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猛男【全章节】全文章节完整版TXT

2021-10-01 20:58 · 新商盟

张志民主任好像认识这个人,所以大夫们只是低声私语:

“几根针就能把濒死之人救活?”

“要是能救活,我就把这针吃了!”

“不是要跳大神治病吧,哈哈!”

“许文杰!你疯了?当不成大夫,也不能用这种方法给人看病!”

叶霜随后也赶到急诊室了,她以为陆然考不上行医资格证,所以用这种方式完成自己的梦想,但非法行医就是谋杀,何况他根本就没学过医术。

“我必须救他。”陆然神情很坚定,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不想跟陆然废话,叶霜抓着他的胳膊就往外走。不能让他再给人治病,

陆然突然握住叶霜的小手,她的心跳突然加速,身体紧绷,感觉自己的手被温暖的阳光包裹着,身体也随之放松下来。

“我能救活他,相信我!”陆然的眼神很坚定,但心里一点慌,长这么大,从没主动拉过女孩子的手。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从没发现,他也挺好看的,眼神像一泓深潭,表面清澈,深处却好像隐藏了什么东西。诶呀,在这瞎想什么呢。

紧忙把自己的小手抽出来,叶霜耳根通红站到一旁。

罢了,陪他疯这一次。这几年,他心里肯定很苦。出事了再找父亲疏通关系吧。

陆然接过实习生递来的毫针,干净利索地刺入吴治国后背脊椎附近的定喘穴、风门穴、肺俞穴。

尽管第一次使用针灸,陆然却非常熟练,可能和许文杰之前准备过中医考试有关吧。

三处大穴与与肺、脾、肾主导的呼吸系统息息相关。当然吴治国的病主要是煞气导致的,但是陆然不能明说。

借由吴治国的后背遮挡,陆然心中默念灭魂决,整个手掌都被翠绿的灵力包裹,然后在吴治国的胸腹之前轻轻一按。吴治国身上立刻升起一团黑气。

黑气不愿离开吴治国,还在他的身边徘徊。吴治国重重的咳了一下。吐了一口腥臭的黑色浓痰,然后就开始深深地吸气吐气,好像憋了很久一样。脸上也恢复了血色。

“这就好了!”

“奇迹!”

“数据都恢复正常了?这不可能!”

“难道我学的是假中医?”

监护仪上,吴治国的身体数据逐渐恢复正常。

门外的几个护士和大夫都大声欢呼起来,他们虽然经常面对死亡,但还是喜欢生命的绽放。

孙卫忠夫妇激动不已,他们的父亲终于救活了。如果不是张志民拦着,他们现在就冲进去了。鲁达成现在彻底相信陆然了,他满脸羞愧,为之前的鲁莽行为感到后悔,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大夫啊。谁还没个头疼脑热的。

叶霜一脸惊诧,惊愕地看着专注的陆然,记忆中的废物变得这么厉害?我真的是太久没关心他了吗?他真的是许文杰?

看了看病人背上的几根针,又看了看陆然修长的手指。如果不是亲手救过这个病人,了解病人的情况。张志民肯定会认为这是安排好的骗局。就像前些年那些骗子气功大师。这些气功大师甚至声称可以发功拦截原子弹。

“老人家有点缺氧,几分钟之后就会醒过来。”着吴凤娟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陆然看很容易就猜到了她的问题。

观察了一下周围的人反应,陆然发现没人能看到吴治国旁边漂浮的黑色煞气,只有他能看到。

趁着大家都在观察吴治国的情况,陆然站在抢救室的角落里,隐蔽地拿出一串五帝钱,五帝钱就是用红绳拴在一起的五枚铜钱,有挡煞、防小人、避邪、旺财、祈福之功能。

这串五帝钱是陆然刚才从缘宝斋拿出来的,专为对付煞气准备的。

这团煞气不想离开,还想再次进入吴治国体内。所以陆然只能把它除掉。

不想走,就别走了!

五帝钱一出,煞气立刻感到危机,迅速向其他人扑去!

孽障,还想害人!

陆然默念灭魂决,收!

藏在后背的右手虚空一抓。

唳!

煞气发出刺耳的惨叫声,咻的一下被吸到那串五帝钱的第一枚铜钱里。

呼!

擦了擦汗,陆然庆幸自己猜对了,煞气的惨叫也只有他能听见,他不想对别人说这事,煞气鬼魂在一般人眼里都是封建迷信,他可不想别人把他当做神棍。

陆然把吴治国后背的毫针取下,用手指按摩他头顶的几个穴位,又输了一些灵力到他的体内。吴治国嗯了一声,便慢慢睁开了眼睛。

看到老人家彻底恢复正常,尽管陆然很累,但很有成就感,用医术救人也很有意思,不比当兵救火差。

“老人家没事了,你们进来吧,但不要影响他休息。”陆然冲门外的吴凤娟招了招手。

吴凤娟一下子就扑倒他父亲身上,刚才强忍的眼泪终于哭出来了。如果没有陆然,她就永远失去父亲了。

吴治国的两个女婿孙卫忠和鲁达成握着陆然的手,一个劲地表示感谢。

“我爸这次彻底根治了吧?”吴凤娟还是有点不放心。

“已经根治,但是我要提醒你们,老人家之前应该接触了什么古怪的东西,这类东西,本身有一定磁场,可能会再次对他产生危害。所以最好找到它。”

没办法,陆然只好拿磁场论解释这些煞气的问题。

“又是你救了我,今天救了我两次,真是感激不尽,以后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吴治国勉强站起来向陆然鞠了一躬。

“别,老先生,我承受不起,治病救人,理所应当!”陆然赶紧托住吴治国。

“这样,如果想起来最近接触过什么古怪的东西,老先生可以告诉我。我帮你彻底根除。”陆然想帮人帮到底。

“好的,我现在有点浑浑噩噩,想到之后,我让达成告诉你”吴治国使劲揉了揉脑袋,虽然病好了,但折腾这一次,还得需要好好休养,毕竟年纪大了。

“放心吧,许先生,我爸想起来什么,我第一时间告诉你。”旁边的鲁达成一个劲的点头。许先生真是他的贵人,如果他老丈人死了,他这辈子的官位也就这样了。

啪!

“许先生,我真是个混蛋,希望你和许太太能原谅我。大恩大德,铭记于心,以后有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孙卫忠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嘴角都出血了。他脸涨的通红,之前做的那些混账事,真没脸站在这儿。

许太太?陆然楞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说的是叶霜。对呀,他都是有老婆的人了。

但他不是真正的许家荣,有点心虚地看了一眼叶霜,后者皱着眉头一幅怀疑的样子盯着自己。吓得陆然赶紧把头转向别处。

“许先生,方便说下老先生的具体病情吗?”张志民满脑子都是问号,他怎么也想不通,简简单单的几针就把濒死之人救活,这太不科学了。

“许老师给我们讲讲吧,这是奇迹啊。”

“许老师的医术从哪儿学的?不会是祖传吧?”

“许老师加个微信吧。”

附近的内科医生还有实习生早就忍不住了,纷纷上前提问。

几个青春靓丽的小护士满眼都是小星星,抢着加陆然的微信。病人连5分钟都撑不过了,许老师不用任何急救手段,简单扎几下就抢救过来了。

“张主任,侥幸而已,老先生的病症我恰好碰到过,所以才能治疗他,他的病因只是血压升高引发的头疼。并不是我的医术多么高明。”陆然自谦道。他没有行医资格证,还是保持低调点好。

“但是我给他注射快速降压药了。为什么血压不降反增?”这是张志民心中最大的疑问。

“在缘宝斋我就问过你们,老先生最近是否经常头疼?你们怕是把我当做骗子了吧?”陆然一脸无奈地看着孙卫忠夫妇。

“许先生,对不起,我们枉做小人了,我爸最近经常头疼。检查过很多次但都没有治好。”想起当时的情景,孙卫忠夫妇就臊得慌,许先生好心好意,却被他们当成骗子。

“嗯,老先生之前的顽固头疼,加上这次突发情况,就是中医所说的头风,清阳之气不畅,阻遏经络而导致头痛。严重时可致命。”

这是陆然早就想好的病因,其实致命因素还是煞气,但无法对他们明说,说了他们不会相信。

啪啪啪!

周围的大夫都纷纷鼓掌,张志民也心服口服,不经任何检查,随便看几眼就知道病人经常头疼,真是太神了。他也暗暗后悔,当初学中医就对了。

陆然一脸尴尬地被几个漂亮的小护士围着加微信。

有什么了不起,原来是撞大运碰上的,他不可能这么厉害!

叶霜冷冰冰地盯着陆然,心里特不是滋味,以前从没有这种感受,这是心酸?吃醋?

不可能!

绝不可能!

他就是个废物!

嘶!

感觉这么冷呢,陆然一回头找到了冷气来源,叶霜眼中的冷气有若实质,俏脸紧绷,正盯着他呢。

咳!

“我已经结婚了,这是我老婆,叶霜。”就算再傻,陆然也知道原因。指着叶霜给大家介绍。

“诶,名草有主。”

“许老师这么优秀,肯定被人先下手了,哪能轮到你。”

“哇,这是许老师的老婆。这么漂亮?”

“许师母是电影明星吧。”

嗯,还有点眼力价,叶霜的嘴角这才有点微笑,不过立刻又收回了。什么叫他那么优秀?每次都是我帮他好不好,他就是个废物!

“许老师,以后请多多指教。”张志民递给陆然一张名片,他决定以后也要多多学习中医,如有问题也好请教陆然。

“许先生,之前的事就不提了,以后有事就找我,保证办妥!”

工商副局长鲁达成也留下联系方式,老丈人的病虽然根治了,但导致头疼的东西还没找到呢。以后有的是用到陆然的机会。

回到缘宝斋,唐同方和店员都纷纷出来迎接陆然,就好像迎接领导一样。

叶霜在医院的时候就把情况告诉唐同方了。

门口聚集的店员看着陆然都觉得不可思议!互相交头接耳。

“是不是真的啊?”

“叶总的老公医术这么厉害?”

“怪不得叶总能看上他,果然有过人之处。”

“许先生真是大才啊,太低调了。”

唐同方满脸崇拜,表现出很佩服的样子,心里却没当回事,叶霜说的太夸张,多半是替她老公吹嘘。可惜没什么用,谁都知道她老公是个废物。

“狗屎运,别再给别人看病,不知死活!”

叶霜下了车,没理众人,直接回办公室了。

“唐叔,这个砚台还摆出来吗?”

一个店员小心翼翼地问道,因为这个砚台,唐同方被孙卫忠毒打,最后还被退货。

“本钱我出了,直接砸碎,扔了。”

唐同方愤怒地挥手道。没赚到钱,赔了2000块,还特么自掏腰包。

店里的气氛有点压抑,其他店员都垂头丧气的,临近月底,少了这18万的销售额,这个月销售任务完不成,奖金就泡汤了。大家都等着这笔钱改善生活呢。

“先等一下。我看看。”

陆然把砚台接过来,直接砸碎太浪费,他想想解决办法。他是个孤儿,自小就紧衣缩食,节约都成天性了。

“许先生有所不知,古玩圈子里讲个吉利,虽说不是砚台导致老先生进医院的。但经过这么一闹,这个砚台也就不用卖了。诶。”

唐同方一脸肉痛道。他当然想把砚台卖出去,但多年经验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

没理会唐同方的抱怨。

看着砚台上的一丝煞气。

陆然掏出那串五帝钱,把它发在砚台上,煞气好像碰到天敌一样,立刻迅速逃逸。

收!

陆然默念灭魂决,咻!煞气立刻被吸进入五帝钱的第一枚铜钱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第一枚铜钱的颜色变得幽黑透亮。

煞气被吸收后,砚台焕发光彩,一股翠绿的灵气冒了出来。但是只有陆然才能看到。

“咦,这个砚台好像不一样了,之前死气沉沉,现在生机勃勃!”

唐同方多年和古玩打交道,他的直觉非常准。

这是什么原理?

把五帝钱放到砚台上就改变了砚台的品质?唐同方眼睛瞪的比灯泡还大,这个可是他亲眼所见!许先生太神秘了。

研磨?陆然看着砚台若有所思。

“唐叔,咱们这里有墨条吗?”

“有,但要墨条干什么?”虽然不理解陆然的意思,但唐同方还是让店员找了一盒。

陆然拿起一根拇指粗细的黑乎乎墨条,端起水杯往砚台里到了些水。然后他捏着墨条在砚台中开始慢慢研磨。

陆然的奇怪举动把所有店员都吸引过来,大家八卦之火熊熊燃烧,难道许先生还懂古玩?

十分钟后。墨条都被磨掉一半,但是砚台还和之前一样。店员们早就没耐性了。都要离开去干活了。

“这是什么味道?好香啊?”鼻子较灵敏的店员闻到一股香味,不同于香水味,这种香气幽静致远,让人心静。

“沉檀龙麝的龙涎香!”

略带震惊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一个老者推门而入。他一身正装。精神翟硕,带着眼镜,温文儒雅。

不顾众人的惊讶,老者直接走到砚台前,间隔半米左右,细细端详起来。

“绝,真是绝!”

“砚台制造时被掺进龙涎香,再用上好的泥料融合,经过高温锻造成型。用墨条研磨时就会激发龙涎香的香味。”

老者的声音颤抖,他非常激动。龙涎香有化痰平喘、行气散结、利水通淋的作用,而且能够收敛聚气,虽经数十年,香味犹在。这种砚台构思巧妙,可遇不可求。之前只在书上见过,没想到竟然存世!

“这个砚台可否出售?”老者非常急切,他势在必得!

“当然出售,老先生真有眼光!这个砚台绝对是珍品!”

唐同方像打了鸡血一样,比老者更激动。老者着急的样子落在他的眼里,这样都不卖个天价,他这些年就白混了!

果然,唐同方说出一个价格,老者根本没讲价,直接付款走人。听说是陆然发现了砚台的秘密,临走和陆然交换了联系方式,如果发现什么好东西可以找他。老者姓董是沐洲大学的考古学教授,难怪对砚台的秘密如此清楚。

“一百万!Yeah!”

老者刚离开,一个短发的年轻女店员激动地抓着陆然的胳膊。

“许先生太牛了。会治病还懂古玩!”

“叶总的老公太低调了,平时不吭声,关键时刻力挽狂澜!”

“治得好顾客,卖得出古玩!真厉害!”

卖了个大单,所有店员欣喜如狂,之前的颓废一扫而光。有了这100万,不仅完成任务,而且超额完成,奖金翻倍!

“我彻底服了,浸淫古玩40年还是不如你,许先生真是神人。”

唐同方一脸崇拜地对陆然深深鞠躬,总觉得自己古玩知识非常厉害,和许先生一比就是个屁。

“唐叔,使不得,使不得。之前在一本古书上看过而已,根本不能和你多年经验相比,碰巧而已!”

陆然赶紧俯身扶起唐同方。

陆然不是自谦。当他看着砚台时,龙涎香的秘密自动从他脑海浮现出来。和唐同方比起来,他的知识不够系统完整。

“唐叔,这串五帝钱我买了,给个成本价。我跟叶霜也说一下。谢谢了。”

陆然拿出那串铜钱。这串五帝钱不能再卖给顾客,一旦煞气跑出来害人,就麻烦了。

“许先生尽管拿去,我做主送你了。”唐同方豪气地一挥手。一串铜钱算啥!100万的提成都不止这个数。

“我做东,富豪海鲜城!”唐同放难得大方一把。

“哇!”

“Yeah!”

整个缘宝斋炸锅了。店员们高兴地跳了起来。再次把陆然紧紧围住向他道谢。多亏许先生,不仅奖金保住了,还能吃海鲜大餐。

人民医院治不了的病人,许先生简单几针就治好了!

成本2000的砚台,许先生卖了100万,翻了500倍!

许先生在他们心中就是牛逼的代名词!

办公室里,叶霜通过监控看到陆然的行为,两条好看的眉毛皱得更紧了。怎么觉得都不对,许文杰像是换了个人。

唐同方诚恳邀请下,陆然和叶霜也去了。席间,陆然成为饭局的绝对主角,唐同方和店员对他各种夸赞。弄得陆然非常不好意思。

中午的陆然,吃着过期方便面,遭人冷言冷语。

晚上的陆然,吃着海鲜大餐,犹如众星拱月一样被人阿谀奉承。

人生如此有趣!

叶霜始终冷着脸,老总在这儿,员工总是放不开,所以陆然带着她先走了。

陆然故意喝点酒,这样就得叶霜开车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回家的路。

侧颜杀!

光洁的额头,冰冷的眼睛,高挺的鼻子,紧致有型的下颌。叶霜的完美侧颜让天上的月亮变得暗淡无光。看着如此美丽的女人,陆然的心脏不争气地狂跳起来。

天色已晚,前方一团漆黑,只能看清车前几百米。陆然的前路也是晦涩不清,和一个只认识一天的陌生女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滚床单,重生的第一天真他么刺激!

车子进入一个高档小区,小区是全封闭的,只能刷卡通行,卫生环境和绿化都很好。小区的物业费应该很贵。

把车子停在地库,怕叶霜看出破绽,陆然只能亦步亦趋地跟着叶霜。

“跟我那么近干吗?不认识家啊!”叶霜没好气地说。这个废物从医院醒了之后,变得非常奇怪。

两人进屋之后,叶霜扔给陆然一把钥匙。

“家里钥匙,还以为你再也用不到了。”

叶霜有点感伤,当时以为他死了确实伤心,毕竟夫妻一场。一想到这儿,叶霜的怀疑也消散了不少。活着就好。管不了那么多。

“明天去接机,上周爸妈出去旅游,今早知道你自杀的事,买了夜间航班,明早赶回来。”

叶霜突然捏住陆然的腰肉狠狠地拧了一圈。挺大个老爷们,考试不过就自杀,真窝囊!爸妈跟舅妈一起回来,这下都知道了,明天见面肯定丢死人了。

嘶!

陆然痛地直呲牙,揉揉发红的腰。只能白挨了。

许兄,我又替你受过了。等会和你媳妇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功过相抵了啊。

叶霜洗完澡,走进大厅,陆然还在看电视。但立刻就不看了。眼睛全贴在叶霜身上了。

充满诱惑的天然体香,黑长直的头发,精美绝伦的容颜,薄薄的睡衣遮不住大片白皙的皮肤,宽松的领口被高高撑起,短睡裤露出雪白丰谀的大长腿。

“看什么呢!”叶霜脸蛋有点发烧,捂着胸口跑回屋了。陆然的眼光太炙热了。叶霜的纯棉睡衣洗了,今天穿的是夏季薄沙的,难免有点露。

陆然擦了擦鼻血,感觉裤子好紧啊。

那个啥,被她掐死也值了。

相关文章:

美丽人妇系列全文目录(极品男家政)和美妙人妇做爰

我穿内不裤上学:他的舌在花缝中滑动

想不想吃帅哥的棒棒糖*主人的话奴不敢不听

新鲜美女23p_爱爱细节

别墅群娇交换,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高H浪荡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