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在学校草坪要了我|下面被别人灌满

2021-10-04 08:21 · 新商盟

庆幸是车里的东西没丢,其实也没啥可丢的,除非遇到了丧心病狂的小偷来卸方向盘。

车的前窗上贴了个违停的罚单,林昆直接撕下来揉揉搓搓扔进了路边的杂草堆里,老捷达挂名在天楚公司的名下,也就说不管违章还是贴罚单,都不用他林昆操心,自然会有人解决的。

眼下面临的问题是车抛锚在路边了,得找个拖车来给拉到修理厂去,林昆初来乍到的,怎么会有拖车的电话,于是只好打给楚相国求助。

楚相国刚和课间休息的小楚澄通完电话,得知小外孙最近这两天和‘爸爸’相处的融洽开心,心情顿时大好,同时对他雇来的‘女婿’也是相当的满意。

这不,刚心情愉悦的挂了小外孙的电话,‘女婿’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林昆在电话里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楚相国直接建议给他换辆新车,宝马、奔驰、凯迪拉克随便他挑,就当是他‘工作’出色的奖励了。

哪知林昆一口拒绝了,说这老捷达修一修还能开,楚相国笑着答应,心里头暗暗道:“这孩子好啊,不光能让我的小外孙开心,还知道节俭。”

楚相国笑着道:“行,小林,你在那稍等一会,我马上安排人去帮你。”

林昆站在路边,握着手机咧嘴笑道:“楚叔,那这修车的费用用我掏么?”

楚相国笑着道:“当然不用了,修个车能花几个钱,你这么说是笑话你楚叔啊。”

林昆连忙说不是,两人又寒暄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林昆也没在路边干等着,他掀开了老捷达的机关盖检查抛锚的故障,他这可不是闲的没事瞎捣鼓,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坦克装甲车他都会修,现在只不过是没有工具罢了,否则这老捷达还用拖到修理厂去?

这辆老捷达是纯进口的,车龄至少十七年,车身大架和地盘都没问题,只是发动机和变速箱以及车身其他的一些零部件由于闲置的时间太久,被生锈腐蚀了,否则它也不会如此的脆弱,被林昆几脚油门就踩抛锚了。

一通检查完后,林昆站在路边摸索着下巴,这老捷达以后要是想开的舒服,免不了一顿大修了,除了车身大架和地盘之外,其余的零部件都得换,大到发动机变速箱,小到螺丝钉,这么一来这老捷达也算是涅槃重生了,不过得需要一笔不小的修理费,反正也是楚相国出钱,林昆不在乎。

等了不到二十分钟,一辆红色的凯迪拉克开了过来,停在了林昆的面前,车门打开,一身职业装戴着个大墨镜的秦雪从车上下来,一双至少十厘米的高跟鞋落地,女王范十足。

林昆心里不由的一阵惊艳,咧嘴笑道:“秦秘书,是你啊。”

秦雪摘下墨镜,露出一个职业的笑容,道:“楚董让我来帮林先生的。”

林昆客气道:“那麻烦秦秘书了。”

秦雪点头微笑,道:“应该的。我已经打电话给汽修公司,他们应该很快就到。”

林昆笑着说好,心里却暗暗道:“晚点来才好呢,多给老子留些时间给美女秘书搭讪,虽然这秦秘书和老楚的关系貌似非同寻常,但搭讪两句总不碍事的。”

可惜林昆心里刚冒出这个龌龊的想法,远处一辆拖车就出现在了视野里,秦雪站在路边上冲那拖车招招了手,那拖车直奔这边开了过来。

老捷达上了拖车,林昆坐着秦雪的凯迪拉克先去汽修厂,路上秦雪忍开玩笑的问了句:“林先生,地下车库里那么多好车,你为什么偏偏选了这辆老捷达?这辆车至少也快有二十岁了,难道林先生喜欢收藏?”

“哈哈……”

林昆笑了两声,从兜里摸出根烟叼在了嘴里,道:“我哪懂什么收藏啊。”

“哦?”

“我是看它够低调。”林昆咧嘴笑道,说完掏出打火机把烟点着了。

“呵呵……咳咳……”秦雪笑了两声,被林昆吐出的烟呛的咳嗽了两声。

“不好意思啊,秦秘书,呛到你了。”林昆连忙说道,就准备把烟掐灭。

“没事。”秦雪笑着道,同时向林昆伸出了手,“给我一根。”

林昆微微一愣,笑着又从兜里摸出了根烟,秦雪接过之后直接噙在了嘴里,林昆拿出打火机给她点着,她先是用力的深吸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

车里马上安静了下来,林昆看着秦雪抽烟的模样,她的脸上表情淡漠,似乎有什么心事,清秀娟丽的眉宇间,又似有一抹淡淡的忧伤环绕。

烟是林昆从漠北带来的大青蛤蟆烟,这烟比普通的烟要烈上数倍,能抽着这么烈的烟,还一脸淡漠自若的女人,肯定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凯迪拉克开进了汽修厂,林昆和秦雪刚从车上下来,就有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从里面迎了出来,经秦雪介绍林昆知道,这胖子叫徐广元,是这家广元汽修厂的老板。

天楚集团百分之七十的车辆的维修保养都是在这做的,是广元汽修厂的最大客户,没有之一。所以秦雪来了,他徐广元是万万不敢怠慢的。

至于秦雪向徐广元介绍林昆的时候,只简单的说了句:“林先生,楚董重要的人。”

徐广元听了之后,马上对林昆肃然起敬,溜须拍马的话说了一大堆。

林昆脸上笑着,心里却对徐广元的印象大打折扣,这一看就是个奸商。

知道了林昆是楚董重要的人后,徐广元一直暗暗猜想待会儿拖来的会是辆什么豪车,结果当拖车拉着老捷达回来后,他整个人彻底呆住了,要不是林昆亲口说老捷达怎么怎么坏了,徐广元都想上去问问拖车司机是不是拖错车了。

林昆说完了老捷达是怎么坏了,徐广元马上喊来了一个高级修理师傅,这高级师傅看上去也是三十多岁,人很清瘦,一双眼睛精光闪闪的。

徐广元把林昆的话向这位杨师傅转述了一遍,这杨师傅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会儿,然后走到老捷达的跟前,掀开了机关盖鼓捣了一会,直起身说道:“发动机的毛病,换上个件马上就能好。”

“嗯,知道了,抓紧时间修。”徐广元应了一声,回过头笑着对林昆和秦雪道:“二位贵宾,车放着让他们修,咱们到楼上去喝点东西?”

“嗯。”秦雪应了一声,就准备上二楼,林昆却摆手道:“等等……”

秦雪和徐广元同时看向林昆。

林昆冲那位杨师傅道:“哥们,你看这车就发动机有毛病?”

这位杨师傅抬起头,道:“对啊,就发动机有毛病。”脸色却隐隐有些不快,他是这家汽修厂的高级汽修工程师,竟然会被顾客怀疑。

林昆笑着道:“恐怕不光发动机点毛病吧。”

这位杨师傅直接反诘道:“你会修车?”

林昆笑着点点头,道:“还真懂那么一点点。”说着,他就向老捷达走了过去,站在机关盖前,指着里面的零部件一一的说了起来,说的这位杨师傅脸色发红却插不上半句话,秦雪和徐广元全都露出了惊讶的目光。

“……这车修发动机只是暂时性的应付,不出半个月肯定还得再修。”林昆转过头笑着对徐广元道:“徐老板,我想给这车大修一下,麻烦你找张纸和笔来,我写下要换的零部件,让你的人按照我的要求去修。”

徐广元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他也是汽修出身的,听了林昆刚才的那一番头头是道的剖析后,当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马上回过神道:“好,没问题!”同时他的心里也隐隐的担心,秦雪今天突然带了这么一个高手来,该不会是故意来探他的底吧,以后再要是想在天楚集团的汽修维护上做手脚,怕是要小心点了。

徐广元亲自找来了纸和笔,林昆就地写了起来,一张A4纸反正面都写满了,徐广元和秦雪在一旁看着,秦雪只是看热闹,徐广元就不同了,他是汽修出身,林昆写的那些零部件在他的脑海里迅速勾勒出了整体的画面,徐广元的心里顿时震惊不已,按照A4纸上写下的那些部件大修出的捷达,已经不能再称之为捷达了,而是一辆穿着捷达外套的顶级悍马。

看着徐广元脸上的表情变化,秦雪还纳闷呢,等她和林昆、徐广元坐在二楼喝咖啡,汽修厂的会计拿着捷达大修的报价单给她看的时候,她才彻底露出了震惊的表情,随后她没有马上在报价单上签字,而是打电话向楚相国请示……

楚相国坐在办公室里喝茶,上好的天山大红袍,价格不菲堪比钻石,即便身家早已是亿万的他,喝起来也是小心翼翼的,可见这茶的金贵。

结果,秦雪一个电话打过来,汇报完那七位数的修理费用后,他差点一口把嘴里的‘钻石’全都喷出来,修个捷达就花这么多钱,闹呢!

楚相国反应大,完全是因为这事,几百万对于他来说就像是普通人的几块钱,关键是上百万在国内买一辆宝马都足够了,还修一辆老捷达干嘛?

他是想不懂啊……

楚相国也没问原因,直接就对着电话道:“小秦啊,你直接签了就行。”

挂了电话,楚相国笑着摇头道:“这小子……”语气里却没有责怪的意思。

秦雪签完了单子,就和林昆一起从汽修厂里出来,徐广元一直送两人到上车,并且直到红色的凯迪拉克完全消失在了视野里,他才转身回去。

回去后,徐广元就找到了那位杨姓师傅,对他道:“小杨啊,这单活你歇着吧,我亲自干!”

凯迪拉克停在了海辰别墅区大门外,林昆刚要下车,秦雪突然叫住他,林昆回过头,就见秦雪微笑着看着他:“林先生……再给我根那烟。”

林昆愣了一下,笑着掏出了根烟,并替她点着。

秦雪深吸一口,似是一脸陶醉,道:“这味道真不错……这烟叫什么名字?”

林昆也给自己点了根,吐着烟圈道:“大青蛤蟆,漠北的烈烟,都是男人抽的。”

秦雪饶有兴致的问道:“那女人呢?”

林昆道:“那儿没女人。”

秦雪不相信。

林昆道:“真的,那儿太穷了,女人都嫁出去了,就剩下一群大老爷们成天跟我们这些当兵的对着干,穷山恶水多刁民,这话可一点都不假。”

林昆掏出了剩下的半包烟,丢到操控台上,“这半包送你了,少抽点。”

秦雪微笑:“谢谢。”

林昆笑了笑,从车上下来,秦雪又突然冲他道:“等你的车修好了,带我去兜兜风?”

林昆咧嘴一笑:“很荣幸。”

林昆大大咧咧的走进了别墅区,秦雪也开着凯迪拉克离开了,路上她叼着大青蛤蟆,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冷艳的脸颊上似有春风拂过。

林昆哼着小调向七号别墅走去,他打算先回去吃点东西,然后去一趟农贸市场,买些菜籽和种菜的工具回来,趁着下午有空把车库前的那小块菜地给种上。

路过六号别墅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并主动向后退了两步,院子里一个算不上太熟悉但也熟悉的身影正在打扫卫生,是他前天晚上英雄救美的女主角章小雅,别墅门口前的台阶上摆满了大包小包的行李。

林昆眉头不由一蹙,这妮子怎么在这儿了,之前住这六号别墅的不是一家四口么,还有……小楚澄事后交代早上来家里找他的也是她,她怎么知道自己住这?

疑惑没有,想弄明白了就得自己去问。

“咳咳……”

林昆走进了小院,故意咳嗽了两声,章小雅正低头扫地,闻声抬起了头,一看是林昆,马上喜上眉梢,惊喜的道:“林大哥,你怎么来了!”

林昆嘴角笑了一下,道:“你怎么搬这来了?”

“我……”

章小雅迟疑一下,她当然不能实话实说了,否则还不得被林昆当成花痴,虽然这次她本来就挺花痴的,但也不能轻易的被知道啊,她红着小脸蛋说:“宿舍住的不舒服,就搬出来了,正好这家在卖房子,所以……”

从小到大,除了隐瞒自己的身世之外,章小雅几乎就没说过谎,这会儿话还没说完,脸已经红的滚烫起来,其中也有面对林昆紧张的原因。

林昆微微一阖眼,马上就知道这小妮子在说谎,反问一句到:“真的?”

“真,真的。”章小雅微微颔首,耳朵也跟着红起来了。

这小妮子不说实话,林昆也不能强迫她说,话锋一转,又问道:“早上你去找我,有什么事儿么?”

章小雅摇头,等林昆转身要走,她又突然反应过来似的,道:“林大哥,等等!”

林昆皱眉回头,“干嘛?”

章小雅羞赧的笑了笑,眼神看了看旁边台阶上的行李,语气不畅的说:“林大哥,你……能不能帮我把行李搬到楼上,太重了,我搬不动。”

林昆:“……”

疯皇高级会所里。

疯彪坐在他私人办公室的沙发上,眼前坐着四个人,分别他手下的虎、豹、狼、狗,阿豹和阿狗两人面色惨白,表情里捱不住的痛苦之色,另外两个阿虎和阿狼则是脸色阴沉,四个人全都看向面色更阴沉的疯彪。

疯彪抽了一口烟,幽幽的骂了句:“MD,没想到在一个外来的小子手里栽了跟头!”

阿狗咳嗽了一声,咳出了血丝,阿豹脸色惨白不说话,阿狼将眼神看向阿虎,阿虎这时冷哼一声,阴测测的道:“彪哥,我去会会那小子!”

说完,阿虎噌的站了起来。

疯彪马上命令道:“坐下!”

阿虎没有坐下,语气阴沉桀骜的道:“我就不信邪了,那小子能有多厉害!等我去断了他的手脚,再把他给提溜到这儿来,任凭彪哥处置!”

阿豹冷笑一声,不看阿虎却是在对阿虎说,不乏揶揄的道:“别把自己说的都能耐似的,整天喝酒打炮身子都被掏空了,还在这充什么英雄好汉,别到时候站着出去被抬着回来,那可就不光丢人那么简单了。”

阿虎顿时暴怒,冲着阿豹吼道:“你特么说谁呢!自己被打成了残疾也就算了,还在这跟老子嚷嚷,信不信老子直接送你去见阎王爷!”

阿豹脑袋一偏,斜视阿虎,冷笑道:“你以为我怕你?有种你就来啊!”

“次奥你老母的!今个儿就送你去见阎王爷!”阿虎暴吼一声,握着一双拳头就要向阿豹扑过来,坐在两人中间的阿狼赶紧站起来拦住。

“虎哥,豹哥,都是自己人,别伤了和气啊!”阿狼抱着阿虎喊道。

“哼!”阿虎怒哼一声,甩了一下拳头作罢。

“呵,孬种。”阿豹冷笑,轻描淡写的道。

“干你老母的,今个老子要是不废了你,就跟你姓!”阿虎顿时又暴怒了起来,挣脱着就要甩开阿狼,阿狼一来实力不如阿虎,二来身材也不如阿虎那么魁伟,而且相差很多,眼看着就要组拦不住了,这时疯彪突然大吼一声:“够了!!!都特么的给我闭嘴,全都给我坐下!”

疯彪一怒,虎、豹、狼、狗四个都有畏惧之色,阿虎忿忿的重新坐下,阿狼也终于松了口气,一时间四个人都老老实实,没人再敢大声喧哗的。

疯彪磕了磕烟灰,抬起眼神看向阿虎道:“阿虎,你就先别逞能了,那小子的实力绝对在你之上,阿豹和阿狗都伤了,我不想你和阿狼再有闪失。”

阿虎语气恭敬的道:“彪哥,那这笔账就这么算了?咱们这么大的帮派,就被那么个毛头小子给办了?以后这要是传出去了,咱们还怎么混?”

疯彪道:“该怎么混还怎么混,来日方长,我就不信办不了这小子!”看向阿狼道:“阿狼,你最近也别忙活别的了,去好好的查查这小子的底细。阿虎,你也别整天喝酒打炮了,养精蓄锐,该对百凤门下手了。”

听到此话,虎、豹、豺、狗四人脸上的表情不尽相同,阿狗表情颇为平静,虽然他势力不如另外三个,但他却是疯彪真正的心腹手下,疯彪无论什么计划他都第一个知道。阿豹面色阴沉不吭声,阿狼则隐隐担忧的说:“彪哥,现在阿狗和豹哥都伤了,咱们再对百凤门下手是不是……”

阿虎骂了阿狼一句没出息,道:“区区一个百凤门,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带上十几个兄弟就对付了!”转而双眼放光的对疯彪道:“彪哥,等收了百凤门,你可别忘了咱俩当初的约定,蒋叶丽那小寡妇归我,嘿嘿。”

疯彪笑道:“好,不能忘。”又对脸色担忧的阿狼道:“你虎哥说的没错,它百凤门没什么值得我们担心,要是一直拖着不动手,倒是会让我担心。”

四个人都不明白,一起看向疯彪。

疯彪抽了一口烟,缓缓吐出道:“中港市今天来了一个过江龙,明天保不准会再来两个、三个,形势总是多变,咱们该壮大自己的实力就一定不要手软,而且蒋叶丽那小寡妇不像我当初想的那么简单,之前咱们的人三番五次到她场子里滋事,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这是在忍,在忍就代表就是在等机会,咱们绝对不能给她这个机会!”

四个人心里诚服的点点头。

疯彪继续说:“但是切记,咱们的吃相不能太难看,百凤门这块肥肉可不光我们盯着,南城区的其他几股势力也都是朝思暮想的,咱们得……”

疯彪的声音突然压低,虎、豹、豺、狗四人听后连连点头,目光灼热……

相关文章:

肚子里灌满男人们的尿|晚上 下面给你吃

乖别流出来,等会我要吃|楼梯间一般要留多深

第4章饥渴的熟妇小说——宝贝你下面都潮了

一女多男调教虐女&涨乳催乳吸奶器改造调教公主

变性手术女变男能硬吗…打催乳针虐乳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