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宠婚:傅少的心尖爱妻》全文在线阅读【完本】

2021-09-30 19:14 · 新商盟

第9章 确实不好办

黎歌愣了愣,总算明白他刚刚为什么那样看她的肚子,尴尬地脸都红了:“傅总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早上吃多了,胃不舒服。”

傅司言低头,这会才有时间打量黎歌。

和那天在酒吧,穿着吊带裙,醉醺醺的,整个人透着一股魅色,大胆地扑到他身上的模样不同。

这次她穿着一套灰色小西服,身材纤细漂亮,脚下踩着一双淡色系细高跟,束起头发一副女强人的打扮。

头垂的很低,似乎不敢跟他直视,若有似无的丝丝馨香窜入他鼻子里。

男人下腹一紧。

这女人多妖艳,那晚他在酒店的房间里早领教过。

“傅允之是我表侄子,你不是该喊我表叔吗?”男人嗤笑,更朝黎歌逼近:“就像你那次在酒吧那样,不是吗?”

黎歌脑子一片空白。

那晚,她是真被傅允之和婆婆逼急了,才脑子犯抽去酒吧纵欢,确实抱着报复傅允之的心态,不过她也后悔过,更没想跟傅司言扯上关系。

她以为半个多月过去了,傅司言早把那事给忘记了。

“傅,傅小叔,对不起。”黎歌往后退了几步,腿在打颤:“那时候我真不知道是你,只是看你长得好看,一,一时鬼迷心窍。”

傅司言没说话,只紧紧盯着她。

气氛僵硬。

黎歌提心吊胆的。

当傅司言手指收了回去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又听到傅司言漫不经心道:“我听说,你跟傅允之结婚一年多了。”

黎歌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怎么你跟傅允之结婚一年多,还干净着。

黎歌想到傅允之的那些事,只淡淡嗯了声,笑的很勉强,然后强行转型话题。

“傅总,我有东西要给你。”

黎歌在包里翻着,想把那枚袖扣还给傅司言,不巧,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是小妹管若菱的。

黎歌跟傅司言说了声抱歉,拿到一边去接,压低声音:“怎么了?”

“姐,我打你几次电话了,你怎么才接!”

“我今天有事,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你有什么事就说。”

“妈腿摔断你知不知道啊?”电话那段的管若菱抱怨着,“本来我要去试镜一个重要角色的,为了回来照顾妈,角色都放弃了!”

管若菱让黎歌赶紧来医院,多带点现金。

两眼三语,黎歌就挂断电话。

“傅总,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要先走。”因为担心黎母,黎歌语气也变得急迫起来,“我家人出了点小事故。”

刚刚的通话,傅司言也听到了些。

见黎歌这么担心的模样,他打消逼问到底的念头,嗯了声:“去吧。”

“谢谢傅总。”黎歌匆匆离开,忘了把袖扣还给傅司言的事。

张特助办事效率很快。

等傅司言出来时,他已经将瑞士代表送走了。

“傅总,那种植物的检测报告出来了。”张特助将手里的资料递给傅司言,声音里有压不住的兴奋:“和您猜想的一样。”

傅司言翻开文件,目光逐渐往下。

看到重要的检测数值时,他并没像张特助那样兴奋,只是说:“我们既然能找到,也会有其他团队找到,你私下安排,找个翻译尽快跟我去出国一趟,赶在其他人之前把合同签了。”

张特助一时没回答,露出为难的神色。

傅司言瞥了他一眼,皱眉道:“怎么,这么简单的事还不好办?”

“傅总,确实不好办。”张特助脸色凝重,“那个村子的人只会乌克伯语,但是这种小语种书本上没有,世界上根本没人会翻译。”

傅司言脸色一沉。

他倒是忘了,如果不是那小村庄语言不通,那种植物早被别人买走了。

沉思了一会,傅司言开口道:“你偷偷去翻译学院问问那些老师学生,既然有这种语言,书本上多少有点线索。”

“行,我这就去办。”张特助点点头

第10章 袖扣

黎歌去银行取钱后,拦了个出租,二十分钟后就到了医院。

进病房一看,黎母腿上吊着石膏,正躺在病床上,二十岁出头的妹妹管若菱则窝在椅子里打游戏,一边打一边大呼小叫。

“妈,怎么回事?”黎歌拎着水果过去,将水果放在桌子上,脸色难看地盯着黎母,“好端端的,你怎么把腿摔了?”

黎母有点怕黎歌,含糊地说:“打扫卫生不小心摔的,不是大事。”

“可不是打扫卫生摔的嘛!”一旁的管若菱凉飕飕道:“她去当钟点工,给人擦窗户不小心摔下去了,摔的当时起都起不来。”

黎歌揉了揉眉心,心里烦躁:“妈,你好好在图书馆当个看门的不好吗?为什么要去替别人打扫卫生?”

黎母低着头,不敢说话。

管若菱放下手机,嘀咕道:“还不是闲不住,她也是傻,在别人家摔的,不知道让人家赔,还要打我电话,没脑子似的。”

“管若菱,你闭嘴!”黎歌把包重重放床上,一脸愠怒之色:“病床上这个不是你妈,你说她没脑子?没脑子会有你?”

“本来就是嘛!”管若菱不服气地说,不过她不敢跟黎歌争论,“姐,你来了你就照顾吧,我就先走了,对了,要交学费了。”

黎歌气笑了:“怪不得让我多取钱,原来你要交学费了啊?”

“宝贝,你就把钱拿给你妹妹吧。”黎母忍不住开口,“你妹妹读的那个艺校很费钱的,等妈赚了钱,妈补给你。”

黎歌心里生出一种无力感。

她真的好恨黎母,明明知道家里穷,养不起什么孩子,偏偏还要生几个,最后担子都落在她这个老大身上。

要不是当初她考上国外的翻译学院,母亲拉下老脸四处借钱给她出国读书,这么疼她,这个家她真的不想管。

还好她自己够努力,在傅氏混出一席之地,不过因为这种家庭,当初嫁给傅允之时,没少被婆婆发白眼。

黎歌压下心里的情绪,从包里拿出了一沓钱,不小心把那枚袖扣带了出来。

袖扣滚到地上,管若菱弯腰捡了起来。

“姐,这袖扣很值钱啊!”管若菱经常看时尚杂志,知道这个奢侈品牌,两眼放光了,“你们是不是关系很好?”

傅允之虽然在傅氏上班,不过管若菱知道这男人多抠门,凭他的年薪也舍不得用这么好的袖扣,肯定是她姐另外找人了。

“不关你事。”黎歌把袖扣夺过来塞包里,把钱拿给管若菱,“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学费,以后学费自己挣,听到没有?”

见管若菱不回话,黎歌语气加重:“管若菱,听到没?”

“听到啦?”管若菱撇了撇嘴,拿过钱就迫不及待的束起来。

黎母看了看黎歌的包,忍不住道:“囡囡,妈看你还有点钱,你弟弟之前说生活费不够,你去送点钱给你弟弟吧。”

“妈,这是给你看病的。”黎歌工资一半给了婆婆,现在手里没多少,见黎母还要她拿钱给弟弟,气的不行:“他读的住宿学校,吃住学校负责,每个月我会给他买衣服,他还要什么生活费啊?”

黎母讷讷道:“他男孩子,经常跟朋友出去玩,吃饭什么的。”

数完钱的管若菱凑了上来,讨好道:“姐,我也不小了,你在傅氏肯定认识不少高管,介绍一个给我呗!”

“管若菱,你最好赶紧走。”黎歌攥着手,咬牙切齿:“免得等下我生气了,你一毛钱学费都拿不到。”

管若菱缩了缩肩膀,不说话了。

趁着黎歌和黎母说话期间,管若菱往黎歌开着的包包瞅了两眼,悄悄把那枚袖扣顺了出来,麻溜的离开病房。

相关文章:

晨勃是想做吗~好大好深好满快用力啊吧啊

在地铁上喜欢让人摸/爸餐桌下深深顶撞

勾弄花液顶/第一次见网友就那个了

有一个超污男朋友是什么体验|他张嘴含住她的花蕊

丫头,腿张开点就不会疼了 他挤开腿一下就冲了进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