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女老板_女生一扣她就说疼

2021-10-04 21:30 · 新商盟

颇有些傲然的说道,“你以为天才少年是空有虚名吗?我老公跟我说过,除了李宗明,去程家提亲的江南名流、京城权贵,比比皆是,谁家要是得了陈彻这个女婿,那就意味着得到了兴旺发达的保证!”

她说话的时候满脸的趾高气扬,夸夸其谈,好似自己的女婿便是陈彻一般。

就连厨房里的程晃听到这话都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没想到自己在上港还有这么大的名气呢!

韩立邦听到这话,也愈发的精神抖擞,不由正襟危坐,颇有些自得的说道,“不瞒两位嫂子,前两天,这位陈彻陈大少刚刚亲自出马,帮清清解决掉了一些公司的麻烦!”

韩立邦身子挺得笔直,满面红光,终于也有件事能让他在这两位嫂子面前扬眉吐气一把了!

张兰和孙金翠闻言陡然惊诧不已,张兰急声问道,“妹夫,你没开玩笑吧?是云海程家那个陈彻吗?!”

“如假包换!”

韩立邦看到两位嫂子震惊的神情,腰板挺的更直了,满脸的自豪,语气炫耀道,“当时我们也没到清清这么点小事,竟然能惊动陈大少亲自出面!”

“清清跟陈大少竟然认识?!”

孙金翠惊讶的张了张嘴,接着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咬了咬牙,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也是,清清在云海待了这么多年,认识也正常……”

“妹夫,这……陈大少不会看上清清了吧?!”

张兰神情一喜,眼神中透着一股勃勃的兴奋之情,急声道,“要真这样,你们家可就要飞黄腾达了啊!”

“大嫂,你乱说什么呢,清清可是结了婚的人,陈大少能看上个有夫之妇吗?!”

孙金翠语气有些酸溜溜的说道,她心里颇有些不忿,陈大少连上港富豪的千金都看不上,会看上这么个普通人家的孩子?!

“结了婚怎么了?可以离啊!”

张兰理所当然的说道,“再说,平江谁不知道,清清结婚当天就离家远走,三年都没跟这个叫花……三年都没跟这个程晃见过面,所以根本没有夫妻之实,说不定咱清清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韩立邦听到她们俩这话心里感觉在滴血,这真要是陈大少看上他们闺女,那可真是烧了八辈子高香了!

不过也行吧,看上他闺女的是陈大少的朋友,也很幸运了!

“呵呵,这个不太可能……陈大少那种人,岂是我们这种小门小户攀的上的?不过清清跟陈大少倒也算是朋友,至于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要发展成什么关系,我们也插不上手,也不好多问,年轻人嘛,他们自己相处去吧!”

韩立邦笑呵呵的有些含糊其辞的说道,也没点破,因为他很享受这种借陈彻显摆的感觉,尤其是两位嫂子对他们家的态度都不一样了!

“我觉得真有这种可能,毕竟我们家清清长得这么漂亮,就算嫁不进程家,能跟陈大少处好关系,肯定也会前程似锦!”

张兰弯着眼笑道,“老韩啊,真没想到你们家攀上了程家这棵高枝,以后我和你大哥,说不定还得托你们家福呢!”

“是啊,老韩,妹妹,以后你们跟着程家发达了,可别忘了我们啊!”

孙金翠也立马满脸堆笑的说道,但是嫉妒心极重的她,眼中却闪着一丝愤恨。

此时她们两人内心已然没了先前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因为跟偌大的程家相比,她们简直渺小如蜉蚁。

听到她们两人这话,李淑芬的自卑感才消减了几分,但是内心仍旧感觉有些不是滋味,她知道,他们不过是在狐假虎威罢了,他们的女婿不是陈彻,是程晃!

一字之差,千差万别!

“咚咚咚!”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李淑芬赶紧起身去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身着黑西装白衬衫的白净男子,看起来三十来岁,温文尔雅,手中拎着一个华丽的礼品袋,冲李淑芬礼貌一笑,说道,“阿姨你好,请问这是张兰张阿姨家吗?!”

“啊,这呢!”

张兰闻声顿时兴奋的朝着门外喊了一声,急忙起身将身着西装的男子迎了进来,同时冲韩立邦、孙金翠他们笑道,“是我女婿给我定的钻戒到了!”

西装男子进屋之后客气的跟众人打了个招呼,随后从礼品袋中掏出一个烫有“君许珠宝”金字的紫色锦盒,打开盒子后露出里面精致璀璨的钻石,往张兰面前一递,笑道,“张阿姨,您先验验货,要是没问题的话,您就在这个确认单上签个字!”

看到盒子中闪闪发光的钻石孙金翠和李淑芬眼睛顿时眼睛都直了,溢满了羡慕之情。

君许珠宝的“名品”系列不管从钻石质地还是造型设计,都堪称精品,干净纯澈的泪滴状梨形切工与纯度极高的铂金戒托浑然天成,似乎能让这世上任何一个女人都为之心动!

“验什么货啊,君许珠宝这块金字招牌,怎么可能会有假货!”

张兰看到这枚品相极好的钻戒也笑的合不拢嘴,赶紧拿过来,在自己有些圆鼓的手指上试了试。

西装男注意到孙金翠和李淑芬脸上艳羡的神情,有些傲然的挺了挺胸膛,冲张兰笑道:“张阿姨,您真是运气好,这种名品系列的钻戒,整个平江只限量发售十枚,这是最后一枚,被您给赶上了!”

作为君许珠宝平江总店的销售小组长,他实在太了解客户的心理了,知道张兰想在众人面前显摆一番,所以他十分巧妙的配合了一句。

“哎呦,是吗?!”

张兰眉开眼笑,小心摸索着手上的钻戒,语气中满是炫耀道,“这是我女婿给我买的!我说不要,他偏要给我买,现在这些孩子啊,有了钱也不知道省着花!”

看着有些得意忘形的张兰,孙金翠脸色阴沉,心里说不出的嫉妒,知道在这一次无形的较劲中她输了,虽然同在上港,但是张兰家的女婿确实比她的女婿要强上不少,这种十万块的戒指,她的女婿是绝对拿不出来的,不过好在也好,还有李淑芬给她垫底!

她扫了眼一旁脸色更加难看的李淑芬,不由心头嗤笑,冲张兰说道,“行了,大嫂,你就别在玉芬面前显摆了,让玉芬心里多难受啊!”

“呐,玉芬,你戴戴试试!”

张兰眼珠一转,十分大方的将手里的戒指递给了李淑芬。

要是在往常,这么贵重的东西,她是决计不舍得给李淑芬试戴的,但是现在知道柳清清跟陈彻有交情,所以她有些巴结的意味。

“啊?我……我戴?”

李淑芬睁大了眼睛,一时间有些不敢置信。

孙金翠也有些意外,没想到一项抠门的大嫂竟然如此大方。

“试试嘛,回头让老韩也帮你买一个!哪怕小一点的呢!”

张兰笑着说道。

“这个不,不用了!”

李淑芬有些局促的摇了摇头,下意识的捂住了手上的戒指,她不是不想试戴,是怕自己这一试戴,暴露自己手上这枚假钻戒!

虽然她觉得自己手上这枚戒指从外观上看,跟张兰的不相上下,但是假货毕竟是假货!

“行了,你不用藏了,你手上那枚戒指我们早看到了!”

张兰笑呵呵的说道,“假的吧?没事,现在大街上戴假货的比比皆是,不过也正常,毕竟不是谁都能买得起真货的!”

她这话听来虽然温和,但是却透着一股深入骨子的傲气。

“不过不是我说你,妹妹,你就算戴个假货,也换个个头小点的吧!”

一旁的孙金翠用一种看乡巴佬的眼神看了眼李淑芬,嗤笑道,“你这么大的戒指戴在手上,任谁也能看出来是假的啊!”

李淑芬听到两位嫂嫂这话,顿时脸色羞得通红,耳根发烫,没想到她藏的这么严实,还是被两位嫂嫂看到了。

她心里陡然愤恨不已,愤恨程晃的无能,愤恨她老公公给柳家招来了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寄生虫!

一旁的韩立邦也是满脸尴尬,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紧紧的握着拳头,同样将全部的怒气都加到了程晃的身上,这个窝囊废,连人家女婿的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

“行了,金翠,你少说两句吧!”

张兰故做好人的嗔怪了孙金翠一句,接着走到李淑芬跟前,主动将李淑芬的手抓过来,笑道,“来,妹妹,今天就让你试试真的钻戒是什么感觉!”

李淑芬见“假戒指”已经被张兰她们发现,索性也不再隐藏,神情尴尬的伸出手,打算将手上的戒指摘下来。

但就在此时,一旁始终笑眯眯没说话的西装男子注意到李淑芬手上这枚钻戒的刹那,脸色陡然一变,急声冲李淑芬说道:“阿姨,您……您手上这枚戒指是哪来的?!”

作为君许珠宝平江总店的销售组长,他曾去云海做过有关新品的培训,所以自然能一眼认出李淑芬手上所戴着的,就是他们家即将上市的明星产品!

李淑芬见他如此激动,不由有些错愕,有些不解道,“怎么了?”

“这种假戒指,大街上随便找一家首饰店都不少吧?!”

张兰同样有些不解的望了西张男子一眼,不知道他为何对一款假钻戒如此上心。

“阿姨,这不是假的!”

西装男子急忙冲张兰摇了摇头,语气中带着一丝兴奋,望了李淑芬一眼,恭敬道,“阿姨手上所佩戴的这枚钻戒,同样是我们家的产品,而且属于我们家最高级的‘臻品’系列!”

什么?!

臻品系列?!

张兰和孙金翠两人听到这话皆都一惊,满脸诧异的互相望了一眼。

不只是她们俩惊诧,李淑芬比她们俩更惊诧,神情有些慌张的冲西装男子说道,“小伙子,你看错了吧,这是假的啊!”

这是她那个窝囊废女婿送给她的,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呢!

“阿姨,您可真会考验我!”

西装男子身子微一欠,恭敬的笑道,“您手上这款钻戒为D色,IF净度,3EX切工,除了IF净度比最顶级的FL净度稍逊一筹,其他都是行业顶级,在同重量钻戒中已经属于顶级产品,这是我们云海总部刚刚推出的一款新产品,名为‘心之语’,没错吧,阿姨?!”

听着西装男子侃侃而谈的话,李淑芬一时间有些愣在原地,不知所措,虽然她很想相信他的话,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啊!

她那个窝囊废女婿怎么可能买的起真的钻戒!

“阿姨,您要是不信,可以将戒指摘下来,对着阳光晃动,会发现戒托内侧烫有我们‘君许珠宝’的字样!这在平常光线下,是看不到的,是我们君许珠宝的特有鉴定方式!”

西装男子见李淑芬还是不信,似乎看出来李淑芬确实不知道这枚戒指是真的,便微笑着告诉了她一个检测方法。

“我来看看!”

孙金翠有些迫不及待的将李淑芬手上的钻戒撸了下来,接着往戒托里瞧了一眼,见里面没有任何的字样,她赶紧拿到窗前,将戒指放在阳光下晃动了晃动,便发现在戒托里面确实隐约印有“君许珠宝”几个小字!

她脸色瞬间一变,有些难堪,喃喃道,“真的,竟然是真的……”

她大脑一时间有些空白,心里顿时涌出一股巨大的失落感,她本以为自己虽不及张兰,但是绝对强过李淑芬,结果没想到现在直接被李淑芬碾压!

一旁的张兰和李淑芬急忙走过来看了一眼,看到戒托内侧的隐约小字之后,也皆都有些诧异。

尤其是李淑芬,感觉跟做梦似得,这么大一颗“假钻戒”,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就成了真的!

就连韩立邦也不由凑过来看了一眼,神情中有些惊讶又有些狐疑,想不通这个窝囊废到底是从哪儿弄来的这枚钻戒!

“小伙子,这枚钻戒是……是不是比我那枚好啊?多少钱啊?!”

张兰神情有些尴尬,明知故问道,要知道,李淑芬这颗钻戒,个头都快赶上她那个的两倍了!

“预售价是三十多万对吧?!”

没等西装男子回答,韩立邦率先兴冲冲的说道,顿时觉得脸上有光,不自觉的又挺了挺胸膛。

“叔叔,您的信息过时了!”

西装男子冲韩立邦咧嘴笑笑,温和道,“一开始我们是定价三十多万,但是因为这款产品太受瞩目,我们现在已经将定价提到了五十万!”

五十万?!

张兰和孙金翠两人听到这话顿时吓得身子一颤,面色泛白,对于她们而言,五十万的钻戒,简直想都不敢想!

尤其是张兰的脸色最为难看,刚才还显摆着让人李淑芬试戴她这枚十万的戒指,没想到人家李淑芬戴着的是五十万的……

这下感到局促和不安的成了她,她下意识的将手戴着那枚钻戒的手往回缩了缩,望着李淑芬的眼中不由多了一层恨意,她本来想在李淑芬夫妇和孙金翠面前好好显摆显摆,没想到不只显摆不成,还把脸都丢光了!

“这……这么贵的吗?!”

韩立邦和李淑芬闻言喜出望外,简直有些不敢置信,这可是直接将小半套房戴在了手上啊!

“您要是不相信,可以直接拿到我们店里去退,不用带发票,哪家店铺都可以!”

西装男子笑着说道,“不过我劝您最好不要这样做,因为云海很多权贵已经开始托关系找人,想提前购买我们这款产品,但是数量有限,我们只卖给一些身份尊贵的人,所以您这枚戒指,不是用钱就可以买到的,您要是不想要了,可以直接溢价卖掉,起码能卖到六十万以上!”

张兰听到这眨眼间又多了十万,气的都快要昏过去了,不过还是强忍着怒气,有些酸溜溜的扫了李淑芬一眼,说道,“真没想到啊,妹妹,清清竟然舍得给你买这么贵的戒指!”

既然韩立邦和李淑芬都不知情,她自然认为这个戒指是柳清清买的。

“这不是清清买的,是……是程晃给我买的!”

李淑芬急忙纠正道,第一次说程晃给她买东西,她自己都不由觉得怪怪的,不敢相信是真的。

“程晃?!”

张兰和孙金翠睁大了眼睛,更加的不可置信,一个叫花子,竟然买得起这么大的钻戒?!

“阿姨,您这个女婿能订到我们这款钻戒,肯定不是一般人!”

西装男子冲李淑芬讨好的一笑,接着摸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李淑芬,双手恭敬的递给李淑芬,说道,“以后他要是再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我会竭尽所能的为他服务!”

“好,好!”

李淑芬忙不迭的接过了名片。

“程晃真是出息了啊!”

孙金翠仍旧一副酸溜溜的语气说道,只感觉胸闷无比,呼吸都有些吃力。

“年轻人嘛,不可能一直不上进的!”

韩立邦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笑呵呵的打了句圆场。

至于孙金翠她们问程晃现在是做什么的,韩立邦故作高深的没有明说,糊弄了过去。

经历过这件事之后,张兰和孙金翠也不好意思再在柳家多待,坐了没一会儿,就起身告辞。

躲在厨房中的程晃听到这一切不由摇头直笑,只当听了个乐儿。

“程晃,你妈手上的戒指哪儿来的?!”

此时韩立邦突然出现在厨房门口,冷声冲程晃问道。

程晃刚要答应,谁知韩立邦继续沉声说道,“我不管你是偷的还是抢的,反正不要连累到我们家就行,如果是借钱买的,那你自己还,别想我给你出一毛!”

说完韩立邦没等程晃答话,立马转身快步走了,似乎生怕程晃把那枚戒指要回去!

他才不关心程晃怎么得到的这枚戒指,只要便宜占到就行了,反正程晃和他女儿迟早是要离婚的!

程晃不由摇头笑了笑,自己这个老丈人,真是有意思!

至于李淑芬更好笑,似乎也害怕程晃把戒指要回去,当天下午就住到了她表哥那边,说是帮着准备婚礼,第二天韩立邦也赶了过去,家里便只留下了程晃一人。

所以他们两人也并没有见证到程晃脸上痤疮淡化消失的过程。

婚礼当天早上,李淑芬就给女儿打了个电话,询问女儿到哪儿了。

“妈,我和清风在路上了!”

柳清清打着哈欠说道,为了能准时参加婚礼,她天没亮便起床往回赶。

“好,那你路上注意安全,你表妹欣欣都等不及了!”

李淑芬语气兴奋的说道,“她说要让你送她出嫁呢,你是不知道啊,欣欣的对象,长得可帅了,简直跟大明星似……”

说到这里,李淑芬的话突然猛地顿住,因为她突然想到了程晃,想到了自己那个满脸痤疮的丑八怪女婿!

她知道,虽然柳清清从没有说过什么,但是程晃那张脸,宛如一根刺,三年来始终狠狠的扎在柳清清的心头,拔不出,化不掉!

“清清,是,是妈高兴糊涂了,乱说话,你别……别往心里去……”

李淑芬顿时语气慌张的跟女儿道歉。

“妈,今天,能不能不让程晃去了……”

柳清清低声说道,近乎有些哀求,她知道,今天她和表妹的一些儿时玩伴也会过去,她不想让程晃再给她丢人。

不说别的,就单单说程晃那张脸,就能让她在一众儿时玩伴面前无地自容!

毕竟在这帮女生中,她是被公认最漂亮的,而且也被欣欣她们起了一个“白雪公主”的外号。

她原本也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憧憬,以为白雪公主注定是要嫁给白马王子的……

只可惜,现实永远不是童话。

李淑芬听到女儿这话,心里顿时有些刺痛,轻声说道,“我也不想他来,可是他不来,你表舅这里不好交代,显得对人家不够尊重……”

“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到!”

柳清清声音清冷的打断了母亲,接着挂断了电话,望向窗外,神情怅然哀戚。

与此同时,程晃已经在家中清洗过面容,修剪过眉毛和鬓角,找出他跟柳清清结婚时柳清清帮他买的那套衬衫和藏蓝色西服换上,站到了镜子面前。

程晃脸上的痤疮和痘印已经全部消失,露出了他本来的面容。

作为曾经的江南第一美人的儿子,他完美的继承了母亲所有的良好基因,镜子中的他面容白皙,清癯俊秀,剑眉入鬓,目若朗星,英气十足!

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想起柳清清那清冷精致的面容,程晃不由有些苦涩的咧嘴一笑,意味深长的喃喃道:“三年了,我们终于见面了……”

柳清清赶到表舅家后,韩清风送下她便走了。

此时整个小区门口和路边的路灯上,都贴满了喜庆的喜字,单元楼下停着十几辆车,几个抱着摄影机和相机的工作人员一边往单元楼里走,一边嘴里念叨着一会儿新郎来了之后的具体流程。

望着眼前这一幕,柳清清顿时僵立在原地,回忆蓦地被拉回到了三年前,回到了她跟程晃结婚的时刻。

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和不甘再次席卷而来,三年了,在别人看来,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但是对于柳清清而言,她每日每夜、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煎熬,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这种日子她已经咬牙坚持过了这三年,可是下一个三年呢?下下个三年呢?!

余生漫漫,她真能撑得下去吗?!

此刻,连她自己也不由动摇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守住当初对爷爷的誓言……

“清清?!”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隐约带着一丝兴奋。

柳清清回头一看,见小区门外快步走过来两女一男,打扮的皆都十分时尚。

“妙妙?晓彤?!”

柳清清看到这俩女生之后,顿时眼前一亮,颇有些惊喜,急忙迎了上去。

这俩女生是她和表妹欣欣小时候的两个玩伴,因为上完大学后她们俩就留在了外省,所以柳清清跟她们已经好几年没见,此时见面感觉分外的亲切。

“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妙妙笑着打量柳清清一眼,兴奋的说道,接着跟后面的男生介绍道,“沈建,这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过的,我的发小柳清清,清清,这是我男朋友沈建!”

“你好!”

沈建主动冲柳清清伸出手,望着柳清清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艳,虽然他女朋友长的还不赖,但是跟柳清清比,压根不是一个层次!

“你好!”

柳清清冲沈建伸出手,滑腻纤细的手指让沈建心头一颤,不过很快柳清清就把手抽了回去。

“当初追妙妙的男生可是要排队的,你要好好珍惜啊!”

柳清清笑着冲沈建说道,看着身材高挑,五官俊朗的沈建,她的心头蓦地有些酸涩。

可能人越缺少什么就越渴望什么吧,这几年每当她看到别人的男朋友长相帅气,气质温雅,都会感觉分外敏感。

虽然她长得漂亮,但她并不是外貌协会的,不过她的另一半最起码长得也要说的过去吧,可是程晃……

“怎么样,清清,妙妙的男朋友帅吧!”

一旁的晓彤笑着说道,望着柳清清的眼神中闪烁着一丝狡黠。

“嗯,是挺帅的,跟模特似得!”

柳清清笑着夸道。

听到美女的夸赞,沈建不由挺了挺胸膛,满怀的自豪感。

晓彤眯眼笑着冲柳清清说道,“听说你也结婚了啊,怎么没把你老公带来啊?!”

“是啊,清清,你也太不够意思了,结婚都没叫我们!”

妙妙也立马埋怨的撅了噘嘴,接着睁大了眼睛,满脸期待的望着柳清清,兴冲冲道,“该不会是怕我们抢你老公吧?像你这种大美女,找的老公一定很帅吧?!”

听到她们两人这话,柳清清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神色难堪,心头刺痛难当,感觉自己隐隐作痛的伤口再次被人血淋淋的撕开窥探。

她结婚的时候并不是不想邀请她们俩,只是摊上程晃这种老公,她怎么有脸邀请别人?!

“清清,那些传……传闻……该不会是真的吧?!”

晓彤注意到柳清清的反应,不由摆出一副十分惊诧的表情,不可思议的望着柳清清。

“什么传闻啊?!”

妙妙不解的冲晓彤问道。

“我听以前的同学说……说清清找了一个又丑又穷的叫花子,而且这个男的还不工作,全靠清清养活!”

晓彤说话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愤慨,但是心头却闪过一丝莫大的快感。

其实她在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有关于柳清清与程晃的事,刚才的惊诧全都是装出来的。

从小到大,柳清清不管是从长相、学习还是异性缘方面,都压她们一头,所有人都觉得柳清清的人生会光明无比,所以她从小便嫉妒柳清清,甚至是憎恨,正是因为柳清清的光芒太盛,才遮盖住了她的全部闪光点!

但是造化弄人,谁能想到,所有人眼里的明珠,到最后会嫁给一个要饭的丑八怪!

得知这个消息的晓彤心里狂喜不已,早就打定了主意,借着这次欣欣结婚的机会,狠狠的嘲笑柳清清一番,把这些年的怨念全部都发泄出来!

妙妙和沈建听到她这话顿时都惊讶的张大了嘴,显得不敢置信。

“清清,这是真的吗?!”

妙妙一把抓住了柳清清的手,神情关切的询问道,“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是因为失恋,所以自暴自弃了吗?但是也不能嫁给一个叫花子啊!”

她语气虽然关切,但是内心却同样不自觉的有些畅快。

女生间的关系就是如此微妙,有时候再亲密的朋友,也不一定希望看到对方过的比自己好。

“是真的!”

柳清清内心挣扎一番,最后有些无力的笑笑,承认了下来,她知道,有些东西,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那到底是为什么啊!”

妙妙急切的问道。

“妙妙,你就别问了,我相信既然清清愿意选择这个人,肯定是因为他有什么特别的闪光点!”

沈建出声劝阻了妙妙一句,心里感觉要笑破肚皮,闪光点?一个丑陋且一无是处的叫花子能有什么闪光点!

不过他内心不由有些兴奋,既然柳清清的老公这么一无是处,那他说不定能有机会一亲芳泽!

对于柳清清这种大美女,恐怕是个男人都会心动,他双眼贪婪的在柳清清凹凸有致的身子上打量了一眼,忍不住吞咽了口口水。

“走,我们先上去吧,回头再说!”

妙妙看到柳清清失神的模样,多少有些于心不忍,轻轻叹了口气,挽着柳清清的手往楼上走去。

此时柳清清表舅家已经挤满了人,跟七大舅八大姨打过招呼之后,柳清清便进了表妹欣欣出嫁的卧室。

只见整个卧室里布满了红色的喜字和气球,欣欣穿着一身红底金丝的凤褂群,端坐在铺满大红色棉被的床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一群的女生簇拥在屋子里,有柳清清认识的,也有柳清清不认识的,都是欣欣小时候的玩伴或者同学,此时正拿着欣欣的结婚照兴冲冲的讨论着,夸赞欣欣的对象一表人才,语气中的羡慕溢于言表。

妙妙和晓彤见状也兴冲冲的加入了讨论的行列。

柳清清跟欣欣和几个认识的朋友打过招呼后便躲到了一旁的角落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内心突然涌起从未有过的孤独与自卑感。

是的,自卑感!

从小到大,一向出类拔萃、高高在上的她,二十多年来头一次有了一种莫大的自卑感!

因为这几个女生讨论的都是各自的男朋友或者老公,而这恰恰是柳清清内心最隐秘最大的痛苦!

这也是她为什么不愿意来参加婚礼,更不愿意程晃来的原因!

趁着欣欣她们不注意的时候,柳清清默默的退出了屋子,径直出了小区,找了家咖啡店呆坐了半上午,直到临近中午的时候李淑芬给她打电话,叫她去酒店参加婚礼,她才起身。

等她赶到婚礼现场之后,偌大的婚宴大厅里数十张桌子几乎全都坐满了人,好在妙妙和晓彤已经给她占好了座位。

“清清,这边,快,婚礼就要开始了,你这半上午干嘛去了啊?!”

妙妙看到她后赶紧起身冲她招了招手。

“公司有点事,打电话处理了下!”

柳清清笑了笑,接着坐到了妙妙身旁,见她身旁还空着一个座位,不由疑惑道,“这个座位是留给谁的啊?”

“还能留给谁,当然是留给你老公的啊!”

晓彤理所当然的笑着说道,神色间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这一桌坐的全都是她们的玩伴或者欣欣的同学,基本全都认识柳清清。

到时候柳清清那丑八怪老公一来,估计柳清清的脸这次就算是彻底丢光了!

柳清清闻言脸色微微变了变,内心突然有些局促起来,暗暗祈祷程晃今天不要过来,时不时忐忑朝着大厅门外望一眼。

她们坐了没一会儿,婚礼便正式开始,新郎现身之后,惹得大厅内的一众年轻女性不由惊呼赞叹,因为欣欣的老公长相实在是太出众了,梳着大背头,身着一身贴身褐色西服的他,像极了从偶像剧中走出来的明星!

柳清清这桌上妙妙和晓彤等女生也不由兴奋的捂着嘴尖叫,相比较照片,新郎真人更加的帅气有气质!

沈建此时神色不由有些难堪,说实话,他虽然长得不错,但是跟欣欣老公确实还有着不俗的差距。

等看到新郎跪地亲手为欣欣戴上钻戒的时刻,妙妙和晓彤等一众女生激动的都快要哭了,有个女生红着眼满脸艳羡道,“要是我能嫁给这样的男的,晚上做梦都能笑醒!”

“我要求没那么高,我未来的老公,能有欣欣老公一半帅就行了!”

“欣欣实在是太幸运了,好羡慕她啊!”

“欣欣估计是我们这些朋友中最幸福的了吧!”

听着这些话,柳清清面色泛白,用力的攥紧了手掌,如坐针毡,突然生出一种想迫切逃离这里的冲动。

“妙妙,你就别跟着羡慕了,你男朋友多帅啊,不要就让给我们吧!”

一个蓝裙子的女生笑着冲妙妙打趣道。

“想得美!”

妙妙笑骂了一句,接着紧紧的挽住了沈建的胳膊。

沈建听到这声夸赞,神色这才缓和了几分,轻轻的甩了甩头发,重拾了自信。

“对了,清清,你不是也结婚了吗?你老公怎么还没来啊?!”

这时蓝裙子女生突然冲柳清清问了一声,眼神有些讥讽的笑道,“我可是听晓彤说了,你老公长得挺有特色的!”

“对啊,清清,你老公怎么还没来啊,我们都等不及了呢!”

其他几个女生也跟着笑着催促道,她们刚才都听晓彤说过柳清清的老公是个什么货色,所以都迫切的希望看到柳清清出糗。

柳清清是她们这些人中最优秀最漂亮的,所以自然也是最容易被她们仇视的。

柳清清顿觉面颊火辣,紧紧的咬着嘴唇,没有说话,低下头有些泫然欲泣,此时的她突然很想放声痛哭一场。

“对不起,我来晚了!”

就在这时,一个极其富有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一身挺拔西装的程晃不知何时站到了柳清清的身旁。

相关文章:

不要太涨了好深撞开,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

男和女洗澡一边洗一边摸|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

中国人民银行招聘,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官网查询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 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_逍遥小房东

头深深埋入她双腿之间,好湿好想要,好大好硬好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