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在透明玻璃狂抽猛送/她说洗过澡了放心舔

2021-09-29 19:10 · 新商盟

还是刚刚小侯主动抓住她的脚都看得出。

“是的,我每天都想舔。”

“喜欢我脚上的味道吗?”赵晓米直接把脚放在小侯的嘴边,整齐芬芳的脚趾抵在小侯的嘴边。

小侯没有回答,直接抱住啃起来。

跟刚才的情况截然相反,现在是赵晓米把小侯把玩于股掌之间了。

“赵领导,赵领导。”

外面传来小陆的声音,他发现赵晓米和小侯同时不见了,知道小侯脾气艮,担心出什么事,所以出来找找。

小侯突然愣住了,赵晓米则微微一笑,对小侯说道:“你们工头来找我了,咱们出去吧,以后只要你听我的,我还会给你机会接触我。”

小侯是农村来的孩子,不像赵晓米这样诡计多端,听到赵晓米这样说,他高兴的快要跳起来,于是听话的整理好衣服等着,等赵晓米出去跟小陆回了房间,自己才从房间里走出去。

这天晚上回去之后,小侯在床上辗转反侧,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一亲赵晓米的芳泽,但是他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希望。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刘建业,他考虑的则是要不要去技术部,毕竟跑外勤很辛苦,可是他明明知道赵承志和周夕妍是有矛盾的,他不想背叛假面人的承诺。

恰巧隔天是周末,刘建业一早起来便发了一条消息给周夕妍:

“我的性感大奶妹,今天你要去做什么。“

“今天我想去买几件衣服,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给我点意见。”

“非常乐意。”刘建业回复道。

戴上面具,刘建业来到了约定的地点,这是一间高档服装店,里面的衣服大都几千甚至几万,刘建业曾经从这家店门口路过很多次,却一次都没有进来过。

进门之后,刘建业没有看到周夕妍,却听男士服装区传来周夕妍的声音:

“假面先生,我在这。”

刘建业正纳闷周夕妍在男士区干什么,却见周夕妍手上捧着男式服装对刘建业说道:

“这是我帮你选的衣服,穿上试试合不合适。”

刘建业感到很吃惊,同时很感动,这是除了自己母亲之外,第一次有女人送自己衣服,而且对方还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

刘建业尝试着拒绝,却被周夕妍生拉硬拽地推进试衣间去试穿。

来来回回试了几套,最终订了一套帅气的休闲服装和一套潇洒的英伦风西服。

“女士你好,一共是三万两千元。”售货员小姐说道。

三万二!快赶上一年的工资了!“不要了”这句话差点就脱口而出,却听周夕妍沉稳的说道:“帮我包上,我再去女士区看看。”

来到女士区,周夕妍穿梭其中,刘建业心里开始打鼓了:女神送了我衣服,我要不要也送她一套?不然显得太寒酸了。虽说一套衣服大概会花去一年的收入,可是能送女神一套衣服,又有何妨?

“帮我拿这件风衣试一下。”

售货员小姐把风衣取下来递给周夕妍,周夕妍拿着进了试衣间。

店里还有其他客人,售货员小姐去忙了,刘建业从门缝里看了里面的周夕妍一眼,她身上的连衣裙已经退掉,正准备披上风衣,刘建业微微一笑,侧身进了试衣间。

突然有人闯进来,周夕妍吓了一跳,可随后她便故作沉稳地整理了一下风衣说道:

“帮我看看这件衣服合不合身。”

眼前的周夕妍,身上披着那件风衣,不过才只系了一颗纽扣!半敞开的风衣无法遮住那副黑色碎花边内衣下面的丰满,下身的黑色半透明底裤隐约得见,性感至极。

“你穿什么都让我着迷。”

刘建业一向无法抵挡周夕妍的魅力,有假面保护的他更是肆意妄为,他把手伸进周夕妍的风衣里,在那副翘臀上来回抚摸着。

“以前总是不说话,说起话来嘴甜的咧。”周夕妍撇撇嘴,重新审视着镜子里的自己。

刘建业从后面抱住周夕妍,亲吻着她雪白的脖颈道:“你的味道更让我着迷。”

“什么味道?”

“你的体香,我喜欢这样抱着你。”刘建业的双手攀上周夕妍的胸前,那件风衣很薄,根本无法阻挡刘建业享受那两团柔软。

“你偷偷跑进来,万一被别人看到怎么办?”周夕妍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

“售货员小姐去忙了,只要你不说,没人看得到。”刘建业垂下一只手拨开风衣,附在周夕妍两腿间。

“那我要报警,告诉他们,这里有个流氓占我便宜。”周夕妍脸上浮现一丝调皮的微笑,从镜子里看着背后的面具人。

“你那么美,警察来了大概也会跟我做同样的事。”刘建业说着,手指拨开了周夕妍的胸罩。

“你这坏蛋。”

周夕妍娇哼一声,伸手抓住刘建业的那只色手,可是刚抓住,下面便传来了更强烈的刺激。

周夕妍感觉到刘建业的手指在那里动,即便她夹紧双腿也阻挡不住那种快感。

“你,你这样,我会忍不住……叫出来的。”

“那你叫啊,让售货员进来看看这位美女的小脸红成什么样了。”

周夕妍这才发现自己满脸潮红,娇嗔道:“流氓!”

周夕妍已经不敢说很长的一句话,因为她每发出声音,都是颤抖的,她觉得有点丢人,每次都被这个面具人搞得如此狼狈,可是又偏偏抵挡不了他那种坏坏的感觉。

不仅声音,周夕妍的整个身体抖的都很厉害,刘建业故意捉弄着周夕妍道:“你不叫啊?那我要叫咯?”

“什么?”

没等周夕妍反应过来,刘建业就把试衣间的门打开了一半说道:“售货员小姐在吗。”

周夕妍的整个身体紧绷起来,心跳飞快加速,生怕这句话被售货员小姐听到。

“你这疯子。”周夕妍的俏脸更红了,扶着试衣间的门想关上,却被刘建业挑逗的全身一点力气也使不出,只是勉强还能维持站姿。

“我吓吓你而已。”

说着刘建业在周夕妍那团柔软上狠狠捏了两把,周夕妍的声音立即变得更销魂了。

“先生,是衣服不合适吗?”

没想到售货员小姐真的听到刘建业的叫声,走了过来,这让试衣间里的两人同时紧张起来,刘建业虚掩了试衣间的门,一手搂住周夕妍的身体防止她摔倒,附在周夕妍大腿内侧那只手却仍然没有停止活动。

“先生,先生?是我听错了吗?呃……小姐,风衣您试过了吗?”

售货员越走越近,发现刘建业不在之后,想来试衣间门口问一下周夕妍。

周夕妍害怕到一点声音也不敢出,可是两腿间传来的刺激让她不停地喘着粗气。

“小姐?”

售货员再次发问,却依然没有得到回答。

“他们俩走了吗?”售货员自言自语的离开了试衣间的门口。

“呼……”刘建业和周夕妍长舒了一口气,周夕妍粉嫩的拳头在刘建业胸口上轻轻捶着:

“坏死了,你坏死了!”

刘建业则一把将周夕妍搂在怀里,两手肆意摸索着那因为刺激带来触感变化的两条美腿。

“刚才打包的衣服也不要了吗?那两个人不会耍我们吧?”

售货员的声音突然再次出现,猛地推开了试衣间的门。

刘建业马上一低腰,双手抓住周夕妍身上风衣的两角往里一兜,把自己整个包在风衣里,蹲在了周夕妍的身后。

“小……姐,我还以为您走了……”

售货员虽然只看到了周夕妍,可是风衣下面鼓鼓囊囊,售货员看着魂儿都要被吓飞的周夕妍,觉得奇怪,可也不知道怪在哪里。

“啊,没有,”周夕妍假笑着应付,可是她感受到那个坏蛋假面人竟然还不肯放过她,竟然躲在风衣里抚摸着她的屁股。

“您刚才选的那两件男士衣服还要吗?”

“要……当然……你先出去……”

由于风衣变形,周夕妍的胸罩已经露在外面,正对着售货员,虽然都是女人,可也是相当难为情的。

躲过一劫的刘建业玩心又起,在风衣里轻轻往下拉扯着周夕妍腰上的紧窄小裤裤。这让周夕妍紧张到极点,因为她的屁股此时连刘建业的呼吸都能感受的一清二楚,如果那只色手把自己的内裤扯下,那自己的屁股就会连一点防护都没有的暴露在面具人的面前。

“不要……”

周夕妍下意识地去拉住自己的裤裤,可这句话让本想出去的售货员听到了,转身又回来看着周夕妍问道:

“小姐,需要我帮你做点什么吗?”

“不,不……”周夕妍只低着头,拼命摇头,表面是回答售货员,其实却是在对刘建业说,不要拽下我的小裤裤!

“哎?刚才跟你一起的那位戴面具的先生,他没在外面。”

“嗯……嗯……”

周夕妍又低着头使劲点头,刘建业的坏手不仅拉扯着她的小裤裤,还在摩挲她的大腿内侧,下身传来的强烈刺激感让她几乎要当着售货员的面叫出来,可是又必须忍住,她感觉自己的眼泪都出来了,所以根本不敢看售货员。

真是个怪人。

售货员看着周夕妍奇怪的样子,转身走了出去。

“啊啊……”

周夕妍终于痛快的舒一口气,然而同时那已经快要咬破的嘴唇也被刘建业狠狠吻住……

最终刘建业花了八千多帮周夕妍买下了那件风衣。周夕妍告诉刘建业,下午还有点私人的事务要去处理,于是两人从服装店出来之后便道了别。

周夕妍对刘建业说,帮他买衣服是想弥补上次非要知道他身份导致他离开的内疚,可是刘建业心里明白,虽说自己每次和周夕妍见面都穿的整整齐齐,可那些衣服在周夕妍眼里全都是低档货。

所以刘建业可以明确的感觉到,周夕妍心中把假面人当成了独一无二的情人。这也让刘建业坚定下来,决心放弃赵承志给的机会。

然而就在这时候,刘建业所在的国际慧海公司跟融汇公司的合作在施工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分歧,由于施工方案正是由刘建业设计规划的,所以需要他备案讲座,对施工过程的细节进行解释。

刘建业强打着精神,连续熬夜完成备案。讲座当天,除了施工队伍的负责人,他所在的国际慧海公司,融汇公司的领导也全部到场,其中也包括周夕妍和赵承志。

周夕妍与融汇公司的老总韩信义坐在最前排,赵承志等其他部门领导分坐在后面几排。

当然,周夕妍仍然是目光的焦点,她今天穿了一身深色套装,深蓝色衬衣黑色短裙,美腿上套着一层超薄黑色丝袜,新烫的大波浪发型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气质端庄而不乏性感。

刘建业讲课期间,目光大多数时候是在工程队负责人身上,因为他要确保他们听懂并且能在接下来的进度中按照自己的规划去完成安装。

不过过了一段时间,刘建业发现坐在最前排的周夕妍今天有点不对劲。

咋一看上去周夕妍似乎是昨晚没睡好,因为她总是低着头,似乎一不小心就要睡着了。

刘建业有点不解,这次讲座可是很重要的,关系到后面的工程进度,而且周夕妍旁边就坐着合作伙伴融汇公司的老总,她怎么会打瞌睡?

然而等刘建业仔细观察之后,才发现周夕妍并不是在打瞌睡,因为她低着头的时候,身体紧绷,双腿挺直,紧咬着嘴唇,据他对周夕妍的了解,这明显是在忍耐着那种感觉啊!

刘建业微微皱了皱眉,周夕妍并没有被任何人骚扰,难道,问题出在她的身上?

这么严肃的场合,周夕妍竟然把器具藏在身上?她是故意寻找刺激吗?不,不会,虽说周夕妍有爱玩的一面,可她是一个对工作要求极其严格苛刻的人,也绝不会在这种重要场合玩刺激。

“大家先稍微休息一下,咱们过会再继续。”

刘建业这话一说,下面的人有的伸懒腰,有的趴在桌上休息,而周夕妍强笑着跟融汇公司老总韩信义聊了几句,便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噢……”

刘建业一路跟着周夕妍来到休息室,周夕妍发出一声低吟,刘建业在外面听得真真切切。

“周总,你没事吧?”

“谁?”

“是我,刘建业,周总,我看您好像不太舒服,过来看看。”刘建业答道。

“你不用……”

还没等周夕妍说完,刘建业就推门走进去,周夕妍连忙把刚刚撩起的裙子拉下来,可是那一瞬间,刘建业已经看到她的两腿间那一处闪闪发亮的物事。

“周总,你那里……”

见刘建业盯着自己的裙子,周夕妍羞红了脸,连忙说道:“你不用管我,快出去。”

“周总,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不……”

说话间,周夕妍浑身一阵激灵,那件物事似乎在瞬间强烈刺激了周夕妍那一处,让周夕妍说话都变得有些艰难,由于离的近,休息室里又安静,刘建业都能听到“嗡嗡”的响声。周夕妍强忍着不喊出来,可身体却从沙发上滑落在地,两条美腿颤颤发抖。

“我看到那件东西了,用不用我帮你把它取出来。”刘建业猜测周夕妍自己没办法把它取出来。

“不不不,不行……”

周夕妍拒绝着,两手使劲按住腰上的短裙。

“可是我看你很难过。”刘建业弯下腰,手刚往周夕妍的腿上一扶,周夕妍整个身体就像触电般剧烈抖动。

“你……不要碰我,这个,不能拿下来。”

周夕妍双手推开刘建业,便立马又重新捂住短裙,表情既痛苦,又销魂。

“好,我出去。”

刘建业见周夕妍满头大汗仍旧强忍着,连忙答应下来,不过他走出休息室的门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在门缝里悄悄观察。

周夕妍见刘建业出去后,立即拿出手机翻动着聊天软件,纤纤玉指匆匆打着字,然而她的回复似乎没有让对方满意,她的身体也持续被那件物事刺激着,最后几乎是半跪在地上回复消息。

刘建业心想:为什么不把那物件取出来?难道取出来很困难?还是她受到了什么威胁?

刘建业断定周夕妍不单单是为了玩而变成现在这样。他猛地想到,今天早上上班的时候看到楼下的玩具店有卖面具。

于是他马上下楼买了一副面具,顺便借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用“大鸟”号给周夕妍发了条消息:“我的大奶妹,正好从你楼下经过,有点想你了,可以上来看看你吗?”

“快上来,我在五楼休息室。”

得到周夕妍的回复,刘建业重新回到休息室,刚推门进去,就被周夕妍直接搂住脖子亲吻起来。

“亲爱的,我好难过。”周夕妍声音颤抖着说道。

“你怎么了?”刘建业假装不知道情况说道。

“我,我那里,放着一个东西,我受不了了,帮我。”

说着,周夕妍就把刘建业的手拉到自己的腰上,刘建业顺势把手伸进周夕妍的裙底,不过轻轻拨弄了几下,周夕妍便浑身颤抖,并且连续打着寒颤。

“好些了吗?”

“不够,还要。”

周夕妍整个身体火热滚烫,胸前的两团坚挺来回磨蹭着刘建业的胸膛,性感的嘴唇疯狂的亲吻着刘建业……

相关文章:

手指在花缝间来回滑动|鞭子抽到喷水

做了两天两夜还想做|不许穿内裤来我办公室

自缚镣铐钥匙丢了;摁住她扯下了她的襦裙视频

宝贝放松喷出去|他抱着我那里顶着我

他一晚日了我八回_32c的胸衣为什么不好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