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盛宠:姝色无双在线免费阅读,名门盛宠:姝色无双完本

2021-10-06 15:16 · 新商盟

八月,炽热的阳光撒向大地,A市的天气尤为的热。就在这样的天气,A市十大富豪之一许振邦的孙女,和最近风头正盛的司徒家喜结连理。

炎热的天气,并不能阻止那些一心想要结交大腕的人,更何况,两大世家强强联合,能够收到邀请本身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江南苑大酒店是A市最豪华的酒店,平时只招待身价过亿的富豪,今天却被司徒家包场了,足以见司徒家的大手笔和未来司徒家当家主母的重视。

当许诺言拖着瘦得只剩下骨头的身体赶到的时候,入眼就是司徒皓和许小夭的放大的结婚照。女子依偎在男子的身旁,娇小玲珑的身体将男子衬得高大,男子高大帅气。一直知道司徒皓长得好,许小夭长得漂亮,却没有想到两个人如今站在一起宛若一对璧人。

今天两大世家强强联合,到场的不仅有许多著名的平时只能在电视上见到的富豪,更有无数的记者。他们原本是想记录下这个世纪婚礼的,却没有想到会挖到更大的新闻。

许家的千金不只有许小夭一个,准确来说许家的千金就只有面前的这个许诺言一个。只不过许诺言太不争气,反而被一个养女抢了风头。听说连婚礼都是被许小夭抢走的,如今犹如丧家之犬,什么都不是。

记者看着许诺言那摇摇欲坠的身躯啧啧的摇了摇头,也难怪司徒皓会看不上她,要是换了谁都会选择许小夭的吧!

听说,这正牌千金从前长得比这个养女不知道要好看多少,只不过这正牌千金的作风实在是差,所以许家才会选择养女联姻。

虽然看不上她,但是记者可没有打算放过她,就算是再落魄那也是许家的女儿,顶着许家的名号。许诺言刚到,就有一大堆的记者就像是恶狗见了肉一样扑过来:“许小姐,请问您是来参加婚礼的吗?请问您有请帖吗?是没有受到邀请吗?”

许诺言脸色一白,问的还真是一针见血,若不是无意间得知他们结婚了,这才赶过来,自己甚至连他们在一起了都不知道,又怎么会有请帖?

对于许家,许诺言永远都是一个外人……

“许小姐,七年前您被拍下不雅照片,请问是真的吗?”

“许小姐,请问后来流传您怀孕的事情,是真的吗?”

“许小姐,请问您当初生下来的野种,现在在哪里?”

“许小姐,您问身体不好和情场失意关系吗?还有听说您从小就喜欢司徒先生,请问您觉得自己现在这副尊荣配得上司徒先生吗?”

那些记者见许诺言没有反驳便越说越过分,他们从来就不在乎自己是否戳到了别人的痛处,他们只关心自己能不能挖到猛料。

许诺言没有理会他们,虽然他们的问题针针见血,就像是一把把的刀子往自己心口上戳。但是这些,和自己心里面的痛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那个从小就说要娶自己的男人,如今,就在这个豪华的房子里面,娶了别的女人!

许诺言穿过无数的记者,终于挤进了人群中,无数的粉色鲜花中,曼妙的女人轻轻抬起纤纤玉手,男子将精美的钻戒带在女子的手上,画面美好的,如同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和白雪公主。只不过她根本就不是什么白雪公主,只不过就是个抢了自己身份的私生女而已!

“等等!”就在男子即将为女子带上戒指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甚至连音乐都关掉了。在所有人准备见证这一时刻的时候,这个声音显得尤为的突兀。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许诺言的身上,她倔强的抬起头,哪怕是再狼狈,也依旧保持着自己的骄傲。

“诺言,你跑到这个来做什么?快点跟我回家去!”首先上来抓住许诺言手腕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亲哥哥,许洋尘。

许诺言冷笑了一下,这就是她那个,永远都只会向着别人的好哥哥!

许诺言望着自己发疼的手腕,没有急着将手腕收回去,而是,睁着因为瘦得脱相而异常大的眼睛,轻轻问道:“你是以什么身份对我说这番话?”

“诺言,我是你哥哥!”许洋尘咬牙切齿,眼里却闪过一抹沉痛。

“呵!”许诺言讽刺的上下打量他,“你看看你,你再看看我!我们究竟哪里像兄妹?”

果真,许洋尘一袭燕尾服,气质出众,不知是多少女孩的梦中情人。相比较之下,许诺言虽然高傲,但还是难以掩饰那一丝狼狈。

许洋尘被许诺言堵得一阵沉默,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许小夭上前,亲昵的挽住许诺言的手臂,笑颜如花:“诺言你来了,你能来祝福我和皓哥哥,我真高兴,之前没有告诉你,真的很抱歉。”

说着,许小夭的眼眶都红了,为了能够赢得大家的怜惜和喜欢,许小夭可是连哭这个动作,都是对着镜子,练了无数遍的。现在看起来,自然是楚楚可怜。

许诺言怎么会不知道,许小夭这些都是装的,甚至是这场婚礼,也是许小夭,让人装作是不经意间让她知道的。

许诺言自然是不会给她面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巴掌狠狠的甩在她的脸上。虽然许诺言这一巴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带着所有的恨,但是许诺言身体弱,打下去也不会有多重。

而许小夭就像是纸做的一样,轻飘飘的倒在了地上,甚至嘴边都流出了鲜血。

许诺言自然是知道她一贯的伎俩,不过,就是在别人面前装作柔弱而已。当初自己出事,可不就是他用司徒皓的手机给自己发的短信约自己出去?否则自己又怎么会留下不雅照片,甚至被传言怀孕,吸毒?

许诺言不知自己是怎么离开婚礼现场的,她只知道,司徒皓打自己的那一巴掌还在火辣辣的疼,骂自己蛇蝎心肠,说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话,还在耳边回响。许诺言平生第一次,漫无目的在街上走,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直到,一辆没有牌照的车将许诺言撞倒,甚至拖出数米。

宽敞的房间里,粉红色的水晶灯从房顶坠下来,华丽却又不失温暖。粉色的公主床上,粉雕玉琢的女娃娃睡得香甜,两排小刷子自然得落下,打下一片阴影。

“樱!”

似乎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原本睡得香甜的女孩悠悠转醒,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之后,迷迷糊糊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脑子也瞬间清醒了。

这个地方怎么这么熟悉?难道天堂是这个样子的?究竟发生了什么?

“嘶!”小腹一阵不舒服的感觉传过来,人有三急,就算是再着急的事情也等她解决了自己的三急再说。

等许诺言跳下床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床怎么变高了?不仅仅是床,就连桌子,沙发都变高了,甚至连自己的泰迪熊都变大了!所有的东西都变大了。

或许……它们都没有变,是自己变小了!

突然有一个念头出现在许诺言的脑子里,她不敢相信却又有一丝丝的期待,连鞋都来不及穿就冲到卫生间。只不过她扑过去的对象不是马桶,而是镜子。

镜子中的女娃只有五,六岁的样子,粉粉嫩嫩,两只眼睛乌溜乌溜的就像是黑葡萄一样,同样也是一脸呆萌的在镜子里看着许诺言。

许诺言陌生而又熟悉的看着镜子中的小女孩,熟悉是因为镜子中的小女孩就是自己,而陌生是因为她已经二十年没有见过这张脸了。

皮肤细腻滑顺,典型的牛奶肌根本不需要化妆品的修饰,一头长长的,柔顺的黑头发还没有因为营养不良而干枯分叉。尤其是身体,还是五岁小女孩应有的灵动可爱的样子,还没有因为自暴自弃而瘦得变形。

许诺言呆呆得望着这张小脸,小手轻轻的抚摸着。

她,真的重生了?这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再重来?

她看过不少重生的小说,不会像个疯子到处跑问现在是什么年什么月。但是他们的这辈子的目标都是一样的,都是要远离渣男,珍惜生命!

其实她最庆幸的不是自己,而是爷爷。

上辈子爷爷劝她说,司徒皓不是良配,若是两个人在一起,一定不会有好结果的。

但是许诺言当初满心都是司徒皓那个渣男,怎么可能听得进去爷爷的话?甚至一度疏远爷爷,爷爷伤心过度中风住院,直到最后爷爷都没有再醒过来。

爷爷住院之后,奶奶自然是更加不待见自己了,没有爷爷护着,许诺言在许家的地位更低了,日子自然也更难过了。

还好,她还有重来的机会……

许诺言拿起自己的小手机,现在还没有智能机,她自己有一个小小的,菠萝形状的诺亚基。

1998,8,20.

许诺言眼睛一眯,这重生的还真是时候……

这一天是许小夭,哦,不,现在还是李小夭进家门的日子,也是她上辈子悲惨人生的转折点。

这一天之前,许诺言是许家唯一的千金小姐,是许家的公主,所有人都围着她转,但是这一天之后,什么都变了,李小夭不动声色的讨得所有人的欢心,而许诺言依旧高傲,等到许诺言反应过来的时候,许家已经没有她的地位了。

许诺言跑到楼梯口,果然看到了那对恶心的母女正跪在许振邦的面前,手里拿着DNA检测书。

李小夭的父亲是许振邦的意外产物,许振邦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李小夭的母亲是发廊出来的女子,李小夭的父亲临终前告诉她们母女,自己是许振邦的私生子,所以现在才会有认亲这一说。至于那个发廊女人,许诺言已经忘了她究竟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大家一直叫她李妈。

许诺言并没有直接下去,而是进了房间挑出来一件好看的裙子。这是她曾经当花童的时候穿的裙子,上面有无数层花还有水钻,只不过后来许诺言觉得太麻烦就扔在衣柜里面没有再穿过。

换好之后,许诺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勾起嘴角,露出了和她年龄不相符的笑容,她可是许家的公主,而不是什么邻家小女孩。

“爷爷!”许诺言下楼之后直接扑到了许振邦的怀里,甜甜的叫他爷爷。

“唉!”原本正头疼的许振邦看到自己的小孙女软乎乎的扑在自己怀里,心都要融化了。

时隔多年许诺言再次见到久违的亲人,不禁鼻头一酸,也发誓自己这辈子一定要保护好属于自己的,无论是东西还是人!

李妈看到许诺言扑在许振邦怀里撒娇的样子攥着李小夭的手紧了紧,明明都是一样的孙女,凭什么差别这么大?

李妈冲着李小夭使眼色,想让她上前去哄许振邦开心。但是李小夭毕竟只是个七岁的孩子,刚刚到一个新的家庭里面,面对许振邦的威严想去但是又不敢去。

许诺言看着这娘俩扭扭捏捏的互动一阵恶心,许诺言并没有压制住这股恶心,而且还仔细去想这娘俩上辈子的种种,越想越恶心,最后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来。

也不知是许诺言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一口的东西不偏不倚的正好喷到了李小夭的脑袋上,顺着她的头发滴在了脸上。虽然她今天早上醒来没有吃什么东西却是喝了不少的西瓜汁的,那东西虽然不是固体食物,但是粘乎乎的,甜腻腻的,想必经过胃消化一部分的东西应该还挺不错的。

许振邦自然是不会管李小夭怎么样,而是关心许诺言如何,这好好的怎么会吐了呢?

李妈为了刷好感度一脸关心许诺言怎么样了,虽然许诺言和许振邦自动将她忽略了。

跪在那里的李小夭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头上粘乎乎的东西一股怪味,甚至顺着头发已经滴在自己脸上了。没有人让她去清洗一下,甚至没有人过问她一句,所有人都围绕着许诺言。

虽然她身上的衣服是妈妈为了带她来新家新买的,是她所有的衣服中最好的。但是这件衣服和许诺言身上的裙子根本就不能比,有的只是抹布见到晚礼服的无地自容。

最让她受不了的是她现在是跪爷爷的,但是许诺言站的位置就好像她们娘俩在跪她一样。

许振邦最终,还是同意李小夭进门了,许诺言也没有反对。不是她不想,只是她现在还小,还没有能力反抗,与其如此,倒不如请君入瓮,最后究竟鹿死谁手还是未知。

与上辈子李小夭一进门就有养女的名分想比,这辈子许振邦答应过几年给她养女的名分,至于上户口的事情以后有机会再说。

与上辈子冷嘲热讽相比,这辈子许诺言的反应可是淡定多了,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她们一眼,仿佛她们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上辈子的许诺言高傲得就像是一只孔雀,完全失了人心。这辈子的许诺言依旧高傲,但也学会了讲道理,不会将人拒之千里,最后弄得众叛亲离。

许诺言表面上看着风轻云淡,实际上心里早就骂自己蠢了。

原来她们想上位,也没有那么容易,上辈子,自己最后那么惨,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自己蠢。

江月华,也就是许诺言的奶奶,倒是很喜欢李小夭,忙叫许诺言带李小夭去花园里玩,熟悉一下环境。

江月华一直都不喜欢许诺言,许诺言自己是知道的。

要怪只能怪自己的那个爹,想到这里,许诺言不禁叹了口气。本来是是好好学习管理和经济,准备毕业之后就接管家族企业的根正苗红的好苗子。谁知道,见了自己的妈妈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什么都不管不顾,两个人整日游山玩水,许诺言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时间,没有见过他们了。

江月华见不到自己儿子,自然心里难受,那可是她一辈子的宝贝。就认为儿媳妇红颜祸水,连带着和自己妈妈非常像的许诺言,也不待见起来。

许诺言没有反抗,掩饰住心里的厌恶,不动声色的避开李小夭,想要拉着自己的手,头也不回地朝着后花园走过去。

谁知道,刚到后花园,许诺言就感觉有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手,用的力气可不小,甚至将许诺言的手,都抓得有些红了。

不用想,也知道这只手是谁的。

许诺言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想也不想就将自己的手抽回来。

谁知道,许诺言只是将自己的手抽回来,而李小夭被迫抬起来的手,就朝着自己的脸上招呼过去。

许诺言突然想起来,上辈子的李小夭,也是这样做的,只不过,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一时之间许诺言,没有想起来而已。

上辈子的李小夭,在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两巴掌,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然后就是哭着解释和诺言妹妹没有关系,是自己不小心打自己的。

当时许诺言好傻乎乎的觉得,李小夭说得没错,本来就是她自己打的。当时许诺言还很纳闷,为什么李小夭都解释了,大家还是认为,是自己打的呢?

现在想起来,李小夭根本就是从刚进门,就开始算计自己了。

但是爷爷虽然没有罚自己,但是觉得自己犯了错,不愿意承认,有些失望是在所难免的,倒是许洋尘,自己那个便宜哥哥,因为这个,和李小夭的关系亲近了不少。

许诺言就像是看跳梁小丑一样,看着她,原来她这本事,这么早就有了。

啧啧,这么红的巴掌印,这是得多狠啊?反正许诺言是狠不下来,对自己下这么重的手。

“夭夭你怎么了?”

最先过来的,是随后跟过来的江月华,心疼地将李小夭抱在怀里,就像是抱着自己多少年的宝贝一样。

“我……我……”李小夭哭得断断续续,委屈极了,江月华想替李小夭擦擦脸上的眼泪,但是脸上又有伤。一时之间,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夭夭,告诉奶奶,是谁欺负你了,奶奶给你做主!”这里,就只有许诺言和李小夭两个人,江月华这种话,自然是意有所指的了。

“奶奶,不关诺言妹妹的事情!是……是……”李小夭停顿了了几秒钟,就像是忍下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是夭夭自己不小心,您不要怪诺言妹妹!”

李小夭的话说得扑朔迷离,许诺言眯着眼睛打量李小夭,不过七,八岁而已,居然能说出来这样的话。是自己想的,还是李妈教的?

李小夭被许诺言打量得心里发虚,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两下。这个动作,在江月华的眼中,就是许诺言在威胁李小夭,顿时护犊子一样的,将李小夭护在身后。

“诺言你这是做什么?当着奶奶的面,就欺负夭夭是吗?”

江月华的话许诺言没有接,反正她已经认定了,就算是自己解释,说不定也会被她认为是狡辩,犟嘴,还是如不说话呢。

实际上,在一个看着你,本来就不顺眼的人眼中,无论是是不是说话,她总能挑出来你的错。

“诺言,你这孩子,能不能有点礼貌?长辈跟你说话,你连点反应都没有!”江月华瞥了一眼许诺言,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奶奶?”就在许诺言垂下眼睫,感叹自己这都能躺枪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许诺言的耳朵里。

许诺言顺着声音看过去,一身运动休闲装,刚跑完步回来的许洋尘,还滴着汗水走过来。

在许诺言的心里,她是不喜欢自己这个哥哥的,上辈子,他永远站在李小夭那边,永远帮的都是李小夭。

她并没有想要和许洋尘将关系,修复得有多好,只是这辈子,不能让许洋尘,再站到李小夭那边去了。

于是,她冲着许洋尘,给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甜甜的叫了一声:“哥哥!”

许洋尘被许诺言这一声哥哥,明显弄得一愣,在他的记忆中,许诺言叫自己哥哥的次数,寥寥无几。

“哎!”过了好几秒钟,许洋尘才反应过来,然后重重的答应了一声。

原本,他是听正准备告诉爷爷的管家说的,说是家里新来了个妹妹,却被许诺言欺负了。

许诺言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她欺负别人太正常了。原本自己心里还是挺恼火的,谁知道这一声哥哥竟将自己的火气,都去除了大半。

“老夫人,小少爷,大小姐,老爷让你们都过去!”刚刚去汇报的管家,现在又回来了,恭恭敬敬地说。

相关文章:

免费小说【透视神级狂兵】无弹窗大结局

霸气豪总:萌妻九块九完本,霸气豪总:萌妻九块九小说阅读

职场上优秀的人不合群_融入集体生活其实并不难

男朋友接吻全身发烫呼吸急促_男主给女主注射药品

两人粘腻的结合处,他终于将她彻底占有

文章标签