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清风两丝情免费阅读,一缕清风两丝情完结篇TXT免费

2021-10-05 08:40 · 新商盟

女人几乎在瞬间就做出了决定,直截了当提出拒绝,“我是有夫之妇,你别想了,这不可能。”

“照现在局势,我想你也当不了多久的有夫之妇。”

“你!不管我碰到什么样的事,我也不会任由你摆布,不管过得如何,我都不需要你这样一个陌生人来干涉!”

“是吗,我想这并不是你能决定的。”

他运筹帷幄模样,周遭的气势让沈欣悦无端觉出些压力来。

但不论如何,她依旧没有要顺从的意思,“你哪里来的自信我会听你的?我不会答应你的!”

“就凭你现在的处境。很遗憾我现在的确是你最后一根稻草,你大可以现在就走,等你想清楚了再回来。”

他得礼妥当的言语并看不出多少攻击性,但里头包含着的却是绝对的自信与满打满的控制欲和凌然。

沈欣悦听了那话紧咬下唇,拖着身子便直接离开了那豪宅。

身后轮椅上的人并未往上追,而是透过窗子望着对方踉跄的身影逐渐变小消失在视野。

夜色已沉,凌晨的风吹过空荡大街,温度降下几分,她独自一人徘徊在街道边,因为身体状况实在糟糕,她找了个公车亭靠着站牌坐了片刻。

缓过劲后女人从口袋取出手机,打开联系人从头到尾逐一扫下。

她现在身无分文,而手机也余下小半电量,在外过夜难免有些危险。

犹豫几分后沈欣悦还是决定向朋友求助借个落脚的地方,比起拉下脸回去找那莫名其妙的人,她宁愿找别人。

第一个电话并没有打通,她有些失落,随即往下拨了第二个,无人接听。

本以为第三个也落空,但就在沈欣悦要放弃的时候,那里终于接通有了声响。

黑暗里突然亮起了些光,她心下小小激动,欣然挂上眉梢。

“喂!小希吗?我是欣悦!”

她满怀期待,话语里也尽数是看到希望的喜悦。

“哦……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现在,有点不方便,你能不能帮我个忙?能不能让我借住一晚?”

女人小心翼翼试探着,连自己都觉出几分乞求的味道来。

那头沉默了片刻,长时间未回话,失落感深深涌上了心头,之前的光又熄灭了下去,就在她准备挂断电话的那刹那,一些窸窣声又传了过来,隐隐约约略有些模糊。

沈欣悦一滞,把耳朵重新凑到耳边仔细听了听。

“沈欣悦来电话了,说让我给她帮个忙。”

“嗨呀,我们刚刚还在聊她呢,刚才也给我来电话了来着,不过被我挂断了,你要帮她?”

“帮什么帮,才不呢,我一会儿就直接找个借口拒绝了,不是说把齐思远给绿了吗?就那种女人,放家里来指不准会干些什么事!”

“可不是,我们继续继续,沈欣悦现在不比当初了,齐思远估计过不了几天就会把她踹了,当不了齐家太太,谁还搭理她?”

……

轻嘴薄舌的言论混着摇骰子和劝酒笑声钻入她耳中,叫沈欣悦更绝望了几分,她挂断电话,靠在公交站台的车牌,抬手抹了抹眼里堪堪将要涌出的泪。

无奈之下,疲惫不堪的她只能就着恶劣环境在公交站将就了一晚。

次日醒来后沈欣悦想了许久,还是决定再去见一回齐思远。

即便要不到孩子,至少自己还算为齐氏出过力,多少也能给自己争取点钱回来,不至于落魄到活不下去的地步。

那人说的没有错,不能让沈乐瑶舒舒坦坦活下去,自己势必要回击,也一定要见到自己的孩子!

抵到公司时里头她赶了巧,恰好碰上几位职员对她的批斗大会。

“你说沈欣悦到底怎么想的?我们齐总对她还不够好吗?!竟然还出轨?”

“是啊是啊,真是太不要脸,怀了别人的孩子还死不承认!”

……

闲言碎语从不远处传来,沈欣悦一时不知该进该退,正讨论得热火朝天的几人看到当事人时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反倒更猖狂了些。

“真是贱到一种程度了,真是心疼我们齐总跟这种女人结婚,啧啧。”

她还没回话做出解释,忽而一个声音从旁侧响起,随之而来的是站在自己跟前的沈乐瑶。

“你们都少说一句吧,我姐姐肯定有她的难处,你们别这样……”

见到沈乐瑶时职员们才收敛了几分,像是见到新任齐太太一般满是尊重,同时也个个为这个“善良”的妹妹叫好。

而看过对方真实嘴脸的沈欣悦却是瞬间燃起了怒火,她狠狠一把搡开沈乐瑶,高声怒道:“少惺惺作态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到底什么样子又在想些什么!”

被推了的沈乐瑶踉踉跄跄着,有意无意装作要跌倒的样子,引得周围一片愤怒。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

“要不是在公司,我现在就给她一巴掌!”

得逞的女人暗暗一勾嘴角,靠近沈欣悦,低声嘲讽开来,“没错,我就是想着让你永无翻身之日!”

她说完有一百八改了态度,手一展一拦,“你们别说我姐姐,有什么事都冲我来吧!”

沈欣悦被围观一众群起攻之,对于作戏的同胞妹妹更厌恶了几分,忽而另边传来个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

一听是齐思远,沈乐瑶立马凑到沈欣悦面前,继而冷笑一声故意做了个样子往后摔,眼见便要重重跌倒在地……

齐思远正靠近两人,恰好碰上了这场面,他往前大步一迈,手臂一展把沈乐瑶揽进了怀里。

预料之中的展开让女人暗笑开来,然而面上却依旧是柔柔弱弱的委屈样。

“思远……”

“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嗯,没关系,千万不要怪姐姐,她是一时没控制好手劲儿。”

沈欣悦静看这一幕,心中烧着怒火,对自己妹妹的厌恶又深了几分,“少演戏了,我压根就没碰到你!”

然而这局势已经落定,她完完全全处在了一个被指责的位置。

齐思远恶狠狠瞪过去,高声怒斥道:“你不是以死相逼让我相信你?怎么又到了我公司来?自己的妹妹也能下手,做了的事还不承认!当我是瞎子吗?”

沈乐瑶见势赶忙往下走,“姐姐最近也是心里堵,如果不是我,她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让她出个气我也认了……你别怪他……”

她装着可怜兮兮的样窝在他怀里,眸底却尽数是得逞后的窃喜。

沈欣悦看得犯恶,丈夫的冷喝和同胞姐妹的陷害压得她喘不过气,她紧握双拳,愤然望向沈乐瑶。

“你不去当个演员真是可惜了这一身装模作样的本事!”

短暂一顿后女人又把目光落到了齐思远身上,“不论如何你都不信任我,即便我了断了自己又能怎么样?现在也一样,不论我说什么,你也没有半点要再相信我不是吗!”

齐思远嘲弄般一声冷哼,“你还有值得我信的地方?现在就可以从这里滚出去了!别再让我看到你!我们的关系也到此为止,我会找好律师跟你离婚,让你好好感受感受一无所有的滋味,尝尝自找的恶果!”

听了他一通话沈欣悦只觉心如死灰,她双手紧攥,指甲在嫩掌中留下深痕,而那些又怎么比得上心中的的痛。

周遭本要散开的人听到自家老总的话后又聚拢了过来。

一来是看个热闹,二来也乘机站好队以表忠心。

“沈欣悦这个女人还真是了不得,做完对不起我们齐总的事还跑到公司来刷存在感。”

……

各式各样的闲话此起彼伏,众人个个皆是义愤填膺的模样。

沈欣悦寡不敌众,一张嘴怎么也说不过一群人,她憋着满肚子的气,只能手足无措听着各种诬赖的话往她脑袋上安。

当一个人被逼上绝路时,往往也只能跟对方拼个鱼死网破。

她本想离开,但沈乐瑶满眼满面的得意劲一下点燃了她的怒火,她快步靠前到了自家亲妹跟前,也不顾齐思远正护着,四扫一圈端起一边的水杯便猛地往对方妆容精致的脸上泼了过去。

“既然你硬要说我推了你欺负你,那我就好好把这个名号坐实!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你这种女人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好好清醒清醒吧!别以为你演场戏一时得势就稳赢了!日子还长着……”

“啪!”

女人的话语还未说完,侧脸便传来火辣感觉,她的半边面颊短暂麻木了几秒,连带着脑袋也空白了半晌。

因为巨大冲力沈欣悦直接后倒踉跄跌坐在了地上,狼狈模样引得围观大众一片哄笑。

“你哪来的资格说这些话?给我滚!”

落手的是齐思远,他狠而有力的巴掌落在了她脸上,也落在了她心上。

陷入沉痛的沈欣悦沉默不发一言,温热眼泪瞬间给视线蒙上了一层水雾。

在高声呵斥完她之后齐思远赶忙又替沈乐瑶擦拭起了身上的水,本错愕着要回击发火的女人见状又柔弱着掩面做了个娇滴滴的样。

“看来姐姐真的很讨厌我啊……我只是不想让思远受伤而已,我难道做错了吗……”

瘫坐在地的沈欣悦冷冷自嘲,不等她起身,忽而人群中冒出一盆脏水,那浑浊液体稳稳落在她身上把她浇了个满身通透。

沈欣悦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那脏水从头浇到了尾,冰冷刺骨的感觉一如她现在如临寒渊的心。

这一盆水像是打响了场战役,有了第一个攻击的,接下来的其他人便也纷纷针对沈欣悦开始扔砸起各式东西来。

她本要起身,不料身子还没好透,又受了一晚的风寒,整个人使不上力,又跌回了原地。

“赶紧从这儿出去吧!跟垃圾比起来还是你更脏一点!”

“让人看了就倒胃口,不知好歹还低贱恶心!”

骂声一阵高过一阵,沈欣悦毫无优势,脸回击的机会都不曾有。

沈乐瑶看着她不堪的狼狈样子不由窃喜,勾唇露了个讽刺的讥笑,嘴上却假惺惺帮她说着“好话”。

“哎呀……你们不要这样,我姐姐虽然做了错事,但已经很可怜了……”

而静站旁侧的他也并未露出半点在意,只冷眼旁观,任由公司职员聚在一起对付沈欣悦。

“早点离开我的视线,也别再回来。”

无形之中得了默许的众人,气焰更嚣张了几分,随之而来的是搁置在休息室的垃圾桶,废纸和快餐盒内的残汤剩饭被人一股脑倾倒在女人头顶。

令人犯恶的味道四散开来,沈欣悦顶着辱骂和向她飞来的五花八门的玩意儿不由悲从中来,夹杂无尽的屈辱与怒意。

在挣扎颇久后,女人终于从地上站起,她拼尽全力往外一搡,推开拦在她身前的几人后跌跌撞撞往公司大门奔了过去。

“让开!”

事已至此,再待下去只会被继续侮辱,她已然看透,齐思远已然不是自己当初的那位丈夫,而沈乐瑶这个罪魁祸首和一众趋炎附势的小人也叫她再没有要顺从的心。

带着满身伤痛的污浊的女人冲出公司,在附近一个偏僻小巷落了脚。

逃离之后有了休憩时间的沈欣悦再也忍不下去,泪如泄洪般湿了满面,一夜之间自己仿佛从云端跌入谷底,而推下她的人正得意洋洋占着自己位置。

被打击到尘埃的沈欣悦终于狠下决心,她简单收拾了自己,决心将往日那个软弱无能的女人丢进垃圾桶,用更强势坚韧的一面好好过下去,让现在欺辱她的人统统后悔现在对她做的种种!

眼前的路尽数被堵死,黑暗绝望间那高深莫测的人忽而闯进了脑海。

沈欣悦现下除了这一选择没再其他办法,无奈之下她还是拖着一身疲惫和脏乱往他的住宅走了回去。

发沉的额头让她走得无比艰辛,而从她身边路过的路人也都是一脸厌恶绕开她。

本来姣好的面容在几日巨大变故下变得无比憔悴,病态从她毫无血色的面颊的脸上显露出来,而浑身的脏水也让沈欣悦成了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好比街上那些流浪许久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到目的地后沈欣悦在那宅邸前犹豫了颇久,高档别墅透着股奢华,与她的不堪形成了鲜明对比。

然而现在她已无退路,即便忍辱负重,也要硬着头皮上!

刚刚靠近门口,便有人员上前来拦,呵斥着叫她离开,“赶紧离开!知道这是哪儿吗就想进去!要饭也挑个好地方,赶紧走走走!”

沈欣悦暗自轻轻一嘲,自己竟也有会被当成乞丐的一天……

她正打算解释,一个透着英气的身影忽而从远处向她而来,直觉告诉她,那便是自己要找的人。

对方不紧不慢往门口而来,沈欣悦忍下屈辱,甩开保安的手径直迎了上去。

果不其然出现在视线里的正是坐在轮椅里的俊气人,那双深邃眼眸像是在她眉心画了个十字星剖开了窥,把所有东西都看得清晰且透彻。

“想通了?”

简短句子被低沉声线道出,像从遥远之地传来,沈欣悦无奈,褪下了之前的锐气,但骨子里的倔强却一点不少。

“我答应你做你未婚妻,但我也有条件。”

他上下简单打量对方,继而眉梢极轻地一挑,“你打算以什么资本跟我讲条件?”

沈欣悦正准备回应,然而撑了太久的身子到底还是没能再撑下去,她脚下一软双眼发黑,不受控制地栽倒了下去。

再次醒来时周遭环境一如之前,沈欣悦明白,自己又被他救安置到了这间屋子里。

她往下一扫,自己的衣物已经被换下,整个人被收拾得干净且整洁,一些想法闯入了脑海,但随即又被女人彻底否决。

那家伙自己也行动不便,又怎么可能会帮自己处理?想来给自己换衣服的是别墅的下人们。

沈欣悦用手撑着缓缓坐起了些,她视线往前一扫,恰好与往房间里挪的人撞了个正着。

相关文章:

他搂著腰不断冲刺总裁/撑裂好痛求饶哭

我想让你把我弄湿,跟同桌去没人的地方

教官疼轻点好大好热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

男人做完之后脚软是怎么回事|轮灌孕大肚漫画

你是裁判懂球帝,懂球帝官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