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版)—《女配诱人:总裁滚远点》—目录番外版

2021-10-05 14:10 · 新商盟

第11章 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苏余音有些楞,不知道沈商台和白莲花女主这会儿过来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但是对她来说,只要看见这两个人,遇到的就绝不是什么好事。

沈商台冷着一张脸,走到苏余音的面前,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直接把她手里的话筒拿了过来:“尘烟今年刚满十八岁,还没有交过任何男朋友,包括我。苏余音小姐也没有和沈氏解约,外面流传的都是风言风语,不足为信。”

底下的记者都有些愣,这时候苏尘烟把话筒从沈商台手中接了过来,大方又温柔:“关于外界对我和沈总的那些谣言,希望大家看的时候都能擦亮眼睛呀。至于我和余音姐,之前有些误会,被人搬弄了是非,余音姐性格直爽大家也都知道。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嘛,我们现在的关系非常好,比起两面三刀的人,余音姐这样的性格我才更喜欢呢。”

“那为什么你们到现在才说?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隐情就是,苏余音小姐因为我这个总裁工作太繁忙,没有时间去医院探望她,于是真的要跟我解约。说起来,苏家和沈家也是世交,余音经常跟我闹脾气。”沈商台拿着话筒,淡淡的看了一眼刚刚发言的记者,语气调侃,脸上却没有笑容。

一旁被喧宾夺主的苏余音简直气炸了,她好好的计划,愣生生的被这两个人搅黄了!他们到底有什么权利,在这里自作主张,规定她的人生?

“沈总,”苏余音压着怒火:“苏尘烟小姐,还有各位记者朋友们,我刚刚说的话是认真的。我不觉得我是一个对工作模棱两可的人,也不觉得我会把自己的事业当儿戏,因为跟别人闹个脾气,说放弃就放弃。”

“出道四年,我是怎样对待这个圈子,对待每一个作品的,你们也都看在眼里。如今我说要退出,是思考了很多天之后的结果。至于沈总说的…”

苏余音看了一眼沈商台:“苏家和沈家虽是世交,但我跟沈总也不过就是合作伙伴的关系。赔偿公司的违约金我已经结清了,这一点,我的律师可以给我作证,如果大家要看解约文件,稍后,我也可以公布。”

“苏余音!”沈商台还从来没有被苏余音这样对待过,当场便有些失态,狠狠的叫了一声她的名字,伸手攥住了苏余音的手腕,眼睛直直的看着她:“无理取闹也要适可而止,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苏尘烟在旁边似乎有些着急,忙打圆场:“看起来余音姐和沈总的关系确实很好,有什么话咱们下去再说吧,余音姐,快别不开心啦,沈总都放下身段道歉了呢。”

放下身段?我逼他了吗?道歉?还真不需要。

苏余音一下子把手抽了出来,看着自己被抓红的双手,更加恼怒,冷冷道:“不瞒沈总说,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和沈氏四年,我自认尽心尽力,没做过任何对不起沈氏的事情,还希望沈总的姿态不要那么难看,咱们好聚好散。”

沈商台听见这话似乎也冷静了下来,恢复了一贯的傲慢:“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确定要和沈氏解约吗?开弓没有回头箭,苏余音,你想清楚了再说话。”

“苏余音也不是小孩子了,还有什么是想不清楚的。”

霍默宇不知何时从后台缓缓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随手甩到了台下。记者一阵哄抢,闪光灯瞬间改变了方向。

苏余音皱眉看他:“这是什么?”

“解约文件,真心实意的来退出娱乐圈,怎么能不带着这个。”

霍默宇脸上有嘲讽,苏余音心里一惊。这算是她顶机密的文件了,一直都在自己的手里,这回出来也没有拿着,究竟是怎么跑到霍默宇手上的?

虽然心里有些发冷,这个时候,苏余音还说了一句:“多谢。”

霍默宇斜着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不必。”

转头笑意盈盈的看着沈商台,伸出手:“沈总,好久不见。”

沈商台的脸色又冷了三分:“霍少。”

“尘烟,最近可好?”说完便走上去给了苏尘烟一个大大的拥抱,毫不避讳。苏尘烟似乎有些害羞,笑着点了点头:“多谢霍少关心,一切都好。

第12章 断绝关系

沈商台和霍默宇还是像书里说的那样,互相看不顺眼,颇有些剑拔弩张。不过苏余音倒是可以理解,情敌嘛。

白莲花女主站在他们中间,有种微妙的化学反应。反观她,这场发布会的女主角,已经被挤在了一个角落里。

苏余音左右环顾了一下,她该说的都已经说清楚了。刚想偷偷溜出去,就看见发布会的闪光灯又换了一个方向,全都冲着门口。在大家诧异的目光里,苏归西装革履,缓缓走上前来。苏睿冷着一张俊脸,面无表情的跟在他的身后。

苏余音心里咯噔一下,回头再看看苏尘烟仙女一样精致的打扮,心里顿时凉了一半。

她怎么忘了这一茬,上辈子苏归就是趁着原主澄清的发布会上,宣布了苏尘烟的身份。原主的洗白瞬间失败,所有人都知道了原主和苏尘烟之间的恩怨。更何况,发布会上原主大发脾气,把话筒摔在了苏尘烟的脸上之后扬长而去。

这一走,原主不仅和苏归的关系降到了冰点,还和沈商台之间有了隔阂。

“父亲。”苏余音恭敬的对着苏归点了点头,声音不小。苏归冷淡的嗯了一声,把目光放在了苏尘烟的身上,苏尘烟和苏归对视了几秒,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上前一步,乖巧的叫道:“父亲。”

记者又是一片哗然。

此时在苏归身后的苏睿,已经处在了暴走的边缘。苏余音看见了,不动声色的走到了苏睿身边,把弟弟拉在了自己身后,安抚的捏了捏他的手。

“我今天到这里来,是要宣布一件事。众所周知,苏余音和苏睿是我苏家的大小姐和大少爷,自幼顽劣,嚣张霸道,这一次的事,是我没有管教好。”

苏余音面带微笑:“父亲教训的是。”

苏归没有理她,继续说:“尘烟也是我苏家的女儿,自幼流落在外,吃了许多苦。我这个做父亲的,怎么说,也要把她接回苏家,谁反对也没用!”

苏睿握紧了拳头,苏余音依旧保持微笑。

“五天之后,苏家会办一场家宴,欢迎各位媒体前来做客。”

底下的记者面面相觑,闪光灯却一直没有停下。苏余音手上还攥着话筒,这时候突然笑出声来,表情却很苦涩。

“既然父亲的话说完了,那么我倒也有几句话想说。”

苏归冷冷的看着她,眼带警告。霍默宇表情玩味,却也有些戒备的盯着苏余音看。沈商台则是静静的站着,瞧不出情绪。

“父亲难道不觉得自己太偏心了吗?”苏归脸色骤变,恶狠狠的盯着苏余音。

苏余音却笑得更加开心:“在我住院的三个月里,父亲可曾去医院看我一眼?父亲可知道我脑子里积了什么东西,骨头还疼不疼?我和苏睿上学到现在,父亲可知道我们从小到大的成绩?可知道我们平日里都是什么口味?”

苏尘烟像个和事佬一样走到苏余音的面前,悄悄的拽了拽她的衣袖:“姐姐,有什么话咱们回家再说,父亲工作繁忙,也不是故意忽视你们的。”

苏余音冲她笑了笑,没有任何出格的行为:“我起先也是这么想的,直到你来了之后。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二十多年了,也足够让我看出人心。”

“父亲,”苏余音转头看着苏归,脸上带着决绝,一滴泪从眼里落下:“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您,从今天开始,我希望自己再也不是苏家的大小姐,也不是你苏归的女儿。我会立刻搬出苏宅,从今往后,和苏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苏余音说完这话,似乎有些承受不住,转身就往外走,却在下一秒,被人拉住了手。

转头就看见苏睿英俊的脸对着她笑了笑,说道:“姐姐,我和你一起。”

对着苏归深深的鞠了一躬之后,苏睿像个守护神一样,拉着苏余音昂首走出了这个地方

相关文章:

花唇含着绳子走路_女人官场被潜 乳峰高耸

小说宝刀未老王雪|女友帮我深喉14p

验身春椅——男人的感情是日出的吗

啊快点啊哈我在上面 30元钱一次的女农民工

就在外面蹭蹭不进去系列表情包:求求你今天是危险期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