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难逃小说 ——都市小说&(精彩全文阅读)【全章节】

2021-10-01 19:30 · 新商盟

杨志的回答让我的情绪有些失控,他为什么要这么逼我?

我身体在颤抖,手里紧紧拽着离婚协议书,“杨志,你摸摸你的良心,这些年,我并不欠你什么,你离也好不离也罢,离婚协议书摆在这了,字我签过了,你自己看着办。”

我转身就走,杨志直起身子脸色冰冷。

“杨总,这样野蛮的老婆离了算了。”小姑娘讽刺的在他耳边嘀咕。

杨志挥手将她一把推开,“滚。”

……

我忍住不让自己难受,一整天都在忙工作,不吃不喝也不睡,同事们都看不下去,想要劝我,却又没人敢过来。

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忙到了半夜了,晚上替同事值班,挨个病房巡查,走到杨志的病房前,门没关,我直接进去,却见杨志正和那小姑娘在病床上上演活春宫。

我转身要走,身后传来低喝声。

“竟然来了,干嘛这么着急走?不多看一会儿,你不是喜欢看男人这个吗?”杨志平躺在那一脸笑意的看着我,小女人趴在他的身上尽显妩媚。

“杨总还是珍重些好。作为你的主治医生提醒你一句,伤口刚缝合,不宜多劳。”

我在登记簿上写了一笔,理都懒得搭理直接出去。

巡完房回办公室,刚开门,突然被人从里头拽了一把,身体一个踉跄摔了进去,脑袋撞的嗡嗡作响。

“这么晚去偷窥别人干活,不好吧!”

这个声音比见了鬼还要可怕,我紧张的抬眸盯着从身后擒住我的男人。

崔正熙,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放手!”我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手里脱身,然而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明显感觉到他的手逐渐的探入了我的衣服里。

“崔先生,请自重,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我故作镇定的用报警来威胁他,虽然知道这并不管用。

果不其然,崔正熙轻蔑的一笑依然在我的身上索取他想要的快感。

这让我感觉无尽的屈辱,他凭什么这么做,我和他之间并没有什么恩怨,他就是个疯子。

他粗野的动作让我反感,狠狠一口咬在了他环住我的胳膊上,只听到身后闷哼医生问你个,他退了一步,我立马弹开往办公桌的方向躲。

刚到那,眼前一幕让我不禁惊呼一声。

一个赤果果的男人被绳子绑成了一个球塞进了办公桌底下。

崔正熙一步上前捂住了我的嘴。

“这么大声,是想让全医院都知道你在办公室里偷男人。”

他的话虽然不中听,但是眼前这场景不免让人生疑,况且和我独处一室的还不止一个男人。

我难以理解的看了一眼崔正熙,仔细辨认着桌子底下的男人,眉心不由的拧了起来。

他不就是和杨志最近有生意往来的周老板吗?他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办公室。

“你可真是蠢的可以,这还猜不到?你这种蠢女人,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我脑子里嗡嗡作响,我怎么可能知道我被人卖了。

周老板嘴里塞着的医用纱布被崔正熙抽了出来,他一脸惊恐的看着我们。

“崔总,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小的不知道她是你的人,要是知道,小的就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对她有非分之想啊,是杨志和我做的交易,是他把宋医生赌给我的,都是他。”

我的眼里就好像充了血,酸涩,疼痛。

杨志不念我和他之间的感情就罢了,如今为了生意不惜将我推出去,如果今晚崔正熙没有出现在办公室,我不敢想周老板会对我做出什么事情来。

“宋千雅,你都听明白了?”

崔正熙将缩在那的周老板拽了出来狠狠扔在了地上,我连瞧不敢多瞧一眼,只感觉浑身无力。

周老板见崔正熙没打算放了他,张口叫了起来,外头进来一男子,直接堵了他的嘴将他拖了出去。

门被带上,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压抑且可怕。

崔正熙帮我不是偶然,他出现在这里更不是偶然。

我咽了咽口水,握紧拳头。

“多谢崔先生出手搭救,只是这是我的家事,我可以自己处理,不必劳烦崔先生了,你这么晚上医院来,是哪里不舒服?”

他没想到我和他来这招,也没恼,只是轻蔑一笑。

“没错,确实是不舒服了。”他无所谓的往椅子上一坐,整个人摊在那。“这里不舒服。”

看着他手指的位置,我的脸烫的吓人,这人就是个变.态吧。

“这,这里不舒服……”我脑子里有点乱。

那里有毛病的男患者每天不计其数,根本就不值得我心慌意乱,可是偏偏是崔正熙,脑子就好像不听使唤了一样,我和他那晚的一幕幕一一浮现在脑海里。

“宋医生不是专家吗?你的专家号可不容易挂,怎么,不打算医我这个病人了?是不想,还是不敢?”

我定了定神。

“您是病人我是医生,没有想不想和敢不敢的,先生有病来找我看病,我当然得治,只是医院有医院的规矩,给人看病必须走正规程序,不知道崔先生手续可都办好了,还有,我需要给您安排手术时间……”

“我觉得在这里解决就挺好。”

他直接打断了我的话将我拽到了眼前,毫不留情的将我按在了桌子上,我就像是待在的羔羊,任他宰割。

……

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办公室我并不知情,只感觉有一双手无情的手将我束缚住。

在我慌张的穿衣服的时候,门突然被撞开了,婆婆好像审视我一般的盯着我。

我将外套套上,看着站在门口一副捉奸不成的婆婆的脸色。

“有事吗?”

“就你一个人?”婆婆满是不相信的往办公室周围瞟,窗帘后边一寸都不肯放下。

“您觉得应该是几个人?”

婆婆如此直接的来质问我,不难猜,周老板的事情她也有份。

没见到周老板的人,婆婆显得有些失望,她狠狠咬了咬牙,“谁知道你会不会躲在里边和男人鬼混。”

果然。

我嗤笑了一声。

婆婆气急败坏的冲过来,“宋千雅,我告诉你,你想和小志离婚别想从杨家拿走一分一毫。”

我冷笑了起来,这让婆婆急了。

“你……你笑什么,就算是小志外面有女人,那也只是为了杨家传宗接代,你生不出来儿子那就是我杨家的罪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我都还没开口管他们杨家要财产,她这就上我这来列举我得罪状了。

“那您的意思呢?”

婆婆知道自己理亏,这会儿便不再多说了。

“没什么事您请回吧,这里是医院,还有很多病人等着我。”我收拾好打算出去。

她上前抓住我的衣服不让我走。“宋千雅,你站住……”

被她一通乱扯,白大褂的扣子被撤掉,衣服拽了下来,里面被崔正熙撕破了领口的衣服,还有他占领阵地留下的斑驳痕迹一览无余的展现在婆婆的面前,我赶忙将衣服往上拉。

婆婆见到这一幕两眼直了。

“你这是什么?宋千雅,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你怎么这么犯贱,你和野男人躲在办公室里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这就是婚内出轨,你要和小志离婚,那你必须净身出户,一分钱也得不到。”婆婆好像抓到了把柄,冷冷道。

婆婆的吵闹声引来了不少人,我脸滚烫,这种似被人扒光了衣服示众的感觉让我想找个地方钻进去。

长这么大,我一向自爱,从不和男人过分的亲密,就连杨志,我们之间的关系都纯洁的不能再纯洁,如今再怎么纯洁的一张白纸,也被崔正熙无情的泼上了一层墨。

“是不是那个周老板,小志和人家谈生意,你就趁机对人家眉来眼去的,瞧瞧你生的一副狐媚样,成天想着偷男人。”

婆婆提到周老板,我心里梗了一下。

这事是她安排好的吧,我和周老板只接触过两三次,而且都是杨志硬拖着我去他应酬的,婆婆倒好,为了扣我一个婚内出轨的罪名,直接将我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满心的苦涩也只能化成悲愤吞进肚子里。

“好,离,我宋千雅并不是离了你们杨家就活不下去。”我丢下这话让婆婆稍有些愣神。

我潇洒的放了手,可一切并不像我所想的那般顺利,杨志迟迟不肯签离婚协议书,他就好像是耍着我玩一样,婆婆根本不知道这个其中的问题,成天在我面前冷嘲热讽,认为我是舍不下他们杨家的钱,迟迟不肯离婚。

大排档前,我坐那喝的有点多,以前总认为杨乐乐混,每天在酒吧里醉生梦死,现在才知道,酒确实能消愁,至少是暂时的被麻痹了。

“行啦,还喝呢?喝酒可不是你的性格。”乐乐接过我手里的酒杯无奈的说道。

我傻笑了一声,“我是什么性格?杨乐乐,你知不知道,我的性格早就在嫁给杨志之后磨没了。”

乐乐愣了下,紧了紧放在旁边的啤酒瓶。

“和杨志离婚真那么痛苦吗?”

不痛,一点都不痛,因为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差不多行了啊,你还真要把自己喝死啊,你死了不要紧,你死了以后,以默谁管?”

以默,我脑子李轰的一声,整个人僵在那。

以默很懂事,从小就不会给我添麻烦,十五岁就独自一个人去了国外读书,生活上都是靠的自己。

都说没有父母的孩子早当家,他没什么人能依靠,只剩下我这个姐姐了。

“千雅,好了,没事了,都会过去的,和杨志离婚以后,你的日子会更潇洒,相信我。”乐乐拍了拍我的肩膀露出招牌式的微笑。

我点点头,但求杨志能放过我。

和乐乐分开,我回了一趟杨家,这阵子我一直都住在办公室,根本没回来过,也没那个心情,这次回来也只是为了拿换洗的衣服而已。

刚进门,李婶慌慌张张的过来,看着情况不太对劲,李婶很为难的站在门口。

我狐疑的看了一眼里头。

“站在那干什么,还不快点把这个女人赶出去,让她进来不怕脏了我家的地。”

我还没和杨志离婚,婆婆就这么急着把我赶出去了。

我沉住气,将鞋子往旁边一甩,直接进了屋。

“你站住,谁允许你进来的,你不就是厚着脸皮想要钱吗?拿着这些赶紧滚出去。”

一个油纸袋朝着我脸上砸了过来,要不是我躲的急,直接砸在了脸上。

“我不稀罕你们杨家的钱,我回来只是收拾衣服的。”

婆婆听后大笑了起来,“不稀罕?宋千雅,我看你是嫌少吧,就算你能硬气,你弟弟也硬气不起来。”

和我弟弟什么关系,弟弟出国留学用的也是我自己的钱,我没管他们要过一分,以默很懂事,更不会向杨志要钱。

“你什么意思?我虽然嫁进了你们家,但是我没拿过你们一分钱,我弟出国的钱也都是我自己的……”

“谁知道是不是你从小志那偷来骗来的,就算不和你算出国读书的钱,这次他在国外闹了事,还不得靠我杨家的关系替你摆平。”

我两眼瞪直扑上前一把将她抓住,婆婆惊了,满良惶恐的想要躲开。

“你说什么?什么闹了事?以默他怎么了?”

我的样子吓坏了婆婆,她尖叫着要我松开他,佣人们站在一边,没人敢上前。

“你疯了,放……快放开我,他怎么了你不知道自己问吗?像你们这种有娘生没娘养的,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做不出来,这不都是要被遣送回国的,还想做什么海龟,简直痴人说梦。”

以默出国都三年,一直相安无事,又怎么会突然闹事。

我刚想给以默打电话问问情况,手机便响了起来,听着里面的声音,我身体僵硬的站在那,我能感觉到背后婆婆那冷漠有讽刺的眼神。

“宋千雅,这事你最好处理干净点,别最后还要我们杨家替你擦屁股。”

我顾不得和她辩驳,匆匆换好鞋离开。

以默他还等着我去救,我也不愿相信,一向乖巧懂事的以默会动手打人,还被人打进了重症监护室。

连夜我坐上了前往东都的飞机,随着飞机降落在东都的机场,我的心情也变得越发沉重。

三年前我将还只有十五岁的以默宋到了东都,这对于一个还需要有亲人陪伴的孩子而言难免残忍……

“女士,这边请……”

脑子里的思绪被大使馆领路的工作人员拉回。

在我见以默之前,我必须先来大使馆和这边商谈关于以默的事,能不能将以默保送回去还要看这边的决定。

“你好,我是为了宋以默的事情来的。”

领路的男子淡淡一笑,“我知道,宋小姐,我们部长在会议室等你。”

跟着到了会议室,对面坐着一位约莫五十来岁身穿西装的男人,他抬头看了我一眼。

“你就是宋以默的姐姐宋千雅?”

我点点头。

之前接到的电话就是从这边打来的,因为以默在东都无亲无故,他的事情只能由当地的大使馆代为处理。

“关于宋以默的事请我们在电话里也大致的说了些,他这事……这边的意思是,也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大,私下了了,现在问题就在宋以默那孩子,他始终保持沉默,也不肯在认罪书上签字,所以这保释的工作也不太好做,你是她姐姐,不如好好劝劝他。”

我愣了下,要我劝以默认罪?

看着桌上关于以默这件案子的审判文件,我脑子里顿时热了。“抱歉,我没办法去劝以默认罪,我也不能这么做,在案子没有查清楚以前,谁也没有资格将这个罪名扣在我弟弟的头上,我会走司法程序,无论花多长时间和精力,我都会这么做。”

相关文章:

和大几把做受什么感受&为什么男人喜欢第一次

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

为爱而生/和两个男人玩3p很爽_绑在床上双腿张开轮流

别穿内裤我方便要你/两根一起上H高

被吃奶跟添下面特舒服_翁熄系小说人说_岳双腿之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