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护花狂徒】终极护花狂徒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2021-10-01 15:24 · 新商盟

这就分明是欺负人了。

家人谁不知道楚浩没有工作,吃喝都在齐家?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现在马跃看楚浩不给自己敬酒,就公然来打脸了。

刘英幽怨地看了大姐一眼,希望大姐拦一下这位姑爷。

可大姐故意躲开了目光,一起看向了楚浩,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齐珊珊也有点不自然了,用脚碰了碰楚浩,提醒他注意点,别说不该说的话。

这可难住了楚浩,毕竟自己确实没有工作,总不能现编一个。

“该不会没有工作吧?我妹这么优秀,肯定是才子有资格配得上啊!估计月薪怎么也得两三万吧?”

这话句句刺耳,扎的刘英浑身难受。

越这么说,楚浩越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就在楚浩左右为难的时候,包房的门开了,一个服务生走了进来。

马跃不高兴了,自己正等着看楚浩出丑呢。

“怎么了?”马跃招呼服务生过去。

“什么?我的车被撞了?”

“操!谁啊?敢撞我的车?”马跃把酒杯一放,起身走了出去。

刘英大姐看到马跃喝得不少了,怕出事,招呼大家一起下楼去看。

来到楼下,马跃正看着自己的车发呆。

二十万的本田雅阁,刚买不久的车,车屁股被撞了个大坑。

旁边停着一辆黑色路虎,显然就是路虎把雅阁撞开的。

“你怎么开车的?”马跃抻着脖子走到了路虎旁边,拍了拍车窗。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一身酒气,人高马大的小伙子。

“卧槽,这破车是你的?挡我道了,知道吗?”

马跃想起来了,他开车来的时候确实没有车位了,只好把车放在这辆路虎的旁边。

但是他放了挪车电话。

“你倒是给我打电话啊!”马跃看着这个小伙子,心里有点虚,但是语调上不能怂,毕竟亲戚都在呢。

马跃看了一眼手机,发现确实有两个未接来电,估计刚才只顾着喝酒,没有听到电话响。

“行了,别的不说了,赔偿吧!”

喝酒的小伙子乐了,“你是傻子吧!怎么着就要赔偿啊?你知道我是谁吗?”

马跃咳嗽了一声,抬头说道,你是谁我不知道,但是你撞了我的车,这是事实!

几个亲友本来还有点发怵,看到马跃提高了嗓门,也都纷纷挺直了腰杆。

人多力量大,一个个吵吵起来还是挺唬人的。

没想到小伙子拉开车门,直接跳了下来。

“这的停车场都归我管的!你打听打听,谁不知道光哥的!真活够了!”

说着,走过去就要扯马跃的衣领。

马跃退后一步,撞在了雅阁车上。

“哎哎,兄弟,别动手,别动手!”二姐的女婿李峰拦住了张晨光。

一边拦着,一边拿出一张红票子塞进了张晨光的兜里。

“哎!干嘛?这点破钱寒碜谁呢?小心我连你一起打!”

张晨光拿出手机打了出去,不到一分钟,呼啦啦从福满楼冲出来二十多个凶神恶煞的小伙子。

原来这帮人在这里聚餐,马跃后悔了,真不该得罪这些人。

同样后悔的还有李峰,这要是用钱来摆平,得花多少钱啊!

“各位各位!别动手啊!给我老头子一个面子行吗?今天我生日,都是为了我生日才出的这种事啊……”齐珊珊的姥爷不停地拱手作揖。

可这真是根本就压不住,这些人一个个都喝的红了脸,早就六亲不认了。

有一个喝大的,直接推了老头一下,把老头推的摔在了地上。

“你们干什么!流氓!”齐珊珊冲过去推开了刚才动手的人。

“哎呦!小妞儿挺猛啊!我喜欢,跟哥哥玩会去吧?”

齐国风和刘英慌了神,对着几个人求饶,希望放过齐珊珊。

但是没人理会他们。

“住手!”楚浩一嗓子喊停了众人。

张晨光冷哼一声,歪着脖子走到了楚浩的面前。

“你们认识郑宇吗?”

张晨光愣了一下,说道认识啊,怎么了?

“郑宇是我朋友,给个面子吧……”

张晨光噗嗤笑了,心想这种理由太烂了!

周围的亲戚也都冷笑了,想要出头怎么用这么低级的手段?明明没有本事就不要强出头了!

“真的!不信你问问?”

张晨光收起笑容,认真地说道,这样吧,你跟我拿钱去,既然你跟我宇哥是朋友,我肯定得赔偿啊!

说着,张晨光看了看身后的同事,他们一个个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这其实就是给楚浩挖坑,找个机会张晨光就要动手打人了。

本以为楚浩会考虑,结果楚浩毫不犹豫地上了车。

“哎!”齐珊珊刚要说话,被刘英拦住了,刘英使劲摇摇头,示意齐珊珊不要节外生枝。

齐珊珊看向马跃,马跃此时躲在最后面,根本不敢出声。

“他要出面就让他去吧,咱家都养了他这么久了……”刘英喃喃道。

车子开走了。

几个人哈哈大笑,说这小子完蛋了!张晨光是出了名的下手又黑又很,还不留证据。

几个人正准备上去接着喝,一辆白色轿车开了过来,几个人一看,赶紧站住。

车子停好,从里面钻出一个人来,齐珊珊一看,这个人好眼熟。

郑宇!

郑宇皱着眉头看了看楼下,一个胖子小心翼翼走过去,问宇哥,您怎么来了?

“我兄弟找我过来呢!人呢?”

胖子问,哪个是您兄弟?

“中等身材,很瘦,长得有点黑,寸头。”

听到描述,几个人傻眼了。

“宇哥,他,他被张晨光,抓走了……”

郑宇一愣,“别闹了!张晨光抓我兄弟干嘛?他吃了豹子胆了?”

胖子咽了下口水,“真的宇哥!您快去吧,要是晚了,您兄弟估计要受重伤了……”

郑宇眯着眼睛说道:“什么?完蛋了!”

一路疾驰,不过片刻便来到了一个偏僻的仓库。

张晨光恶狠狠地推了楚浩一把,“下车!”

“这是哪儿?”楚浩预感到不对,这根本不像是放钱的地方。

“进去你就知道了!”张晨光说着对手下几人眼神示意。

楚浩明显能感觉几人来着不善,不过想着自己已经给郑宇打过电话,应该要不了多

久便能过来,也就没想那么多。

“既然认识,那就进去老老实实等着。”几人嘿嘿阴笑,架着楚浩便往仓库里走。

张晨光转身从后备箱里拿出一捆绳子跟了进去。

“你们要干嘛?”楚浩怒目相视。

“这小子还挺凶,按住了,绑起来。”

楚浩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几人合力都差点被他挣脱。楚浩终究双拳难敌四手,被绑了个结实。

一个较为清醒的人走到张晨光身边,低声道:“咱们是不是先打个电话问问,免得他真认识宇哥,到时候...”

张晨光凶神恶煞地瞪了他一眼,“脑袋被驴踢了吧?他说认识就认识?”张晨光本来就喝大了,此时脑子都不太清醒哪里会想那么多,更何况这年头攀亲戚、乱认朋友的人不是一般的多。

张晨光走到楚浩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小子还挺仗义啊,明知摊上事了还敢

上车,以为咱们拿你没办法是吧?”

满嘴的酒气喷来,楚浩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看张晨光这状态压根没法沟通。

“小子还挺硬气,嗯?!”

张晨光阴笑一声,啪的一耳光就扇了过来。

楚浩想躲,但是人已经被绑住了,更何况身旁还有两个人按着他。

这一耳光不可谓不狠,张晨光本就喝醉了,下手没个轻重,楚浩避无可避,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楚浩的脸颊上留下了清晰的红印,身体受限,只能瞪着张晨光。

“哟,他娘的还敢瞪我?”张晨光顿时火大,“按好了,我今天给他松松骨!”

“啪!”

又一耳光扇了过来。

楚浩挣扎了起来,只两个人根本按不住他,其他人见状立马上前按住他。

“力气倒是不小嘛,但是可惜落在了我手里,我专治各种不服,把他脸给我过来!”

几人伸手按住了楚浩的脑袋。

“啪!啪!”

张晨光虚眯着眼接连给了楚浩两个耳光。

手指印顿时浮现于脸,楚浩怒目相视悔不当初,早知如此就不该轻易受制于人,若是放开手脚,这几个人还真不一定是自己对手!

张晨光被楚浩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居然还敢瞪我!我今天还不信治不了你!”

“我倒是要看看是你骨头硬还是我的电棍硬!”张晨光转身就从架子上抽出一根电棍,扬手就朝楚浩腿上打去。

这要是打到实处,这腿估计是废了。

正此时,紧闭的仓门突然打开,郑宇带着几人步入齐内,见这情形,连声大喝,“住手!”

张晨光吓得一哆嗦,手上力度收不住,顿时扬身到底,爬起身嚷嚷道:“哪个王八蛋喊得!”

看着被五花大绑的楚浩,郑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来不及理会其他,赶忙朝楚浩走去。

张晨光顾不得身上疼痛,满脸献媚的笑意,“宇哥,就这么点小事,哪用得着您亲自出马,咱们就能给你办得妥妥的。”

被拦住去路,郑宇才想起事由,二话不说直接甩了张晨光几巴掌,怒目喝道:“还不解开?”

几人吓了一跳,赶忙将楚浩身上的绳索解开。

张晨光还有些发懵,没弄明白缘由,伸手捂着发红的脸颊,“宇哥,您,您打我干嘛?”

郑宇亦不解释,上前又是几耳光。

张晨光被打得脑袋发晕,酒倒是清醒不少,不敢再多言,连忙让开身形。

“浩哥,你没事吧?”

郑宇是真怕楚浩出事啊,楚浩刚救了吴斌一命,回头就被自己手底下的人弄进了医院,到时候事情要是让自己姨父吴瑞山知道,连他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说话间,郑宇三两步走到楚浩身边,立马看到楚浩脸颊上的手印,转身恶狠狠问众人,“谁动的我浩哥?!”

几人连忙低头,目光却是朝张晨光飘去。

“好,好得很。张晨光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是吧,连我浩哥都敢动?”

郑宇一脚朝张晨光踢去,这奋力一脚可谓是所有力气都搭上了。

“哎哟...”

张晨光捂着肚子,整张脸都成了酱紫色,顾不得疼痛,连连求饶,“宇哥,我真不知道他是你兄弟啊,要是知道,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动浩哥。”

楚浩被绑了太久,身体都有些发软,正想走动,脚下却打了个踉跄。

正想继续动手的郑宇,连忙上前搀扶,冷眼扫视几人,“一群废物,正事办不好,坏事一箩筐,若是浩哥出了什么事,即便你们有十条小命都不够填!”

张晨光这种人察言观色不是一般的厉害,见这状况立马明白该跟谁求饶了,心下一横,双膝跪地。

“浩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浩哥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日后但凡有吩咐,上刀山下火海我张晨光眉头都不皱一下!”

其他几人顿时跟着求饶,“是咱们有眼不识金镶玉,还请浩哥别跟咱们这些小喽啰一般计较...”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既然张晨光都跪地求饶了,想着自己也没受多大伤害,楚浩道:“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我也没事,就放他们一马吧。”

“谢浩哥,谢浩哥...”

几人连连感谢,倒是诚意十足。

自从他们跟了郑宇,整天耀武扬威,不知道多少神气,如果真被郑宇踢了,哭都没地方去。

楚浩摆手,表示不再追究。心里却是告诫自己,日后万不可轻易受制于人,否则谁知道会遇到些什么牛鬼蛇神。

“哼,既然浩哥都给你们说好话,今日这事就先记下,若有下次...”

“不敢了,不敢了...”

张晨光几人连连告罪,虽然郑宇话没说完,可他们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楚浩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过去大半个小时了,也不知道宴会散了没,“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浩哥,我送送你吧。”

郑宇不在搭理几人,连忙上前引路,带着楚浩扬长而去。

楚浩被张晨光带走,在场众人没有任何人多说一句话,对他们而言,这事儿不落自己头上已经是万幸。

马跃倒是偷偷松了口气,还好今天有楚浩出来背锅,否则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那么一群身高体壮的小伙子喝得醉醺醺的,楚浩被带过去,估计是讨不到好了。

二姐的女婿李峰拍了拍马跃的肩头,关心道:“姐夫,你没事吧?”

马跃摇头,嘴角的笑意有些牵强,“没事,这些人喝大了,跟他们说不通的。你们先上去吧,我把车先挪一下。”

一众亲戚转身簇拥着老爷子刘长山朝楼上走去,走在最前面的刘长山一路叹气摇头。

齐珊珊担忧道:“楚浩可怎么办?”

刘英连忙捂住齐珊珊的小嘴,“嘘,他不是挺能耐吗,就让他自己处理吧,也只能自求多福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群人很难讲道理的,咱们一没关系二没人脉的,能怎么办?”

“这...”齐珊珊心中不安。

“走吧,走吧。”不待齐珊珊多言,刘英拉着她就朝福满楼走去。

马跃在一旁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眉头微皱,假装没听到她们说的话,转身挪车去了。

回到包间,这段小插曲立马被众人抛之脑后,众人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继续吃吃喝喝。

马跃挪车回来,见低头的齐珊珊步伐不由自主的朝她身旁的位置走去,坐了下来。

李峰早已等候多时,立马起身举杯,“姐夫,之前没来得及说,恭喜你升官。”

马跃一脸谦虚,起身回敬,“这都是小事,不值一提,不值一提。”说话间,一只手不停的摆动,好像这事真不算什么。

刘英她大姐接话道:“其实这都是小马自己的努力,平时做事认真,和领导的关系又极为融洽,不然这好事哪能落在他头上。”

马跃脸上显得有些埋怨,“妈,你怎么什么话都说呢。”

刘英她大姐:“怕什么,都是自家人,有什么不能说的?自己努力得来的总比蹲在家里不工作好得多吧?”

这话明显意有所指,听得刘英心里不是滋味,当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看看人家马跃,再想想自己女婿,当真是一头撞死的心情都有了。

李峰道:“姐夫,你也知道我是个做生意的,最近手头遇到个麻烦事,既然姐夫你和领导关系好,回头给我牵个线看看能不能帮我一把?”

马跃顿时皱眉不语。

刘英她大姐道:“小马,既然李峰都这么说了,你看看给他安排一下?”

马跃略显不悦的扫了刘英她大姐一眼,眉头渐舒,“好,这事回头我给你安排。”至于成不成,他是没办法保证了。

刘英她大姐脸上神色分明有几分僵硬。

李峰喜上眉头,举杯一饮而尽,“那就拜托姐夫了。”

“嗯,没事。”马跃喝了半杯,坐了回去。

事情落定,大家开始各说各话。

自从落座齐珊珊一句话都没说,目光不时朝门口看去,虽说楚浩被带走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可现在心里却是十分不安。

刘英察觉到了女儿的异常,顿时有些不满,低声道:“珊珊,楚浩那种人是死是活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是已经做好了离婚了的打算了吗。早点离开那窝囊废更好,省得看到他就来气。”

齐珊珊咬了咬唇,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只剩下一声叹息。

“女儿啊,就你这条件想找个什么样的找不到,何必委屈自己。这样吧,从明天开始,妈就给你留意一下看看哪家有合适的,你也不要每天就知道工作,要多出去跟人接触,知道吗?”

齐珊珊没说话,虽说她已经打算明天离婚,可是如今压根不知道楚浩怎么样了,她哪有心思想那些。

从刘英开口之时,坐在旁边的马跃就听得清清楚楚,目光在齐珊珊那曼妙的身姿上打转,不时透露出异样之色。

认识齐珊珊的人都知道,这可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往日里献殷勤的男人不知几几,可最后不管是富家子弟还是有名才子,终究没能入她法眼。

脑子一转,马跃有了主意,轻轻咳嗽两声,低声道:“珊珊,这年头好男人犹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只要你给句话,回头我就把我教育局的同事介绍给你如何?”

刘英顿时神采奕奕。对呀,她差点把这茬忘了,马跃可是教育局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能与他来往的自然不会是平凡之辈,再怎么说也不会比楚浩差吧?

“小马,你这话当真?”

“那是自然,毕竟是自家妹子,做姐夫的岂有不帮忙之理?”

“那感情好,小马你可得多介绍几户好人家。”

“嗯,肯定的,怎么着也不能委屈了自家妹子不是?”

这话听得刘英心里美滋滋的,握着齐珊珊的玉手说道:“女儿,听到没有,明天起你就跟小马多出去走走,到时候要是对上眼,我这做妈妈的才能放下心来。”

“妈。”齐珊珊的这一声妈带着几分怨念。这还没离婚就已经在打这注意了,让心里如何能好受?

“乖,这事听妈的。”刘英拍了拍齐珊珊的玉手。

喝了不少酒的马跃脸色有些涨红,身体朝椅子上靠了靠,目光一刻未曾离开过齐珊珊。有些事不足为外人道也,娶妻之后才知道有这么个美人存在,本来一直都想多亲近亲近,奈何一直没有机会。

现在好了,有了刘英的话,日后接触自然免不了。对于自身马跃那是相当自信,这日后接触多了,他不怕没有机会。

另一边,有郑宇开车相送,不过几分钟楚浩来到了福满楼下。

“浩哥,要不我送你上去?”

楚浩摆手,“没事,我自己上去便是,你去忙你自己的吧。”

郑宇沉吟片刻,点头道:“那成,浩哥你先上去。”

楚浩也没多想,与郑宇告别之后,独自朝福满楼走去。

相关文章:

真空外出被发现:和男朋友住一起好吗

塞姜条惩罚_男朋友真的太猛吃不消

三根手指探入花园gl——慢慢挤进小龙女

随着马背他的巨大更加深入/按着他的头给我添

唔你太大了不行——新婚当晚被骗很多人验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