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大人很危险》全集小说大结局(主角洛心)

2021-10-04 13:59 · 新商盟

第5章 绝世好男人。

“洛心姐,你怎么才回来,我刚才找了你半天,你去哪儿了?”

唐小糖总算找到了她人,赶紧拉着坐回座位,迫使她的目光从已经没了那道颀长身影的门口收回。

“我刚刚去外面接了个电话。”

“我说呢,去洗手间找你也不在,陆律师也找不到人,我还以为你们……洛心姐,这个陆律师好好哦,工作认真能力出众还特别顾家,关键是长得贼帅贼帅的,真是绝世好男人。”

洛心听着呼吸不由的一窒,唇角溢出一抹苦笑。

谈判又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最终也没有达成一致,她打车回到酒店,坐在床上愣愣出神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林愿打来的。

“师哥。”

“声音听上去怎么这么疲惫,和景润的谈判不顺利?”

林愿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她心生愧疚,“对方不接受我们的条件,师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再换别人过来跟他们谈合作的事?我……”

和景润的谈判条件本身就比较苛刻,加上她和陆谨言的关系,这件事黄的面儿大。

关键是,她不想辜负林愿。他很在意这个案子。

“这么快就放弃可不是我认识的洛心。我相信你,再努力一下,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熟悉的鼓励语气让她到了嘴边的放弃咽了回去,“好,我会尽力,先挂了。”

“嗯,刚下飞机好好休息,谈判的事情不着急。”

电话挂断,洛心盯着黑漆漆的窗外好半天,才下定决心似的拨通了唐小糖的电话,“小糖,你有陆律师的电话和住址吗?”

“住址没有,不过有他的名片。怎么了,洛心姐,你看上陆律师啦?嘿嘿。”

洛心无奈一笑,“别闹,给我发过来。

“好,马上发给你。”

几秒钟后,手机就收到了唐小糖的信息,看着上面的一串数字,她的指尖忽然一颤。

她刚才是因为不确定所以才想问一下,可现在看来,这几年,他都没有换过电话。

呼。

洛心深吸一口气,纤细的手指敲下长长的一串字,可随后却按住删除键,一口气把等待发送的内容删了个精光。

原来时间真的能改变一切,曾经的他们半夜躺在宿舍被窝里总有发不完的短信,说不完的话,可四年过去,她却连一句简单的问候都说不出口。

反复操作了不知多少回,半个小时后都过去了,信息内容里面写了删删了写,到最后只写了很简单的一句话。

阿言,明天上午9点COCO咖啡,我们谈谈,不见不散。

盯着已经发送出去的短信,心却比刚才犹豫不决的时候还要慌,陆谨言看到这条信息会是什么样的反应,那双淡漠冷冽的眸子里会不会充满了厌恶和讥讽?

握紧手机,她坐立不安的等待,十分钟……一个小时……连她都记不得过了多久,黑了的手机屏幕却始终没有亮起。

洛心咬了咬唇,轻轻叹了口气,在被子里渐渐蜷缩成一团。

不适的身体在痛苦煎熬中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可连梦里都浑浑噩噩的闪过一些零散的片段。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我是来做产检的。”

稚嫩的她躺在检查的床位上,一脸恐惧的看着旁边准备器具的医生和护士,拼命的躲闪着他们手里的注射器。

“我们这里只负责堕胎,不负责产检。”

堕胎?

第6章 最美好的未来。

他们骗人!妈妈明明说只要她和阿言分开,就允许她去国外生下这个孩子,怎么可能让她堕胎?

“心儿,你乖乖把孩子拿掉,我和你爸是不会允许你和那个穷光蛋在一起的。”

一点温度都没有的嗓音清晰的传到耳朵里,她这才看见站在手术室一角的妈妈,哭的嘶声裂肺,“妈,我求求你,让我留下这个孩子。”

这是她和阿言的孩子,他们说过要给这个孩子最美好的未来。

“你要留下这个孩子,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眼瞧着妈妈拿起一旁的手术刀架在了脖子上,洛心的眼泪突然止住,妈妈的脾气她是知道的,说到做到。

“我和你爸辛苦养你这么大,你就这样回报我们吗?”

她睁大哭红的眼睛,放弃了所有抵抗,死一般沉默了一分钟之后,终于闭上眼绝望的躺在检查床上。

她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血溅当场。

阿言,孩子,对不起,是我先没了坚持下去的勇气。

市区别墅内,陆谨言紧抿着唇瓣看着床上的皓皓,眼里的心疼溢于言表。

家庭医生调整好点滴滴入的速度,才松了口气,“陆先生,皓皓已经不再抽搐了,吊瓶滴完烧应该可以退下去,但是这孩子的病……还是得尽快手术。”

再拖下去的话……

“知道了。”

陆谨言点头,沉冷的气息让家庭医生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一旁裴晴雨脸上的紧张还没有完全褪去,勉强扯出一抹笑容,“这次真是麻烦您了,我先送您出去。”

“不用客气,如果孩子有什么突发状况必须立刻送去医院。”

“好,谢谢您。”

如同女主人一样,裴晴雨送走家庭医生,随后回到陆谨言身边,满脸歉疚,“谨言,对不起,我刚才太慌张了,还好皓皓没事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和你没关系。”

冷漠的回答仿佛不愿多说,裴晴雨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看了一眼病床上满脸痛苦神情的皓皓继续说道,“皓皓晚上需要照顾,你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我留下来,跟你一起照顾他吧?”

陆谨言眉头浅皱,沉默几秒后,同意了,“好,你先到客房休息,有事我在叫你。”

裴晴雨一下子笑开,柔柔应声,“好。”

这四年来,她借着照顾皓皓,每天陪在谨言身边,可他却从未对她有过任何男女之间的亲密行为,今天,终于有了新的契机。

想法是美好的,可惜现实并没有如裴晴雨所愿,皓皓发烧反反复复,闹腾了一夜,陆谨言也跟着照顾了一夜。

直到快要天亮,小家伙终于睡着了,陆谨言眼底的担心才缓和了一些。

他稍微洗漱一番下了楼,见裴晴雨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谨言,早。昨晚照顾了孩子一夜肯定累了,快来吃点东西吧。”裴晴雨掩去眼中的失落,热情的递上一杯热好的牛奶。

陆谨言点头坐下,习惯性的掏出手机,才发现手机早已经没电关了机。

他充上电,按下开机键,刚刚开机就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裴晴雨下意识的瞥了一眼亮起的屏幕,显示不全的几个字却让她呼吸骤然一沉。

阿言?

谁会叫他阿言?

除了几年前的那个女人,裴晴雨猜不到别人

相关文章:

疼到骨子里心碎的短文 /那些扎心的爱情故事

魏无羡x蓝忘机h棋子:医生手指悄悄地伸入她的幽经

总裁一声低吼/从袖子看到女同学的胸

打赌输了听对方一暑假的话&蓝忘机魏无羡塞珠子

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塞肛门塞走路时感觉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