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热书《邪王嗜宠:毒妃狠绝色》全文免费阅读

2021-10-02 14:47 · 新商盟

第5章 额外报酬

云阡陌扬起手,手中金针连刺进他身上三十六处大穴。

手法,干净利落。

她身为唐门传人,医毒双绝,在他人手中无法可治的病症到她手里却算不了什么。

只是,不过半盏茶的时间,云阡陌便累得满头大汗。

汗水浸过伤口处,疼得她嘴巴直打哆嗦。

咬牙坚持到最后一秒,收了针,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伸手,重新给男子把脉。

内力,已经不再逆流了。

云阡陌抬眸扫了一眼男人,边放开他的手,边说道:“你的命算是捡回来了,以后就看你的造化了。”

起身,目光转动的瞬间从放在地上的金针上掠过。

云阡陌转眸看了看地上依旧昏迷不醒的男子,又看了看金针,好看的眉头挑了挑,“今天,你救了我一命,我也救了一命,我们之间就两清了,至于这金针就当是你给我的额外报酬了。”

她说着,便弯下身将金针收起,揣在自己的怀里。

对付那些渣男渣女,她身上总该有一个可以防身的武器,其他的不是太扎眼就是不方便。

这金针,倒是很合她的心意。

云阡陌抬头看着他,看着他脸上的银色面具,她本不是一个好奇的人,不过这会儿她却想看一看这面具下到底藏着怎样一副容貌?

瞧他刚才出现的时候那惊为天人的气质,想来他的容颜应该不会差吧?

这么想着,云阡陌的手就向银色面具伸去,然而,手指刚碰到面具,还没有来得及揭开,远处就传来一阵脚步声。

整齐而急促。

云阡陌顿时皱了眉头,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低咒一声,只得放弃了心中的想法。

她随手抓起地上的一只火把,起身快速的离开。

“快看!主子在那边!”

云阡陌躲在树后面,看见黑暗中的几人飞一般的跑到神秘男子的身边,言语中满是紧张。

然后,她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开了。

“主子!”

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男人,几人紧张得不得了。

“宴大夫,您快看看主子怎么样了!”

“好。”宴大夫快步上前,为他诊脉。

可是,很快的,他脸上便露出震惊的神情。

“怎么样了?”其他几人担忧的问道。

宴大夫皱了眉头,看了他们一眼,“我再仔细看看。”

说罢,他又重新诊脉,查看。

宴大夫一收回手,他们便紧张的问道:“宴大夫,怎么样?”

宴大夫深邃而睿智的眸子里写满了困惑,他说:“殿下没事了。”

其他几人听了宴大夫这话,愣住了。

无痕转头看了一眼,冷峻的眉头皱了皱,他说道:“最近这段时间殿下的病几乎每子时就会发作,每每都是痛苦难挡。现在已过子时,殿下也的确昏倒了,可是宴大夫您怎么会说殿下又没事呢?”

宴大夫扬手否定了他的话,“不是没有发作,而是有人施针救了殿下。”

微微顿了下,转眼看向地上的男人,就算他此刻昏迷不醒,但依旧遮挡不住他身上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然后他继续说道:“而且此人的医术很是高超,百日之内殿下的病不会再发作。”

几人惊得睁大了眼。

宴大夫皱着眉头捋了捋胡须,“只是,老夫从未听过南熙国谁有如此高超的医术,如果……”

他的话还没说完,本在昏迷中的男人倏地睁开了眼睛,眼中闪烁着冷冽的光芒。

第6章 回晋王府

“殿下,你觉得怎么样?”

宴大夫见男人醒来,立即转了话关切的问道。

无痕上前恭敬的扶起他,男人站起身,拨开他的手,“没事。”

嗓音,低沉醇厚。

宴大夫几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顿了下,他问道:“殿下,你知道刚才救你的人是谁吗?”

男人漆黑如墨的眸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宴大夫说道:“经过那人的诊治,殿下体内的寒毒至少在百日之内不会发作。在这么短的时间,他便有这般本事,所以我想他或许有办法能够彻底的解除殿下体内的寒毒。”

男人眸底掀起一抹惊讶,转念想起云阡陌当时被狼群围攻时,自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冷傲决绝的气场,她有如此高超的医术,似乎又不觉得奇怪了。

不过,看她衣衫褴褛的身上血迹斑斑,还有那血肉模糊的脸和手,一看就是受尽了非人的折磨。

但是,瞧她一身的本事,怎么就落得那般狼狈的地步?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男人狭长的凤眸微微的眯起,眸底闪过一抹寒意。

“殿下?”宴大夫唤道。

男人回神,转眸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对无痕说道:“她脸上身上都有伤,离开没多久,不会走远。”

“是,殿下,属下这就去追!”无痕领命道。

上马,很快的无痕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男人看着,垂在身侧的拳头缓缓的收紧。

……

月,悬在夜空,光线微弱。

云阡陌斜靠在一棵粗壮的树枝上,双眼紧闭,神情安静。

突然,有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在寂静的树林里显得异常的响亮。

云阡陌睁开眼,借着月光看着马匹从她树下飞驰而过,她抬眼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她淡色的唇角微微勾起,眼底精光闪耀。

想追她?

没这么容易。

他救了她,她也救了他。

他们之间算两清了。

如果他想让她再出手,那就看他的本事了。

现在,她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然后,回晋王府跟那渣男恶妇算账。

想到夜瑾辰他们,云阡陌的瞳孔一缩,全身爆出了寒光。

……

进了城,云阡陌没有立即回晋王府,而是去了一趟药铺。

抓了药,处理了伤口,她又去了成衣店。

既然要重新回去面对他们,她就不能太狼狈。

输了阵势,但是绝对不能输了气势。

至于这些买药买衣裳的银子,云阡陌是昨晚从那个男人身上顺走的。

……

云阡陌看着晋王府门前那一对雄壮威武的石狮子,还有头顶上那金光闪闪的牌匾,遮掩在面纱下的唇角微微勾起,带着几分嘲讽与不屑的味道。

迈步走上台阶,还没踏进晋王府大门,她便被守在两边的侍卫拦了下来,“站住!”

锋利的长矛横在她的脖子前,平静而无情。

云阡陌清冷的眸子扫了一眼用长矛拦下他的侍卫,冷冷地哼了一声。

侍卫见此,心头猛地窜起一股怒火,哪里跑来的黄毛丫头竟对他这般无礼。

只是,下一秒,不等他出手,他整个人就被打趴在了地上,手中的武器也被夺走,抵在了他的脖颈处。

他一口鲜血喷出,眼底布满了惊骇之色。

站在另一旁的侍卫看着拿长矛抵在他同伴脖颈处的云阡陌,眼底写满了恐怖。

刚刚这一幕发生得太快,他甚至没有看清楚她究竟是怎么出的手!

相关文章:

使劲里面痒——想要,吸吮_合家欢合集

女友闺蜜夹得我真爽,女友小莹公车小说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女朋友坐身上什么体验

冷总心系俏佳人免费阅读/冷总心系俏佳人大结局TXT

小说肉多污到你湿,大炕上的肉体联欢刘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