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清风两丝情——(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

2021-10-04 21:30 · 新商盟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偌大的现场安静了几秒后,立刻炸开。

黎曼衣怔怔地立在原地,她想要移动一下脚步,身子却不听她的命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外面的记者们就像打了鸡血一般,疯了一样地想要冲破保镖线,隔着八丈远就把话筒伸了过来,狂喊着一堆听不清楚的问题。

现场瞬间被掀翻,言子归叫来了保镖,让他们把黎曼衣安全地送到客房里,自己随后跟上,房门一关,仿佛将整个世界都关在了门外。

黎曼衣压着有些气喘的胸脯,虽然她预想了无数种可能出现的意外,但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言子归竟然会直接取消订婚,还当着各种记者的面,将她带到了客房。

保镖将所有的人都挡在了距离客房二十米开外的走廊之外,言子归将房门一锁,从她的手中的文件夹中抽出合同,看都没看,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爽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黎曼衣盯着合同,半晌说不出话。

“你合同上的条约我全部答应,我这边只有一个请求。”言子归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女人,一双剑眸中翻滚着各种情绪,“没把话说明白之前,你不许躲着我。”

黎曼衣差点笑出声,“言总,五年前你凭空消失,害死我的孩子,你们言家对我的恩情,我可是铭记在心,你还想说明白什么?我已经无话可说。”

言子归却是实实在在地愣在了原地,“你说什么?害死你的孩子?他明明——”

“老爸!老爸你开开门!”

门外传来阿棋的敲门声,言子归一滞,以为孩子出了什么事,立刻上前去开门。

阿棋兴奋地跑了进来,一把抱住言子归的腿,“老爸你干得好!这下我终于不用管那个萧逸叫妈了!”

老爸?

黎曼衣先是一愣,仔细回想了一遍自己到了会场后所发生的一切,脸色一点点变得十分不好。

想到这儿,她死死地盯着阿棋的脸,这下终于明白为何她会觉得阿棋似曾相识——他分明就是言子归的儿子!

有了儿子的男人,现在又对着自己纠缠不清,又是取消婚宴又是甜言蜜语,拉着自己非要解释清楚五年前的一切……黎曼衣凉凉一笑,事实摆在眼前,还有什么好说的!

“言子归,五年不见,你演得一出好戏啊。”黎曼衣深吸一口气,看着阿棋,眼底是浓得化不开的沉痛,“既然你已经和别的女人有了小孩,今天在这里上演的又是哪一出?”

众目睽睽之下,他含情脉脉地将她带走,可是现在呢?叫她如何再信他一次?

心中一痛,黎曼衣将合同塞进文件夹,趁着言子归和阿棋说话的功夫,迅速地低头冲出了房间。

“美女阿姨!你怎么了!”阿棋只来得及看到那抹蓝色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慌忙跑到门边,却被言子归一把抱起,交给了这才追过来的管家。

门口的通道都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推推嚷嚷之间,他好不容易冲到停车场,却不见黎曼衣的踪影。

站在酒店空荡荡的门前,言子归默默地握紧了拳头。

老天有眼,让他此生有缘再会这个女子,这一次如果再让她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他一定要抓住她的手!

第二天,几乎这座城市的所有媒体都炸开了锅。

黎曼衣瞥了一眼挂在一旁的那条礼服裙,面前摆着昨天签好的合同,手机什么的电子设备都让她统统关掉,将那些烦人的记者们全都拒之门外。

她真的很无奈,虽然知道肯定会遇上言子归,但是她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直接取消订婚,并且对外宣布自己的处女座,也就是那件阿棋送给她的裙子。

言子归身为DAXE执行总裁,他的处女座自然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而这条裙子却并没有穿在的身上……黎曼衣深深叹了口气,索性将裙子收进防尘袋,拎起外套就走。

她要将这条裙子还回去。

可是刚刚将车子开出地下停车场,正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忽然看到旁边的公园里面,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蹲在树下,看上去十分郁闷。

黎曼衣微微一愣,这不是阿棋吗?他一个人跑出来干什么?

转了个弯,将车子停在公园的停车场,黎曼衣快步走向那个小小的身影,蹲下身来朝他微微一笑。

阿棋先是一怔,然后立马揪住了黎曼衣的袖子,“阿姨,我要跟你走!”

黎曼衣苦笑了一下,这是什么一零后的新把戏吗?她这个老年人都跟不上潮流了?

“小帅哥,你是不是跟家里什么人吵架了?”

如果自己的孩子没有死,也应该这么大了吧……

黎曼衣轻轻撸了撸他柔软的头发,声音也不由自主地温柔了下来。

阿棋倔强地摇头,表情却是超级委屈。

“你爸爸骂你了?”黎曼衣下意识地这么认为,心里却觉得应该不会。

可是阿棋继续摇头,答非所问地说道:“阿姨我求你了,一定一定要把那条裙子收好,气死那个女人!”

小孩子的心思还是能够琢磨到的,黎曼衣轻轻一笑,原来是因为萧逸不痛快了,所以火星也溅到了这个小家伙的身上。

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黎曼衣扶着双膝站了起来,拉住阿棋的手,“走吧,我先带你去游乐场,等萧逸气消了,我再送你回家。”

一听“回家”二字,本来就不爽的阿棋更是要跳脚,他甩开李满意的手,干脆直接地抱住她的大腿,声音也比平常高了好几个调,“不要回家!你要我回家我就死给你看!”

黎曼衣差点儿撞到树上。

这是谁培养出来的小孩子啊?这么伶牙俐齿一丝不苟的?黎曼衣无语地盯着他,周围的一些老爷子和老奶奶也盯着他,嘴里面还劝着:“诶哟姑娘,孩子贪玩就多玩一会儿呗,不碍事不碍事的!”

阿棋这家伙也发现了端倪,索性就耍到底了,“我就要跟美女阿姨走,我那也不去,我不要回家见后妈,呜呜呜呜……”

黎曼衣无语望天。

没带过孩子的她,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吧,你跟我走,但是不许胡闹了!”

一分钟之后,黎曼衣做出了她以为的这次回国的最惨烈的壮举。

后来很多年以后,她才发现,原来带这个孩子回家,是她这辈子干过的最得意的事情。

虽然没有常驻国内,不过黎曼衣的公司对她还是相当器重。这栋小别墅在城市CBD中闹中取静,景色宜人,当然租金也不菲。

阿棋一进门,就跟脱胎换骨了一样,全然忘了自己是来这里避难来的。不过每进一个房间之前都要问到黎曼衣的许可,跟在这个小不点儿身后,她也深深感受到了这娃子身上良好的教养。

心中莫名升起一股怜爱,黎曼衣站在落地窗前的阳光下,望着阿棋的身影怔怔出神。

她突然,很想念五年前那个逝去的孩子了。

“阿姨?阿姨?”阿棋不知道什么时候晃荡到了她的身边,睁着大眼睛问道,“饮水机在哪里呀,阿棋有点渴了。”

黎曼衣恍惚地笑了笑,连忙跑去客厅给他倒水。

端着水杯回来的时候,却见阿棋笑得一脸灿烂,仿佛她刚见到他的时候,那个满脸高冷的小少爷是别人家的孩子。

不过话说回来,她还是低估了言棋这小家伙的功力。

不出半个小时,黎曼衣家的大门忽然被人用力地撞开。

黎曼衣惊了一瞬,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冲过去——她家的门可是安全系数一等一的防盗门,怎么说撞就撞开了?

可是待她看清冲进来的人后,表情更是见了鬼一样。

言子归喘着气,额角的发都被汗水黏住了,他单手撑着门框,眼眸里全都是惊惧和担忧。

黎曼衣一头雾水。

言子归的脸就像是被硫酸泡过一样,他阴冷地盯了她一眼,大步走向屋里面,将阿棋拉到怀里,声音仿佛结了冰:“黎曼衣,这么多年不见,想不到你竟然变成了这样!”

看着他这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黎曼衣更是莫名其妙,“这个时间点,你怎么来的?哦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

“别转移话题,你对我不满是你的事情,尽管冲我来!为什么要绑架阿棋?他有什么错!”

言子归紧紧地盯着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多说——这是她的孩子啊!

阿棋本来只是想让爸爸多看看这个美阿姨,可没想到自己竟然闯了这么大的活着

黎曼衣怔在原地,本来想要辩解,可是看到他那双含着恨意的眼睛,一股苦涩和愤怒一瞬间吞噬了她。

“滚出去!”

黎曼衣声音不大,但底气十足,她索性直接转身进屋,将言子归扔在门口。

好歹是年轻有为的总裁,被人如此对待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言子归挑了挑眉,只觉得她做错事情竟然还有理了,便一把抱起阿棋,毫不客气地转身就走。

“老爸!老爸!”阿棋一看两个人来真格的了,赶紧挣扎着想要下来好解释误会,但言子归正在气头上,就是不放阿棋下来,走到自己的车子边,直接将他塞进后座。

“老爸你怎么这么笨!”阿棋气鼓鼓的样子反倒是贴了一层萌感,“你的那几条微信是我发的!趁着美阿姨给我倒水,我把她手机拿来才发的!”

言子归愣了一下,阿棋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黎曼衣家?

自家老爸这榆木脑袋快要愁死阿棋了,他只能耐心地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解释一遍,言子归这才恍然大悟。

阿棋无奈地摊了摊手,“我好不容易给你创造了机会,老爸你这脑子还不如我呢。”

言子归更是无语,他哪能想到阿棋跑出来会正好遇到黎曼衣啊,他哪能知道黎曼衣竟然相信了阿棋的套路,直接带他回家去啊。

“言棋,你小子长大以后,肯定比你爹我还难搞。”言子归咬牙切齿地拍了拍方向盘,顺便从倒车镜里瞄了一眼黎曼衣的别墅,此时此刻他只想宰了冲动的自己。

黎曼衣坐在书房里,越想越气,还真是像言子归说的,多年没见,她还真是看不懂他了!

手机突然振铃,黎曼衣赶紧跑去客厅拿,接过电话后才发现,给言子归的微信上写着——爸爸,我被美女阿姨绑架到家里,快来救我!

后面还附送了一条实时定位。

黎曼衣拿着自己的手机,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这家伙,趁着自己给他倒水的功夫,居然把她家的地址暴露给了言子归,这下可好!

唉,一个大大的误解。

第二天。

本来想着既然签完了合同,合同里面又没有她必须在言子归总公司下工作的条例,黎曼衣叹了口气,她很想回到法国去。

门铃忽然间响了,黎曼衣刚刚起床,正在洗手间里,从回国到现在她还是头一次听到自家铃声是个什么样子,站在原地微微一愣。

打开门,黎曼衣顿时一股气提到了嗓子眼。

言子归微笑着站在门外,腿脚利落地趁着黎曼衣关门之前,修长的身型从门缝中挤了进来。

黎曼衣顿时有种一堆话被噎着了的感觉,果然,言子归没等她开口,便抢先一步说道:“昨天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在先,这孩子自小由我带大,我一时心急冒犯,我向你道歉。”

本来黎曼衣还准备了一大堆的话回击,言子归这招先发制人,她反倒是一句话说不出来了。

“你来这里应该不是单纯为了道歉吧?”调整好情绪,黎曼衣绕过他,将他身后的门关上。

言子归轻轻一笑,并不正面回答,而是将手中的文件夹递给她:“先瞧瞧这个。”

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黎曼衣还是打开了那个像是草稿一样的本子。

刚刚翻开第一页,她就被惊艳到了。

里面全部都是半成稿的服装手绘,即便是寥寥几笔,却能从线条中看出设计师匠心独运的天赋。黎曼衣眼睛一眨不眨地翻着,厚厚的一本草稿她竟是一页不落地翻到底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言子归微笑的面容,认真问道:“这位设计师是谁?”

那些线条仿佛是一剂镇定剂,将她之前对他的偏见和被误解的怒气冲得烟消云散。

言子归也不答话,只是笑着问:“黎小姐现在肯请我进去喝一杯吗?你起床可真晚啊,我从五点等到现在,终于等到你卧室的窗帘拉开了。”

说完,他也不等黎曼衣的邀请,径直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晨光透过薄薄的纱帘打在他线条好看的五官上,他微笑的样子好像画里一般,“dawn小姐,现在你愿意听听我这个设计师背后的灵感吗?”黎曼衣怔怔地盯着他,手里的那本手稿也随着她手腕的颤抖而簌簌抖动,她不可思议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说……这是你的设计?你亲手画的?”

言子归立马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不然呢?我虽然不参与设计,但不代表我没有设计的DNA啊。”

看着手中那些精致流畅的线条,黎曼衣慢慢地坐在了沙发上,她依然不能够相信言子归竟然有设计的天赋,即便是五年前,她也只是认为这不过是一个风流的富少罢了,顶多会经营公司,哪里跟设计这种技术活搭得上边儿。

言子归抿了抿嘴唇,扭头扫视了一圈她家里的设计,突然冒出来一句:“dawn小姐,能不能给我一杯水啊?我等得嘴巴都干了,没法儿好好说话了。”

虽然是个大男人,但是黎曼衣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撒娇,她放下稿子站起来,斜了一眼言子归的那张微笑脸——这个男人就是不教好,连儿子跟他的套路都一模一样!

虽然心里鄙夷了一瞬,但黎曼衣依旧乖乖地起身去倒水,回来的时候却见言子归正在认真地摆弄自己的手机,仔细一瞧,他竟然将自己刚刚去倒水的背影设置成了他的手机锁屏!

这家伙!

黎曼衣有些恼,伸手就要去抢手机,言子归迅速躲开,认真地反对道:“我把给我无数灵感的缪斯女神设置成封面,有什么问题吗?”

缪斯女神?

她?

黎曼衣咬了咬嘴唇,本来她想问的是,自己真的是他的缪斯吗,但是说出口的一瞬间却变了,“你的缪斯到底是谁?请不要拿这些五年前的花言巧语骗我!”

此话一出,黎曼衣更加后悔,这句话怎么就带上了一股吃醋的味道?

言子归勾了勾唇角,自从他走进门,嘴角就没放下来过。黎曼衣微微垂着眼眸,看似正在翻他的手稿,余光却不受控制地扫向他的脸,他的唇,和他的眼。

几番寒暄之后,言子归终于书归正传,敛了玩笑的神色,开始认真地讲他的设计灵感。

看似简单的一言一语中,却掺入了一个男人五年来无声的思念和纠缠,黎曼衣静静地听着,心中沉寂的一根弦竟被他撩拨得蠢蠢欲动……

“我早就知道,我儿子跟你在一起就没什么好事!”

“我倒是希望你也跟着一起去拜见阎王爷!就像你的孩子一样!”

“脸长得倾国倾城又怎样?还不是有个不争气的肚子!”

“这是我们子归和萧家大小姐萧逸的订婚宴,如果你有兴趣而且脸皮够厚,你就来。”

……

黎曼衣猛地打了个冷战,大夫人的那些狠狠扎入心脏的话,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依然在耳畔纠缠不清。

狠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黎曼衣痛得皱起了眉头,她抬头看着这个一边翻着手机里的存图,一边柔声讲述设计的男人,只觉得一股绝望和恶寒渐渐将自己吞噬。

不知过了多久,言子归终于松了口气,他满意地总结了一下刚才的叙述,一抬头却见黎曼衣正没有任何表情地盯着自己。

“曼衣,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看着她的脸色忽然变白,言子归吓了一跳,伸手就要探探她的额头,却被她躲开了。

“我很好,谢谢言总。”黎曼衣捡回神志,将手稿还给言子归,站起身看向别处,“你的手稿证明了你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合同既然已经生效,我明天就会去上班。”

眼看着她要走,言子归也急急地站起来,“那到总部工作的事情——”

“可以以后再谈吗?我今天不太舒服,就不送言总了,抱歉。”黎曼衣有些晕,赶紧趁着言子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地钻进了屋子里。

虽然这样将客人晾在客厅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但是她害怕自己下一秒就会控制不住情绪,五年积攒下来的东西一旦爆发,即便她是黎曼衣,即便她修炼得再冷酷,也难逃一劫。

言子归有些怔地望着她挣脱开自己的手,然后像一朵云一样飘离了自己的视线,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客厅,悬空的手握紧了拳头,仿佛抓住了一掌空气。

他本来想问问,她到底为何要拿着三百万就抛弃了自己和儿子,五年后的现在,她重归国内,用三百万收购自己的副线……这两个三百万的,到底有没有关联?

而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直到听着外面的门轻轻关上,在屋子里屏气凝息的黎曼衣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她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黎曼衣,你到底在怕什么?在国外那么艰难的日子都挺过来了,怎么一到言子归这里就怂了?

可是只要一想到阿棋那张像极了言子归的小脸,她就只觉得心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

手机忽然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过来的,黎曼衣接起,那边只说是DAXE的人,现在约见她在附近的咖啡馆,说是有事情交代。

这年头虽然诈骗集团和传销组织猖獗,不过黎曼衣并没有怕,拎起包单枪匹马地赴约,还是那句话,在国外都挺过来了,这点事情对她来说又算是什么呢?

不过当她推开咖啡厅的大门时,等待她的既不是诈骗集团,也不是传销组织,而是一个穿得雍容华贵的妇人,正端着咖啡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黎曼衣轻轻一笑,走过去安然地坐在了对面,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笑道:“五年不见,大夫人,您还是那么年轻漂亮。”

大夫人缓缓放下了咖啡杯,脸上却是讽刺的微笑,“你说哪里的话,我再年轻漂亮也比不上你这只狐媚的主儿,年轻漂亮有什么用,只知道勾引好人家的男孩子。”

黎曼衣也不生气,她非常清楚地明白,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但是扎根于本性的那些东西可是这辈子都不会变的,她从容地招来服务生,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笑等着大夫人开口。

“你难道就没什么想问的?”大夫人斜着眼睛盯着她。

“既然你都把我约到这里了,那你有什么想说的也别憋着,憋多了容易折寿。”

大夫人恶狠狠地握紧了咖啡杯的杯沿,冷嘲热讽道:“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言子归五年前为什么离开你吗?”

相关文章:

进不去怎么办总是滑;小受哭着说饶了我吧

火热上线--《大总裁小祖宗》全文阅读

【古言穿越】江山为聘农女谋小说在线免费全文

公主大臣轮流研磨,男朋友老是开车正常吗

公车在她男友旁进入她,欣儿2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