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刁蛮:凉少宠妻无度【江时染=凉千城】完整版

2021-09-30 19:25 · 新商盟

第9章 江时柒被赶

很快,她的右脸上有一个很清晰的五指印出现。

“江时染,在监狱的时候,我就应该找人弄死你的。”

顾婉仪突然出现在江时染的面前,她扬起的手掌还悬在半空中。

双眼发红,愤怒地等着江时染。

“就算我嫉妒她又怎么样,反正她都已经不在了。”

凉千城对江时染这个答案很不满意,明明他很想她承认,但是听到她的回答之后,让他感到很火大。

他走向前,一把抓住江时染的衣领,把瘦弱的江时染提起来,迫使她的后背靠在围墙上。

“江时染,真是可笑,前一秒你还说你不会再撒谎骗人了,你刚才就说谎了。”

“这不就是你们想要答案吗?”

江时染突然发现,她现在已经可以很冷静地面对凉千城了。

哪怕跟他提起顾向右的时候,也不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了。

凉千城的眼睛有些发红,他愤怒地瞪着江时染。

“我要你说实话。”

“凉先生,你想要听怎么样的答案,我都可以说,只要你把手里这一张支票给我。”

从监狱出来之后,江时染第一次发现,原来钱是这么的重要。

尊严算什么,只要可以救回嘉惠妈妈,她什么都可以不要。

“为了这一百万,你还真的什么都豁出去了是不是?”

“凉先生,在你心底不就是一直都认为我是这样的人吗?不管你想我怎么做,只要你把支票给我,我都会答应你的。”

明明他们一直都在逼她承认是她杀了顾向右,现在她已经承认了,但是他们却又不满意她的答案,到底要她怎么做,才能救回嘉惠妈妈。

江时染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没用,原来除了闯祸和伤害最爱她的亲人,她什么都不会。

“千城,把她给我轰出去,我不想见到她。”

顾婉仪右手放在额头上,一脸痛苦的表情。

自从顾向右去世之后,她就开始有了头疼的毛病。

“江时染,你想要这张支票,我告诉你,做梦。”

凉千城当着江时染的面,把那张支票撕成了碎片,然后把她丢到别墅门口,冷漠地关上大门。

江时染坐在地上,一只手撑在地上,另外一只手捂着火辣辣疼的右脸。

抬起头,看着里面两个渐渐消失的身影,她才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江时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那个空荡荡的房子的,这是嘉惠妈妈留给她最后的温暖了。

当初为了她,嘉惠妈妈把爸爸留给她的钱,大部分都花在上诉上面了,剩下的一小部分,买了这个房子。

江时染突然想到什么,房子,对,还有房子。

她就像在茫茫大海中,突然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看着这个不算太大的房子,这个家她才刚刚回来,还没有享受到家的温暖,马上就要没有了。

也许,是她之前作孽太多,所以,现在遭报应了。

出狱时,她还在想幸好还有嘉惠妈妈,没想到出狱了之后,害了嘉惠妈妈。

洗好之后,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就直接出门了。

第10章 擦鞋

江时染坐在二手房地产中介公司的沙发上,很认真地看着中介公司的员工给她的那份纸质合同。

女孩细心地为她倒了一杯温开水,她粗糙的手指,还没有女孩手上的一次性纸杯细腻。

那份纸质合同都快要被她抓烂了,这是嘉惠妈妈最后的东西了,她真的这么便宜就卖了吗?

她欠嘉惠妈妈的太多了,现在连嘉惠妈妈唯一的房子都不能留住,她真的很没用。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现在还在监狱里面,只要嘉惠妈妈没事,只要嘉惠妈妈还像以前那样就好。

婉仪妈妈说的对,她就是个扫把星,什么都做不好,只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

她用力地握着那杆细细的笔,看着上面那个离嘉惠妈妈动手术还有一些距离的价格,迟迟都不能下笔。

用力地咬着自己的嘴唇,一直到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她的嘴里散开。

“江小姐?”那个女孩见江时染的笔一直停在那里,纸都被笔点烂了,“你没事吧?”

“啊?”江时染这才反应过来,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女孩,“我没事,不好意思,我这就把字签了。”

“好。”

女孩见江时染又开始动笔了,脸上的笑容变得异常的灿烂。

江时染拿起笔,正准备签字,一个人突然出现,尖锐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动作。

“这不是我们曾经的校花江时染吗?怎么?这么快就从监狱里面出来了?”

副市长千金夏雨欣突然出现在中介公司的门口,红色的高跟鞋显得分外妖娆。

江时染没有抬头,继续握着笔。

只是,握笔的力道不由地加重了几分。

那双红色的高跟鞋被夏雨欣踩得“噔噔噔”直响,走到江时染的面前,很不屑地看了一眼她手里的纸质合约。

然后一个转身,朝着接待江时染的员工的脸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你狗眼瞎了吗?这是我们凉大少爷的小姨子,你居然敢给她喝这么廉价的茶,还敢卖她的房子,是不是活腻了?”

江时染抬起头看着夏雨欣,双手紧紧握拳。

指关节的位置,因为太用力而变得有些泛白。

“对不起,夫人,都是我的错,我马上去换茶,对不起。”

那个职工捂着脸,对着夏雨欣拼命地道歉。

“还不快滚。”夏雨欣对着那个职工大声喊道,“江时染,怎么,你的千城哥哥不给你钱花了,要来卖房子?早说啊,我最不缺的就是钱这个东西了,只要你跪下来,帮我把高跟鞋上的灰尘擦干净了,我就可怜一下你,给你一点钱花。”

两个人就好像石化了一般,安静的有些可怕。

江时染紧握的拳头,力道越来越大,指甲都陷到肉里面去了。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江时染才慢慢地张开她干裂的嘴唇,“我跪下来帮你擦鞋,你给我多少钱?”

“哈哈哈,江时染,我没有听错吧?”夏雨欣掩着嘴,笑得很大声,“给你一千块怎么样?要不要做?”

江时染从凳子上站起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语气平淡地有些可怕,“一只鞋一千还是一双鞋一千?”

相关文章:

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宝贝再快一点别停,极度暧昧

【热门】高质量甜宠文都市推荐/小说推荐现代言情高质量

一肚子浓浆h|妖精你快要把朕夹断了

上课时,我和同桌作爱_女朋友叫我把他绑起来

恶意向上顶弄_昨晚我把她睡了|又见婶婶的诱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