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清风两丝情》都市小说&(精彩全文阅读)【全章节】

2021-10-04 09:17 · 新商盟

医院长廊内外几人正往产房里去,沈欣悦即将临盆,痛楚不断传来,她眉头紧皱,冷汗涔涔攀在额头。

一如所有待产的女人一样,她身边陪着婆婆和丈夫,然而那婆婆面上却并未看不出几分真正的担忧来,满脑子想的只是那女人肚子里能不能生出个带把的。

而作为丈夫的齐思远跟在沈欣悦身边,双手相握,好似要替自己妻子分担点痛苦的样子。

忽而一个声音从走廊另端传来,带着急促和幸灾乐祸,“思远!伯母!你们快来看,我就说有问题!她肚子里的压根就不是你们家的香火,亲子鉴定清清楚楚写着,那孩子是别人的!”

本一堆护士医生家属往里推产妇就已经够闹腾,这么一个重磅炸药投下,现场更混乱了些。

慢悠跟在后头的齐母立马转了向,没再搭理儿媳,回身往另端靠了过去。

来的是沈欣悦的双胞胎妹妹沈乐瑶,她面上几分焦急,气喘吁吁的模样,眼神诚恳地赶忙把那一纸鉴定书递到了对方视线下。

鉴定纸上的确写得清清楚楚,齐母瞬间便恶狠狠指着将面临生产的女人骂了开来。

“我就知道你是个不检点的烂货!还想在我们齐家占到个位置,我们思远真是瞎了眼!才把你这个脏女人娶进家门!”

冷嘲热讽和各式难听话入耳,沈欣悦紧咬下唇,巨大痛苦之下更难堪了几分,她望向身边陪着的齐思远,手上加了几分力道。

男人滞愣一下,随即还是松开了手,决然且不带犹豫,甚至还用怀疑的眼神看向了满头大汗的妻子。

“思远,不是的,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跟别人发生什么……”

沈欣悦压根没料到会有人这么诬赖她,更没想到的是自己最为依赖的人现在竟也站在了她们那边……

分娩带来的疼痛有增无减,而她的心也随之冷下了几度。

齐思远开口想说些什么的模样,看着受苦的女人又有些于心不忍,将信将疑了半刻,但在从沈乐瑶手里接过鉴定纸的刹那,他彻底灭了要相信沈欣悦的心思。

“你不要再狡辩了,这个鉴定已经写得明明白白,你还真是了不起,给我带了那么久的绿帽!”

齐母跟着站过来,冷言冷语道:“乱偷人还有脸不承认,跟别人上床那会儿怎么不想想今天?”

而靠后位置的沈乐瑶嘲讽般地勾了勾嘴角,露出抹得逞的笑,虽说当初她没能跟齐思远在一起,但现在的一纸鉴书下来,那个孪生姐姐肯定再无翻身之日!

“我真的没有!思远,妈,你们相信我……”

被推往产房的女人紧紧抓着旁侧扶杆,双眼泛红,她妄图再解释,但剧烈的疼痛让她没再有力气说出话。

意识被巨大的痛楚盖过,护士医生把她推进了产房,而外头三人只冷眼相望。

虽说那鉴定让他们对沈欣悦冷至极点,但到底还是没有立马离开。

产房内女人忍着疼,脑子乱成一片,闷哼声细碎着从喉中泄出,医生护士似乎停了停动作。

沈欣悦只觉得身体某处传来撕裂般的尖锐痛苦,恍惚间有人离开去了外头。

病房外护士拽下口罩,带了几分急,“孕妇状况不太好,现在面临休克的危险,如果出现意外,大人孩子也许只能留下一个,希望家属们慎重考虑。”

齐思远本还对沈欣悦有几分感情,但一想到她怀的是其他男人的种,怒意便烧了起来。

“保小的!”

说话的是齐母,略上年纪的女人斩钉截铁,语毕看向自己儿子,“反正也不知道是谁的种,养大了卖钱都比把那贱骨头救回来的好!”

恶毒言语不好听,但齐思远却和自己母亲统一了意见。

“保孩子!”

沈欣悦疼得死去活来,晕过去又清醒过来,失血过多曾让她休克,但好在医院里的医生护士竭尽全力,抱着把两人统统挽救回来的决心竭尽全力。

许久之后婴儿的啼哭声终于响在了产房内,沈欣悦大汗淋漓,发丝湿漉贴在额头。

用尽力气生下的孩子嘤嘤哇哇叫着,她本想看,却没抗住虚弱的身体带来的眩晕,昏了过去。

外头的几人本没抱着女人会活下来的想法,不料沈欣悦竟闯过了鬼门关,沈乐瑶暗里咬牙切齿,巴不得立马进去做点手脚让自己那位姐姐再也醒不过来。

但想归想,实际行动永远跟想法有所差池。

好在他们还能率先得到孩子。

从昏昏沉沉中清醒过来的女人皱着眉忍下浑身的不适,抬手拉住边上的护士打探起自己孩子的下落。

“我的孩子现在在哪儿?能不能让我看一看?”

小护士思索了一会儿,偏了偏脑袋。

“好像被家属带走了吧?你老公婆婆还有那个……妹妹?反正在你家人那儿,放心吧,先好好休息!”

沈欣悦闻言心中一慌,之前那三人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自己现在在他们眼里就是个浪荡女人,保不准会对孩子做些什么……

一想到这她立马撑着半坐起身身,另手猛地拽开手背上的输液针,忍着痛下了床。

护士见状一头雾水,赶忙去拦,却被满心惦念着孩子的沈欣悦抬臂狠力推到了墙边。

女人快步往外去,恰好撞上还没来得及从医院离开的沈乐瑶。

后者全然没想到刚从手术台上下来的沈欣悦会出现在自己眼前,不由露了些震惊。

沈欣悦一把扯住对方,苍白无血色的脸上满是焦急。

“我的孩子在哪?你快告诉我!你们把他带到哪里去了?”

被拽住的沈乐瑶轻蔑一笑,使上几成立甩开了女人的手,顺势一把推在她肩头。

“我怎么知道你那跟别人瞎搞出来的孩子在哪儿,估计现在已经被丢掉到哪个不知名的旮旯里了吧,劝你早点死心,不论是齐思远还是那小东西,都不会是你的!”

沈欣悦被推得后撤了几步,听到那后半句话后她整个人愣怔在了原地,如同雷轰电掣一般浑身发麻,面色更难看了几分。

她也没心思再去管那位好妹妹的恶劣态度,直接往医院大门冲,见车便拦。

片刻后沈欣悦终于拦下了一辆的士,她匆匆赶往齐家,想找齐思远和那位名义上的婆婆问个清楚,然而迎接她的却是紧紧闭着的门。

她刚生产完,理应没那么多力气,但十月怀胎产下的孩子牵扯着她所有心绪,连闯过鬼门关都是因为心心念念想着孩子。

齐家门口站了几个佣人,面熟得很,她快步往那里去,步子略有踉跄,但却没有要退的意思。

“齐思远在哪?能不能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你们快叫他出来!”

她边喊边往大门那去,几位佣人有些不忍,但还是将她拦了下来。

“别再进去了,齐少他现在不想见你,你快回去吧。”

沈欣悦浑身乏力,疼痛一阵阵传来,但她依旧没有要放弃的样子,佣人扯住了她双臂,她奋力挣扎,不住往齐家里面闯。

无奈力量悬殊,扯弄之下她脚下一软跌坐在地,一派狼狈。

女人眼里泛上层水雾,一天之内的变故打击得她满心无措,一时间她竟不知如何是好。

忽而不远处传来点汽车发动声,熟悉声音一下又给她亮起了些光。

沈欣悦猛然循声望去,借力撑地缓缓站起后往那头奔了过去。

齐思远驾车从齐家宅内驶出,与此同时沈欣悦也正相向跑来,在看到那辆熟悉的车时,女人没带半点犹豫径直冲了上去。

刚起步加速的汽车没走几米,然而速度已经被带起,如果碰到一起,势必要发生意外。

男人

然而现在的沈欣悦压根顾不上其他,连自己的命也一并抛到了脑后,她手一伸,决然模样挡在了汽车行径的路中央。

驾驶位上的皱了皱眉,最终还是猛一脚刹车没再向前。

“你疯了吗?想死也别死在齐家门口!”

冰冷的斥责迎面而来,沈欣悦强忍着身体和心理上的痛,快步过去牢牢攀住了对方车窗。

“我没有疯!我也没有找过任何除你之外的男人!齐思远,你相信我!”

齐思远冷冷一笑,满眼厌恶,“呵,你叫我怎么相信你,就靠你这么动动嘴皮自说自话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张鉴定书,一定是沈乐瑶在暗里动了手脚!思远,你不要被她骗了,我真的没有……你快把孩子还给我好不好?他现在怎么样?在哪里?你快告诉我!”

面色苍白的沈欣悦用双手牢牢撑在车窗边沿,苦苦哀求着他,但对方却毫不动容。

“动了手脚?你倒是告诉我,这白纸黑字司法鉴定的东西,要怎么动手脚!”

齐思远顿了顿,又接着道开,“至于你说的孩子,他不是我的种,但也不会让你如愿,早点死了心吧!绿我那会儿你就应该好好想想现在的下场!”

听了这通话后沈欣悦心下的绝望更深重了几分,“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你告诉我我到底要做什么你才会相信我!难道要我死吗?”

他面上堆了些不耐,“是!有本事你就去死!但别死在齐家,晦气!”

齐思远本也是随口一说,他望着窗沿上女人的手,心下烦躁,直接按下按键升上了车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更何况是现在濒临崩溃的沈欣悦。

她的手被车窗无情隔在了外侧,车子重新开始发动,女人也没待在原地,用尽所有力气追了上去。

“好!我现在就去死!”

沈欣悦淌了满面的泪,涕泗横流,她边跑边狠拍窗户,嘶声里掺杂着无穷无尽的决然。

车往前驶进马路,随之踉踉跄跄追到车流之间的女人忽而停下了动作。

车水马龙间沈欣悦像是下定决心,稳稳站在了大道中央。

来往的车辆里不时传来司机的叫骂声。

“这女人是脑子有问题吗?!”

“喂!存心找死来的吧!直愣愣站中间是嫌活得命太长?!”

“什么倒霉日子,碰上这种疯女人……”

……

各种斥骂声响在耳边,但沈欣悦现在却一心求死,她嘴里喃喃,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

“妈妈对不起你,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虽然妈妈一眼都没有看见你,但还是很爱你的……妈妈现在找不到你,先去那边等你。”

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叫她越发地轻飘飘,步伐也一样更不稳了些。

而齐思远早已经抛下她驾车离开,压根没分半眼给她,在他心里,沈欣悦就是他的一个巨大耻辱,不论之后再发生什么,他都不想再回头。

车辆穿梭来往,悉数避开了沈欣悦,女人的意识已然开始模糊。

忽而一辆速度极快的车辆从远处驶来,眼见便要从她身边擦过,沈欣悦牙一咬心一横,快步冲到了那车前头。

她双手一展,双眸紧闭,在刺耳鸣笛声中静等着解脱,然而在巨大冲击力来之前她就因为体力不支脑袋一沉昏了过去。

沈欣悦醒来时浑身酸痛,但她很清楚自己意识依旧在,也没有成功见上帝。

女人用手一撑,半起些身往四周扫了一圈,这是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所有的设施家具装修都透露着主人的极高品味与奢华非凡,而她自己身上的伤也都被好好处理了一番。

她满心疑惑,之前的绝望还充斥在心间,爱人不信任自己,亲人敌视自己,刚生下的孩子又不知所踪。

沈欣悦抬眼,半开的阳台窗恰好落入眸中,她起身想往那去看看自己现在究竟在个什么地方,但双脚落地刚挪到阳台门口,疼痛便席卷而来叫她险些跌倒。

失掉重心歪了身子的女人本要去扶门,但却抓了个空,就在沈欣悦以为要摔的刹那,一只有力的大掌握上了她手腕。

“怎么,还想再去死一回?”

男人低沉声音入耳,带了些淡淡的冷意。

沈欣悦被稳稳扶起,她带着几分愣怔抬头望了去。

对方坐在轮椅里,生了一副极好的相貌,薄唇挺鼻,眉目间尽是常人没有的气质。

“……你,是你救了我?”

上下打量完他后沈欣悦犹豫着问开,对方极轻地点了头,并未多语,只是手上收了力,放开了她的腕。

沈欣悦并没想到自己会被人救下,她微微皱眉收回手道:“为什么要救我,我现在,倒还不如死了的好……”

他操作着轮椅,不急不缓地带上阳台门,话语冷清,“你不觉得这是件很愚蠢的事?”

“愚蠢?如果你是我,经历了我碰到的所有事,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我不知道你的遭遇究竟有多糟糕,但显然结束生命是最没用的方式,除了让跟你作对的人幸灾乐祸得意窃喜外没有半点意义。”

被不知名姓的人这般说教,沈欣悦也是有几分不快。

“对!是没用!但我能怎么办?你不是我当然可以这么说得怎么轻松,感同身受这种事根本不存在,你说这么多又有什么用?他们已经不相信我了……我的孩子也要不回来……”

对方不插话也不打断,只静静听,在沈欣悦一番倾诉后他才重新开口,满面的风轻云淡,双眸深邃叫如幽池千丈叫人看不到底。

“你要做的是用回击,而不是逃避,弱者才会选择自我了断。”

“回击,拿什么回击?我身边的人都离开了,我除了求他们相信我求他们把孩子还给我之外,还有什么能做的?”

沈欣悦面色极差,斜斜倚靠着背后被关上的玻璃门,自嘲般路了些无望的笑,“我什么都没有了……”

偌大的房间内忽而静了静,他面上无波无澜,视线却是牢牢钉在了她身上。

“不,你还有一条路。”

“我现在什么都看不到,前面一片黑,哪里还有能给我走的路?”

对方收了视线,沉沉开口,声线寡淡混着稳重,“你可以选择留在我身边,我可以帮你。”

听了这番话后沈欣悦愣了愣,打一开始,她便好奇这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光光是救下自己就足够匪夷所思,现在竟然还要帮自己?

“为什么要帮我?你是谁?你要怎么帮我?留在你身边又是什么意思?”

她望过去,一双眸子因为哭得厉害还没褪下微红,装着的疑惑真真切切。

轮椅上的人听到她接连而出的问题并未露出多少表情,只是迎上了她的目光。

“我缺一个女人,你可以试一试。”

沈欣悦眉头一皱,瞬间涌上几分抗拒,“什么意思?你要包养我?”

对方一如之前云淡风轻,简短话语出口,“我需要一个未婚妻。”

相关文章:

小说(圣手仙农)免费阅读/圣手仙农火热上线

学长凶猛,丞相大人你慢点我不行

口述真实乱过程_女子被拉到树林里糟蹋(绝品医仙)

叫鸭子体验_第16章切了她的子宫

宝贝儿你已经湿透了,三个老汉一起弄我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