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独家蜜婚请节制全文章节目录

2021-10-05 15:04 · 新商盟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特助侧身站到一旁,给郁可熙让出一条路来:“办公室已经收拾好了,郁小姐跟我一起上去吧。”

张晓红脸色有点难看,眼看着两人离开,她急忙说:“领导,您可能不知道吧,郁可熙她……”

话没说完,特助悠悠转身:“这位小姐有什么事吗?”

虽然话是和善的,但是莫名带着一股不可挑战的气势。

张晓红生生后退两步:“没有。”

“以后如果有事向上面汇报,可以直接和总裁秘书,也就是郁可熙小姐说。”

本来以为郁可熙肯定会受点苦头,但是没想到,郁可熙反倒站到了自己头上。张晓红怎么都想不通,郁可熙有什么本事,又是怎么站到这个地方的?

明明老板和她都是刚刚过来,难不成两人认识?

这绝对不可能。

张晓红暗自思筹了一番,心下了然:肯定是老板过来之后,觉得郁可熙长得有点不错,所以才让他当秘书。

嘴上说得好听是秘书,实际上,还不知道是干点什么事情。

估计老板是还不知道秘书已经是个孕妇了,倘若知道,那郁可熙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想清楚这一点,张晓红心中就一阵舒坦。

承许行此刻坐在办公室里面,来回看了几个合同,却始终不能静下心来,手更是在桌上漫无目的的敲,毫无章法。

听到外面敲门,他急忙重新坐好,整理了一下西装,随手翻开眼前的资料,声音低沉:“进来。”

随后抬头,刚好撞上郁可熙扫过来的视线。

刚才进门之前,郁可熙还好奇,自己为什么会被选成秘书,看到承许行脸之后,她明白了,这不就是自己在医院撞到的那个人吗。

难不成自己当时不告而别,让他心里面不舒服?故意让自己当秘书,好随时教训自己?

也太小孩子气了吧。

心里正默默吐槽,她突然发现,身后的特助,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房间。

诺大的办公室里,只有自己和眼前的老板。

承许行低着头,看起来格外认真,好似根本就没有看见面前的郁可熙一般。

两人良久不说话,气氛有点尴尬。

承许行更是难熬。

本以为郁可熙会先张口,可这么久过去,她竟然没有丝毫反应。

最终,他还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冷声问道:“知道为什么选了你吗?”

说话时,他缓缓起身,走到郁可熙面前,步步紧逼。

三番五次故意出现在自己面前,先是卖身,又是把体检单留给自己,他不相信郁可熙没有别的想法。

郁可熙不明所以,仓促后退,眼看着两人的距离是越来越近,几乎是脱口而出:“撞了你……是我不对。”

承许行没想到她竟然会说这样的话,看着眼前的郁可熙眼中满是惊慌,他莫名回想到三个月前的疯狂,心里一阵燥热。

定了定心,眼眸愈发阴沉,到这种时候还想尽办法勾引,偏偏自己还吃这一口。

想到这,承许行的声音疏离不少:“你先下去吧,有事情我会吩咐你的。”

既然不说,那他就看看,她日后到底想要怎么样对待肚子里的孩子。

郁可熙摸不着头脑,只能点点头,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低声补充一句:“上一次撞到你,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再跟你道个歉。”

声音软绵绵的,有点害怕,莫名可爱。

承许行压着心中的火,声音沙哑:“我知道了。”

听到郁可熙关门,承许行身形微颤,难道她真的不认识自己?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还是说,当天晚上的事情,另有隐情?

胡思乱想间,已经有电话打了过来。

还是那个熟悉的痞声,刚刚接通,就直接开口:“哥们儿,怎么回事啊,听说你收购了一家公司?这行情我有点看不透啊。”

承许行语气冰凉:“你什么时候关注过行情。”

那边也不隐瞒,直接哈哈一声:“这不是我爸让我问你吗,除了我,还有谁敢跟你打听事情啊。”

承许行言简意赅:“临时兴起,和工作没关系,没别的事我就挂了。”

准备挂电话,他稍稍迟疑了一下,突然补充:“对了,我想问你个事情。”

“什么事啊?”

承许行强装不在意,随口问:“你记不记得,三个月前我和周董合作的时候,你给我打电话,说周董给我找了个小姐……”

还没说完,那边就打断了:“这事啊,怪兄弟我没处理好,那姑娘估计也是第一次做,还没过去就怂了,偷偷跑了。我本来想给你打电话说一声,可后来一想,你不是本来也没准备玩吗,又怕你已经睡了,就想着改天……”

那边还在絮絮叨叨,承许行已经挂了电话。

他不傻,很快就明白过来,那天的事情另有隐情。

想到郁可熙当天昏昏沉沉,像是被人喂了药的样子,承许行直接把特助叫过来,让他着手查一下三个月前,那天晚上的具体情况。

不过半个小时,特助已经拿着资料走进了办公室。

“和您想的一样,郁可熙小姐是被金华公司的金老板抱到酒店的,当时郁小姐已经神智不清了,后来估计是趁金老板不注意,郁小姐又一个人偷偷跑了出来,然后……”

特助有点脸红:“然后就进了您的房间。”

他轻咳一声,又给承许行递过去一份资料:“刚才我查了一下,郁小姐是郁家的千金,最近郁家经济不济,正在想办法跟金老板合作。”

承许行很聪明,看完这些资料,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细节。

原来郁可熙不是他一直以为的‘小姐’,而是被家人当成了棋子。

只不过,最后这枚棋子,因为一场乌龙,损在了自己的手中。

不知道为什么,得知郁可熙无心卖身之后,承许行竟然稍稍松了口气。

特助还在一旁继续交代,“我调查的时候发现,前段时间,郁可熙被家人赶了出来,出来的时候,除了自己的一点行李,什么都没带。”

承许行动作微僵,想到她身无分文,流落街头,再联想到她一个人到医院检查身体,拳头不由紧握。

可笑自己明明是加害者,不顾她的同意,仗着她没有反抗的能力,随随便便要走了她宝贵的东西,却还恬不知耻把她当成小姐。

自问雷厉风行,冷酷无情的承许行,这个时候心中却已经觉得愧疚。

他揉了揉眉心,直接交代特助:“把公司要处理的文件都带到这儿吧,以后我会在这边办公。”

不知道如何对郁可熙开口,交代当天晚上的情况,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尽可能的补偿。

晚上下班之后,承许行刚刚出门,就看到郁可熙站在公司门口的站牌下,等公交车。

纤瘦的身躯站在灯下,显得格外娇小。

承许行头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出,三个月前,两个人那个迷离的夜。

他把车听到郁可熙旁边,顺势拉下车窗:“我送你。”

郁可熙还在走神,听到这话,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

话没说完,承许行已经打开了副驾驶的门:“上车。”

口气冷峻,让人无法拒绝。

郁可熙秒怂,她警惕的坐上车,嘴上跟着提醒:“我……我记住你的车牌号了。”

言外之意,让承许行不要乱来。

这个行为让承许行的心也跟着松了下来,他微不可查的扬了下嘴角:“地址?”

郁可熙抬头看了他一眼,最后小心翼翼的说道:“把我……送到滨港花苑就好。”

承许行也没多说,直接踩了油门就走,目不斜视,一路上嘴都没动一下,唯独在郁可熙下车的时候说了一句:“明天就在这儿等我,我接你上班。”

口气霸道,近乎于命令。

郁可熙站在车外,听到这话,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跟着点了点头:“可是……”

话没说完,承许行已经重新拉上了车窗。

不知道为什么,郁可熙的一言一行,总能挑起自己腹中的那团火,光是看她一眼,都会觉得口渴。

从来没对女人有过任何想法的承许行,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而现在的郁家,郁可姗翻着手机,一行又一行的催促直逼眼球。

“可姗自打四个月前出了一个竞赛作品之后,好像再也没出过设计作品,这是怎么回事啊?”

“向来高产的姗姗大设计师,怎么突然难产了?”

“据说好多公司都想要签郁可姗,但是郁可姗却出不了作品,难不成是江郎才尽了?”

“可姗加油啊,期待你的新作品。”

……

看着这些文字,郁可姗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直接把手机砸了出去。

以前她能够找机会进郁可熙的房间,偷几本画册出来,假装是自己设计的作品。

但是现在,她偷来的画册作品都已经快要用完,剩下的也根本不符合公司的要求,要是再不出作品,外面的质疑声肯定会更大。

她眼中带着狠辣,看样子,那个便宜姐姐,又该有用了。

平时郁可熙都是坐公交去公司,这些天已经成了习惯,今天一直走出小区,才后知后觉想起来,前一天承许行跟自己说过,早上要来接她。

虽然不清楚状况,可承许行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而且自己还撞了他,就这么不声不响一个人去上班,确实不太好。

暗自琢磨了一下,郁可熙还是决定站在小区门口等着,顺便拿出手机看看情况。

刚把头低下,就听见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哎呦,这不是郁可熙嘛?正想找你呢。”

抬头一看,郁可姗正向她走来,浑身上下带着一股媚劲,妆容精致,在阳光下白到发光。

郁可熙稍稍皱眉,“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看看,姐姐你还活着没。”

郁可姗说话依旧尖酸刻薄,让郁可熙不由想到三个月前那个荒诞的晚上。

她不想争辩,加上身体不济,说话也有点虚弱。

“这么大老远过来,就是想看看我笑话?”

郁可姗倒是理直气壮,“对啊,看你过的不好,我也就放心了。”

她今天本来是想找机会,看看能不能搞到郁可熙的设计图,可看到她这幅落魄模样,郁可姗估摸着,郁可熙恐怕连活下来都不容易。

以前的设计图都已经被自己拿走了,现在她手里肯定什么都没有,所以也放弃了这个想法,说话当然也没那么客气。

从小到大,郁可熙一直都比她更受欢迎,长得也比她好看,成绩更比她好,而且还是家中女主人的孩子,对郁可熙,她是发自内心的讨厌。

所以后来孙岚出了意外,她立刻抓紧机会,发了疯的打压郁可熙。

郁可熙生活凄惨,她心里才舒坦。

看到趾高气扬的郁可姗,郁可熙握紧双手,强打精神。

“恐怕你要失望了,我现在过的很好。”

听到这话,郁可姗嗤笑一声:“被人夺取了清白以后,还要天天坐着公交车上班,你能过的好?”

见郁可熙不说话了,郁可姗更是哎呦一声:“哦对了,我都忘了,你都是随便爬别人床的人了,要是想过得好点,完全可以靠卖嘛。”

郁可熙脸色一时惨白无比,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眸色冰凉,“郁可姗,你说话不要太过分了!”

话音刚落,两人就看到一辆玛莎拉蒂驶来,到小区门口突然减速,最后停到了距离郁可熙不远的路边。

看着这辆车,郁可姗的眼中闪过一丝羡慕:“哎呦,还真没想到,你们这小区还真是卧虎藏龙,倒是有几个有钱人。”

联想到最近郁家的处境,郁可姗指着旁边的玛莎拉蒂,说话阴阳怪气。

“要是你乖乖听话,跟金老板睡一觉,说不定现在也是车接车送的人了,可有些人偏偏不知好歹,自己给自己挖坑,好好的金主不要,非要往别人床上爬。现在好了,就别说这辆车了,就算两三百万的路虎,你下半辈子都没什么机会坐。”

郁可熙往车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一眼就认出来,这分明就是承许行的车。

昨天她刚刚坐这辆车回来。

见郁可姗还在那边说戳刀子的话,她懒得继续纠缠,冷笑了一声:“真是不好意思,这车,本来就是来接我的。”

看到郁可姗脸色大变,她面色坦然,转身直奔路边的玛莎拉蒂,上车就走。

这一幕彻底把郁可姗看呆了,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辆车竟然是来接郁可熙的。

可是这车怎么着也要上千万了吧,郁可熙,难不成真的傍了什么大人物?

想到自己平时坐的车最多不过五六百万,她心中酸溜溜的,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眼看着车准备掉头,突然抬脚,冲着远处那辆玛莎拉蒂冲了过去。

上车之后,郁可熙稍稍松了口气,暗自下定决心,日后见了郁家的任何人都绕道走,免得给自己添堵,可刚想完,就听到一阵激烈的拍打声。

郁可姗站在车外,正快速拍着车窗,声音隐隐绰绰从车窗外传来。

“我跟你说,可千万不要觉得郁可熙长得好看就包她,她都不知道有多脏。”

明显是在和承许行说话。

“不信你可以查,星光酒店,三个多月前,她还偷偷进别人房间。”

郁可姗想到郁可熙离开郁家之后,不但没落魄,反而活得愈发精彩,心中怨毒无比,告状的时候更是口不择言。

“这个郁可熙指不定有什么病呢,她就是人尽可夫,你可千万别上当。”

窗外辱骂声还在继续,内容污秽不堪,光天化日之下被这么侮辱,郁可熙只觉得难堪,双手紧紧揪在一起,犹豫张口:“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一边说话,一边准备松开自己的安全带,“我……还是先下车吧。”

看到郁可熙因为屈辱微微发颤的双手,以及她眼中的星点泪光,却还强装镇定,承许行直接一把把对方拉回来,声音深沉:“不许走。”

郁可姗正在外面骂得放肆,看到车窗缓缓摇下,里面露出一张英俊的脸。

五官棱角分明,肤色偏白,却带着点刚毅的味道。

没想到车里的人这么帅,郁可姗一时恍惚,竟然忘了开口说话,良久才反应过来。

“我这么提醒你,是为了你好,你,你别看郁可熙平时看着无害,她私生活其实特别不检点……”

还没说完,承许行就淡淡打断:“小姐,你挡路了。”

全然没把郁可姗刚才的话放在心上。

郁可姗眼睛瞪的滚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己这么羞辱郁可熙,难道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不死心,还要说话,就见承许行脚踩油门,直接开车冲了出去,留给她一屁股沙尘。

郁可姗仓促后退几步,眼看那辆玛莎拉蒂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狠狠跺了下脚,心中恨意丛生,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

“竟然不把我看在眼里,我倒要查查,你到底算什么东西!”

郁可姗有什么怨毒的想法,郁可熙差不多也能够想到,暗自打量了承许行一眼,结结巴巴开口:“刚……刚才,谢谢你。”

心里却特别不踏实,毕竟刚才郁可姗说的话宛若尖刀,刀刀见血,承许行表面上看起来没事,说不定心里已经相信了。

果然,话音刚落,承许行突然刹车,停了下来。

郁可熙心中一跳,她硬着头皮想要说话,却感觉眼前一个黑影直压下来。

承许行突然逼近,瞬间缩短和自己的距离。

她下意识闭眼,以为承许行要做什么过激的事,可是下一秒,却听到“咔吧”一声。

他帮她系上了安全带。

郁可熙有些愣怔,缓缓睁眼,却见承许行就在自己面前,距离很近,甚至能够感觉到他的呼吸起伏。

承许行眼中带着得逞的笑意,视线放肆,带着侵略性,从郁可熙微醺的小脸,无辜的双眸,如珠玉般白皙的耳廓上一一扫过,呼吸重了几分,明明喝了很多水,可还是觉得渴。

强行忍住俯身亲一口的欲望,他抬手在对方柔软的脸上蹭了一下,重新回到座位上。

一系列动作,让郁可熙不由脸红,她哑着声音,默默招供:“刚才那个女孩,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承许行没说话。

之前特助查过郁可熙的家庭状况,所以他刚才就差不多猜到了,只是没想到,郁可姗说的话会这么毒辣。

双手握着方向盘,酝酿语句,半天承许行才张口,带着自己都没注意得到的柔软。

“她说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一听就知道是胡口乱编的。”

本来以为承许行会看不起自己,如今听到他的安慰,郁可熙神情恍惚,联想到昨天的事,她感动之余,有点好奇:“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承许行挑眉:“有吗?”

郁可熙捏着衣角,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又是让自己当秘书,又车接车送,刚才还站在自己这边护着自己,如果不是有什么理由,郁可熙自己也不相信。

承许行知道,自己只有找个借口,才能理直气壮留在她身边。

他吸了口气:“因为我见过你,刚进公司第一天,缺个秘书,想要临时找一个,正好见你面熟,下意识就选了你,还有……”

承许行稍稍沉默了一会,压低声音继续,“我就是想对你好。”

郁可熙也没想到,承许行会这么说,她双颊通红,心里一片柔软。

可低头看到自己肚子中的孩子之后,眼睛里刚刚亮起的星光,又重新归于沉寂。

她想到,承许行刚才愿意护着自己,是因为他觉得郁可姗说的都是谎话,也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放荡不堪,可他要是知道,自己真的做过那种事情呢?

如果他知道,自己不仅做了,还有了孩子呢?

承许行刚才还觉得,郁可熙和自己好像近了一步,可不知道为什么,到公司之后,她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十分冷淡,说话也离自己远远的,带着股疏离感。

眼看郁可熙拿着文件出去,承许行突然开口:“你等会。”

他移步到郁可熙面前:“我让人把办公桌搬进来吧,从此以后,你跟我在一个房间办公。”

郁可熙愣了一下,像只受惊的兔子。

刚才想到自己有孩子,也意识到她和承许行的差距之后,她本想刻意和对方拉开距离,所以听到这句话,下意识便是拒绝:“我会影响到你。”

承许行表情深沉,抬手扶着郁可熙身后的门,把她困在自己的手臂里。

“看不到你,我也很受影响。”

说话的时候,漆黑的眸子紧紧盯着郁可熙,一直到对方脸色微醺才移开视线。

“作为秘书,应该时时刻刻陪在我身边,端茶倒水,体贴照顾。”承许行带着点孩子气,“所以没有我同意,不许离开我的视线。”

郁可熙听他蛮不讲理的要求,软软叹了口气:“好吧。”

承许行工作量很大,又怕郁可熙一个人闲着无聊,直接把刚收购的会同公司文件交给她处理:“你们公司的文件,你先看一下,总结整理好之后再给我汇报,不太紧要的事,也可以自己处理。”

顿了顿,又补充:“你刚刚上手,也不用太着急去学,慢慢来就好,每天完成工作量,就可以干自己的事了,效率为主。”

郁可熙见承许行行动果断,处理事情井井有条,专注的样子像是会发光,她眼中漾开一片星光,低声应了一句,开始认真工作。

中途特助进来给承许行送咖啡,承许行扫了一眼,随口道:“以后不管送什么东西,都送两份。”

语气理所应当,却让一旁的郁可熙莫名觉得暖。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

或许是意识到承许行对自己太过关照,也可能是因为感觉自己有点不受控制的,开始喜欢承许行,当天早上去公司的时候,郁可熙双手握着安全带,局促不安地说:“以后你不用接送我了,毕竟我们不顺路。”

孩子的事情,她不可能一直瞒着,但是她也没办法说出口,只能离承许行远点。

承许行指尖颤动,装作不经意的拒绝:“不麻烦。”

言简意赅,惜字如金。

郁可熙双手紧紧握着安全带,没再要求,既然承许行不答应,那就只能自己多克制了。

为了少见承许行几次,当天,她一有机会就往员工办公室走。

张晓红看着郁可熙来回匆忙的帮总裁传话,满心的不乐意。

她工作向来蝇营狗苟,靠着人脉,留在公司养老,平时能将就就将就,工作很少认真完成,向来都是压榨新人。

公司被收购之后,如今被新人压在自己头上,她本来已经很不高兴,而这个郁可熙竟然动不动就让自己修改文案,各种挑毛病。

一旦上头认真,她工作能力差劲的事实就浮现了出来,所以对郁可熙更加厌恶,心里也觉得奇怪,这个郁可熙怎么还没有被辞退?

想到郁可熙上位的原因,张晓红内心几乎可以肯定,总裁肯定不知道郁可熙怀着孩子。

本来想等着总裁自己发现,可如今,她是一刻都等不了。

见郁可熙又走过来让自己修改策划,张晓红终于忍不住,轻哼一声:“哎呀,了不得了,当了秘书之后,说话都跟以前不一样了,学会指指点点了。”

说话的时候酸溜溜的,声音也高,很快就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郁可熙双手捏着文件:“你的策划确实有问题,让你改,也是总裁的意思……”

还没说完,张晓红已经开口打断:“有问题?以前我写了那么多都没问题,到你这儿就有问题了?”

她双手叉腰:“郁可熙,你是不是看我不顺眼啊?”

话说到这儿,她突然看到一个欣长的身影。

承许行步伐刚毅,一边系衬衫袖扣,一边从公司外面走了进来。

张晓红心里一喜,音调又高了几分:“哦,我知道了,该不会是上一次我说你怀了孩子,你就记仇了吧?郁可熙,我说的都是事实,你却这么报复我,是不是不太好啊,这就相当于滥用职权了啊。”

郁可熙没看到身后的承许行,试图争辩:“怀孕是私事,我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在工作上对你指手画脚的,之所以让你改,是因为你的策划……”

没说完,张晓红就争道:“怀孕是私事?那你说,你过来参加工作的时候,有没有故意向老板隐藏怀孕的事?而且你还说你没恋爱,没结婚,这种情况下就有了孩子,啧啧。”

说话故弄玄虚,明显意有所指,众人的眼神也晦涩不明。

郁可熙有些着急,本来就担心承许行知道,要是事情闹大了,肯定会闹到上层,可张晓红说的句句属实,自己竟然一时间无法辩驳。

偏偏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怀孕还不算私事?那你给我说说,什么才算私事?”

暗哑低沉,带着些许愤怒。

郁可熙心里一惊,急忙转身,刚好撞上承许行宽厚的胸膛。

她心脏漏了一拍,然后怦然跳动,完了,他知道了!

看到承许行说话,众人反应各不相同,但是心中都明白,郁可熙这次少不了被训斥。

张晓红心中更加激动,本来以为承许行要对郁可熙发火,可没想到他视线一转,落到了自己身上。

“人家怀孕,和你工作完成不好,有什么直接关系吗?”

张晓红一愣,试图争辩:“可是她……”

承许行却压根不给她任何机会,似乎不想多看张晓红一眼,稍稍撇头,说话轻描淡写:“现在就滚,公司不养闲人。”

语气果断,甚至懒得多说一句。

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一点八卦,竟然就要被开除,张晓红眼睛瞪的老大,可感受到承许行周身爆发的气场,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双腿一软,坐在了椅子上。

公司中,再没有一个人敢再提一句。

被承许行一路拉到办公室,郁可熙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反手壁咚。

后背紧紧贴着门,看着承许行近在咫尺的脸,吞吞吐吐张口:“我……不是故意瞒你的。”

承许行感受着怀中人浅淡的呼吸,糯糯的嗓音,不由跟她贴近了一点:“故意疏远我,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

他本来想要说出真相,可看到郁可熙眼中苦涩,最后急忙改口:“孩子我们可以一起养。”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郁可熙动作一僵,眼中的寒冰慢慢融化,可是又不自主的拒绝:“可是可是这个孩子的父亲,我根本……”

根本不认识,也不知道是谁的。

承许行看着郁可熙慌乱的样子,觉得十分可爱,猛然低头靠近了她,气息和她的鼻息纠缠,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能再近一步。

之前每次见到郁可熙,都隐隐控制不住自己,这次他彻底忍不住了,直接亲了上去打断了郁可熙的话。

甜甜的,特别软,像是会化掉一样……

本来只是蜻蜓点水,触及她的唇瓣之后,承许行的眼眸突然深邃无比,不由想索取更多。

过了好久,承许行才依依不舍的和郁可熙的唇分开,浅浅亲了她鼻尖一口,说话带着笑意:“很甜。”

有点上瘾,竟然没亲够。

郁可熙眼神闪烁,双颊红到耳根,一脸的羞愤,倒是承许行,莫名带了点痞气,一想到郁可熙柔软的唇瓣,总想多碰碰她。

郁家郁可姗,此刻坐在自己的卧室里,看着找人查回来的资料,越来越震惊,双手都忍不住微微发颤。

本以为承许行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富家子弟,年纪轻轻,肯定没什么成就,说不定连车都是借的,可没想到,竟然是汇丰集团的总裁。

这可是郁家可望不可及,连金老板都要跪舔的大人物!

在国内商圈中,承许行可以说家喻户晓,年纪轻轻就回来接手家中集团,工作事务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在商场中挥斥风云。

虽说不是人人都知道他的样子,却大部分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多少姑娘成群结队的想要爬上承许行的床。

郁可熙,她有什么能耐,竟然和承许行勾搭在一起?

想到当天承许行对自己口气淡漠,却亲自去接郁可熙的样子,以及手里调查资料中,两人同时出入公司的照片,郁可姗的拳头紧握。

好的东西,全被郁可熙抢走了,凭什么!

相关文章:

同桌把我的裙子掀开|第一次上床过程

火热新书【天赐神婿】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精编版《凤逆天下之庶女有恨》姚莫心小说阅读&

女孩越长越好看的预兆.迪拜婚姻一夫多妻原因

黑人亚裔在线播放|办公桌忍着点别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