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护花狂徒连载小说 最新章节全文

2021-10-02 08:06 · 新商盟

楚浩傻了,吴斌怎么醒了?

这脸打的,太突然了。

陈院长依旧是慈祥地看着楚浩,心里却说着,这种小病怎么可能出问题?我这多年的经验难道还不如你一个毛头小子吗?

“不对!这是不对的!他的身体已经很差了,让我摸一摸吧!”

楚浩刚要走进吴斌,谢主任用力咳嗽了一声,齐珊珊冲过去连推带搡将楚浩弄出了抢救室。

“楚浩!”齐珊珊的嘴唇都成了紫色,“你到底想干什么?非要毁了我的一切吗?”

楚浩也很着急,在他看来吴斌虽然是醒了,但这刚像是回光返照!

“你让我试试吧……”

齐珊珊眼泪下来了,吓得楚浩把后面的话都咽了回去。

“我本来没想到你竟然可以醒过来,还想着也许这就是上天告诉我需要珍惜你,我该好好对你,不能再像原来那样对你那么冷淡了,可是你今天都干了什么?”

齐珊珊的身体抖动着,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着,此时她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如同一个怨妇似的在过道里痛诉着。

一个病人从齐珊珊身边经过,看到齐珊珊的样子吓得心脏病差点犯了。

平时的冰山女神,现在披头散发,声泪俱下地浑身颤抖着,简直变成了索命的梅超风。

“我……”楚浩想解释,可是齐珊珊伸手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最后,最后啊!人家陈院长专门被请来会诊,你一个对医术一窍不懂的人,竟然对着人家指指点点?尤其是陈院长已经让病人苏醒了,你居然还要强词夺理,宣传你的歪理邪说?楚浩!我算是真的看清你了!”

楚浩低着头,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齐珊珊都是听不进去的。

“行了,我说完了,你走吧,我一会忙完了会去找你!”

楚浩长出了一口气,心想尽管说了这么多,看来还是原谅自己了。

“离婚!咱们今天就把离婚办了!”

楚浩张大了嘴巴,离婚?

这个时候吴斌出来了,郑宇扶着吴斌慢慢走出了抢救室。

郑宇看了楚浩一眼,没有说话。

经过楚浩身边的时候,吴斌停住了脚步,和楚浩目光对视了一下。

楚浩看到了一双冰冷的眼神,这不是之前见到的那双纯净的眼睛!

吴斌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离开了。

楚浩看着吴斌的背影,双腿开始发抖,刚才的眼神里包含了嘲讽、不屑,还有一丝丝的杀意。

“小伙子!”楚浩转过身看到了陈院长。

陈院长大度地拍了拍楚浩的肩膀,“你还很年轻,年轻人嘛,难免会犯错,这都很正常,但是我提醒你啊,要远离那些不健康的东西,多读读书,尤其是健康的书籍,参与一些社会活动,这样对你是有帮助的。”

楚浩挤出笑容,频频点头,感谢陈院长的指点。

谢主任跟在陈院长的后面,看都没看楚浩一眼,快步走了过去,一帮医生护士如众星捧月似的将陈院长送到了门口。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一帮马屁精。”

陈院长离开了,齐珊珊回来看到了楚浩,冷冷地说道,我一会开会,三点半我到家找你,咱们去办手续。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医生办公室。

楚浩回过神来,又不想回家,现在家里只有自己那个丈母娘刘英在,人家巴不得把自己卖了配阴婚呢,这样回去岂不是影响人家数钱的好心情?

楚浩突然感觉自己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决定去肯德基吃点东西。

等到楚浩到了肯德基以后,发现自己竟然在一分钟内吃掉了三个汉堡,奇怪,这次醒过来自己好像就变成了饿死鬼似的,从前一顿饭最多就是一个汉堡,而到现在为止,

自己已经消灭了六个汉堡,关键是,自己还没又觉得饱。

一辆黑色商务车猛地停在了肯德基门口,几个高大的黑衣人走进了肯德基。

一个年轻人走在最前面。

一个长相斯文的瘦高个问了一下年轻人,“是他吗?”

“刘哥,就是他!”

几个人停在了楚浩的面前,楚浩紧张地看了几个人一眼,立刻认出了领头的正是郑宇。

“哎?怎么了?”

刘子豪从兜里掏出一个警官证在楚浩面前晃了一下,一摆手,“带走!”

几个人直接将楚浩架了起来。

楚浩被塞进了商务车,呼啸地离开了。

二十分钟前,在一栋静谧的别墅里。

“谢谢老陈了,让你专门跑了一趟!”一个眼神犀利、气度不凡的中年人跟陈院长握手。

“哎,自己人,说这些干嘛?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中年人将陈院长送出了家。

等到人走了,中年人的脸拉了下来,“小宇,你们今天都干什么了?”

郑宇搓着手,半天不敢吭声,“姨夫,其实也没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弄到医院去了?你的手腕怎么了?”

吴夫人端着水放到了郑宇的面前,“行了行了,这不是人没事吗?少说几句吧!”

中年人看向了吴斌,自进屋后,吴斌就在沙发上坐着,不说话,也不和别人眼神交流。

看着儿子,老人就叹气。

中年人就是昆州市的金融大鳄,吴氏集团老板,吴瑞山,而吴斌,正是他的独生子。

吴氏集团在昆州涉及金融、保险、房地产等多个领域,子公司就达到二十多个,是昆州最为雄厚的企业。

吴瑞山三十多岁才有了这个独生子,非常疼爱。

现在自己五十多岁,儿子眼看就要大学毕业,自己之后要找什么样的工作却全然不知,整天就只会看书,原来还觉得是好事,结果现在成了书呆子,除了看书,别的技能一概不会。

“来,跟我聊聊吧。”吴瑞山拍了拍吴斌的肩膀。

吴斌抬起头,像是看陌生人似的瞧了自己父亲一眼,嘿嘿一笑,站了起来。

郑宇看着吴斌也觉得奇怪,之前就自己这个表弟再怎么内向,也不至于失去说话能力。

怎么醒过来之后,一句话都没有再说过了?

吴瑞山走到自己的卧室,回头一看,发现吴斌停在了书房的门口。

“哎,怎么又去书房了?还没看够吗?”吴瑞山头都大了一圈。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吴斌是被书房里的那些古书吸引了。

“行吧,那就书房……”

话音未落,吴斌突然冲进去猛烈地撞击着书柜!

“哗哗哗!”古书份份掉落下来,如同雪花似的砸了下来。

“斌斌,你,你这是干什么?”

吴斌一回头,吴瑞山吓了一跳!

此时的吴斌头发根根竖起,龇牙咧嘴,如同一头小兽似的,红着眼睛开始撕扯这些古书,将扯下的纸张塞进自己的嘴巴,大声地嚼了起来!

“卧槽!”郑宇看到这个场面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刚跑进去要制止吴斌,直接被吴斌一下子扑倒,跟着一爪子下去,郑宇的胳膊上一块肉就被抓了下来!

看着自己血淋淋的胳膊,郑宇裤子就湿了。

“斌斌!你这是怎么了?别吓妈妈呀!”

还是吴瑞山见多识广,拦住了正要冲进去的爱人。

“斌斌……这是,中邪了!”

听到自己的宝贝儿子中邪了,吴夫人腿就软了。

此时吴瑞山家的保姆、管家都冲了过来终于按住了吴斌。

郑宇试了几次,终于爬起来,裤子滴答滴答流着泛黄的液体。

“老陈不是说没事了吗?”

吴瑞山眯着眼睛回忆着。

“要不要把老陈叫回来?”

吴夫人浑身颤抖地看着地上挣扎的儿子,眼泪不住地流着。

“姨夫,我,我知道有个人应该有办法……”

吴瑞山让郑宇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宇拎着裤子将自己在医院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讲给了吴瑞山。

“脏东西?”

吴瑞山长出了一口气,作为一把手,虽然不应该相信这些听上去异常玄乎的事情,

但是几十年的经历,让他不得不相信,确实有很多是无法解释的。

“快去,把他找回来!现在就去!”

吴瑞山立刻给自己的私人助理刘子豪打去了电话,让他安排人专门配合郑宇找人。

果然,十几分钟,郑宇就在肯德基找到了正在吃饭的楚浩。

郑宇偏偏看着窗外,一句话都不说。

楚浩看着郑宇的样子,心里已经想到发生了什么。

“他伤人了吗?是不是很难控制?”

楚浩一句话让郑宇把脑袋转了回来,郑宇知道自己这下真的找对人了。

“大哥,你能搞定吗?”郑宇把手伸向了楚浩。

楚浩摇摇头,说不知道,得看情况了。

这个时候,楚浩的手机响了,是齐珊珊打来了,看来齐珊珊已经开完会了。

“喂!”楚浩接通了电话,就被刘子豪抢了过去,关机塞进了自己的兜里。

“有要求,通讯设备必须上交。”为了不造成任何不好的影响,手机肯定是要收起来的。

黑色商务车一路狂奔,很快来到了这个僻静的地方。

车子停好,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人出来迎接。

“吴瑞山?”

楚浩一眼认出了这位经常在电视上见到的人物。

吴瑞山眯着眼睛看着楚浩。

“小宇,你请的客人是哪位?”

吴瑞山满眼期待地看着郑宇。

郑宇咳嗽一声,指了指楚浩,“就是这个。”

吴瑞山点点头,看到楚浩的瞬间还是很意外,没想到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小伙子。

“小伙子,我在这里先谢谢你愿意来,希望你能够帮助我,辛苦辛苦!”

“我可不是您客人,您见过去肯德基抓人的吗?”

吴瑞山一愣,扭过脸异常严肃地看着刘子豪,问怎么可以这样请我的客人呢!太不像话了!

刘子豪差点晕过去,心里暗骂郑宇不是东西,都是郑宇说要赶紧抓人,是吴瑞山钦点的,那他肯定第一时间亲自带队去抓人,必然不会讲究什么方式方法。

这该死的郑宇根本就没有告诉自己这些人是吴瑞山的客人!

如果知道是客人,哪怕跪着,也要把他们请上警车。

“我,我错了,当时吧……”刘子豪低着头,汗顺着脖子往下淌。

“算了吧。”楚浩说道。

吴瑞山叹了口气,“好吧!”

刘子豪点点头离开了。

吴瑞山推开门进屋,楚浩看到几个人正围在一张桌子前面。

而桌子上躺着的,就是吴斌,吴斌手脚已经被绑起来了。

听到脚步声来了,吴斌抬起了头,双眼布满了血丝,嘴巴里不时地发出低吼。

可是在看到楚浩的时候,吴斌呆住了,双眼盯着楚浩,时不时呲着牙,好像要扑过去撕咬似的。

楚浩让众人退后,自己围着吴斌转了一圈,很快发现了一层薄薄的黑气围绕着吴斌!

就在楚浩看到黑气的时候,慢慢感觉自己体内出现了一股热浪,在全身的各个穴位间开始游走。

伸出手一看,掌心竟然都变成了红色,就像是握住烧红的烙铁似的。

楚浩明白,这是自己身体做出的反应。

他凑近了吴斌,吴斌出现了躲避的动作,看来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吴斌发出了一阵哀嚎的声音,让人听了浑身不舒服。

吴瑞山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场景,不停念叨着,真是不可思议!原来真有中邪这种事情?

“小兄弟,你可以治疗吗?”

楚浩心里已经有了底,在吴斌身体的脏东西,算不上什么厉害角色。

只是在各种液体的加持下,提升了力量而已。

跟楚浩还是无法媲美的。

“我试试吧,应该没问题。”

吴瑞山双手合十,低声说道辛苦辛苦!

楚浩走到吴斌的头前,双手搓了搓,默念道,“离开吴斌的身体吧。”

说着,楚浩的手放在了吴斌的脑门上。

已经折腾了半天的吴斌彻底安静了。

外人不知道的是,一层层黑气从吴斌的口鼻呼呼向外冲出。

不消片刻,黑气彻底消失了。

楚浩扒开吴斌的上衣,胸口处的淤青不见了。

“吴叔叔,令公子已经没事了!”

吴瑞山眼含泪花,激动地说道,感谢感谢!太感谢了!吴斌到底是怎么搞的?

“这个,就要问他了。”楚浩指着郑宇。

郑宇打了个激灵,双腿开始哆嗦起来。

楚浩问道:“你们是不是经过了坟地?还做了一些对死者不敬的事情?”

“小宇,赶紧说!”

吴瑞山盯着郑宇,眼睛里冒着火。

这个外甥没给自己惹事,本来自己不想管他,无奈吴夫人多次央求自己,只能给他在公司找了个闲职。

平时没少惹麻烦,但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没想到这一次闹得这么大,对女孩子骚扰的事情还没问清楚,竟然还跑到坟头去闯祸!

郑宇还在犹豫,吴瑞山发火了。

“行了!别说了,马上让小刘来处理!”

郑宇砰就跪下了,“姨父!别别别!我说我说!”

两人离开橡胶厂后,本来要回家,可郑宇突发奇想,问吴斌要不要去看坟头蹦迪?

吴斌根本没有心情,但是经不住郑宇精虫上脑,郑宇已经听说了附近正有人下葬,专门找了脱衣舞去表演。

两个人绕到了一个城郊的坟地,那里正在进行脱衣舞表演,看得人还真是不少,郑宇看过瘾了,等到人散了,他跑过去跟女孩搭讪,结果差点被对方打了。

吴斌过去帮忙,碰到了麻烦。

“什么麻烦?”楚浩意识到问题来了。

郑宇叹了口气,“吴斌拉我离开,不小心踩踏了坟头,踩坏了一部分……”

楚浩明白了,估计是坟头中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吴斌,至于那些具体是什么,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那个地方离附属二院最近,我就直接开车去了那里……”

“哼!这算是你唯一做对的事情!如果没有碰到这个小兄弟,估计我儿子性命不保啊!”

吴瑞山转过身给楚浩深深鞠了一躬。

“吴叔叔,这也是我举手之劳,不必如此的!”

吴瑞山突然想到一件事,问吴斌不会在犯病了吧?

楚浩又摸了摸吴斌,说吴斌体内已经干净了,但是身体太弱,以后远离那些阴气重的地方就行了,甚至包括古书,最好都不要让吴斌见到。

吴瑞山点点头,这些都牢记在心。

“以后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小兄弟尽管开口!对了,还不知道小兄弟你的名字呢!”

楚浩赶紧回答,我叫楚浩!

吴瑞山哈哈一笑,“楚浩,嗯,我记住了!”

楚浩离开的时候,郑宇跑过去拉住了楚浩,“有事找我就行!不管H道白道的,我还是认识不少人……”

郑宇满脸的真诚,楚浩点点头。

刘子豪开车将楚浩他们送回了肯德基,下车时特意跟楚浩热情地握手、寒暄。

既是让别人看到楚浩确实没事,同时自己也是为了给楚浩一个好印象。

刘子豪已经知道了,这位楚浩可是吴公子的恩人。

回家路上楚浩都在想着怎么跟齐珊珊解释,实在想的头疼,干脆不再想了。

其实楚浩还是了解齐珊珊,当时的齐珊珊正在气头上,等到过去了,应该就没事了。

敲了几下门,齐珊珊打开门冷冷地看了楚浩一眼,两个人进了屋。

丈母娘刘英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老丈人齐国风正在喝茶。

刘英看到楚浩进来的一刻,呆住了。

“爸、妈,我回来了。”

刘英张了张嘴巴,没说话,蹭就从沙发上跳下来,顾不上穿鞋,光着脚噔噔噔走到楚浩身边。

摸了摸楚浩的胳膊,捏了捏楚浩的脸,又看了看楚浩脚下的影子。

“你,你真的……”

看到刘英魂不守舍的样子,楚浩咳嗽了一声,“妈,张医生把我治好了,嗯,谢谢妈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刘英呼了一下,手心都出汗了。

其实在齐珊珊回来的时候,就问过刘英楚浩是否回来。

当时刘英还问齐珊珊是不是傻了,人都已经安乐死了,怎么可能回来?难不成是魂魄回来吗?

齐珊珊将在医院的事情哭着告诉了刘英,尽管说的绘声绘色,刘英还是不信。

她觉得齐珊珊就是太累了,另外就是人刚死,一时接受不了,才胡言乱语的。

没想到,自己的这位女婿竟然真的活了!

缓过神来的刘英,第一个念头,就是心疼。

说好的配阴婚的剩下的15万彻底黄了!

“楚浩,我可没有照顾你,你看看你这皮包骨头的样子,说出去别人还以为我虐待你了呢!我可担不起!”

楚浩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行了,别愣着了!”

楚浩抬起头撸着袖子就往厨房走,习惯性地要去做饭,被刘英拦住了。

“你这刚出院还能让你做饭?”

听到这句话,楚浩以为自己听错了,看到确实是刘英说的,心里觉得暖暖的。

可刘英下一句,让自己回到了现实。

“咱们出去吃饭吧,姗姗姥爷八十大寿,你怎么也该出席一次了。”

楚浩上楼去换衣服,看到齐珊珊已经换好了,今天妻子的衣服很漂亮,红色长裙,显得身材更加完美。

楚浩进屋后,齐珊珊并没有说话,一直在照镜子,楚浩看到了床上摆放的新衣服。

正要回头说声感谢,齐珊珊已经走到了门边。

“别以为这事过去了,今天姥爷生日呢就算了,我已经请好假了,明天就去办手续。”

“砰!”齐珊珊摔门出去了。

楚浩看着镜子里瘦弱的自己,叹了口气,开始换衣服。

在去饭店的路上,齐珊珊开着车,楚浩坐在副驾,老丈人和丈母娘坐在后排。

“今天是你第一次见到亲戚,能不说话就不要说话,知道了吗?”

楚浩答应一声,看向了窗外。

刘英看到楚浩就来气,心想十几万呢,全都泡汤了,还要继续养着这个窝囊废。

自结婚以来,楚浩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场合,刘英不让,楚浩也确实是拿不出来。

刘英姐妹三人,自己最小,生的还都是女儿,等于有三个女婿,论平辈来看,自己算混的不错,两个姐姐跟自己没有拉开差距。

但是下一辈就不一样了,姐姐们的女婿,一个公司白领,一个做生意,都比自己这个窝囊废女婿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平时一直藏着掖着,生怕被人说了笑话,但这次不一样了,老爷子八十大寿,如果女婿还不露面,实在说不过去了。

“哎,听说还是马跃请客,这风光全让他占了……”刘英白了楚浩一眼。

马跃是刘英大姐的女婿,一家私企部门经理,从前凡是宴席,都是他来买单。

说是买单,其实也都是走公账罢了。

半小时后,楚浩一行人来到了福满楼,这是昆州排的上名号的酒楼,装修一流,风味独特。

包间内已经坐满了人,主位自然是今天的老寿星,刘长山。

身边做的两边分别是刘英的两个姐姐的家人,刘英很自觉地领着自己人坐在最远的地方。

所有人的眼神齐刷刷看向了楚浩,终于看到传说中的上门女婿了!

刘英的两个姐姐恨不得把楚浩扒光了仔细来研究,当然,研究的目的,还是为了更好地让自己的女婿来吊打这个不入流的窝囊废。

可两个女婿好像对于楚浩根本就不感兴趣,毕竟不在一个维度,根本没有可比性。

所有人落座完毕,一个长相白净斯文,穿着白衬衣的年轻人站了起来。

“还是我来主持一下吧,今天是姥爷八十岁大寿的好日子,让我们拿起酒杯,祝姥爷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越活越年轻,越活越精彩!”

“大家一起干杯。”这个人就是今天的实际主角,大姐的女婿马跃。

吃了几口菜,喝了几杯酒,话题就到了马跃的身上。

“小马,听说你升官了,以后多多关照啊!”

“这几个兄弟姐妹都要好好跟你学学,你这样的才是他们的榜样啊!”

马跃很享受这种感觉,频频举杯。

很快,他注意到了楚浩。

别人都在拍他的马屁,只有楚浩,一直安安静静坐在角落吃着菜,眼睛就没有离开过肉。

“咳咳,妹夫!妹夫!”楚浩抬起头,看到马跃拿着杯子对着自己。

刘英率先紧张了,低声叮嘱道,少说话!

楚浩皱了皱眉头,心想我根本就不想说话啊。

“咱们初次见面,认识一下,我叫马跃,吴氏集团旗下的,希乐公司的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

说道吴氏集团的时候,马跃特意看了下周围,周围人露出笑容,纷纷表示太谦虚了太谦虚了!

“妹夫,你呢?在哪里高就呢?”

相关文章:

手握大jb|天天吃男朋友的精子:正室惩罚小妾孔雀开屏

边摸边吃奶边做带声音/和男友在一起不断要我

去找牛郎的感觉怎么样*男朋友摸得我流水有点黏黏

男友钻进我衣服里吸奶|浪子邪医

黄得让人湿的片段_公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