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独家蜜婚请节制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1-10-05 07:08 · 新商盟

郁可熙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朦胧间只看见星星点点的灯光。

她用力动了下指头,身上像是灌了铅,有点动不了。

躺在原地恢复了点知觉,看着天花板上花哨的吊灯,郁可熙很快意识过来,自己好像在酒店。

之前刚才还在家里,陪父母吃饭,怎么现在,却成了酒店?

此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流水声,是卫生间!

还伴着一声声粗重沙哑的小调。

是个老头子!

郁可熙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抬头,浴室里面,隐隐绰绰有个人形剪影。

她心里一突,当下从床上弹了起来。

然而突然一阵眩晕,让她重新栽倒在了床上。

坏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人下了药!

顾不得想别的,郁可熙知道,自己必须要离开。

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想想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郁可熙太阳穴跟着跳动不停,时间仓促,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就会出来,她必须赶紧走。

用力撑着身体坐起来,却突然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一声嘿笑:“小美人,叔叔这就出来了。”

戏谑中带着猥琐,让郁可熙一阵恶寒。

叔叔?

果然是个老头子。

郁可熙再也不犹豫,用尽力气爬下床,趁着里面的流水声还没有消失,颤颤巍巍冲出了房门。

药效还没散尽,郁可熙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只觉得脚步都跟着发颤。

不过几步,就彻底失去了知觉,颓然倒在了一旁。

而此时。

承许行刚进房间,就接了个电话,那边声音大大咧咧,带着点不羁的痞气:“到酒店了?”

“嗯。”应了一声,刚准备挂断电话,就听到那边笑说,“周董听说你这么多年连个姑娘都不碰,刚才给你找了个,现在应该快到了吧,想想千年高冷男马上要摆脱处男身……”

后面的话不用听都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承许行手上动作顿了下,口气不太好:“什么意思?”

对面完全没有收口的意思:“不过是让你解解乏,两方公司都要合作了,周董也算是想办法慰问你,姑娘肯定干净,也是第一次,你到时候别刹不住,稳着点。”

承许行的脸色有点难看:“想合作就让人滚回去,我是什么人你心里面清楚,别作践。”

似乎感觉承许行气压有点低,那边打了个哈哈:“人都过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呗,想玩……”

接下来的话承许行没听,直接挂了电话。

猛的把手机摔到桌子上,一想到要有人来,他的怒意就不断的涌了上来。

拿起西装,就要换个酒店。

开门的瞬间,一个娇小的身影直接摔了过来,瘫在了他的怀里。

承许行的面色愈发的黑,没想到这个所谓的“小姐”这么快就过来了。

他急忙后撤一步,声音寒凉:“不管是谁让你来的,赶紧给我离开这儿。”

然而怀中的人完全没有听进去,不仅粘着他,甚至手还跟着扒拉了两下。

承许行脸上像是结了一层寒冰,眸子里都是冷气,一把拉起眼前的人:“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话没说完,先看到了一张素净的脸。

小巧玲珑,五官精致,脸上不施粉黛,和自己的朋友说的一样,干干净净,莫名给人一种亲切感。

眼神迷离,双脸微红,带着淡淡的粉色,让承许行的心脏跟着颤了一下。

他的手微微一顿,突然感觉有点热。

不自然的松了下领带,承许行没来得及多说其他,眼前的小身躯已经重新蹭了过来,完全没把自己的话当回事。

手法相当稚嫩,但是就是这样的行为,却彻底勾起了承许行心中的火。

他能感觉到,怀中的郁可熙有点不对劲,像是被人喂了药。

不过一方要钱一方消遣,既然选择了做这种事,必然是自愿的,不干不净的人料着周董也不敢送到他床上。

双方实打实的现金交易,一夜过后互不相欠。

找好了理由,承许行感觉自己心中窜起来的火苗,越来越难以压制。

加上郁可熙攀到自己腰上的小手,和含糊不清的哼声,他眼中的幽暗越来越深,直接一把把怀中的郁可熙横抱而起,仓促几步上前,直接将她扔在了床上。

郁可熙的脑袋昏昏沉沉,感觉被人压住,想要挣扎,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她用力睁了下眼,只觉得眼前一片恍惚,什么都看不清。

承许行随即压了上来。

春宵帐暖,承许行从没有破格过的自制力,在郁可熙的面前,全部化为灰烬。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承许行从未对任何人产生过兴趣,可偏偏她,连微颤的睫毛都撩人心魄。

但是很快,他就收拢了心神。

不过是一个用身体换钱的小姐,自己竟然来了感觉,也是讽刺。

不过也好,金钱交易罢了。

过了今夜,他还是那个商界翻云覆雨的承许行,无人知晓,他此时的失控。

一夜折腾,第二天郁可熙才重新恢复了心神,感觉到阳光打在脸上,她眯了眯眼睛,终于转醒。

脑袋几乎撕裂开来,用力揉了揉眼睛,还没睁眼,前一天朦胧之间,那深入骨髓的疼痛和一夜淋漓,已经渐渐回到了脑海。

想到昨天的疯狂,郁可熙一个激灵,陡然清醒,她急忙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看了一眼,果然没穿衣服。

不止如此,那些清浅不一的痕迹,在她剔透如玉的白皙肌肤上,更是醒目。

郁可熙急忙把被子重新捂到身上,回想起前一天浴室里哼歌的男人,和大腹便便的剪影,她手猛然用力,紧紧揪住了自己的被子。

看来自己没想错,自己被老头抓回来了。

而且他还对自己……

郁可熙挪了一下身体,看着床上的一片鲜红,眼眶都跟着红了起来。

她浑身都泛着冷气,想到昨夜在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身下,突然一阵反胃,趴在床边一阵呕吐,半晌,却在床头柜上摸到一张卡。

旁边还有一张纸条,干干净净,只写着六个数字,应该是密码。

郁可熙动作稍显僵硬。

她的家庭条件不算差,虽说最近这段时间,父亲遇到经济危机,可是再如何,她还是郁家的女儿。

没想到,有朝一日,她竟然会被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拉到床上,这是把自己当什么了,小姐?

她深吸一口气,忍着疼痛去冲了个澡,快速穿好衣服,推开门匆忙离开。

一路上跌跌撞撞,失魂落魄。

好不容易拖着脚步回家,刚刚进门,还没站稳,郁可熙就感觉眼前压过来一个黑影。

尚未反应过来,“啪!”

一个火辣辣的巴掌已经扇到了自己脸上。

紧接着,一阵谩骂已经劈头盖脸砸了下来。

“郁可熙,你要脸吗,真给我丢人,昨天晚上你去什么地方了?”

声音尖锐,犀利的可怕。

“不知道跟哪个男的鬼混在一起,这么下贱,这放出去让人知道了,我郁家还要不要面子了?”

“你给我说,一晚上不回来,你都干什么了?”

郁可熙抬头看着李怡,任凭嘴角的鲜血渗出:“以前我死在外面也没人管,现在你倒是有心!”

李怡怒气更盛:“还学会顶嘴了,昨天你自己去了什么地方你自己不知道?这么不要脸的事,还要我亲口说出来?”

这话让郁可熙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她也不傻,昨天晚上自己和家人在一起吃饭,喝酒喝到一半,就彻底没了知觉。

醒来之后,就在一个老头的床上。

之前她为了赶紧脱离危险,加上头脑不清晰,没有时间细想。

可现在,她稍微动动脑子,都能够猜到,这出近乎荒谬的遭遇,根本不是意外!

郁可熙的脸色有点难看,她眼神带着寒气:“你给我下药了?是你把我送到那个人床上的?”

郁可熙的妈妈,早年因为意外离开人世,爸爸生性风流,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外面养了个女人。

这女人仗着自己给父亲生了个孩子,趁着妈妈离世,堂而皇之进入了郁家。

也就是眼前这个蛮不讲理的李怡。

自从李怡进了家门,就和自己的亲女儿郁可姗勾结起来为虎作伥。

这么久了,愈演愈烈,对郁可熙处处打压。

郁可熙年纪轻轻,加上父亲常年不着家,能忍就忍。

可她没想到,李怡有朝一日,竟然能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竟然她,亲手送到别人的床上。

凭什么!

郁可熙往日性子绵软,此时这般狠色,李怡竟然一时被唬住,竟愣住了。

过了片刻,她便清醒了过来,丈夫郁子夫就在身后,她怕什么?

当即又抬高了音调,更是尖酸刻薄。

“怎么了!我们郁家现在是什么状况你不知道吗?长这么大了,让你替你爸爸分忧一下,和金老板打好关系有什么不好!难不成你还要眼睁睁看着我们郁家倒闭吗?”

话一说出来,郁可熙就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郁家最近流动资金不足,公司看起来和之前相差不多,但是实际上已经开始被慢慢架空,之前又有一笔单子出现问题,亏损严重。

要是不及时处理,郁氏必然会倒闭,一家四口,说不定会沦落街头。

郁可熙和李怡过惯了好生活,自然不允许这件事情发生,于是就想到了“解决办法”。

金老板好色,这在商界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没有想到,为了补偿资金空缺,她竟然成了交易的筹码。

郁可熙彻底寒了心,目光幽深的看着郁子夫,说话像是带着冰碴,字字锥心。

“爸,这事你知道?”

见郁子夫眼神躲闪,郁可熙只觉得心里更痛:“我可是你亲闺女,你就这么把我拱手送到别人床上?”

郁子夫叹了口气,声音断断续续,看起来倒是痛心疾首:“熙熙,你知道的,爸爸也实在是没办法,能帮爸爸的,只有你了,你……你是我女儿……”

郁可熙不怒反笑,她只觉得心凉:“我是你女儿。”

她抬手指着一旁的郁可姗,“她就不是吗!我是你女儿,就什么事情都要承担,什么都要付出,她是你女儿就只管享受?你们把我当什么了?”

郁子夫没说话,可李怡的口气却变了:“哎呦,这口气,可真把自己当成忠贞烈女了,你主动上别人的床你就有理,我们给你送上去,就是亏待你了?”

李怡理直气壮的话,生生让郁可熙嘴边的反抗咽了下去。

她张了张口,满脸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李怡双手叉腰,说话带着股撒泼劲:“我说什么,我说你不要脸,跑了之后还要爬上别人的床,你和金老板在一起,好歹说出去,是为了郁家着想,可你不是,那说出去就是下贱!”

说到这,李怡还不忘给郁可熙沉重一击:“也不知道被下了药之后,你是被什么人玩的,没准还不止一个呢。”

这话太过恶心,一旁的郁子夫都听不下去了,冷声呵斥:“李怡!”

被吼了一声,李怡浑身一抖,收敛了之前的气势,可看郁可熙的时候,却依旧带着怨毒。

郁可熙此刻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耳朵更是嗡嗡作响。

这么说起来,昨天把自己带到床上的,根本不是之前那个老头?

那到底是谁?

她身上的寒意透到了骨子里。

加上得知这件事是父亲和继母所为,更觉得这个家宛若冰窖一般。

可笑的是,一旁的李怡张口闭口,还在低声抱怨。

“那个孙岚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生下来的女儿也是这样。”

话到一半,被郁可熙愤怒打断:“说我就算了,你凭什么说我妈!”

李怡更张狂:“我说错了吗!要不是因为你,事情能够沦落到这个地步?”

一旁的郁可姗看热闹不嫌事大,她站在一旁,眉眼和李怡有点像,浓妆艳抹,把自己打扮的像夜店太妹,浑身上下带着锐气:“再让她跟金老板睡一次不就行了,反正也是有娘生没娘养的便宜货。”

她转头看着郁可熙,说话带着挑衅:“是吧,姐?”

郁可熙没理会,倒是李怡跟着一唱一和:“再睡一次?人家金老板可不要,他说他今天早上,亲眼看见郁可熙这贱人从酒店里出来,一看那样子,就知道不是雏。”

话里话外都在给郁可熙扎刀子。

她抬眼看着李怡母女,突然看开了:“我不是,那你们家郁可姗是啊,你怎么不让她去,她要是去了,没准能帮一下郁家呢。”

李怡当下变了脸色:“你……”

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大富人家的公子,她当然愿意,即便是让女儿主动爬人家的床都可以,但是金老板是个老头子,李怡当然舍不得

她见郁可熙竟然有胆子这么跟自己说话,正想要发怒,却看她头也不回,直接拖着自己的脚步进了卧室。

被这么无视,李怡更加气急败坏:“好啊,好啊,还真是反了天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郁可熙憋着自己胸中的一口气,开始收拾行李。

以前她还在上学,被李怡母女气到之后,能忍就忍。

可现在看透了自己在家人眼中的地位,她算是彻底心凉了。

离家的时候,出门相送的,竟然只有保姆一人。

郁可熙转头看着身后诺大的别墅,心中明白,自己在他们眼里,从来都不算个亲人。如今自己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他们当然也不会惺惺作态,佯装挽留。

郁可熙的眸色阴晦,心中下定决心,从今往后,和郁家再无瓜葛!

提着大包小包昂首离开,带着一丝决绝和最后的骄傲。

可她的困境,只有自己明白,身无分文,银行卡里也不过几千块钱。

匆忙的找了所房子安顿下来,交了押金之后,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事已至此,继续颓废下去肯定不行,郁可熙坐在沙发上仔细盘算。

好在最近这段时间,已经投了不少简历,加上平时在学校也有一部分作品,已经收到了不少公司的offer,虽然都是从基层做起,可最起码能够维持日常生活。

她挑了一个距离租房比较近的公司,虽然不大,但是却有一定的发展潜力,而且工作不会太忙,自己也能有闲暇时间做点别的。

郁可熙着急赚钱,很快就步入正轨,试用期一过,就开始正式工作,只是工资偏低,维持生计勉强可以,但是如果发生什么意外,恐怕一分钱都掏不出来。

此刻坐在办公桌前,郁可熙翻开自己的记账手册,想到马上要交的房租,微微叹气。

同事的声音隐隐约约,从隔壁传来:“你们知道吗,郁可姗又得奖了。”

有的人在旁边看热闹,随口问:“郁可姗是谁?”

“郁可姗你都不知道,那个新锐服装设计师啊,前几年刚刚火起来,但是投稿时间不确定,加上不喜欢当着人的面进行设计,所以一直不温不火,可作品却特别好,最近这次得了国际大奖,这地位可是立刻就不一般了,光是奖金就几十万呢……”

郁可熙听到这话,偏头扫了一眼,就看到隔壁电脑屏幕上,一个十分熟悉的图案。

红色主打,边缘黑色装饰,样式简单大气,有点像是旗袍,却也没那么拘束于原本的样式,浓浓的古典风带着股慵懒之气。

这个以‘郁可姗’的名义,得了国际大奖的设计,分明就是郁可熙半年前在卧室,亲手设计出来的。

或许觉得意外,看到自己作品的瞬间,郁可熙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体力不支,还是刚才起身速度太快,刚刚立正,她就觉得脑袋一黑,继而天旋地转,栽倒在了地上。

最近这段时间,她就觉得浑身沉甸甸的,动不动就犯恶心,本以为能够扛过去,没想到竟然在办公室里倒了下来。

郁可熙意识一点点消散,听着同事对自己的呼喊,最后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彻底失去了知觉。

两个小时之后,在医院,看着自己手中的检查报告,郁可熙满脸震惊,说话声音都微微发颤:“医生,你是不是,检查错了?这……这不可能吧。”

本来以为最近头晕和呕吐,都是因为太过劳累导致,但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怀孕,而孩子的父亲,就是三个月前,那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

这怎么可能?

医生对这种质疑已然司空见惯,看着郁可熙的眼神都带着意味不明,想当然的把她看错了那种不爱惜自己的女孩子。

“确定已经怀孕三个月,加上最近过于疲劳,建议住院。”

另一边,承许行正在发呆。

特助站在他身侧,说话说到一半,眼看着老板眼神涣散,声音也跟着慢慢降低,最后只能小心翼翼的呼唤:“总裁?”

从几个月前开始,特助就感觉总裁好像不太对。

以前承许行向来钢铁手腕,行动极快,干什么事情,都专心致志,说一不二。

但是最近,总裁大人却总是动不动就走神。

看到面前坐着的人依旧没有什么反应,特助冒死又喊了一声:“总裁?”

承许行这才悠悠回神,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三个月前,和那陌生女人一夜风流之后,他就总不受控制地回想起那天晚上的细节。

好几次都想调查,可一想到她不过是一个小姐,顿时又觉得讽刺,只能惺惺断了念头。

头也没抬,便冷冷的开口:“怎么了?”

特助干咳一声,急忙汇报情况:“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张董那边对我们拟的合同比较满意,基本已经确定无误,但是还有一部分,那边要求面谈,”

顿了顿,特助又补充:“前段时间李国伟李先生做了一个小手术,现在在医院修养,总裁,要不要我安排去医院探望一下?”

一想到他们的合作,承许行揉了揉眉心:“去吧。”

想到住院的花销,郁可熙根本没有考虑,直接收好检查报告就往医院外走,奈何身体不给力,刚走出去两步,就重新摔在了地上,最后还是被医生强行按在了床上。

知道自己确实需要休息一段时间,郁可熙也没那么着急了,她开始想别的事情。

她从小的愿望就是做服装设计,一直到现在,做设计师的梦想都未曾泯灭。

从小到大,自己绘制出来的作品不计其数。

之前她知道,郁可姗曾偷偷进她的房间,拿了自己的画本,去参加学校比赛。

但是她却不知道,郁可姗根本不止偷了一个画本,一直到半年前,她竟然都在不断小偷小摸,拿自己的设计去参加各种比赛。

她天天苦于家中矛盾,又有李怡刻意隐瞒,却没想到,郁可姗竟然靠着吸自己的血,走到了‘设计师新秀’的位置。

如今郁可姗红极一时,想要曝光她的剽窃行为,估计也掀不起什么浪来,但是她能偷走自己的设计,却偷不走自己的创意。

郁可熙琢磨了一下,现在自己已经脱离苦海,和郁家彻底没了关系,完全可以继续完成自己的梦想,把郁可姗偷走的东西夺回来。

而且自己说不定还能靠这个,赚取一些外快,到时候,生活也能宽裕一些,即便是真的要养孩子,应该也不会过的太苦。

想到养孩子,郁可熙下意识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肚子,心中有些纠结。

一开始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其实是把孩子打掉,可现在竟然有点舍不得,甚至定不了心。

辗转难眠一晚上,郁可熙还是决定,把孩子留下来。

自己可以设计出一套服装系列图,如果能够得奖,或者被人看重,那一切就都改变了。

既然下定决定,第二天一早,郁可熙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院。

而医院外,承许行刚好从车上走下来。

他双腿笔直,身材欣长,眉眼如墨,刚刚下车,就引来路过的姑娘们纷纷侧目。

一旁的特助提着大包小包,在前引路,两人步履匆匆,到拐角的时候,却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直接冲了过来。

特助见状,心中大喊不妙:“总裁小心。”

然而已经来不及,承许行和眼前的身影刚好撞了个满怀。

郁可熙着急上班,担心被扣了奖金,几乎是从病房跑出来的,却没想到刚过拐角,就撞到一个坚实的胸膛。

她一时失力,直接摔到了地上,眼看时间不多,只能一边收拾地上散落的各种化验单,一边急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她抬眼看着承许行:“你没事吧?”

却看到承许行正直勾勾看着自己,那种逼人而灼热的目光,似乎要把她一眼看穿。

她被这个目光逼退几步,一时间有点无措:“抱歉,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承许行没说话,袖口中的拳头却不经意间紧紧握起。

那天晚上郁可熙被下了药,意识模糊,自然不知道和自己一夜风云的人是谁,但是承许行全程却把对方记的清清楚楚。

刚才只一眼,他就认出来,眼前的人,就是那晚和自己欢愉过的……小姐。

可是见郁可熙一副完全不记得自己的样子,他又觉得奇怪。

难道她不认识自己?这怎么可能!

还是说,这个女人是装出来的,刚才的相撞,也是故意的?

他定了定心,回过神来,却发现郁可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

承许行收敛了刚才的情绪,瞥见地上的散落的几张白纸,随手捡起扫了一眼,呼吸却跟着一顿。

其中一张纸无关紧要,是郁可熙所在公司的通用纸张,上面只印着“会同公司”四个字,可另一张纸,正是郁可熙怀孕的检查报告。

“怀孕三个月”,触目惊心。

三个月前……

承许行起身看着化验单,心中意外。

这不就是两人见面的时间吗?那这个孩子,难道是自己的?

感觉到总裁有些失神,特助在一旁低声询问:“老板?怎么了?”

承许行收起检查单,口气淡淡:“没事。”

作为一个小姐,明知自己要干什么,却不提前做好保护措施,想想都知道,她是故意想要留下承家的孩子,母凭子贵。

看来刚才种种,都是这个女人故意的。

承许行的眼神有点阴沉,还真是心机,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时候会想尽什么办法来靠近自己,逼自己娶她入门。

郁可熙完全不知道承许行心中的想法,从公司回来之后,当即开始着手服装设计的事情。

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再不努力一点,那凭借她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有办法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环境。

本来孕期应该多加休息,可她一连半个月,反而比平时更加忙碌。

而承许行,反倒莫名觉得烦躁,本以为郁可熙会主动过来找自己,可一连这么久,却没有丝毫动静。

想到郁可熙三个多月前在自己面前的娇态,承许行不由扬了下嘴角。

最后还是忍不住把特助叫了进来,开口道:“有一个叫会同公司的地方,去查一下。”

特助一时没反应过来:“是查背景,还是进行评估……”

承许行想了想:“查员工,整理一下员工的照片和姓名发给我,我准备收购。”

他就是想闲着没事多在郁可熙面前出现几次,顺便看看,她到底要撑到什么时候才算完。

刚刚工作三个多月,郁可熙就收到公司被收购的消息。

不过换了老板,对她们这种普通员工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她坐在办公室,还在考虑自己的预算,就听到旁边的同事张晓红在喊自己。

“可熙啊,你等会记得出一下A项目的评估,我等会有事,就不弄了。”

口气中满满的理所应当。

郁可熙忙于计算,随口回答:“可是A项目不是我在负责啊。”

张晓红噎了一下,说话带着股娇气:“你以前不是也给我做过吗?现在帮我做做怎么了?”

郁可熙稍稍抿嘴,没有说话。

以前她做的事情比较多,工作踏实,有的时候一个人甚至做两个人的活,但是现在要设计图案,忙了不少,所以在公司,一般只完成自己份内的工作。

本来以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郁可熙没想到,张晓红竟然把自己偶尔的帮助当成了习惯。

见郁可熙不说话,张晓红觉得她让自己丢人了,心中莫名有点不高兴,说话也酸了起来:“怎么,怀了孩子,就不把我当朋友了?这点忙都舍不得帮?”

这话一说出口,不只是郁可熙,整个办公室的人都跟着有点意外。

郁可熙是新人,长的小巧可爱,加上工作认真,不少男同事都暗自倾心,没有想到,她年纪轻轻,竟然已经有孩子了?

可是以前明明听人说,郁可熙根本没谈恋爱,也没结婚啊。

回忆到这些种种,大家的表情都变得精彩起来,纷纷想要让张晓红继续八卦。

郁可熙见状,心中着急:“你别乱说。”

她不想让孩子还没生下来,就饱受这种质疑和嘲讽。

张晓红却咄咄逼人:“我乱说?当时你那怀孕三个月的检查报告,我是第一个看的,你说我乱说?”

她上下扫了郁可熙一眼:“不是我说,带着孩子过来工作,还骗人家说没谈过恋爱,哎呦,年纪轻轻就这么有心机了?让你多工作一点,你都不愿意,就这种态度,我看你这辈子就只能是个普通员工了。”

感觉到众人讽刺和带有杀伤力的目光,郁可熙只感觉心里一片苦楚,自己不过是推脱了本来就不该自己承担的事,竟然就被张晓红这么逼仄。

而张晓红的声音还在继续:“新官上任三把火,现在刚刚换了老板,你骗人自己没谈过恋爱,骗产假这种事情,要是老板知道了,那到时候可有你受的。”

她不喜欢郁可熙,倒也不只是因为郁可熙刚才拒绝了自己,而是从一开始,她看见郁可熙在男同事眼中如此受欢迎的样子,就打心里觉得不爽。

这是一种没来由的厌恶。

现在既然已经撕破脸皮,那她当然要落井下石。

两人这番争吵,一直纷纷扬扬到下午,还有人在口口相谈,暗中八卦。

一直到下午,领导层来人了。

承许行的特助,西装革履直奔而来,众人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当时收购公司的高层人物。

他径直走到郁可熙面前:“是郁小姐,老板有事找你。”

这话让众人纷纷色变,张晓红看着这情况,心中更是得意,估计是下午的事情闹大之后,被新老板得知了,到时候她倒要看看,这个郁可熙会受到什么惩罚。

郁可熙紧紧握着手中的笔杆,犹豫开口:“什么事?”

特助丝毫没准备隐瞒,直接开口说明实情:“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在现在的岗位上工作了。”

话音落下,众人全部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有人表现出些许于心不忍,可张晓红心中却不由兴奋。

果然如自己所料,看样子郁可熙再想呆在公司,或者维持现在这个工资,是不可能了,可下一秒,她就变了脸色,因为特助又补充了一句。

“老板点名让你当总裁秘书,工资翻倍,即时开始。”

相关文章:

双性生子产乳,小受大胸产乳涨奶文

爽死你个荡货_长篇肉辣文小说阅读

调教sm性奴AV在线观看——女孩越喊痛男的越使劲视频

异性接东西会注意碰到手吗|药性发作迎合

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 艳情短篇合集1一160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