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风暴+免费完本/血战风暴火热新书

2021-09-29 19:08 · 新商盟

“洛苍天何在,速来受死!”

声音自洛家之外传来,沉稳中又带着无尽愤怒。

循声望去,只见陈南天在保镖的拥护之下,一行人浩浩荡荡踏入陈家之中。

他西装革履,身材挺拔,眼中时不时闪烁着寒芒,身上那一股久居上位的莫名威严,更是让洛家众人难以喘气。

此时的陈南天,面色阴沉,扫视了一眼众人,最后目光锁在了面生的洛苍天身上。

“陈总,不知您……”

虽不知陈南天所为何事,但是回过神来的洛宏,见势不妙,连忙笑脸相迎。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陈南天便打断了洛宏:“今日起,海营市再无洛家!”

“嘶……”

陈南天的声音如同巨锤一般落在众人心头,洛宏那笑脸更是瞬间僵住!

陈家手段通天,在海营市无人能及,他们都清楚陈南天的一句话,意味着什么。

“陈家主,这……这是为何?”

洛宏面容苦涩,艰难开口。

他们洛家好不容易才有几分起色,自然不能不明不白地葬送了家族。

“为何?”

陈南天冷笑连连:“你们洛家,连我儿子都敢杀,还问我为何?”

“陈炳通死了!?”

一句话激起千重浪。

一时之间,洛家众人愕然。

但是很快,他们都想明白了,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洛苍天身上。

“他该死。”洛苍天随意回了一句,也肯定了众人的猜测。

愤怒,怨恨,甚至恨不得生生撕了洛苍天。

得罪了王家已是死路一条,如今又杀了陈炳通,这分明是要将洛家逼上绝路啊!

“陈总,此事全都是洛苍天一人所为,与我们洛家无半点关系,还请陈总念及旧情,给我们洛家一条生路!”

率先反应过来的洛瑞,连忙开口,把关系撇的干干净净。

洛宏见状,亦是连忙赔罪道歉:“陈总,都怪我教导无方,教出如此逆子!此子目中无人,今日全交给陈总处置,还请陈总收回刚才的话!”

“我们洛家,愿意赔偿任何损失!”

见陈南天不为所动,洛宏又再开口,其余二人也连连附和。

陈炳通是陈南天独子,他死了,天知道陈南天要怎么发泄心中怒火。

今日,他们就是付出天大的代价,也要保全洛家!

“赔?你们赔得起么?”

陈南天言语冰冷,眼中寒光闪烁。

陈家在海营市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洛家钱财,于他来说,不过九牛一毛。

今日,他要洛苍天血债血偿,让整个洛家都消失,以泄他心头之怒!

众人闻言,心头一窒,面如死灰,再也不敢多说半句。

如今,说什么都枉然了,他们洛家,完了!

而洛苍天,始终一言不发,从陈南天入门到现在,他便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可惜,洛宏三人的表现,实在是太让他失望了。

为了求荣,他们把念柔嫁给陈炳通,最后逼得念柔跳楼自尽。

如今为了自保,又将他拱手相让,不问生死。

可笑啊!

这些,就是他所谓的家人么?

不过这些,洛苍天早已有所准备,只是此刻,他们将洛苍天心中仅存的一丝幻想,都挥发了而已。

“赔?”洛苍天眉毛微抬,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一命偿一命,合情,合理,合公道!有何可赔?”

陈南天闻言,脸上面色越发难看,眼中杀意森然。

“好!好!很好!”

陈南天怒极反笑,一连说了三个好,而后冷声喝道:“来人,把他双手双脚卸了,我要慢慢折磨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

话音刚落,陈南天身旁的七八个保镖便围了上来。

他们的站位非常讲究,显然是经过训练的,一般的保镖,绝对没有这样的水准。

自始至终,洛苍天的脸上都没有任何波动。

刷!

银光闪光,珑的袖口之中,飞出一柄白刃。

如同银光飞舞,穿梭于几人之间,眨眼之间,那白刃又回到了珑的手中!

只是,此时的白刃,却是沾满了鲜血。

轰!

抹干净上面的鲜血,围在周围的保镖突然矮了一截,鲜血更是流了一地,眨眼之间便染红了大殿。

“啊!”

下一刻,惨叫声响彻大殿。

直到此时,他们才反应过来,他们的腿……全都被截断了!

“呕……”

断肢遍地,鲜血殷红,整个大殿如同修罗场一般,洛家众人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当即便有人吐了出来。

洛家三兄弟脸上更是写满了震惊。

珑的身手如此强大,竟然愿意听命于洛苍天?

一时之间,一股不妙的预感涌上了几人心头,这一次洛苍天回来……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啊!

“这孩子,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啊!”

端坐在上方的洛梵,看着沉稳如山的洛苍天,心中一阵唏嘘。

“闭嘴!”

洛苍天声音不大,却如同死神之语。

那些被截肢的保镖,在这种恐惧之下,竟然硬生生闭上了嘴巴。

因为他们都清楚,能轻松截下他们双腿的女子,同样能轻松取掉他们性命!

“陈家主,你,是想这样折磨我么?”

洛苍天眯起眼睛,看着愣神的陈南天,脸上笑容越发灿烂。

回过神来的陈南天,看着眼前青年,心中早已泛起惊天巨浪。

他陈南天自问阅人无数,见过的强者亦有不少,但是,向珑如此身手的,却是第一次见。

此刻他也终于知道,为何洛苍天自始至终都如此从容。

“好一个洛家!好一个洛苍天!为了一个万人骑的婊子,竟敢与我陈家为敌?日后我陈南天若不让你们洛家陪葬,那我就不是陈南天!”

深呼吸几口气,陈南天彻底镇定下来,扫视着众人,恶狠狠地说道。

只是,此时洛苍天闻言,面色却是“刷”的一声冷了下来。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他妹妹洛念柔,容不得任何人玷污!

陈炳通如此,他父亲陈南天同样亦是如此!

“哼!”

洛苍天一声冷哼,随之消失在原地。

还没看清,洛苍天的大手便扣在了陈南天的脖颈之间。

其中力量,如铁钳一般,让他难以挣脱。

于此同时,还有一股冰冷的杀意覆盖全身!

“念柔……是你能够侮辱的么?”

洛苍天声音冰冷如千尺寒雪,手中的力量亦在不断增加。

这一刻,陈南天感觉到了无尽杀意,他很清楚地意识到,只要洛苍天愿意,随时都可以扭断他的脖子。

“真是找死!”

珑摇了摇头,轻声呢喃。

洛苍天亲自回海营市,处理念柔之事,可想而知,念柔对他有多重要。

陈南天如此侮辱念柔,简直就是自取灭亡!

“咯……咯……”

被捏着脖子的陈南天,面色通红,心中早已经涌上了无尽恐惧。

这一刻,哪有什么家主,什么尊严而言,脑海中,只剩下活命二字!

“别……别杀我……念柔的死……跟我无关!”

陈南天的话,硬生生从喉咙中挤出来,他怕迟一秒,洛苍天便会捏碎他的喉咙!

“哦?”

洛苍天面色为之一动,念柔之死,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松开手,陈南天跪倒在地上,一边喘气,一边说道:“是……是楚家的公子看上了念柔,要念柔陪他一夜!”

“念柔死活不肯,这才以死相逼,从高楼跳下啊!”

“楚家……”

洛苍天轻声呢喃,缓缓闭上了眼眸。

此时的洛苍天,身上没有一丝愤怒,但是,也只有珑最清楚,此时的洛苍天,才是真正的杀神。

睁开眼眸,洛苍天一剁脚,锃亮的皮鞋直接踏在了陈南天的手指直上!

清脆的骨髓声响彻大厅,随之而来的,便是陈南天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滚吧!回去告诉那个公子,让他洗干净脖子等我!”

声音冰冷,但是在陈南天的耳中,却是赦令。

此刻,他一刻也不敢耽搁,缩着变形的双手,趔趔趄趄地离开大厅,落荒而逃。

陈南天急急如丧家之犬,落荒而逃,见洛苍天面不改色,勇武果断,洛宏兄弟三人更被吓得阵阵心惊。

“哼!”

大厅之上,突然响起一声冷哼。

洛苍天横扫一眼,冷冷地看着洛宏三人。

洛宏三人哪里敢直面洛苍天,连忙低下头颅,不敢与之对视。

“咕噜!”

只是,即便如此,在洛苍天注视夏,几人如芒刺在背,眨眼之间,冷汗便湿了衣衫。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一头饿狼盯上了一般。

而他们,只是毫无反抗之力的小绵羊。

终于,洛宏鼓起了勇气,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抬头说道:“这个……苍天啊,你难得回来,我们父子也这么长时间不见了,咱们好好叙一叙,何必搞得这么严肃呢?”

“就是!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好好说,何必伤了和气。”

其余两人见洛宏开口,连忙附和。

毕竟,以洛苍天表现出来的强势来看,他们方才说的话,足以让他们成为一具尸体!

见洛宏三人如此低声下气求饶,洛苍天冷笑连连。

这些人,别的本事不行,见风使舵的本领却是炉火纯青。

不想再多看几人一眼,洛苍天迈出大步,径直来到洛梵眼前。

“爷爷!”

微微弯腰,洛苍天缓缓开口。

若是在外,天下谁人能经得起洛苍天一拜?

但是,眼前之人,是洛苍天一直敬重的爷爷洛梵,又是洛家家主,自然当得起!

“苍天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洛梵脸上布满了激动的泪水说道。

“苍天,这些年洛家在我的带领下发展也算不错,你如今回来,有什么事情需要家族帮忙的,尽管开口。”

这些年,基本都是洛宏在掌控大权,眼见邀功的机会到了,连忙开口,也顺便为自己方才的举动赎罪。

“还想领赏么?”

洛苍天面色如寒,扫了一眼三人,冷声道:“念柔之死,皆因你们而起,现在你还想邀功不成?”

正如洛梵所言,这些人,才是递出匕首之人,若不是他们将念柔嫁入陈家,念柔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若非念及爷爷恩情,洛家三兄弟,在他踏入洛家那一刻,便已经成为尸体了!

“我……”

眼见洛苍天动怒,洛宏连忙想要辩解。

只是刚开口,洛苍天的声音便再次传来:“够了!你们都滚出去!”

这一次,洛苍天的声音更冷。

兄弟三人面面相觑,看了一眼旁边的珑,忌惮十分,不敢再惹怒洛苍天,连忙转身离开大厅。

眨眼之间,大厅便剩下爷孙两人,就连珑,也离开了大厅。

“苍天啊,你这小子,一走便是数年,再不回来,爷爷这把老骨头,都快要熬不下去了!”

爷孙两人,本来便感情极好,众人离去,洛梵的面色也缓和了许多,一言一语,尽是对洛苍天的思念。

握住了洛梵那枯槁般的手,洛苍天心生愧疚,似是保证一般说道:“这些年,爷爷受苦了!往后苍天便留在海营市,多陪陪爷爷!”

“你小子,就会哄老头子开心,一回来就得罪了陈家,说不定哪天就溜了,我才不信你!”

洛梵听完,红光满面,口中虽然不承认,但是显然极为高兴。

“不会的!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念柔,陈家,我会处理妥当的!”

洛苍天语气平静,甚至没有丝毫波动。

陈家,在海营市是一丘之貉,可只手遮天。

但是在洛苍天眼里,和蚂蚁并无区别。

“爷爷知道你实力不凡,但是陈家毕竟是地头蛇,你做事还需小心啊!”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陈家在海营市这么多年,自然有他的本事。

况且,陈南天背靠楚家,形势就更加复杂了。

知道洛梵在关心他,洛苍天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而是说起了这几年的生活。

爷孙两人,本就许久未见,抛开陈家的事,更是相谈甚欢。

一路畅谈,眼见夜深,洛梵已经满脸疲惫,洛苍天这才起身告别。

洛家大院外,洛宏三兄弟依然在等待着,眼见洛苍天出来,三人连忙迎了上去。

只是,洛苍天仿若未见,大步走入车内,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们三人一眼。

和这些人说话,纯粹是浪费口舌。

“砰!”

关上车门,珑本想上车离去,看了一眼身后三人,却是停了下来。

“今晚你们的举动,实在太无礼了!”

说话间,珑身上迸发出阵阵凌厉的气息,那股杀人不眨眼的窒息感,再次扑面而来。

“普天之下,多少人想要和殿主攀上关系,可是你们,却要将他逐出家门……”

轻轻抚摸着手中利刃,珑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洛宏身后。

不知何时,利刃已经架在了洛宏的脖子上,刹那之间,一股恐惧传遍全身。

洛宏两腿发颤,却不敢乱动。

这利刃的威力,他可是见识过的,稍有差池,恐怕他便会尸首分家!

“希望你们知道,现在之所以还能喘气,皆因殿主一念之仁!”

“以后,可莫要冲撞殿主了!”

话音落下,珑已经钻入车内,轰鸣而去,眨眼之间便消失在夜色中。

“吹牛逼呢你!我就看看你惹了陈家,到时候怎么死!”

终于,洛宏几人回过神来,对着洛苍天离去的方向,破口大骂。

当然,如果洛苍天在眼前,他们是万万不敢说半个字的!

……

轿车一路疾驰,不多时便来到了一栋别墅。

这别墅,名为海营别墅,是齐陵最出名的别墅区,无论是管理还是设备,均是一流水准。

“这地方,不错!”

打量了一下别墅,洛苍天满意地点了点头。

却没有问价格。

因为金钱,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串数字而已。

住得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殿主,关于楚家,已经调查清楚了!”

在洛苍天身旁坐下来,珑认真地汇报着:“楚家在是闽城名副其实的地头蛇,那陈南天的夫人便是楚家一脉家主的女儿,陈家也是借助楚家的关系才有了如今的地位。”

“清楚了,我有些累了……”

珑还在说着,洛苍天却是摆了摆手。

只要知道楚家的位置哪里,那便足够了。

其他,不重要。

珑闻言,识趣退了下去。

亲自倒上了一杯酒,洛苍天细细品了起来。

时隔数年,再次回到海营,家中又发生了这么多事,心情不免有些复杂。

洛家。

洛宏等人正聚在一起,商议着洛苍天归来之事。

洛苍天的突然归来,且一归来便强势同陈家对上,为洛家招惹如此强敌,让人担心不已。

“大哥,看看你养的好儿子!刚一回来就同陈家彻底结下了死仇,以后海营市哪里还有我们的立足之地?”

洛瑞满脸阴郁,埋怨着洛宏。

陈家,那可是整个海营市的土皇。

原本洛念柔任性自尽的事情,已经让陈洛两家丢尽了颜面,惹来了陈家的不满。

他们正为这件事焦头烂额,忙着平息陈家的怒火,谁料洛苍天却突然回来,把陈家家主的独子陈炳通给杀了。

洛家老家主洛梵被架空之后,整个洛家便由洛宏等三兄弟分管。

三人谁都不服谁,都存着掌控整个洛家的心思。

此次,洛宏的一双儿女,为洛家招来偌大灾祸,洛瑞、洛崇二人在担心的同时,却也不乏想要趁机狠狠地打击洛宏一番的心思。

“这件事情,已经不是我们能管的了!先不说洛苍天的实力,就是他身边带着的那个人,也不是我们能抗衡得了的。”

洛宏长叹一口气,神色中满是无奈。

“大哥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我们不管?洛苍天不知道天高地厚,难不成大哥在海营市待了这么多年,还不知道陈家背后还有个楚家吗?”

楚家!

这两个字一出,三人齐齐一愣,脸上都忍不住浮现出了惧色。

单单陈家,不过是在海营市称王称霸,即便真的结了死仇,也不过是在海营市混不下去罢了。

而楚家,却是整个西南地区,都当之无愧的霸主。

洛苍天所杀的陈炳通,其生母出自楚家,是现任楚家家主最为宠爱的小女儿,在楚家颇能说得上话。

这件事楚家若有心认真,那覆灭整个洛家,也不过是掸掸手的事情。

“此事是洛苍天一人所为,同我们洛家可没什么关系!”洛崇忙不迭地道。

“洛苍天本就不是洛家血脉,又多年不在家族,本就同洛家没什么关系!”洛瑞接言道,“大哥,只要你主动去陈家赔礼道歉,表明态度,同洛苍天断绝关系,有着往日的情分,楚家和陈家兴许不会迁怒我们。”

断绝关系?

洛宏眼神闪烁了一下,他想到了今日洛苍天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心中微微有了一些犹豫。

“大伯,此时宜早不宜迟,今日陈家虽暂时退去,可这不过是因着事起仓促。待陈家动用家族力量,甚至加上楚家的力量再来,到时候,我们洛家决计不是对手!”

见到洛宏的犹豫,洛瑞旁边的络凌插言道。

络凌是洛瑞的独子,精明能干,早已独当一面,在洛家亦有不俗的地位。

洛苍天一回来就给洛家惹了大祸,还把他的订婚宴彻底搅翻,让他颜面大失。

是以此刻络凌对洛苍天厌恶至极,恨不得立刻就把洛苍天扫地出门。

“不错!我们得赶在楚家之前。”

络凌的话提醒了洛宏,让他一下子坚定了起来。

洛苍天这一次回来虽然展现出了实力,可是一个人的力量就算再庞大,又怎么可能跟一个大家族来对抗?

更何况,洛苍天惹到的除了陈家,还有屹立多年的楚家。

结果,无需多思。

“既然大哥同意了,我现在就去联系陈家的人。”

洛瑞闻言,立刻敲定这件事,生怕洛宏后悔。

陈家。

陈南天满身狼狈的到家,心中怒火滔天。

陈家盘踞海营市数十年,自他有生以来,陈家便是无人敢惹的存在。

此次,却在洛苍天手中受到如此挫折。

“家主,洛家的电话……”

“不接!”

陈南天满脸怒火,直接对着管家一脚踹了过去。

“洛家,还真是好大的胆子,还敢打电话过来。”

发泄完怒火,陈南天回想起洛苍天到他身前的场面,心中本能地一阵惊悸。

那一瞬间,他实打实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洛苍天不容小觑!

陈南天略微一顿,吩咐管家道:“帮我查一个人,洛家的养子洛苍天,我需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得到他所有的资料。”

“是!”

管家得到命令之后,连忙动用陈家的关系网。

陈家在这海营市经营已久,势力盘根错节,全力施为之下,哪怕是飞进来一只苍蝇,也能查得清清楚楚。

可这关于洛苍天的消息,却空白一片。

管家的额头开始冒汗,越查他心中越是惊惧。

洛苍天,洛家洛宏养子。

除此之外,一无所获。

在陈家的消息网中,洛苍天的事迹,干净的不像话。

“老爷属下无能,查不到任何信息。洛苍天多年前便离开了洛家,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查不出来这些年,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陈南天听罢,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他本道洛苍天不过是仗着一身功夫,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甚至,其中说不定还有洛家人,在暗地里撑腰。

可如今这情形,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怪不得洛苍天敢放出大话,要找楚家的麻烦。

管家见陈南天脸上稍有的肃穆之色,也察觉到了事情不同寻常。

“夫人呢?”

“夫人回了楚家,说是要把杀少爷的凶手千刀万剐,替少爷报仇!”

“好,在夫人回来之前,加强戒备,整个家族进入战备状态!”

“是!”

管家神色一凛,不断的点头应着,见陈南天没了其他吩咐,立刻转身小跑着离去。

战备状态!

陈家多少年不曾有过了?

那个洛苍天,到底是什么人,引得家主如此严阵以待?

管家摇摇头,努力压下心中的疑惑,忠实地履行着陈南天的命令。

陈南天看着管家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又过了良久,长舒一口气,整个人都被抽去了骨头一般,瘫坐在了椅子上。

洛苍天带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让他感受到了十足危险的气息。

可陈家数百年来的声誉,决计不能容忍,让杀了陈炳通的凶手,能大摇大摆地逍遥度日。

让楚家去试探一下,这洛苍天到底是何方神圣,或许是最安全最明智的选择。

陈南天目光微瞬,脸上闪过一丝得意。

只有这种时候,他才能感觉到,在夫人面前的伏低做小,没有白费。

是夜,闽城。

楚家的院墙上,洛苍天和珑各自一身黑衣,在浓郁的夜色中,身形若隐若现,如同鬼魅。

“殿主,需要直接杀进去吗?”

“我们的目标只是那位楚家的公子,如果楚家识相可以饶他们一命。”

楚家。

大厅内灯火通明,众人齐聚一堂。

“大哥,这次你一定要帮我,我唯一的儿子,竟被洛家那个贱种给堂而皇之的杀了!”

楚惠双目红肿,声音凄厉地哭诉着。

楚雄微微皱着眉头,看着楚惠这失态的模样。

自从嫁入陈家那个二流家族之后,小妹行事也开始小家子气了起来。

洛家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家族,既然敢做出这种事来,挑衅陈家的威严,那直接灭了便是,还值当回楚家搬救兵?

不用说,这定然是陈南天那个满心算计的家伙撺掇的。

楚雄心中满是烦恶,他们正在商议要事。

最近,这西南地界,进了一股神秘的势力,隐隐约约间,甚至有同楚家分庭抗礼之势。

他们穷尽楚家之力,却摸不透这股势力的来路,正在为此心烦意乱。

这个时候,楚惠却来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打扰。

相关文章:

九辫肉玛莎拉蒂上_性医学实验女志愿者

我掰弯父亲的帅司机|浊白硬从花壶里

缓缓地把药丸推进去花蕊,老中医看妇科摸下面

插着可以相拥入睡|我和小表妺的性事

强烈推荐超好看完结的小说,女主特别娇媚有肉的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