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少独宠宝贝妻——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0-02 15:11 · 新商盟

耳边传来了火热的声音,白芷的身体很热,抓住床单,拼命的蹭了蹭……

冷不丁脸上被狠狠掐了一把,痛得她一个激灵,睁开眼。

映入眼帘的,是被一张放大N倍的脸。轮廓分明,眉眼深邃,干净利落的短发下,一双狭长的凤眸正冷冷地凝视她。

白芷咽了咽口水,真好看……

她又做梦了?

真奇怪,这次梦见的居然不是顾凯泽,而是另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即便是身为校草的凯泽,跟这人比起来,也显得黯然失色了。

忽然,男人冷冷地开口。

“夏雨桐,就算要勾引我,你也放错片子了,我没有这种喜好。”声音很磁性,本该多情,但语气却冷酷得像三九寒冬。

白芷脊背一凉,瞬间清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豪华的大床上,前面的超清壁视正放着限制级的动作片,场面热辣。

“咳咳……”

白芷差点给自己的口水呛到,敢情她不仅做了个梦,还是一个大尺度的春梦?

眼看男人动作帅气地扯开衬衣的两颗扣子,朝她压过来,白芷紧张得咽了咽口水,义正言辞地抵住他的胸膛。

“你你你!别过来!……梦里也不行!虽然你长得好看,我很欣赏你,但我,我我……我的第一次可是要留给顾凯泽的!”

看着那张比平日更脆弱无助的小脸,岑墨鹰隼般的目光更冷了,对新婚妻子的手段更是不耐。

这还是那个都不敢和自己多说一句话的女人吗,竟用看陌生人的目光看他,还这样的可怜!

这女人,难不成吓傻了?

他长指抬起她的下巴,薄唇弯起嘲讽的弧度,“现在知道怕了?你千方百计设计嫁给我,又在新婚之夜给我们下药……不就是想让我用你吗?”

下药?

的确感觉身体热得有些异样,她顿时有点蒙:“不,这只是个梦,你先放开我……”

蓦地,唇被男人火热的薄唇封住,她窒息的瞬间,被子被扯开,一具削瘦却有力的身体压了上来。

神经,被撩拨得脆弱不堪。

反反复复,沉沦在那片火热的深海里,初经此事的白芷很快就败下阵来,沉沉的睡了。

……

翌日,白芷从梦中惊坐起,睡衣都湿透了。

她捏了捏自己的耳朵压惊,梦里那男人,好像要将她生吞了一般,还好是假……

“醒了?”

声音猝不及防地传来,低沉,磁性,就像是梦里那个男人。

白芷抬眼看去,只见窗边,逆光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转身,一步步得逼近。

下一刻,男人站定在她床前,单手撑在床头,黑眸深邃,带着审视,神情冷锐。

白芷本能地往后缩。

“你从没告诉过我,你有心脏病。”

“有心脏病还敢给自己下药……夏雨桐,我该说你是太爱我,还是你活得不耐烦了?”

男人的话一字字撞进脑海,白芷一瞬间脸色苍白。

她不是夏什么桐,她是白芷。

而且,她已经死了!

暑假时,她被撞成了植物人,肇事者是个土豪,当即就拿钱向她爸妈买了她的命。

爸妈更心疼儿子,想也不想,就接受了土豪出的那笔钱,却是给她弟弟治病的,而不是她。

她躺在病床上,眼睁睁看着爸妈签了放弃同意书,然后就毫不犹豫的拔了氧气管……

仅仅五万块,就轻飘飘地买了她的命。

这些事都乱糟糟的,她叹了口气,拼命压得自己的情况,冷静的开始审视自己。

伸出手,白皙细腻,柔软纤瘦,和她完全不同。

这一瞬间,她身体僵住了,难不成……她重生了,还占了一个便宜老公?

昨晚,应该是新婚夜,原主为了哄着老公上床,竟然死了,还放了小视频!可想而知,他们的关系有多恶劣!

看着小妻子的眼眶却泛红,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岑墨他不悦地拧眉,“你以为装疯卖傻,我就会放过你?”

白芷失神的咀嚼着夏雨桐这个名字,想着过去的遭遇,彻底下定决心,以后她就是夏雨桐了。

抬起眼,她瞥了一眼那张俊美过分的脸,又飞快地低下头。

重活一世,原主却什么记忆都没留给她,以这男人厌恶她的程度,要发现她是个异端,直接把她送进警局给突突了可怎么办?

好不容易重见光明,夏雨桐现在惜命得很,决不想去触霉头。

不过既然是夫妻,讨好总是没错的,夏雨桐干笑一声,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狗腿道:“老公,你生气了?你饿不饿,我下面给你吃啊?”

“……”

男人黑眸中略过一抹愕然,随即勾起冰冷的笑。

他欺身上前。

他上前一步,夏雨桐就退一步。

一直将她逼到墙角,岑墨抬起一只手,却见夏雨桐闭上了眼睛。

好撩,夏雨桐能感觉到那只修长如白玉的手抵上她身后的墙,将她圈得密不透风。

另一只手,指尖触碰上她的额头,一点点向下,掠过她挺翘的鼻子,嫣红的唇。温热的呼吸,吐在她的耳畔。

“比起吃面”,他的手停留在她胸前,意有所指地捏了一把,“我更想知道,顾凯泽是谁?”

话音落地,所有旖旎气氛顿时消失,夏雨桐冷汗出了一身。

完蛋了,开始捉奸了!她昨晚在床上叫顾凯泽了吗?

夏雨桐缩了缩脖子,试探着胡诌,“是……偶像剧男主角?”

男人嗤了一声,“你说的这鬼话,你自己信吗?”

夏雨桐大言不惭地点头。

“……”

岑墨阴沉地看着她,握着她柔软的手用力,狭长的凤眸,慢慢眯起,“是不是你在国外学校认识的姘头?”

姘他个鬼!

夏雨桐想反唇相讥,却生生憋了回去。

忍吧,谁让她怂,她惜命呢。

她的沉默的样子,被岑墨当成了默认,脸色越发沉下去,“你既有了男人,还半途辍学,撵着我跟我回到国内,催着要嫁给我,有什么目的?”

他大手捏起她的脸,黑眸闪着冷光,“怀孕了,急着要我接盘?”

夏雨桐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这男人想象力丰富得可怕,她真怕自己还没还魂两天,就给他玩死了。

她咬牙,牵起一抹皮笑肉不笑,“老公,我怀没怀孕,昨晚你那么用力,心里就没有点……”

男人垂眸看她,那目光像X光一般锐利。

搅动着房间里的气氛,让夏雨桐很不安,她立刻护着胸前,这便宜老公不会这么精力旺盛吧。

下一秒,她突然被扛起来,扔到床上!

她被摔得头昏脑涨,男人已经欺身而上,“昨晚没感觉,不过今天可以再试试。”

她的滋味,说实话不错,并不像外界传的怪物。

夏雨桐胡乱挥动的双手被制住,不服气地叫道,“这种事怎么试试看?我还是个学生呢!”

“你已经法定了。”岑墨头也没抬,唰的一声,将她身上的睡裙撕成两半。

掌中的娇躯,肌肤如雪,吹弹可破,布满他昨晚留下的,诱人至极。

身体逐渐升温,口吻也就不在僵着了,“你要是真喜欢当学生,我也可以勉强让你叫一声老师,嗯?”

“……”

夏雨桐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当自己被狗啃了。

男人的手指,灵活地在她身上挑起火焰。

忽然,卧室门外响起了年迈的声音,“二少爷,您起了吗?夏董和夏夫人想要见您,已经在会客厅等着了。”

岑墨停下手里的动作,冷哼,“来得倒是早。”

低头,看到女人大脑当机的样子,他嗤笑了一声:“你那是什么表情?靠山来了,不该喜上眉梢吗?”

夏雨桐只是茫然,眼看男人已经动作优雅地起来穿衣服,她终于反应过来,指了指门口,迟疑道,“……是我爹妈来了?”

岑墨漆黑的眸子扫过她的身子,深了深,又很快别开,语气变得有些粗重,“欲擒故纵的把戏,用一次就好,别给我一直装傻。”

夏雨桐心中了然,果然是原主的父母来了。

前世才被父母坑死,她的心理阴影面积大过太平洋,本能地觉得不舒服,而且,很担心见面就会穿帮。

她转了转眼珠,心生一计。

捂着小腹,她神色痛苦的抽气,声音沉重,“……我不太舒服,就不陪你去了。”

岑墨顿住扣袖扣的动作,审视地打量她。

从前,她是很黏夏家老狐狸的,几乎言听计从,所以夏家才会想方设法把她塞进岑家。

如今她顺利嫁给他,大婚第二天该是报喜的日子,她却避而不见,这又是什么新花样?

夏雨桐感觉到,男人刀子似的目光来回掠过她的头顶。

怎么,她演得不像么?

她憋了一口气,正准备更大声地呻吟,却听男人对外面开口了。

“听不懂吗?去告诉夏董和夏夫人,我们昨晚玩得太过火,少夫人下不来床,就不去了。”

“咳咳……”

这回,夏雨桐一口气没憋住,真的咳嗽了起来。

他要不要这么不要脸?

咳了好一会儿,心跳都有些加速,她才怨念地抬起头,眸子里微光点点,像病中西子,端的是撩人至极,让男人心里一动。

接着,夏雨桐赤脚从床上跳下来,纤细的腿映在男人眸中,恨恨打开衣柜。

“我去!”

从会客厅出来,夏雨桐头更痛了。

夏家父母,果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会面过程中,岑墨对她关怀备至,把两人貌合神离的婚姻演得好像真有那么回事儿似的。

可即使是这样,单独和父母说体己话的时候,对方还是着急地打听岑墨的近况,问他打算何时把哥哥岑煜挤出欧洲总部的董事会,好扶夏家上位。

她还能说什么?

夏雨桐假笑得脸都僵了,她新来的,啥也不知道,只能打太极,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岑墨给天花乱坠的一顿吹,给他们吃颗定心丸。

出门的时候,正遇到走廊上靠着个高挑的人影。

男人身形修长,穿着灰蓝色的风衣,低着头,左手里夹着一支烟,不知在想什么。

她顿住脚步,莫名有点心虚。

不得不承认,这男人真的有一副好皮囊。

听到脚步声,岑墨转过头来,凤眸冷淡地圈住她。

“说完了?”

夏雨桐一怔。

男人却突然扔了烟头,大步朝她走过来,神情微冷。

夏雨桐吓得蓦地朝旁边挪了一步,肩膀靠着墙,紧紧地闭上了眼。

他那个气势汹汹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想揍她?

她紧张得全身都紧绷起来,预想之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

耳畔一声轻笑。

接着,天旋地转。

等夏雨桐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抵在墙上,她疑惑地睁开眼,只见男人的唇,就这么压了下来。

清凉的触感,又像羽毛一样柔软,可他的吻却不想像他的神情那么冷淡,而是带着极强的侵略性,在她的唇齿间攻城略地,席卷她的所有甜美。

啪嗒,会客厅的门开了。

夏家夫妇从里面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互相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等到两人的脚步声远去,岑墨才放开她,黑眸深邃。

夏雨桐被吻得呼吸急促,眼冒金星,大口喘着气。

抓起袖子愤愤地擦嘴。

“你给我打招呼了吗?就亲我!”

变态!

长得再好看又怎么样,还不是个变态!

随时随地,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欲!

女人的唇瓣,在擦拭下显得越发红润,鲜艳欲滴,像是在诱人采撷。

一双灵气的眼睛似怨带嗔,又黑又亮,煞是好看。

岑墨眸子深了深。

“你昨晚下药睡我之前,也没给我打招呼。”

“……”

夏雨桐给气得不轻,那是她干的吗?那是原主,可原主已经挂了,不管人家是不是情愿,也算半个以死谢罪吧?

她匪夷所思地看着他。

“你不是讨厌我吗?”

听他的语气,原主对他穷追不舍,他对原主避之不及才是。

为什么还要亲她?

岑墨想了想,邪气地扯起嘴角。

夏雨桐立刻预感,他说不出什么好话。

果然。

“你讨厌榴莲的卖相,你不也吃?所以,虽然你长得面目可憎,但味道尚算不错……”

他说着,暧昧地凑近她,目光故意逡巡一眼。

“再说,我也不是很挑食。”

只要对方安分些,他不介意自己的妻子是谁。

相关文章:

舌尖探入菊蕾中慢慢转动|一个在上面添一个在下面

小说 医诺千金:唐少放肆撩 在线阅读

[总裁豪门] 首席宝贝要甜宠 小说在线新书

揉豆豆超级快时会什么感觉&女有痔疮被开后门什么感觉

多睡几个男人好吗/穿无线蝴蝶内裤逛街经验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