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天师下山》&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10-04 21:37 · 新商盟

农历七月十五,安市开往江北的绿皮火车上,杨承嘴里含着一根狗尾巴草,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对面。

宋莎眉头紧皱,先是哼哼瞪了杨承一眼,以作警告,希望这小子见好就收。

不过半天过去,杨承却是半点没有收敛,依旧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看得那么仔细,我脸上长花了吗?”宋莎实在是忍不了,没好气地哼道。

要不是这次自驾游车胎爆了,买动车票,动车又晚点,她会坐这种绿皮火车?

“没有花,倒是有些脏东西。”杨承微微一笑,应道。

要说这宋莎长得确实好看,面容姣好,配上一副魔鬼身材,走到哪都是吸引眼球的主儿。

“脏东西?”一听这话,宋莎一愣,当即从皮包里翻出一化妆镜仔细打量。

这样的女人最是注重自己的仪容,又怎么可能让完美的自己身上出现一丝瑕疵呢?

左右看了好几遍,脸上都是精致的装束,哪里有丝毫瑕疵。

“我说小子,你这搭讪的方式也太落后了吧?”坐在杨承旁边的男子一脸不屑地说道,随即换上一副笑脸对宋莎恭维道:“美女,这小子一看就是从穷山沟里出来的,你别搭理他。我叫刘潇,江北市人,不知道美女贵姓啊?”

刘潇差不多三十多岁,算是油腻大叔级别的人,早在上车的时候便注意到宋莎,虽然有心勾搭,但一直没找着时机。

如今倒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杨承的出现倒是让他能够轻松过度这种尴尬局面。

面对刘潇的指责,杨承脸色平静,“你身上真的有些脏东西,自己小心点吧。”

“嘿,我说你这小子,还越说越来劲了是不?再敢打扰这位美女,小心老子让你吃拳头!”

为搏美人好感,刘潇当即挺起身子,伸手,一把将杨承的前衣领抓住,另一只手握拳,作势就要招呼上去。

“话我就说这么多,信不信由你们。”杨承将目光收回,抬手,轻轻一掌拂在刘潇的手腕上,径直将其抓着自己衣领的手臂推开,整个人仰头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小子,还算你识相!哼!”被杨承一把将自己的手臂拨开,刘潇先是一愣,随即一脸笑意地看向宋莎,脸上皆是邀功之色,“美女,你放心,要是这小子还敢骚扰你,我一定帮你打发他!”

“那就多谢刘大哥了。”宋莎礼貌地笑着回应道。

见到宋莎有回应,刘潇当即就借着这茬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

“宋莎小姐,看这车程,前面差不多也该到魔鬼隧洞了,我看你这也是第一次坐这趟火车,应该没听说过这个魔鬼隧洞吧?”刘潇瞧了瞧窗外的景物,大致在心中确定了一下路程,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

“魔鬼隧洞?”宋莎一愣,一脸疑惑地盯着刘潇。

瞧着宋莎一脸疑惑,刘潇瞬间来了兴致,开始讲述起来。

“宋莎小姐,我给你说,这个魔鬼隧洞可是鬼得很。隧洞长约一两千米,按理来说,以火车的速度不到一分钟也就能驶出,但在实际上每次从进入隧洞到出隧洞的时间却是足足有三四分钟,而且还会有一些鬼叫声传出,甚至就连火车里的内部照明也会在那段时间陷入晦暗……”

刘潇有板有眼地说着,倒像是在讲鬼故事一般,将宋莎吓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没听见还不觉得有什么,可当刘潇这么一说,宋莎就觉得自己后背凉飕飕的,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靠在她背上一样。

“刘……刘大哥,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呢。”宋莎扯了扯嘴,硬着脸皮笑道。

她好歹在江北市也算是个人物,怎么能被这种毫无根据的鬼怪之事给吓唬住呢?

“宋小姐,我可没开玩笑,传闻当年修隧道的时候,在这里死了不少工人,这些人死后怨气不散,就化作鬼魂盘踞在这里,往来数年,当地人也请了不少天师做法,可都没用。不过你别怕,有我在,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刘潇拍着胸脯保证道。

也不知是被这两人的对话给惊醒了,还是被逗乐了,杨承睁开眼,瞧着那被吓得小脸惨白的宋莎无奈地笑了笑。

心说“姑娘,你身上这鬼,可要比隧道里那些鬼强个好几倍呢!身上的脏东西都不怕,哪里还用怕隧道里那些小鬼?”

这话杨承也就只是在心里想想,倒是没说出来。

毕竟在这个世上,还是普通人多,像他这样的资深年轻天师凤毛麟角。

也不知是不是杨承和身边的刘潇天生八字相冲,就在他露出无奈笑容的时候,正好也就被刘潇瞧在眼里。

“小子,你这是皮又痒了是不?哪个穷山沟里出来的?没见过美女吗?一个劲儿的傻笑。”刘潇哼哼道。

之前的交手让刘潇明白,杨承也不简单,所以他也就只是动动嘴皮子,根本就没打算再动手。

“我?神农架里出来的。女人我这些天见了不少,不过像她这么漂亮的倒是头一次看见。”杨承一脸真诚地说道。

从小到大他就一直跟着老头子在神农架里修行,别说女人,平日里除了老头子,连个鬼影都看不见。

也是糟老头子想通了,终于舍得放他下山溜达一圈。

“神农架?我看你不如说是从兵马俑里钻出来的。小子,马上到魔鬼隧洞了,希望别被吓得尿裤子!”刘潇冷笑道,似乎已经预见杨承被吓破胆的模样。

轱辘……轱辘……

火车使动,风声呼啸……、

下一刻,四周光线一暗,回声阵阵,已然是进入魔鬼隧洞。

宋莎眉头一皱,想着之前刘潇所说的话,后背越发冰凉。

唰!

火车车厢内,原本微弱的灯光当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四周一片漆黑,这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似乎能吞噬人的灵魂。

“啊……”

“啊……这是怎么回事?”

“魔鬼隧洞……又来了,又来了!”

……

最后一丝光芒被黑暗吞噬,宋莎心中的恐惧达到极点,张嘴没法叫出声,整个人都缩成一团,冷汗一滴滴的落下。

“桀桀桀……兄弟们,今天是鬼节,又有人类送上门来了,大家放心地玩,吓死这群鳖孙!”

黑暗中,阴风阵阵。

整个空间的黑暗在这一刻被放大,深邃的黑暗之中除了阴风声再也听不见丝毫的人语,仿佛天地被隔绝,一个人置身于黑暗中一般。

刘潇毛骨悚然,整个人瞪大眼珠四处张望,张嘴嚎叫数次都没有得到回应。

“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和之前的不一样?”刘潇头皮发麻,圆滚滚的眼珠之中满是惊恐之色。

魔鬼隧道他也不是第一次经历,可往日最多也就只是遇见一段时间的黑暗罢了,哪有今天来得诡异?

“桀桀……人类……”

震荡刘潇惶恐不安的时候,一阵阴风从他后背吹来,那一刻刘潇身子一阵,左右看去之时却赫然发现自己整个人都立在黑暗之中,身后哪里还有车厢座位的影子。

“咕噜……你……你是谁?是人是鬼……我……我可给你说了,我有从大德寺高僧出求来的平安福,你最好是别过来!”

咽了口唾沫,刘潇哆嗦一阵摸索,从胸口中摸出一块叠成三角形的符篆,死死拽在手里。

不过,即便是他间平安福握在手里,却也没有任何左右,反倒是四周的景象越发恐怖。

就在他实在是无法忍受,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死去的时候,却是感觉右肩一沉,一股温热传来。

“大叔,醒醒吧,别睡呢。”

声音不大,但在这黑暗之中却显得尤为清脆,宛如凛冽冬风内的骄阳,将四周的黑暗融化。

下一刻刘潇感觉眼前一亮,车厢还是刚才那个车厢,四周虽然是昏暗的隧道,到车厢顶部的灯光却依旧明亮。

当然,若是没有杨承那张令人讨厌的笑脸,他的心情倒是会好上不少。

不过,刘潇也不傻。

虽然在这个科技社会之中谁宣传的是无神论,不过他倒也有幸接触过一些“世外高人”,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另一面,再结合刚才与之前的事情,他立马就得出杨承不简单的结论。

“我……我刚才是怎么了?”拿出一张纸将脸上的冷汗擦去,抖了抖已经被汗水浸透的后背,刘潇冲着杨承问道。

这是一句问话,但同时也是试探。

“我也不知道,诶,大叔你脸上的汗水挺多的,看样子是体虚多汗,要是有空的话多买点牛鞭驴鞭之类的补补吧。”杨承回应道。

刚才鬼魂肆扰,整个车厢内的人基本上都受了影响,唯有他这位天师才能独善其身。

若是平时,杨承早就已经出手镇压了,可今天毕竟是中元鬼节,只要这些小鬼不过分,他也就懒得理会。

大叔你大爷!

听见杨承的称呼,刘潇脸色一黑,他有那么老吗?今年也才刚满三十,不过是脸上多了些岁月的沧桑罢了!

“那宋小姐是怎么回事?”

不经意间,刘潇眼角的余光落在宋莎身上。

此刻的宋莎身子缩成一团,眉头紧蹙,冷汗一滴滴从额头冒出来,身子嘴里还不由得发出一阵阵细碎的声音,和他刚才的样子何其相似?

“她?她没什么事,估计和你一样也是在做噩梦吧。”杨承若无其事地说道。

“做噩梦?”

刘潇嘀咕一声,伸手准备将宋莎推醒,不过就在他手指触碰到宋莎身体的那一刻,无尽的黑暗瞬间淹没他视线,整个身体都是凉飕飕的,一哆嗦,猛地将手收了回来。

杨承嘿嘿一笑,“都说了你身子虚,最好是多吃些补药,你居然还敢碰女人。瞧,吃亏了吧?”

“不就是叫醒个女人吗?哪有那么麻烦。”

说着,杨承便伸出手指,一指点向宋莎的眉心处,指腹落下,一只只银色蝌蚪游动,触碰宋莎的眉头。

几乎也就是在杨承手指落下的一瞬间,宋莎整个人都平静下来。

不多时,火车使出隧洞,在温和的日光重新照耀进来的时候,宋莎总算是睁开双目。

“谢……谢谢你。”宋莎抬头,一双美目盯着杨承,出声道。

她和刘潇不同,两人虽然同处在那种状态之中,但她却能够清楚感知到外界的变化,自然也就能感觉出最后是杨承帮了她,甚至猜到面前这个男子实力非凡。

“没什么,其实就算是我不出手,你也会没事的。”杨承摊了摊手,道。

这话倒是不假,毕竟在宋莎身上可有着远超这些小鬼的怨煞之气,而这也就是之前杨承所说的脏东西。

看得出来这姑娘应该是被盯上了,在鬼魂中,领域性极强,自己盯上的猎物又怎么可能让别的蝼蚁染指?

宋莎没有说话,似乎还处在刚才那种恐惧之中无法自拔。

一旁的刘潇倒是识趣,知道杨承不凡之后更是一个劲儿地奉承拉关系。

过了魔鬼隧道,倒也没过多久也就到了江北市,一路上,虽然杨承和宋莎之间没有多少交集,不过这妮子却是时不时地就往杨承这边瞧上一眼。

伸了个懒腰,瞧着人来人往的江北市火车出站口,杨承脸上不由得露出感兴趣的笑容。

“总算是到目的地了,虽然不知道老头子要找的那几幅画在哪,不过也正好可以到处逛逛。”

杨承在心中想道,伸手往裤兜里摸了摸,下一刻脸上便满是苦涩之色。

“老头子真抠门,我下趟山,居然就只给我了一千块钱。”

将手从裤兜里抽出来,却是剩下的唯一一张绿油油的五十块。

从前在神农架的时候,杨承对钱还真没什么概念,基本上都能自给自足。

不过,也就是下山这几天,他算是明白什么叫做一分钱英雄汉了。

这年头,穿衣要钱,吃饭要钱,甚至就连走路都得要钱,没钱在这个地方可就真是寸步难行。

就在杨承思索自己后面该怎么办的时候,身后,刘潇一脸微笑地走过来。

“杨大师,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在这里又遇到您了。您来江北是办事来的吧?有落脚的地方没?我有个朋友开酒店的,要是杨大师您不嫌弃的话,我给他打个招呼。杨大师您放心,既然来了江北,您就是客人,您的花销,我小刘一并包了。”

“额……嗯……”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道理杨承自然是懂的,不过他现在实在是囊中羞涩,有人愿意报销,那自然是好的。

刘潇双目一亮,脸上就和吃了蜜一样,连忙上前给杨承带路。

“杨……杨先生,我能和你谈谈吗?”

就在杨承准备跟着刘潇离去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响起。

回首看去,却是宋莎手提行李包,有些羞涩地望着杨承。

虽然很不愿意和杨承打交道,但宋莎明白,杨承并非是一般人,或许也就只有他才能治好自己身上的怪病。

在天人交战之后,理性战胜了羞涩,这才奔了过来。

刘潇眉头一皱,别看他之前一个劲儿地讨好宋莎,想要虏获美人放心,但这老小子心里亮堂着,美女在江北市多少也能碰见几个,不过像杨承这样的高人,可就是真的可遇而不可求了。

杨承默默点头,示意一旁脸色有些不甘的刘潇等等,随即来到宋莎身边。

“什么事,说吧。”

宋莎嘴唇紧抿,低声道:“我想请杨先生你帮我治病。”

“治病?我可不是医生,在山上的时候,也就最多给我们家小帅看过病。”杨承摊了摊手,道。

“小帅?”

“嗯,老头子养得花斑小野猪,用来配种的。”

宋莎脸色瞬间就黑了,只当杨承在报复自己。

不过,她到底是常年在商场上厮杀的女人,很快将心中的怒气压下:“我相信杨先生你明白我话中的意思。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杨先生开个价便是。”

一听到有钱赚,杨承当即就双眼发亮。

没办法,谁让他现在穷了,下山的时候老头子给一千,到现在也就只剩下五十了。

在这消费水平偏高的江北市中,五十块钱能干啥?也就是两顿快餐的价罢了。

“十万。”杨承斩钉截铁地说道。

“十万?杨先生你确定?”宋莎一愣,有些狐疑地问道。

在她的记忆中,请那些法师做场法事,不费个几十上百万根本就没可能请动,结果到杨承这里,居然就只需要十万?

这点钱对宋莎来说只不过是宴请同行时的一顿饭钱罢了。

洒洒水啦。

不过,宋莎的神情落在杨承眼中,却让他心里一突,隐隐觉得自己的要价是不是有些高了?

他自小跟老头子待在山上,对钱还真没什么概念,就算是之前拿到手的一千块钱也都觉得是笔巨款,更别说是此刻张嘴就来的十万了。

脸上露出一阵为难之色,杨承显得有些肉疼地说道:“十万不行的话就……就八万,不能再少了。我捉鬼也需要成本的。”

宋莎噗嗤一笑,隐约觉得这位杨天师也挺可爱的,随手从包里抽出一张信用卡,放在杨承手里:“杨先生,这是一张额度十万的信用卡,你先用着,不够再给我说,我公司还有些事情,等我把事情处理完了再和你联系。对了,你的电话号码是?”

愣愣地接过宋莎手里的信用卡,然后和她交换了号码,目送这个女人离去,杨承嘴角不由得扯了扯,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单纯了?怎么十万块就自我打发了呢?

宋莎走了之后,刘潇满脸笑意地走过来,将杨承请上一辆出租车。

江北市,玫瑰酒店。

“杨大师,就是这儿了。时间匆忙,来不及为杨大师准备更好的酒店,就先委屈您在这里将就着。”

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刘潇脸上却是止不住的骄傲之色。

玫瑰酒店在整个江北市酒店之中都是能挤进前二十,消费水平可不算低。

杨承没有接话,而是一双眼睛打量着这座差不多有二十五层高的酒店,眉头微皱。

“大叔,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说明白?”

杨承回首,似笑非笑地望着刘潇。

“呃……”心里的小九九被杨承看破,刘潇尬笑了两声,连声恭维道:“杨大师慧眼如炬,看来这一次我可算是找对人了。我们还是先上楼吧。”

杨承没有说话,而是被刘潇带着上楼,一路畅通无阻来到顶层的总经理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一阵清脆但却略显疲惫的女声,“进来。”

推开门,杨承便瞧见一个二十六七岁左右的女人正在办公,虽然年岁不大,但脸上皆是沉稳干练之色,不难看出这是一个事业型女人,而且长得不耐,就算是不做经理,扔出去也能随便成为一朵交际花。

“表哥?你怎么来了?他是?”刘雪抬头瞧见刘潇,脸上当即露出笑容。

刘潇笑着点了点头,先将杨承请到一旁的真皮沙发上坐下,这才介绍道:“雪雪,这位是我刚交的朋友,杨大师。”

“杨大师,这位是我表妹,刘雪,也是这家酒店的老板。”

瞧着刘潇一脸敬重的神情,倒是让刘雪对杨承有些好奇了。

“杨大师?表哥,这位该不会又是你在那个旮旯里找回来的江湖术士吧?”刘雪一把将刘潇拉过来,在其耳边轻声问道。

声音虽小,不过又怎么瞒得过五感惊人的杨承?

“雪雪,你可别乱说,这位是真的大师,别失了礼数。而且你酒店里这些天不是出了问题吗?人家杨大师一来就看出来了。”刘潇连忙压低声音告诫道。

“表哥,现在是信息时代,这些东西在网上一查……算了,还是我自己来验证吧。”

刘雪眉头一挑,一脸笑意地向杨承走去:“杨大师,初次见面,还请多多指教。”

杨承礼貌地伸手回应,只是在手掌刚一握上的时候,刘雪眸中精光一闪,手腕力量瞬间加大。

嗯哼?

这种力量,就算是换做一个普通成年男子也得被捏得哇哇直叫,不过杨承却是一脸平静,甚至手掌心的指骨都没有动弹丝毫。

“刘小姐的握力倒是不小,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女兵出身吧?”

杨承五指一张,瞬间将刘雪的手掌震开。

刘雪收手,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随即满是歉意地道:“杨大师果然不是那些江湖术士可比,刚才小女子得罪了,还请杨大师不要介意。”

“无妨。”

杨承微笑着在刘雪身上打量了几眼。

“刘小姐这些日子应该遇见了些难事,可得多保重身体……”

相关文章:

总裁有令妈咪不准带娃跑楚乔尚方彦章节预览

《沈先生,非婚不撩》—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惩罚现代男主花心变忠犬的高干文:早上被含醒是什么感觉

我们的爱情*从相遇的那天

第20章|别怕我会轻些,剖开整个小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