚步,几次咬了咬牙,纤纤玉手还是抄向李世杰的手臂,挽着李世杰的手臂进入会所。

这才像夫妻。

就算是演戏,也要演像嘛。

李世杰暗笑不己,这个老婆看着冰冷冷的有些不近人情,实则也有另一面。

然而,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从他们迈进会所的第一步开始便注定有事情会发生。

……

“这不是唐诗画么?”

会所内部通道走出一个长相俊秀带着几许邪气的男人,眼见唐诗画犹如发现新大陆,很快就把视线调转,满是调侃:“哟…这不是李家的公子哥么?”

气氛凝聚,不管是李世杰亦或是唐诗画表情都化为冰冷,当然,唐诗画本就冷着脸待人,只不过此刻的表情更加的冰冷。

“哈哈…这个,我不是故意的。”

俊秀的男子一脸我不是有意的笑,又是一脸的八卦:“不过最近京城小道消息满天飞,李世杰吧?对,李哥,到底是不是真的?听说你跟李家闹翻了。”

赤果果的发问,可不像他的表情那样,不是有意,而是故意的。

“杨杰,别太过份了。”唐诗画挽着李世杰的手紧了紧,似在安慰又像是在表示亲热。

“过份?我过份吗?”

杨杰就是故意的,闻言也不再假装,不带一点掩饰直白的说:“不就是李家的私生子,不,现在是弃子,听说李家已经对外宣布不承认有这个子孙…诗画,你又是何苦呢,嫁给一个私生子,还是弃子,更重要的还是乡巴佬。你这么如花似玉的,何必这么糟蹋自己?”

李世杰一直很平静,没有吱声,挣脱开唐诗画挽着的手臂,大手一抄,搂住唐诗画的小蛮腰,没有多少肉感,隔着衣服却还能感受到肉体的柔软。

杨杰把一切看在眼里,双眸快要喷出火来。他从会所内部出来,恰巧碰到唐诗画,对这个倾幕已久的女人突然下嫁给一个无名小子很是不爽,带着几分醉意,胆子肥了几分。

“别太过份了。”

唐诗画低声的发出警告,却还没有挣脱开,这个杨杰她很讨厌,以往死皮懒脸的追求自己,被拒绝过无数次还不放弃,早就惹怒了她,如今更是与李世杰结婚,当然是枪口一致对外:“杨杰,我嫁给谁似乎跟你没有关系,我乐意。”

“咱们走…”唐诗画顿了顿,对着李世杰说,把杨杰当然透明人。

“有些人,还是要自知之明一点为好。”

李世杰同样不是善茬,正所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在与杨杰擦肩而过的瞬间冷笑不断:“这一次不跟你计较,要是还有下一次,可就别怪我不…”

“不客气是吗?”

杨杰抬手抓住李世杰的手臂不让其前行,眼中全都是怒火和阴冷:“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

“怎么?要动手吗?”

李世杰可不害怕,有电能傍身,有信心也有实力应对一切,也深深的知道杨杰此举何意:“想要踩我立威吗?”

“就是要踩你怎么了?”杨杰帅气的脸上高挂傲然之色。

“那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李世杰扬了扬手:“放手吧。”

“你算老几阿?让我放手就放手?”杨杰的双眼全都是得意之色,瞬间高大上,感觉自己的震慑力爆棚。

把退让当成害怕?

这样一个念头在李世杰脑海里划过,面色顿时冷了下来,自知无法善了便不再罢休:“最后一次,把狗爪放开…”

“你又能把我怎么样?”杨杰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就是不放,你拿我怎么着?

“找死!”

李世杰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体内的电流受意识驱使,快速涌向手臂,蓝光一闪而逝!

“要踩人也要挑软柿子才行…”

“啊…”

杨杰嘴里发出痛苦的惨叫,一只手失去知觉,全身酥麻,到最后双腿失去支撑力,整个人刹那间软倒在地。

“……”唐诗画的美眸全都是疑惑和古怪之色,这个老公是怎么办到的?

“咱们进去吧。”李世杰并没有解释,嘴角挂着高深莫测的笑意。

“好。”

唐诗画出奇的乖巧听话,任由李世杰挽着小蛮腰,轻轻的迈着小猫步前行。

“给我站住。”

杨杰身上的酥麻感来得快,去得也快,恢复知觉力量的他快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作为京城的一个公子哥,无缘无故摔倒在地上,可谓是丢尽脸面:“你个杂种…给我站住。”

气氛再一次凝固。

李世杰可以让人骂他是李家的私生子,可以让人说他是李家的弃子,因为他心中早跟李家划清界线。可骂他是杂种,无异于把他最敬重的母亲带上,已经触犯到他的逆鳞,愤怒直冲脑壳,杀意焕发。

“敢打我,你给我去死。”杨杰全然被愤怒迷失了理智,不管不顾的冲上来,中途挥拳重击。

“本来只想跟你个小教训,既然这么不识好歹…可真怪不得我了。”

李世杰怒意爆发,抬腿就是一脚,完完全全发挥十成力道:“不作死就不会死…我成全你。”

拳头未到,脚先到。

一脚重重的踢在小腹上。

杨杰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悬空倒飞出去,小腹传来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脸色一片苍白无血色,豆大的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突然发生这一切,让很多人都反应不过来,其中有唐诗画,也有会所前台的两个招待员,以及守在会所门口以及内部通道的同个保安。

李世杰的愤怒未平,岂能罢手,几乎是在杨杰全屏出去的那一瞬间他就放开唐诗画的手,电流再一次汇聚于手中,回身追了上去,速度奇快,在杨杰还没有摔倒在地之前,掌心重重的印在其胸口处,电流传递。

“啊…”

杨杰再一次惨叫,喉咙一甜,一口血水喷射而出,整个身体失去知觉,胸口钻心般的疼痛,那是电流破坏他心脏的征兆。

这是一记狠招。

李世杰无怨无悔,从杨杰骂他是杂种的那一刻起,他便不会再留情,当然,他也不会要了杨杰的命,只会让他疼痛难耐,也会留下巨大的后遗症,如果不治疗,恐怕会折寿。

电流会破坏身体组织器官,没有强大的体质,无法与之抗衡,这点李世杰深有体会。

“咱们进去吧。”

李世杰连看都懒得看杨杰一眼,回身再次抱着唐诗画的小蛮腰,不理会对方错愕和发愣,径直朝着会所内部而去,只不过他走了两步不得不停下脚步,脸色更加的阴冷。

前方的道路受阻。

只见一伙人脸带不善的堵住通道。

……

“周子浩。”

李世杰的拳头握紧,手指关节发出嚓嚓响,可见他内心的怒火,脸色未变如常,他可不害怕,之前不害怕,现在更不害怕:“以后找人也找个像样一点的,像这种货色还是算了吧。”

无疑,杨杰可不是酒性大发找他的麻烦,这件事情的背后还有人在,当周子浩出现在会所通道时,他就意识到杨杰应该是有人唆使才找他的麻烦。

果不其然,周子浩也大方的承认:“真是个窝囊废…”

“周子浩,你故意的是吗?”唐诗画大怒,针对李世杰,跟针对她没有什么分别,她有愤怒的理由。

“哟…唐大美人,你可是世扬的弟妹,我怎么敢呢?”周子浩睁着眼睛说瞎话,嘴上否认,表情却一点否认的意思都没有。

“狗腿子而以,不需要理他。”

李世杰也不是吃素的,呛一句,径直前行:“对了…好狗不挡道。”

“你…”周子浩大怒,被骂成狗,没有不怒的理由。

“怎么?想动手?”

李世杰停住前行的脚步,却有一定的节制,在离周子浩足有三米开外,这是安全距离,一脸的鄙视:“怎么?不敢?还是想再玩一出人多示众呢?”

“你找死。”周子浩也有顾虑,眼下却管不了那么多,挥手就要招呼同伙开打。

“周子浩,你想找死吗?”

一记清脆的女声在通道内响起,从后方传来,威势十足:“敢在我的会所里动手,是不是觉得有李世扬罩你就天下老子第一了?”

“嫣姐…”

周子浩好像被人掐住脖子一样,脸色瞬间一片苍白,身体有不小幅度的颤抖:“嫣姐,我那儿敢呐,就算是借我十个胆,十个胆我都不敢。”

“那你还堵在这里干嘛?还不快给我滚?”被称之为嫣姐的女人转眼间就来到通道口处,美眸在李世杰的身上来回扫视。

“……”李世杰不语,眼睛也一眨不眨的与这个美得有些冒泡的女人对视,完全不惧那整上者位的气势。

宫子嫣颇有些兴趣,在京城这么多年,再以她的身份,跟这么明目张胆的扫视她,并与之她对视的,无一例外都不是简单的人物,由此可见,李世杰很不凡,也勾起了她一些兴趣,只是她什么也没有说,调转便往会所的内部走去。

通道内出现短暂的寂静。

“小子…要不是嫣姐…”周子浩不改嚣张飞扬的本性,恶狠狠的瞪着李世杰。

“狗腿子就是狗腿子…连个女人都怕,蛋蛋没长齐。”李世杰尽情的嘲讽。

“别乱说话。”

唐诗画小幅度的摇了摇李世杰的胳膊,她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拖拽着:“咱们进去吧。”

“哼…”

周子浩冷哼一声,明显是对与他擦肩而过的李世杰所发,随之后停下脚步回头驻足,又跟了上去,嘴上叨叨不停:“等着吧,咱们很快会再见的。”

那种赤果果不带一丁点掩饰的恨意,杀意,狠辣,都在告诉着人们,事情还没有完。

“那个女人很不简单。”李世杰也压低声调,京城里藏龙卧虎,他可不会小看一个女人。

“何止是不简单…”

唐诗画不胜唏嘘,语调有些发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还很美。”

“是很美。”李世杰顺着话感叹一句。

“你…”

唐诗画本想大骂几句,很快就反应过来,似乎她与李世杰除了有一个名义上的关系之外并没有实质上的关系,她要骂也不合理,于是,话到嘴边不得不咽回去。

会所006号包房里早是人满为患,有男有心,这些人身上都有一股相同的气息。

傲!

没错,就是傲,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气息。

这种气息让李世杰很不舒服,不过想起唐诗画的叮嘱,再想一下他们与唐诗画的关系便释然,展露一个算是比较和善的笑,点头示意,算是与他们打过一声招呼吧。

“哟…这就是我们诗画的老公阿。”

一个女人从高档的沙发上弹了起来,步伐很快,喷喷称奇:“不错,不错,有点小帅,就是有点老土。”

“我的好姐妹秦霜。”唐诗画在一边为之介绍。

“帅哥,听说你是李家的人?”又一个女人开声。

“李家,可是豪门,呵呵…”一个男人脸上挂着和善的笑,话里可一点都不和善,反之,还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敌意。

“李家的人又怎么样?能娶到我们家诗画,你八辈子修来的福。”秦霜似乎也很不满,呛声道。

“是,是,是。能到像诗画这样的老婆,的确是我八辈子才修来的福。”

李世杰赶紧顺着往下说,受不了这些人高傲的气势,还是给唐诗画一点面子,并没有当面爆发,却还是重复强调:“我跟李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

“怎么可能?”

男人明显是不相信,不知道是嘴太快还是故意:“你不是李家的私生子么?怎么跟李家没有关系。”

言下之意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你要不是李家的私生子,怎么可能娶到唐诗画。

整个包霜顿时被一股凝重的气氛笼罩。

私生子,可不是一个好的称呼,更不是一个好的身份,在某个层面上,这是一个贬义词,是一个贬低身份的存在。

“林耀宗,差不多就够了。”唐诗画原来就冰冷的一张俏脸更冰几分,话里全都是警告之意。

“哎呀…是我嘴快,我该打,我该打。”

林耀宗说话间还用手轻轻的拍打自己的嘴巴,随即又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诗画,我真替你感到不值,怎么就嫁给这…”

“难道要嫁给你才对吗?”

李世杰就算是想要忍下来,这个时候也不得不站出来,他是一个男人,也与唐诗画只是表面上的关系,却不能忍气吞声:“我看你不是嘴快,而是嘴贱。”

“你…你怎么骂人呢?”

林耀宗自然是不干了,还是保持着风度:“诗画…你看,你看,你都嫁给一个什么人呢,一点素质都没有。”

未了,顿了顿,他压低声音,仿佛不愿意让人听到:“果然是乡巴佬,一点文化素质都没有。”

声音虽低,整个包房里的人全都可以听清楚。

“林耀宗,我嫁给什么人似乎不需要你来管吧?你好像也管不着吧?”

李世杰还没有出口,唐诗画率先开口,口吻很是不善,也放下女生的矜持,挽着李世杰的小手紧了紧,以示亲密:“只要他对我好,我就很幸福。”

俏全像一朵红色一样,着实有很幸福的样子。

林耀宗见状,肺都快气炸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对别的男人投怀还抱,乍能不愤怒,只是他不能动手,风度,他要注意风度,不能把好形象毁了。

“就是,我老婆乐意,怎么着?”

李世杰脸上带着笑,抽出手臂,狠狠把唐诗画的小蛮腰抱入怀中,那个亲密劲,羡煞旁人。

就在这时,包箱的大门被巨力推开,闯进一伙人,领头的一个正是与李世杰在通道发生冲突的周子浩。

只见周子浩来势汹汹,颇有一幅灭杀一切的气势,嘴角挂着冷笑:“咱们又见了。”

来者不善。

周子浩表现出来的一切都让包厢里的人有这种感觉,更别提李世杰,他感触更深。

相关文章:

情侣出去旅游分房睡吗:手滑指划鼻滑舌滑

经典都市小说 好看的都市小说完本推荐

微信怎样泡离婚女人|医生手指悄悄地伸入她的幽经

坐到木马上粗长的一根:解锁了很多新的姿势

怎样让男人吃醋~梦到前男友要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