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火强推+《总裁掠爱:娇妻哪里逃》全文(完整试读)

2021-09-29 20:52 · 新商盟

第7章 你允许她怀孕了?

“妈,我按照说明书做的,您看看。”

厉母接过验孕棒看了一眼,几乎瞬间欣喜若狂,“你怀孕了,念念,傻孩子,你这是怀孕了啊。”

‘念念’两个字仿佛是一根刺,扎在顾一念的耳膜上,她心中一瞬间鄙夷不已。

要知道此前这两年,她这位婆婆都是用‘喂’来称呼她的。

只因为一个验孕棒,平日母老虎一样凶悍的婆婆这会儿又是让佣人炖燕窝,又是让今晚的饭菜多加几个孕妇菜的,简直慈爱的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念念,来,你快来坐。”

“老厉,念念怀孕了,别看你的报纸了,咱们致谦要当爸爸,你要当爷爷了。”

素来稳重冷静的厉父此刻也是大喜过望,连忙嘱咐,“这段时间就好好休息,让致谦手头的工作稍微放放,多陪陪她。”

“致谦懂什么照顾人啊,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就行,我亲自去挑靠谱的保姆,还有产检的医院,一定要给我未出世的孙子最好的待遇。”

“那一定得是最好的。”厉父连连点头,看向顾一念的眼神竟也有些慈爱,

“你现在是咱们厉家的功臣,想要什么尽管说。”

顾一念却淡淡一笑,“我没什么想要的,就是有点不太舒服,爸、妈,我想先休息会儿。”

“好,怀孕的人是累的,”厉母一口便答应下来,和气的不得了。

“你上楼去休息,我过会儿就让人给你把晚餐送上楼去,我看你这段时间就住在这儿跟我们住好了,方便我们照顾。”

顾一念并未多言,径直上楼去了。

依照公婆对厉家传宗接代的看重程度,如果知道她无法怀孕,又知道景颜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的话,恐怕恨不得立马八抬大轿请回家来吧。

回房后,她坐在床尾看着对面墙上的婚纱照出神。

脑子里回想起当初结婚的场景。

厉致谦也是明媒正娶把她从顾家接出来的,虽然跟父亲没什么感情,但是她也是顾父亲手在婚礼上把她交给他的,他也当着那么多宾客的面承诺了会好好爱惜自己的。

不知道想了多久,一道开门声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回头便看到厉致谦推门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碗汤,脸色莫名阴沉。

顾一念面色平静,动都没动弹一下,冷淡的问候了一句,“回来了。”

“咚”的一声,瓷碗重重的搁在桌上,厉致谦转过身来,“听妈说,你怀孕了?”

“嗯,”顾一念扯了扯嘴角,努力扯出一抹笑意,故意抚摸着小腹,问道,“高兴吗,你就要当爸爸了。”

话音才刚落,她脖子一紧,一下子被推倒在床上,厉致谦一手撑在床上,一手掐着她,面色冷极了,质问道,“我碰都没碰过你,你是怎么怀孕的?”

顾一念从容的解释,“你是不碰我,可是我已经做了快两年的试管了,你忘了?”

“哼,这话你也就用来骗骗别人。”厉致谦冷笑了一声,冷冽眉眼中是清晰的蔑视,“只要我不愿意,你就不可能怀孕。”

“你什么意思?”

“秦医生是我的人,我早就跟他交代过了,没有我的允许,你打再多的排卵针都没用,他根本不会让你怀孕。”

听到这话,顾一念如坠深渊,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整整两年的排卵针打下来,她每次都痛苦不已,各种排异反应折磨的她彻夜难眠,她还满心期待能怀上孩子,可是厉致谦竟然根本没想过要她怀孕。

“为什么?”顾一念的声音都在发颤,“既然你娶了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孩子现在对我来说只是个累赘,这些事都得等我真正拿到厉氏集团的时候再说。”

“那景颜呢?”

顾一念目光骤然一沉,追着他问道,“景颜不是怀孕了么?所以你允许她怀孕了?

第8章 你怎么敢

闻言,厉致谦的脸色微微一变。

那天他听到的引擎声,看来不是幻听。

“我从前是一心想跟你好好过日子的,可是厉致谦,你娶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顾一念始终没想明白,当初那么热烈追求自己的男人,为什么婚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厉致谦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你问这些干什么?这是你骗我妈假怀孕的理由吗?”

在厉致谦的眼中,顾一念性情恬淡,虽说身在娱乐圈,本性却是个极为保守传统的女人,根本不可能背着他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所以怀孕的事情,在他看来就是她想哄得公婆高兴的蠢主意而已。

顾一念眸光一沉,幽幽道,“假怀孕?你未免对我也太放心了,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是真的怀孕?”

“你敢吗?”厉致谦嗤笑了一声,警告一般掐紧了她的脖颈,“顾家可还指望着厉氏集团呢,你敢冒着毁了顾氏的风险做这种事么?”

话音刚落,他忽然在顾一念的脖颈上看到一道异样的淤青,他的目光骤然收紧。

“这是什么?”

顿了一秒,他粗暴的扯开顾一念的衣领,胸前密布红痕暴露无遗,他脸色陡然变了,猛地掐住了顾一念的脖颈,手背上青筋暴起,几乎要将顾一念掐死的心都有,“你怎么敢……”

顾一念疯狂的拍打着他的手,可力量的悬殊无异于是以卵击石,空气渐渐稀薄,窒息感越发强烈,头顶的光线渐渐变得错乱模糊。

“你怎么敢……顾一念,你怎么敢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

耳边不断的传来厉致谦质问的声音,仿佛顾一念出轨这件事不可思议极了,对他来说是莫大的屈辱一样。

“少爷,夫人叫您吃饭呢……”

一阵敲门声传来,顾一念只觉脖子上的力道松了。

她没有任何犹豫,用了浑身的力气狠狠地将厉致谦推开,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撞开了佣人不说,一路下楼用的都是奔跑的架势,毫不停留,连厉母问她干什么去,她都无暇回应。

她生怕厉致谦追上来,开车的手都在抖,用了平时一半的时间,连着闯了两个红灯,等回到小公寓,直接反锁了房门。

“姐,你怎么了?”

苏苏闻声从卧室出来,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看到苏苏的这一瞬,顾一念才终于找回几分安全感,缓缓瘫软在了门下。

“念念姐,”

苏苏匆匆走来将她扶住,“你这是怎么了?”

顾一念脸色煞白,不住地咳嗽着,脖颈上一圈明显发青的勒痕,脸上几乎就写着恐惧两个字。

那是对死亡的恐惧。

刚刚如果不是佣人敲门,她相信厉致谦真的会把她掐死。

浴室里面水汽氤氲,顾一念整个身子都泡在水里,脖子上的淤青此刻已经有些发紫,看着格外触目惊心。

苏苏拿着浴巾在她肩膀上擦拭,一脸愤懑,“厉致谦简直不是人,他这是谋杀,告他,他要去坐牢的。”

看着顾一念心有余悸的样子,苏苏心疼极了,“念念姐,要不明天的拍摄就不去了,你在家休息吧,那边我去解释。”

“不用。”顾一念一直没说话,听到这句的时候才开了口,冷静的过分,“照旧拍摄。”

婚姻算是走到穷途末路了,事业绝对不能再荒废。

厉致谦知道她真的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所以再暴风雨来临之前,她也得做好准备才是。

相关文章:

【完整】《陆先生爱妻请克制》全文免费阅读

玩两个少妇女邻居/扇打臀肉红肿透亮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_教官疼轻点好大好热&都市之邪少归来

男生大几把照片|坐下,整个没入,深入,低喘

宝贝太大了用力坐下来 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