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女频~《婚婚欲碎:前夫,别来无恙》原文精编版

2021-09-29 08:24 · 新商盟

第5章 走到了尽头。

厉风行又穿上外套,驱车去医院,路上给闻璐拨了两个电话,不过无人接。

等红绿灯的时候,一个海外电话打了进来。

是新加坡那边分公司的总经理,跟他说一批货被卡住了,不尽快签单解决可能就得损失上千万。

事情紧急,厉风行很果断地打电话订机票,绿灯一到就将车子掉头,顺便打电话给于妈,“你现在去医院,找找太太在哪儿。”

到了机场后,厉风行给闻璐发了两条信息,回来给她补结婚纪念日和生日。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去就去了好几天。

闻璐醒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窗外阳光刺眼,她在病床上躺着,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于妈,正在织小玩意。

“于妈,你怎么来了?”闻璐问,她挣扎着想坐起来时,腹部微微抽痛,心里有种空荡荡的感觉,连着动作也是一僵。

“太太!”于妈见闻璐醒了,赶紧过去让她躺着,半喜半忧地说:“您已经睡了一天半,终于醒了。”

闻璐眨了眨眼,问:“于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于妈愣了愣,眼圈就红了,叹了声:“太太,医生说您得了那种病,孩子保不住了,我给先生拨了两个电话,但是没人接。”

“原来,孩子没了是这种感觉啊……”闻璐喃喃着,隔着被子摸着腹部,面色很平静,让于妈有点害怕。

于妈抹了一把泪,安慰闻璐:“太太,医生说了,你现在治疗不算晚,太太您还年轻,等病治好了,还会有孩子的。”

闻璐眼神一直空洞洞的看着天花板。

不会有了。

从那天晚上他不顾她的挽留,毅然离开,随后她看到另一个女人扑到他怀里,再到她腹中的孩子没了。

就注定她跟厉风行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太太,您别吓我。”于妈拉着闻璐的手,她虽然是从厉家调过来的,但是闻璐对下人好,没什么架子,于妈是打心眼把她当女儿看待。

“我问过医生,医生说只要有合适的骨髓您就没事,您先配合着治疗,先生一定会帮您找到合适的骨髓,您会没事的……”

闻璐终于回了些神。

原来这些事男人还不知道,那样更好,离婚不麻烦了。

闻璐扭头看着于妈,声音轻轻的,有些空,“于妈,这些事你就别告诉他了,行吗?医生那边也麻烦你去打点下,我不希望有第四个人知道。”

于妈很犹豫,“太太,您这病太严重了。”

厉风行让她来医院时,还嘱咐过她,太太身体怎么不舒服跟他说一声,她知道闻璐得了重病时差点吓坏了,第一时间给厉风行打电话,只是厉风行都没接。

闻璐看着于妈,语气加重了,“于妈。”

她脸色苍白,气色很不好,但是眼神很倔,想要跟厉风行分清什么一样,于妈想到半个月不归家的先生,心里叹了一口气。

最后,于妈保证地点点头,“太太,我不会说的。”

闻璐身体很不好,加上流产,不在医院休养是不行的,于妈很照顾闻璐,尽量不在她耳边提厉风行的事,三餐都是做好带来医院。

不过闻璐整天在病房呆着也腻,偶尔会出去走走,把许久没看的手机打开,有几通来电,除了公司的,厉风行的未接电话八个。

她假装没看见,顺便把他的号码拉进黑名单。

她回了公司同事询问的问题,退出微信时才看到私家侦探的消息,前天发的,是她查号码的事有了着落。

闻璐犹豫了片刻,还是点开了,滑动往下来,眼睛死死盯在某处,然后眼神光一点点灰败。

第6章 她很讨厌这个香水味。

她手指太纤细,戒指上的胶带没黏紧,戒指就从她指头上掉了下来,顺着瓷砖滚到一双医用鞋脚边,璀璨的钻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张漫雪弯腰将戒指捡起来,走过来递给闻璐,“小姐,你的吗?”

女人声音柔柔的,很好听,在闻璐耳边犹如魔怔。

闻璐看着张漫雪,她脸上带着浅浅笑意,像个知书达理的书香女子,那似有若无的香水味萦绕在闻璐鼻子边。

闻璐胃里翻涌起来,有种想吐的冲动。

她很讨厌这个香水味。

“谢谢。”闻璐深呼吸,从张漫雪手里接过戒指,缓慢地套在无名指上,漫不经心道:“我老公说这戒指五百万,丢了就不好。”

张漫雪脸上的笑滞了两秒,她瞥了闻璐手指上的戒指一眼,“真是羡慕小姐,结婚戒指真漂亮,不过似乎是买大了,不合手。”

闻璐道:“不合手没事,用胶带粘着,只要是我的就行。”

不到一分钟的交谈,最终是张漫雪败了。

闻璐没想跟张漫雪有什么交谈,转身离开,而张漫雪依旧站那,看着闻璐进去病房,放在口袋里的手一点点攥紧。

她回来不仅仅是为了家里,更多的是为了厉风行。

当初因为和厉风行的悬殊太大,狠心分手远赴国外一直是她心里的疙瘩,当她觉得自己配得上他的时候,厉风行已经结婚了。

她查过闻璐,长得漂亮,家世好,跟厉风行是门当户对,只是她不甘心。

摸清闻璐的性子后,张漫雪借着家里事屡次约厉风行,故意喷上粘性很强的香水,只是她没想到闻璐那么能忍,不查她,也不找她。

除了家世,她哪比不上闻璐?

“张医生,怎么站这儿呢?”冷不丁地,张漫雪肩膀被拍了下。

张漫雪回神,对那医生笑道:“刚刚查完房,在想病人的事,您查房?”

“是啊。”

“那不打扰您了。”

张漫雪随口和同事聊了两句,要离开时,却发现那医生进了闻璐的病房,脚步生生蹲下,睁大了眼睛。

她要是没记错,赵医生是治白血病的吧?

四天后,厉风行从新加坡回来。

他不知道的是,闻璐今天出院,他在回家的路上,她也在回去的路上。

秦助理来接的厉风行,将他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秦助理回车上后,见厉风行摸出笔记本在忙活,就问:“厉总,去公司?”

厉风行出差好几天,公司一堆事等着他,他也该去公司的,不过想到之前闻璐那苍白的脸色,话语一转:“我很累,先回家吧。”

“好的,厉总。”

忙了一会后,厉风行眼睛有些酸,摸出手机看了看。

这几天他被那批货的事弄的焦头烂额,抽空给闻璐打了几个电话没人接,加上于妈说没什么事,他就没有再管。

没想到,闻璐一个电话都没回他。

他心里有点闷的慌。

抬头时,厉风行无意看到车子前座上放着一瓶车内香水,想到那天帮张漫雪办完事回家,离闻璐太近,她捂着口鼻,满脸嫌弃的样子。

男人眼神一眯,沉声问秦助理:“之前你有从我身上闻到香水味吗?”

“啊?”秦助理吞吞吐吐,从后视镜看了厉风行一眼。

厉风行语沉了两分,“实话实说!”

“有,闻到过好多次。”秦助理说,他跟了厉风行那么久,知道厉风行现在在想什么,机灵地说:“闻总不是偏爱祖马龙的香水吗,换香水了?”

霎时,厉风行脸色阴沉如水。

没想到那香水粘性这么强,秦助理都闻到过几次,更别提闻璐了。

难道,张漫雪是故意的?

相关文章: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 宝贝你胸真大水真多,宝贝腿抬高点,我想吃里面

你看起来很好吃1v1/腹黑学弟强行掰弯校草学长

宠婚:祁少的追妻守则【结局版】全文已完结

不要轻点好痛好大涨|豪门赘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