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风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

2021-09-30 20:26 · 新商盟

“小妹,你先冷静一下,你放心,我一定给炳通报仇的。”

主位之上,楚雄神态倨傲,眼中也闪过一丝冷意。

陈炳通这个外甥,楚雄一向看不上,可如今陈炳通被人这么杀了,他却不能无动于衷。

他再看不上,陈炳通也是楚家的外甥,怎会是小小一个洛家的养子所能冒犯的?

洛苍天!

楚雄心中淡淡地念着这个名字,随即哂笑一声。

陈家也够无能的,这样的小家族,也至于让他小妹回楚家搬救兵?

陈南天这个陈家家主,真是够窝囊的。

当初,真的不该因着小妹任性,就让她嫁入陈家。

“家主,有人敢挑衅我们楚家,那就必须以雷霆手段镇压!”

“陈家虽不成器,却也是我们楚家的姻亲,这个洛苍天未免太不把楚家放在眼里了!”楚家一名高大的男人开口。

“家主,我现在就去,定要把这小子碎尸万段!”

……

一时间,整个楚家群情激愤,为洛苍天所做的事情,深深地震怒了。

一个陈炳通不算什么,可楚家的尊严,不容挑衅!

洛苍天没有先得到楚家的首肯,就敢直接杀了洛苍天,这太过大胆了!

这无异于把楚家的脸面,直接放在脚底下踩。

楚雄淡定的摆了摆手说道:“大家不要激动,一个小小的洛家而已,还不值得在座诸位出手。”

楚雄顿了顿,扭头对着身旁道:“楚一。”

“在,家主。”

楚雄的身后,一个黑影应声而出。

“从暗影组挑几个人,把洛家收拾掉,敢挑衅楚家,只有死。”

“明白。”

楚一声音冷冽地应了一声,随即化做一道黑气,从楚雄的身后散开。

“好了,小妹,暗影组的人出动,洛苍天不足为虑,现在你先下去,我们要商谈正事了。”

楚雄声音淡然,言辞中的意思,却不容置疑。

楚惠在楚雄锐利的目光下,全身忍不住一寒,知道再待下去,楚雄要真的生气了,讪讪地离开了大厅。

楚惠离去之后,这段插曲就此结束。

对于在整个西南地区,都可呼风唤雨的楚家而言,洛苍天以及洛家,实在太过微不足道了些。

楚家眼下的当务之急,是突然出现在海营市的神秘势力。

陈家做为楚家在海营市的代言人,一直在将海营市的资源,源源不断地输送回楚家在闽城的大本营。

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势力,却隐隐间有同陈家正面相抗的迹象,甚至楚家派去试探的人,俱都有去无回。

至今,楚家都未曾摸清楚这个神秘势力的来历。

再拖下去,楚家受到影响的,便不只是海营市那些分支产业了,便是闽城的一切,都可能会受到冲击。

楚家众人正色了起来,全都神色肃穆的看向楚雄。

楚雄轻啜一口茶水,正待张口,理清目前的状况。

砰!

大厅的门,忽然被砸开。

一阵劲风,挟着几个黑影,倒飞而入,砸得地板一震。

什么情况?

楚家众人齐齐变色,定睛看去,几个楚家的侍卫,正躺在地上哼唧着。

门口两个身影,冷然而立,一男一女,身上都带着冲天的煞气。

一看就是不好相与的人。

“给我把楚风交出来。”

楚家众人尚在猜测这二人的身份,洛苍天开口了。

洛苍天的声音很平静,不带丝毫情绪,话音中的冷意,却让楚家所有人都齐齐打了个寒噤。

“好大的胆子,敢来我楚家撒野!”

片刻愣怔之后,楚家人纷纷大怒,不少年轻气盛的小辈,直接对着二人悍然出手。

“去死吧!楚家可不是能随便捣乱的地方!”

几个楚家年轻子弟眼中闪着嗜血的光芒,手中利刃闪烁,带着狞笑,冲上前去。

珑看在眼里,秀眉一蹙,手里滑出一把短刀。

唰唰唰——

几道银光闪过,顿时血流不止。

上前袭击的楚家人,双手俱都齐腕而断,痛叫着倒地。

“敢在楚家撒野,死!”

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楚雄反应过来之后,地上已满是断臂残肢。

楚雄当下怒喝一声,双手一挥,门外几道黑影瞬间蹿入,杀气腾腾地向着珑袭去。

珑手里白光翻舞,刀锋凄冷。

每一刀下去,都会有一道血箭,伴随着楚家人的惨叫,在空中蔓延开去。

这些楚家耗费了偌大心力,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高手,被珑手底下,完全不是一合之将。

珑黑色青丝飞舞,砍瓜切菜般地料理完这些人,再次站立在原地时,她手里的短刀刀尖滴着鲜血。

杀神!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杀神?

一阵寒意,在楚家人心底涌了起来。

看着珑脚下的尸体,在配上珑那秀丽的脸庞,火辣的身材,整个大厅内都充满了倒错感,让楚家人惊惧之余,一阵恍惚,仿若在梦魇之中。

万籁俱寂。

“让楚风出来,我是洛苍天。我要让他为当初我妹妹的事,付出代价!”

什么?!洛苍天?

这就是那个海营市的洛苍天!

洛苍天话毕,楚家众人全都心头一惊。

这等人物,怎么可能是洛家那么一个不入流的小家族所能培养出来的!

这一瞬间,楚家人都在心中重新思量了一番楚惠说的话。

他们原道楚惠在嫁入陈家之后,变得目光短浅了起来,什么阿猫阿狗,都当作了不起的大人物来看待,连个小小的洛家都搞不定。

此刻,他们心中却蓦然升起一丝明悟。

并非楚惠变了,这个洛苍天,当真当得起楚惠所的那些话!

可即便如此,今日这洛苍天,若在楚家大闹一场之后,全须全尾的出去,楚家必然会沦为一个笑话。

“立刻召集人手来,将这小子拿下!”

嘈杂声响起,整个楚家顿时一阵混乱。

楚雄等人死死地看着洛苍天和珑,对于大厅内的混乱,丝毫都没有放在心上。

洛苍天冷冷一笑,毫不示弱地回视了过去,目光锐如刀锋。

珑安静地站在洛苍天的身后,光芒尽敛,仿佛变得成了透明的一般,不再有丝毫存在感。

“洛苍天,你当楚家是什么地方!”

楚雄面容平静,嘴畔甚至还带着一丝不屑的轻笑。

楚家纵横数百载,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

被人闯入议事厅内,虽然多年都未曾有过了,说出去颇为丢人。

可洛苍天若觉得,单眼下这点场面,便能把楚家击溃,却是想得差了。

百年世家,自有其底蕴。

便是一时猝不及防,待反应过来之后,彻底运转开来,自会把入侵者全部撕个粉粹。

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

珑看着楚雄等人脸上的神色,心中嗤笑一声。

这些年来,她跟着殿主南征北战,所灭掉的那些大家族中,不乏如同楚家人这般认为的,自恃家族势力浩大,觉得殿主狂妄。

然后,那些家族便灰飞烟灭了。

在殿主面前,所有觉得自身强大的势力,都会在不久之后,被摧枯拉朽般覆灭掉。

“复仇的地方。”洛苍天淡淡地道,虚空一指,直接点爆了一个楚家成员的脑袋,“把楚风交出来,再让我说一句话,你们楚家就再死一个人。”

“去把少爷带过来。”楚雄对旁边手下吩咐着,同时飞快地递过去一个眼神。

手下微微颔首,快步离开了大厅。

楚雄见手下的背影彻底消失,这才心中微松。

待楚家的精英力量过来,洛苍天这区区二人之力,只有被碾压的份儿。

几分钟后,沉重的脚步声从门外响起。

“谁要找小爷?敢来楚家闹事,真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楚家也是能撒野的地方么……”

一个纨绔浪荡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楚风的身影便露了出来。

楚雄微微一怔,心中微微发急。

这个逆子,他怎么不听话地跑了出来?

楚风是楚雄最宠溺的小儿子,一向放在心尖儿上,不容他有丝毫委屈。

因着没有继承家业的压力,所以楚风的日子过得逍遥无比,连带着实力也不怎么强。

这洛苍天一看就是个不好相与的,楚风在尚未拿下洛苍天的时候,便直接出来,若一个不小心落入洛苍天的手中,被挟持为人质,难免又凭空多生出不少事端。

楚雄心中懊恼着,暗暗下决定,待此事了了,一定好好整顿下楚家,也好好教导下楚风。

“你就是楚风?”

洛苍天在楚风出现之后,周身的气势猛然彻底张开,整个人都变得凌厉了起来。

“不错,我就是楚风。”

楚风搂着一个身材妖娆的女子,神色轻佻地说着。

“听说你是洛念柔那个婊子的哥哥?她也真是有意思。多少女人敞开大腿求我赏脸,小爷我理都不理。她有了被小爷我睡的机会,居然耍臭脾气,听说她死了?小爷我还没有把她享用完,扔给手下一起……可惜了,她没享受过人间至乐……”

听到楚风这一番污言秽语,楚雄本能的觉得大事不妙。

他想开口提醒楚风,可已经来不及了。

洛苍天周身气势飙升,连带着整个大厅,温度都降了下去。

“辱我小妹,其罪当死!”

洛苍天一字一顿地说着,言语间,是止不住的怒火和恨意。

“你好大……好大的口气。这里可是楚家!”

这时,楚风已经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儿,声音中开始有了一丝怯意。

可说到后来,想到这里是楚家之后,楚风又给自己打足了气。

这里是楚家,他爹是出家下任家主,目前的实际掌权人。

洛苍天便是再愤恨,又能做什么呢?

“哦,楚家?在我眼里,你们楚家不过是与蝼蚁一个等级。”

洛苍天不屑地说着,手底下已经扼住楚风的脖子,将他摔在了地上。

咔,咔咔——

紧接着,一阵阵骨骼碎裂的声音,在众人耳畔响起。

洛苍天重重地踏在楚风的身上,足尖用力处,楚风全身的骨骼,尽数随之化为了齑粉。

痛,极度的疼痛。

楚风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在这极致的痛苦之下,心神剧烈,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

偏偏洛苍天在踩碎他全身骨头的时候,还将一丝真气渡入了他的体内,让楚风想要晕倒过去都无法如愿,只能清醒万分地体味着全身的痛苦。

生不如死!

楚风的脑海中,此刻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

洛苍天看了贴在地面上的楚风一眼,长长的出了一口郁气。

小妹受到那等屈辱,让楚风简简单单的死去,简直是便宜他了。

他定然要让这渣滓,受尽万千苦痛,在生不如死中苦苦捱着,求死不能!

楚风的体内,一道肉眼不可查的白气,正在盘旋环绕着,不断地修复着楚风的机体,维持着楚风的生命,却又不会让楚风真正痊愈。

楚风的身体,在这道白气的作用下,时时刻刻处于崩溃的临界点上。

“洛苍天,你今日在我楚家如此嚣张,就不怕我灭了你们洛家吗!”

楚雄看着楚风的惨状,心中惊怒交加,顾不得楚家的精英力量还未来,对着洛苍天怒而发问。

洛苍天淡淡地瞥了楚雄一眼,嗤笑一声,未发一言。

随即,带着珑一同离去。

楚家,已经列在了他即将灭掉的名单上。

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洛苍天没有浪费口舌的兴趣。

洛苍天这一眼,太过骇人。

直到他离去良久之后,楚家众人才回过神儿来。

“欺人太甚!”

“竖子太过无礼!”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

一声声痛心疾首地怒骂声,不断地在耳畔想着。

楚雄神色幽深地看着下人上前,把软成一滩烂泥的楚风抬去救治,心中却一阵长叹。

这次,楚家有难了。

惹上洛苍天这个不是善茬儿的家伙,此事绝难善了!

叹罢,楚雄的眼中猛然闪过一丝厉色。

既然新仇旧恨加起来,楚家同洛苍天没有了和谈的可能性,那么就必须要把洛苍天彻底掐死掉。

是时候让楚家真正的力量,重新回归世间了。

刚好趁着这个机会,把楚家好好整顿一番,免得族人们,在长久的安逸中,一个个都变成废物。

楚雄思绪变换着,最终摇了摇头,神色中满是怅然。

“来了来了!”

听到门外下人的呼声,楚雄神色一喜,连忙站起身。

门外,一名鹤发长眉的老者,在几人簇拥下走了进来。

楚雄几个大步走上前,“孙湘老先生,您能光临寒舍,实在是小儿的福分啊!”

孙湘眯眼笑了笑:“楚家主谬赞了,老朽虽有几分医术,神医的名号嘛,却还不敢当。”

楚雄伸手牵住孙湘,引着他落座,随后笑着说道:“孙老先生不必自谦,当今世上,谁人不知,您老人家的医术,早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孙湘笑呵呵的摆摆手,楚雄的这般吹捧,他早就听过无数个版本了。

初出茅庐行医的时候,他还会对这种话沾沾自喜,到了如今这个年岁,心绪早已不会因此产生波动了。

归根结底,楚雄这是有求于他罢了。

若非如此,楚雄这个楚家实际上的家主,如何会对他一个闲云野鹤这般客气?

“楚家主,这些话不急,先让我去看看病患吧!”

孙湘想到此,神色微凛,打断了楚雄的寒暄。

楚雄见状,自然是求之不得,连忙引着孙湘向内走去。

“孙老先生所言极是,小儿日前突遭大难,被人所害,楚某多处求医无果,无奈之下才叨扰神医,万望孙老先生能怜悯一二,救小儿一命。”

楚家可是整个西南地区说一不二的土皇,手中掌握了海量资源。

连楚家手中所掌握的尖端医疗资源,都无法搞定的病症,会有多棘手,不用多想。

孙湘在接到楚家送上的诊金时,就对病症的棘手程度,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此次,楚家除了给他送上了不菲的诊金,还送上了不少药王参、雪莲、雪域虫草……等诸多有价无市的珍贵药材。

如此不惜血本,让孙湘在心中惊疑的同时,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孙湘跟在楚雄身后,一路走进楚风的卧房。

那日,在洛苍天的足下,楚风全身的骨头都碎为了齑粉,按照常理,是绝对不可能活下来的。

可楚风却一直保持着呼吸,神智也偶有清醒。

这个情况,让楚雄心中产生了一丝希望,一边把续命药物不要钱一样用在楚风身上,一边派人遍访名医。

在孙湘到来之前,已有好多个名医看过楚雄的状况了。

只是,对于楚雄的状况,那些声名远播的名医,都一筹莫展,对楚风的身体状况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更遑论救治了。

孙湘恰好在闽城,还成功被请了过来,让楚雄绝望下去的心,又再次升起了一丝希望。

孙湘甫一踏入房间,便闻到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偌大的房间内,遍布着各种维生仪器。

楚风瘫软在一堆仪器当中,看起来奄奄一息,让人看了只觉得他会在下一刻死去。

孙湘扫了楚风一眼,顿时双眉紧锁,有些凝重地看向楚雄:“楚家主,请让闲杂人等,都出去吧,老夫,需要清净。”

楚雄立刻挥散众人,只留自己在旁边看着孙湘诊治。

孙湘见状,不再多言,自顾自的坐在楚风身旁,轻握住他的手腕后闭眼细细感悟。

这种脉象,前所未见。

足足半小时,就连楚雄都觉得有些太久时,孙湘缓缓睁开双眸,眉间的却多了许多不解。

“孙先生,您可有法医治?”楚雄在一旁轻声开口,此刻他最关心的,便是楚风的性命。

孙湘抿着嘴摇摇头:“贵公子的性命无碍,只是……”

“只是什么?”

楚雄听到楚风性命无碍,刚刚放松下去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他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孙湘身上了,要是孙湘依然没办法,无异于给楚风判了死刑。

孙湘从腰间的包裹里拿出一列银针,沉吟片刻后分别扎在楚风的身体各处。

“楚家主如此诚意,我也不藏掖着了,实话说吧,公子全身,骨骼尽数碎裂,尤其是四肢,几乎化为齑粉,按照常理,如此剧痛应该足以摧毁神智。可公子体内又有着一股气息,不停地刺激他崩毁的经脉,维持着其生机。”

楚雄面色阴郁地道,“请问孙神医,小儿这病……”

“叮!”

“啪啪啪”

楚雄的话尚未说完,异变突起。

楚风身上的银针,突然尽数从体内弹出,直接扎进天花板上,力度之大,没过其半!

孙湘见到这一幕,颓然地叹了口气,有些惋惜道:“贵公子的病,老夫实在无能为力了,楚家主还是另请高明吧!”

楚雄脸色一变,连忙上前问道:“孙先生,此话何意?”

“这病,老夫无法医治,而且,恐怕这天底下,也没人能治,我只能告诉楚家主,他不会死,却…也不算活。”

孙湘歉意的看着楚雄,他知道,自己这句话,算是彻底摧毁了楚雄的希望。

楚雄听了以后面如死灰,颤抖着走到楚风身旁,看着楚风时不时抽搐的身躯,心痛不已。

“风儿,你放心,为父必定会为你报仇,将那洛苍天,碎尸万段!”

听到楚雄的话,孙湘本想开口,可眼前此景,自己还是别多嘴的好。

能做到这一步的人,岂是区区一个楚家能够与之抗衡的?

真不知这楚雄是自不量力,还是怒极失智。

不过,洛苍天……

孙湘口中微不可闻地喃喃着,对洛苍天充满了好奇。

这是哪位刚刚出山的前辈高人,被楚风这小子倒霉,撞到了枪口上?

孙湘再不会想到,他正念叨着的洛苍天,并不是什么“前辈高人”,才区区二十多岁。

闵城角落,一间昏暗的酒馆中。

孙湘所好奇的洛苍天,正倚在窗边喝着闷酒。

珑坐在一旁,眉宇间透露着几分担忧。

从楚家离开之后,洛苍天便始终是这幅失神落魄的模样。

即便楚风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洛苍天心中还是没有一点报仇的快感。

楚风正在生不如死的折磨中,痛苦地煎熬着。

可这一切已经毫无意义了。

他的小妹洛念柔,已经死了,再也活不过来了。

“小妹,你真是太傻了!”

洛苍天有些痛苦地低下了头,喃喃地自语着。

在解决掉楚风之后,洛苍天心中压抑了多日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开了。

相关文章:

医品小神农全文TXT

唔啊老师不可以车上:强攻弱受高辣H肉

妻子被老头玩的全集小说:两颗圆润的小白兔上下浮动着

再叫大声点我弄死你_两具身体疯狂地纠缠

强者争锋全文阅读/强者争锋小说在线最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