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小娇妻,总裁大人快些来》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0-02 09:23 · 新商盟

A城。

市中心最奢侈的婚纱店。

苏安晗站在一件高定婚纱前,双眸泛红,伸手想要去触碰,却又戛然而止。

“安晗,你放心,我一定会娶你的。”

“安晗,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你的是什么?”

“我们分手!别再来纠缠我!”

种种回忆,如潮水般涌来。

他曾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尖刀一般狠狠地扎刺着她的心。

他怎么能这样……

一旁的店员看到她,好心的问道,“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说着,她又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那件婚纱。

她忽然想起来了。

这套婚纱,是苏安晗当初跟一个长的非常好看的男人一起来定制的,而且还是她自己一个人接待的苏安晗。但是就在前几天,那个男人却来通知店长说婚纱可以卖给别人了。

最终,它也就被他们挂到了店里的正中央位置。

“小姐,您要不要再试一下这套婚纱?”

店员好心地提议,小心翼翼的把婚纱取了下来抱在怀里。

婚纱的裙摆很大,洁白薄如轻翼的蕾丝上缀着一片细密的碎钻,拖曳在地。

苏安晗看着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眨眨眼睛,“真的可以吗?”说话间,双手去摸那件婚纱。

店员点头,“当然,小姐跟我来。”

谁也没注意到,一道身形高挑的身影自苏安晗看婚纱时,便暗藏其后。

是她?

“你不可以一直凶巴巴的,会没有朋友玩的。”

他的脑海里重复的播放着这句话,就仿佛曾经年少的那个小丫头正在牵着他的手对着他撒娇一样。

齐泩深邃的眼眸敛下,眸色晦涩不明,但转瞬即逝。

他抬步走进店内,面露不悦地扫视了一圈。

什么杂志宣传,竟然会要求他拍婚纱照?

他扯了扯领带,低头看了眼助理递来的平板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着一个女孩子的照片。

吐舌卖萌的样子让他更觉不耐。

脸色阴沉,面带寒霜。

“人呢?”

“应该,应该……还没到。”

助理莫尘望着眼前正处于暴怒边缘的自家BOSS,十分心虚的回答着。

额冒薄汗。

谁不知道作为齐氏集团的总裁,最讨厌的两件事,一,被要求做不喜欢做的事;二,迟到!

齐泩唇线紧抿,目光幽幽的投向苏安晗所在的换衣间方向。

既然迟到,那干脆直接换人好了!

“今天的行程汇报给我。”齐泩收回目光,回头看了眼身后的莫尘。

助理莫尘点头,照着平板,机械化念着今天他的所有行程,“杂志这里解决了以后要去徐氏谈合作事宜,然后晚上回家陪您父亲下棋,之后还有……”

他还没说完,齐泩直接抬手打断了他的话,“这个拍完直接结束,剩下的明天说。”

用力的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回头看着还没有回复自己的话的莫尘。

莫尘只是不知道应不应该再去做一下挣扎,因为齐泩已经推了徐氏的两次两方洽谈。

“需要我再重复?”

这句话,是命令,不是请求。

“还有,模特换人!”

换、换人?

莫尘本正在老老实实的修改所有行程,猛然听到连模特都要换人,一颗心颤抖不已。

他BOSS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BOSS,这随便换人不好……吧?”

只是话还没说完,齐泩已经去换衣服了。

果然,他的BOSS从来都不给反对的机会……

莫尘无奈,只能给杂志方发了条消息,随后又找了一个位置,翘着二郎腿偷摸趁机玩起他的游戏。

“双杀!Yes!”

此时。

苏安晗穿着婚纱,从换衣间出来。

她看着镜子前的自己,面带苦笑。

“这套婚纱真的很看。”

店员笑眯眯的帮她摆着裙摆的方向,发自内心的赞叹,“小姐您的身材真的很好,这套婚纱也是我在店里见过的最漂亮的婚纱了。”

苏安晗本来就长着一张鹅蛋脸,是最好搭配这件裙子的脸型了。再者,那件婚纱的草图是苏安晗自己亲手画的,自然是为她的身材量身定做的。

如果这位小姐能够遇到一个真心爱她的,倒是真的很幸福。

只可惜……

店员心想着,表面却不动声色。

而正在这时,齐泩也从另一侧的换衣间走出。

一身深色的正装,就如他行事风格一样的严肃。

将他本就高挑的身形衬得更加修长。

径直走到苏安晗的边上,白皙的指尖勾缠着领带。

“声音关了,很吵。”

齐泩再一次开口。

莫尘知道自己玩游戏被BOSS发现了,连忙非常老实的收起手机跟上。

“这位小姐,我需要征用一下你的时间。”

齐泩侧身,却看向了苏安晗。

苏安晗听到齐泩的话,怔了怔,飞快地瞥了他一眼,蹙眉。

征用?

他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您误会了,我只是过来看一下婚纱。”

苏安晗转身,便要回到换衣间。

但下一秒,齐泩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等一下。”

疼!

苏安晗只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要被捏肿了,她非常不满的回头瞪了眼齐泩,用力的甩手想要从他的手里挣脱开,可怎么也却挣脱不了。

这个男人怎么回事?!

“这位先生,您到底想干嘛?”

苏安晗咬牙切齿的问着,眼神已经凶狠。

全然不复之前失落难过的模样。

齐泩忽地一笑,这才像他认识的苏安晗。

“跟我一起拍照吧?”

齐泩说着,直接拖着苏安晗去摄影师所在的位置。

完全不管又在自己前面的莫尘提醒了不知道几遍的“不能强制要求别人拍照”。

苏安晗被带到摄影棚之后才回过神来,充满戒备的看着周围的设备跟齐泩,“你有病?”

齐泩听着她不甚客气的话,却意外的没有动怒。

他没有耐心去等一个人,既然这么巧的重遇了她,他不会轻易放过。

况且,这个小家伙,似乎一时半会还没有想起来他是谁?

欺负她一下,让他的心情莫名变好。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齐泩,邀请你拍照。”

齐泩伸出手,笑容丝毫不减。

完全反常!

苏安晗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了,也跟着伸出手来,与他相握,“我,我叫苏安晗。”说完,松手扯了扯裙摆。

苏安晗……

齐泩勾了勾唇,“我记忆很好。”

苏安晗奇怪的回头看着齐泩,也没说些什么。

这时。

“好啦好啦,两位姿势快点摆好!时间紧张,我们马上开拍!”提前预约好的摄影师小姐姐催着,就按下了快门。

其实两人无论是身材、样貌还是气质,都是顶尖。

即便只是随意站着,都是一张完美的画报。

第一张照片,很快完成。

原本,苏安晗是准备礼貌性的打个招呼直接离开的,可摄影师在和齐泩聊过之后,又说她非常适合那套婚纱,想再为她拍一张照片,还答应会给模板跟工资。

她为了工资,就勉强答应了。

毕竟,她现在很缺钱!

苏安晗不安的站着,身旁的齐泩绅士的搂着她的腰。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苏安晗总是觉得齐泩的笑容有些许的怪异。

很快,摄影师便告诉她,他们的下一个动作是齐泩搂着她亲吻、

最后又解释只要借位就可以,苏安晗这才稍稍缓和了下脸色。

“三!二!一!”

然而,摄影师按下快门的一瞬间,齐泩低头轻轻的亲了一下她的嘴巴。

唇瓣相触的片刻,苏安晗的脑袋彻底懵了。

她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居然就这样子轻轻松松的被齐泩这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给夺走了?!

下一秒,苏安晗红了眼眶,推开齐泩跑去楼下找那个店员要求换衣服离开。

齐泩有些发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到底做了些什么。

他……没忍住,亲了她?!

苏安琀擦着眼泪踉踉跄跄的跑出了婚纱店,看着隔着玻璃窗里那个狼狈不堪的自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伤心的大声哭了起来。

回福利院的路上,没有躲过路上的车辆,又被溅了一身的污水。

心情更是差到极点。

可再郁闷,她还是要继续过下去,准备明天的面试。

她今年二十岁,现在的这个年纪,已经不适合继续在福利院待下去了。

所以她接受院长妈妈的建议,去一家院长妈妈相熟的人的公司应聘。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成功……

苏安琀这么想着,看了一眼全身镜前面的自己,努力地扯出了一抹不算太难看的笑。

齐氏集团。

齐泩看着自己面前的应聘人员资料,余光无意中看到了被放在最角落的一份资料上。

苏安琀,浮空城高等A级大学毕业。

上学期间学费打工获得,现居住在福利院内。

无双亲,孤儿。

她的个人资料比其他人的还要来的简洁,还特别言简意赅的说出了自己现在的住址家庭状况。

“这么巧,苏安晗。”

他本还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再次接近她。

但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

齐泩用座机电话传唤自己的贴身助理。

“bo,BOSS……我没做让你生气的事!”莫尘的声调颤抖着,就连拿着手机的手也开始跟着颤抖了起来。

其实他会有这个表现也全然不怪他,只是因为上午齐泩来到公司的时候,脸色实在是太臭了,以至于他都不敢给齐泩送早餐过去了。

齐泩知道他是在顾虑着什么,无奈的叹口气,“进来一下,没说要骂你。”说完,就直接挂断了通话。

莫尘一听,知道自己没有事了以后,特别开心的跑进了齐泩的办公室。但是在看到了他手中的那份苏安琀的个人资料,不禁呆愣在了原地。

他知道那份资料是昨天齐泩在那家婚纱店遇到的姑娘。

齐泩挑眉,一副看到莫尘的表情以后很满意的样子,微笑着绕过办公桌,走到他的面前,“通知她,明天过来上班,职位……”

“总裁贴身秘书。”

早晨,天空刚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一向习惯早起处理文件的齐泩就立马清醒了过来。

他打开面前的一个衣柜,随便拿了一件黑色的西装就往自己的身上换。虽然说他换衣服的确是很随意,但是他是天生的衣服架子,随便一件衣服都能够衬托出他的身材。

看着镜子里头的自己,他并没有过多的感觉,就只是冷漠的整理了一下内侧的衬衫,然后就把衣柜关上了。

一个标准的90转身,他抬头看着领结架上头的领带,选了一条黑底白斑的领带就系了上去,就连系领带的手也是出奇的好看。

保姆也在这个时候适时的出现了。

“先生,可以洗漱了。”

保姆在门口说完,直接离开去准备齐泩的早餐了。

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着,预料之中的那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他很快就按下了接听键,等着对面那边传递好消息给自己。

“大哥大哥,这次我们捞了四百多万的单子,厉害不?”电话那头的司长野也是兴奋的不得了,恨不得就在电话里头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全给他都说一遍了。

谁怎知,齐泩就像是听到了意料之内的事情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轻轻的“恩”了一声就没有了下文。

司长野虽然说很想继续说下去,可是他怕自己会被遣送到非洲造化成黑人,“大哥,没事我挂了哈。”

齐泩也没有任何表态,单方面的挂断了通话。

因为一大早起来就收到了好消息,齐泩也就没有那个心思去专心的处理文件,一面挑选皮鞋一面打电话给自己的私人助理。

此时此刻,他的私人助理也才刚刚睡醒,还没有彻底进入清醒的状态,现在整个人都是迷糊的。

“喂……”莫尘扯着软绵绵的嗓音接听了电话,困惑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BOOS,我刚睡醒。”

齐泩听到了莫尘的声音以后,唇角控制不住的上扬,自己却还未发现这一幕,“继续睡,上班迟到扣奖金。”说完,就挂断了通话。

莫尘一脸茫然的看着已经黑屏了的手机,再度钻回了自己的被窝。

其实说齐泩为什么会笑出来,也莫过于是因为莫尘一直被他视为亲生的弟弟一般看待。发出那种声音,有一种像是在对着哥哥撒娇的样子。

但是现在,他显然有些一个更大的乐趣正在公司等待着他。

“先生。”保姆礼貌的打了声招呼,低头为他摆好了早餐,退到了一边等着收拾碗筷。

突然……有点想知道那个蠢女人在干嘛了。

当然,在想的时候他已经拨打电话过去了。毕竟手速大于想法。

齐泩的电话播出去的时候,苏安晗刚穿戴好自己的衣服。因为她的电话铃声跟闹钟铃声调的是一样的,所以她还以为是闹钟响了,并没有及时去看被自己搁置在一边的手机。

谁让今天是上班第一天,早起一些去挤公交车才不会迟到呢。

苏安晗对着全身镜里头的自己笑了一下,还不忘给自己加油打气。

整理好了头发以后,拿起手机,这才发现自己的BOSS连续打了三个电话过来了!

安晗哆嗦着按了回拨键,把手机放在了自己的耳朵边上。

“老……老板。”她说着,低头扯了扯自己的短裙。

齐泩很无奈的笑了一下,咽下了嘴里的吐司面包。“刚才打电话给你是太早了?”

“没、没有。”苏安晗的声音越来越小声,后来就直接听不到了。

齐泩放下餐叉,把手机放在了自己的耳朵边上,关掉了扩音。

“那怎么不接电话?”

相关文章:

平时在家没出去需要穿内衣吗_拥挤中被别人进入了

高中生日常被肉np_贺红 强制

好爽快点别停我还想要继续;男友曾经很爱他的前女友

绝品教练|小姐口述客人下面太粗_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

呃别舔好深水好多阳台——床式36招插图不遮不挡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