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重生者——(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

2021-10-02 07:48 · 新商盟

沐洲,战役烈士陵园,森林火灾牺牲烈士追悼会。乌云密布。

现场庄严肃穆,9个纯白花圈并排排列在祭礼台上,花圈上方悬挂着9名英雄的黑白遗照。

各界敬献的花圈、花环沿着陵园外的通道汇成一条寄托哀思的花河。

死后在追悼会上看自己的遗照感觉很奇妙,很少人能有这种经历。陆然可能是唯一的一个。

陆然和战友扑救山火而死,死后被追认为烈士。

当时他和战友在山上扑火,一阵大风突然袭来,滔天的火焰立刻把他们吞噬,最后连尸体都没留下。

不知为什么,只有他变成这种透明状态。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别人都不看到听不到。任何东西都可以穿过他的身体,他也无法触摸任何东西。

按照他的理解,这是人的魂魄。

陆然在城市徘徊数日。既没看到牛头马面也没遇到黑白无常。可能头七还没过吧。

为国捐躯,陆然从不后悔。他是孤儿,国家和人民把他养大,保家卫国理应如此,所以他选择当兵。

只是心中稍有遗憾,他才20岁,美丽的新世界才刚刚向他开放,就迅速关闭了。

追悼会结束,几位烈士亲属悲痛难抑、无法站立,被工作人员搀扶着离开。

陆然自嘲了一下,没有亲人,了无牵挂。

正午的阳光照在陆然的虚幻身体上,却无法留下任何影子。形影相吊,形影相依,自己连影子都没有,孤单到极致了。

意识逐渐变弱,许多往事都记不起了,本来虚幻的身体变得更加透明。

以为受老天眷顾可以留在人间,最后还是难逃一死,比起死去的战友,多参加了一场追悼会而已。

再徘徊几圈,最后看看这个生活了20年的城市。

陆然正看着一家医院,沐洲市人民医院,沐洲最好的三甲医院。

孤儿院王院长告诉他,他就是在这家医院出生的。

陆然羡慕地看着里面的病人和新生儿,病人还能救治,新生儿还有父母,他既没父母,也无法救治。

看到自己正在消散,身体化为点点星光,慢慢飘散。

突然,一股巨大的吸力把陆然吸到医院地下室的房间里。

一道冰冷而神秘的声音印入陆然的脑海。

“念你本性纯良,送你一场机缘,保护叶霜,若有异心,定斩不饶!”

随即一股庞大的信息流涌入陆然大脑,陆然还没来得及看就昏迷了。

一小时后。

陆然睁开眼睛,虽然头痛欲裂。但很充实,有了身体真好。

这具身体好久没有活动,陆然试了几次才坐起来,身上覆盖的白布也随之掉落。

房间内密密麻麻排列了几十张单人床,床上躺着貌似人形的物体,由白布完全覆盖。其中一个白布的上方还有黑色的气体漂浮。

煞气!

陆然脑海里立刻蹦出了这个词。他不知道煞气是什么,但本能地感受到它的恶意。

好像发现了陆然,煞气朝陆然飘了过来,像一只闻到血腥味的嗜血狂鲨。

陆然跳下床迅速跑到铁门处,打算推门而逃。但推了几次都没推开。

铁门从外边锁上了!

煞气近在咫尺,透骨的阴寒快要把陆然的身体冻僵了。

拼了!

陆然后退两步,使劲撞向大门,下腹处一股气流快速涌到肩膀。

嘭!

大铁门居然被撞飞,这么大劲?

来不及多想,一口气跑出了医院。陆然回头一看,煞气没有追上来。

人生充满巧合。

20年前,陆然在这个医院出生。

20年后,他在这里获得新生。

陆然走在大街上,已是夜晚,华灯初上,街上人来人往,洋溢着浓浓的生活气息。

他深吸一口气,大喊道“活着真好!”引得路上行人纷纷侧目。

庆幸的同时,陆然也茫然,旧的身份已经没有。现在的身体不知是谁的。

刚才那个屋子应该是个停尸房,这具身体是个死人。尸体丢了,他家人肯定会找,如果找到,我如何解释?

在我脑海里说话的神秘人是谁?

多亏他救我一命,否则我早已魂飞魄散。

无论叶霜是谁,我一定好好保护她!

陆然做人的原则不多,知恩图报是最重要的一条。

脑海中庞大的信息都是些稀奇古怪的知识:道家、中医、古董、风水、玄学?

之前受到的教育都是无神论,现在发生的事对陆然的世界观产生了强烈的冲击。

街边烧烤摊已经营业,诱人的烧烤味勾起了陆然的食欲,他好几天没吃饭了。在魂魄状态下,从来没觉得饿。拥有身体之后,饥饿却来的如此猛烈。

点了烤串和大腰子,两瓶啤酒。陆然坐在马扎上,悠闲地看着往来的人群。

浓香的肉味,远处小贩卖力的吆喝声,儿童嬉戏玩耍。死过才知道,生活中的美好无处不在。

坐下的时候,陆然才发现裤兜里有只手机,手机居然还有电。搞不懂死人要手机有什么用。

指纹解锁,嗯,手机确实属于这个身体。打开前置摄像头。

手机中的自己,皮肤苍白,有点秀气,比之前帅多了。之前的陆然作为一名军人,经常野外拉练,早就晒得黝黑了。

许文杰。

通过支付App知道了这个身体的名字,顺道把烧烤账单付了,陆然不知道密码,多亏可以刷脸支付。

手机里还有一堆中医执业医师资格考试资料,考试用的?

陆然吃着肉串看着街边的风景,非常的惬意。

突然,一阵刹车声打破了这份惬意,一辆红色路虎急刹停在烧烤摊旁边。

“可惜这大腰子了。”陆然苦笑一声。

油亮油亮的大腰子蒙上了一层灰尘。注定与这个大腰子无缘啊。

拍拍身上的灰尘,找个旅馆休息一晚,明早四处看看,也不知道叶霜是谁,在什么地方。

“许文杰,还往哪儿走?”一道冰冷的声音喊住他。

红色车门打开,一只纤细的脚探了出来。

黑色细跟凉鞋露出了白皙的脚面,精致完美的脚趾上点缀着红色的指甲油。随后就是黑丝袜包裹的修长小腿。

一个身材高挑,穿着西装套裙的女人从车里下来,她抚了下裙子上褶皱。摘下墨镜露出了绝美的容颜,她的美目盯着陆然,好像看着一件死物。已经对眼前的男人心灰意冷,为点小事就寻死觅活吃药自杀,废物!

冷!

实在是太冷了!

西装美女眼中的冰寒让陆然下意识地系了系扣子。

“没什么要跟我说的?从医院跑出来就为了喝酒?可真有出息!”西装美女脸色不悦道。

说完话,西装美女转身就上车了。

应该是通过手机GPS定位找到自己的。现在追债都玩高科技了?

这是什么情况?她是许文杰的债主?陆然有点拿不准。

“上车!”西装美女等的有点不耐烦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知道许文杰欠了多少钱。陆然叹了一口气。坐在了车后排。

“坐前面来!”西装美女冷声道,这废物变傻了,以前恨不得贴她身上,现在竟然躲着她。

陆然苦笑一声,他以为美女不喜欢挨着男人,所以直接坐后排了。

听到美女的命令,陆然只好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

幽若芬芳的体香充斥着车厢,非常好闻,陆然有点陶醉,为了掩饰尴尬,他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什么时候养的臭毛病!”一边开车,西装美女还不忘教训陆然。

陆然微微皱眉,这美女管的太宽了。但也没说什么,债主就是大爷,还了许文杰的债,赶紧离开这里。

叶霜。

在许文杰的微信联系人中,陆然找到西装美女的名字。

霜叶红于二月花!

好名字!

不对!

她就是叶霜?我要保护的人?

陆然回想起那个神秘的声音:“保护叶霜,若有异心,定斩不饶!”

不知她会有什么危险,我一定好好保护她,哪怕拼上这条命。就当报答那个神秘人了。

诶,这个叶霜脾气如此古怪,以后有的头痛了。

“下车!”

陆然下车抬头一看,叹了口气。

眼前建筑物就是沐洲市人民医院,兜了一圈又回来了。

医院大门站着两个中年人,一胖一瘦,叶霜一下车,胖的那个立刻小跑着过来,满脸笑容躬着身子道:

“叶小姐,对不起,这是我们工作疏忽。我已责令许先生的主治医生停职反省,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胖子是人民医院的副院长,才上任3个月,就出现了严重纰漏,真是倒霉。

副院长吓的后背全是冷汗。把活人误诊死亡送进停尸房,这是重大医疗事故,叶家不是普通人家,如果追究起来,他就完蛋了。

多亏停尸房的监控报警,他们才知道许文杰活过来而且从医院跑了。副院长赶紧通知叶霜,所以才有了烧烤摊的一幕。

幸好,叶小姐不希望她老公自杀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所以没追究医院的责任。

副院长指了下旁边戴眼镜的大夫道:

“叶小姐,这是内科主任张志民大夫,全国知名的内科专家,他会给你老公做个全面检查,绝对不会再出现纰漏,所有费用全免。”

“麻烦张主任了。”

叶霜转身上车,开车就走。

陆然刚想喊住叶霜,路虎都驶出大门口了。

这什么人啊,叶霜把自己就这么撂这儿了?

胖子说的什么意思?

许文杰是她老公?那我现在就是她老公了?

死过一次,陆然对很多事都已看淡,但这个事还是让他一阵眩晕。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美女,这就变成自己的老婆了?太快了,比闪婚还快!

咳咳!

“许先生,我们去做检查吧。”

张志民对这位许文杰的情况非常好奇。他的病例上清楚地写着:过量服用安眠药导致呼吸中枢受到抑制致死。确认死亡后被送到停尸房。

停尸房监控显示许文杰是自己跑出去的,铁门也被他撞坏了。整件事都透着诡异。

此前也有过病人生命体征微弱被误诊死亡,送到停尸房后又复苏的案列。但像他恢复这么快的非常少见。

各种检查之后,报告显示这位许先生身体非常健康。DNA验证是许文杰本人。

陆然也从病例上知道许文杰是吃安眠药死的,是不是自杀还有待确定。

尽管还有疑点,但实在找不出问题。张志民一脸郁闷地告诉副院长,这位许先生身体非常健康,可以出院。

“好,太好了!”副院长松了一大口气,赶紧把好消息告诉叶霜。希望叶家不要追究此事。

在副院长陪同下,陆然满怀心事地走出了医院。

叶霜究竟有什么危险,为什么那个神秘的声音让陆然保护她?

许文杰为什么吃安眠药自杀?

层层迷雾围绕着陆然。

叮铃铃!

手机响了,是叶霜打来的。

“来缘宝斋!”

嘟嘟嘟。

陆然顿时风中凌乱。有没有这样的啊,说完就挂电话。真不礼貌!

身上连一块钱都没有,继续刷脸。直接打车去缘宝斋。

车子停在一家店铺门口,店铺位于沐洲古玩城,这里是沐洲市最大古玩交易市场。赝品和真迹鱼龙混杂。

陆然下车直接走进店铺,店外的门面没有过多的装饰,屋内却很奢华,正对门口的是一件两米多高的木制屏风,雕刻着精美的花纹一看就价值不菲。上方的牌匾写着三个大字:缘宝斋。

“叶总,这个月收支,你请过目。”一个60岁左右的老者把账本递给叶霜。

老者叫唐同方,缘宝斋的掌柜,沐洲市古玩圈里的专家级人物,常年和古玩打交道。

古玩城赝品泛滥,在这儿开古玩店,如果没有古玩专家坐镇,收上来的货不辨真假,分分钟被坑死。

所以叶霜特意花重金请来唐同方坐镇缘宝斋。

唐同方一脸得意道:“叶总,咱们这个月收入增长百分之二百。”

“唐叔,辛苦了,年底给你分红。”

“谢谢叶总,谢谢叶总。”唐同方连连拱手,既能赚钱,还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多少人都求之不得。

缘宝斋是她开的?白捡的老婆还是个富婆?

陆然进入店铺,叶霜看都没看他。唐同方更是连招呼都不打。

还有几个店员面带轻蔑地看着陆然窃窃私语。估计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有点窝火,但也管不住别人的嘴,只怪这个许文杰太窝囊。

这时,店铺里走进一对中年夫妇,两人衣着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两位客人,请问需要什么?”机灵点的店员赶紧跑过去伺候。叶总视察,正是表现的好机会。

“我老丈人今天过寿,你们这里有没有好一点的砚台?”中年男子询问道。

“甘肃的洮砚、肇庆的端砚、安徽歙砚、江西龙尾砚、山西澄泥砚都有,可以随意挑选。”

唐同方边往这边走,边介绍道。听唐同方说的这么专业,中年夫妇不住的点头。

“这个多少钱?”中年男子观察一会,指着一方砚台问道。这方砚台的砚体厚重,作椭圆形,周边雕饰云龙戏珠纹,以石眼巧作圆珠。龙首下方凹作云池,池上有石柱眼。砚背面亦雕云龙缭绕,中央平滑处题铭:维彼灵根,神物聚所。龙德正中,君子是与。署款“鹿原”。

看到这方砚台,陆然脸色一变,立刻后退两步,心中暗叫不好,一丝丝黑气正从砚台中飘出。

又是煞气!

周围人对此毫无反应,看来只有他能看到。

“先生好眼力,这方砚台可是清代古物,造型独特,光泽深沉,温润细腻,纹理清晰,星晕凸显。砚台价值20万,既然是您岳父寿辰。我做主打个九折,18万,讨个好彩头。”

“价格不是问题,东西好就行。”

中年男人豪气地挥挥手,心里却一阵肉痛,这个砚台太贵了,但肉痛也得买。他岳父是工商局局长,虽然退休但人脉还在,他的生意全靠这些人脉。平日里,他岳父就喜欢书画字帖,送砚台也是投其所好。

店员引导中年夫妇前往柜台付款。

唐同方更加得意,砚台成本才2000块。现在卖了18万,翻了90倍!

“这个砚台有点古怪,送给老年人恐怕不合适。”陆然硬着头皮出言提醒。老年人一般体质虚弱,如果煞气入体,恐怕会有大问题。明知得罪人,但他不忍心害人。

“你说什么?”中年夫妇一脸惊讶,立刻停止刷卡。

“我们在做生意,请你出去!”叶霜冷声喝道,一脸愠怒地瞪着陆然。

这单生意眼看就要做成,都让这废物搅黄了!

众多店员纷纷怒视陆然,没这18万,月销售任务完不成,奖金就没了。

这废物从来就不懂古玩瞎掺和什么!

“唐叔,如果没猜错,这方砚台刚出土不久吧?”没理叶霜,陆然回头询问唐同方。

唐同方一愣,他怎么知道砚台刚出土?砚台是从一个盗墓的手里收的,盗墓的还特意说砚台是刚从一个古墓偷的。

“别胡说,砚台是从一个搞收藏的朋友那儿收的。”唐同方脸色一正道,当然不能承认砚台来路不正,否则就不用卖了。

“这个砚台是从死人身上得来的,所以沾染了一些煞气,持有此物对老年人身体不好。”唐同方既然不承认,陆然眉头一皱,只好把话挑明。

“你也是古玩专家?不是要涨价吧?”陆然极力阻止他买砚台,中年男子眼珠一转立刻就明白了,他也是做生意的,最清楚这些弯弯道道。

“他?他要是古玩专家,我就把这砚台吃了!”

没等叶霜说话,唐同方嘿嘿冷笑一声,鄙视地看了眼陆然,讥讽道:“这位是我们叶总的老公,高考考了100多分的天才,只能上个垃圾大专。和叶总结婚后,天天在家玩游戏,全靠我们叶总养活。”

唐同方恨死陆然了,缘宝斋是叶家的生意,他竟然劝顾客别买自家东西,吃里扒外的废物!

“唐叔,别说了,文杰,你先上楼!”叶霜打断唐同方,老公的确是个窝囊废,但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事没必要搞得人尽皆知。

陆然彻底无语,这个许文杰真是怂到家了。唐同方是叶霜的手下。连他都可以随意侮辱许文杰,许文杰在家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请吧,许专家。哈哈。”见陆然还在那儿愣神,唐同方走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赶紧让这个废物出去,省得耽误生意。

言尽于此,既然中年男子不听劝,陆然也没办法,转身上了二楼的休息室。

“这位先生,你别听他瞎说,我们缘宝斋是大店,肯定不会涨价,还是18万。”唐同方转过身,微笑对中年男子道。

中年夫妇付款之后带着砚台离开缘宝斋,他们心里认定陆然就是个神神叨叨的逗逼。

叶霜在楼下忙着和唐同方一起探讨之后的经营策略。陆然无所事事只能玩手机游戏。

忙碌的店员看在眼里,都在鄙视陆然,更加坐实了唐同方的话:叶总的老公吃软饭。

自己的老婆在楼下累死累活,你就知道玩游戏,工作帮不上忙,给叶总端杯茶总行吧?

咣当!

缘宝斋的大门被粗暴地踹开,刚才那对中年夫妇又回来了,而且还搀着一个老者。老者神色苍白,走路颤颤巍巍。

突然,老者猛地推开中年夫妇,双手使劲地拍打自己的脑袋,脑门上的青筋变得异常粗大好像随时都要爆炸。

老者倒在地上,身体打起了摆子。眼睛血红,口吐白沫,而且胡言乱语起来。

中年男子一脸狰狞,对着唐同方破口大骂:“我爸看了那个破砚台后就开始头疼,现在变成这样,他万一有个好歹,你们都得死!”

“你们卖有毒古玩给我,十倍赔偿,少一分,我他妈弄死你。”

今天是岳父六十大寿,亲朋满座,中年男子把这个昂贵的砚台送给老丈人,亲戚的赞叹让他非常有面子。哪成想老丈人观赏砚台的时候,突然头疼欲裂。中年男子想起陆然之前的话,赶紧开车过来。本来喜庆的日子弄成这样,中年男子恨不得杀了唐同方。

陆然听到吵声,也从二楼下来了。

“想碰瓷?那你就来错地方了,从没听说古玩还能让人生病的,有病赶紧送医院,别耽误我们生意。”

唐同方面色一冷道。经营古玩店,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仅凭中年男子的一句话就赔钱,那这生意不用干了。

老者的呼吸越来越弱,眼看就要不行了。

“还敢瞎逼逼,我他妈先弄死你!”

中年男子陡然发疯似地把唐同方打到,猛踢他的脑袋。

唐同方是自己的员工,不能坐视不管。叶霜一咬牙鼓足勇气上前拉架。

“来的正好,你是老板吧,赔我180万,少一分,我就烧了你们这个破店。”中年男子抓住叶霜的头发,一巴掌扇过去。

叶霜头发被抓住,根本躲不过去,吓得美目紧闭双手,只能硬挨了。

等了几秒钟,预料之中的痛苦没有到来,她的头发也被放开。叶霜睁开眼睛,一个挺拔的后背挡住她的视线。

绕过后背,叶霜看到一只有力的手紧紧地抓住中年男子挥舞的巴掌。

原来是陆然站在了叶霜的前面。

“打人有什么用,再耽误一会,你老丈人死定了。”陆然甩开中年男子的手。

中年男子惊疑不定的看着陆然,刚才他的手腕一麻,就把叶霜的头发松开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岳父被你们的破砚台毒死了!我要上法院告死你们!”中年男子眼睛通红好像要吃人一样。

相关文章:

英语老师你的奶好软*第一次跟老外,被撑爆了

我男人喜欢我坐到他日/不顾她的求饶索要

尿液灌满肚子求饶bl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bl h把腿张开我要检查

《亿万豪宠二婚娇妻有点甜》&(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