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洗过澡了放心舔:5分钟听了会湿的声音

2021-10-02 09:54 · 新商盟

所以韩蕊急道:“老张,你想想办法嘛,怎么才能刺激到它,让它赶紧崛起?”

老张也挺苦恼的,不受刺激,怎么可能崛起呢?

于是在韩蕊的再三催促下,他也着急了,“你亲它,你亲它它就被唤醒崛起了吧!”

韩蕊大羞,亲老张的那里,她怎么可能做得到,那不是亲吻别的地方。

而且如果真要亲的话,这可算是她的初吻。

以后闺蜜问起她的初吻她怎么说,难不成就说初吻给了几把?

于是下一刻,韩蕊在嗔瞪了老张一眼后,主动伸出了白皙小手。

她心里已经有办法了,已经亲吻的刺激可以,那么动手的刺激一样也可以。

所以紧随其后的,她那只白皙小手,就撩向了老张的身下。

虽然也很羞人,但这比动嘴巴亲吻,让老王玩弄她胸前,都要简单且容易接受的多。

同时她也在心里劝慰着自己,这只是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而已。

而望着韩蕊那只羞答答的小手慢慢伸过来,老张的情绪也越来越亢奋,越来越激动。

竟然要被韩蕊这样的小姑娘给帮忙,真是过瘾呐,要是能亲亲她那俩大那个,就更好了。

此时此刻,在韩蕊那具娇媚胴体的诱惑下,老张已经没有了理智,有的只是无限的欲望,他现在只想从韩蕊身上得到更多的满足,如果能够狠狠攮进去,享受韩蕊的娇媚,那就更好了。

理智?去特么的理智吧,现在只有欲望,没有理智!

韩蕊的白皙小手离他那越来越近,韩蕊自身也是挺紧张的,以至于娇息格外急促。

毕竟是头一次接触这种东西,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只不过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了完成作业,还是因为内心深处那种本能的好奇,她终究还是没有停下手,一路往老张身下摸去,往那个让她感觉到慌乱却又殷切希冀的地方摸去。

终于,她敏感的指尖,碰触上了那令她感觉到烫手的存在……

那种火热的碰触感,让韩蕊心中羞慌到了极致,这可是她第一次接触男人那里。

而老张又何尝不是第一次,他可是第一次被韩蕊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碰到那儿,而且韩蕊还那么漂亮那么迷人,像朵含苞待放的鲜花一样,直让他有种为起开苞的冲动。

只不过就在这种激情艳旖的时候,突然,大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

原本还想将小手完全触碰在老张那里的韩蕊,听到声音赶紧把小手给撤走,更是红着脸急促进屋。老张也是着急忙慌的一把提上了裤子,那感觉就跟偷东西差点被主人发现似的。

都不用商议,推门而入的人肯定是老韩。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进门的正是老韩。

老韩也是不辜负老张的信任,手里拎着一包种子,这显然是又要在院子里鼓捣东西了。

为掩饰心中的慌乱,老张赶紧主动开口,“你又准备鼓捣些什么?”

见老张在家,老韩嘿嘿笑着,“好东西,等明年长出来你就知道了。”

所谓的好东西,可能也就是在老韩眼里吧,毕竟上次他说好东西,长出来的是冬瓜。

所以他口中的好东西,跟通常意义上的压根就不是一回事儿。

老张倒也不是真的关注老韩种什么,他就是转移话题掩饰心慌而已。

这会儿稍稍好些了,于是他也就提起了来意,问了老韩生物科技公司的事情。

当他问出口后,老韩胸脯拍的砰砰响,“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老韩就是仗义,甭管什么事,先把胸脯拍了再说,这点老张都了解多少年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随后老韩在免提打电话的时候,老张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

电话里老韩那个亲戚表示,这事是个大好事,赚钱的大机会,但是干不了,没有那么大的资金去研发,也没有相关的科研团队,就好比九十多岁的老头儿面对十八岁的小姑娘,有心无力了。

听到通话内容,老张心里稍稍有些小郁闷,不过也没怎么正经当个心结。

他现在的心结只一个,那就是想办法将亡妻的研究成果继续下去,还必须是亡妻的名字。

关于这点,是绝对绝对要做到的,而且是想尽一切办法做到。

这,是他唯一能为亡妻做到的事情了,就冲那几十年的夫妻感情,他也不可能让亡妻的研究成果跟心血,变成他人的头顶上的花冠,绝对不可能。

跟老韩聊过这些后,老张就收拾下准备走人了。

老韩挽留道:“都快中午了,留下喝点呗!”

老张挥了挥手,开着车呢喝啥喝,本来年纪大了反应就慢点,喝完了再开车那不祸害人呢么!

拒绝了老韩喝酒的提议,老张就往大门口走去。

只不过就在快到门口时,突然韩蕊的声音响起,“老张,等等我,刚好带我进城!”

这突然响起的喊话声让老张微愣,不明白韩蕊到底是真进城还是假进城。

没准,是想借着这个由头跟他上车,然后好拍他身下的照片,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心里这么惦记着,眼神中也就有了期待。

尤其是进屋换了身衣服后的韩蕊,更是让老张眼前一亮。

吊带裙,黑丝袜,除了青春烂漫的张扬外,还有让人迷离的性感。

单就那双裹在超薄黑丝袜里的性感玉腿,就让老张忍不住的暗吞唾沫。

这要是稍后再车里把那双玉腿给掰开,然后把嘴巴凑到中间去狠狠吃一口,该有多爽……

那种火热的碰触感,让韩蕊心中羞慌到了极致,这可是她第一次接触男人那里。

而老张又何尝不是第一次,他可是第一次被韩蕊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碰到那儿,而且韩蕊还那么漂亮那么迷人,像朵含苞待放的鲜花一样,直让他有种为起开苞的冲动。

只不过就在这种激情艳旖的时候,突然,大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

原本还想将小手完全触碰在老张那里的韩蕊,听到声音赶紧把小手给撤走,更是红着脸急促进屋。老张也是着急忙慌的一把提上了裤子,那感觉就跟偷东西差点被主人发现似的。

都不用商议,推门而入的人肯定是老韩。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进门的正是老韩。

老韩也是不辜负老张的信任,手里拎着一包种子,这显然是又要在院子里鼓捣东西了。

为掩饰心中的慌乱,老张赶紧主动开口,“你又准备鼓捣些什么?”

见老张在家,老韩嘿嘿笑着,“好东西,等明年长出来你就知道了。”

所谓的好东西,可能也就是在老韩眼里吧,毕竟上次他说好东西,长出来的是冬瓜。

所以他口中的好东西,跟通常意义上的压根就不是一回事儿。

老张倒也不是真的关注老韩种什么,他就是转移话题掩饰心慌而已。

这会儿稍稍好些了,于是他也就提起了来意,问了老韩生物科技公司的事情。

当他问出口后,老韩胸脯拍的砰砰响,“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老韩就是仗义,甭管什么事,先把胸脯拍了再说,这点老张都了解多少年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随后老韩在免提打电话的时候,老张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

电话里老韩那个亲戚表示,这事是个大好事,赚钱的大机会,但是干不了,没有那么大的资金去研发,也没有相关的科研团队,就好比九十多岁的老头儿面对十八岁的小姑娘,有心无力了。

听到通话内容,老张心里稍稍有些小郁闷,不过也没怎么正经当个心结。

他现在的心结只一个,那就是想办法将亡妻的研究成果继续下去,还必须是亡妻的名字。

关于这点,是绝对绝对要做到的,而且是想尽一切办法做到。

这,是他唯一能为亡妻做到的事情了,就冲那几十年的夫妻感情,他也不可能让亡妻的研究成果跟心血,变成他人的头顶上的花冠,绝对不可能。

跟老韩聊过这些后,老张就收拾下准备走人了。

老韩挽留道:“都快中午了,留下喝点呗!”

老张挥了挥手,开着车呢喝啥喝,本来年纪大了反应就慢点,喝完了再开车那不祸害人呢么!

拒绝了老韩喝酒的提议,老张就往大门口走去。

只不过就在快到门口时,突然韩蕊的声音响起,“老张,等等我,刚好带我进城!”

这突然响起的喊话声让老张微愣,不明白韩蕊到底是真进城还是假进城。

没准,是想借着这个由头跟他上车,然后好拍他身下的照片,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心里这么惦记着,眼神中也就有了期待。

尤其是进屋换了身衣服后的韩蕊,更是让老张眼前一亮。

吊带裙,黑丝袜,除了青春烂漫的张扬外,还有让人迷离的性感。

单就那双裹在超薄黑丝袜里的性感玉腿,就让老张忍不住的暗吞唾沫。

这要是稍后再车里把那双玉腿给掰开,然后把嘴巴凑到中间去狠狠吃一口,该有多爽……

“张老师,您爱人在关于男性那方面的研究成果,可是很了不起呢!”

“我已经听李琳说过了,这份研究成果将来绝对是造福无数男性同胞的,这是大善举呀!”

“不过就是不知道,您爱人的研究成果,如果进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呢?”

当陈虎提起这些的时候,老张就是个老糊涂也该明白他是因为啥来的了。

只是他并不反感,他现在正愁着找不到合适的合作方去将亡妻的研究成功给研发出来呢!

既然眼下陈虎提起这点,想必就是有一定的路子可以深化合作吧?

于是在随后的时间里,老张就询问起了陈虎的心思。

陈虎倒也没隐瞒,痛快的就把心思给搬了出来。

他现在就职于一家药品生物科技公司,公司领导对于老张亡妻的研究成果特别感兴趣,所以派他过来谈谈,看看双方有没有什么合作的可能性。

“当然,张老师您放心,这钱是绝对少不了您的。”

“我们老总都发话了,只要是愿意把您爱人的研究成果拿出来,他们评断过后确实有价值,就会给予您500万的现金合作奖励。您看,我们公司够有诚意吧?”

诚意倒是挺足的,毕竟是高达500万的现金。

但老张不图钱,他都大半截身子埋进土里的人了,金钱无法带给他诱惑。

他现在想的就只有一点——

“那研发人的名字,会是我老婆的吗?”

陈虎当时就笑了,“不是,张老师,您可能误会了。”

“我们老总给您500万呢,其实就是买断的费用,毕竟您爱人已经不在了,不能再参与后续的研发,所以研发人当然会是我们公司的相关专家。”

“您要知道,专家只要有了一项能够打开市场的药物,那以后就是金子招牌呀,他所研发出的新药物,这么说吧,不管有效没效,都会迅速兜售一空,那就是大笔的利润呀!”

“这种能够创造利润的点,我们老总怎么可能让出来呢,对吧?”

“再者说了,您爱人都已经去世了,古人说的好,人死如灯灭,人都没了,还要什么研发人的名字呢?无所谓了!”

“眼下呢,您该这么考虑,有了这500万,您就可以买别墅雇保姆,甚至您要愿意的话,再找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结婚都不是问题,让她给你生个胖儿子,人生多美满呀……”

陈虎还在为老张勾勒着未来的美好人生,而老张脸上却是斥满寒意。

不能给亡妻研发人的名字也就罢了,竟然还鼓动着让他拿亡妻生前的研究成果去换房子去娶小姑娘,这特么是人干的事吗?简直就是畜生一般的行径。还人生美满,美满他马勒戈壁!

难怪这个狗东西那方面不管用呢,这特么都是报应,活几把该!

原本对陈虎还有些愧疚感呢,毕竟昨晚让李琳帮自己给撸了出来,还把李琳那两蓬娇媚一通吃。这会儿……去特么的愧疚吧,老子愧疚你?你特么活该!

直接拎上东西,老张拽着陈虎衣领就从沙发上给拽起来了,“你给我滚,滚出去!”

连人带东西的,全部都丢出了门口,随即‘砰’的一声老张就把房门给闭上了。

他是真生气了,哪有这样的王八蛋,简直是丧良心!

但陈虎却不觉得有什么,反倒这会儿也生气了。

“不识抬举的老东西,肯特么给你钱就不错了,你还想抱着那点破东西去死怎么的?”

“曹尼玛的,还张老师,张你马勒戈壁,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嘴上低声咒骂着,眼神中也透露出怨毒的色彩。

很明显,陈虎心里已经惦记起了什么坏主意。

赶走陈虎后,老张就气呼呼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掏出烟来点燃了一支。

真的很气愤,哪有这样的,做人到头来就图钱,别的什么都在乎吗?

当一个人连感情都没有的时候,那特么还配叫做人吗?连畜生都知道感情的存在呢!

猛抽两根烟,这才让老张的情绪有所缓释。

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后,老张就把陈虎个王八蛋从脑海中踢了出去,随即进厨房做午饭。

午饭倒也简单,一碗粥一份青菜,也就对付完了,不过今中午老张又对付了两杯酒。

心里不爽,亡妻的研究成果那事办的不利索,不爽,见了陈虎个王八蛋,也不爽。

两个不爽两杯酒,半杯酒下肚,脑袋小有晕乎,倒也不至于醉,心情松快了许多。

收拾完桌子回到卧室里,喝口回漱漱口,老张就准备睡个午觉休息一下。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却响了起来,而且挺急促的。

老张很不耐烦,心说陈虎个王八蛋还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看来有必要跟他好好说道说道,让他知道这世界上的人不是都像他似的,眼里只看到钱,很多人看感情比金钱重要多了!

穿上拖鞋下了床,老张来到门前一把就把门给推开了。

只不过推开房门后,见到的却不是陈虎,而是陈虎的老婆,李琳。

这个时候李琳穿着白色西装套裙,腿上套着一双黑丝袜,看起来跟个都市白领似的,只是那张俏然的脸蛋儿上却没有都市白领的悠闲,有的只是赧然跟歉意。

“刚才陈虎给我打电话了,说是过来跟你谈合作,想要恩师的研究成果……”

陈虎跟李琳倒是没说假话,说老张不懂事,那么大个人还跟孩子似的,让李琳来劝他。

李琳当然不乐意了,她很清楚老张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也并不喜欢陈虎那种金钱至上的观念,所以在电话里她训了陈虎几句,结果就演变成了俩人激烈的争吵,最后不欢而散。

李琳很生气,不过更惦记着老张,担心陈虎把老张给气着,所以过来看看他。

当老张从李琳口中听到这些话后,心里舒坦多了。

还是李琳懂事,像她这么漂亮又懂事心地还善良的女人,怎么就嫁给了陈虎呢?真是的!

招呼李琳进屋落座后,老张也坐在了沙发上。

“李琳,不是我说陈虎的坏话,也不是挑拨你们两夫妻之间的关系。”

“只是这个陈虎真的不适合你,他这个人把金钱看的太重了,简直要大过天。”

“一个人没钱看的重要没什么不好,但总有些东西是比钱更重要的……”

老张跟李琳说了很多,而李琳也点着头,承认着老张说的都对。

“只是当初我母亲生病,是他把钱给垫付上的,我得报恩啊!”

当李琳说起这个的时候,老张哑口无言。

他是真不清楚,原来李琳跟陈虎之间,竟然还有这层关系存在。

他就说嘛,李琳心地这么善良的女人,怎么可能跟陈虎那种人走到一块,价值观都不对等。

思来想去的,又借着那点酒劲儿,老张突然冒出了一句——

“要不然你跟我在一起吧,你欠他多少钱,我砸锅卖铁也替你还上。”

“啊?!”

李琳都懵了,远没想到突然之间,老张会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但老张在酒劲的怂恿下,显然胆子更大。

他直接把李琳那具娇媚的身子给扑倒在了沙发上,随即有力的大手也一把触弄在李琳的丝袜大腿上,嘴巴更是在李琳那张猩红小嘴上狠狠亲了一口。

“李琳,我想搞你,狠狠的搞你,我要弄在你里面!!!

相关文章:

跟男朋友接吻他喘气全身发烫,嫔妃每日例行sp

做完后床湿的/手指按揉小豆豆

一遍又一遍地要她/苏妖精嗯真紧啊呼呼呼

【图片】《最强战婿》小说无删节(原文)

母后你的身子只准朕用/男人吃什么药能增大阴茎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