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途天骄小说——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0-01 19:10 · 新商盟

“明明你已经掌控了京城的经济命脉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当一个看不起的废婿?!”谭耀峰问道。

“为了她!”陈鸿天面不改色,眼神流露出柔和的情感。

“希望你不会后悔吧。”

“我们走!”谭耀峰摆了摆手苦笑道。

他后面的仆人面面相觑,发呆了一会儿,才跟上前去。

陈鸿天也是迈开脚步,准备前去公司,可还没走几步,一个电话打来。

“你现在到底在干吗?不知道会议要开始了嘛,我的文件还在你的手里呢。”林梦缘厌恶道。

“好,老婆,我这就过来。”陈鸿天淡淡说道。

“要我说多少遍,不要叫我老婆!”林梦缘生气道。

没等她说完,电话便挂下了。

说罢,陈鸿天立即骑着自己的小绵羊来到了公司。

来到公司的会议室外,看到了一个靓丽的女子正在休息室焦虑的等待着。

此人正是陈梦缘。

陈鸿天两步并作一步跑上前去将文件递给了林梦缘,苦笑道:“老婆,你的文件。”

“你!”听到陈鸿天再次说出老婆这个词,林梦缘脸色通红,充满厌恶的看着陈鸿天。

说起两人结婚之时,可以说是闹了一个举城皆知的天大的笑话。

一个夏城的不知姓名的废物竟然入赘给了夏城的绝世美女。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婚最终还是结了,据说是当年林家主人的安排。

而林家老爷早已经去世。

最终的原因也就无人知晓了。

但这几年林梦缘和陈鸿天虽然名义上为夫妻,但却没有任何的夫妻之实。

“我现在不和你计较!等开完会再说!”林梦缘冷冷说道。

“进去之后不要说话,免得丢脸!”林梦缘鄙夷道。

陈鸿天微微点了点头,满脸不在乎。

林梦缘转身推开了会议室的门,走了进去,人基本上都到齐了,能够坐在这里的可以说都是公司的股东或者是公司高管,林梦缘在这个时候迟到,可以说是不合时宜的。

可却无可奈何,文件刚刚还在陈鸿天的手里。

“对不起,我来晚了。”林梦缘道歉道。

“哟,这不是我们的林主管嘛?怎么,这么重大的会议迟到,是不是不把我们公司的规矩放在眼里了?”说话的人正是林梦缘的堂哥林超群。

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会油嘴滑舌,不会干实事,而且平时不知为何,总是针对林梦缘和陈鸿天。

“不好意思,这次是我错了。”知道林超群这是在激怒自己。

会议还没有开始,明显就可以宽容一下自己的迟到行为。

但这个人就是想要自己在众人面前出丑。

她并没有理由反驳,毕竟是自己迟到在先。

“跟我道歉有什么用,你该和各位股东道歉。”林超群老气横秋的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林梦缘赶忙道歉,股东是整个公司的主要成分,比她这个总管的职位大多了,她可不敢疏忽。

尽管众股东口中里说着没所谓,但是心中已经给林梦缘的行为打了低分了。

就在此时,陈鸿天也是走了进来。

解释道。

“梦缘的文件刚刚在我手里,我来晚了,要怪就怪我。”

看到陈鸿天的一刹那,陈超群也是嘴角一扬,骂道:“这是我们林家和股东的内部会议,你这个外人进来干吗?!给我出去!”

本就一肚子气的林梦缘看到林超群得寸进尺,也是忍不住了,说道:“陈鸿天再怎么说都是我的丈夫,更是我的副手,以他的身份无论如何都是有资历参加会议的!你凭什么赶他走。”

“凭什么?这个废物在林家里面骗吃骗喝,什么事情都不干,还丢了我们林家的面子,怎么就不是外人了?还不快滚?废物!”林超群对着陈鸿天骂道。

“我们公司可养不起这种废物!”

“你!”林梦缘被气的面红耳赤,想要反驳,但是被陈鸿天拦了下来。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我先离开吧。”陈鸿天道歉道,随即转身准备离开。

“来都来了,走什么?坐下!”就在此时,林家老太太从后门走了出来。

“林老太太好。”众人纷纷站起,无比恭维的说道。

自从林家老爷去世之后,林家的所有事物都是由林家老天天进行管理的,整个林家都被她只手遮天,没有人胆敢出来反抗她的决定,除非他想要被赶出林家!

“今天我们是来商量与云城公司的合作事宜的,你们有没有要汇报的?”林老太太耸拉着眼睛问道。

“项目负责人可以站出来汇报一下情报。”林超群听罢,立即说道,眼角斜视着林梦缘,冷笑着。

别以为我不知道云城公司的项目就是林梦缘你负责的,而且过程好像并不顺利吧。

林梦缘冷着脸从椅子上站起,不知道说什么好。

正如林超群所想的一般,过程并不顺利。

不知为何,本来已经确定合作关系的云城公司突然单方面撕毁协议,拒绝与林家公司合作。

这让辛苦商谈了好几个月的林梦缘感到崩溃。

“奶奶,云城公司本来已经和我们准备签约的了,但是不知道为何,就在前几天他们突然之间进行单方面的毁约。”林梦缘不甘道。

“那意思是没有签约成功咯?”林超群一脸看戏的表情望着林梦缘。

“可以这么说。”林梦缘的表情越来越难看,但却无可奈何。

一瞬间,整个会议室瞬间吵闹起来。

“你怎么办事的,这个合同不下来?”

“你知不知道这个合同对我们的重要性啊?”

“我提议将林梦缘的主管位置剔除,太没用了。”

众股东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即爆炸了。

坐在会议室中心的林老太太表情也是逐渐凝重,一股寒芒直视林梦缘。

“安静,安静!”林老太太语气里面带着威严,整个会议室瞬间安静下来。

“梦缘,你所说属实?”

“是。”

“奶奶,我还看到林梦缘这几天晚上还去酒吧喝酒。”林超群添油加醋的说道。

“你!”林梦缘红着脸说道,但是没有反驳,因为前几天合同被拒绝了,这几天晚上她的确是去酒吧借酒消愁了,没有想到林超群竟然拿出这件事情说事。

“此话当成?”老太太问道。

“千真万确!”林超群笑道。

只见林家老太太略微思索了一番,淡淡说道。

“林梦缘,玩忽职守,没有完成公司交给你的任务,立即辞退你主管职位,明日前去调查部工作,包括你的助手,陈鸿天。”

“什么!?”林梦缘听罢,五雷轰顶。

调查部是干什么的,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嘛,每天都要顶着火辣辣的大太阳去工地里面调查自家产品的使用效果,可以说又苦又累工资又低。

说是调查部,其实就是一个跑腿的。

听到了奶奶做出这个决定,林超群也是捂着嘴偷笑,幸灾乐祸的看着林梦缘。

并且在此时站了起来。

“奶奶,我要向你汇报工作情况。”

“说。”

“其实不瞒大家,我在前几天通过多重关系从云城公司的另外一个老总拿到了合同。”

“真的?”林家老太太睁开了眼睛,看向林超群。

众人也是感到好奇。

特别是林梦缘,一脸的不可思议。

“当真,如果不相信我可以将合同给各位过目。”

说罢,也是从叫自己的助手拿出了一份合同,递给了奶奶。

奶奶拿出了眼镜也是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合同的签名署名。

果不其然,是云城公司签订的。

“哈哈,不愧是我的孙子,果然还是有一点本事的。”林家老太太说道。

“哪里,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只不过是比某个玩忽职守的废物好那么一大截而已。”林超群暗讽道。

听得林梦缘面红耳赤。

众股东一个个接过文件进行查看,也是大为赞赏林超群,最后这份合同终于来到了陈鸿天的手上。

“你这个废物就别看了,那么复杂的文件以你这个猪的智商是不可能理解的,哈哈。”林超群看懂陈鸿天这么认真的查看合同,立即嘲笑道。

整个会议室也是哄堂大笑。

就当众人大笑之际,陈鸿天发现了文件上面有一些端倪。

“你这份合同是不是将我们林家的利益出卖了?”陈鸿天冷着声说道。

这一句话直戳林超群的心脏,一瞬间,额头的冷汗止不住的冒出。

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陈鸿天,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这个我出卖了家族的利益?!”林超群大声的说道,掩饰着自身惶恐的内心。

正如陈鸿天所说,自己是出卖了家族利益才拿到了这份合同,但是应该没有人能够知道的啊!

“证据?当时我和梦缘前去与云城公司谈判的时候,我们公司所需要得到的利益可是百分之五十,而到了你这里怎么就到了百分之三十?并且土地的建筑范围我们本来就是划分的比较多的,怎么现在变成云城公司比较多了?”

陈鸿天侃侃而谈,每一句话都直击要害。

“我看,你就是想要抢夺梦缘的劳动成果,以降低林家收益来买通云城,你这种行为算不算的上见利忘义?完全不顾公司利益呢?”

在一旁听着的林超群,背脊的汗液都浸透了整件衣服。

“你懂什么,这叫商业头脑!长线利益!你不懂别乱说!你这个废物就是想要袒护林梦缘。”林超群强装镇定的说道。

别人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他林超群还不知道嘛?

陈鸿天说的所有话都能是对的!

不过众人听罢也是纷纷同意林超群的话语。

比起这个废婿,他们更加愿意相信林家的人。

“是不是,叫我们的法人过来看一下不就知道了?”陈鸿天摊了摊手说道。

“管家,你去叫法人。”林老太太冷声道。

她的表情已经阴沉到能够滴出水来了。

数分钟后,一个光头律师走了进来。

原委他都已经知道了,立即将桌子上面的合同拿起来查看了一番。

陈超群本来是想要借此打压一下林梦缘,并且得到她现在的主管位置,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弄巧成拙,把自己赔进去了。

看到此情此景的陈超群已经能够想象到自己的下场了。

现在双脚甚至有一点颤抖。

十分钟后,法人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走到了林老太太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便离开了。

“这次会议就先这样吧,下次我们再继续。”林家老太太说道。

“林超群,等下你来我办公室!”

听到这句话,股东们也是知道现在到底是谁对谁错了,万万没有想到林超群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是,奶奶,林梦缘的职位怎么办?”陈鸿天站起来问道。

“说过的话,抛出的水,收不回来了,合同没有拿回来就是没有拿回来,就这样吧,散会!”还没有等陈鸿天说完,老太太当机立断,直接封死了所有后路。

林梦缘去工地的事情可以说是已经确凿了。

“谢谢你为我说话,我们走吧。”林梦缘无精打采的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

不甘的说道。

看到梦缘的这个表情,陈鸿天心中也是颇为恼怒!

云城公司是吧,林超群是吧?这都敢毁约?!

不想活了吧!

“星期二,帮我查一下我在云城公司的股份。”

“好的,老板。”

“我们拥有云城公司百分之七十八的股份,能够直接决定公司的所有决定。”

“可以,今晚叫黄山派几个人在外面守着,我们去一趟云城公司!”陈鸿天淡淡说道。

语气中夹杂着怒火。

陈鸿天本身就是一个很少发怒的人,但是这次云城公司的行为已经完完全全触碰到他的底线了,这几个月他每天都能够看到林梦缘在为云城公司的合作尽心尽力。

最终努力并没有白费,成功的拿到了云城公司的合同。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云城公司胆敢在前几天当面签署文件的时候当场反悔!

当时自己用大股东的身份,已经很明确的嘱咐云城公司的经理人一定要和林家签约,谁有这个胆子敢改合同!

很快,陈鸿天骑着小绵羊来到了云城公司的楼下。

而门前有两个保安,看到陈鸿天想要进去,伸出手拦道:“有没有身份证明?”

其实看到陈鸿天衣衫褴褛的样子,两个保安都想赶走他了,但碍于流程,还是询问一下比较好。

“你叫你们的李经理出来,就说陈鸿天要找他!”陈鸿天冷笑道。

“哈?你在和我开玩笑嘛?就你这番穷苦模样还想见我们经理?!做梦吧,滚滚滚!别在这儿闹事!”保安毫无耐心的说道。

“对了,你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哦,你是那个废婿陈鸿天是吧,滚滚滚,回你家里面吃软饭,这不是你可以来的地方!”另一个保安嘲笑道。

不过陈鸿天并没有说话,冷冷的看着两人,透露着杀气。

两个保安没有想到这个废物竟然有着如此威压,一瞬间,双脚发软。

“黄山,你出来吧,我知道你到位了,这两个人交给你处理了,别给弄死了就行了。”陈鸿天冷冷说道。

周围的阴暗角落也是出现了数十个人,拿着铁棍和水果刀缓缓走来。

“好嘞,陈大哥!”黄山咧着嘴笑道。

几年前,黄山还是一个小混混。

但是这几年不知道为何,一下子成为了夏城一霸,灰色地带的人感到很奇怪,这个发展速度实在是太夸了,不禁怀疑他的身后是否有一个巨大的势力。

可是经过了一番的调查,始终没有任何的结果。

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确实,黄山的身后的确是有一个巨大的势力。

而巨大的势力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带来的。

陈鸿天几年前找到了黄山,给予他人脉和资金,让他在夏城干出一番事业。

怀才不遇的黄山拿到这笔资源,固然不会放弃机会,瞬间笼络了巨大的人脉。

没几年就形成了壮硕的势力,辐射着夏城的每一寸土地。

看到此情此景,两个保安想要拿出自己的呼叫机寻求帮助,但是还没拿出来,就被这几十个人拿着刀指着。

“你敢按下这个按钮,我敢保证,你不会看到明天的太阳。”黄山冷笑道。

两个保安绝望的放下了手中的呼叫器,颓废的坐在地上,眼神黯淡。

“黄山,带着你们的人在周围守着。”

“你!站起来!”陈鸿天指着旁边的保安说道。

“带路!”

“好好好,大爷,别杀我。”这个保安怎敢反抗陈鸿天的命令,双脚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走在了陈鸿天的面前。

带着陈鸿天搭乘着电梯来到了十八层。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云城公司总经理的办公室门外。

“大爷,这就是经理的办公室。”保安胆怯的说道。

“你可以滚了。”陈鸿天淡淡说道。

看到保安离开,陈鸿天也是推开了门,来到了办公室内。

一个男子拿着酒杯在那儿端坐着,旁边有一个身材婀娜多姿的少女正在亲吻着他的脸颊。

而这个男子的手掌也是在女子的身上四处的游荡。

看到陈鸿天突然闯进来,身体不禁虎躯一震。

“保安呢?!干什么吃的,怎么会放这种人进来?”

“你是谁?李经理呢?”陈鸿天皱着眉头,凝视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人。

“李经理有事情出去了,现在公司由我来管辖,你是怎么进来的,快给我滚出去,别打扰我享受生活!”钟风闲不耐烦的骂道。

李经理因为家里有事情拜托他在公司里面坐镇几天,但是没有想到这个钟风闲心怀不轨,想要从公司里面捞取一定的利益,才会突然拒绝林梦缘的合同,接受林超群的诱惑。

在见到钟风闲的时候,陈鸿天已经大致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怪不得李经理会毁约,原来他刚好没有在公司里面坐镇。

陈鸿天的脸现在异常的凝重。

“你还站在那儿干什么?快点给我滚!保安呢!”钟风闲怒道。

“是谁给你的命令,拒绝林家的合同?”陈鸿天冷声说道。

钟风闲听到这句话也是虎躯一震,他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关你什么事情,这是我们云城公司的机密,你有什么资格询问,我改变主意了,你私闯公关公司,我要将你送进警察局好好查查。”

“咦,你不是那个废婿陈鸿天嘛?你还是回去吃你老婆的软饭吧,当然,如果你愿意将你老婆送到我床上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和你们再次合作。”

钟风闲舔了舔嘴唇挑逗道,并且手还时不时的揉着身旁女人的双峰。

“薛少,不要......疼。”女人娇声道

“看来你是不想活了是吧?”陈鸿天冷声道。

缓缓走向钟风闲。

身上的杀气缓缓释放出来。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自己惹不起的类型。

钟风闲甚至觉得自己呼吸苦难。

他不是据传是夏城出名的废物嘛!怎么会有这种气场?!

钟风闲以前练过武,略微了解气场这种东西。

陈鸿天身上的气场绝对不简单。

怎么到现在公司的保安还不来?钟风闲暗道。

“我告诉你,我爸是天妖企业的股东,你敢对我动手的话,我爸不会放过你的!”钟风闲慌张的说道,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打不过眼前的这个男人。

只能够搬出自己的父亲来威胁他。

“咚咚咚!!”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之间跑进几人。

全部武装,正是公司的安保人员。

带头的人正是领着陈鸿天上来的保安。

“就是他,私闯企业。”保安指着陈鸿天说道。

被陈鸿天赶走之后,他就快马加鞭的前往休息室将自己的兄弟全部都叫出来了。

刚刚因为外面有黑涩会我奈何不了你,现在七八个人打你一个,还不简单?!

来得好!

钟风闲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现在自己的生命安全得到了保障。

“现在你跪地求饶把你老婆供出来的话,我还可以饶你一命。”钟风闲仗势欺人,笑道。

“你们都上吧,别浪费时间了。”陈鸿天淡淡说道。

“妈的,死到临头还敢这么装,你们给我上!”钟风闲冷笑道。

不过下一秒,他便笑不出来了,甚至非常惊恐。

这八个保镖,冲上去还没有十秒钟,全部都被陈鸿天摁倒在地,哀嚎着。

而陈鸿天的额头,甚至连汗都没有流下一滴。

将这几人处理完了之后,陈鸿天再次来到钟风闲的面前,凝视着他,眼神中充满着杀气。

“你想干嘛!你不要过来!”钟风闲将手中的女人扔在一旁,站了起来,往后连退了几步。

“我说,我说,是我不顾李经理的......”

还没等钟风闲说完,陈鸿天直接一拳往他的脸上砸去。

钟风闲甚至没有看到陈鸿天的拳头就已经被打趴在地上。

对于刚刚钟风闲的发言,陈鸿天已经不决定放过他了。

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林梦缘!

“别打,我说。”这一拳下去,钟风闲脑袋有一点恍惚,急忙说道。

“嘭!”

陈鸿天完全没有准备收手,再次轰出一拳,直接打在他的脸上。

“轰轰轰!!”

陈鸿天连续轰出了十八拳才收手。

甚至钟风闲的下面都已经流出了不明液体。

而钟风闲已经不省人事了,他昏迷前都不理解,陈鸿天不是来询问不和林家签合同的原因的嘛,怎么二话不说直接出手了。

丝毫不知道,刚刚他到底说错了什么话。

从地上站起来的陈鸿天看向了旁边的女人淡淡道:“今天,你见到的所有事情都别说出去,不然的话,你懂的。”

这个女人疯狂的点头,衣衫不整,一脸的恐惧。

“等一下你把这些人处理一下吧。”陈鸿天说罢,便转身离开了办公楼。

并且打了一个电话:“李经理是吧,你那个代理人已经被我单方面的开除了,现在你立即回来将林家的合同再次签一下,毁约金?我会出的,你放心,如果下次再和这次一样办事不利,你别想在夏城生活了。”

李经理直到接完电话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自己不是已经和林家约好了吗,难不成那个小兔崽子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陈鸿天走出门外,点了一根烟。

“陈哥,怎么样了?”黄山走上来恭维道。

“都解决了,不要声张。”

“好的,没问题。”黄山拍拍胸脯笑道。

陈鸿天说罢,也是骑着自己的小绵羊缓缓离去。

留下黄山和他的小弟面面相觑。

“看什么看,走了!”黄山骂道。

“老大,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你会那么给他面子。”要知道自己的老大可是夏城有名的狠人啊,夏城能够被卖面子的屈指可数,眼前的这个人何德何能。

“妈的,别问那么多,照做就行了!留下几个人收拾一下,今天收工了。”黄山骂骂咧咧的说道。

陈鸿天回到家,已经夜深了,回到房间里面,陈鸿天躺在了地上便开始睡觉了。

就在此时,床上发出了声响。

并且打开了阳台的灯。

“陈鸿天,你今晚又去哪里了,不是和你说不要那么晚出来嘛?”林梦缘表面上看起来是在责骂陈鸿天,但其实是因为陈鸿天没有回来,自己有一种不安全感,睡不着。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改观了,要知道当年的自己拼命的想要和陈鸿天离婚,但是经过了这些年夫妻间的磨难,林梦缘知道。

她已经从心底默默的接受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只不过她不愿意承认罢了。

而今晚睡不着就是最好的证明。

经历了合同毁约和职位降低那么大的打击,她非常希望有一个依靠,而陈鸿天就是一个最好的依靠。

“我有一些事情要办,所以就晚了一点回来。”陈鸿天淡淡道。

“记住,下次绝对不能够那么晚回家!”林梦缘厌恶道。

“嗯。”这个时候陈鸿天才发现林梦缘眼角的红圈。

“梦缘,你哭了。”陈鸿天凝视道。

“我没哭,眼睛进沙子了。”林梦缘倔强道。

“我知道这几天你受委屈了,没事,相信我,明天会更好的。”陈鸿天安慰道。

“还有我在你的身边。”

听到这句话,林梦缘的泪腺已经完全无法控制了。

眼角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的从脸颊滑落。

“你知道吗,你知道我为了这个合同到底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嘛?我....”梦缘在床上对着陈鸿天不停的抱怨。

而陈鸿天总是报以微笑,看着梦缘,含情脉脉,包容着她的任性。

说着说着,梦缘困乏,睡倒在了床上。

看到梦缘的睡颜,陈鸿天忍不住的多瞄了几眼。

真美啊。。明眸娇唇洁齿,洁白无瑕的面庞,高而细的鼻梁,还有那如同猫咪版的脸型,无一不让人想要保护眼前的这个女人。

不过陈鸿天立即摇晃着自己的头脑,将自己脑袋里面的这种思绪清空。

再这么看下去,自己可能真的会忍不住出手的啊。

将梦缘安顿好了之后,陈鸿天也是再次躺在了地板,进入梦乡了。

而梦缘此时也是睁开了眼,紧咬嘴唇,有点不甘心。

“为什么不出手。”心中暗道。

第二天一早

正在刷牙的林梦缘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真的吗?!”

林梦缘惊呼道!

“发生什么了?”听到自己女儿发出如此惊讶的声音,林国耀也是赶忙跑来。

“爸!云城公司又准备和我签合同了,并且为上次的行为道歉,这次将给我们公司更加有益的条款!”林梦缘娇声道。

“真的?!那恭喜了!”林国耀笑道。

他也知道这几个月梦缘为了这个合同有多加的努力,也明白昨天梦缘被拒绝合同是多么的失落。

知道自己的女儿再次拿到合同,这个老父亲是由衷的高兴。

而在一旁听着的薛敏也是不由的为自己的女儿感到开心。

毕竟这两位老来得子,只有林梦缘一个女儿,格外心疼。

并且女儿可以说是她们的骄傲,能够成为自己家公司的部门总管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来来来,为了庆祝女儿拿到合同,今晚出去吃顿好的!”林国耀大手一挥说道。

而这个时候,陈鸿天也是走了出来。

“恭喜了,梦缘。”

看到陈鸿天,梦缘不禁想到了昨晚的事情,脸色红润。

“关你什么事情,哼!”说罢,便回到了房间里面。

在一旁看着的三个人也不知道梦缘是怎么一回事,怎么突然之间就生气了。

“小陈啊,梦缘就是这脾气,你也不要怪她啊。”林国耀苦笑道。

以前自己的女儿明明很理智的,现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是时不时的突然发脾气。

“对啊,对啊,你们两个要处好啊,我和你爸都想要抱孙子呢。”薛敏也是笑道。

其实这两位当年是非常拒绝陈鸿天嫁到自己家里面来的,首先陈鸿天在夏城没有任何的名气,而自己的女儿可以说是夏城出名的美女,陈鸿天入赘给自己女儿简直就是浪费资源。

要知道当年可是有很多的贵公子看上了自己的女儿。

但是碍于当年父亲的要求,他们也无法拒绝。

刚入赘过来的陈鸿天可以说是被这丈母娘从头刁难到尾,但是无一例外的都被陈鸿天克服了,薛敏也是慢慢的改变了对陈鸿天的看法。

并且陈鸿天来到自己家里面之后,林梦缘的事业也是一直在上升。

当然,这里面有着陈鸿天暗中帮助

他们更加没有刁难陈鸿天的理由了。

而且陈鸿天对于他们爷娘两可以说是非常的孝顺。

除了没钱没势以外,陈鸿天完全就符合他们心中对于女婿的要求。

就这样过了三年之后,他们已经打从心底接受了陈鸿天。

现在家里面还对陈鸿天产生芥蒂的可能就只剩下林梦缘了。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陈鸿天笑道,这么多年的相处,他也是非常的了解梦缘的性格了。

回到房间的林梦缘抱着自己的身子,蹲在角落里面,心脏不停的狂跳。

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个男人产生依赖,并且感到紧张。

难不成,自己真的看上他了?

梦缘,你要冷静,冷静,这个男人不配拥有你。

就这样,时间缓缓流逝,一下子就到了晚上。

今天是星期六,家里人都不用工作,所有人也是穿好了正装,准备出门去餐馆吃饭。

而梦缘这一声礼服让陈鸿天目不转睛。

林国耀来到楼下开着自己老轿车,载着四人前往酒店,准备吃一餐好的。

来到酒店外,看到这个高耸入云的建筑物,除却陈鸿天以外,都不禁感叹。

这是夏城最出名的酒店,也是最高大上的酒店,天缘酒店。

能够来到这里吃饭的非富即贵。

“爸,我们真的要在这里吃饭嘛?这里消费很贵的,还是算了吧。”林梦缘劝道。

“哎,这次可是我的宝贵女儿拿到大合同的日子,我这个当父亲的怎么可能那么寒酸呢?下车下车,就这里吃了,别说了。”林国耀笑道,将几人赶下了车。

“我先去停车,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吧。”林国耀说完,便驱车离开了。

林梦缘刚下车站在门口,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平时略微保守的林梦缘今天突然之间如此的开放,V领将其深不见底的乳沟完完全全的展现出来,特别是臀边那开叉的礼服,那白暂而又修长大腿抓出了所有人的眼球。

还有那挺翘的臀,可以说能够让每一个男人心生向往。

丰乳细腰肥臀,完完全全的在梦缘的身上体现出来了。

这恶魔般的身材加上那天使般的面容,简直让人浮想联翩。

看到此情此景,陈鸿天也是站在了梦缘的面前,遮挡住了众人的视线。

一旁的人不禁暗骂。

“对不起,对不起,我赔钱就是了。”就在此时,停车场那里传出了吵架的声音。

“是爸爸!”林梦缘惊叹道。

三人立即来到了停车场的附近,看到不远处正在对着肥胖男子不停道歉的林国耀。

周围有着一群人在那儿看戏。

“你这个废物停车的时候把我的宝马的给刮了,你现在想怎么办?”

“明明是你倒车的时候没注意到我的位置,冲了上来,着怎么能够怪我?”林国耀反驳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的错了?你不想活了是吧!”只见这个男子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踹向了林国耀,林国耀径直飞出两三米远,在地上痛苦的叫着。

“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这个酒店的股东,你他妈敢在这里惹我,我说是你错了就是你错了。”

“保安,你快点过来把这个人抓取保卫室,等他承认错误再给我放出来,妈的,真是晦气吗,遇到这个垃圾。”

“没钱就别来这个地方,这不是你该来的,穷鬼!”

肥胖男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对着林国耀吐了一口痰,走向了酒店。

而保安也是上前准备将林国耀带走。

别人可能不认识这个肥胖男子是谁,他还不认识嘛?

天缘酒店老板的亲弟弟孙傲腾,为人高傲自大,嚣张跋扈,在夏城得罪了不少人,但是碍于他哥哥的势力,没有人敢出手,更加导致了他的目中无人。

保安也是知道刚刚明明是孙傲腾倒车没有看后视镜,才撞到了林国耀的车,所有的责任应该是孙傲腾承担的。

但这个小小的保安可不敢惹怒这个煞神。

还是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林国耀比较好欺负。

“唉,只能够说这个男人衰,惹谁不好,惹了这货。”

“夏城无赖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真希望有人教训一下这个贱人啊。”

众人在周围议论纷纷,有的在同情林国耀,有的在诅咒孙傲腾。

但到最后都没有人上前帮助林国耀。

正当保安想要将林国耀抓起来的时候。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巨力击飞到了空中。

只见此时陈鸿天蹲在林国耀的旁边扶起了他。

“没事吧?爸?”陈鸿天担忧的问道。

“没事,没事,就是有点痛而已。。”林国耀摆了摆手苦笑道。

不过当他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已经身形不稳了。

此时,林梦缘和薛敏才从远处跑了过来,刚刚陈鸿天的速度太快了,自己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梦缘,你先照顾一下爸,我上去办一些事情。”陈鸿天脸色凝重,身上散发着一丝丝杀气,很显然,他想要动手了。

“小陈,别去,那是我们惹不起的人......咳咳”

“老公,你别说话了。”薛敏心痛道。

“陈鸿天,我能够拜托你嘛?帮我爸讨回公道。”林梦缘泪汪汪的眼睛看向了陈鸿天,父亲受到奇耻大辱而且还挂彩了,自己确不能够干什么,这让她的内心感到十分难受。

只见陈鸿天缓缓的点了点头,便走向了孙傲腾。

孙傲腾也是发现了后面的事情不对,扭头看向了陈鸿天,不过他的目光却放在了林梦缘身上。

我擦,这个女人是个极品啊!

“哟,你是想来找我报仇的?”孙傲腾阴里怪气的说道。

陈鸿天沉默不语,但是手中的拳头早已经蓄势待发了。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如果你把你后面那个女人放到我床上耍一天,然后你现在跪地求饶,我可以饶你一命,车的事情也就既往不咎。”孙傲腾笑道。

不过还没有说完,一组拳头直接砸向孙傲腾的脸颊。

“啊!”孙傲腾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陈鸿天打了,连退好几步,被直接倒在了地上。

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陈鸿天,表情逐渐狰狞。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对我动手?我哥可是......”

陈鸿天压根没有听孙傲腾说的话,只见他步步紧逼,来到了孙傲腾的面前,抓住他的衣领。

“找死!”陈鸿天冷漠道,随后进行举起了自己的拳头,毫不留情的在孙傲腾的脸上招呼。

一声声剧烈的惨叫声环绕在整个停车场。

数十秒过去了,随着孙傲腾的昏厥后,陈鸿天才停手。

在周围看着的人群无一不被陈鸿天这强势的手段惊道了。

整片停车场鸦雀无声。

只见陈鸿天将孙傲腾仍在了地上吐了一口痰,随后扭身回到了林国耀的身旁。

“爸,你们先去先去医院看看伤势。”陈鸿天说道。

“可是,这。”林国耀看到不远处昏厥的林国耀担忧道,他十分担心林国耀会对陈鸿天进行报复。

“没事的,先去医院吧,梦缘,你们先去医院,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好了。”陈鸿天说道。

“可......嗯......”林梦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到陈鸿天深邃的眼神和刚刚的动作,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便答应了。

回到车中的林梦缘看向陈鸿天。

“注意安全。”

“好的。”陈鸿天笑道。

看着车辆逐渐远去,陈鸿天望向了后面的孙傲腾。

在一旁看着的安保人员想上来带走孙傲腾,但是想到刚刚陈鸿天那如此狠辣的手段。

竟一时间没有人胆敢上去。

周围的群众经历了短暂的失神之后也是在心中叫快,他们早就看不爽孙傲腾了,没有想到今天有人帮自己教训他。

无一不感到爽快。

“老板,就在这里。”

相关文章:

女生几岁开始想做:为什么有的男的蛋蛋特别紧\为什么口的时候要跪着

紫黑硕大粗大挺进花心|透视高手在都市

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_暴力强奷孕妇系列小说

啊,好大啊,啊,受不了了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网络红文】佳人如约小说全文/佳人如约无删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