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宠妻如命免费阅读,傅少宠妻如命无删减全文

2021-09-30 08:43 · 新商盟

苏天靠在景观亭的护栏上,挠破头皮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boss最近也没参加什么聚会结交新朋友啊,这妹妹还能是天上掉下来的?”

盛文博调侃他:“蛔虫你失职了。以后那位美女就是新的蛔虫。”

孟元洲则是在一边独自发愁:“说这话虽然不太合适……蛔虫换人了,傅总这次不用催眠,我是不是即将要失去一个大客户了?”

苏天一本正经的安慰:“连boss都能治好,这口碑传出去,以后你可以提价。”

乐子芊站在别院入口听见他们的对话,突然来了气,蛔虫蛔虫的,干脆再晾他们一会儿!乐子芊转身回到客厅,佣人已经换下凉掉的早饭,重新端上来了热的。

坐下安静吃早餐的乐子芊不禁开始思考:“这三人居然都没认出我来,难道差别真有这么大吗?”

上一世,闺蜜叶婉晴在她耳边吹妖风,说什么“傅修霆就不是人,你不是没听过他的风评,阴晴不定暴虐成性,你要好好保护自己,不能真面目示人”,乐子芊对长久陪伴在自己身边的闺蜜深信不疑。

于是天天把自己的脸糊得像日本艺伎,那脸白得像墙皮,也厚得像墙皮,连眉毛睫毛都一并盖住;两坨鲜艳得刺眼的正红贴在颧骨上,比年画喜庆;好端端的樱桃小嘴给涂成血盆大口,仿佛要吃人似的。

如今乐子芊是真正意义上的重新做人,也不怕傅修霆会对她怎样了,于是卸下厚厚的伪装,可以穿自己喜欢的衣服,不用再忍受脸上的黏腻厚重,第一次感受到做自己的轻松。

眼尖的苏天看到了乐子芊一闪而过的白色裙角,推推另两人的手肘,跟了前去。

乐子芊正埋头喝粥,不理会三人齐刷刷投来的好奇宝宝般的目光,撕开一小块面包送嘴里。

盛文博率先发声:“敢问这位神圣,你是怎样挤掉怪胎乐子芊,改变了修霆坚定不移的心,成功上位的?”

苏天认真坚守着自己一套为人处世原则——问问题之前先自报家门:“你好,我是傅总的助理,请问女士贵姓?”

看着这二人,乐子芊气不打一处来,挥手拦下端着三杯茶过来的佣人,冷冷说道:“客人很快就走,不用上茶。”

“乐子芊!”盛文博和苏天异口同声叫出来。虽然没把乐子芊认出来,但这绵软甜美的声线却是极具辨识度!

“合着原来不是修霆想通了!是你想通了啊!”盛文博夺过佣人手里的茶放下,擦了一把额角的汗。

乐子芊气的差点掀了桌子,然而连生气的声音都是糯糯的:“你够了啊!以前的我也很可爱好吧!”

“是是是,可爱,白天见着还好,晚上要是碰到,直接把我可爱得交待出小命。”盛文博只是条件反射的犟嘴,心底里还是不敢相信,认识了这么久的丑八怪,居然是这么惊艳的大美女。

“这是艺术,你懂什么。”

“我是生意人,只搞投资不搞艺术,以后还请你照顾下我们平凡人,屈尊迎合下我们的审美。”

乐子芊伸出尖细好看的食指勾住一丝乌黑长发打转转,略略偏过脸颔首微笑,一抬眸,尽显娇媚之姿。她故意嗲着声音说:“多变的女人最迷人呀,你再堵我话,害我不高兴,就不怕我……”

盛文博实实在在被迷住了,但理智使他冷静:“我还能怕你什么?”

乐子芊给他眨了个电眼:“恃宠而骄呗~”

盛文博腹诽:“以前修霆也不是不宠你啊……”

乐子芊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勾.引”被刚下楼的傅修霆看在眼里,脸色沉了几分。

乐子芊立马端正了坐姿,明明碗里没剩多少东西了,还正经八百的安静吃早饭。盛文博心里佩服:好一个粉饰太平。

“你不是说不逃吗?”傅修霆富有磁性的嗓音带着些微怒气传来,客厅四人不由自主挺直了背,装起正经来一个比一个在行。

乐子芊放下那一粒还要当她演戏道具的面包,心虚地解释:“不逃不是指二十四小时在你方圆半米之内呀……”见傅修霆面色不妥,她立马噤声,又话锋一转:“对不起是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

客厅死一般的寂静,看来傅修霆气还是没消下去。

盛文博向乐子芊投来求助的目光暗示:“你不是能恃宠而骄吗!”

乐子芊捡起桌上那仅剩的一粒面包,可怜兮兮的撒娇:“我这不是饿了嘛……肚子咕咕响起来吵醒你了怎么办?”乐子芊向盛文博回了个邀功的眼神。

极善诡辩的女人,先掐了个自己肚子饿的缘由,又把主因推到担心傅修霆这边,就算傅修霆能看穿,也不好再说什么。

傅修霆脸色缓和下来,示意苏天和盛文博到书房去商量公事,临走还吩咐佣人给乐子芊再做一份点心。

乐子芊逃过一劫,放松下来,没留意到一向谨慎认真的苏天迟疑的背影后满是对她的猜忌。

客厅只剩两人,乐子芊收起无赖相,严肃起来:“孟先生,能跟我说说傅修霆现在的情况吗?”

“你也知道,他的体质抗药性极强,一般药物不起作用,药性强的副作用又大,而且他心理防备高,导致催眠成功率低。傅总这情况,往轻了说,到底也就是失眠而已。只是……长年累月下积攒了太多的疲劳,旧患得不到修养,又添新伤。”

“旧患?”乐子芊一阵担忧。

“我只是催眠师,傅总其他的病不在我的专业范畴,所以也没过问。只是听年大夫说起过,傅总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了,再这样下去,五脏六腑都会衰竭。然而现在,就算傅总能睡着,睡眠质量也不好,身体根本没办法养。所以,乐小姐你要是有办法,多担待一下。”

年大夫……乐子芊记得,那是帝都最有名的老中医,祖上世代为医,先祖都是宫廷御医,就算放眼整个F国,年大夫也是医界翘楚。

傅修霆现在的身体状况,是连年大夫都也没办法了吗?

乐子芊低下头思考,到底要怎样,才能傅修霆像个正常人一样好好休息

“BOSS,乐小姐洗澡洗了有一个小时多了……要不,您先吃?”苏天怛然失色。

一个小时前乐子芊说要冲个澡,二十分钟之后傅修霆就坐在饭桌旁等着,看着傅修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苏天吓得脸都煞白了,赶紧又跑到楼上催了一遍。

苏天敲了两分钟门不见有回应,都快哭出来了:“姑奶奶求你饶了我吧。”

浴室内。乐子芊对着镜子怔神,指甲深深掐进手掌里也没察觉到痛。上一世到底蠢到了什么地步,才会把自己置于四面楚歌的境况中,每每想起,阵阵心绞痛。

不甘心。

好不甘心。

这一世要做的事很多,才能去改变上一世的结局。乐子芊第一个要收拾的人就是叶婉晴,小门小户的叶家,靠着叶婉晴接近乐子芊,攀上了乐家的高枝,勾搭上了乐子芊的哥哥乐莫凡,还一边觊觎着傅修霆。表面上帮助乐子芊追沈恺,出谋划策情真意切,背地里却把乐子芊偷偷见沈恺的证据发给傅修霆,误导挑拨二人关系。

蠢到极致的乐子芊偏偏看不出来闺蜜的两面三刀,还帮着她在傅修霆面前说尽好话,提携叶家发展成能与乐家并驾齐驱的大企业。可以说叶婉晴虽然不是害死她的罪魁祸首,但是却给她的人生奠定了悲剧的基础。

同时,乐子芊算着时间,现在乐家已经是发生巨变之后,乐氏集团再不是父亲的天下,现在的掌权人是她的叔父乐宏胜,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乐子芊没脸回家,她得拿出点成绩向家人表明自己的悔过之心,才能回去和父母哥哥团聚。本来乐子芊因为出国旅游遇上暴乱事件,被恐怖分子关押了几天,解救回国之后大病一年,高中就已经比别人晚上一年,偏偏她还心心念念的都是沈恺,一点心思没放到学习上,导致成绩次次垫底,还被留了级,这青春真够失败的!

这所有要做的事情,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回归到校园生活!

乐子芊回过神来,向门外问了句:“我洗了多久了?”

苏天欲哭无泪:“一个小时有多了!你可算有回应了!”

“你可以进来,门没有锁。”

苏天的手碰到门把时,乐子芊娇滴滴的声音又隔着门传来:“衣服也没有穿。”

“求求您了别耍我。”苏天几乎扑通的就跪地上了。

野性的直觉突然察觉出危险,苏天屏气敛息,大气都不敢出。傅修霆的影子落在脚边,高大的身形遮挡住灯光,眼前的景色迅速漆黑一片。苏天的理智就如窗户被捅破了纸,窗外森林深处一双野兽的眼睛怔怔的发出寒光,绝望地感受着世界末日。

见门外突然悄无声息,乐子芊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立马打开门贼兮兮的迎上去:“开玩笑的啦我当然有穿衣……”没等她说完,傅修霆大步跨进浴室,把乐子芊逼得退回去两步。

乐子芊被他盛大的气势吓倒,瞬间噤若寒蝉,一手撑住后边的洗漱台才稳住脚。完蛋……暴风地狱。

傅修霆锋芒逼人:“今早是盛文博,现在是苏天。”

“什、什么?”

“不、准、蛊、惑、其、他、人。”

一旁瑟瑟发抖的苏天:这尼玛是想杀人还是想秀恩爱!

乐子芊重整旗鼓,勉强挤出个还算自然的笑容,然而……她竟然无视了这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直接越过傅修霆:“苏天,我好看吗?”

我操!BOSS是秀个恩爱,你才是推我去死的那个!这话让我怎么接?说你好看就是被你蛊惑了,说你不好看我也没这个胆啊!苏天左手扶墙,右手捂住额眼,已经不敢去看这现场,似有似无的应声:“呃……嗯……”

乐子芊这才缩回傅修霆面前,眨巴着明媚潋滟的大眼睛:“他说我好看,”然后委屈巴巴的轻咬嘴唇,嗲声嗲气的:“这是魅力的自然流露,才不是蛊惑。”接着她向前迈了一小步,双手抱住傅修霆的腰,踮起脚尖,出其不意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

嘴唇细软的皮肤传去微温,傅修霆什么大场面没见过,竟在这愣了一下。

“这才是蛊惑。”乐子芊说完并没有松开,反而是贴得更紧,还把小脸埋在傅修霆结实的胸膛上蹭来蹭去。少女刚出浴带着的独特体香和浴室还没完全散去的蒸气混在一起,叫人心神不宁。

傅修霆抬起她下巴,仿佛是要惩罚她刚刚的调皮一样,狠狠吻住她的唇,夺去她的呼吸……良久,神魂颠倒的乐子芊才被放开,她假装镇静,牵起傅修霆温厚的手掌边叫边往楼下走:“吃饭吃饭!”傅修霆回握住她小手,顺从地跟着走。

似乎……心情大好?

苏天看红了脸:我这他妈的造了什么孽!这姑奶奶是不到残血不会停是吗!可把我小命都玩丢了!

凌晨三点,乐子芊抱着枕头可怜兮兮的推开傅修霆房门。

果然还醒着。

傅修霆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怎么没睡?”

乐子芊低声:“一直以来,我最怕的事情就是半夜三四点醒来,一醒来就开始想过去的事情,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半真半假的谎言最不容易露马脚,乐子芊确实怕半夜三四点醒来,但让她睡不着的不是以前,而是多舛的未来——不过这次她是特意熬夜到这个点过来的。

一个失眠的灵魂遇上另一个失眠的灵魂,多少有点同病相怜的共鸣,况且,乐子芊半夜醒来感到害怕,居然想到来找傅修霆,不就说明乐子芊信任他依赖他吗。于是傅修霆看着这张愁云惨雾的小脸,虽觉得心疼,但更多的是满足!

“亲爱的……”乐子芊逞娇。

亲爱的?傅修霆心情又提了一分。

乐子芊迟疑,抿了抿嘴唇,似乎是鼓了下勇气,才开口说:“学校那边我失踪了这么久,婉晴一定很担心我,一想到这我就睡不着……我……我只是想报个平安……”

傅修霆倏然眼神阴郁,不食人间烟火的脸缓缓升出怒火,片刻,却还是妥协:“报了平安就能睡着吗?”

“能!”乐子芊笑逐颜开,蹦着冲上去,几乎整个人都扑到傅修霆身上:“谢谢亲爱的!”

跳海之后乐子芊的手机就不知道哪去了,也没敢提出过买新的,她借了傅修霆的手机,走到门后,熟练地按下那串数字。

她最信任最喜爱的闺蜜的手机号码,到死都不会忘。

乐子芊一边狠狠地按着数字,一边怨念:要真是跳海死成了,我天天换着花样到你床头蹦迪去!

听筒那边嘟噜噜的响起,傅修霆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陌生号码,乐子芊对此十分满意:叶婉晴知道了得伤心好久吧。上一世是抽了风了才把傅修霆的手机号码给了叶婉晴,鼓动乐子芊私奔,转身又给傅修霆打小报告的事情不知道发生了多少回。一想到这,乐子芊真想去翻翻这手机里究竟有多少她的罪证!

不行不行。乐子芊甩甩头撇开小心思,时间要紧。

电话对面几乎是秒接:“喂,傅先……”语气激动得快要上天了。

乐子芊腹诽,可笑至极,你以为傅修霆会打电话给你,还是深更半夜的?于是她无情打断:“是我,婉晴……”

对方瞬间低落:“嗯……哦,芊芊,你知不知道我快要担心死了!这些天你到底怎么了?傅修霆他有没有为难你呀,我都吓哭了。你一定要先照顾好自己,我会想办法帮你的知道吗?”

乐子芊这边抽抽搭搭的挤眼泪:“我现在没事,只是……”

乐子芊跟她哭诉,差一点就能跟沈恺坐上离开这个国家的飞机了,然后又怎样被抓回来的,被囚禁住之后甚至……被失去理智的傅修霆强行要走了清白。

乐子芊差点问出口:你是不是很羡慕?

叶婉晴连忙安慰她:“没事的没事的不哭了啊,芊芊你千万不要再惹怒傅修霆了。我一定会再找机会的,沈恺也一定会帮你的,你要相信我们好吗?”

“嗯,还是婉晴你对我最好了……可是,我真的要崩溃了,我受不了,你……能不能来看看我。”

“好,”叶婉晴一口答应,“我很快会来的,你等我。”

把手机塞回傅修霆手里的时候,乐子芊在他掌心轻轻摩挲,认真贯彻着她的一套蛊惑:“那亲爱的,我回去睡觉了,mua~”

傅修霆杵在原地,那软若无骨的小手蹭得他酥酥麻麻的。

有过一次经验,乐子芊当然知道叶婉晴不会来,不仅不会来,还会把这事捅给她痴心迷恋的沈恺,而白马王子沈恺就会英雄一样降临到她眼前,许诺带她离开。

然后再被傅修霆抓住……

乐子芊双手用力拍了下自己的脸蛋:这样的戏码上一世上演了多少遍了,为什么我就是看不穿!

但是这一世不一样,她就是要沈恺来,她要利用沈恺来演一场戏,顺便跟他撇清关系,一举两得。

剧本在手,天下我有!

翌日,百无聊赖的乐子芊坐在庭院的石凳上晃着腿,周围花团锦簇,绿树成荫,是个隐蔽的好地方。可是再隐蔽,也逃不出万能管家苏天的法眼。

没过多久,白马王子沈恺不出其意的出现了。

乐子芊今天穿着简单的居家服,不露胳膊不漏腿,省得家里的醋王借着这事开涮。但是,这张不化妆的脸本身就是个超级大杀器。

沈恺有两年没见过乐子芊的真实面貌了,如今一见,乐子芊是出落得惊为天人,水灵灵的眼睛里装着万千星辰,黛眉轻轻扬起,弯成一抹新月,粉嘟嘟的小嘴煞是可爱,简直让人垂涎欲滴。

沈恺仗着乐子芊痴迷于他,气势汹汹地吼她:“婉晴不是让你伪装好自己吗!你在这发的什么疯?”

可是乐子芊并没有如他所料哭着扑进他怀里,倾诉这些天来有多么的想他。她语气透着失望:“婉晴呢?怎么是你来了。”这句是故意说给暗处的苏天,表明约渣男来的不是自己。

“婉晴把事情都告诉我了。”沈恺向乐子芊伸出手,“跟我走。”

这样的场景,上一世她渴求了多少次,只要沈恺伸出手,她就会不顾一切的跟他走。

乐子芊看他俨然高高在上的模样,语气不快:“沈恺。”

“嗯?”

“我现在觉得我自己超好看的。”

“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只有傅修霆衬得上我。你,不配。”

“乐子芊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傅修霆是怎么样的人,你留在他身边跟自杀有什么区别?别胡闹了,跟我走。”

“他是什么样的人我管不着,不过呀,实话跟你说,当初我看你觉得惊艳,是因为没见过世面。现在我眼瞎的毛病治好了,傅修霆是那么的优秀出挑,我为什么还要跟你走?”

沈恺怒不可遏,厉言:“你要跟我赌气回去再赌,回去要怎么闹随你。还是说你根本不喜欢我,一开始就盯上了傅修霆,吊着我玩儿?”似乎是吃准了乐子芊爱他爱得死去活来至死不渝,沈恺故意说这话刺激她。

然而乐子芊再一次出乎意料:“这你就不对了,本姑娘喜欢你的时候是真喜欢,现在喜欢傅修霆了也是真喜欢,什么叫吊着你玩儿?我呀,需要爱情的滋润,一刻不能停,梅花败了扶桑开,你管我变心变得有多快呢。”

沈恺冷笑:“呵,那扶桑败了呢?”

乐子芊不想再跟他废话,站起身回屋,鄙夷地抛下一句:“扶桑四季都能开。真没文化。”留下沈恺被呛得说不出话。

“噗!”苏天差点笑出声,就她那猪脑袋,还敢嫌弃别人没文化。

书房里。这一段“幽会”,被苏天完完整无的录了下来,交到了傅修霆手上。

相关文章:

男主睡觉含奶的肉宠文:小妖精撞得你舒不舒服

【新书】冷婚热爱:总裁的二手新妻 小说全文章节完整版

男的想拉你手说明什么|野战宝贝不要动了要忍不住了

按摩师傅给我带来的高朝_男人是喜欢女人紧还是深

(独家)《萌宝驾到:首席妻奴,慢点撩》 (全章节)全文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