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仇虎刘春杏_班上的男生禁止我穿内裤

2021-09-29 13:49 · 新商盟

就听玲姐老公嘀咕道:“这人呢?都去哪里了。”

听着那脚步声,我跟玲姐两人都不敢动,紧紧贴在一块,因为刚才匆忙,玲姐甚至连衣服都没拉上,那露肩装站起来,直接掉到了腿下,玲姐此时几乎全果的抱住了我。

我感受着她身上的柔滑的肌肤,体内的浴火涌起,那小六子直接撑开了裤拉链跑了出来,玲姐幽怨的瞪了我一眼,但透过衣柜缝隙还能看到她老公在外头。

玲姐也不敢乱动,压低着呼引声。

只是我顶着她难受,她小心扭了扭娇躯。

一摩擦,小六子立马感受到一股舒服感,撑的更大了,我那小六子本来就比别人强大,这下反应起来,连内裤都兜不住了,一下跳了出来,贴上了玲姐的大腿。

玲姐浑身骤然一颤,扭了扭身子,发出一声低哼,吓的我连忙抱住她,直接吻上她的香唇,那一抱我直接贴的玲姐更紧了。

小六子一下子到了不该到的位置。

玲姐浑身一颤,双腿不由夹在了一块,一脸幽怨的看着我。

我见到她神情,也是一脸无奈。

咚咚……

这会我就听到她老公出去的声音,我们也松了一口气。

玲姐轻拍了我一下,低声道:“臭小子。”

我苦涩笑道:“玲姐,对不起,我这控制不住呀!”

说着,我那又俏皮的动了动,玲姐立马哼了一声,喘息道:“那…你也要收敛一点,那…那顶的我难受。”

“玲姐,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东西哪里说控制就能控制的呀!”我苦笑的看了看玲姐,望着她娇羞的模样,那小六子竟然反应更大了。

玲姐也是一阵无奈,只能任由我顶着。

越是看到玲姐这样的神情,我越是激动,忍不住动了一下,玲姐身躯不禁一颤,抱着我一下紧了紧手,两人贴的更近了。

我感觉到玲姐浑身一颤,怕她怪我,连忙转移话题问道:“玲姐,你孩子呢?”

“早上我…我抱她外婆家玩了,还…还没抱回来。”这会玲姐的喘息声变的越来越粗重,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了,一张脸憋的一种通红,我不禁更加激动起来,紧紧的抱住玲姐的娇躯,直接朝着她吻了上去。

我们两人本来贴的就很紧,彼此都闻到彼此的呼引声,这下我亲上去,玲姐根本避无可避,碰触上玲姐那妖娆的红唇,玲姐顿时瞪起眼睛,刚想推开我。

嗒嗒……

他老公又回到了卧室。

我们两人都吓了一跳,不敢乱动,我吻在玲姐的香唇上,轻轻撬开玲姐牙根。

玲姐开始还紧闭着牙根。

我一手碰上她时候,玲姐浑身骤然一颤,牙根打开了,让我成功进入,开始亲吻着她。

玲姐起初还有些拒绝。

但在我舌头搅动下,开始生涩回应着。

我底下也是忍不住开始轻轻运动着,虽然不能尽兴的舒服,但能够抱着玲姐,顶着她的双腿,也算一种满足了。

我抱的玲姐也越来越紧了。

玲姐摇晃脑袋带着哀求的眼神望着我,然而一切却根本躲不开。

她老公就在外头。

要是刚没躲进来的话,或许还有办法以催乳的名义解释,现在躲着我们要是出去的话,要是她老公能够相信才有鬼。

我真没想到玲姐一直拒绝我。

却在这种环境之下,让我能够享受她的娇躯,虽然不算真正享受到,毕竟玲姐还穿着内裤,我没办法弄进去,但能够这样抱着,感受着,我也满足了。

这一切还真的多亏了她老公突然回来。

要不然我哪里有这么个机会。

“这去哪里呢?”玲姐老公也不知道在外面干嘛?低估了一声,随后就出去了。

砰……

我们听到关门声。

一下子彻底放开了,我直接一挺,玲姐啊的喊了一声,整个人往后扬去,我贴着她身子跟了出去,好在衣柜距离床铺比较近,玲姐正好倒在了床上,我整个身子也压上了玲姐的娇躯。

嗯……

玲姐娇哼一声喝道,腿窝子一下夹紧。

我也是一股舒服感涌动上来,整个人直接紧紧的抱住了玲姐。

玲姐也是紧紧的抱着我。

良久后,我们才分开。

玲姐看着我,一张俏脸通红不已,想要说什,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我也挺尴尬的。

虽然我们不算真正的做了,可两人刚才都达到了巅峰。

“玲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看了看玲姐裤子有些不好意思道,毕竟刚没忍住。

玲姐幽怨的白了我一眼,没说话,而是起身去浴室里面洗澡。

我想着跟着一起进去洗,但又怕玲姐怪我。

只能用纸巾擦了擦。

玲姐也只不过简单的洗了一下就出来了,催促我道:“小六,你快点走吧,待会我老公回来看到就不好了。”

其实我也担心玲姐老公突然回来的,点了点头,正打算走的时候,回头过去看着玲姐妖娆的娇躯,吞了吞口水道:“玲姐,下次给我好吗?”

“好啦,快点走,下次再说吧!”玲姐推了推我。

脸上并没有生气的表情,这让我大喜,看来下次真的有机会得到玲姐了。

二十多年了。

自己从未发现过如此迷恋过玲姐。

更没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能跟玲姐在一块,想着心里就是美滋滋的,哼着小曲一路回到店里头,到店里头一看,我却没见到郭小欣那小妮子在看店,还把店门给锁上了。

我不由缩了缩眉头,这小妮子去哪里了呢?

让她帮忙看个店,还把我店给关了。

我摇了摇头,也没多想掏出钥匙打开门,刚开门,我就听到一道哼叫声,那美妙的叫声,我刚在玲姐那体验着,自然太熟悉了,这是啥声音呢?一下子竖起了耳朵。

这声音是从我治疗室传出来的。

难道郭小欣那小妮子没走,而…而是在我治疗室内那个……

想到这,我瞪起眼睛,心跳也跟着加速了,蹑手蹑脚的就朝着治疗室走去,轻轻一推门,就被打了,里面春色立马展现出来,只见郭小欣衣衫不整的躺在我那治疗病床上。

她在自己弄自己,嘴里不断发出轻哼声,一副享受的表情,对于我进来全然不知。

看着她那销魂的神情,我咕隆吞了吞口水,一个激动就碰到了门旁边,砰一声……

把里头的郭小欣吓了一跳,也是这吓了一跳,郭小欣浑身一颤,啊……哼了一声,一脸渴望的盯着我。

我也是被吓了一跳。

毕竟自己这是在偷看,连忙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郭小欣整理好衣服出来,见着我,满脸羞红着低着头,就跟犯错的孩子一样,低声道:“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看着她可爱的样子,笑道:“你说呢?”

郭小欣身躯微微一颤道:“能不能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呀!”

“可以呀!”我笑了笑。

郭小欣一听,双眸一亮道:“真的吗?”

我看着郭小欣此时娇媚的样子,心中一动,拉了郭小欣的手,让她靠入我的怀里头,贴着她耳边道:“傻瓜,我怎么会告诉别人这种事情呢?这要也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不是吗?”

“嗯。”小妮子羞的点了点头。

我忍不住朝着她的香唇上亲吻了下去,这下她没有拒绝我,任凭我亲吻着她,撬开她的牙根,她生涩的回应着,体内的浴火也跟着慢慢涌动了起来。

我开始抚碰上她的娇躯。

一切都如此的自然,只是在我要脱她裤子时候,小妮子却突然摁住我的手:“不…不要!”

我不禁一阵郁闷道:“小欣,怎么了,都这时候了你说不要。”

郭小欣羞着脸道:“我…我怕。”

“怕。”我不由缩了缩眉头,忽然反应过来,盯着她道:“小欣,你该不会还是第一次吧!”

郭小欣听我的话,俏脸变得更红了,微微点了点头。

我真的有些难以置信,郭小欣还是第一次。

我记得她也就比我小一岁呀!

也是二十的人了。

现在二十岁了,哪里还能找到几个处女呀!

郭小欣竟然还是个处,那她又怎么会自己弄自己呢?

“小欣,那你刚…刚才……”我疑惑的看着郭小欣。

郭小欣俏脸又是一红,白了我一眼道:“那还不是怪你电脑里面都…都放着那种片。”

我们两人本来贴的就很紧,彼此都闻到彼此的呼引声,这下我亲上去,玲姐根本避无可避,碰触上玲姐那妖娆的红唇,玲姐顿时瞪起眼睛,刚想推开我。

嗒嗒……

他老公又回到了卧室。

我们两人都吓了一跳,不敢乱动,我吻在玲姐的香唇上,轻轻撬开玲姐牙根。

玲姐开始还紧闭着牙根。

我一手碰上她时候,玲姐浑身骤然一颤,牙根打开了,让我成功进入,开始亲吻着她。

玲姐起初还有些拒绝。

但在我舌头搅动下,开始生涩回应着。

我底下也是忍不住开始轻轻运动着,虽然不能尽兴的舒服,但能够抱着玲姐,顶着她的双腿,也算一种满足了。

我抱的玲姐也越来越紧了。

玲姐摇晃脑袋带着哀求的眼神望着我,然而一切却根本躲不开。

她老公就在外头。

要是刚没躲进来的话,或许还有办法以催乳的名义解释,现在躲着我们要是出去的话,要是她老公能够相信才有鬼。

我真没想到玲姐一直拒绝我。

却在这种环境之下,让我能够享受她的娇躯,虽然不算真正享受到,毕竟玲姐还穿着内裤,我没办法弄进去,但能够这样抱着,感受着,我也满足了。

这一切还真的多亏了她老公突然回来。

要不然我哪里有这么个机会。

“这去哪里呢?”玲姐老公也不知道在外面干嘛?低估了一声,随后就出去了。

砰……

我们听到关门声。

一下子彻底放开了,我直接一挺,玲姐啊的喊了一声,整个人往后扬去,我贴着她身子跟了出去,好在衣柜距离床铺比较近,玲姐正好倒在了床上,我整个身子也压上了玲姐的娇躯。

嗯……

玲姐娇哼一声喝道,腿窝子一下夹紧。

我也是一股舒服感涌动上来,整个人直接紧紧的抱住了玲姐。

玲姐也是紧紧的抱着我。

良久后,我们才分开。

玲姐看着我,一张俏脸通红不已,想要说什,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我也挺尴尬的。

虽然我们不算真正的做了,可两人刚才都达到了巅峰。

“玲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看了看玲姐裤子有些不好意思道,毕竟刚没忍住。

玲姐幽怨的白了我一眼,没说话,而是起身去浴室里面洗澡。

我想着跟着一起进去洗,但又怕玲姐怪我。

只能用纸巾擦了擦。

玲姐也只不过简单的洗了一下就出来了,催促我道:“小六,你快点走吧,待会我老公回来看到就不好了。”

其实我也担心玲姐老公突然回来的,点了点头,正打算走的时候,回头过去看着玲姐妖娆的娇躯,吞了吞口水道:“玲姐,下次给我好吗?”

“好啦,快点走,下次再说吧!”玲姐推了推我。

脸上并没有生气的表情,这让我大喜,看来下次真的有机会得到玲姐了。

二十多年了。

自己从未发现过如此迷恋过玲姐。

更没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能跟玲姐在一块,想着心里就是美滋滋的,哼着小曲一路回到店里头,到店里头一看,我却没见到郭小欣那小妮子在看店,还把店门给锁上了。

我不由缩了缩眉头,这小妮子去哪里了呢?

让她帮忙看个店,还把我店给关了。

我摇了摇头,也没多想掏出钥匙打开门,刚开门,我就听到一道哼叫声,那美妙的叫声,我刚在玲姐那体验着,自然太熟悉了,这是啥声音呢?一下子竖起了耳朵。

这声音是从我治疗室传出来的。

难道郭小欣那小妮子没走,而…而是在我治疗室内那个……

想到这,我瞪起眼睛,心跳也跟着加速了,蹑手蹑脚的就朝着治疗室走去,轻轻一推门,就被打了,里面春色立马展现出来,只见郭小欣衣衫不整的躺在我那治疗病床上。

她在自己弄自己,嘴里不断发出轻哼声,一副享受的表情,对于我进来全然不知。

看着她那销魂的神情,我咕隆吞了吞口水,一个激动就碰到了门旁边,砰一声……

把里头的郭小欣吓了一跳,也是这吓了一跳,郭小欣浑身一颤,啊……哼了一声,一脸渴望的盯着我。

我也是被吓了一跳。

毕竟自己这是在偷看,连忙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郭小欣整理好衣服出来,见着我,满脸羞红着低着头,就跟犯错的孩子一样,低声道:“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看着她可爱的样子,笑道:“你说呢?”

郭小欣身躯微微一颤道:“能不能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呀!”

“可以呀!”我笑了笑。

郭小欣一听,双眸一亮道:“真的吗?”

我看着郭小欣此时娇媚的样子,心中一动,拉了郭小欣的手,让她靠入我的怀里头,贴着她耳边道:“傻瓜,我怎么会告诉别人这种事情呢?这要也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不是吗?”

“嗯。”小妮子羞的点了点头。

我忍不住朝着她的香唇上亲吻了下去,这下她没有拒绝我,任凭我亲吻着她,撬开她的牙根,她生涩的回应着,体内的浴火也跟着慢慢涌动了起来。

我开始抚碰上她的娇躯。

一切都如此的自然,只是在我要脱她裤子时候,小妮子却突然摁住我的手:“不…不要!”

我不禁一阵郁闷道:“小欣,怎么了,都这时候了你说不要。”

郭小欣羞着脸道:“我…我怕。”

“怕。”我不由缩了缩眉头,忽然反应过来,盯着她道:“小欣,你该不会还是第一次吧!”

郭小欣听我的话,俏脸变得更红了,微微点了点头。

我真的有些难以置信,郭小欣还是第一次。

我记得她也就比我小一岁呀!

也是二十的人了。

现在二十岁了,哪里还能找到几个处女呀!

郭小欣竟然还是个处,那她又怎么会自己弄自己呢?

“小欣,那你刚…刚才……”我疑惑的看着郭小欣。

郭小欣俏脸又是一红,白了我一眼道:“那还不是怪你电脑里面都…都放着那种片。”

淑英婶害羞这种情况是再正常不过了,毕竟我是个男的催乳师,以前就没少遇到客人面对我时候害羞,当然更多的是不信任。

所以我直接问淑英婶:“淑英婶,你相信我吗?”

“当然信呀!”淑英婶笑了笑,白了我一眼道:“我几乎看着你长大的,怎么会不信你。”

我跟着笑了笑,说信就行,随后就跟淑英婶解释起催乳师这行业的一些奥秘,淑英婶有些听不明白,我想了想换了个通俗易懂的说法道:“淑英婶,其实吗?我们这催乳师就跟医生一样,没有性别之分的,所以你可以放开一点,不用害羞。”

“哦。”淑英婶嘴上虽然这么答道,但还是一脸羞红,就跟个小媳妇一样,特别是我让她去床上时候,她更是一脸通红。

让她脱衣服,她羞的都有些不知所措,弄的我都有些急了:“淑英婶,还是我帮你脱吧,你不要把我当成男人。”

“不…不了,还是我自己来吧!”淑英婶往床里头挪动了一步。

我也没意见让淑英婶自己来。

淑英婶看了看我,才慢慢的解扣子,她穿的是系扣子的衬衫,要一粒一粒的解开,刚解开一粒,那美白的肌肤赫然涌现出来,白,真的很白,我一下瞪起眼睛。

淑英婶看到我的目光俏脸一红:“六子,你…你能不这么盯着我吗?”

嗯哼…

我干咳了一声,转过脸去,只听到淑英婶脱衣服的声音,弄的心里头一阵痒痒的。

“我好了。”淑英婶脱好衣服小声喊了一句。

我立马转过头去,淑英婶一句脱掉了衬衣,露出那雪白的肌肤跟那一对硕大的那处,粉色的文胸包裹保护着它们,沟渠之间带着一股妩媚性感,我深呼引了一口气,强压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一说话声音就有些颤抖:“淑英婶,那…那个文胸也要脱掉。”

淑英婶早就羞的满脸通红闭着双眼不敢看我。

听我的话,啊了一声,带着一丝忧伤道:“六子,不…不能不脱吗?”

我摇了摇头:“淑英婶,不可以呀,要帮你检查就必须脱掉的,没事的,你就当我是一名医生就好。”

我笑了笑,尽量收敛自己体内的浴火,也让淑英婶放心一些。

淑英婶犹豫了一会,轻咬了咬嘴唇,才缓缓解开自己的文胸扣子,刚一解开,那一对那处就直接蹦了出来还颤动了一下,看的我不由倒引一口凉气,好大,好美,体内浴火蠢蠢欲动。

说来也是郁闷,最近好像特别容易冲动,当了五年催乳师也没这段时间这么容易冲动呀!

难道是最近自己变色了不成。

想想又不对,前些天接到一个病人就没那么冲动呀!

就是对玲姐时候,还有淑英婶。

或许是这种感情早就埋藏在心底了,这一会看到才会爆发出来。

唉……

我无奈叹了口气,尽量压制下内心的邪火,为淑英婶检查,只是碰想淑英婶那处时候,双手还是不由的一颤,那柔软细腻的感觉传来,我全身的毛孔似乎都在这一刻打开了一般。

好软,好舒服……

嗯……

淑英婶被我碰触到那处,身躯也是不由一颤,嘴里头还嘤咛了一声。

这一下就让我有了反应。

我不禁郁闷,暗暗骂了自己一句,让自己冷静一点,才开始为淑英婶检查,还没碰透淑英婶的胸,淑英婶一张脸红的几乎都要滴血了,身躯也不由的跟着扭动起来。

喘息声越来越大,喊道:“六子,还…还没检查好吗?”

我看着她那销魂的表情,咕隆吞了吞口水,又仔细的碰了一把,才不舍得的收回手道:“淑英婶,好了。”

淑英婶松了一口气,看了我一眼,连忙起来用衣服挡住自己的胸,低头问道:“我这是怎么了,检查出来了吗?”

“嗯。”我点了点头,表情颇为凝重的看着淑英婶。

淑英婶见我沉重的表情,黛眉微微一皱,紧张道:“六子,我是不是得了啥坏东西了。”

“淑英婶,你先别急,你不是得啥坏东西,而是……”我看了看淑英婶的胸,发现那柔软的那处上竟然有一小道红痕,要不细看的话,还真没看出来。

我瞄了一眼,立马抓过淑英婶的文胸对比了一下,也就了然了,笑道:“淑英婶,你这并非是啥问题,就是文胸小了,勒的疼。”

啊……

淑英婶喊了一声,俏脸一红低下头小声道:“六子,你…你是不是检查错了,婶那文胸都戴了好…好几年了,以前也没发现疼呀!”

我笑了笑,跟淑英婶解释了胸二次发育的道理。

淑英婶却听不明白。

索性就不斯文着了,直接道:“淑英婶,通俗点说吧,就是你的胸又大了。”

淑英婶一听又是啊了一声,白了我一眼道:“怎么…怎么可能呢?婶都这个年纪的人了。”

看着淑英婶娇媚的样子,就跟小媳妇一样,我不由笑道:“淑英婶,你也就是三十来岁的人,怎么说自己老了,再说了,不要说三十多岁,就有些人四五十岁了这胸都能二次发育呢?”

淑英婶听着我的解释越加通红,低着头道:“那…那我要怎么办。”

“换个胸罩呗。”我真觉的淑英婶太可爱了,都结婚有小孩的人,怎么好像对这些事情还都不懂一样。

也是如此,我才会觉的淑英婶是我这胡同院里头最纯洁的女人。

淑英婶微微点了点头,正想要起来,刚抬头就又问道:“六子,如果是你说的文胸问题,那…那我这会怎么还有点疼呀!”

找到淑英婶病因,我自然就了解了,笑了笑道:“淑英婶,你其实就是勒的太久时间了,没恢复过来,让我帮你按摩按摩就可以了。”

“这…这不好吧!”淑英婶俏脸立马浮起一道红晕。

我摆手道:“没事的,这是我的专业。”

“哦。”淑英婶轻应了一声,犹豫了好一会才重新躺回床上,看着她那一对那处,瞬间我体内浴火又涌动了起来,慢慢的碰上淑英婶的胸,用着最细腻的手法帮她按摩。

这不是催乳的手法,是一种中医推拿的手法,要促进血液流通来化解掉淑英婶的疼痛,而这种手法会刺激到血脉,女人就会特别的敏感,果然我刚刚碰一把。

嗯……

淑英婶就忍不住发出一道轻哼声……

虽然我能够刺激女人胸部最敏感的穴位,但每一个女人敏感度也是不同的,有的非常敏感,有的就没那么敏感。

而淑英婶绝对是非常的敏感。

我这就是轻轻一碰,她就忍耐不住了。

她一张面容都跟着扭曲了起来,整个身躯不由自主的摇摆着,十分香艳诱人。

淑英婶如此敏感,我是真的连想都没想过,或许她就是证实了那一句话,白天淑女,晚上荡妇。

我难以置信的望着淑英婶。

看着她那不断起伏的那处,那红润的俏脸,不断的发出娇哼声,底下的反应也是跟着越来越大。

“嗯,吻…吻我。”淑英婶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

虽然她喊的非常小声,但我还是听的非常清楚,有些诧异,当然更多的是兴奋,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淑英婶竟然主动喊我吻她,体内本来就憋着一股邪火。

听到淑英婶这话,我再也止不住直接扑上去,朝着淑英婶那香唇上亲吻了下去。

那薄如蝉翼的嘴唇,带着一丝温热,瞬间让我迷离。

闻着她身上的香味,我体内浴火越发高涨起来,索性一个翻身,一遍亲吻着她,双手直接缠上了她那细腰。

淑英婶猛然惊醒过来,瞪起眼睛道:“六子,你…你干嘛?”

这会我完全被欲望给驱使着,我一遍抚弄着淑英婶,亲吻着她耳垂道:“淑英婶,我想要你。”

热气吹拂过淑英婶的耳垂。

她身躯骤然一颤,摆了摆手道:“不…不要,六子,我是你婶婶。”

“淑英婶,我真的好喜欢你,从小就喜欢着你。”说着,我用力一推淑英婶那胸前敏感部位,淑英婶骤然之间哼了一声,两手直接朝着我抱了过来。

顺势之间,我直接褪下淑英婶的裤子。

啊……

淑英婶喊了一声,摆着头道,用手挡住底下:“六子,不…不行的,我是你婶婶。”

这一会我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我直接贴上淑英婶,而淑英婶极为敏感,被我这么搂着,整个人都软了,嘴里头不断发出哼哼声,喘息声也越来越大,可就是不放开手。

“淑英婶,就给我好吗?”我感觉到淑英婶眼眸里面也是充满了渴望。

“不行的。”淑英婶摇了摇头。

“为什么。”我有些恼怒。

“六子,你…你还小。”淑英婶羞红着脸道。

“小。”我笑了笑,站起身子道:“淑英婶,你看我小吗?”

淑英婶看到我的小六子,又羞又恼道:“六子,我不是说这个啦。”

我越看淑英婶是越着迷了,趴在她耳边道:“淑英婶,就给我一次好吗?就一次。”

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淑英婶唉叹息了一声,跟着缓缓挪开了自己的手,我立马激动起来,直接扑了上去。

嗯……

淑英婶哼了一声,抓了抓我道:“六子,你…你轻点。”

淑英婶结婚很多年了,孩子都有几岁了。

可仍然保养的很好,也让我更加卖力了起来。

一番激情落下,淑英婶整个娇躯瘫软在了床上,我也是一阵满足的抱着她。

忽然淑英婶竟然哭了。

这把我吓了一跳:“淑英婶,你这是怎么了。”

淑英婶看着我紧张的样子,摇了摇头道:“没事,我就是…就是太舒服了,原来做女人的滋味是这么舒服。”

我一愣,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肯定以前淑英婶还没感受到这种巅峰的滋味,我笑着抱住淑英婶:“淑英婶,以后我会让你更幸福的。”

淑英婶身躯一颤,宠溺的碰了碰我的头道:“六子,不行的,你还小,我们不能继续这样的关系。”

“淑英婶,为什么。”我郁闷道。

可惜淑英婶并没回答我的话,从她的眼眶之中带着一股惆怅,后悔。

我不忍心,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只能默默的看着她离开,越看越觉的她是个好女人。

唉……

我无奈叹了一口气,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还没出去,就看到门口一个人鬼头鬼脑。

“干嘛呢?秀花婶。”我走出去喝了一声,把她吓了一跳。

“臭小子,你想吓死老娘呀!”李秀花拍了拍胸口,狠狠的刮了我一眼。

李秀花也是我们胡同院的,大家也认识。

我看着她惊吓的样子,笑道:“秀花婶,怎么是我吓你了,是你自己在我门口鬼鬼祟祟的。”

秀花婶又白了我一眼,跟着嘴角浮起一道冷笑盯着我。

看着她那笑容,我有些瘆得慌:“秀花婶,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呢?”

“臭小子,好呀,连我们胡同院最美的人都给你上了。”李秀花笑笑的说道。

我却被吓了一跳,慌忙看了看周围见没人也才松了一口气:“秀花婶,你胡说啥,什么最美的人。”

秀花一听我的话,哼了一声:“你小子少给我扯皮,刚才那柳淑英在你房间里面做什么事情,我可都听到了。”

“你听到了什么呀,你听到了呀!”我立马瞪起眼睛喝道。

心里却一阵慌乱。

李秀花可是我们胡同院里最出名大嘴巴,她要是真发现我跟淑英婶的事情,估计明天整个胡同院都知道了,我倒是无所谓,坏了淑英婶名声,那我怎么对得起她。

“臭小子,婶是过来人,我刚才可都听到了,还看着柳淑英从你的房间里面走出来,你们做什么事情,我会不知道。”李秀发不屑的笑了笑道。

我只能死不承认。

李秀花见我嘴硬,又道:“好,你不承认,那你说说刚才柳淑英叫的那么欢快是干嘛?”

我一阵头皮发麻,看着李秀花笑笑的样子,知道她这种人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主,直接凶道:“秀花婶,你知道什么,我刚才是帮淑英婶检查胸知道不。”

“检查胸。”李秀花噗嗤一笑:“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就检查个胸会叫的那么欢快。”

“怎么你不信。”我瞄了瞄李秀花那一对大那处,冷笑道:“要不要我帮你也检查一下,保证让你叫的更欢快。”

“哟,臭小子,你还想占我便宜是不。”李秀花立马挥了我一拳。

我也没生气,而是冷笑道:“秀花婶,这是你自己不信而已,不信我只能证明给你看咯。”

其实我对李秀花没多大感觉。

虽然李秀花在我们胡同院里头也算的上是一个美女,可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骚味,很多人都传过李秀花还到新城区那边找个男妓,跟胡同院里头几个年轻人都有一腿。

所以一直以来我对李秀花不太感冒。

即便她的娇躯很诱人,看着也没太大感觉,我这么说也只不过是想要堵住李秀花的嘴。

而且李秀花是我们胡同院出名了高傲。

老公在电力公司上班,据说捞了不少油水,家里有几片闲钱,好像看谁都不得劲一样。

我看着她那样子,冷笑一声道:“秀花婶,你是不敢吧!”

“不敢。”秀花婶一听,立马挺了挺胸道:“臭小子,我还就不信你的话了,好,我今天就豁出去让你碰一把,但你要是不能让我叫成柳淑英那样,我饶不了你。”

“任凭处置。”我无所谓一笑。

自己一手催乳术加中医针灸,就算是一个性、冷淡只要被我一弄,照样让她浪叫不已。

更何况李秀花这个骚货。

我看只要碰一把,就会让她浪叫连连,所以我根本不放心上,只是看着李秀花进房间那摇摆的肥臀,忽然涌起一股恶趣味道:“秀花婶,这我要是不能让你那么叫,我任凭你处置,我要是可以呢?你又怎么样呢?”

李秀花黛眉微微一皱:“你想怎么样。”

“让我睡一下。”我直接脱口而出。

“臭小子,你就是想要占我便宜是不。”李秀花瞪起眼睛喝道,扬手就要打我。

我连忙往后一躲:“秀花婶,你这是不敢吗?”

李秀花因为高傲,就是受不了人刺激,一听我的话,哼了一声道:“赌就赌,有什么不敢呢?”

我笑了笑,让李秀花往床上躺。

她可没淑英婶那害羞,直接往床上一躺,挺起胸。

我也不客气,上去连衣服都不脱,直接碰上她的那处,微微一用力,李秀花全身就不由一颤,有些惊恐的看了看我。

我看到她的神情,冷笑道:“怎么有感觉了吗?”

李秀花没说话,而是皱起了眉头,还强壮着淡定。

我看了看就开始用力了一些,啊……

李秀花终于忍不住发出一道畅快的叫声,我得意的笑了笑:“怎么样,现在相信我刚才就是为淑英婶检查胸了吧!”

“嗯,相信,相信。”李秀发娇喘着点了点头,有些害怕的从床上跳了下来,跟着慌乱的跑开了,我一阵郁闷,怎么这就跑了呢?

当然跑了就跑了,刚才跟李秀花说那些话,也就只不过刺激刺激李秀花而已,对她没太大的欲望,上不上无所谓。

让我留恋的还是淑英婶,还有玲姐。

可想到玲姐现在老公回来了,挺郁闷的,那自己是不是跟泠姐再也没机会了。

巧不巧,我还没出胡同院,玲姐就给我打来电话,说要请我吃饭。

一下又让我激动了起来。

只是到了之后,我才发现不是玲姐要请我吃饭,而是玲姐老公。

玲姐老公见到我挺热情的。

毕竟我是玲姐的邻居,彼此都认识。

他来就是感谢我,帮着铃姐催乳,一个劲的跟我道谢,敬酒,弄到我都怪不好意思的。

当然一起吃饭,我更关注的是玲姐。

只是玲姐一看到我,就不由的避开我的目光,让我莫名的失落,啪嗒…就这会我的筷子掉到了地上,我低头去捡,抬头那一刻赫然见到玲姐那一双美白大腿。

依稀之间我甚至看到了铃姐那裙子里头的风光。

“老弟,怎么捡个筷子这么久呀,要不就换一个吧!”玲姐老公说了一句。

我慌忙从桌子底下上来,瞄了玲姐一眼。

玲姐看到我的目光,俏脸当即浮起一道红晕,她妖媚的样子实在太诱人了,我心中不由一阵慌乱起来,顺着桌子底下就往铃姐那腿上碰去,玲姐浑身骤然一颤。

啊……

喊了一声。

玲姐老公正在倒酒,听到玲姐的叫声,抬头问道:“怎么了。”

“没…没事,被蚊子咬了一口。”玲姐苦涩笑了笑。

见玲姐主动为我打掩护,我抚碰着玲姐美腿更加卖力了,甚至钻进了裙里头,玲姐一张俏脸微红,带着哀求的眼神看了看我。

她越是如此,我越是激动,不断的碰着她大腿。

就这会玲姐老公电话响了,看着我笑了笑:“老弟,我去接个人,你等一会呀!”

我现在巴不得他走,点了点头道:“嗯,没事,姐夫你先忙。”

他走了,我看着玲姐瞪着我,我倒是有些怕。

“你怎么这么大胆呀!”玲姐哼了一声,直接伸手拧我的耳朵。

疼的我哇叫了一声,求饶道:“玲姐,疼…疼。”

见我真疼,玲姐就松开了手,哼了一声道:“让你乱动。”

我碰了碰耳朵,一脸苦涩的笑着。

玲姐见我这样,黛眉微微一皱:“怎么了,六子,真弄痛你了。”说着,玲姐凑过来,碰了碰我耳朵,一脸的心疼。

看着她这样,心里一阵感动,一个冲动直接伸手把她搂紧怀里。

啊……

玲姐吓的叫了一声,拍了拍我的手道:“快放开我,你干嘛呢?待会我老公就回来了,看到了不好。”

“玲姐,你老公要没看到就可以吗?”我抱着玲姐,贴在她耳边吹了吹气道。

玲姐的娇躯立马一颤,带着粗重喘气声道:“没…没有,六子,上次我们已经犯错了,我们不能在犯错了。”

“可我忘不了你。”我贴着玲姐道。

玲姐娇躯又是一颤,身子慢慢瘫软在了我怀里头,显然是心动了,我直接吻上了玲姐的香唇。

刚吻上,外面就传来脚步声,我慌忙放开玲姐。

玲姐也坐回了自己位置上。

她老公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女的。

我看了看那女的,职业性的看了看她的胸,好大。

玲姐老公带着她进来道:“老弟,给你介绍个人,这是我同事的媳妇,刚生完孩子不久,没奶水,我就想你看看帮忙着催乳催乳。”

相关文章:

乡村艳妇免费完本小说/高贵美熟妇泄身-绝品医仙

(完整版):《劫后余生你好总裁大人》-(全文免费阅读)

男朋友在学校要我过程,早上地铁人多好爽

女友系列辣文全集&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_绝品强少

我是女的快50了性还那么强&媚受系统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