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余情可期》&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9-30 13:19 · 新商盟

钟瑾瑜垂下眸子,再抬眼时已是泪眼婆娑,眼前一片迷蒙,看得人心中一紧。

钟瑾瑜强忍着眼泪颤抖着问了句:

“所以,你是为了蒋若曦才让我一个人在民政局里等了一整天吗?”

此话一出,记者堆里都炸开了锅,不少人开始转移话题,反问江宇风。

“江总,您和蒋若曦小姐是什么关系?”

“江总,钟小姐所言可是说明了您脚踏两条船?”

“江总......”

“江总......”

江宇风有些慌乱,就要去拉钟瑾瑜,却发现女人已转身离去。

没人看得到她的唇角高高扬起。

这次,足够让江宇风和蒋若曦狠狠摔一跤,长长记性!

“悠姐,门口接我。”

挂断电话,钟瑾瑜便进了电梯,方才的眼泪不复存在,陈悠悠已经开着车楼下等着。

“放心吧,已经安排好了,不出意外的话你现在就已经能看到热搜了。”

说着,陈悠悠一手开车一手将平板递过去。

钟瑾瑜看了一眼,果不其然,热搜多个都与她有关。

为爱隐退三年A模惨遭抛弃,花心男友脚踏两船!

超模钟瑾瑜惨遭雪藏三年,男友出轨同公司艺人!

实锤!海风集团执行总裁江宇风为捧新宠蒋若曦拿A模旧爱垫背!

......

“悠姐,这标题你想的?”

“哪能啊,我哪有这才华啊,就是把该说的都说了,那些狗仔们最知道怎么写吸引人眼球了。”

钟瑾瑜苦笑,标题说的果然吸睛。果然,开心就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这点儿热度目前还不够。”她要的是蒋若曦身败名裂,钟瑾瑜又突地想起什么来,“悠姐,之前的钱是不是还在你那儿?”

陈悠悠点点头,钟瑾瑜成为A模以来所有的工资都在一张卡里,交由她保管,钟瑾瑜隐退后也没要过这些钱,就一直在她那儿存着。

“你之前的钱还在我那存着,我把视频监控爆出来,先拿些出来买水军。”陈悠悠自然知道钟瑾瑜的心思,先买些水军把热度提高,看得人就多了。

“医院里的记者有几个是安排好了的,要拍的照片一张也不少,今晚的新闻一定很精彩,持续发酵的戏才好看......”

陈悠悠将平板划拉了几下,翻到照片页面,“喏,这个。”

照片上的人儿眼中泪珠欲掉未掉,桃花眼也湿了光泽,脸色苍白,束贝含犀,紧紧咬着下唇,让谁看去都不禁心中一揪。

“这件事我要爆出实锤,让他们翻身都起不来,视频和音频已经处理好了,悠姐,接着就是你得帮我抒清一层一层的时间线,从发声明开始......”

“好!”

陈悠悠答应的痛快,丝毫没有质疑,更是让钟瑾瑜心里愧疚,“可能之后真的要委屈你一下,江宇风一定能查到是你爆的料,他是不会让你好过的......这样,他开除你,我再聘你回来!”

陈悠悠和她是一齐被签在海风的,若非因为她,这么慧眼如炬的经纪人也不至于如此被埋没,明明更适合煜熠才对。

想起煜熠,钟瑾瑜脑中突然映出了司煜的脸,吓得她连忙摇了摇头。

她还真是中毒了!

一旁陈悠悠的电话响个不停,钟瑾瑜忙转移注意力,“怎么不接?”

“你手机不也关机了,真想被采访不成?”陈悠悠将车停下,看了看车窗外的咖啡厅,“喝杯咖啡我送你回家。”

“哪儿还有家……我现在住朋友那儿,我等会儿自己打车去就行了。”钟瑾瑜摇摇头,现在还不是让悠姐知道司煜存在的时候。

见钟瑾瑜眸光黯淡下去,陈悠悠忙暗骂自己口快,安慰了几句便逃下车去买咖啡了。

安慰人,她最不在行。

喝过咖啡,两人分开,钟瑾瑜戴好了口罩往市区去,中午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新闻传的远比她想象的要快,大钟旁的LED屏幕上的娱乐新闻都是她。

钟瑾瑜听了两则报道,不由得点头,不错,还算写实。

......

钟瑾瑜打车回了司宅,顺道发了条信息后关机:

若世间所有真心都能不错付。

钟瑾瑜从来不喜欢这么矫情的句子,但不得不说,这是引发舆论的最佳拍档。

司煜还没回来,早上她的东西已经全被安置妥当,司宅里仅有几名女佣,唯一钟瑾瑜眼熟的还是早上叫她起床的,名叫丽娜,见她回来,倒了杯蜂蜜柚子茶给她:“先生特意叮嘱我您最喜欢喝这个。”

钟瑾瑜心中一暖,想不到司煜竟然将自己喜好了解的这么清楚。而她对司煜,却什么也不清楚。

“谢谢。”钟瑾瑜接过茶杯道了声谢。

“对了,管家陈叔回老宅了,所以这些天您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讲就行。”丽娜替钟瑾瑜将衣服挂了起来,又端了水果过来,就站在一旁看着,钟瑾瑜一身约束,索性上了楼。

她那天看司煜酒柜里不少好酒,趁着主人不在,她兴许还能畅饮一回。

司煜回来的时候,一推门脚下就是一只酒瓶,不由得眉头紧皱。

抬眼,女人抱着腿坐在窗边榻榻米上,另一手拿着酒瓶,眼看窗外眨也不眨,似是在冥想。

明明一身简装,五官精致,却透着难言的颓废之气。

司煜轻咳了一声才唤回女人的心神。

女人扭头,见是司煜,这才扬起嘴角,神色微醉:“老公回来了。”

司煜心神一抖,不知怎么,那昵称从钟瑾瑜嘴里说出来,他就是觉得异常吸引人。

司煜应了一声,“喝得不少?”

“没醉,就是看风景看多了,头晕眼花的。”钟瑾瑜摇了摇头。

司煜上前将酒瓶放在一旁顺便扫了一眼,度数不高的红酒,的确不会醉不成形。

她的确没喝多少,虽然嘴馋却也是有度有量,毕竟,她还有正事儿没办:“老公,你知不知道哪里有不会被人打扰的地方呢?”

司煜自然知道不少地方,但见钟瑾瑜神情雀跃,吐出的话变成了是:“那你有什么好建议?”

“请你看一出好戏怎么样?”

“荣幸之至。”

司煜车辆驶停,钟瑾瑜拿着手机冷不丁道:“你知道星秀场吗?”

他点点头。

星秀场,全球最大的明星直播平台,不管在国内国外都深得粉丝喜爱,能与偶像见面还可以打赏。

“就是这儿。”钟瑾瑜看了看车外,满意的笑了。

“来山顶赏月还是山顶看戏?”司煜打趣道。

“当然,两点原因都有。”

看着钟瑾瑜笑的狡黠,司煜心忽的停下半拍,她的任性她的小聪明,他都喜欢。

这会儿山上没什么人,远看来去也就他们两人,不远处仅有一家灯火昏暗的咖啡馆。

看着女人打开软件注册了帐号,两人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司煜自动退远了。

“悠姐,星秀场3571房间号,先买点水军过来顶上去。”

嘱咐了悠姐后,钟瑾瑜又想了个矫情至极的名字:

人生若只如初见。

钟瑾瑜深呼吸了两秒酝酿了感情,点了创建,下一秒房内就进来个新人,连用户名都没有,是一串数字字母,但她就是下意识的朝后看去,果不其然,咖啡馆内玻璃壁橱旁,司煜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拿着手机向她挥了挥手,界面正是她的直播间。

心中涌出一阵暖流,钟瑾瑜笑了笑,回过头开始摸索直播间的各种设置,不到三分钟悠姐花钱买的水军到了,也是给力,直接顶上了榜,成了前五,前后不过十分钟时间,直播间已经人气爆棚,大部分都是来蹭娱乐新闻热点,偶尔屏幕上飘出几朵小花。

“阿瑜,你什么时候复出?”

“阿瑜,你最近过得还好么?千万别为了渣男伤心,不值当。”

“我们都在等你,玉米们都在!”

“你是最坚强的,我们不会看错!”

“阿瑜......”

不直播她还真不知道,三年过去了,还有这么多人喜欢自己,看得她眼眶都不由得红润起来,一一道了句谢谢。

......

钟瑾瑜看了看时间还早,不想理会底下评论里的喷子,索性点了首慢歌哼唱了起来。

歌唱了两句,屏幕上陡然刷了520的玛莎拉蒂,又接着刷来了999的玫瑰花,礼物接连不断,看得钟瑾瑜都肉疼,礼貌性的说了句谢谢,随即点开私信列表回复过去:

“司先生,这么打赏可是败家子的行为啊。”

“给自己媳妇花钱不算败家。”

钟瑾瑜没再回复,因为她发现了一个关闭打赏的设置,刚一点开屏幕上就清静了许多。

直播间人数越来越多,逐渐赶超到榜首,钟瑾瑜看时机一到,自然而然趁着粉丝的问题转了话题:“其实今天之前我是没想过复出的,三年前已经伤了你们的心,自毁式的退圈我已经什么都没了,现在,也就剩下你们了。”钟瑾瑜泪眼婆娑却毫不做作,看的粉丝们一众忙在屏幕下纷纷安慰,钟瑾瑜心中暖意盈盈。

憋回了眼泪,接着就是正题了。

“三年前,我以为自己陷入了爱情,但只是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我自己一意孤行作茧自缚。”钟瑾瑜轻轻自嘲一般的笑了:“梦醒了才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为了他不惜放弃了如日中天的事业,不惜戴着面具替别人成名,不惜......”

钟瑾瑜渐渐哽咽,话没说完便停下来又转移了话题,毕竟,有些话说多了反而会适得其反,不说明说透反而效果最好。

“三年了,多美好的梦我从今天开始也醒了,我钟瑾瑜,今天放下了......”钟瑾瑜起身,对着镜头深深的鞠了一躬,九十度:“谢谢你们。”

“一直都有在爱着你。”是司煜。

此话一出,评论区也纷纷跟风。

“阿瑜,你放心,有我们在,蒋若曦那个贱人就火不起来!”

“这么说,那阿瑜替走的就是蒋若曦那个贱人!”

“我就说,她怎么会有阿瑜那么夺目的腿,还面具女王,她顶着这个称号也不害臊!”

“就是!”

“......”

最后还是钟瑾瑜自黑了一番,开了几个玩笑热闹了气氛,止了粉丝的怒气,若有若无的瞥向咖啡馆,嘴角淡淡的笑意,再次道了声谢,这句,是对司煜说的。

咖啡馆内,炽热的盯着,目光丝毫没离开过。

司煜不是有闲情逸致管娱乐圈事儿的人,但只除了钟瑾瑜,给人刷礼物这事儿,他还是第一次干。

八点十五分整,微博炸了。

直播间涌来大批人纷纷评论,钟瑾瑜内心了然,重磅这会儿才开始。

“有人匿名曝光了渣男贱女的偷情视频,微博热搜,快去看!”路人甲道。

“卧擦,我本来还不信,那视频可是医院监控,在医院都干得出来,真他妈不要脸!”路人乙道。

“阿瑜,他们活该!这回有他们吃不了兜着走的!”粉丝A道。

“......”

钟瑾瑜一愣,目光呆滞,颤抖着嘶哑声音道:“偷情......视频?”

一双明眸此时已是红肿,惹人怜爱,任谁看了都想狠狠抱在怀里安慰一番。

见此,粉丝们炸锅的将江宇风抽筋扒皮的心都有,安慰的话还没发出去几句,就发现直播间已经被解散,余下的仅剩下镜头虚晃一过自家爱豆惨白的脸色。

镜头外,钟瑾瑜收了手机扭过头,司煜已经在身后,拿了手帕替女人擦干眼泪。

钟瑾瑜身子一僵,面色的不自然也只是一瞬,下一秒,她便笑颜如花了:“老公,我们回家。”

山顶的确是有点冷了,风一吹,眼都有些疼。

司煜脱了外套搭她身上,点了点头却没着急拥着她往车上去,想起女人方才那一瞬间脸色的变幻,司煜温柔却强硬:“以后在我面前,不许演戏。”

钟瑾瑜楞在原地,由着司煜带她上车,心中五味杂全,神马星空一通乱想,她的确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

兄弟,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演的不错?不如转行做演员,你看可有当影后的潜质?

司总裁,看我,浑身是不是都是戏?

......

想到这儿,钟瑾瑜一个激灵忙把自己魂儿给唤回来,她自己这脑袋一天天都寻思啥呢!

这一夜,江宇风和蒋若曦都不得安稳。

微博系统他们俩的帐号差点被骂到瘫痪不说,连海风的股票也开始狂跌,偷情视频就像星星之火,足以燎原,易燃不易灭,一晚上,江宇风都在封锁视频查找来源和接股东董事电话解释,蒋若曦也没闲着,各种解约合同接到崩溃。

“宇风!所有代言全部跟我解约,我怎么办?”

蒋若曦躲了一路狗仔到了海风总部,她到的时候江宇风正一杯接一杯,敛了愤怒神色她才进门,一脸委屈:“宇风,你怎么样?”

“滚出去!”江宇风眼都没抬,拿了杯子就往地上摔,直到蒋若曦尖叫出声才抬眼,脑子一晃清醒过来,江宇风连忙起身,“对不起,若曦,对不起,我喝多了。”

“没关系的宇风,虽然一路狗仔都在堵我,但是一想到你,再难我也要过来,当然,宝宝也想爸爸了。”蒋若曦佯装一脸甜蜜,江宇风看着蒋若曦苦中作乐的模样,忍不住将人拥入怀中,埋入脖颈,自是看不到女人嘴角上扬的模样。

良久,江宇风才抬起头来,“对不起,是我愧对你们母子。”还有瑾瑜。

“宇风,永远别跟我说对不起那三个字,我跟了你多久,你爱我,我怎么会不知道?我不怨你,但是我真的不知道瑾瑜现在把事情爆出来是要毁了你么?我知道是我不对,我去下跪都行,但是不能这么害你啊......”

说着,蒋若曦就哭出了声,边扯自己的深情边拉钟瑾瑜下水,旋而一脸心疼的抱住江宇风,男人的软肋在哪儿她最知道,江宇风并非色胚,多情却容易对谁都深情,更何况,她现在还怀了孩子。

江宇风没因钟瑾瑜而有神色变化,只道了一句:“若曦,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蒋若曦点点头,她知道,她的深情体贴牌出对了,但心中也不由得咒骂起来,就算这样他都不恨钟瑾瑜?!

先前她害怕江宇风为了挽回海风损失和名誉会把事情全推在她身上,勾搭上司一罪,她本来就是海风的小模特,成了替罪羊也不无可能,如今看来,是她多虑了。

那,死活不认,再找个相貌相像的人出来顶替,娱乐圈的头条每天那么多,再加上江宇风,她就不信,她蒋若曦会过不了这个风口?

由江宇风贴身助理带着由地下停车场送走,蒋若曦不由得冷笑出声:钟瑾瑜,你输定了!

司宅。

“最近几天好戏可就热闹了。”钟瑾瑜摊上了一瓶酒,上了瘾,刚一到家就倒了一杯细细品着。

司煜知道那酒的度数,不高,遂也就没阻拦,只是看着微醺的钟瑾瑜,眼中免不了多出几分野性。

毫不避讳的眸光盯得钟瑾瑜后背直出冷汗,她怎么有种被当成猎物盯上的感觉呢!

“水军是个好东西,接下来几天,估计什么版本的描述都能出来,到时候,我可就不是我了。”钟瑾瑜神色戏谑,毫不在意。

“已经有对策了?”虽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司煜知道钟瑾瑜不是那种吃了亏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的人,倘若今天没有这件事,他肯定是会出手摆平,但没想到,这般有小计谋的她,请他看了出戏,且越来越精彩,不得不说,他很惊喜。

这个小女人,到底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

见钟瑾瑜还要倒第二杯,司煜夺过了酒瓶,“小酒怡情,酗酒可就不是了。”

钟瑾瑜无奈的摊了摊手,“那好吧。”

......

果不其然,第二天海风的公关已经初见成效,微博已然出现了各类版本,无不是说钟瑾瑜老早准备这一手伺机复出,亦或是怀疑视频作假,一系列专业分析说的头头是道。

不管是不是江宇风做的,钟瑾瑜已然成了谎话连篇的恶人,吃瓜群众也分成了两批,一批追着江宇风蒋若曦骂,另一部分追着钟瑾瑜不放。

钟瑾瑜刻意“消失”了一段时间,直到三天后,临近中午时候,江宇风才打来了电话,要她来一趟海风。

早就和陈悠悠通过电话,钟瑾瑜自然知道江宇风所谓何事,不由得摇摇头,海风的办事效率真是够低的,三天了,才查出来是谁干的,啧啧......

驱了车就赶往海风总部,走之前,司煜递给她了一个手镯,说是回谢请他看戏的礼物:“录音手镯,会派得上用场的。”

钟瑾瑜到的时候,陈悠悠正在会议室和江宇风大吵着,推门进去她才发现,蒋若曦也坐在一旁。

江宇风见钟瑾瑜进来,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平了怒气:“你,现在去人事部,从明天开始,不用再来海风了。”

“凭什么!江总,我只不过是把事情真相爆出来而已,您这么激动,莫非我放的就是事实?您可真好意思啊江总!”悠姐阴阳怪气的一口一个江总,说完还狠狠瞪了蒋若曦一眼,气的蒋若曦从椅子上站起来就要骂,还是被江宇风给止住了。

“单凭你泄露公司高管隐私!”蒋若曦尖声吼道。

钟瑾瑜冷笑一声:“那悠姐说的就都是真的了。”

蒋若曦哑然无语,江宇风指了门外,示意陈悠悠出去,这下悠姐火大了,将门拉开,嗓门越发大:“好啊,利用完了就要一脚踹是吧,先是我,接着就是瑾瑜对吧!签了瑾瑜就是为了捧这个贱人!”

陈悠悠指了指蒋若曦,眉眼怒瞪,请佛容易送佛难,居然还敢让佛给小妖精开光,也不怕死得灰飞烟灭!

“你说话文明一点。”江宇风冲着门口助理使了眼色将门关上,遂又拉开椅子坐下,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瑾瑜替走的确是公司的安排,陈悠悠你在娱乐圈混迹多年应该知道,海风是家公司,不是慈善集团,钟瑾瑜退圈这么久,没了商业价值,公司捧蒋若曦是情理之中。”“你**放屁!”陈悠悠忍不住爆了粗口,听得江宇风眉头一皱,前者则继续据理力争:“分明是公司要雪藏瑾瑜!”

相关文章:

公息乱大全小说,车上狠狠揉捏着她的奶(超级银针)

自己扶着坐下去什么感觉_说男人是打桩机是什么意思

比较污的看了会湿的污文段_两指轻摁住花珠np

腰身一沉 贯穿了那层薄膜&jing液灌满肚子h

宝贝,别动,我还在里面|都市女友粉嫩20p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