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一起却不碰你的男人_邻居拍拍声音太大声

2021-10-05 07:39 · 新商盟

让自己的弟子来应战。武术家们收关门弟子,就是有这一层意思。因为毕竟拳怕少壮,年纪大了,体力跟不上。如果遇到年轻的挑战,他们只有派弟子。

不过,霍霆又有些不同。他的修为已经超凡入圣,即使年龄大了,体力依然保持在巅峰状态。所以,霍霆在接到了叶寒的挑战后,也迅速回话,他接受挑战。

叶寒得到霍霆的回话后,他眼中的战意更加浓烈。爷孙两人绝不能走同样的悲剧。同时,叶寒还给青儿打了一个电话,让青儿前来。

青儿是谁?

青儿也是特卫局的成员之一,今年二十一岁。青儿是个孤儿,自幼在四川山中长大,轻身功夫天下无双。她逃跑或追杀时,叶寒都是大大不如。而且,青儿的枪法非常厉害。

青儿是特卫局的一台杀戮机器,即使是要她枪杀婴儿,她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青儿生性冰冷,对任何人都没有情绪。但惟独,她对叶寒却很是在乎。

特卫局的人从未见过青儿笑过,不过有人却见到青儿在跟叶寒说话时,语调柔软,有时还会微微一笑。

这一切,倒不是因为青儿爱上了叶寒。也不是叶寒就特别与众不同。只是因为,叶寒在初见到青儿时,坚持每天跟青儿笑一笑,说说话。青儿久而久之,也就渐渐接纳了叶寒。

而其他的特卫局成员在开始几次遇冷之后,便也就放弃了接触青儿。

青儿是个格外慢热的人,对她必须有相当好的耐心。

且不说这些,叶寒给青儿打电话。电话很快就通了,叶寒便说道:“青儿,我要与人决斗一场,你来帮我掠阵!”

“好!”青儿干脆利索。

“三天之后,佛山!”叶寒说道。

青儿嗯了一声,随后就挂断了电话。她要离开特卫局,谁也拿她没辙。叶寒这些人,每次惧怕特卫局的规矩,但青儿却是不怕。而楚局又对青儿也格外的宽待。

叶寒身为特卫局的成员,做事考虑周详乃是他的个人习惯。他必须考虑到,一旦战胜霍霆后,霍霆的弟子们会不会留难。

所以叶寒就准备了青儿,还有田雄的师父这些人。

这一场佛山比斗,最终的事情发展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霍霆似乎是有意要借叶寒来立威。他广邀各界武林泰斗前来观战,就连台湾那边的小武王薛连信,还有朱洪等大师全部邀来。

叶寒的身份也得到了深度曝光,乃是太极母拳之王,特卫局第一高手。

这是霍霆有意渲染的,就是要让人认同这次比武乃是旗鼓相当的。如此一来,他胜利之后,也才有威名。

这里面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霍霆之所以渲染得这么大,这是因为他胜券在握,根本没想过失败。

如此一来,叶寒所面临的压力也就更大了。

在这个期间,叶寒又接到了特卫局的楚局的电话。楚局在电话里暴跳如雷。“叶寒,你是堂堂特卫局的成员,华夏高等军人。居然跑去跟武夫比武,你这是置特卫局的威严于不顾,你赶紧给我回来。”

叶寒咬牙,道:“楚局,我爷爷已经去了。挑战霍霆是他最后的心愿,就算是死,我也要完成。”

楚局厉声道:“胡闹,你若死在擂台上,你爷爷该有多伤心?你妹妹怎么办?”

叶寒语声淡漠,说道:“我的心中,现在只有进攻两字,这也是特战教官曾经教过我的。至于其他,我不会去想。”说完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冬日的阳光显得很是温柔。

早上八点,薄薄的晨曦洒照在筒子楼的小区里。

叶寒穿着薄薄的太极衫,气定神闲的站着。他不需要去练,就是这样一个桩功就已经将他所有的招式包含在其中。若是太极高手见了,便知道,这个年轻人,形意兼备,六意合一。乃是真正的母拳之王!

而就在此时,小区外,一辆银色奔驰轰然刹停。

随后,车门打开,里面走出一名成熟的贵妇人。这贵妇人穿着红色大衣,戴着墨镜,气质高贵,风韵成熟。

叶寒正自奇怪,这贵妇人来到叶寒面前,先自我介绍。“我叫陈楠,东哥让我接你去见他。”

叶寒微微一怔,居然惊动了东哥。

但既然东哥要见自己,叶寒便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当下只说一个字,好!

随后,叶寒便跟随陈楠上了车。

两人并排坐在车后,司机启动车子。陈楠的娇躯散发着勾人的香味儿,她说话吐气如兰。这样一个成熟的美女,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压在身下,好好蹂躏。

不过叶寒却是目不斜视。这个陈楠显然是东哥的女人,东哥是他最尊敬的大哥。他自然不会对东哥的女人有任何非分之想。

一路无话!

大约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君悦俱乐部前面。

君悦俱乐部是东哥开的一个会所,几乎是私人性质了。陈楠带着叶寒进入会所,最后在西餐厅里见到了林东。

西餐厅的光线很好,晨曦洒照在林东的身上。林东穿着雪白的燕尾服,就如一名英国尊贵的爵士。林东虽然是道上的大哥,但他的气质却是无与伦比。

相比起来,叶寒一身太极衫,白衣飘飘,倒是显得年轻,清秀,充满了一股锐气。他与林东是两个完全不相同的气质。

叶寒在林东面前站定,然后用一种极其尊敬的语气喊道:“东哥!”

林东看向叶寒,随后微微一笑,说道:“坐吧。”

叶寒当即落座在林东的对面。这个时候,陈楠等人也都退了下去。

林东淡淡说道:“听说你要挑战佛山第一高手,霍霆?”

叶寒点头,说道:“是的,东哥!”

林东便问道:“能打赢吗?”

“能!”叶寒毫不犹豫的回答。林东立刻哈哈一笑,说道:“不错,小寒,你有信心,那就一定能行。”

他顿了一顿,说道:“霍霆将这次的比武,声势搞得很大。咱们这边,也不能太寒酸。这样吧,比武的时候,我陪着你一起去。”

叶寒顿时感激,如此一来,他的顾虑就少了更多。“多谢东哥!”

“真是个傻小子!”林东微微一笑。

接下来,林东便安排叶寒一起吃了顿牛扒。吃完之后,林东便让叶寒回去养精蓄锐,以备佛山之战。不过就在叶寒告辞出门的时候,他意外的碰到了刚进来的林婉清。

“你怎么在这儿?”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均是充满了讶异。

林东从里面走了出来,不由也跟着讶异,说道:“怎么,你们认识?”

叶寒心思电转,马上想到了林婉清也姓林。“这,东哥是你爸爸?”叶寒向林婉清惊声问道。

林婉清点点头,她倒是早知道叶寒和爸爸是认识的。她奇怪的是为什么叶寒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彼此打过招呼后,叶寒便也就告辞了。而林婉清立刻就问林东,说道:“爸,叶寒怎么会来这里?”

林东淡淡冷冷的看了林婉清一眼,说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

林婉清咬紧了下唇,她和林东之间,一向都是这般冷淡。父亲看自己的目光,总是有种说不出的冷意,或者贴切的说,是恨意。这也是林婉清一直不开心的一个原因。

林婉清在林东这里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她马上就去问了陈军。陈军便是那日带陈雄去医院的军哥。

同时,陈军也是陈楠的弟弟。而陈楠则是林东的女人。

“军哥,你知不知道我爸找叶寒是因为什么事情?是不是我爸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要叶寒去做?”林婉清很是关心叶寒,因此问得有些急。

陈军多看了一眼林婉清,随后才说道:“现在你爸爸基本上没有做什么见不得光的生意了。”

“那我爸找叶寒做什么?”林婉清问。

“你似乎很关心叶寒?”陈军说道。

林婉清说道:“他是我的朋友。”

林婉清的话总是很少,也不屑于解释。能和陈军说这么多也算是奇迹了。陈军当下说道:“叶寒马上要挑战佛山第一高手霍霆。你爸爸是在帮他。”

“什么?”林婉清吃了一惊。随后,她又说道:“我爸怎么帮他?”

陈军说道:“霍霆在佛山威望很高,人手众多。比武是两个人的事,但比武之外,还有太多的牵扯。没有你爸爸帮忙,叶寒的路很难走。”

林婉清恍然大悟。不过她还是第一时间前去找了叶寒。

就在叶寒的家中,林婉清驱车前来,堵在了叶寒的家门口。

林婉清一身白色外套,清纯动人,她嘴里呼着热气,关切中带着责备。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挑战什么佛山第一高手霍霆?”

叶寒正在家中看电视,他处于一种很安静的状态。闻言微微讶异的看向林婉清,随后才说道:“你都知道了?”

林婉清表示很不理解,道:“你现在应该是回到燕京,回到你的特卫局。你在这里逞强斗狠,显然是违背了特卫局的规矩,还有,你有没有想过,你一旦失败,叶欣以后谁来照顾?”

叶寒深吸一口气,随后将自己要挑战霍霆的真实原因告诉了林婉清。林婉清听后沉默起来,她感受到了叶寒内心的炽热,那里面燃烧着一团火。

“那你跟我说实话,你能赢吗?”林婉清随后问道。

她紧紧的盯着叶寒。

叶寒沉默下去,好半晌后才说道:“霍霆乃是佛山第一高手,成名十多年。盛名之下,绝无虚士!再则,搏斗起来,瞬息之间,便见生死。我最多只有五成的把握能赢。这件事情,你不要告诉叶欣。”

林婉清沉声说道:“这样瞒着叶欣,对她何尝不是残忍?”

“至少这两天,我备战的时候别让她知道。”叶寒说道。

广东,佛山!

夜色之中,一栋老宅子里灯火通明。

霍霆一身唐装,红光满面的坐在上首。这霍霆,如今已经五十来岁,但是他看起来,却如一头猛虎,锋芒逼人。

在霍霆的身边还坐了他的儿子霍武,还有他的大弟子刘光。

刘光说道:“师父,明天各名家,武术大师就会陆续前来。不过,师父,您跟一个后生晚辈何须亲自动手,折了身份?要不就让弟子来出战?”

这刘光乃是特种部队的教官,一身的八极拳凶猛异常,乃是有名的杀将。特卫局的成员,有不少还是经过他培训的,所以他根本不惧怕什么叶寒。

那霍武也在一边跟着说道:“是啊,爸,交给我们就成啊!”

霍霆却是摆摆手,说道:“难得遇到一个对手,我这些年久不动手,外人都还以为我霍霆已经动不了手。刚好就借这个机会,活动活动筋骨。抛开所有身份不谈,我是一个武者,武者心中就是要有个战字。若是我怯了,那还练什么武?”

“将军百战死,马革裹尸还!”霍霆淡冷说道:“而我们武者,不管是将对手打死在擂台上,还是自己死在擂台上。那都是属于我们武者的归宿!”

霍武与刘光相视一眼,当下便知道,佛山第一高手霍霆。这一辈子活着就是为了一个武字!

不过,霍武与刘光始终是不太放心。霍武便说道:“爸,咱们搭把手吧。”

搭把手就是试探对方功夫的意思。以前的武术家们见面,都是好胜之人。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大家都不服气谁。可真要打起来,拳头不长眼,动辄见生死。因此大家就有了搭把手这一说。两手一搭,各施本事,一瞬之间就见高低。不管谁占上风,都不会继续纠缠。

霍霆不由笑骂一声,说道:“臭小子,还想来试你老子的功夫来了。好,来吧!”他就这样坐在了上首的椅子上,一动也不动。

霍武当下也不客气,他来到霍霆面前,说道:“爸,得罪了。”说完之后,突然伸手,牛卷舌的功夫卷向霍霆的手腕。

牛卷舌,便是牛的舌头吃那锋利的草刃,一瞬之间,便将草刃卷入肚腹之中,干脆利索,用力玄妙!

霍武这一卷,神妙无双。

可霍霆却是动也不动,只是手臂一耸,起伏之间,手臂里面犹如蕴藏了一条九天神龙。一股子猛烈的暗劲就如水箭彪出!

霍武的手刚一卷上去,立刻便感觉到刺痛无比,慌忙松开。

他失色说道:“爸,您这劲力的运用真个已经是出神入化了。”

霍霆淡淡一笑。

这个时候,霍武与刘光也算是终于明白,老爷子的功夫已经更是精进了。难怪不惧那后生小辈的挑战。

从东江到佛山,不过是两小时的车程。

三天之后,决斗之日。

决斗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地点则在佛山的地下斗场里。田雄的师父田秉毅如约前来。田秉毅乃是有名的六合拳大师,叶寒与他自是一番客气的寒暄。

眼下的这场决战却已经不是私下比斗之事,却是已经在无形中成为了近年来,武术界的一场盛事。这却是叶寒始料未及的。

下午四点,叶寒这边便准备出发了。出发之前,叶寒换上了爷爷刘正以前一直没穿的衣服。那是一套黑色的大褂,乃是以前的武术家们的标准装扮。叶寒的脚下也是刘正留下来的一双黑色纳布鞋。

他就是要穿着这一身衣服,来给爷爷正名!

当初爷爷就是穿着这身衣服败在霍霆手上的。

林东带了一个车队过来,浩浩荡荡,清一色的黑色奔驰车。

叶寒出了小区,来到林东面前。林东一身中山装,淡淡儒雅,他微微一笑,说道:“状态很不错。”

叶寒微微一笑,却不多说。

两人正自寒暄,意外突然发生。

原来就在这时,对面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女孩突然冲了出来。却是要去捡她的气球,这小女孩看起来约莫五六岁的样子。

但同时,一辆奥迪车刚好转弯疾冲出来。

由于林东的车队给奥迪车造成了视线盲区,眼看着奥迪车就要将小女孩撞飞。

站在对面的是个美丽的母亲,她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美艳动人,气质卓越。一身白色风衣,更是出尘不凡。但此刻,她脸色煞白,捂住了嘴,叫不出声音来。

那奥迪车也终于看见了小女孩,可这时候刹车却也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个时候,叶寒眼中精光一闪,呼的一下,那林东就只见面前一道残影闪过。

随后,林东便看见叶寒将小女孩交到了对方母亲的手中。那美丽的母亲心神颤抖,抱住小女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流泪。

叶寒看在眼里,会心一笑,随后转身就走。

车队很快启动,接着扬长而去。

这个时候,站在当地的美丽母亲也才回过神来。她叫做许思,丈夫在两年前就死了。她的女儿叫做许桐。

许思抱着许桐,她是多么的庆幸。许桐就是她的命啊,她不敢想象许桐若是真出事了,她该怎么办。

许思想起刚才的事情,依然心有余悸。她知道那种情况下,那个年轻人只要稍微慢上一瞬,也会丧生车轮。这个年轻人冒着生命危险救了自己的女儿,自己居然忘记说声谢谢。

许思对年轻人的长相牢牢记住,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到这个年轻人,重重感谢。

而就在此时,许思突然发现许桐有些不对劲。她眼中是说不出的恐惧,愣是发不出声音来……

且不说这些,到达佛山时,已经是晚上六点。

叶寒与田秉毅见面,田秉毅被安排在了佛山大酒店里入住。同时,叶寒又马上去见青儿。青儿也一直入住在佛山大酒店里。

叶寒来到青儿所在的房间里。令叶寒无语的是,青儿一直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她一身白色的小西服,就像是一个苦行僧,修道士一般。电视机不开,任何东西都不需要享受。

青儿是一头齐耳的短发,她的面容精致,绝美。青儿总是安静得让人心疼的感觉。

“什么时候来的?”叶寒来到青儿身边问道。青儿抬头看向叶寒,轻声回答道:“昨天!”她冰冷的眸子在看叶寒时,倒是会有一种异样的温暖情感。

叶寒又问:“吃过了吗?”

青儿点头,说道:“吃过了。”叶寒问道:“吃的什么?”青儿如实回答道:“馒头!”叶寒不由皱眉,他马上给青儿点了一份木耳肉丝,然后逼着青儿合着木耳肉丝吃了一碗米饭,如此方才作罢。

夜幕终于降临,叶寒一众人的车队浩浩荡荡开赴佛山地下斗场。

那地下斗场在郊区的一间厂房里。斗场与正规的拳击场截然不同,这里是充斥了血腥与生死的。一些白领,贵妇人等等,或是因为生活压力,或是因为空虚无聊,便对这样的斗场产生了一种不可自拔的痴迷。

叶寒单独坐在一辆车中,此刻,他已经进入一种极静的状态,万事万物都不萦于怀!

但叶寒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在车队之中,林婉清,叶欣,唐思思全部都在其中一辆车里。林婉清做不到瞒着叶欣,毕竟这是叶寒的生死大事,林婉清觉得叶欣有知情权。

叶欣在知道哥哥居然要挑战佛山第一高手时,她那一刹如遭雷击。同时却也知道哥哥的苦心,她只能哭,哭哥哥的痴。但她也不敢来打扰哥哥,唯恐会分了哥哥的心。

这样一场世纪之战,林婉清与唐思思期待中带着兴奋,兴奋中带着担忧。但她们都一厢情愿的相信,叶寒一定会赢的。而叶欣不同,叶欣穿着白色的外套,她美丽的小脸蛋上尽是害怕与担忧,她的手心里盈满了汗水。她根本就无法承受哥哥出事。

唐思思搂住叶欣的香肩,轻声安慰道:“欣欣,叶寒哥哥一定能打赢的。”

林婉清也说道:“叶欣,我见过你哥出手。他既然敢来挑战,就一定是有把握的。别太担心了。”

两女孩的安慰还是起了作用,叶欣看向两个好朋友,随后重重点头,说道:“嗯,我哥哥一定不会输的,他一定会赢,一定会赢!”倒像是在说服她自己一样。

地下斗场内,音乐震荡激烈。

观众席上黑压压的,这里是让人真正热血沸腾的地方。斗场的生意一向都很好,这次更有猛料,来观看的人多得更是数不胜数。

评委席上,武术名家们都已坐定。包括田秉毅也被请了上去。

而且是,这种搏斗根本不需要评委,因为这是见生死的。评委其实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林婉清,叶欣,唐思思坐在比较靠前的位子。青儿悄然入内,她暗中守护在一旁,这一次,她将她的配枪也带了进来。她的轻身功夫一流,进来时神不知,鬼不觉,却是没人发觉到。

最先开始的并不是叶寒和霍霆的比斗,而是几场普通的斗拳。叶寒与霍霆那可是压轴表演。

不过纵使是几场普通的斗拳,那也是血肉纷飞,立见生死的。

叶欣看着一个个拳手被打死,抬下去。她捂住了嘴,脸蛋煞白。她现在不是怕死人,而是不敢去想象,万一哥哥也如此被抬下去,那该怎么办?

终于,最关键的时刻来临!

激情喊道:“现在有请佛山第一高手霍霆,霍师傅。有请太极母拳之王叶寒,这是王者的对决,巅峰的对决!来吧,先生们,女士们,欢呼吧!”

只是因为霍霆的名声,全场的气氛就已被推到了最高点。

在那灯光炫白的焦点地方,叶寒与霍霆同时出现。

灯光下的叶寒一身黑色大褂,他的步伐沉稳,面颊清秀,目光坚毅。他在那炫白的灯光下缓缓而来,无数贵妇人为他狂欢,尖叫。有的人看到他一刹,便似乎是到达了高潮!

至于霍霆,霍霆一身唐装,他面色淡淡,缓步而来,走路之间龙行虎步,就像是参加一场盛大的舞会!

两人同时来到了擂台边缘,那擂台高有两米。叶寒与霍霆一按边缘,均轻巧无比的上了擂台。

这上擂台的动作,中规中矩!

这个时候,两人相对而立,隔了一米半的距离。叶寒先是一个抱拳礼,道:“霍师傅!”

“叶师傅!”霍霆淡淡的行抱拳礼。

全场一片寂静。

林婉清看着聚光灯下的叶寒,她的心思是极其复杂的。叶寒这个男人,此刻给她非常强烈的视觉冲击。

“霍师傅,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刘正此人?”叶寒沉声问道。

霍霆淡淡看了叶寒一眼,说道:“我记得这个人,刘正当年名声很大。只可惜,他学艺不精,形意拳不得其形,太极拳又少了一层感动。被我一拳打败。你也是练形意和太极的,莫非你是……”

叶寒眼中爆出寒意,胸腹内一股子怒火冲了上来。这个霍霆果真是狂妄无匹,难怪爷爷一直都是念念不忘。“刘正乃是我的授业恩师,恩师六天前去世,临死不忘一个霍字。”

霍霆淡冷一笑,说道:“如此说来,今日这一战,你是要替你师父正名了?”

相关文章:

卟磁一生尽根没入花心|不断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

受被惩罚做到哭的不行.掐弄弹击花蒂

【免费阅读】武帝神体小说在线全文/武帝神体无删节

多汁紧致——奶涨情欲小说

小受被做到失禁崩溃|我和两个人同时做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