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少宠妻无节制》完结小说 全文阅读 白姝娆

2021-09-29 14:25 · 新商盟

第7章:是不是你陷害举报

相顾无言,病房里的气氛顿时冷凝下来,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从外面撞开,砰一声撞在墙上。

两道身影怒气冲冲地走进来,正是白姝妍的母亲黄雅丽和范承易的母亲吕淑芬。

“白姝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是不是你陷害妍妍,故意要让她身败名裂的!”

最先进来的是白姝妍的母亲黄雅丽。

她没受过多少教育,说话口无遮拦,一进门就想打白姝娆。

却被白姝娆躲开。

“贱人,你还敢躲!看我不打死你!”

黄雅丽显然没想到白姝娆会躲,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又欺了上去,再次扬起手。

白姝娆早有准备,一把捉住她的手腕,“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为什么不能躲?”

“你敢说姝妍和承易的事不是你陷害的?”

“陷害?黄女士这话可太抬举我了!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陷害他们滚到一起!””

白姝娆勾着唇角,眼神嘲讽地看着黄雅丽。

“而且……黄女士有那个时间教训我,不如好好反思下自己的教育方式。苍蝇还不叮无缝的蛋!若不是你女儿没有半点身为公众人物的自觉,跑去看准姐夫洗澡滚床单,又何必担心别人陷害举报?”

末了,白姝娆犹不解恨地补了句。

“说白了,还不是她自己身不正又怪影子斜……”

这下可真触到了白姝妍脑子里某根敏感的神经,她一下子咋呼起来,对着白姝娆呵斥道。

“闭嘴!”

“白姝娆,我怎么教女儿,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黄雅丽气得脸色铁青,想要抽手打白姝娆,却怎么也抽不出来,转而向病床上的陶燕发难,“连长辈都敢顶撞!陶燕,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陶燕面色一白,担心白姝娆再说出什么话激怒黄雅丽,忙对白姝娆呵斥道,“住口,娆娆!平日里我是怎么教你的?姝妍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她!”

“雅丽啊!姝娆还小,说话不经大脑,你别和她计较!而且你可能是哪里误会了,姝妍再怎么也是姝娆的亲妹妹,承易又是未婚夫,姝娆肯定不会糊涂到去举报他们的!”

陶燕特意加重了“亲”字,讨好之意再明显不过,可惜黄雅丽并不想和她们有所牵扯,就连刚才提到姝妍,她也没说妹妹,无非就是想和她们撇清关系。

但是想到她此番来的目的……

黄雅丽压下心中的嫌恶,傲气地抬了抬下巴。

“要我原谅她也不是不可以!”

见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陶燕的面色一喜,黄雅丽又接着说道。

“只要她在媒体面前将出轨的罪责揽在身上,说她和承易早就分手,姝妍和承易是正常交往,这事就这么算了。”

黄雅丽的语气高高在上中带着傲然,俨然是一种施舍的口吻,任谁听了都不会欢喜。

偏偏陶燕还点头哈腰,迫不及待地将女儿往火坑里推。

“娆娆,还不快向你黄姨认个错,答应去帮你妹妹澄清!”

白姝娆心下失望,面色愈发清冷,一脸冷然地拒绝道。

“要我出面替他们说谎?不可能!”

“娆娆……”

陶燕哪想到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突然变得这么不听话,她顿时急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

黄雅丽气结,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

“别以为你不答应我就拿你没办法!白姝娆,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那些龌龊事吗?说什么范承易出轨你才提分手!我看是你背后的情夫许了你什么好处,所以你才这么有恃无恐的吧!”

“雅丽,你在说什么呢!娆娆虽然偶尔会叛逆,但她对待承易,可从来都是一心一意,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黄雅丽睨了一眼病床上的陶燕。

“这段时间你生病住院,可知道你的好女儿每天都夜不归宿,要不是在外面藏了男人,难不成还是来医院陪你了?”

医院的探望人员每天都有登记,黄雅丽之所以敢这么说,也是料定白姝娆没有来陪陶燕。

毕竟她这话本就是信口雌黄,没有根据。

只是白姝娆清楚黄雅丽是在往她身上泼脏水,陶燕和吕淑芳却不知道。

果不其然,一听这话,陶燕立马就怏了。

手足无措地对着白姝娆求证道,“娆娆,这是怎么回事?你黄姨说的都是真的?”

陶燕的不信任无疑是在雪上添霜,她的话音刚落,吕淑芳尖锐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好啊!白姝娆,原来你早就移情别恋了!自己私生活不检点,还反过来诬陷我们家承易,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

说着,吕淑芳高扬起手,却被人猛地从身后扣住。

吕淑芳转头,看到一个面色冷峻的男人站在她的身后。

“你……你……是什么人?

第8章:外面养的情人

“还能有谁?”

黄雅丽趁机挣脱白姝娆的束缚,不屑一顾地冷嗤一声,“肯定是她在外面养的情人呗!”

“我说她早就被人包养了,这下证据确凿了吧!”

“什么!”吕淑芳瞪大双眸,“你这个贱人,自己出轨在先,还敢伙同奸夫倒打一耙?”

陶燕紧张得手都不知道该放哪里,只能苍白无力地解释道。

“亲、亲家母,这应该只是一场误会,姝娆的性子我了解,她肯定不会……”

“不会?现在姘头都找上门了,你还在那里睁眼说瞎话,一对奸夫淫妇,是不是要等到我儿子头上绿草如茵了,你们才肯承认?”

吕淑芳说到这里,突然觉得手腕一痛,禁不住哀嚎道,“啊……”

男人却没有放松力道,那力气之重,仿佛要把她的手腕捏碎一样。

她虽然生气,但到底是不敢怎么样。

看着她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白姝娆勾唇一笑。

“范夫人这话严重了,且不说我根本没做过对不起你儿子的事情,就算有,比起范承易偷吃不懂得擦嘴,闹得满城风雨,我这点破事根本不算什么!况且,前天夜里,我为什么没回来,你比我清楚不是吗?”

吕淑芳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辱骂白姝娆,就是料定她肯定不敢说出她那天是被人下药,哪想到她竟然直接将责任推到她身上。

顿时慌了阵脚,结结巴巴地狡辩道。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那是你家,你自己爱回不回,我怎么知道是为什么?”

“范夫人还真是贵人多忘事!那天难道不是你约我出去谈结婚的事宜,让我和你一起吃午饭,后来我身体不舒服,你还在酒店开了个房间让我休息,总不会是我记错了吧?”

白姝娆说得坦荡,吕淑芳却听得一阵胆战心惊,到底是不情不愿地承认道,“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又怎么样!我开了房间让你休息后,我就离开了!怎么知道后面又发生了什么!”

“而且,就算那天真像你说的那样,你一天都待在酒店!那之前雅丽说你夜不归宿的那些日子,你又该如何证明?”

“范夫人真爱说笑,我那些日子虽然没有回家,但也一直都住在学校给我们安排的宿舍里,难道这也不行吗?”

“呵,空口无凭,我们这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说话的是黄雅丽,一句话的功夫,便将白姝娆解释了半天的说辞打回了原形。

不过白姝娆也不害怕,目无惧色地看着她。

“黄女士若是不信,大可以去问我的室友,或查证宿舍楼道的监控,看我是不是每天都在门禁前回去了!”

“对了!查的时候记得顺便看看你女儿每天准时回来没有!看看到底是我私生活混乱,还是她品行不端!”

黄雅丽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白姝娆还有心思倒打一耙,将火引到白姝妍身上。

自己的女儿行为怎样黄雅丽心里再清楚不过,她的呼吸一滞,到底没有反驳,将吕淑芳扯到一边煽风点火。

“淑芳,你别听她在那里狡辩,现在站在这里的情夫就是最好的证明!”

经她这么一点拨,吕淑芳刚刚消下去的怒火再次上涌。

“好啊!差点被你绕过去了!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啊……”

吕淑芳才说着,突然就敢到手腕一阵碎裂的疼痛,额角的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

她面色扭曲地看向男人,“敢做还不让人说,还敢把我儿子关押起来,我看被关的该是你们才对!”

说着,吕淑芳朝门口喊道,“救命啊!奸夫淫妇在医院杀人啦!要出人命啦!”

可是任凭她怎么喊,门口愣是连一个围观的吃瓜群众也没有。

这种情况,若不是她出现幻觉,就是男人的来头太大。

吕淑芳终于慌了,安静下来,脸色灰白地看向男人,“你……你是什么人?”

男人耐性用尽,砰的一声将她往旁边一甩,“凭你的身份,还不配知道,滚!”

冰冷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压迫感,吕淑芳不敢再逗留下去,忍着手腕的疼痛从地上爬起,逃也似的离开了病房。

站在一旁的黄雅丽见吕淑芳都走了,也赶忙一溜烟跑了出去,那模样,仿佛慢一点就会没命一样

相关文章:

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日女人能日出感情吗

真实泡熟经历,吻遍你的身体进入你的里面

腰身猛地一沉他冷冷&男主女主上下连着上楼梯小说情节

和幼儿园老师做|奶头很长是被吸多了吗

竹笋焖猪肉 醉眼看花的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