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减~《诱爱小妻:洛少矜持点》完整版本试读

2021-10-02 09:01 · 新商盟

第3章 逼我娶你

“等等……”

向朵按住他的手,“景琛,做人要讲良心,你自己不管理公司,把整个洛繁都扔给我,我每天辛辛苦苦工作,回到家还要受到你的虐待吗?”

“向朵,你难道就不怕遭到天谴?逼我娶你,一个见不得光的非婚生女,如今心安理得坐着洛家少奶奶的位置,是谁没有良心?”

墙壁上挂着欧式简约时钟,秒针的每一次波动都敲击在向朵心上,面对他的质问低头缄默,明白有些东西欠了就要还。

璀璨水晶灯光垂落在客厅的每个角落,看着一脸受伤的女人,洛景琛没有丝毫同情,反而变本加厉,“你处心积虑的攀上我,不就是为了钱么?我把公司丢给你,你难道没有从中抽取油水?你会是那么安分的人!”

向朵猛然抬起头,“你不要胡说,爸爸把公司交给我,我不可能会做出有辱他面子的事!”

铮铮小脸,“你侮辱我本人可以,但你不能连带侮辱洛繁,它是我这几年来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洛景琛笑了,每次面对她故作的义愤填膺,总觉得恶心,向朵一个翻身,被男人推到在沙发里,头顶上是他低低的笑,反问:“侮辱你可以?那好。”

向朵心里一紧,已经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牙齿打颤,“洛景琛,你一定要这样逼我是不是?”

他每次都用这招,脱她衣服,逼她就范。

“我逼你?”

大手停下,“我逼你嫁给我?我逼你接替洛繁副总位置?向朵,你就是我见过最毒的蛇!”

咬了别人一口,还要说自己没毒,明明是一条毒蛇!

继续他手上的动作,“你不坦白,可以,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屈服!”

夫妻三年,她最受不了的就是这招,总能轻而易举将她打败,“求你了,景琛,别这样,别这样!”

男人的表情扭曲,“你求我?求我有什么用,当年小琳也求过你,你照样狠心!”

当初如果不是向横插一脚,秦琳不会去找向朵谈判,导致哮喘病发作……

他的力气很大,向朵只剩下一件打底黑色背心,衬得她肤色胜雪,他撇开视线,“我早就跟你说过,乖乖签了离婚协议书,早死早超生,你非要跟我对着干!”

向朵不能再任由他胡来,“洛景琛,住手!我说我说!”

本来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男人,却停了下来,他嗤笑一声,“你早点这样说,多好,我原本可以不用碰你的,你都不知道你多脏!”

结婚前的身体检查,向朵不是清白之身,可她买通医生,制造出假的证明,洛景琛是结婚后好几个月才知道的。

洛景琛那个嫌弃的表情,不是装出来,是从心眼里认为她肮脏,向朵笑了,眼角流淌着忧伤,“景琛,你很恨我是不是?”

洛景琛毫不犹豫回答:“是!”

向朵将衬衫穿好,仔细地系好每一粒纽扣,洛景琛不自觉被她的动作吸引过去,几秒钟后,转过目光不去看她。

“阿琛,结婚三年,你每个月都给邮寄离婚协议书,整个洛城都知道我们夫妻不和,但我们却始终没有离婚,你知道是为了什么?”

被她的一句阿琛惊住,男人随即又恢复正常的表情,“所以你打算这辈子死死握着洛家的家规不放?

第4章 我是洛家未来的家主



洛家没有离婚的先例,这也是祖训,但任何事都有缝隙可以钻,洛景琛冷笑,“你别忘了,我是洛家未来的家主!”

等他掌握家族实权的那一天,第一件事就是将她清理出去。

向朵心头大震,双眸掩不住一片失落,他对她的厌恶毫无疑问,“但现在你跟我还离不了婚,我们好好过几年可以吗?”

再过几年,向镇钦就会苏醒,她做不做洛家少奶奶都无所谓了,“景琛,你现在硬是要离婚的话,可是要净身出户的!”

男人厉目射向她,也不知道向朵对洛啸天下了什么降头,居然对他规定,如果敢出去找女人就要净身出户离婚!

他才是洛家少爷,凭什么要把所有家产拱手让给一个狠毒的女人,“向朵,你休想要得到我洛家一分一毫的财产!”

向朵趴在沙发上,狼狈的姿势,气势丝毫不减弱,扬高声线,“那你就别跟我离婚啊!”

洛景琛深眸看着她后背拱起的美丽蝴蝶骨,“那些照片的幕后黑手是不是你?照片上的女人是谁?”

想到他下午收到的十几张照片,脑门气血就往上冲,找人核实过,不是合成照片,是真实的,他什么时候跟女人纠缠不清过?他自己怎么就不清楚!

向朵知道这个时候,已经遮不住了,“是我找别的女人去睡你,然后拍下这些照片,如果你敢再提离婚的事,我就立马公布出来,爸爸他一定会……”

把你扫地出门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女人的脖子又被他掐住了,这一次,使出男人的力气,连她的精美的锁骨也被磨蹭得很疼。

向朵倔强不肯低头,勇敢与他对视,洛景琛狠狠道:“女人,你找死!”

居然找别的女人来碰他,明知道他有洁癖,想想就觉得很恶心!

“你今天就算杀了我,也没有用,我要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那些照片会以更加不好名义曝光出来……我劝你还是……三思后行……”

她的呼吸被扼住,讲话也困难,但思维还是很理智,条理清晰,句句刺中洛景琛的心,男人弯腰,薄唇溢出的温度洒在女人凝脂般的小脸,“你不怕死?”

向朵的呼吸越来越弱,努力挤出声音,“我早就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有什么好怕?”

死并不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也许是她的某个字刺激到他,洛景琛松开手,向朵脖颈处一大片紫红色,对于他的狠厉程度,她向来都不怀疑,他的好只针对一个女人,秦琳!他的狠只针对另一个女人,向朵!

洛景琛寡淡的眼神居高临下睨着她,“把那些照片给我收拾干净,要是敢流出去半张,看我不扒了你皮!”

“洛先生,我的皮囊不值钱,我最值钱的地方是这里。”她指了指自己的红唇,一展笑颜,“我答应过的每件事都可以做到!”

心里冷笑,但你答应过我每一件事都不能做到!爱跟不爱的天平秤早已经失去平衡。

洛景琛嗤了她一声,“你这张嘴,死人都被你说成了活人!”

在他的印象里,向朵就是一个两面三刀的女人!

向朵瞧着他缓和的面色,撑起身子坐起来,试探性问:“那你暂时打消了离婚念头了?”

男人双手插进口袋里,慵懒的步调迈出了门,只是甩上的门板声音,昭显着他的心情并不是那么愉快。

相关文章:

涨乳催乳吸奶器改造调教公主 宝贝儿乖使劲夹好紧湿

啊我要搞死你这小荡货_一女被两男吸奶的小说

跪下屁股撅高用道具调教|女书记的花芯

【精品精选】冰冷总裁霸道妻全文阅读免费

调教校花不许穿内裤/做完后留在里面不出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