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情掠爱【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

2021-10-06 14:13 · 新商盟

热,太热了...

欲望和难安的躁动,像是熔岩一样把人吞噬,乔音音被男人强行的箍住双腕,摆弄成妖娆的姿势,发狠而强悍的冲撞,唇瓣难受的吐出低吟。

窗外的大雨把白日里严肃的办公室遮蔽得忽明忽暗,情欲交织,空气里都浮动着淫靡。

一夜纠缠。

“我的天啊,这个乔一一也太不要脸了吧,竟然在办公室里就跟总裁...”

“我说总裁怎么挑她呢,衣品不好长得丑就算了,原来是在床上有一套啊。”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骂声,乔音音嘟囔着抹了把糊着浓重眼妆的睡眼,只觉得浑身散架一样沉重疼痛。

她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穆寒笙性冷淡风格的办公室。

女人立刻僵住。

昨晚穆寒笙醉后潋滟的俊颜出现在脑海,紧接着,是两个人疯狂的拥吻,衣衫胡乱的掉落,他宽窄有致的身材,还有两个人狂乱的...

“……!”

崩溃的扯住发丝,乔音音低头一看,夸张的网格丝袜,颜色辣眼睛的骚粉恨天高,镶着铆钉的皮裙等,竟然一路从办公室外面铺垫进来,光看着就可以想象,昨晚两个人的走位,有多意乱情迷。

乔音音的头简直要爆炸,懊恼的咬紧牙,“才喝了三杯,就醉成这样?”

空气里似乎还弥漫着暧昧,可穆寒笙早就走了。

默默地在骂着男人,乔音音套上被撕破的渔网袜,至少在公司里,她还要继续装成老土又丑陋的乔一一。

“乔小姐。”

潘务信步走进来,看着乔音音有些狼狈的样子,面不改色道,“总裁让您今晚六点,去流年世家见他。”

乔音音有些尴尬的点点头,却忽然想起来,“那...总裁现在在哪?”

“应该在剧组。”潘务低头看看腕表,答道,“温婉小姐的新戏开机,总裁肯定要去探班。”

他刻意加重“温婉小姐”四个字,提醒乔音音,别忘了穆寒笙是有女朋友的,而且还是女神温婉,让她明白自己的身份。

别痴心妄想凭着这次青花瓷的特别设计,又爬上穆寒笙的床,就想要喧宾夺主。

并没有想这么多,乔音音听见“开机”两个字,小脸立刻惨白。

惨了!

她在心里惨叫一声,自己怎么忘了,今天《荣宠》这部戏开机,自己可是女主啊!

送走潘务,乔音音赶紧胡乱套上衣服,打车去剧组。

索性到了剧组,场景还在布置,没有见到穆寒笙的身影。

乔音音这才放下心来,经过繁复的卸妆程序,原本的容貌才尽数展露。

形状妖娆的猫眸,琼鼻红唇,似乎连眼角都弥漫着春意。

跟在公司里,那个满脸雀斑,皮肤土黄粗糙的“乔一一”,堪称云泥之别。

望着化妆镜里女人的倾城美貌,乔音音唤来化妆师上妆,自己则阖上眼睛小憩。

只有在这里,乔音音才觉得找到归宿。

三年前,跟父亲成为合作伙伴的穆先生意外车祸身亡,自己的父亲被穆寒笙当成罪魁祸首,打入监狱,并且把所有的痛苦,全部施加倾注在乔音音身上。

他强娶乔音音,没有任何的祝福,也不为人所知,就为了把当初的痛不欲生,连带着羞辱,加倍奉还给乔音音。

为了洗清父亲的冤屈,乔音音特意应聘公司承包国外峰会的青花瓷设计者,凭借着穆先生喜欢的菱格设计,成功戳中穆寒笙的喜好,改头换面变成乔一一,能够拥有随意进出公司的权力。

明星和特设的两个身份,只有在自己喜爱的镜头面前,乔音音才如鱼得水。

等换好戏服出去,乔音音特意环视了圈,看见穆寒笙不在,才松懈下来。

太好了,她暗自欣喜,那个男人喜怒无常,八成不来了。

“各部门准备,演员躺在床上,准备就位...”

按照剧本的指示,乔音音躺在红纱缭绕的龙榻上,被扮演皇帝的男演员摁在身下,表演一个被宠幸的祸国妖妃。

打板声响,周围肃静。

“嗯啊,皇上,您好厉害——”

摄像机里,古色古香的床榻上翻滚着肉体,大红色的纱幔轻舞,整个画面香艳无比。

乔音音放浪的跨坐在男人的腰间,青丝忘情的松散,轻薄的外袍半露香肩,戏着鸳鸯的肚兜凸显魔鬼身材,配着她天生媚相,引得整个画面都活色生香。

整个录制现场,好像都能够听得到男人吞口水的声音。

“很好,继续!”导演激动地端起喇叭,“就是这样,对,眼神再露骨一点!”

还要露骨?

乔音音遵照导演的指示,媚眼如丝的半眯起来,更加卖力地对戏。

一阵掌声,却突兀的横插进来。

“看不出来,乔小姐平常穿的不多,演起红颜祸水来,却深得其精髓啊。”

醇厚磁性的低音,却无比的嚣张,响彻全场,“不知道在家里,是不是跟也跟男朋友这么和谐?”

乔音音恨恨的阖上眼眸,连想都不用想。

能够在萧导的底盘这么放肆的人,除了她的隐婚老公穆寒笙,还能有谁?

“笙爷,您怎么有空来我们剧组啊?”

看见穆寒笙进来,导演立刻陪着笑迎过去。

穆寒笙嘲弄的睨了眼衣衫不整的女人,霸道的坐在了导演的椅子上,“这次,我是来帮你物色角色的。”

“可...我们已经定完妆,都开拍了啊。”

“不用兴师动众。”穆寒笙懒懒的撑起下巴,“只需要把女主角换掉就成。”

男人的声音刻意扬高,刺激着女人的耳膜。

不等导演说什么,乔音音便愤然起身,赤着脚走过去,“穆寒笙,你凭什么说换就换?”

瞥见乔音音露出红纱外的纤长玉腿,穆寒笙的黑眸一沉,莫名的憋了火。

他不理她,拍拍手,就见一个红衣女子婀娜着从化妆室走出来。

高耸的云鬓,绣着大片牡丹的大红色宫装,饱含春意的妆容,竟然跟乔音音的如出一辙!

乔音音再定睛一看女人含着羞怯的脸,差点气炸了。

竟然是温婉那个小贱人!

“萧导,演员我都给你带来了,这个乔音音你今儿是换也得换。”穆寒笙利眸微转间,带着些许戾气,“不换,也得换!”

一句话,立刻让刚才还游移不定的萧导,立即倒戈。

“乔音音!”

他抄起喇叭吼道,“立刻收拾东西,出组!”

“出去就出去!”

反正这么多年,乔音音早就习惯了当自己沉浸在得到糖果的欣喜中,却忽然被夺走快/乐的滋味了。

她扯下假发套来,如瀑长发倾泻下来,衬得她小脸上的笑容妖异,“能够让影后温婉小姐演我不要了的角色,何乐而不为?”

温婉噙着的笑容狠狠地扭曲了把,气得带了哭腔,“寒笙,实在不行,就把角色还给音音吧,我宁愿不要这个角色,也不想让音音误会我抢她东西!”

这么矫揉造作,乔音音真恨不能掐死这个从中作梗的祸害!

她翻个白眼,没走几步,手臂却骤然被一股大力拽住。

“乔音音——”

穆寒笙的声音带着暴怒,精致的面容上,无处不是火光,“谁准你这么跟温婉说话?”

乔音音吃痛的挣扎,扭头看向温婉,后者则冷笑着抱起肩,满是挑衅的看着她。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

牵动了下红唇,乔音音的手指勾着穆寒笙的领带,眯着猫眸把玩道,“温婉小姐就连我睡完的男人都用,演我剩下的角色,又算得了什么?”

“乔音音?!”

“怎么,我说错了?”面对着男人的恼羞成怒,乔音音反而坦然。

她无辜的眨眨睫毛,委屈的缠绕着他的领带,嗓音娇得可以滴出水来,“难不成你忘了你跟我睡的时候有多热情了?现在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恐怕不太好吧?”

整个剧组的人都倒抽了口冷气。

就连见惯了潜规则的萧导都忍不住骇然,竟然大庭广众之下就撩笙爷。

这个乔音音,简直就是个小妖精啊!

满意的看着温婉咬牙切齿的表情,乔音音潇洒的撩撩发梢,趁着穆寒笙还没发飙,扭着翘臀走了。

导演偷偷的跟了上去。

“乔小姐!”

乔音音正要走进换装室,导演却先挤进来,把门给锁上。

“乔小姐,刚才开除你可真是对不起。”萧导满脸挂着笑,“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所以...”

“没事。”

这么多年,穆寒笙除了羞辱自己就是拆台,乔音音早就习惯了。

不。

她摇摇头,是除了习惯,别无他法。

在娱乐圈根本没站稳脚跟的自己,还有身陷牢狱的父亲面前,穆寒笙还可以把他们踩得更低。

直到沉默在泥土里面,可以被所有人践踏。

想到父亲,乔音音又有了使不完的力气,耸肩道:“您不用抱歉,毕竟好角色还有,如果您记得我,还请下次多推/荐。”

“没问题,我这次来,就是来给你机会的。”

萧导从口袋里掏出来张鎏金名片,递给乔音音,语气拖得意味深长。

乔音音低头一看,上面赫然是某家消费超高,只有公子哥消遣才会去的会所。

在横店,也有很多小明星被包/养或者出卖肉体会去这里,曾有很多人看中乔音音的冷艳,经常找她。

乔音音的眉头冷厉的拧起来,刚想要拒绝,萧导却看出了乔音音的心思,急忙摇头。

“小乔,你可别误会啊,我没有要贬低你的意思啊,只是今晚有几个拍网剧的导演有聚会,只是喝喝酒助兴而已,你可别想错了。”

萧导继续道,“虽然是网剧,不过最近互联网势头大热,大多数明星不也是从网剧里起来的?”

要是以前,乔音音不管正不正经,都不会去。

可...

眼前立刻窜出温婉欠揍得意的脸,乔音音一咬牙,便答应下来。

“那就...谢谢萧导了。”

晚上八点,霓虹闪烁的会所包间里,活色生香,酒肉糜烂。

“哎呀周公子,您这坏手往哪儿放呢,你可真讨厌!”

穿着昂贵的男人们怀里都搂着几个美女,醉醺醺的调笑玩乐,惹得女人娇笑连连,甚至有几个爪子都探到女人的衣领里了。

没有想到面对的会是这么淫乱的画面,乔音音差点捏爆手里的酒杯。

“萧导,这就是您说的正经?”

“呵呵,我只说是地方正经,人正不正经我就不知道了。”

看着满脸都是男人猥琐的笑容,乔音音忍无可忍,刚想站起身,脖颈就被搂住。

“哟,这么正点的妞儿不找人玩,还想去哪啊?”

“放开我!”

“哟呵,脾气这么冷淡?我喜欢!”

周公子舔舔嘴唇,看着灯下乔音音格外魅惑有致的侧脸,有些心猿意马,立刻就朝着乔音音扑了过去,“放心吧,等伺候好了哥哥,有的是资源给你!”

被大力的拽到陌生男人怀里,衣领也被扯破,乔音音尖叫着挣扎。

原本气氛糜烂的包厢里,更是因为周公子这么孟浪的行为而火热起来。

甚至还有人吹起口哨:“哇,周公子可真生猛,厉害厉害!”

“666啊!”

周围的哄笑比针刺还难受,乔音音只觉得倍受侮辱,也管不得什么封杀不封杀了,瞪着面前男人的胳膊,张开嘴死劲的咬下去。

“啊”的惨叫声贯穿整个包厢。

原本火辣的氛围立刻坠入冰点,所有人都静止了下来,错愕的看着乔音音和周公子。

男人的胳膊突兀的多了个血口,深可见骨,看着就疼。

“奶奶的,你敢咬我?”

疼的龇牙咧嘴,周公子狠狠地给了乔音音一个巴掌,“你他妈算哪根葱?还没站稳脚跟,就敢冲着老子耍大牌?”

乔音音滚落到地毯上,蜷缩在阴影下的五指正好摁倒酒瓶上,硌得她眼泪都快掉下来。

她有多想拎起酒瓶就给周公子来个开瓢。

可周公子说得对,她,凭什么?

“装什么清高!”周公子不甘心的继续骂道,“都来陪酒了还装清高,还不是破鞋一个!”

“周公子好兴致啊——”

包厢门忽然打开,一双漆黑的皮鞋出现在乔音音眼前。

带着轻佻的语气,散漫性感的嗓音,让乔音音心颤了下,“还没喝醉就开始打女人?”

该死。

乔音音真恨不能把脸给遮住,为什么偏偏这副样子,被穆寒笙给看见?

她抬头,就看见穆寒笙带着稍许寒意的桃花眸,虽然噙着笑,但却也有种让人肃然起敬的倨傲。

“只不过是教训个女人而已,笙爷您可言重了...”

穆寒笙示意他噤声,连看都没看一眼,就被人迎着坐上主位。

他的姿态高高在上,跟匍匐在尘埃里的乔音音,对比鲜明。

萧导察言观色,赶紧挤出笑道,“本来好好的酒局闹成这样,音音,你也太开不得玩笑了,还不赶紧给周公子道歉?”

“我凭什么?”

乔音音整理了下裙带,冷声道,“他的手都快摸到我胸上了,难道我还要倍觉荣幸?”

“乔音音,你...”

萧导恨铁不成钢的瞪圆眼睛,周公子倒灌了口酒,眼神阴冷的盯着乔音音。

“咬我这件事儿就算了,我就喜欢这种特别的妞儿。”

他从皮夹里掏出叠现金,拍在桌面上,“那个叫什么音的,把这两打酒喝了,这两万和我新开拍的玄幻剧女主角,就是你的了!”

乔音音心念一动,摸着火辣辣的脸颊,内心挣扎起来。

她下意识的看了眼穆寒笙,而男人却冷笑着俯视着自己,眼神里仿佛带着奚落。

又好像看见温婉万众瞩目的揽着穆寒笙的臂弯,高高在上的对自己炫耀,嘲笑她永远都不及她...

乔音音,你既然都来到这里了,又在假高清什么?

女人缓缓地阖上睫毛,再睁开,已经全都是决然。

“好。”

女人的声音坚决,撇下话,就蹒跚着站起来。

瞬间叫好声四起,穆寒笙端着酒的指尖一顿,目光射向乔音音。

毫不犹豫伸手探向整整两盘威士忌,乔音音深吸口气,一杯接一杯的灌进喉咙里。

辛辣的感觉直冲喉咙,她呛得咳嗽几声,却擦擦眼泪,继续猛灌。

看着水晶杯一个个空掉,周围的人由不屑变得惊讶,全都开始拍手叫好。

“这妞儿还真是猛啊!”

“这妞儿的身段和脸蛋,还这么野性,不火简直天理难容。”

看着乔音音这么拼命,穆寒笙点燃支雪茄,狠狠地吞云吐雾。

真他妈的怪。

他的大掌覆着心口,明明看着乔音音这么卑微,自己应该高兴。

可为什么,反而觉得这个女人蠢,有种心疼的感觉?

穆寒笙的眸光变得幽深,强忍着喝止住乔音音的想法,看着两盘威士忌全空盘。

无力地蹲坐下,乔音音难受的捂住嘴,另一只手还不忘朝着周公子伸出去。

“钱,角色。”

这么猛的行为,就连周公子都看呆了。

他愣了愣,而后把钱拍在女人掌心里,“就冲你这么爽的性格,老子就算赔也乐意。”

把钱揣在口袋里,乔音音忍不住胃液翻滚,摇摇晃晃的爬起来冲了出去。

刚想要冲进洗手间,乔音音刚打开门,突然被人推了一把。

她险些跌倒,整个人撑住盥洗盆,有些愤怒地扭头,“你有毛病啊?”

话落,表情却变了。

只见衣冠楚楚的穆寒笙出现在自己面前,阴冷的盯着她,反手把门锁上。

“你来这里做什么?”乔音音挺起脊背。

“不来这里,又怎么能看见我的穆夫人,原来也有这么低三下气的一面?”

提起刚才乔音音的拼命,穆寒笙的眉眼愈发阴鸷,慢慢的逼近她,“乔音音,我没有给你出来丢人现眼的权利!”

丢人现眼?

忽略心底一闪而过的受伤,乔音音望着危险紧逼的穆寒笙,强装出镇定。

“怎么?穆先生可别告诉我,你是吃醋了?”

清楚穆寒笙最厌恶什么,乔音音娇嗔的撅起红唇,小手搭在他肩上,一副媚态。

穆寒笙眼神愈发冷冽,握紧她的手腕,低吼道:“乔音音,你少给我装出这幅样子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你爸一样!”

瞧瞧她的这幅样子!

瞪着乔音音被撕裂的v字衣领,里面浅露出来的春/光能够让任何一个男人疯狂。

他只要一想到刚才那个周公子欣赏过乔音音的美好,她的娇柔,穆寒笙就真想把乔音音掐死。

看看她还能不能在别人面前献媚!

“跟我爸一样?穆寒笙,你凭什么说我爸!”

听见父亲,乔音音的小脸立刻冷掉,气得推搡着他,“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不想见到我,就想要见到那个乔公子?”男人的薄唇贴近她的耳垂,冷冷的警告,“乔音音,我劝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别以为我不把你当人看就为所欲为,你顶着穆夫人的头衔,就永远不能勾三搭四!”

乔音音气得心都疼了,凭什么他可以跟温婉卿卿我我,她就不能?

越想越怒,乔音音本身也不是吃素的,高跟鞋碾过他的皮鞋,趁着穆寒笙吃痛松手,转身就想一巴掌。

穆寒笙反应极快地抓住,怔了几秒,“你想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穆寒笙,你就是个人渣!”

“乔音音,你...”

男人刚想发飙,却看见乔音音眼角的水光,不由得愣住。

这,还是乔音音第一次流眼泪。

平日里,乔音音总是一副轻佻风流的姿态,要么就是毫无反应。

在穆寒笙的心里,乔音音简直就是铁打的,仿佛永远也不会伤心,哪怕被跌倒谷底,也不会有什么压弯她,这也就是他乐此不疲想要折磨乔音音的原因。

可第一次看见她流眼泪,不知怎么的,心里竟然隐隐抽疼。

“你就这么想对那个周公子投怀送抱?”他阴沉沉的道。

“与你无关。”

乔音音大力的甩开他的手,整理了下妆容,擦干净眼泪要走。

身后,穆寒笙却又暴躁的追了上来,“乔音音,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跟我走。”

“跟你走?”她嗤笑,“继续让你抢走我的角色?”

不,不会了。

乔音音忽然扬起唇角,认认真真的道:“穆寒笙,你可以继续往我身上撒气,但是你没有权利自己逍遥,却不让我过自己的生活。”

“你所谓的生活,就是被公子哥潜规则?”

“如果是关怀那我谢谢你,但,请你千万别管我。”

她一字一句的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掉。

穆寒笙望着乔音音高挑的背影,整个心脏像被胡乱缠住,说不出的烦躁和憋闷。

他点燃支烟咬在唇边,黑眸沉沉的半垂着。

不过就是个用来复仇的女人,被折磨得越惨越好,他废什么话?

可想到乔音音倔强含泪的表情,穆寒笙整个人都不对劲,怎么想怎么心烦意乱。

“妈的!”

男人狠狠地把烟摔掉,捻灭以后,披着戾气走出了洗手间。

迈着细碎晦暗的灯光走到长廊上,处处都是寻欢作乐的男女。

香烟和女人的香水熏得穆寒笙心烦意乱,他正想要叫司机来,耳边却窸窸窣窣的钻进低语。

“听说那个女人被搞得可惨了,脸都被打肿了。”

相关文章:

人间值得经典语录:人间不值得完整的句子

啊哦,女女磨豆腐*两个女同互磨豆腐小说

萧弋宸小说版(宠妻有喜:双宝来袭):完结版【原文】

总裁舌尖逗弄她腿间的小核:用各种姿势在她身上驰骋

(经典小说)--《因婚生爱:总裁的掌心甜宠》--(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