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婚暖爱:顾少的心尖娇妻《宋青葵,顾西冽》全本小说(大结局)

2021-09-29 19:56 · 新商盟

第7章:男人间的对峙

  顾西冽走远后,宋青葵才是对着段清和低声开口道:“谢谢。”

谢谢你方才没有说话,让我留有了颜面,保有了一点自尊。

段清和认真的看着她,“青葵,我不知道顾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他刚才说得那些话是什么意思?结婚又是什么意思?”

他声音温柔无比,但是眼眸里却似有了让人心碎的三月春光,带着点点渴求和祈祷。

宋青葵微微侧头,闭了闭眼,“我……我会和他结婚,所以,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不合适。”

段清和面上表情并无大的变化,依然保持着风度,笑着说道:“等顾叔叔的后事都安顿好了,我再来找你好好谈,好吗?”

他将地上的外套捡起来铺在宋青葵的身前,“想要给顾叔叔尽孝,也别这么跪地上,跪在衣服上吧,膝盖要是受了寒气以后会落下病根的。”

他见宋青葵不动,便继续温和的说道:“听话,你要是不按照我说得做,我今天就不走了。”

宋青葵了解段清和,他虽然如名字一般,清雅温和,可是固执起来谁都拗不过,必定说到做到。

两人对峙了几分钟后,她只能妥协,重新跪在了那件软和的外套上。

段清和见状,这才离开。

他走了几步,忽有所感,转身望了一眼顾宅的二楼。

窗户旁,顾西冽穿着一件高领毛衣,一手端着杯子,一手插在兜里,正在看着他。

远山如墨,近山青翠,两人遥遥相对间,竟彼此都有了一种周遭景象碾成飞灰的错觉。

杀气肆意,锋利如霜。

段清和摸了摸耳垂上的黑曜石,对着楼上的顾西冽无声的说了几个字。

顾西冽的瞳孔骤然紧缩,捏着杯子的手猛然使劲,骨节发白,青筋凸起,他’唰‘的一下,拉上了窗帘,只给段清和留下了一个隐约的背影。

段清和唇角勾起一丝笑容,这才缓缓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宋青葵依旧跪在地上,手指翻飞间折着纸元宝,对方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二楼书房里,顾西冽砸了一个杯子,骨瓷杯碎裂的声响惊动了顾雪芽。她急忙上楼推开书房门,慌张道:“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因为那个条件生气?没关系的,你可以先娶那个贱人进门,等到股份都转给你了,我们再把她赶出顾家!”

顾西冽拿着一方白色的手帕慢条斯理的擦着手上的水,“第一,以后宋青葵会正式在顾家的户口本上留名,于情于理,你都得称呼她为嫂嫂,免得外人看笑话。第二,顾雪芽,你的家教都去哪里了?喂狗了吗?进门不敲门,满口粗话,还学市井泼妇撕扯打架,你是不是需要我把你扔到英国修女学院去重新学规矩?”

他的声音虽然没有高低起伏,但是冷冷静静,却兼具着让人胆寒的威胁。

顾雪芽这才醒悟过来,面前这个人已经不是她小时候能够缠着撒娇的兄长,而是新的顾家掌舵人,一言就能定她这个大小姐生死的人。

顾雪芽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立马低头道歉,“对不起,哥哥,是我不对。”

顾西冽并不回话,只是重新将一枚玉扳指戴在自己左手大拇指上,轻轻摩挲着。

顾雪芽站在书桌前,透过那轻软的纱帘刚好能看到宋青葵跪在院子里的景象。

她试探性的开口,“哥哥,让宋青葵进来吧,外面这么冷,冻坏了可就不好了。”

顾西冽摩挲着扳指的手指微微一顿,“她想跪在外面就跪着吧。”

顾雪芽心里一喜,顿时眉开眼笑,佯装劝慰道:“哥哥,我知道您不想和她结婚,我们顾家人怎么能让这样的来路不明的贱人当主母呢?!但是没办法,谁叫咱爸喜欢她呢!从小到大,她就会做戏,哄得那些人都喜欢她,咱爸喜欢,还有清和哥哥也喜欢。哦,哥你还不知道吧,清和就是段家的大少爷,不知道是瞎了眼还是怎么,追着那贱人跑,闹得满城风雨……”

“出去!”

“嗯?”

顾雪芽说得正高兴,却忽然被打断,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

顾西冽抬起眼眸,薄唇轻启,一字一顿道:“滚出去!”

顾雪芽心里一凛,不敢再开口,嗫喏应了两声,便急忙转身从书房跑了出去

第8章:无声的挑衅

  书房里,红木做就的落地钟开始报时,已是晚七点。

宋青葵已经在外面跪了两个小时。

阴冷的冬天没有落日溶金,没有漂亮的黄昏,只有天地间暗沉的色调,从灰转为黑。小雨簌簌落下,打在庭院里,在昏暗的路灯下折射出点点迷幻。

宋青葵将纸元宝小心的装在口袋里,以免被雨水打湿,她搓了搓有些冻僵的手指,抬眼却看到身前一个人影站立。

顾西冽撑着一柄黑伞,修长的手指和纯黑的伞柄有种极致的美感。伞面微微倾斜,将雨水隔绝,也将两人笼罩着,自成一方世界。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眸里是深不见底的墨色,仿佛摄取了周围的一切光亮,深得怕人。

良久后,顾西冽微微躬身,伸出手将宋青葵的下巴轻轻捏住,微微一抬,这般带着侮辱性质的动作由他做来却仿佛屈尊一般,自带睥睨漠视。

宋青葵的脸颊被迫露在了灯光下,其上红肿未消,指印浮在那白皙美丽得脸上,显得触目惊心。

顾西冽看了一会儿,眼里没有同情也没有怜悯,更遑论爱意,更像是一种看见名贵瓷器被损毁的可惜。

他轻哼了一声,开口道:“我记得父亲为了培养你,专门送你去跟师傅学了防身术,六年前我离开的时候,你已经是黑带了。若你想躲开顾雪芽,那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怎么?故意弄成这幅样子,是知道我要回来了,专门给我看的?”

宋青葵睫毛轻颤,哑着嗓子开口,“不是。”

顾西冽充耳不闻,继续道:“你以为我会心疼?会为你出头吗?很可惜,我已经不是六年前的顾西冽了。六年前的顾西冽会为你流血流泪,倾尽一切,把你捧在手上,捂在心里,可是六年后的顾西冽……”

他顿了顿,嗤笑了一声,语调讥讽,“有的只是……恨意。对你,宋青葵的恨意!”

他将‘恨意’两个字咬在唇齿间,择人欲噬!

宋青葵身体轻颤,本就苍白的脸颊显得越发透明了。她垂下眼眸,不再直视他。

她不敢,也不能。

“怎么?不敢看我了?”顾西冽带着笑意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他一字一顿道:“我不在的时间里,看来你过得很乐不思蜀,刚才那人是谁?男朋友?情人?炮友?”

宋青葵想要开口反驳,顾西冽却制止了她,“嘘,你别说话,你这张漂亮的小嘴吻起来滋味虽然不错,可是它说出的谎言太多了,我不想听,也不屑听。”

他将手收了回来,恢复成站立的姿态,冷漠的看着她道:“没关系,你在这里乐不思蜀,我在国外也挺好,那些美人比你会说话,床上技术也很好,让摆什么姿势就摆什么姿势,至少比硬邦邦的你好太多了。”

他将伞扔到宋青葵身上,“滚起来,回屋里去。你跪在这里作出这幅可怜的模样给谁看?是想让外人看顾家的笑话吗?”

宋青葵默默的拿起伞,有些艰难的起身,她的双腿已经发麻,废了好大力气才站稳。

顾西冽看着她颤颤巍巍的模样,往后退了一步,轻笑道:“怎么?这才跪一会儿你就受不了了。当年,我可是跪在你的面前跪了一天一夜!哦,让我想想你当时是怎么做的?你转身就走了,啧……心真硬啊。”

宋青葵低着头,脑袋一阵轰鸣,她快要晕厥了,可是她不能再顾西冽的面前昏过去。

她抱着伞,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她说完就匆匆从顾西冽的身旁擦身而过,往屋里走去。

顾西冽看着她的背影,眸色越发深沉了。

路灯的光线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在空气中晕染出薄雾似的绯红。

地上还有一件被雨水打湿的巴黎世家的新款大衣。

顾西冽看着那件大衣,想到那男人在离开之前对自己无声的挑衅。

那人说,宋青葵是我的。

他微微眯了眯眼,抬起脚就将那件大衣踹到一边,这才缓缓进了屋。

相关文章:

嫂子的秘密花园_宝贝乖乖让我疼 好深再深一点动态图

我每天早上给老公口醒~他把我做到不能下床

男人更爱现任还是前任/老喜欢放在里面睡觉

深夜痛哭的说说|深夜自己一个人的心情

宝贝放松点让我进去gif/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