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难逃》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0-02 07:08 · 新商盟

“宋医生,来了一位病人,说是伤了那里,你快去看看吧!”小护士轻声说着,还略有些脸红。

我放下手里的工作,跟着小护士去了病房,瞟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男人,脸色沉了沉,感觉到有些讽刺。

居然是我老公。

我和杨志结婚两年,一直没有怀上孩子,这也成了婆婆的心病,但婆婆一直不知道的是,怀不上孩子的原因是他的儿子压根就从没碰过我。

跟在杨志身边的小姑娘哭的梨花带雨,嘴里来嘤嘤呜呜的责怪杨志说他爱乱来,现在弄成了这样。

我觉得极其讽刺,他从来不碰我,如今却和外面的小姑娘搞在一起,现在还搞来了医院。

“宋医生,病人是因为在车上操作不当,造成了生殖器损伤,他这情况需要动手术,是不是要通知家属过来签字?”

小护士递过来家属通知单,我接过,写上了大名,小护士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愣着干什么,准备手术。”

小护士拿着通知单呆呆望着,跟在杨志身边的小姑娘顿时吓傻了。

“杨总,要……要手术,怎么办?会不会……”

“怕什么,还怕她把老子切了不成?”

看似嬉皮笑脸的话让我整理手术服的手抖了一下。

“千雅,你不会真那么狠连你老公都切了吧?”

我戴好手套走上前,轻勾起笑,“你最好把嘴巴闭上,要不然,就怕它以后会不举,日后杨总再想风流,难。”

杨志果然闭了嘴,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他的挑衅到此结束。

我不知道杨志为什么对我有这么大的意见,嫁给杨志,我也算不上高嫁,虽然我双亲不在,还带着一个年幼的弟弟,但好歹我有工作,也养得活自己和弟弟,嫁给杨志,只出于我对他的喜欢,大学进修的时候与他相识,谈了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毕业后就嫁给了他。

他找我,图的什么?

“宋医生,宋医生,你……你还好吧?”

我回过神,摘掉了口罩将手里拿了许久的手术刀交到了助理医师的手中转身出去。

刚出手术室,胃里一阵翻腾,我冲进了办公室的洗手间吐了起来。

是感觉太恶心了吧。

……

办公室的门被人拍的砰砰作响,我擦了擦嘴角,撑起身子,外头传来尖锐的吼叫声。

“宋千雅,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出来,你老公现在还躺在病床上,你躲在里面干什么?”

我开门出了洗手间,刚打开办公室的门婆婆便提着装这汤的饭盒进来,“宋千雅,有你这样当媳妇的吗?小志现在还躺那,你怎么能对他不闻不问的,以为你是主任不得了了是不是?没有我杨家,你算什么东西?”

婆婆劈头盖脸的骂了过来,我不由的想笑。

我抬眸清瞥了婆婆一眼,她素来看不惯我,“那请问有他那样当老公的吗?您怎么不问问他伤哪了?”

婆婆的脸涨的通红,想必是心虚了。

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她支支吾吾了半天,“宋千雅,你以为你就没有一点责任吗?要是你生的出来,小志怎么会出去找人,你抓不住你男人的心,那就是你的错。”

婆婆的话让我觉得极其讽刺,杨志出去玩女人那还是我的错了,论身材样貌,我也不输外头那些莺莺燕燕,他儿子有这种特殊癖好和我有半毛钱的关系。

我懒得理他,准备去干活,婆婆气急败坏的跟了上来。

“宋千雅,你站住……”她上前抓住我的衣服不让我走。

被她一通乱扯,白大褂的扣子被扯掉,衣服拽了下来,众人不禁一阵唏嘘,我扯回了衣服转过身盯着她。

婆婆有些慌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我不认为我有欠你们杨家什么,我嫁进你们家两年,你儿子是怎么样的你比我清楚,我不是您请回来照顾你门全家的保姆。”

婆婆气的浑身发颤,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她指着我的手指都在抖

“你……你……宋千雅,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们杨家让你进门那都算你攀高枝,伺候我们全家怎么了?就你这身份地位,你也只配做我们杨家的保姆。”

简直不可理喻,我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不再理她,任由她站在门口骂骂捏捏的进了电梯。

随着电梯的门关上,隔绝了外头的咒骂,我无力的靠在门上,两眼空洞无神,灵魂就像是从身体里抽离了似的。

……

“千雅,来陪我,北上酒吧,你这次要是还不来,我就死给你看。”

听着手机里的声音,所有的悲伤和不甘都烟消云散了。

“别闹了,我很忙,没空过去。”我低声说道,尽可能不让她听出我现在的心情。

“这次我是认真的,你要是不来,我就……我就从酒吧阳台跳下去。”

脑子里被这翻折腾搅成了一滩浆糊。

挂了乐乐的电话,电梯也到了,打消了继续加班的念头,我直接离开了医院。

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早下班。

一路前去北上酒吧,一眼就看到坐在酒吧中央一桌打扮成小丑女模样的杨乐乐,一群男女围在她的身边。

我径直过去,乐乐见到站在面前的我,露出笑来,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

“乐姐心情不好,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喝了不少酒,千雅姐,你快劝劝。”

杨乐乐一手撑着脑袋,一手举着酒杯朝着我傻笑。

还以为她要死不活哭的死去活来的,现在不是好好的坐在这跟人喝酒。

我也不问,接过了她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

她略有惊讶的盯着我,平时我是不怎么喝酒的,看出我的不对劲,她赶紧打起精神来。

“宋千雅,你干嘛呢?”

“没干嘛,不是你要我来陪你喝酒的吗?喝,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杨乐乐傻愣愣的不说话,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杨乐乐,没心没肺,能有什么事能让她哭。

“我怀孕了,我居然怀了那头渣的孩子。”

乐乐的话让我的脑子里嗡嗡作响。

冷静下来以后,我才从乐乐口中得知,她所说的渣到底是她众多男友中的哪一个。

就是那个平时时不时来捧她场,看着人模人样的大叔。

“现在该怎么办?你要把孩子生下来吗?”我尽可能的保持理智,我只怕乐乐也和我一样遇人不淑,碰上了渣男。

乐乐满脸悲伤却强装微笑的开口,“怎么生?他已经明确告诉我了,他是不会对这个孩子负责的,还给了我十万块要我把孩子打掉。”

多么讽刺!

我握着酒杯的手紧了紧。

天下渣男无数,今年却显得尤其的多。

酒保慌慌张张的凑了过来,“乐姐,那……那谁来了。”

乐乐捂着袋不应,我抬眸狠瞪了酒保一眼。

“谁来了?让乐乐怀孕的那个男人吗?”

酒保不敢说我就知道被我说中了,果然见到门口进来两男的,那自带气场的架势让人不得不将视线落在他们的身上。

我端起酒杯将里头的白酒一饮而尽。

都说酒壮熊人胆,一杯酒下肚,立马上头,我操起桌边的啤酒瓶朝着他们过去。

“妈耶,谁这么刚,连大佬都敢拿酒瓶子拍,不要命了。”

耳边传来大家的议论声,我脑子里嗡嗡作响,整个人恍恍惚惚的,身体飘飘然。

眼前男人的模样从一个变成了两个,两个变成了四个。

“你……你……渣男,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你们凭什么,凭什么能这么不负责任,管好你们的第三条腿,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到处撩妹,有钱就可以做了就不管了吗?”

男人没说话,伸手朝着我过来,我踉跄的退了一步直接被脚下的椅子绊倒摔了个狗吃屎。

乐乐慌忙过来将我拽起,她这人平时麻辣的狠,怎么现在看到渣了她的男人就怂了,她拽着我要走。

我推开她的手,“杨乐乐,你怂什么啊,平时不是挺能耐的吗?怎么现在当着他的面就不敢说话了?”

乐乐拼命的摇头,一脸的为难,“千雅,你搞错了,他……他不是慕辰。”

不……不是?那……那眼前这男的是谁?

男人弹了几下衣服上的啤酒,眉头微微拧起。

“带回去。”低沉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吐出。

乐乐慌忙扑过去,想要将男人拦住,但是又害怕男人那冰冷的眼神。

“崔……崔总,您大人有大量,求你,求你放过她这次,她认错了人,不是故意的,我替她向您道歉。”

“道……道什么歉,对他这种渣男就……就得狠。”我含糊不清的嚷嚷着挥手抽了过去。

男人一把将我落下去的手擒住,轻轻一拽便将我拖了过去重重的撞进他的怀里。

“我最讨厌和酒鬼说话,要不等你酒醒了咱们再谈?”

身后跟着的男人过来将我抓了过去,拖着跟着男人一块出了酒吧。

被推进了车,折腾了一阵困意便来了,我和死尸一样躺在那呼呼大睡。

第二天睁眼,脑袋疼的厉害,可怕的是,身体也像是被人给拆了散了架。

“醒了?”

耳边传来的声音让我瞬间清醒,瞪大了眼睛看着一手撑着脑袋盯着我的男人。

顾不得身体的痛我腾的起身,脑袋哐当一声砸了过去,男人痛的捂着脑袋,嘴里冒出几句不耐烦的粗话。

发觉情况不对,我抓起被子往身上裹。

“你……你是谁?”

男人缓过神,揉着脑袋,“全都不记得了?要不要我帮你重新回忆一下?”

他扑身过来,我捂着胸口,紧闭着眼睛。

“昨晚你可不是这样的。”他在我耳边低喃开口。

昨晚,昨晚我做了什么?

瞧着自己现在光溜溜的模样,再想想他说的那些让人浮想联翩的话,不难猜,昨晚我一定做了很可怕的事情。

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我和他发生了一夜。情。

“先生,既……既然大家都是出来玩的,谁也不亏欠谁对吧,昨晚的事情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以后咱们就桥归桥路归路。”

我伸手过去够挂在床边散落的衣服。

男人见此伸手过来将我的手按住。

“什么桥?什么路?这么快就翻脸了,昨晚哭着求我要了你的女人如今装什么贞烈?”

“你放屁,我怎么可能……”

“不可能吗?要不要听听看,昨晚那个嘴里喊着还想要的到底是谁。”

“混蛋……”

我用尽了全力扑上去想要夺走他手里的手机,我惊恐他手上真的会有我和他在一起翻云覆雨的证据。

见我扑过去,男人顺势将我压到了床上。

“我向来不喜欢张牙舞爪的女人,没人教你女人要温柔的吗?”

我狠狠咬牙,“温柔也不是对你这样的男人。”

他邪魅的勾起唇,“也是,是想对那个搂着别的女人翻云覆雨都不想碰你一下的渣男?”

我捂住嘴不敢置信,难道昨晚我真的什么都说了,和这压根不认识的男人把家底都给掏了。

我躺在那不吭声,似乎我的不反抗让他有一丝不爽,他紧皱的眉头堆成了一座小山。

“哭了?女人就是犯jian的动物,对那种渣男也亏你哭的出来。别担心,一会儿我会让你哭的更大声。”

他按住我的腰,男人冰凉的手让我浑身紧绷了起来。

“你……你到底是谁?我和你无怨无仇,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凭我喜欢,听清楚了,让你欲仙欲死的男人的名字叫崔正熙。”

崔正熙?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

崔正熙的强行侵入让我彻底的失去了反抗能力,哪怕对方多么波涛汹涌,我都如一滩死水躺在那一动不动。

他没了兴致,捏住我的下巴一脸冷漠道,“不会动又不会叫,当老子C的是充气娃娃呢?没劲。”

他起身直接进了卫生间,见此,我匆匆套上衣服夺门而出,眼泪不断的往下淌。

……

我没回家,直接去了医院,进了办公室将门紧锁,套上白大褂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杨志他不爱我,哪怕我百般讨好他,在他面前装作小女人的样子,他都从来没有碰我一下?他宁愿在外头找女支女,他都不想要我。

坐在座位上我以为我不痛就不会哭,可是却不知眼泪早就布满了双眼。

女人这辈子,只想遇一个良人,怎么会这么难?

哭够了,也累了。

为了一个渣男要死不活根本不值得。

……

我做了一个这两年来从不敢做的决定,我要和杨志离婚。

拿着离婚协议书,我站在杨志的病床前,他冷嘲热讽的眼神让我有些心虚。

我心虚个毛线,先背叛我的人是他,不是我。

“这不是宋医生吗?贵客啊,听说昨晚宋医生干了一番大事业啊!”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握着离婚协议书浑身发抖。

他极具讽刺的盯着我,顺手将旁边的小姑娘搂了过去。

“被男人C的感觉如何?”他挑逗着怀里的小女人。

女人娇声回答,“杨总弄的人家可舒服了。”

我知道他这话是说给我听的,杨志常在外头鬼混,狐朋狗友多了去了,搞不好昨晚我招惹了崔正熙的事情已经传进他的耳朵里了,只是他知道我被别的男人带走丝毫没有一点担心,反而还很期待兴奋的样子。

我两眼红彤彤的盯着他,他似笑非笑的坐起身,瞟了一眼我手里的东西。

“离婚协议?宋千雅,想和我离婚啊?你想的可真美。”

“你什么意思?杨志,我们已经到了这一步了,离婚吧,你放心我不会要你们杨家一分钱,这些年就当是我眼瞎。”

杨志听罢大笑了起来。“你眼瞎,我看是我眼瞎才对吧,宋千雅,这么急着和我离?怎么,你这是攀上高枝了就想摆脱我了?不可能。”

相关文章:

男主一直放在女主体内_求求你我好痛处子

在办公室里让老板爽_把男朋友撩硬的对话

《婚迷不醒幕少强制爱》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体检男医师按摩.偷偷和亲戚睡过

跪下,腿打开,屁股撅起|老公天天吃扎入睡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